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大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金大中 Nobel prize medal.svg
김대중
Kim Dae-jung (Cropped).png
2001年2月27日的金大中
任期
1998年2月25日-2003年2月24日
總理 金钟泌朴泰俊李宪宰李汉东张裳张大焕金硕洙
前任 金泳三
繼任 卢武铉
个人资料
出生 1924年1月6日(1924-01-06)[1]
日本 日治朝鲜全罗南道荷衣岛
逝世 2009年8月18日(85歲)
大韩民国 大韓民國首尔特別市
國籍 大韩民国 大韓民國
政黨 韩国民主党→新民党→平和民主党→新政治国民议会→新千年民主党
父母 父:金云植[1]
母:张守锦[1]
配偶 车容爱(1945年4月9日-1960年5月27日)[2]
李姬镐(1962年5月10日-2009年8月16日)[3]
子女 金弘一(车容爱所生)
金弘业朝鲜语/韩语김홍업(车容爱所生)
金弘杰朝鲜语/韩语김홍걸 (1963년)(李姬镐所生)
學歷 政治学博士(1992年)[4]
经济学硕士(1970年)[4]
数学学士(1964年)[4]
母校 莫斯科国立大学庆熙大学高丽大学、木浦商业学校[4]
專業 商人记者政治家
信仰 罗马天主教
獲獎 诺贝尔和平奖 (2000年)
费城自由勋章英语Philadelphia Liberty Medal(1999年)[5]
簽名 金大中的簽名
韓國人名
谚文 김대중
汉字 金大中
文观部式 Gim Dae-jung
马-赖式 Kim Taejung
谚文 후광
汉字 後廣
文观部式 Hugwang
马-赖式 Hugwang

金大中김대중,1924年1月6日-2009年8月18日, 号后广후광),別名忍冬草인동초[6]韩国政治家,大韩民国第15任总统[7],在朴正熙全斗焕独裁政权期间多次因民主斗争入狱,被誉为“亚洲的曼德拉”[8][9][10],200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8]

金大中1924年01月06日出生于全罗南道荷衣岛,年轻时曾经是记者[1]。1954年起,金大中踏入政界,从此长期从事反对李承晚、朴正熙和全斗焕独裁统治的政治运动,成为韩国民主运动的领袖。为此他于1971年至1987年间先后遭遇流亡、入狱、绑架和长期软禁等迫害,前后长达十六年,其中有六年在狱中。1997年,金大中在大韩民国总统选举中获胜,继金泳三后成为韩国总统,成为第一位以在野党候选人身份赢得总统宝座,同时首次和平实现政党轮替。

金大中执政期间致力复苏遭受亚洲金融风暴打击的韩国经济,改革韩国的经济体制,使韩国成功完成企业民营化和产业结构转型;他重视韩国与亚洲各国关系,改善了与日本和中国的关系;在对北问题上,他采取“阳光政策”,曾在2000年成功进行首次南北双边会谈,并在同年荣获诺贝尔和平奖。[8]

金大中1956年由已故天主教首尔总教区卢基南总教付洗成为一位天主教徒,圣名为Thomas More[11],代父是当时韩国副总统张勉[12]。金大中的座右铭是“敬天爱人”,也是他一生奉行的理念[13]

生平[编辑]

从政之前[编辑]

出身[编辑]

金大中1924年1月6日出生于韩国全罗南道新安郡荷衣岛的一个农民家庭[1](为了躲避当时日本统治者的征兵,金大中的父亲金云植将他的生日改成了1925年12月3日[14]。)。金大中的父亲金云植曾在村里领导过抗租运动[15][16]。受到家庭影响的金大中从小也表现出对政治有的浓厚兴趣。8岁前的金大中就经常阅读报纸上的政治报道[14]

在金大中上小学四年级时,为了能使他继续上学,在金大中的母亲张守锦的坚持下,全家变卖了祖产搬家到了木浦市[16][17]。1939年,金大中进入5年制的木浦商业学校(现为木浦商业高中)学习[18]。金大中在这一时期表现出擅长辩论和演讲的天赋。他的这一特长在他步入政坛后被发挥得淋漓尽致[14]

商界和报界强人[编辑]

1943年,金大中以优异的成绩从木浦商业学校毕业后北上首尔,并通过了满洲建国大学的入学考试。不过为躲避日本的强制征兵,他最终还是放弃了入学到一家日本商船公司工作[18]。步入商界的金大中经过努力在20岁的时候成为一家船舶公司的管理委员长,后来还办了一家造船公司[19]

1945年8月韩国光复后,金大中成为《木浦日報》的記者。他的才华在报社得到充分的发挥。很快他从报社的见习编辑和记者转为高级编辑和记者。由于他的突出表现,1948年年仅25岁的金大中成为了木浦日报社的社长[8]。1950年6月,随着朝鲜战争的爆发,金大中起步不久的事业因战火而被毁。1950年在朝鲜进攻木浦期间,金大中被朝鲜人民军俘虏,被关押于木浦中学操场等待处决。后来由于联军仁川登陸,驻木浦的朝鲜人民军匆忙北撤,金大中才得以幸免一死[20]。1951年,金大中成为木浦海运大阳造船公司的社长。不过战争的经历也使得他坚定了从政的决心[19]

早年政治生涯[编辑]

弃商从政[编辑]

1954年,金大中退出商界,开始了他坎坷的政治生涯。同年5月金大中以无党派身份竞选第3届国会议员,结果落选。

1956年5月,金大中在张勉的劝说下,正式加入民主党。在1958年第4届国会议员选举中,由于当时执政自由党的阻挠,金大中没能进行候选人登记。为此,金大中在1959年3月提起候选人登记无效诉讼,并在胜诉后的当年6月参加补选,不过结果还是落选[18]。为筹集竞选经费,金大中在参加1960年第5届国会议员选举前几乎耗尽家里的财产并卖掉了房子,生活窘迫。他的第一任夫人车容爱为了维持生计,瞒着他卖烤白薯,做小工。由于劳累过度和营养不良,1960年5月车容爱去世[2]。同年四一九革命,李承晚下台。

一年后,在仁济地区国会议员补缺选举中,金大中终于当选国会议员。不过由于当时陆军少将朴正熙发动“516政变”,韩国国会在金大中在当选的第3天被解散。还没举行宣誓仪式的金大中也随之被剥夺议员资格[21]。突然的变故并没让他沮丧,反倒是激发了他的斗志。1963年,金大中参与民主党的重建,以民主党发言人的身份活跃于政界。同年11月在木浦选区第6届国会议员选举中,金大中成功当选国会议员。1965年和1966年,他先后擔任民主党发言人和政策委员会议长[18]。1967年,金大中在新民党国会总务竞选中提出“40多岁首领论”,逐步成为在野党新一代领导人[22]。同年,金大中再次当选第7届国会议员[23]

第一次竞选总统[编辑]

1971年,金大中首次作为在野党总统候选人参加总统大选挑战时任总统朴正熙。投票结果金大中获得44.4%的选票,与通过大规模舞弊手段谋求连任的朴正熙仅差4.4%的选票而落选[24]。当时有的评论认为“如果有公正的选举机构监督,正确计算选票,金大中肯定当选总统”[8]。不过金大中领导的在野新民党国会席位获大幅增加,使执政民主共和党所在国会所占的席位远低于三分之二的136席。这使得执政党难以继续发起修改宪法的动议,给朴正熙的独裁统治带来沉重打击。金大中的崛起,使朴正熙倍感威胁。大选刚一结束,金大中立即被指“危害国家安全”遭到拘捕[24]。此后他多次遭到死亡的威胁。同年8月,在前往光州参加选举途中金大中遭遇朴正熙蓄意制造的“车祸”,与他同行的三名支持者当场死亡。金大中虽大难不死,但股关节被重创,留下终身残疾,只能一脚跛行[24][8]

政治迫害[编辑]

金大中、金泳三和金钟泌在韩国政坛被称为“三金”,他们共同活跃在政坛的时期被称为“三金时代朝鲜语/韩语삼김시대

为躲避朴正熙政府的迫害,1972年金大中流亡美国,次年抵达日本。流亡期间,金大中出版了《独裁和我的斗争》一书,并准备在东京成立“恢复韩国民主促进统一国民会议日本本部”。金大中在海外的活动激怒了朴正熙。1973年8月8日,金大中在下榻的东京大皇宫饭店日语ホテルグランドパレス韩国中央情报部(KCIA)派來的6名不知身份的黑衣大汉绑架,险些被沉尸大海[25]。从东京被绑架回首尔的金大中遭到朴正熙政府的软禁。后来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帮助下,金大中才获释[26][24]

1976年,金大中因在明洞圣堂发表《3·1民主救国宣言》而被判入狱5年,直到1978年12月因刑罚执行停止被假释,改为软禁。1979年12月,在朴正熙遭暗杀身亡的两个月之后金大中被解除软禁。3个月后,金大中被赦免[18]。不过新成立的全斗焕军政府很快在1980年5月18日以“阴谋内乱”的名义将他逮捕。此事件成了光州事件的导火索。同年11月,金大中被军事法庭作为“光州事件主谋”判处死刑[24]。1981年1月,大法院驳回了金大中的上诉[14]。不过在美国的压力下,金大中被改判无期徒刑,后又被减为20年徒刑、缓刑后于1982年被遣送美国“就医”,开始了他的第二次海外流亡[27][19]

踏上总统之路[编辑]

第二次竞选总统[编辑]

1980年代中期,随着韩国学运和民运的风起云涌以及1988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国际承诺,军政独裁统治在韩国已经成了强弩之末。1985年2月,金大中不顾韩国政府的威胁从美国强行回国,遭到多次软禁。同年3月金大中与新民党前总裁金泳三共同出任推进民主化协议会主席,并与金泳三一起组织领导恢复普选的民主示威活动。1987年,时任韩国总统全斗焕在退休之际违背民意任命卢泰愚为韩国续任总统,从而引发大规模的民主运动。为了平息民运,卢泰愚只好迫于压力宣布恢复总统直接选举[28][29]。同年11月,金大中同金泳三争当统一民主党总统竞选人的谈判破裂后,退出统一民主党,另建和平民主党参加第13届总统大选[14][30],而新民主共和黨的金钟泌亦參選。由于「三金」相争,三人在竞选中均告失败。卢泰愚当选韩国自朴正熙之后的首位民选总统[31][29]

第三次竞选总统[编辑]

1990年1月,金泳三为向总统宝座冲击与政治对手民主正义党总裁卢泰愚、民主共和党总裁金钟泌联手将3个政党联合组建了民主自由党,新的執政黨控制三分之二的國會席次。金泳三成为民主自由党代表,并最终成為当选民主自由党第14届总统大选的候选人[32]。为应对执政党的3党合并,1991年9月金大中将新民党和民主党合并成民主党,并担任最高委员。1992年5月金大中当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同年12月第三次参加总统大选[17]。大选结果出乎预期,金泳三以较大优势击败金大中成为韩国32年专制统治后的首位文人总统[32]。大选后的第二天,金大中宣布退出政坛。1993年1月,金大中接受英国剑桥大学的邀请,以研究员身份前往英国。[17]1994年,金大中创立亚洲太平洋和平财团,旨在开展朝鲜半岛统一和世界人权方面的研究活动[33]

第四次竞选总统[编辑]

1995年,金大中在地方选举中为支援民主党进行游说。在韩国内外问题研究会理事会上,68名国会议员邀请他重返政坛。同年7月18日,金大中正式宣布重返政坛。同年9月金大中创建新政治国民会议,并被推选为该党总裁。1997年5月,金大中当选国民会议总统候选人,第四次竞选韩国总统[34]。在大选中,金大中提出“水平性政权交替”、“经济总统”、“已经做好准备的总统”的主张并与金钟泌联手[34][35]。74岁高龄的金大中最终击败大国家党候选人李会昌国民新党候选人李仁济当选韩国第15任总统[36][37]。1998年2月25日,金大中正式宣誓就任韩国总统,入驻青瓦台,成为首位当选总统的在野党领袖,实现了韩国现代史上朝野政党首次政权和平交接[37][36][34]

总统任期[编辑]

金大中入驻青瓦台之时正值亚洲金融危机重创韩国,可谓“受命于危难”。1997年12月,在当选总统不久金大中就赦免全斗焕卢泰愚两位因贪污入狱的宿敌,并对他们对韩国经济发展的贡献给予肯定,以此团结韩国各党派共同应对金融危机[38]。金大中的政治哲学是宽恕所有的人,包括自己的敌人。他主张改革导致人腐败的法律和制度。金大中奉行“大同一体”的国家观,反对狭隘的党派和地域观念[39]。在IMF体制下,金大中协调韩国各党派部门对企业、金融、公共事业和劳动用工四个领域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40][41]。为克服外汇危机,金大中夫妇带领韩国国民掀起“献金运动”,并献出家中珍藏的金首饰。金大中还放下架子与HOT组合为韩国旅游做广告[42][43]。在金大中的领导下,韩国经济在1998年缩水7%之后,在1999年迅速增长9.5%[44]。金大中的改革不仅使韩国在较短的时间内走出了金融风波的危机也使韩国经济从低级产品出口型经济转变成信息高科技型经济。金大中的改革为韩国日后的经济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同时也增强了韩国抵御诸如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能力[45]。金大中因此被国际社会公认为克服金融危机的“优等生”[40]

金大中的“大同一体”国家观还体现在主张国家、民族团结[39]。金大中上台后积极推动南北方的和解,历史性地与金正日成功举行首次南北首脑会谈,“地球村上最后一个冷战地区带来阳光和温暖”[46]。在与的外交政策方面,实行“四强协调外交”。通过加强韩美同盟关系,改善韩日关系,稳步发展韩中关系和韩俄关系促进韩半岛的和平稳定,提高韩国国际地位和影响[47]

金大中的治国理念是市场经济民主制度社会福利的协调发展。为此他摒弃官僚权威主义体制,改革财阀经济,扶植中小企业发展。他认为培育强大的中产阶层和市民社会,是韩国政治现代化的前提[39]。1999年6月,金大中入选美国《商业周刊》“亚洲主导改革的50名领导人”[48]

内政[编辑]

经济改革[编辑]

金泳三任期的最后一年,亚洲金融危机席卷韩国,高负债运营的韩国财阀遭到毁灭性打击,9家财阀相继宣布破产。财阀多米诺牌式的轰塌使大量国际资本撤离韩国,韩国外汇储备剧降,韩圆迅速贬值[49][50]。进行经济改革重振韩国经济成为刚刚上任的金大中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金大中对财阀的改革主要内容包括提高企业经营透明度、禁止债务互保、避免过度负债经营、实行专业化经营避免“章鱼爪式”的发展模式、加强控股股东和经营者的责任、治理财阀拥有的非银行金融机构体制、停止财阀内部相互投资行为以及非法内部交易、防止不正当的财富积累等。在与现代大宇三星LGSK当时韩国的五大财阀掌门人早餐会议商讨后,金大中上台之后随即出台了针对财阀改革的《公司改革五项任务》和《三项补充任务》。在“5+3任务”这一框架下,金大中政府针对财阀采取了“关闭、帮助和交换”三种应对方式。对于没有希望存活的公司,政府通过破产、变卖、合并以及法庭接管等措施进行关闭[51]。截至1998年6月,共有包括当时韩国第二大财阀大宇集团在内的55家公司被关闭。大宇集团的倒闭打破了“大马不死”的神话[52]。对于那些负债严重但有存活希望的公司,金大中政府则要求债权银行对其实施资金帮助。截至1998年6月,共有83家公司因此受益走上了重组的道路。韩国当时最大的财阀现代集团也在金大中的经济改革中被解散[53]。除此之外,金大中政府为还实施了“大规模业务互换”政策,将不同大财阀旗下的同行业公司进行合并重组使大财阀互换业务。此举旨在解决重复投资和企业业务范围过大的问题。不过由于财阀的游说和政府的不坚定,很多交易最终变成了两个公司的简单合并或收购,因此没有达到业务互换的目的。这为改革的不彻底留下了伏笔[51]。在改革大财阀体制的同时,金大中政府全力扶持中小企业和风险企业,以减少财阀在韩国GDP的权重[54]。为应对世界发展的潮流,金大中提出科技立国的发展道路,并把发展信息技术提升为国家战略[55]。他经常说:“我希望自己成为振兴IT业的总统。”[6]。金大中对信息科技产业的扶植为韩国经济的发展注入了活力和竞争力[56][57]。另外,金大中还倡导发展文化产业,为韩国文化跻身全球舞台做出重要贡献。“韩流”就是在金大中执政期间开始在亚洲兴起的。[58]

长期以来,韩国实行“官制金融”,资本市场不发达,金融体系不健全,银行机构缺乏风险管理意识。在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前,韩国在本国金融体系还不成熟,缺乏相应监管措施的情况下,失序开放金融业,使得短期债务迅猛增加,最终导致本国的金融危机[59]。为应对危机韩国在1997年12月接受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583亿美元的援助。依据IMF和世界银行提出的一揽子措施,金大中政府对韩国金融体系进行全方位的改革[60]。1997年12月29日韩国国会通过了13项金融改革措施。依照新的《韩国银行法》,央行行长经国会商讨后由总统直接任命,掌管最具政策制定权力的货币委员会,从而切断了财经部对央行的实际控制权,增强了央行的独立性[60][61]。1998年4月,直属于青瓦台,负责监督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韩国金融监督委员会英语Financial Supervisory Commission (South Korea)(FSC)成立,成为韩国金融监管体系发展的转折点[60]。金融监督委员会的成立使金融监管职能从财经部和韩国银行中分离出来。依据《金融产业构造改善法律》,金融监督委员会全权负责韩国金融重整[61]。在存款保险制度方面,1997年12月31,韩国通过修订《法案》进一步加强了存款保险制度,并在1998年4月1日将韩国存款保险公司英语Korea Deposit Insurance Corporation承担存款保险责任的范围扩大到包括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商人银行、互助储蓄银行和信用社的所有存款[62][63]。另外,为应对金融危机,韩国资产管理公司(KAMCO)的职能被拓展,通过发行债券购买问题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的不良资产[60]。此外,金大中政府还一改韩国以往消极封闭的外资政策,对外国投资积极开放,使韩国的外商投资环境得到极大改善[60][56]。2000年,韩国引进外资金额从1998年的89亿美元猛增到155亿美元[54]

金融结构调整方面,金大中政府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要求对问题银行金融机构进行了关闭、合并重组与民营化,并在1998年一年向银行业注入556亿韩元的公共基金消化“不良贷款”。在1998至2003年初这段时间,32.4%的韩国金融机构被关闭,其中,不良贷款问题最严重的综合金融社93%被关闭,至2003年仅剩下3家在正常运营[64]。另外,金大中政府还积极引进外资参股银行业,提高外资控股比例。据韩国中央银行统计,2003年外国投资者在韩国银行业的控股水平高达38.6%[61]为增强金融体系的安全性,金大中政府还引进以美国为标准的快速修正行为(PCA)体系,制定了与国际准则相比更为谨慎的贷款分类标准和制度规定,并从1998年7月1日开始严格了准备金制度。 1998年6月起,韩国还提高了金融业会计核算和政府稽核的标准。此外,金大中政府还加强了对短期外币债务的风险管理。国家以国际信用评级为标准揭示风险[65]

在金大中政府的积极应对下,韩国在很短的时间就走出了金融危机的阴影。1999年12月6日,金大中正式宣布金融危机结束。韩国成为东亚遭受金融危机冲击的国家中最早恢复的国家[66]。到2001年7、8月份,韩国的外汇储备已由危机时的39亿美元恢复到978亿美元,外汇储备量世界第五;韩圆兑美元的汇率基本稳定在11300:1的水平;失业率由1998年2月的5.9%降为3.4%;外债也同时大幅减少,由1997年末的1800亿美元降至1270亿美元,并成为净债权国。2001年8月23日,韩国提前3年还清了IMF195亿美元的紧急救助贷款[67]

行政和社会保障改革[编辑]

韩国近代长达三十多年的专制统治期间,为扶植大企业发展,政府企业银行之间存在着过度非市场经济的关系,官僚主义腐败现象滋生,政府效率低下。亚洲金融危机的爆发使这一弊端充分暴露出来。为应对新形势下的社会经济发展,金大中提出了建立“小而高效的服务型政府”的行政改革目标。为此,他开展了调整公共部门结构、改革行政运营系统和改善对国民服务三个方面的改革[68]

1998年至2001年间,金大中进行了三次旨在转换政府职能,适应行政需求变化的机构调整。这些调整加强了总统权限,增强了内阁调节经济的能力,强化了对食品医药品安全、女性权益维护、人力资源开发管理等社会职能的监管力度。与此同时金大中对政府公务员的人数进行了精简,使韩国公务员人数减少到1992年10年前的水准。2002年韩国公务员人数与人口的比例在OECD国家中是最低的,成为名副其实的“小政府”。另外,金大中还通过积极开展国有企业私营化进一步缩小公共领域的范围。到2002年共有74家国有企业完成了私有化进程。此外,金大中陆续将138项原属中央政府的业务和权限下放到各级地方政府,有效提高了行政效率[68]

在行政运营系统改革方面,金大中政府先后出台或修订了《责任运营机关设置法》、《国家公务员法》、《公务员薪酬规定》和《开放型职位运营规定》,通过引入开放型任用制、责任运营机关制和成果薪金制进行组织、人事运营系统的改革[68]。两成司局级干部职位向外公开招聘,非政府民间人士可以与政府公务员共同竞争高级岗位。“开放型”的人事任用制度使政府可以通过聘用专业人员来提高专业化程度。公务员的薪酬实行基本工资和绩效奖金结合,为提高公务员的工作积极性和创新精神提供了激励机制。一些行政职能通过成立“责任运营机构”独立执行。这些机构通过契约的形式与所属的政府部门明确工作目标和人事财务状况,拥有宽松的政策和人事任命权。“责任运营机构”的工作结果由政府部门领导进行评估。根据“结果管理”制度,政府可以视其工作结果返还全部或一定比例的财政预算节余[69]

自1998年以来,金大中开始在中央和地方政府广泛实行行政服务宪章制度,旨在改善政府对国民服务。金大中政府还对警察住宅交通教育环境福利和劳动食品和卫生等国民不满程度最高的领域进行了提高服务方面的改革[68]。为提高服务质量和水平以及政府效率和行政透明度,金大中还提出5年内实现“电子政府”的计划[70][71]。2001年,金大中电子政府的门户网被联合国公共经济与公共管理部(UNDPEPA)和美国公共管理协会列为全球十大政府门户网站范例之一。其中首尔的民事业务公开系统,被国际公认为政府反腐败建设的典范[68]。金大中的“电子政府”计划在他之后的各界韩国政府延续发展,目前韩国已经成为电子政务的世界领跑者[72][73][74]

由于长期奉行“经济增长第一、福利第二”的发展政策,韩国社会保障支出在GDP所在的比例远低于OECD国家的平均水平。亚洲金融危机导致的大批企业倒闭和高失业率,建设与自由市场经济相配套的社会保障制度成为金大中政府另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同时也是IMF对韩金融援助的条件之一。为此金大中将发展“生产性福利”作为改革的方向[75]。为加速劳动弹性化的进程,金大中组建了“劳工-管理方-政府”三方协商机构,并于1998年2月签订了“三方协议书”,使处于财务困境的企业裁减雇员合法化[76]。同时国家在原则上担负起了包括保障社会最低生活在内的社会责任[77]

社会保险方面,金大中政府扩大了社会保险覆盖面。至2000年,无论企业规模大小,所有工人都合法拥有有了失业保险、工伤事故赔偿保险、国家养老保险医疗保险。雇主、雇员和政府财政预算的社会保险缴费率都进行了调高[75]社会救济方面,《国民最低生活保障法》在1999年出台,通过国家财政资助低收入阶层来保障国民最低生活标准和支援国民自立。此外,在金大中任职期间,韩国还先后制定或修定了《家庭暴力防止法》(1998年)、《父母福利法》(2002年)、《儿童福利法》(1999年)、《残疾人福利法》(1999年)等一系列社会福利法律法规[78]

外交[编辑]

对朝鲜的阳光政策[编辑]
《南北共同宣言》的首末页

金大中生于日治时期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又经历朝鲜半岛南北分裂。他一直深信南北和解是“结束国家分裂悲剧,令祖国统一的最佳方法”,从而实现国家的和平与繁荣。早在1970年金大中在首次竞选韩国总统的时候,他就开始提出南北和解的构想,并提出“南北联合-联邦制-统一国家”的三阶段统一方案[79]。1998年金大中出任韩国总统后,南北和解的“阳光政策”正式开始付诸实施。在金大中的就职演说中,他提出了“阳光政策”的三项指导原则:第一,韩国决不容忍朝鲜破坏和平的任何军事挑衅;第二, 韩国没有吞并朝鲜以求实现统一的任何意图;第三,韩国将扩大同朝鲜的和解与合作[80]

1998年3月26日在金大中总统主持的内阁会议上,韩国统一部长官康仁德作了关于新的“北韩政策的指导方针”的报告。报告重申了金大中的三项指导原则。为取得通过和平、和解和合作来改进南北关系的目标,金大中政府将推行以下具体政策:第一,南北方必须忠实履行双方于1991年12月达成的“基础协议”;第二,在政经分离的原则下鼓励发展南北间的经济合作,增加对朝鲜的投资,简化经济合作许可程序;第三,力促红十字会与朝鲜优先解决离散家属团聚问题,并为离散家属团提供团聚费用政府补助,简化互访的法定程序;第四,通过发展农业和经济合作,以及人道主义援助帮助朝鲜解决粮食短缺问题;第五,限制和消除核武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实现军备控制;第六,支持朝鲜与包括美国日本在内的西方国家实现关系正常化[80]

2000年6月13日,金大中出访平壤与朝鲜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举行了首次历史性的朝韩首脑会晤。这是朝鲜半岛分裂半个多世纪来,双方领导人的首次会晤。金大中抵达平壤时,受到了金正日、金永南等朝鲜领导人的迎接和60万平壤市民的夹道欢迎[81]。金大中就南北和解和统一、散家属团聚、双方交流合作等问题与金正日坦率地交换了意见,双方在所有领域达成共识,并于当地时间晚11时20分在百花园迎宾馆签署了《南北共同宣言》。内容包括:北南双方自主解决国家统一;双方将朝着各自提出的“联邦制”和“邦联制”的共同点促进统一;通过经济合作均衡地发展民族经济,并加强社会、文化、体育、卫生、环境等各个领域的合作与交流;在8月15日之前交换离散家属访问团;双方尽快举行当局间的对话,金正日将在适当的时候访韩[82]。朝韩首脑会晤意义深远,为创造半岛和平提供了契机[83]。同年10月13日,金大中因对朝鲜半岛和平的突出贡献被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会授予诺贝尔和平奖[84]

金大中的阳光政策使得朝鲜半岛南北关系得到空前和解。韩国现代峨山集团英语Hyundai Asan同朝鲜亚太和平委员会的金刚山旅游项目开城工业园区等都开始于金大中时期[85][86]。阳光政策对朝鲜也产生了非常积极的影响。2000年,朝鲜先后与英国意大利等10多个西方国家建交或复交[87]。2002年,朝鲜开始了较为深入的经济改革[88]。阳光政策在金大中之后的卢武铉政府得到延续和发展。不过2003年有关金大中政府通过现代峨山用金钱换南北首脑峰会的丑闻使得金大中的阳光政策被大打折扣[89]。2008年李明博出任韩国总统后,阳光政策被放弃[90]

四强协调外交[编辑]
金大中与小布什在青瓦台晒2002年世界杯足球赛的夹克

作为韩国民主斗士的象征,金大中在早期民主运动中曾多次受助于美国。执政期间,金大中的对美政策是加强韩美同盟关系[47]。金大中认为美国在韩国驻军是符合韩国国家利益的,并希望驻韩美军的地位能与驻日美军的地位同等[91]。2000年8月,金大中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相说:“即使朝韩统一之后,美国在东北亚的驻军仍需保留。假如美军撤走,本地区将会出现很大的权力真空,这会导致本地区的国家为争夺霸权而敌对。”。金大中的驻韩美军观点也得到了金正日在最大理解[92]。金大中同时希望朝鲜与美国能改善关系。2000年10月23日,时任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还出访了朝鲜与金正日会见[46]。对于韩国国内在反美情绪,金大中认为应该通过互惠、和平等原则来调整解决[91]

1965年6月22日,时任韩国总统朴正熙为了急于从日本获得发展经济的资金,不顾国内的强烈反对在与日本没有解决历史问题的情况下,与日本签署了《韩日基本条约》正式建立外交关系[93]。之后韩日关系发展一直不顺利。1998年时任日本首相小渊惠三提出“20世纪发生的事情,要在20世纪内解决”的政见,并邀请金大中访日[94]。同年10月,金大中在访日期间与日本签署了建立面向二十一世纪新型伙伴关系的《韩日伙伴关系共同宣言》。日本首次以联合宣言的形式向韩国就历史问题表示“痛切的反省和道歉”[95][96][94]。韩国同意在五年内分三个阶段解禁对日本文化产品的进口[97]。韩日关系得到提升。2002年,韩日两国联合举办了世界杯足球赛[98]。金大中和时任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共同出席了在韩国首尔的开幕式,并分别致辞[99]。同年6月30日,金大中在日本参加了世界杯的闭幕式。金大中夫妇还在日本天皇皇后的陪同下观看了决赛。2002年被称为“日韩交流年”。韩日世界杯的举行成为韩日关系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100]

金大中曾多次访华,被中国官方称为“中国的老朋友”[101]。1998年11月,金大中总统访华期间与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江泽民宣布将韩中关系由两国建交时确立的“友好合作关系”升级为“面向21世纪的韩中合作伙伴关系”。这是韩中关系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102][103][104]。金大中任职期间,韩中经贸发展延续了自两国建交以来的迅猛增长势头。在金大中任期的最后一年2002年,也是两国建交十周年,韩中双边贸易额已达315亿美元,比建交初期增长了5倍。韩国与中国成为各自的第三大贸易伙伴国。中国也已成为韩国对外投资的第一大对象国。在朝鲜半岛问题方面,中国政府对朝鲜半岛的南北和解给予了支持。金大中政府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方面也对中国给以了支持[105]

1991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为从韩国获得经济缓助和合作一直积极与韩国发展双边关系。金大中执政期间,两国继续巩固了友好关系,双边经济、技术和军事领域的合作不断扩大。1999年在金大中对俄罗斯进行国事访问期间,双方发表了进一步发展双边全方位的互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同年俄罗斯国防部长出访了韩国,双方决定定期举行军事首脑互访和国防政策协商会议[106]。2001年2月26日时任俄罗斯总统普京访问韩国。两国就多项政治经济合作达成了协议并发表了联合声明。双方决定定期举行总统、总理和议长等高级会晤,进一步发展两国互补伙伴关系。俄罗斯支持韩朝进一步和解,实现朝鲜半岛和平。2001年,两国签订了《韩俄航天技术合作草案》。根据该草案俄罗斯将帮助韩国建立能自己发射卫星发射站(2004年5月, 韩国成为继俄罗斯之后世界上第二个拥有从导弹发射台垂直弹射出的空中点获技术国家。)。两国在共同开发西伯利亚资源方面也有着广泛的合作。此外,金大中政府还提出了建设“钢铁丝绸之路”的蓝图,计划建设一条从韩国釜山经朝鲜直通往欧洲欧亚大陆桥(金大中在2000年6月韩朝首次会晤期间曾与朝鲜就通过京义线重新连接朝鲜半岛达成协议。)[107]。此设想在2013年普京访韩期间再此被提上日程[108]

卸任后晚年生活[编辑]

韩国总统依照韩国政治传统在卸任后不再参与政治。金大中在卸任演说中也表示卸任后希望过平静的生活。为此他婉言拒绝了政界人士让他继续发挥影响的请求。不过金大中卸任后的晚年生活并不安稳。续次子金弘业朝鲜语/韩语김홍업和三子金弘杰朝鲜语/韩语김홍걸 (1963년)在他任职末期因受贿罪被拘捕和判刑后,金大中的长子民主党国会议员金弘一也在他卸任后不久因涉嫌受贿而被起诉[109]。此外,金大中的“阳光政策”在他卸任后遭到了韩国保守势力的严厉抨击,甚至被嘲笑为“倒贴式政策”[110]卢武铉政府成立初期对金大中政府在朝韩首脑会晤前向朝方汇款问题进行调查。金大中政府的核心人物前统一部长官林东源、前总统秘书室长朴智元和前总统经济首席秘书李起浩先后被拘捕或起诉[109]

金大中的续任卢武铉十分敬重金大中。2003年6卢武铉访美前还特邀请他共进晚餐并听取他对韩美关系朝鲜半岛形势的意见[109]。两人虽然有时关系紧张但关系密切[111]。2009年5月23日当金大中得知卢武铉逃崖的消息后曾说“好像身体垮了一半。”。5月28日金大中坐着轮椅与夫人在首尔站灵堂吊唁卢武铉时说“如果我遭到像前总统卢武铉那样的耻辱、挫折和绝望,恐怕我也会做同样 的选择。...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有时会阴天,但也会有晴天。如果勇敢的人都无法承受,那怎么行。...检方对卢武铉包括本人、夫人和全家亲戚等无一遗漏地进行调查,但直到卢武铉去逝,检方还拿不出确凿的证据。”[112]。在第二天举行的遗体告别仪式上,金大中握着卢武铉遗孀权良淑女士的手失声痛哭。他还向记者表示他本想遗体告别仪式上发表追悼词,但却遭到了政府的阻止[113][114]。在“6·15南北共同宣言”9周年活动中,金大中说他与卢武铉“前世好像是亲兄弟”并指责现政府是“独裁政权”[115]

金大中卸任后身体状况每况愈下。2003年他接受了冠状动脉扩张手术,术后每周做三次肾脏血液透析。2005年,金大中因肺水肿两次住院,此后经常光顾医院。2009年金大中的健康状况已经非常糟糕,只能坐着轮椅出席卢武铉遗体告别仪式。据说他身边的人当时还叫了救护车守候在现场以防万一。2009年7月13日,金大中因肺炎住进新村塞布兰斯医院的重症监护室。8月18日金大中的病情急剧恶化,经抢救无效最终去世,享年85岁[116][117]

纪念[编辑]

葬礼[编辑]

韩国民众吊唁金大中的灵堂

金大中去世的第二天,考虑到金大中生前对国家和民族的最大贡献,李明博政府从全局考量决定为金大中举行为期6天的国葬。国葬期间韩国全国降半旗。这是继朴正熙1979年遇刺身亡而举行的国葬后,韩国30年来首次国葬,也是首次为前总统举行的国葬[118][119][120]。葬仪委员会由来自韩国政界、教育界、宗教界、经济界的人士以及遗属推荐亲人等2371人构成,是韩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国葬。葬仪委员长为时任韩国总理韩升洙[121]

遗体告别仪式于2009年8月23日下午2时在韩国国会前院举行。金大中遗孀李姬镐女士等遗属、时任韩国总统李明博和夫人金润玉、前总统金泳三、驻韩外交使节、各国代表及韩国民众等3万多人参加了告别仪式[122]。中国前国务委员唐家璇、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和日本前议长河野洋平等政要分别代表各自政府前来吊唁[123]。金正日在金大中去世后向金大中遗属发了唁电[124]朝鲜劳动党中央书记金己男率领的朝鲜吊唁团21日到金大中灵堂进行了吊唁并慰问金大中家属[123]。遗体告别仪式持续约90分钟。韩升洙在悼词中说:“总统阁下为民主主义、人权、和平及民族和解奉献了一生。他的足迹将作为我们的光荣历史永世流传。”。告别仪式后,金大中的遗体被送往国立首尔显忠院安葬。灵车途径汝矣岛民主党党社、东桥洞私宅(已扩建为“金大中和平中心”)、光化门世宗十字路、首尔广场首尔站等首尔地标。数十万韩国民众在灵车经过的地方夹道为金大中送行,场面十分感人[123][122]

其它[编辑]

2003年2月,延世大学将金大中捐赠的亚洲太平洋和平财团总部大楼改建成金大中图书馆[18]。图书馆由延世大学统一研究院管理。管内藏有金大中获得的诺贝尔和平奖章、金大中生前照片、遗物和数万件金大中捐赠的、与金大中有关的以及延世大学添加的朝鲜半岛统一研究方面在书籍[125][126]

金大中的故乡木浦市建立有金大中纪念馆。金大中母校“木浦第一高中”的图书馆前立有金大中的铜像[127]韩国光州广域市金大中展览馆朝鲜语/韩语김대중컨벤션센터以金大中的名字命名[128]

2010 年8月,在金大中逝世一周年之际,韩国三人出版社出版了《金大中自传》在韩国产生热烈影响。此书刚一发行8万册就销售一空[127]

家庭[编辑]

金大中的第一任夫人是车容爱,两人于1945年4月9日结婚[2],婚后有金弘一朝鲜语/韩语김홍일 (1948년)金弘业朝鲜语/韩语김홍업两个儿子[18]。金大中的第二任夫人是李姬镐,两人在车容爱去世两年后的1962年5月10日结婚[3],婚后有一个儿子金弘杰朝鲜语/韩语김홍걸 (1963년)[129]。在金大中因反对朴正熙独裁统治被捕入狱期间,长子金弘一曾遭当局的拘捕并被严刑拷打,次子金弘业曾遭当局的遭拘留审讯。小儿子金弘杰当时还在上高中而免遭迫害。金大中的三个儿子都曾因受贿被判刑,其中两个被拘捕。金大中为此5次向国民道歉。2002年5月6日,金大中宣布退出他所在的执政党新千年民主党[130][131]

  • 仨子金弘杰朝鲜语/韩语김홍걸 (1963년)留学于美国南加州大学,后在帕蒙纳大学太平洋研究所做研究员[137]。2002年,金弘杰因受贿赂和逃税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期3年执行,并被处以2亿韩元的罚款[138]。2005年8月在韩国光复60周年之际被赦免[139]

评价[编辑]

金大中的一生是一部浓缩的韩国现代史。金大中85岁生日时,在日记这样评价自己的一生[140]

回头看是个波澜壮阔的一生。是为民主主义不惜献出生命斗争的一生,是为拯救经济、打开南北和解之路倾注浑身努力的一生。尽管我的人生并不完美,但我并不后悔。

正面评价[编辑]

金大中的大半生都在为韩国的民主斗争。为此他几度入狱,在狱中度过了6年,两次流亡国外,5次面临死亡威胁,遭受政治迫害长达40年之久。很多韩国人认为金大中在朴正熙主导了韩国的工业化进程后,主导了韩国社会的民主化。有韩国学者认为随着金大中的离去,韩国社会已经告别了“现代化第一阶段”[140]。在金大中逝世后,韩国时任总统李明博称赞他是“在职业生涯中是一名不知疲倦的、捍卫民主的斗士”。《时代周报》说:“八十五个春秋,从贫民到总统,金大中用自己的生命故事照亮了韩国的夜空,映照着韩国从专制到民主的转型历程。”[141]纽约时报》称其是“亚洲曼德拉”[9]

金大中上台执政之初,正值亚洲金融危机席卷韩国。金大中通过对金融、企业、公共部门和劳资四大领域的改革,在很短的时间内带领韩国民众克服了危机,并使实现了韩国经济从出口低级产品向以信息为中心的高科技型经济的转型。这方面金大中得到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东亚日报》在金达中卸任之际,针对其5年执政业绩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克服金融危机被韩国民众认可为金大中的最大政绩[142]

金大中提出和實行了“陽光政策”。金大中的對朝和解政策,推動了南北關係的改善和半島局勢的緩和。2000年6月,金大中親赴平壤金正日舉行首腦會晤,實現了南北分裂50年來首次南北雙邊會談,雙方發表了具有歷史意義的“共同宣言”。金大中為此榮獲諾貝爾和平獎。金大中執政5年來,南北關係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改善和發展,雙方不僅加強了往來和交流,而且在經濟合作上也邁出了堅實的步伐。韓國國民普遍認為,只有對話和交流,才是實現南北和解,共同走上繁榮的道路。

2002年世界杯足球賽釜山亞運會的成功舉辦,是金大中執政期間取得的又一值得誇耀的政績。韓國國民在世界杯期間所體現的“紅魔”精神,展現了團結向上、拼搏進取的民族之魂,提升了韓國的國際地位和威望。改善了韩国与日本的关系。

韓國《東亞日報》對金大中執政5年的業績進行了一次民意評價:克服金融危機被列為最大成果,獲得最高級別5個紅星。在南北交流與合作、韓國企業民營化、改善國民年薪制度、提高婦女地位等6個領域獲得4個紅星。在改善醫療保健體制、改革納稅體系、穩定市民房價等7個領域贏得3個紅星。可以說,金大中政府執政5年,政績良多,韓國民眾對此心感身受。

负面评价[编辑]

不過,金大中並非沒有遺憾,作為韓國第一位由在野黨領袖當選的總統,金大中是打著“反腐、改革”大旗登上總統寶座的。執政期間,金大中儘管以身作則反腐倡廉,但在傳統勢力圍攻下,金大中政府的高官不斷因權錢交易而入獄。他的兩個兒子也因受賄被判刑,為此金大中5次向國民公開道歉。民意測驗表明,33%的人認為金大中執政期間最大的失誤是反腐不力,用人不當。

著作[编辑]

  • 《我的人生,我的路》
  • 《大众经济论》
  • 《狱中日记》
  • 《考虑到民族的明天》
  • 《走向世界经济八强的路》
  • 《共和联合体制》
  • 《建设和平民主》
  • 《为了新的起点》
  • 《历史仍会前进》
  • 《21世纪的亚洲及其和平》
  • 《以正义与和平的名义》
  • 《韩国民主的戏剧性及前景》
  • 《独裁和我的斗争》
  •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 《世界史的转折与民族统一的方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金大中:亚洲的曼德拉. 新浪网. 2009-08-19. 
  2. ^ 2.0 2.1 2.2 周汉城. 《从死囚到总统——金大中的传奇故事》. 北京: 经济日报出版社. 2001年. ISBN 7801278887. 
  3. ^ 3.0 3.1 李姬镐感动所有人(名人专访). 人民网. 2000-07-07. 
  4. ^ 4.0 4.1 4.2 4.3 韩国现任总统金大中. 中央电视台官网. 2015-03-29. 
  5. ^ 实至名归:金大中. 中央电视台官网. [2015-04-15]. 
  6. ^ 6.0 6.1 金大中 朝鲜半岛忍冬草. 南都周刊. 2009-08-27. 
  7. ^ 韩国已故前总统金大中. 新华网. 2015-03-01. 
  8. ^ 8.0 8.1 8.2 8.3 8.4 8.5 金大中. 和讯人物. 2015-03-01. 
  9. ^ 9.0 9.1 金大中去世 纽约时报称其是“亚洲曼德拉”. 环球时报. 2009-08-18. 
  10. ^ 金大中:亚洲的曼德拉. 长江日报. 2009-08-19. 
  11. ^ Thomas More Kim Dae-Jung, first Catholic president of South Korea, dies at 85. Catholic News Agency. 2009-08-19 (英文). 
  12. ^ 宗教領袖為金大中總統奪諾貝爾和平獎歡呼. 天亞社中文網. 2000-10-19. 
  13. ^ 金大中历经磨难成传奇 “敬天爱人”诠释一生. 中国新闻网. 2009-08-18. 
  14. ^ 14.0 14.1 14.2 14.3 14.4 韩国总统金大中简介. 新浪网. 2000-06-12. 
  15. ^ 金大中:一株追寻阳光的“忍冬草”. 新浪网. 2009-08-19. 
  16. ^ 16.0 16.1 韩国最著名的左派去了. 广东新闻网. 2009-08-26. 
  17. ^ 17.0 17.1 17.2 金大中生平图集:一生追求民主 多次入狱. 中国网. 2009-08-18. 
  18. ^ 18.0 18.1 18.2 18.3 18.4 18.5 18.6 金大中生平回顾:曾开启朝韩关系新篇章. 中国网. 2009-08-18. 
  19. ^ 19.0 19.1 19.2 金大中大半生处于逆境. 腾讯网. 2009-08-04. 
  20. ^ 韩前总统金大中朝战中当记者 被俘险被朝军处死. 凤凰网. 2013-03-27. 
  21. ^ 金大中的艰难岁月. 南方周末. 2009-08-20. 
  22. ^ 从死囚到总统 他被称“亚洲曼德拉”. 东南快报. 2009-08-19. 
  23. ^ 背景资料:韩国前总统金大中简历. 中国新闻网. 2009-08-18. 
  24. ^ 24.0 24.1 24.2 24.3 24.4 金大中:韩国民主化不屈的象征. 凤凰资讯. 2009-08-18. 
  25. ^ 史海回眸:1973年,金大中险被碎尸沉海. 人民网. 2002-05-09. 
  26. ^ 35年前的谜案被揭开 韩国情报部绑架金大中. 凤凰资讯. 2008-07-10. 
  27. ^ 1980年金大中判处死刑 美国为何要救他. 大公网. 2014-04-09. 
  28. ^ 金大中:大半生处于逆境. 河南法制报. 2008-11-03. 
  29. ^ 29.0 29.1 国际资料:韩国总统卢泰愚. 腾讯网. 2009-05-23. 
  30. ^ 世界现代最具魅力的国家领导人排行榜. 天天排行网. 2015-03-31. 
  31. ^ 历史上的今天. 人民网. 2003-08-01. 
  32. ^ 32.0 32.1 金泳三总统:终结军事政权,开启文人政府时代. 韩国新网. 2010-02-17. 
  33. ^ 韩国的未来. 文化中国. 2012-10-24. 
  34. ^ 34.0 34.1 34.2 金大中:屡败屡战最终创造政坛神话. 南方报网. 2009-08-18. 
  35. ^ 政坛忍冬草半岛洒阳光--金大中的传奇一生. 新民晚报. 2009-08-19. 
  36. ^ 36.0 36.1 金大中74岁高龄时当选韩国总统. 新浪网. 2009-08-18. 
  37. ^ 37.0 37.1 1998年2月25日 金大中当选韩国总统. 人民网. 2003-08-01. 
  38. ^ 全斗焕和卢泰愚——韩国的世纪之判. 中国经济网. 2006-11-09. 
  39. ^ 39.0 39.1 39.2 金大中. 中国中央电视台官网. [2015-04-27]. 
  40. ^ 40.0 40.1 金大中执政五年功过是非. 中国新闻网. 2009-08-18. 
  41. ^ 韩国经济:成也财阀败也财阀. 网易. [2012-10-26]. 
  42. ^ 【珍贵影像】金大中与HOT拍的韩国观光片. 人民网. 2009-08-18. 
  43. ^ 金大中开启韩国新时代. 光明日报. 2009-08-25. 
  44. ^ 亚洲金融危机10年回眸. 腾讯网. 2007-07-04. 
  45. ^ IMF官员排除韩国再次陷入金融危机可能性. 搜狐网. [2014-10-26]. 
  46. ^ 46.0 46.1 大动作亲善北方 没忘记安抚美国 金大中,稳扎稳打. 人民网. 2000-06-30. 
  47. ^ 47.0 47.1 张传鹤. 金大中政府的“四强协调外交”与朝鲜半岛局势. 《聊城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1年, 第6期. 
  48. ^ 金大中带走了韩国的一个时代. 新华网. 2009-08-19. 
  49. ^ 韩国经济:成也财阀败也财阀. 网易. 2011-08-24. 
  50. ^ 从优等生到问题学生. 大公财经. 2012-12-25. 
  51. ^ 51.0 51.1 韩国经济十年风雨. 腾讯网. 2007-07-02. 
  52. ^ 大宇神话破灭的教训. 中国石化新闻网. 2008-12-29. 
  53. ^ 韩政府挥舞债权大棒“国王董事长”被迫退位现代集团走向解体. 人民网. 2000-06-06. 
  54. ^ 54.0 54.1 未雨绸缪求发展——访韩国总统金大中. 人民网. 2000-02-23. 
  55. ^ 韩国抢先机引领信息消费. 人民网. 2013-08-19. 
  56. ^ 56.0 56.1 金大中坎坷奋斗的一生. 2009-08-19. 2009-08-19. 
  57. ^ 金大中和他的遗产. 新浪网. 2009-08-20. 
  58. ^ 联合报:金大中引领韩流奇迹. 中国新闻网. 2009-08-24. 
  59. ^ “华盛顿共识”下的韩国金融改革. 人民网. 2008-06-10. 
  60. ^ 60.0 60.1 60.2 60.3 60.4 韩国的金融改革措施. 大公财经. 2012-12-25. 
  61. ^ 61.0 61.1 61.2 韩国金融制度的改革与启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2015-04-27]. 
  62. ^ 韩国存款保险制度. 新浪网. 2003-01-14. 
  63. ^ 韩国存款保险制度:评析与启示. 全球政务网. 2013-06-20. 
  64. ^ 金大中经济政策:带领韩国走出经济危机阴霾. 网易. 2009-08-18. 
  65. ^ 韩国金融改革政策措施借鉴. 中国宏观经济信息网. 2001-01-27. 
  66. ^ 从死囚到总统. 搜狐网. 2003-03-10. 
  67. ^ 韩国终于告别了“IMF时代”. 人民网. 2001-08-27. 
  68. ^ 68.0 68.1 68.2 68.3 68.4 李秀峰. 韩国金大中政府行政改革的成效及特点分析. 《太平洋学报》2006年. 
  69. ^ 金大中政府机构改革三大创举. 新京报. 2008-02-24. 
  70. ^ 韩国加紧经济改革步伐. 人民网. 2000-12-06. 
  71. ^ 世界第一电子政府的形成过程. 中国政务电子网. 2011-07-29. 
  72. ^ 联合国电子政府排名公布 韩国三连冠. 中国政务信息化网. 2014-07-09. 
  73. ^ 从《2014年联合国电子政务调查报告》看全球电子政务发展. 中国电子政务网. 2014-09-26. 
  74. ^ 韩国政府计划每年公开一亿条信息. 国际在线. 2013-06-20. 
  75. ^ 75.0 75.1 韩国“生产性福利”的政策理念与制度安排. 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3-01-31. 
  76. ^ 韩国工人阶级的成长与抗争简史. 中国改革网. 2010-01-16. 
  77. ^ 社会福利、有效治理与发展:以韩国为例. 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3-07-10. 
  78. ^ 东亚福利模式下的中韩社会政策比较. 中国改革论坛网. 2011-06-14. 
  79. ^ (朝韩)阳光政策两韩和解10年,金大中病逝统一梦未了. 新浪网. 2009-08-18. 
  80. ^ 80.0 80.1 金大中的阳光政策. 腾讯网. 2009-08-12. 
  81. ^ 2000年6月13日 朝鲜北南双方领导人首次会晤. 人民网. 2003-08-01. 
  82. ^ 韩朝首脑签署共同宣言(全文). 中央电视台官网. [2015-05-08]. 
  83. ^ 朝韩首脑会晤的意义及影响. 中央电视台官网. [2015-05-08]. 
  84. ^ 2000年诺贝尔奖. 新浪网. [2015-05-08]. 
  85. ^ 韩国现代峨山公司将对金刚山陆路旅游实地勘查. 搜狐网. 2003-02-03. 
  86. ^ 开城工业园区建设始末. 新浪财经. 2014-04-28. 
  87. ^ 金正日任期内与10多个国家建交或复交. 网易. 2011-12-20. 
  88. ^ 金正日时代:朝鲜经济风雨15年. 凤凰网. 2011-12-21. 
  89. ^ 韩国现代峨山公司董事长郑梦宪跳楼自杀身亡. 人民网. 2003-08-04. 
  90. ^ 李明博执政回顾:放弃阳光政策对朝鲜使硬招. 凤凰网. 2011-02-16. 
  91. ^ 91.0 91.1 金大中谈韩国与朝日美关系. 人民网. 2002-09-07. 
  92. ^ 金大中称金正日希望美国在朝鲜半岛驻军. 新浪网. 2000-08-30. 
  93. ^ 韩日建交谈判内幕:韩民众怒斥朴正熙行乞. 搜狐网. 2005年-01-28. 
  94. ^ 94.0 94.1 亚洲周刊:日本拒为对华侵略道歉背后. 中国新闻网. 2010-08-26. 
  95. ^ 历史不容歪曲 正义必胜邪恶. 人民网. 2001-05-08. 
  96. ^ 日本概况. 中国网. [2015-04-12]. 
  97. ^ 韩国再次解禁日本文化. 人民网. 2003-06-13. 
  98. ^ FIFA官网宣布申办新政 韩日世界杯或将独一无二. 搜狐网. 2009-02-02. 
  99. ^ 第17届世界杯足球赛在韩国汉城开幕. 中央电视台官网. [2015-05-11]. 
  100. ^ 历史上韩日关系的发展、制约因素及近期走向. 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4-04-18. 
  101. ^ 中国驻韩国大使前往医院看望韩国前总统金大中. 新华网. 2009-08-12. 
  102. ^ 论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建立及其影响. 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3-12-31. 
  103. ^ 朱镕基在韩国进行访问. 东方新闻. [2015-04-15]. 
  104. ^ 资料:1998年韩国总统金大中访华. 中国青年网. 2014-06-25. 
  105. ^ 专访韩国总统金大中. 中央电视台官网. [2015-05-11]. 
  106. ^ 俄罗斯与韩国关系现状与发展前景.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 [2015-05-13]. 
  107. ^ 俄罗斯与韩国经济合作探析.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 [2015-05-13]. 
  108. ^ 普京访韩力促钢铁丝绸之路 想融入亚太经济圈. 环球网. 2013-11-14. 
  109. ^ 109.0 109.1 109.2 金大中40天只出1次(退休元首今安在). 人民网. 2003-07-02. 
  110. ^ 金大中告别“无悔人生”. 法制网. 2009-08-25. 
  111. ^ 金大中生前与卢武铉关系密切. 网易. 2009-08-18. 
  112. ^ 金大中坐轮椅吊唁卢武铉:换了我恐怕也会这样做. 东方早报. 2009-05-29. 
  113. ^ 卢武铉葬礼:老司机开灵车送别 金大中恸哭失声. 北方网. 2009-05-30. 
  114. ^ 组图:金大中在卢武铉遗体告别仪式上恸哭. 新浪网. 2009-05-29. 
  115. ^ 金大中生前与卢武铉关系密切. 网易. 2009-08-18. 
  116. ^ 金大中病情发展一览. 中国日报. 2009-08-19. 
  117. ^ 韩国前总统金大中逝世 一生与病痛做斗争. 中国新闻网. 2009-08月-18. 
  118. ^ 韩国为金大中举行遗体告别仪式结束6天国葬. 东方网. 2009-08-24. 
  119. ^ 李明博決定國葬息紛爭publisher=苹果日报. 2009-08-20. 
  120. ^ 韩国各界吊唁金大中政府将举行6天国葬. 新华网. 2009-08-20. 
  121. ^ 金大中国葬葬仪委员2371人 韩史上最大规模国葬. 环球时报. 2009-08-21. 
  122. ^ 122.0 122.1 韩国前总统金大中国葬在国会庄严举行. 中国日报. 2009-08-23. 
  123. ^ 123.0 123.1 123.2 韩国为前总统金大中举行国葬 参加人数创历史之最. 中国日报. 2009-08-24. 
  124. ^ 韩国各界吊唁金大中政府将举行6天国葬. 新华网. 2009-08-20. 
  125. ^ 金大中的名字与韩国图书馆联系在一起——访韩国金大中图书馆. 人民网. 2004-07-13. 
  126. ^ 韩国的未来. 文化中国. 2012-10-24. 
  127. ^ 127.0 127.1 九死一生:金大中从死囚到韩国总统之路. 新浪网. 2013-03-13. 
  128. ^ 金大中展览馆. 金大中展览馆官网. 2015-04-28. 
  129. ^ 金大中三个儿子两个腐败获刑. 网易. 2009-08-18. 
  130. ^ 130.0 130.1 丑闻笼罩韩国“第一家庭” 金大中5次向国民道歉. 腾讯网. 2002-06-28. 
  131. ^ 儿子亲信出丑闻 金大中退出执政党并向公众道歉. 北方网. 2002-05-06. 
  132. ^ 金大中长子因受贿罪被判两年徒刑 丢失议员资格. 博讯新闻网. 2006-09-28. 
  133. ^ 金泳三慰问金大中前总统长子金弘一. 中央日报. 2009-08-20. 
  134. ^ 134.0 134.1 韩国前总统金大中病逝. 中央电视台官网. [2015-05-22]. 
  135. ^ 为儿女栽了跟斗的三位韩国总统. 中国网. 2009-08-18. 
  136. ^ 韩国前总统次子金弘业等709名犯人将获得假释. 腾讯新闻. 2005-06-27. 
  137. ^ 腐败危机直逼金大中. 人民网. [2015-05-22]. 
  138. ^ 总统幼子被判刑. 中山日报. 2002-11-12. 
  139. ^ 韩国宣布大赦422万人 前总统金大中两子位列其中. 中国新闻网. 2005-08-12. 
  140. ^ 140.0 140.1 金大中告别“无悔人生”. 法制网. 2009-08-25. 
  141. ^ 金大中:功过是非三七开. 新浪网. 2009-08-28. 
  142. ^ 环球时评:金大中的功与过. 人民网. 2003-02-02.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前任:
金泳三
第15任大韩民国总统
1998年-2003年
繼任:
盧武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