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打黑除恶专项行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重庆打黑除恶专项行动(或简称重庆打黑),“唱红打黑”的一部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重庆市於2009年7月10日起所展開的一系列以针对当地黑幫勢力为名,实际针对薄熙来政敌的行动。在中共第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支持下进行的这次行动,先后逮捕1544名涉黑嫌疑人,多名涉嫌腐败的警方人员、中共及政府官员落网,包括重庆市原司法局局长文强[1]时代杂志》将此次行动形容为“中国的21世纪大审判”(China's trial of the 21st century)。[2]此次行动被认为是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类似行动中规模最大的。此次行动在程序、法律适用等方面出现的问题也为部分法律、社会人士诟病。

背景[编辑]

重庆一直是黑帮活动的一个中心,历史可以追溯到国共内战之前。当1949年中国共产党执政后,严厉打击有组织犯罪,一时黑帮活动几乎绝迹。[3]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开始之后,黑帮势力重新活跃起来,并且同共产党内部人员出现勾结。在重庆市主城区及周边区县黑恶势力长期霸占一方,串通投标,非法采砂,组织容留卖淫嫖娼、吸毒、发放高利贷[3]

自2007年1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将“打黑除恶”作为首要任务,[4]从外部调来力量打击黑帮团伙和腐败问题。经国务院研究决定:任命王立军重庆市公安局局长(正厅级),公安部经济侦查局二处处长周京平任政治部主任(开始王立军任武警部队第一政委、周京平任重庆市公安局经济侦查处处长)。[5]

审理情况[编辑]

  • 2009年10月12日起,重庆各个人民法院开始审理系列涉黑案件。
  • 2009年10月12日9时30分,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杨天庆等9人“涉黑”案,杨天庆涉黑团伙涉案罪名多达10项:涉嫌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强迫交易罪、非法拘禁罪、敲诈勒索罪、伪造居民身份证罪、抢劫罪、故意毁坏财物罪,杨天庆团伙涉嫌犯罪时间跨越8年。[6]
  • 10月12日9时,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刘钟永等22人“涉黑”案,刘钟永“涉黑”团伙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妨害公务罪、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非法采矿罪。[7]
  • 10月14日,9时30分,谢才萍等22人“涉黑”团伙在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接受审判。检方指控的罪名包括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容留他人吸毒罪、非法拘禁罪和妨害作证罪[8]
  • 10月19日9时30分,张波、张涛双胞胎兄弟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毁坏财物罪,非法拘禁罪一案在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9]
  • 10月21日9时30分,劉鐘永、楊天慶被判死刑。
  • 2010年2月2日上午9时30分,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公开审理文强涉黑案。9时31分,文强及其妻子周晓亚、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原副总队长黄代强、重庆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原副总队长赵利明、重庆市公安局治安总队原副总队长陈涛等5人被押上法庭。文强被检方指控4项罪名: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和强奸罪。[10]
  • 4月14日下午4时45分,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对文强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11]
  • 7月7日,文强在重庆歌乐山某刑场被执行死刑(注射针剂)。下午17时,文强儿子文伽昊领取了他的骨灰。

争议[编辑]

对打黑除恶最大的争议在于打黑后对犯罪嫌疑人审判的公正性问题,一些媒体如《南方周末》、《财经》、《三联生活周刊》都表达了这种忧虑。[12]比如一名辩护律师周立太就称开庭前“律师看不到案卷,会见不到被告,所有的案子都是快起诉,快审理”[13]

犯罪嫌疑人的人身安全是否有保障也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李庄案[14],作为一名“黑老大”龚刚模的辩护律师,他因“涉嫌诱导、唆使龚刚模编造证言、引诱证人作伪证”等被提起公诉,被判18个月有期徒刑。他宣称自己的当事人遭到警方的虐待[15],香港立法会议员何俊仁认为他是被当局迫害的[12]。另一位律师朱明勇也证明龚本人遭到了酷刑逼供[16]。最后他还公布了录像带详细描述他的当事人樊奇杭(2009年6月被逮捕)如何被折磨了半年。[17]

后续及影响[编辑]

打黑行动高潮后,2010年2月,重庆宣布将原本的交、巡警合一,组建新的交巡警体制,以更好地维持治安环境[18]。3月,重庆市公安局进行机构改革,所有处室,各个分局,交巡警支队以及所辖区县各分局派出所,从副科到副局的所有领导干部全部“就地免职,重新竞聘上岗”,同时大规模扩充警力,以“整肃警察干部队伍”[19]。外界称其为“大换血”,有认为是打黑暴露出警界弊陋后的必然动作。[20]

截止2010年5月1日,打黑行动已抓获涉黑涉恶人员4781人,14个涉黑涉恶团伙受到致命打击。[21][22]尽管争议不断,但打黑行动后公共环境大为改善,许多市民也表示,较打黑之前,安全感大大提升[23]。官方宣称,“市民对打黑除恶的支持率高达96%。通过打黑除恶,主城区110报警量下降40%,八类主要案件发案大幅下降,人民群众安全感达94.3%”,“打黑除恶助推了经济发展,提升了重庆综合竞争力”。[21]

相关人物[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Police held in China gang probe. BBC News. 21 August 2009 [2009-11-12]. 
  2. ^ Elegant, Simon. China's Underworld on Trial in Chongqing. Time. 21 October 2009 [2009-11-12]. 
  3. ^ 3.0 3.1 China's other face: The red and the black. The Economist. 1 October 2009 [2009-11-08]. 
  4. ^ Beck, Lindsay. New party boss brings hope to Chongqing. New York Times. 31 December 1969 [2009-11-13]. 
  5. ^ FlorCruz, Jaime. China cracks down on Chongqing's gangsters. CNN Asia. 22 October 2009 [2009-11-12]. 
  6. ^ 扬子晚报. 杨天庆团伙相互指责“义气” 当庭否认是黑社会. 搜狐. 2009-10-13 [2009-10-19]. 
  7. ^ 华龙网. 重庆刘钟永等22人涉黑案预计审理三天(图). 中国网. 2009-10-13 [2009-10-19]. 
  8. ^ 华龙网. 谢才萍团伙涉黑案开审 重庆高院院长督战安保. 搜狐. 2009-10-14 [2009-10-19]. 
  9. ^ 华龙网. 重庆万州孪生“黑老大”被控五宗罪(图). 搜狐. 2009-10-19. 
  10. ^ 新民晚报. 文强夫妇及3名下属上午受审. 新浪网. 2010-2-2 [2010-2-2]. 
  11. ^ 华龙网. 文强一审被判死刑 审判长公布量刑依据. 人民网. 2010-4-14 [2010-4-14]. 
  12. ^ 12.0 12.1 Ramzy,Austin. China's Dark City: Behind Chongqing's Crime Crackdown. Time.com. 2010-03-15 [2010-10-03] (英文). 
  13. ^ 如何评估重庆打黑运动?. 南方周末. 2009-10-27 [2010-10-05]. 
  14. ^ http://www.infzm.com/content/36462. 南方周末. 2010-01-06 [2010-10-05]. 
  15. ^ “和李庄真正有‘恩怨’的是重庆警方”. 腾讯网. 2010-01-07 [2010-10-03]. 
  16. ^ 龚刚模团伙案1名律师出庭证明龚曾遭刑讯逼供. 腾讯网. 2010-02-03 [2010-10-03]. 
  17. ^ 北京律师朱明勇:重庆打黑第一案辩护律师,向媒体公布了一份反映其被判死刑的当事人遭受刑讯逼供的视频资料. 2010-07-30 [2010-10-03]. 
  18. ^ 重庆交巡警交通刑事治安“一手抓”. 新浪. 2010-02-08 [2010-10-05]. 
  19. ^ 重庆警界重新洗牌. 网易. 2010-03-17 [2010-10-5]. 
  20. ^ 重庆警界换血权力洗牌 更换科级干部增加战斗力. 搜狐. 2010-03-31 [2010-10-05]. 
  21. ^ 21.0 21.1 重庆打黑65人获死刑无期 查扣涉案资金31.46亿. 凤凰网. 2010-05-01 [2010-10-03]. 
  22. ^ 重庆打掉14个“涉黑涉恶”团伙 67名黑社会大佬落网. 凤凰网. 2009-10-09 [2010-10-03]. 
  23. ^ 重庆打黑风暴之后调查:市民直呼感觉安全. 腾讯网. 2010-04-19 [2010-10-03].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