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角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坐标20°21′20″N 100°04′53″E / 20.35556°N 100.08139°E / 20.35556; 100.08139

海洛因生产地区地图

金三角缅甸语ရွှေတြိဂံ နယ်မြေ泰语สามเหลี่ยมทองคำ老挝语ສາມຫຼ່ຽມຄຳ)是缅甸老挝泰国交界地区,总面积约15-20万平方公里,此处交通闭塞、山峦叠嶂,泰国政府在这三国交界点竖立一座刻有“金三角”字样的牌坊,故这一带被称为金三角。

因盛产罂粟,这里通过当地军阀毒枭等制造鸦片海洛因毒品而闻名世界,和阿富汗伊朗巴基斯坦边境的金新月地区,哥伦比亚委内瑞拉交界的银三角地区并称为世界三大毒品源。

過去,金三角地区是世界上最大的鸦片、海洛因类毒品产地,种植面积在100万以上,年产鸦片2650至2800吨,年产海洛因约200吨左右。这些地方都曾宣布要禁毒,但效果不是特别明显,直到近年,在国际的强大压力,特别是中国和美国等国家的禁毒压力下,泰国政府加大禁毒攻势,毒品产地已经大部转移到缅甸境内,而金三角本地已轉型生產蔬菜甘蔗

毒梟勢力[编辑]

昆沙(右)

该地区在20世纪出现了许多极富盛名的大毒枭,例如昆沙羅星漢彭家聲等。长期以来,这里一直活动着多股反政府武装和其他毒品武装,故又被称为“冒险家的乐园”。这些毒枭为了生产和贩卖毒品,组织了一批装备精良的地方武装,公开和缅甸、泰国等中央政府抗衡。

曾經缅甸境内产毒最多的几个地方势力是:第一特区果敢、第二特区佤邦等,这些地方其实为当地军阀势力所把持,但依然臣服于缅甸中央军政府,有很大的自治权利,也为自身供应和贩卖毒品提供了便利。

20世纪70年代后期到80年代前几年,由于缅、泰两国军队加紧了对坤沙集团的进攻,摧毁了一批罂粟种植场,同时联合国控制滥用毒品基金会又拨出专款,在“金三角”地区推行谷物和咖啡取代罂粟种植政策。在一段时间内曾取得成效,罂粟产量大幅度下降,使中亚地区的“金新月”曾一度取代金三角而成为世界最大的鸦片生产基地。

然而,自1986年以来,“金三角”的罂粟生产迅速恢复和发展起来,产量急剧增加,大大超过历史最高纪录,再次成为世界头号鸦片生产基地。

每年经“金三角”地区贩运的海洛因占世界总量的60%至70%,而该地区海洛因的年生产能力能满足全球海洛因消费量两年的需要。1996年1月,坤沙领导的武装向政府投降。但这一地区毒品生产并未停止,仍是仅次于“金新月”的世界第二大鸦片产区。

直到2005年,“金三角”有关各方才宣布停止罂粟种植,大规模转型生产米、蔬菜和甘蔗。2006年云南省公安禁毒部门通过卫星遥感监测等手段测量,“金三角”地区种植罂粟的面积约20万亩左右。“金三角”地区罂粟种植面积已降至100年来的最低点。

海洛因交易[编辑]

在1994年美國國際禁毒戰略報告顯示,美國境內在該年大約有60%的海洛因來自東南亞,包含著名的雙獅地球牌。在此時期,瓦邦允許商人在境內進行海洛因的加工。1995年後被禁止,市場也漸漸受到哥倫比亞的侵蝕。

海洛因的交易結構[编辑]

外界人士普遍相信瓦邦仍然在進行海洛因使用製造與販售,但在當地人這是一個極敏感的話題。

海洛因非法交易組織並不是垂直整合,海洛因運輸很少只由單一個人或單一團體所掌控,因為他必須要從海外提煉廠層層運輸到美國境內。這個組織包含了不同的製造商與許多獨立的中介商,例如:金融商人、出口商、進口商。因為一個特定的毒品裝運者的責任與所有權在貨品轉手之後就會轉變,因此製造商、運輸商、囤貨、批方商之間的關係之直接證據是非常難取得的。

海洛因交易路徑[编辑]

以前的模式:緬甸 → 泰國 → 香港 → 國際市場

現在的模式:緬甸 → 雲南 → 貴州 → 廣西 → 廣東 → 香港 → 國際市場

經濟特區[编辑]

特区现状[编辑]

老挝金三角经济特区是经老挝中央政府批准(《总理府第090号政令》),于2010年2月4日正式成立的国家级经济特区,其前身是始建于2007年的老挝金三角东盟经济旅游开发区。开发商是老挝金木棉集团有限公司(金木棉国际(香港)有限公司控股子公司)。特区被老挝政府视为施行改革开放政策的样板,开发商在特区经济管理方面被赋予了很高的权限,老挝金木棉集团董事长赵伟任老挝金三角经济特区经济管理委员会主席。开发商在数年内投入数亿美元资金用于修建基础设施,如今根据旅游者的资料可知,老挝金三角经济特区面貌已经有了很大改观。

发展计划[编辑]

按照当地的发展计划,金三角经济特区未来将成为可容纳20万人的大城市,豪华赌场、酒店、高尔夫球场等高档娱乐设施将成为该地区的重要利润增长点。其中,赌场主要吸引来自中国和泰国的赌客,因为赌博在这两个国家是非法的,而老挝政府为杜绝罂粟种植、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将博彩牌照特许授予特区。“外交学者”网站称,金三角特区整体设施预计2020年能基本建成,总耗资超过22.5亿美元。 目前,跨越中国、老挝和泰国三个国家的昆曼高速公路已经基本竣工,老挝金三角经济特区希望借此促进本地产业多元化。旅游业被视为当地重点促进的主导产业,当地统计资料显示,来自其他国家的游客量逐年上升,包括木棉岛在内的特区各个景点年接待量约为50万人次。

鴉片[编辑]

佤邦政府所生產的鴉片在1989年結束與緬共的關係後,擺脫原本的種植鴉片禁令,當地種植鴉片合法化,使得鴉片產量大量增加,美國國務院所做的國際禁毒報告指出,緬甸成為世界第一的鴉片生產國。但後來在國際社會的輿論壓力下,佤邦政府在1995年宣布將於2005年實施鴉片禁令,2003年果敢地區跟著跟進實施。

鴉片在緬甸地區扮演的角色[编辑]

鴉片種植對當地農民來說是謀生技巧,也是祖先流傳下來的技術。鴉片對當地的居民而言是提生活品質的重要作物,因為鴉片在佤邦當地容易變換成金錢。鴉片同時也是稅收的單位,地方政府相當仰賴鴉片帶來的稅收,所以農民每年都必須上繳固定的鴉片作為鴉片稅。鴉片本身也具有醫療用途,所以佤邦部分人家也會留下鴉片作為自用,做為遇到緊急危難時的藥品。

鴉片交易[编辑]

鴉片商也分為上游、中游、下游,小盤商主要是和農民進行面對面的鴉片交易,中游則是從小盤商購進鴉片後轉賣給大盤商,而大盤商主要是轉賣給海洛因製造商,或是本身就為海洛因製造商。

另外也有市集接的交易,農民在市集中四處尋找買主,而買主則是會採合作制,在小旅館前向農民收購鴉片,一人負責檢查和測量鴉片葉中的鴉片漿體,另一人則付款。

鴉片的收穫管制[编辑]

根據種植罌粟花的農民居住地的不同,鴉片的交易模式也有所變化,在佤邦北部地區,如登俄、溫高、賀島等地區農民大多會將鴉片賣到市場上,這樣的交易方式能賺得最多的利潤;而在南登、紹帕則是會把鴉片留在家中等商人來購買;龍潭、昆馬等靠近中國邊界地區則是受到政府的強力管制,以低廉的價格轉賣給政府統一管理,所獲取的利潤也最低。

泰國的毒品問題[编辑]

日益嚴重的毒品問題[编辑]

據泰國政府統計,每年約有10億粒冰毒從金三角滲入泰國內地。為了遏制毒品不斷蔓延的勢頭,近年來,泰國政府在聯合國有關機構的支援下,投入資金和技術,指導當地居民開展替代種植和替代發展,努力幫助傳統罌粟種植區擺脫對毒品經濟的依賴。

據當地官員介紹,泰國盛行的毒品主要是海洛因大麻冰毒嗎啡等,其中冰毒最為暢銷,吸食者多為青少年、旅遊者和外籍勞工。隨著泰國政府打擊毒品犯罪的力度不斷加大,冰毒來源日益困難,正逐漸被一種稱為“咳嗽藥”的新型毒品取代。毒品的運輸途徑主要是從泰國北部、中部地區經陸路運到泰南,也有部分從海上經鄰國入境,販運方式更是花樣翻新。

政府禁毒措施[编辑]

泰國政府將禁毒列為主要施政目標,尤其是他信政府上臺執政後,立即向毒品全面宣戰。去年伊始,他信總理親自督導全國範圍內的掃毒行動,從剷除毒品生産源頭、切斷毒品運輸渠道、強制吸毒人員戒毒改造三方面入手,力圖利刃斬毒爪。政府先後在全國各地建立了幾百個戒毒中心,並在軍營設置改造營,對吸毒者採取強制封閉式戒毒,並撥出專款,購置新式檢測設備,增強緝毒力量,出臺更為嚴厲的反洗錢法,對縱容販毒的幕後人物採取沒收資産和罰款等嚴厲舉措。與此同時,泰國積極開展同周邊國家在禁毒領域的合作,與中國、緬甸、寮國等周邊國家定期舉行會議,交換資訊,磋商對策,部署一系列聯合搜捕行動,搗毀了一批毒品加工廠。

中國的毒品問題[编辑]

中國的毒品形勢[编辑]

中國大中城市的吸毒問題日趨嚴重,吸毒人數持續上升,吸毒人員的構成也在發生變化。中國毒品主要有以下五個嚴重的問題:

  1. 境外毒品對中國“多頭入境,全線滲透”,金三角的毒品危害最大,佔中國毒品市場份額六成以上,除傳統毒品海洛因大量流入中國以外,新型的毒品也開始流入中國,新型毒品的製作加工需要更高的技術含量和更為隱蔽的地點。目前,毒品加工窩點正在從傳統的東南沿海地區向內陸轉移。
  2. 中國國內由于東南沿海地區制造販賣苯丙胺類毒品,像冰毒搖頭丸的犯罪比較突出,已經成為中國一個新的毒品問題。新型毒品的犯罪一開始就是在國外販毒集團的滲透和影響下發展起來的,現在國際化的趨勢更加明顯,有一些制造販賣毒品已流入國際消費市場。
  3. 易制毒化學品流入非法渠道出現新的變化,这一点很突出。金三角地區生産毒品的化學品有一小部分來自中國,大部分還是來自其他國家。也有一些案例表明中國的易制毒化學品流入歐洲,用于制造新型毒品。
  4. 中國的吸毒人員持續增多,種類也多樣化。中國歷年累計登記在冊的吸毒人數有105萬人,其中吸食海洛因的有75萬。在傳統毒品海洛因還沒有得到有效控制的情況下,苯丙胺類新型毒品蔓延和發展的速度還是比較快的。有一些大中城市歌舞娛樂場所,青少年吸食苯丙胺類新型毒品的現象還比較多。
  5. 毒品的社會危害越來越嚴重,誘發大量的刑事案件治安問題、傳播艾滋病,影響社會治安的穩定。

中國的禁毒措施[编辑]

中國政府曾在2004年制定《國家禁毒委員會二〇〇四——二〇〇八年禁毒工作規劃》,提出了五年遏制毒品蔓延的五項基本目標,分别是:

  1. 全民禁毒意識進一步增強,新吸毒人員滋生速度明顯減緩,吸毒人員戒斷鞏固率顯著提高,毒品的社會危害程度逐步減輕。
  2. 境外毒品滲透勢頭得到有效遏制,國內制販毒品犯罪活動受到有力打擊。
  3. 易制毒化學品、麻醉藥品和精神藥物管理制度逐步健全,流入非法渠道的情況得到有效控制。
  4. 禁毒法制體系基本形成,緝毒執法隊伍的正規化、專業化建設得到明顯加強,執法水準全面提高。
  5. 禁毒保障更加有力,禁毒工作領導體制、工作機制進一步健全,統一領導,各負其責,全社會廣泛參與的禁毒工作格局基本形成。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