釋迦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釋迦族(梵語天城文: शाक्य,Sakya),古印度的一個種族,約在西元前一千年出現,居住地位於古印度東部,接近今尼泊爾地方的一個小部落釋迦牟尼出身於此。西元前6世紀至5世紀間,釋迦族形成自己的小型城邦,都城設於迦毘羅衛城,依附於憍薩羅國(Kosala)。佛陀在世時迦毘羅衛城毘琉璃王所滅,釋迦族參與了佛陀入滅後的八王分舍利。

歷史源流[编辑]

釋迦族自稱為印度甘蔗王(即Ikshvaku,巴利文:okkāka)[1]的後裔,源自古代傳說的伊克什瓦庫王朝(Ikshvaku dynasty),與《羅摩衍那》的主角羅摩同出一系,屬於剎帝利種姓。釋迦族以太陽為崇拜對象。

毘琉璃王時,憍薩羅國進攻釋迦族,迦毗罗卫城遭屠城,自此亡國。

南傳經典並無釋迦族被滅說法,佛陀涅槃後,釋迦族人有參與後事。而當初基督徒為證明佛陀是神話人物,參加考古,而確在西元1898年,英國工程師佩普(William Claxton Peppe)在比普羅瓦一座直徑約35公尺、巳經崩毀的磚造舍利塔中,挖出了五個裝有遺骨的舍利容器,在其中一個滑石製的舍利壺上,以古老的波羅米文字刻著:「這是釋迦族佛陀世尊的舍利容器,乃是有名的釋迦族兄弟與其姊妹、其妻子等共同奉祠之處。」

這個發現為佛陀的歷史真實性提出了強有力的新證明,轟動了當時的考古界,並引起了巨大的爭議。

后裔[编辑]

依斯里兰卡佛教历史文献《大史》及耆那教文献《Punyashrava Katha Kosh》所记载,部分释迦族人为躲避屠杀从迦毗罗卫城逃到毗發瓦那(Pipphalvana),因当地生存着许多被视为圣鸟的孔雀,释迦族人便化名为“孔雀族人”(Maurya)隐居于此,成为后来孔雀王朝的先祖。

現代尼瓦尔人的金匠有釋迦族,自稱是由釋迦牟尼賜姓,但是不是源自古代釋迦族並非不可能。

考證[编辑]

19世紀開始,西方學者發現,現存婆羅門與剎帝利氏族的系譜有長久的偽造傳統。低階層婆羅門會為各地部落領導人偽造出身,讓他們可以成為剎帝利氏族[2]。因此剎帝利階級的起源並不像傳統相信的,起源於單一雅利安人祖先,而是由印度各地原住部落民所形成。

長阿含經》〈世記經〉中記載人類世界起源於閻浮提,閻浮提中第一個造的城,為瞻婆城,接下來為伽尸婆羅捺城王舍城。這些地方皆位於印度東方,恆河流域中下游,這些神話說明釋迦族出身於此。

釋迦族自稱源自雅利安人。但是因為釋迦族所處偏遠,僻處婆羅門文化圈之外,雅利安人到達的時間很晚,被認為是未開化地區,所以也可能是源自當地土著民族的血統,而不是純粹的雅利安人種。在《長阿含經》中記載,在釋迦族之外,俱利、冥寧、跋耆、末羅、酥摩等五族也受到釋迦牟尼佛的影響,這些小族都居住在印度東方,從恆河流域兩岸一直到喜馬拉雅山區,擁有相同神話,彼此相互通婚,可能也源自同一個祖先。

《雜阿含經》中曾記載釋迦牟尼被婆羅門誤認為賤民的故事[3]。領群特又稱旃荼羅,在南傳佛教《小部》《經集》中,稱為毘舍離人(Vasalaka)。毘舍離屬跋耆族,釋迦牟尼也被認為出身於此,代表兩族之間關係緊密[4]。佛陀堂弟阿難,被稱為鞞提訶牟尼,即毘提訶族的聖者[5],這也代表釋迦族與毗提訶族之間可能有著親緣關係。

《翻译名义集》卷一:“瞿昙,或憍昙弥,或俱谭。西域记云:乔达摩,旧云瞿昙,讹略也。古翻甘蔗、泥土等。南山曰:非也。瞿昙,星名,从星立称。至于后代,改姓释迦。慈恩云:释迦之群望也。文句曰:瞿昙,此云纯淑,应法师翻为‘地最胜’,谓除天外,人类中此族最胜。”

释迦族至高无上,皆是菩萨示现。《大方等无想经》这样开示释迦族:“提婆达多。真实生于释迦如来净种姓中。不生畜生。若言释种作诸恶者。无有是处。提婆达多所行恶行。为欲显示释迦如来功德力故。释种中生名秃人者亦无是处。”又云:“大婆罗门。如来世尊常所称赞。黄头大士即是提婆达多比丘。六群比丘亦大菩萨。”[6]祖庭事苑(8卷)对黄头的解释:梵云迦毗罗。此言黄头。以佛生迦毗罗国。就生处而称佛为黄头大士也。得出结论:释迦族这个种族皆是黄头,迦毗罗卫城翻译成汉文即是黄头种族城。这是很多所谓考证者忽略的地方。什么人种,不用多说了吧!从释迦族人示现瞧不起琉璃王的例子,可以看出释迦族在那个时代的种姓是何等的高贵。

《杂阿含经》卷四:“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尔时,世尊晨朝着衣持钵,入王舍城乞食。次第乞食,至婆罗豆婆遮婆罗门舍。时,婆罗门手执木杓,盛诸饮食,供养火具,住于门边。遥见佛来,见已,白佛,作是言:住!住!领群特!慎勿近我门!”

古印度时代,贱民只能居住村外,不可与婆罗门接触,只能从事被认为是最低贱的职业,如抬死尸、清除粪便等。走在路上,贱民要佩带特殊的标记,口中要不断发出特殊的声音,或敲击某种器物,以提示高级种姓的人及时躲避。婆罗门如果接触了贱民,则认为是一件倒霉的事,回去之后要举行净身仪式。佛经记载,有个婆罗门,口渴难耐,喝了首陀罗水,事后反应过来,宁可自杀。

正因为佛陀种姓特殊高贵,威德无上,才能摄持贱民加入僧团。基于古印度种姓制度,这个婆罗门对佛陀说,不要进我家门,也就不难理解了。在种姓制度森严的古印度,要不是佛陀种姓特殊高贵,这个婆罗门连搭理都不会搭理;要不是佛陀种姓特殊高贵,连接触婆罗门、刹帝利的机会都不会有,何况说服婆罗门和刹帝利?释迦族只有是人类最胜种族,才有摄持一切种族的基础。在那个时代,佛陀打破种姓制度,摄持一切众生(包括不可接触贱民)的作为,简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反对佛教的婆罗门和刹帝利应该很清楚释迦族种姓,不然早在种姓问题上大作文章。时至今天,印度不可接触贱民,还处在水深火热当中。[7]可以想象,佛陀威德是多么强势,不然别说布教,就是生存下去都是问题。

注釋[编辑]

  1. ^ 《法苑珠林》卷八:「《菩薩本行經》云,甘蔗王次前有王,名大茅草。即以王位付諸大臣,大眾圍繞,送王出城。剃除鬚髮,服出家衣。……成就四禪,具足五通,得成王仙。……有一獵師,游行山野,遙見王仙,謂是白鳥,遂即射之。……爾時彼地有兩滴血,即便生出二甘蔗牙,漸漸高大。至時,甘蔗熟,日炙開剖,其一莖蔗出一童子,更一莖蔗出一童女。……此童子者,既是日炙熟甘蔗,開而出生故,一名善生。又其從甘蔗出故,第二復名甘蔗生。又以日炙甘蔗出故,亦名日種。彼女因緣一種無異,故名善賢,復名水波。時彼諸臣取甘蔗種所生童子,小年時即灌其頂立以為王。其賢善女,至年長大堪能伏事,即拜為王第一之妃。」釋迦族的起源,又可見《長阿含經》及《佛祖統記》。
  2. ^ 馬克斯·韋伯《印度的宗教:印度教與佛教》第1篇〈印度教的社會制度〉:「部落原有的祭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婆羅門,他們負責儀式的執行,並藉此說服這些部落的領導人,順便提供證據,讓他們相信自己原本具有剎帝利階級的血統,只是暫時遺忘罷了。有時候,如果情況允許的話,部落的祭司也會宣稱他們自己也是某個特殊的吠陀學派的婆羅門,他們乃是出身一個古代著名的婆羅門氏族,而這個氏族又可溯源至某某個仙人。」「有關這些氏族的系譜、起源的神話,有些還可以追溯到史詩或前史詩的時代,從某處抄來或根本就是偽造的,被記錄下來,並找到證據支持,使這些系族可以提出拉吉普(Rajput)-這個辭彙目前被用來稱呼剎帝利,意指王室親屬-身份的要求。」
  3. ^ 《雜阿含經》卷4:「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爾時,世尊晨朝著衣持缽,入王舍城乞食。次第乞食,至婆羅豆婆遮婆羅門舍。時,婆羅門手執木杓,盛諸飲食,供養火具,住於門邊。遙見佛來,見已,白佛,作是言:住!住!領群特!慎勿近我門!」領群特即賤民。近代研究(如方广锠:《渊源与流变——印度初期佛教研究》)認為释迦牟尼为黄种人(现代南亚不丹人、锡金人、部分尼泊尔人等也是黄种人)。
  4. ^ 《四分律》卷54〈七百集法毘尼〉:「波夷那、波梨二國比丘共諍,世尊出在波夷那國。善哉大德,當助波夷那比丘。」波夷那即跋耆的另譯
  5. ^ 《雜阿含經》卷41〈1143經〉:「尊者摩訶迦葉為諸比丘尼種種說法,示、教、照、喜。示、教、照、喜已,時偷羅難陀比丘尼不喜悅,說如是惡言:『云何?阿梨摩訶迦葉於阿梨阿難,鞞提訶牟尼前為比丘尼說法?譬如販針兒於針師家賣,阿梨摩訶迦葉亦復如是,於阿梨阿難,鞞提訶牟尼前為諸比丘尼說法。』」
  6. ^ 大方等无想经
  7. ^ 一个“印度贱民”的奋斗史[图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