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屑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Psoriasis
分類系統及外部資源

年青人的上肢及背部明显的银屑病症状
ICD-10 L40.
ICD-9 696
OMIM 177900
DiseasesDB 10895
MedlinePlus 000434
eMedicine emerg/489 Dermatology:derm/365 plaque
derm/361 guttate
derm/363 nails
derm/366 pustular
Arthritis derm/918
Radiology radio/578
Physical Medicine pmr/120
MeSH D011565

银屑病(乾癬)(Psoriasis),俗稱乾癬,又名白疕。是一种常见的慢性病理在腎表現在皮膚的一種疾病。世界范围内约2%的人患病。其中85-90%的患者为寻常型银屑病。临床表现为边界清楚的隆起红色斑块,表面有层状银白色鳞屑[1]。皮损好发于头皮和四肢伸侧,尤其在肘和膝关节附近。局部盖有多层银白色鳞屑的丘疹或斑片,刮去鳞屑及下面发亮薄膜后有点状出血,感觉痒,夏季常减轻或自愈,冬季又恶化复发。

病因[编辑]

銀屑病是一種“自體免疫系統失調”,現時已變得愈來愈普遍,特別是已發展的城市。乾癬並不是一種傳染病,但因為乾癬患者的皮膚問題,使他們在尋找工作時出現困難,特別是情況嚴重的患者。

乾癬的成因,現時仍然未明白,醫學界普遍相信與身體的T細胞有關,T细胞活化是乾癣发病的关键[2]。古希臘人認為乾癬是眾神的詛咒,並強迫乾癬患者搖鈴,以防被傳染。中國晚清名宦曾國藩患有嚴重的乾癬,每晚要婢女為他搔癢方能入睡,終生未能痊癒[3]。過去由於以主婦及餐飲業工作者較多,曾一度認為是他們用來洗手的清潔劑有關。由於當時社會認為乾癬會傳染,為免客人錯誤進食含有皮屑的食物而被傳染,這些員工都會被餐廳解僱。

現時普遍認為是因為生活壓力過大,高蛋白質飲食有關,以致病者的“內分泌失調”,從而影響身體的免疫系統。所以,醫生有時會為病者處方“維生素B群”,以幫助紓緩壓力;亦有醫生認為病者應該多做有氧运动,使身體的自然調節機制透過運動而自我調整。在美國,最近有藥廠發明了一些针剂包括Enbrel、Stelara以及未上市的Ozespa(briakinumab),这些制剂为人造单克隆抗体,通过阻断与银屑病相关的致病因子,可以對嚴重患者的病程控制,使他們的皮膚回復光滑。不過,這種針劑不能根治銀屑病,一旦停止注射,問題會立即重現。變得更加嚴重。

治疗[编辑]

牛皮癬輕度佔65%,中度佔25%,重度佔8%。


牛皮癬治療階段,第1階段─外用藥品,第2階段─光療法,第3階段─全身系統療法。


用英夫利昔單抗(infliximab)治療8周後相片比較。

国际医学界明令禁止使用芥子气治疗银屑病。芥子气治疗银屑病立马见效,但是对肝肾有损害,并且会复发。

一說烏梢蛇可治癬疾,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指出:“乌蛇性甘味平,产南蛮之地,凡癣疥皆能愈之。主治匿疮,癞疾诸瘘,半身枯死,皮肤顽痹,恶疮手足脏腑间重疾。”不同的治疗方法的效果因人而异。皮肤科医生通常要通过反复试验来决定那一种疗法最适合病人。疗法的选择取决于乾癬的类别、部位,以及范围和严重程度,同时也要兼顾病人的年龄、性别、生活质量、共病,以及对治疗所导致的危险的承受能力。 用硝酸钾(火硝)与硫酸钾铝(白矾)研细和肤轻松软膏调成糊状,外敷在患处,数日即愈(参见《中国中医药报》2006年7月26日7版【火硝的妙用】)但是無效居多。

外敷疗法[编辑]

Corticosteroid類固醇),Calcipotriol(鈣泊三醇),Anthralin(蒽林),Coal tar(焦油)。

外用藥常用的有膚輕松、膚疾寧、恩膚霜等。激素药物最好不要使用。

最好使用纯中药的消银灵,无激素。

光疗[编辑]

紫外线光疗是利用紫外线对患者皮肤进行照射,已达到促进皮损消退的目的。其原理尚未完全清楚。目前流行的光疗主要是窄谱中波紫外线(NB-UVB)治疗,由于其疗效确切,安全性较好,一直是银屑病治疗的一线疗法。患者常常需要到具有光疗设备的治疗中心接受治疗,比较麻烦;紫外线的潜在致癌作用也是人们担心的问题之一,但目前的临床研究并未发现NB-UVB治疗升高皮肤癌的发病几率。效果也不彰。

光化学疗法[编辑]

光化学疗法又称“补骨脂素长波紫外线疗法”,简称PUVA,目前是治疗牛皮癣比较有效的方法之一。1947年,Mofty EL 最早發明此一方法,當時以补骨脂素口服,再配合使用波长为320~400nm的紫外线照射相结合的治疗方法。

系統療法[编辑]

Biologics(生物製劑),Ciclosporin(環孢素),Methotrexate(氨甲喋呤),Retinoids(維甲酸、維生素A酸)。免疫方式將破壞其他防禦系統,不建議使用。

内服疗法[编辑]

乾癣可以内服青霉素或氨甲喋呤(MTX)、柳氮磺胺嘧啶类药物治疗。

替代疗法[编辑]

中医运用针灸、治疗乾癣無效居多,放血也效果不彰。 中醫治療乾癬必須從腎裡面著手,養腎,讓腎臟產生自己的腎上腺皮質激素,對抗發炎,此病就能掌控或痊癒。 同時患者飲食務必低蛋白,採取三餐糙米,綠色蔬菜,每天運動30分鐘出汗,晚上11點以前就寢,避免過勞,在配合中藥補腎,治癒機會非常大。

先前疗法[编辑]

捈抗敏感藥膏於患處。

曾患银屑病的名人[编辑]

钟小华

病理生理[编辑]

少数病人有脓疱性损害或关节炎症状,或是全身皮肤发红脱屑而呈红皮症。

牛皮癣可发生于任何部位,特别常见于经常遭受外压摩擦的部位如肘膝背侧、四肢伸侧、骶骨部位附近及头皮等处,两侧往往多多少少地对称。

表皮的角质层细胞不能完全成熟,成为角化不全的细胞,细胞束之间有充着空气的间隙。临床上所见鳞屑为银白色云母状,就是由于含空气的角化不全角质层折射光线的缘故。在角化不全角质层内或其下方。常可见到细胞已被破坏的嗜中性粒细胞群。这些成群的白细胞同一些变性的表皮细胞混住一起,成为微小脓肿,称为门罗微脓肿,是牛皮癣病理特征之一,但门罗微脓肿也可出现于脂溢性皮炎、连续性肢端皮炎、脓性卡他角化病。

在角化不全的细胞下方,颗粒层细胞很少,或是完全消失。棘细胞层发生细胞间水肿但无水疱形成。在细胞间隙内往往有些零散的形体不完整的白细胞,表皮突因水肿而延长,长度皆差不多。

在真皮内,浅层的血管周围有细胞浸润,主要为淋巴细胞。尤其特殊的,乳头的顶端水肿及胀大而成杵状,深深地嵌入表皮层而接近皮肤表面的角质层,因此,在临床上,将鳞屑剥离时,很容易将乳头露出,并易损伤乳头的血管而引起出血小,疱性银屑病与连续性肢端皮炎及疱疹样脓疱病的组织变化相同,皆有海绵状科戈介 (Kogoj)微脓肿。由于水肿的表皮细胞破裂,细胞壁连成海绵状,真皮的中性粒细胞游走到海绵状疱腔内,成为海绵状脓肿,也就是科戈介微脓肿,容易出现于表皮的上部。当脓肿随表皮细胞推进到角质层时,且成为较大的门罗脓肿。其他变化如角化不全、表皮突网嵴延长、真皮浅部有细胞浸润等变化和寻常牛皮癣的组织变化基本相似。有的嗜中性粒细胞侵入表皮内。

危害[编辑]

乾癣虽不直接影响生命,但是对身心健康都有直接影响。

乾癣病的主因活性氧,是肌体代谢的有害产物,渗杂在血液细胞间质中,导致肌体内环境污染,血液纯质的改变。出现血热、血燥、血瘀、蕴积滞阻过多导致瘟毒发于肌肤。长年反复发作,病程迁延日久耗血伤精,肌肤失养,枯燥瘙痒,伤神失眠,摧残身体。嚴重者出現乾癬性關節炎。

乾癣的诱因多为精神因素壓力,由于过度劳累,家庭纠纷,亲人亡故,经济问题等使患者精神过度紧张,情绪抑郁,可引起一系列心理反应,現今飲食高蛋白食物,以及加工食物等,导致内分泌紊乱,免疫功能下降,从而促进了银屑病的发生与发展。

中医认为,情志内伤,气机壅滞,郁久化火,毒热伏于营血而发生银屑病,因此在遇有不可抗拒的天灾人祸时,患者应尽量控制情绪,尽量保持心情平静,保证充足睡眠。

诱发因素[编辑]

感染:尤其是细菌感染,可以诱发或加重银屑病。45%的银屑病患者中可以找到诱发感染。链球菌感染,尤其是咽炎是最常见的诱因。牙周脓肿、肛周蜂窝织炎和脓疱疮等均可分离到链球菌。链球菌感染可以引起点滴状银屑病发病,特别是在儿童及青少年中。也可引起脓疱型银屑病或加重斑块型银屑病。有时,鼻窦、呼吸道、胃肠道、泌尿生殖系统感染也可以引起银屑病加重。HIV感染也可以加重银屑病。

早期症状[编辑]

乾癣初期好发部位为四肢伸侧,其次为躯干部和头皮、发际。最初症状开始为粟粒大至黄豆大的红色丘疹或斑丘疹,以后皮疹逐渐扩大增多,并可互相融合成片,而呈点滴状、钱币状、地图状、盘状、蛎壳状等。皮损上覆盖有很厚的灰白色或灰黄色的鳞屑,一般头部严重多见,头发被鳞屑簇集在一起而呈束状,但不脱发。鳞屑容易被刮下,刮除鳞屑后,可见露出一层淡红色半透明地发亮地薄膜。继续轻刮薄膜,则出现筛状地小出血点。鳞屑、薄膜、出血点即为牛皮癣最初症状“三标志”。

乾癣即银屑病的俗称。中国医学称乾癣为“白疕”,是常见的慢性,复发性,炎症性的腎臟病。其特征是出现大小不等的丘疹,红斑,表面覆盖着银白色鳞屑。

注釋[编辑]

  1. ^ Nestle FO, Kaplan DH, Barker J. Psoriasis. N Engl J Med. 2009 Jul 30;361(5):496-509.
  2. ^ Zenz R, Eferl R, Kenner L, et al.. Psoriasis-like skin disease and arthritis caused by inducible epidermal deletion of Jun proteins. Nature. 2005, 437 (7057): 369–75. doi:10.1038/nature03963. PMID 16163348. 
  3. ^ 《曾国藩家书》中,曾国藩多次提到他的癣疾,例如“道光二十五年六月十九日禀父母”提到“近日头上生癣,身上生热毒,每日服银花、甘草等药。医云内热未散,宜发出,不宜遏抑,身上之毒至秋即可全好,头上之癣亦不至蔓延。”。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