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日成之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金日成之死及喪禮

金日成官方肖像
參與者 金正日朝鮮勞動黨朝鮮人民軍及朝鮮政界要員
地點  朝鮮平壤
日期 1994年7月8日-1994年7月17日
(隨後延續至7月19日)

朝鮮最高領導人朝鮮勞動黨總書記朝鮮國家主席金日成於1994年7月8日死於心臟病,享年82歲。在金日成死後,朝鮮官方並未即時公佈其死訊,而是延遲34個小時才對外宣佈[1]。隨後,朝鮮政府又決定把7月8日至17日定為全國哀悼期(及後再加兩日到7月19日)。在這10日國喪期間,婦女不許化妝或者整理頭髮﹔飲酒跳舞音樂活動一律被禁止﹔民眾也需要到金日成銅像前憑弔[2]

背景[编辑]

其中一個弔唁金日成的場地——萬壽台,现已被金日成和金正日铜像代替

1990年代初,北韓被世界孤立,盟友中國南韓的關係日漸改善,同時也暫停與北韓的貿易[3]。另一方面,隨著蘇聯解體,北韓失去了援助,經濟崩潰,糧食數量大減[4]。此外,金日成身邊的戰友也相繼離世,在這個環境下,當時年已80的金日成負荷增加。

1994年7月8日凌晨二時,金日成在平壤北部別墅突然心臟病發,其子金正日直昇機把金日成送到烽火醫院搶救。然而,這一晚正值大雨,能見度甚低,趕來的直昇機在半路中坠毀。最終,金日成在第二架直昇機趕到後才得以送院,但他還是回天乏術,心臟停止跳動而死[5]

金日成死後34小時,北韓在7月9日中午12時官方正式公佈其死訊,並由金正日主持為期10日的哀悼期。金正日又選了一張金日成在1986年西海水閘竣工儀式的照片作為哀悼期的全國統一領袖像。哀樂則是一首悼念當年抗日戰士用的曲子[6]

哀悼期間,全國共有近1000萬人到平壤弔唁金日成,佔北韓逾一半的人口[7]﹔在全國各地追悼場地哀悼達2億人次[7]。民眾又為金日成製作花圈,令平壤的鮮花一度全部售罄,野花也被採光,北韓當局只好從中國空運20萬的鮮花到平壤[7]

另外,由於金日成在事前並無任何病發的跡象,不少的民眾對於他的死也表現傷痛。據不少的脫北者描述,當時人們在金日成像前長跪不起,放聲大哭,甚至哭得暈倒[7],還有的人因接受不了金日成的離世而自殺,为金日成殉死[8]

7月17日是全國哀悼期的最後一天,金日成的遺體被永久保存於平壤的錦繡山議事堂。然而,民眾因金日成的死依未能平伏,為了滿足人們悼念的需要,北韓政府決定順延哀悼期多兩天至7月19日 [9]。7月20日,平壤舉行追悼金日成的中央大會。隨後,北韓宣佈哀悼期正式結束,並呼籲民眾收拾心情,重新過回正常生活。

反應[编辑]

北韓[编辑]

金日成的死訊公佈後,北韓的媒體大幅度的報導此消息。電視新聞連續幾小時播放民眾痛哭的畫面,平壤電視播報員在節目中稱「我們的國家陷入朝鮮民族五千年來最深沉的悲痛之中」[10]

北韓宣傳機器甚至宣稱金日成其實未死﹕「大元帥去世那一刻,數千隻祥鶴從天而降準備將他帶走。然而這些鳥兒看到北韓人民披頭散髮、痛哭流涕、捶胸頓足的樣子,又不忍心將他帶走了」[11]。還有的稱只要民眾哭得夠悲痛,金日成是會復活過來的[11]

另一方面,為安定人心,北韓的媒體談起繼承人的事,電台廣播稱「只要我們親愛的金正日同志,偉大領袖的唯一繼承人,與我們在一起,我們的革命終將獲得勝利」[12]。其他的宣傳中又強調「金正日將恪遵父親的遺志,為人民帶來不少的安慰」[13]

國際反應[编辑]

後續[编辑]

金日成死後,其子金正日繼承其位,成為朝鮮最高領導人,並尊其父為「共和國永遠的主席」。掌握權力的金正日把其父之死歸咎於院方未有盡力救人,因而把相關的醫護人員和院長投進了監獄[5]。2011年12月17日,金正日逝世,他與其父的遺體一同保存於錦繡山議事堂(現名為錦繡山太陽宮)供國民和遊客弔慰。兩年後,為特顯太陽宮的地位,北韓政府又通過《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錦繡山太陽宮法》,規定錦繡山太陽宮是朝鮮民族的聖地,此處的供電、物資必須得到優先保障。

2014年7月10日,南韓傳媒引述消息人士指金日成遺體正在腐爛[15][16],頭部和身體萎縮,皮膚剝落及變色,身上出現很多黑斑,北韓幹部更直接坦白地形容:「像條脫水的乾鱈魚」。

参考文献[编辑]

  1. ^ 芭芭拉·德米克, 《我們最幸福:北韓人民的真實生活》. 122.
  2. ^ 芭芭拉·德米克, 《我們最幸福》. P.132.
  3. ^ 芭芭拉·德米克, 《我們最幸福》. P.42
  4. ^ AMNESTY INT’L, supra note X, at 11
  5. ^ 5.0 5.1 江迅, 《朝鮮是個謎》. P.285
  6. ^ 江迅, 《朝鮮是個謎》. P.286
  7. ^ 7.0 7.1 7.2 7.3 江迅, 《朝鮮是個謎》. P.287
  8. ^ 芭芭拉·德米克, 《我們最幸福》. P.133.
  9. ^ 江迅, 《朝鮮是個謎》. P.288
  10. ^ 芭芭拉·德米克, 《我們最幸福》. P.131
  11. ^ 11.0 11.1 芭芭拉·德米克, 《我們最幸福》. P.132
  12. ^ 芭芭拉·德米克, 《我們最幸福》. P.126
  13. ^ 麥爾斯《北韓人眼中的北韓人》P.122
  14. ^ 14.0 14.1 14.2 14.3 江迅, 《朝鮮是個謎》. P.288
  15. ^ 金日成遺體腐爛 「像乾鱈魚」. 東方日報. 2014年7月10日. (繁体中文)
  16. ^ 金日成遺體疑正腐爛 「體型縮小了」. 蘋果日報. 2014年7月10日. (繁体中文)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