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镠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錢鏐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吴越武肃王
位于西湖柳浪闻莺的钱镠雕像
概要
姓名 錢鏐
庙号 太祖
谥号 武肃王
政权 吴越
在世 852年-932年
在位 907年-932年
年号

天祐:907年五月
天宝:908年-912年
凤历:913年正月
乾化:913年二月-915年十月
贞明:915年十一月-921年四月
龙德:921年五月-923年
宝大:924年-925年

宝正:926年-931年

钱镠 (音留,liú)(852年3月10日-932年5月6日),具美(一作巨美),浙江杭州临安人。中国五代十国时期吴越国的创立人。

末跟从石镜镇将军董昌镇压農民反抗軍,任镇海节度使乾宁年间,击败董昌,占有两浙十三州,后梁开平初年被封为吴越王。907年至932年在位期间,曾征用民工,修建钱塘江海塘,又在太湖流域,普造堰闸,以时蓄洪,不畏旱涝,并建立水网圩区的维修制度,有利于这一地区的农业经济

由於吳越國小力弱,又同鄰近的政權不和,妥靠中原王朝,不斷遣使進貢以求庇護。先臣服後梁,又臣服後唐。后唐明宗時因惹怒樞密使安重誨,被削去官職,安重誨死後又恢復。長興三年(932年)病死,葬安國縣衣錦鄉茅山。庙号太祖,諡號武肃王

生平[编辑]

出身贫寒[编辑]

唐朝大中六年二月十六日,钱镠生于临安县石镜乡大官山下的临水里钱坞垅[1]。父亲钱宽,母亲水丘氏。一家以农耕打渔为生。传说钱镠出生时突现红光,且相貌奇丑,父亲本欲弃之,但因其祖母怜惜,最后得以保全性命,因此钱鏐小名“婆留”(“阿婆留其命”之义)[2]

钱鏐自幼不喜诗文,偏好习武,常与邻里诸小儿戏于里中大木之下,指挥群儿为队伍,号令颇有法(钱鏐即位后将此树封为“将军木”。钱鏐在16岁的时候就弃学贩盐。当时私贩盐料是官府严厉禁止的,但由于利润极高,因此钱鏐铤而走险,在杭州、越州(今绍兴)、宣州等地贩卖私盐和粮食。这段贩卖私盐的经历,练就了钱鏐体魄和胆略,也为他日后发展提供了充足的经济基础。

跟随董昌[编辑]

17岁开始,钱鏐苦练硬弓长,并读些《孙子兵法》,史书称其“善射与,稍通图纬诸书”。到21岁时,他在石镜镇充当“义兵”,并将小名“钱婆留”改为大名“钱鏐”(其为金字辈,并取“留”字音,故改“鏐”)。由于钱武艺高强,受到石镜镇指挥使董昌重用,经过平定王郢、朱直管、曹师雄、王知新等叛乱之后,逐渐提拔为偏将、副指挥使、兵马使、镇海军右副使等职。

879年(唐僖宗乾符六年)七月,黄巢起义军进犯临安。钱鏐以少敌多,巧妙运用伏击和虚张声势等战术,阻吓了黄巢军的进攻。880年,唐朝内乱四起,为保护地方安定,董昌、钱鏐联合各县民团,建立“八都军”(临安县“石镜都”、余杭县“清平都”、於潜县“於潜都”、盐官县“盐官都”、新城县“武安都”、唐山县“唐山都”、富阳县“富春都”和龙泉县“龙泉都”),次年,钱鏐授“都知兵马使”,并注意团结各都力量和下层头目,还将其弟钱銶、钱镒、钱铧、钱镖,以及儿子钱元璙、钱元瓘等人安插到部队中担任将领,从而将八都军逐渐培养成坚强的嫡系部队。

平定两浙[编辑]

唐末、五代时期所称“两浙十四州”,包括现在浙江全境和江苏长江以南部分地区。七五八年,江南东道下属的浙江东道[3]浙江西道[4] 共有十四州,其中除去润州常州,再加上福建福州和临安县的安国衣锦军,共为一军十三州,号称“十四州”,便是钱鏐创立的吴越国的大致范围。

开疆拓土(875年-896年)[编辑]

自讨伐王郢起,钱鏐身经百战,先后与刘汉宏、董昌等地方主要军阀作战,最终平定了两浙范围内的敌对势力,建立了巩固的地方割据政权。

882年7月起,占据浙东的义胜军节度使刘汉宏发兵西进,欲并吞浙西。董昌、钱鏐率八都军在钱塘江边御敌。由于出奇制胜,加上利用江上夜雾遮掩,钱鏐突袭敌营,获得首胜。之后,又在江干、富阳、诸暨萧山西陵等地屡败刘军。最后,刘汉宏亲自督战,率十万大军与钱鏐在萧山西陵一带决战,结果被钱击溃,刘本人易装成屠户逃跑。这一次西陵大捷,是钱鏐取得的第一次重大战果,据说,从此钱鏐将西陵改名为西兴至今(现钱江三桥又名“西兴大桥”)。

此后,刘汉宏仍不断骚扰浙西,导致董昌和钱鏐决心彻底平定浙东之患。886年10起,钱鏐仅用了2个月左右的时间,就率军攻克越州,并将潜逃被捕的刘汉宏斩于会稽街市。此后,钱鏐为杭州刺史,董昌升任浙东观察使、检校太尉、陇西郡王等职。

董昌其人昏庸残暴,野心日增,随后就即位称帝,国号大越罗平,改元顺天。895年2月,唐朝封钱鏐为浙东招讨使,令其讨伐董昌。但钱鏐起初感念董昌提携之恩,犹豫不决,但董昌却联合淮南杨行密偷袭苏州、杭州,最终使得钱鏐下定决心,攻克越州。董昌在被押付杭州途中,心存惭愧,投江自杀。从此,钱鏐基本控制两浙,并于896年10月,被授为镇海、镇东军节度使,加检校太尉,兼中书令。

897年8月,鉴于钱鏐招讨董昌有功,唐昭宗特赐金书铁券于他,免其本人九死或子孙三死,这件铁券后经宋代陆游、明代刘基等人为其写跋,还呈宋太宗宋仁宗宋神宗明太祖明成祖清高宗等六位帝王御览。[5]。900年,为了表彰钱王的功绩,唐王朝派人取钱鏐画像,悬于凌烟阁[6]

保卫巩固(896年-919年)[编辑]

钱鏐在平定了两浙内部的敌对势力后,基本停止了大规模的征讨。但由于三面受敌,仍经历了多次边境保卫战,有时还将战斗延伸至江西的信州(今上饶)和虔州(今赣州)等地。其主要对手就是淮南军阀杨行密和内部的“徐许之乱”。

钱鏐和杨行密的关系时而友好,时而敌对,体现出五代十国乱世的特点。双方的冲突共持续了三十年,其间钱曾出兵援助杨擒斩孙儒、安仁义等叛逆,并正式通婚,但也因董昌之战等发生过激烈的战斗。最后通过两次衣锦军保卫战和一次浪山江水战,才结束了双方的敌对状态。从此两浙地区进入休养生息的安定建设阶段。

902年,钱鏐刚被封为越王不久,其部下的徐绾和许再思[7] 起兵叛变,使钱鏐大伤元气。最后钱鏐支付了二十万缗犒军钱,并派两个儿子作为人质,才使得叛军撤兵。这次内乱后,钱鏐吸取了教训,治国更为谨慎。

904年被封为吴王;907年,后梁封钱鏐为吴越王,吴越国自此创建。

內政治理(919年-932年)[编辑]

位于西湖柳浪闻莺处的钱王祠正门

结束了与周边敌对势力的战争后,钱鏐开始转向对内的大规模经济和文化建设。唐大顺元年(890年)钱鏐开始着手建设杭州城。先后建造了夹城、罗城和子城。杭州罗城筑于唐景福元年(892年)七月,筑城时发动余杭、盐官、新城、唐山、富阳、龙泉“八都兵”,及紫溪、保城、龙通、三泉、三镇,合计“十三都兵”二十余万人。城区范围广袤七十里,四至分别是:南到六和塔;东至侯潮门和艮山门一线;北达武林门;西临涌金门清波门一带,设朝天门、龙山门、竹车门、南土门、北土门、盐桥门、西关门(涵水门)、北关门、宝德门共十门。天宝三年(910年)又扩杭州城,凤凰山柳浦隋唐所筑子城被改造为府城,南为通越门,北为只门,子城内大修台馆,有天册堂(即王位之所)、天宠堂(即位、理政之所)、思政堂、功臣堂(寝宫)、握发殿、咸宁院、义和院、碧波亭、八会亭、都会堂、蓬莱阁、青史楼、天长楼、玉华楼、瑞萼园等建筑。钱鏐筑杭州城,在客观上为杭州成为日后南宋的都城打下了基础,南宋临安宫城即原吴越王宫。

钱王还在城内开凿水井(据说杭州的百井坊巷原有99眼,就开凿于此时),建设钱塘江堤,为杭州的饮水淡化问题做出了很大贡献。此外,钱鏐及其继承者崇信佛教,前后修建了不少寺院佛塔,使杭州在当时就有“佛国”之称。其中著名的灵隐寺净慈寺昭庆寺等寺院,以及雷峰塔、六和塔、保俶塔闸口白塔和临安功臣塔等都是在吴越国时期兴建或扩建的。

钱鏐在内政建设上的主要成就体现在修筑海塘和疏浚内湖上。910年起,钱鏐上书后梁朝廷,指出“目击平原沃野,尽成江水汪洋,虽值干戈扰攘之后,即兴筑塘修堤之举。”[8],并开始着手修筑钱塘江沿岸石塘。由于钱江潮汛,工程进展困难,后钱鏐以竹器填以巨石,才奠定了基础。当时修筑的石塘,从六和塔一直到艮山门,长33万8593丈。此外,钱鏐还重点抓了疏浚西湖、太湖鉴湖等工作。当时他设置了7000名撩湖兵,专门从事西湖的开浚工作[9] 后代的苏轼也是在参考了钱鏐治湖的经验上,才开始大规模疏浚西湖。

然而据欧阳修《五代史》吴越世家所称,吳越自錢鏐時起,賦稅繁苛,小至雞、魚、雞卵、雞雛,也要納稅。貧民欠稅被捉到官府,按各稅欠數多少定笞數,往往積至笞數十以至百餘(一說五百余),民尤不勝其苦。於杭州建造「地上天宮」,耗盡民財民力。[10]

钱鏐做節度使時,有人獻詩,詩中有「一條江水檻前流」句,他以為諷刺,暗殺獻詩人。羅隱聲名大,曾作詩議笑钱鏐出身寒家,卻欣然不怒。錢鏐留心收買名士,皮日休(當是黃巢失敗後,逃來依靠錢鏐)、羅隱胡嶽等都得到優待,自己也學吟詠,與名士唱和。天宝三年十月钱鏐巡视故乡衣锦军,置酒宴请父老,赏八十岁以上者金樽,百岁以上者玉樽,又作《还乡歌》:“三节还乡兮挂锦衣,碧天朗朗兮爱日晖。功臣道上兮列旌旗,父老远来兮相追随。家山乡眷兮会时稀,今朝设宴兮觥散飞。斗牛无孛兮民无欺,吴越一王兮驷马归”。父老不解其意,钱鏐复用吴语为歌:“你辈见侬底欢喜,则是一般滋味子,长在我侬心底里”,举座叫笑振席。[11]

由于钱鏐在其晚年坚持保境安民政策,不参与军阀混战,而且对内统治相对廉洁清明,使得这一时期杭州的发展超越了中原地区的许多大城市,成为东南地区的经济中心。

封号、谥号、庙号、年号[编辑]

后唐长兴三年(932年)三月己酉,錢鏐薨于临安王府正寝,年八十一岁,在位四十一年。葬安国县衣锦乡茅山,建庙于东府。后唐赐谥号武肃,吴越国上庙号太祖[12]

錢鏐累事三朝,唐、后梁、后唐屡加封号,累赐启圣匡运同德功臣、定乱安国启圣昌运同德守道戴功臣、淮南镇海镇东等军节度使、淮南浙江东西等道管内观察处置、充淮南四面都统营田安抚、兼两浙盐铁制置发运等使、天下兵马都元帅、开府仪同三司尚父、检校太师尚书令、兼中书令上柱国、吴越国王,赐剑履上殿诏书不名,食邑一万五千户。

欧阳修《五代史》称吴越“有改元而无称帝之事”。吴越国从908年(后梁开平二年)至913年(后梁乾化三年),曾用天宝、凤历年号;924年(后唐同光二年)至931年(后唐长兴二年)用宝大、宝兴年号,皆仅行于吴越国中。[13]

后世评价[编辑]

后世一般对钱氏评价较高,认为他促进了地方经济发展,保障了民众安居乐业的局面。主要有:

“时维五纪乱何如?史册闲观亦皱眉。是地却逢钱节度,民间无事看花嬉!”——北宋·赵抃
“钱立国,置营田数千人于松江,辟土而耕,…民老死无他缠累,且完国归朝,不杀一人,则其功德大矣!”—— 明·朱国桢

史书载钱鏐性俭朴,衣衾杂用细布,常膳用瓷器、漆器。除夕子夜与子孙宴于府城内,未鼓数曲而令罢宴,称“闻者以我为长夜之歌”。其寝居之殿名为“握发殿”,取周公“一沐三握发”典故。[14]

欧阳修在《新五代史·吴越世家》中谴责钱氏严刑酷法[15]。而宋代别史《丹铅录》称,欧阳修为推官时,昵一妓,比而为忠懿王之子钱惟演得去,欧阳修深衔之,后作《五代史》时乃诬以钱氏诸王“重敛虐民”之语,以公报私。钱世昭撰《钱氏私志》也稱歐陽修是挾怨報負[16]

目前在西湖南岸,建有钱王祠,供后人瞻仰钱王业绩。

家庭[编辑]

[编辑]

  • 妻妾
  1. 马氏,马绰之妹[17]
  2. 昭懿夫人陳氏,名字,家世,籍贯均不详,生长子钱元琏、七子文穆王钱元瓘、十八子钱元弼。死后追赠晋国太夫人,谥昭懿
  3. 莊穆夫人吳氏(857年-919年),生三子钱传瑛、六子钱元璙、十子钱元㻑、十四子钱传璛、十五子钱传璟、二十三子钱元琳。
  4. 庆安夫人胡氏,生次子钱元玑、十二子钱元珦、钱元璲、钱元琢、钱元禧
  5. 金氏,生第五子钱元懿、九子钱元球、十三子钱元玧、二十二子钱元珰、钱元珣
  6. 章氏,生钱传璞
  7. 童氏,生钱元琛、二十八子钱元璝
  8. 小陈氏,生钱元璠、钱元勖
  9. 郑氏,宠姬,以父犯死罪出

子女[编辑]

[编辑]

  1. 錢元璉
  2. 錢元璣 宛陵县侯,又晋封宁国公
  3. 錢傳瑛 追封云国公
  4. 錢元璲 永嘉县侯
  5. 錢元懿 (錢元聲)(錢傳儔)金华郡王,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太师,中书令
  6. 錢元璙 追封广陵宣义王,即蘇州刺史錢傳蒨
  7. 錢元瓘 吴越王,天下兵马都元帅
  8. 錢傳(玉瞿) 余姚县侯,金吾卫大将军
  9. 錢傳球 大彭县侯,明州置制使,即扶南侯錢元球(937年被钱元瓘处决)
  10. 錢傳(玉季) 金华县侯,义州刺史
  11. 錢元瑾
  12. 淮陰侯 錢元珦(937年被钱元瓘处决)
  13. 錢元(玉亢),即巒州刺史錢傳琰
  14. 新安侯 錢傳璛(錢傳琇)
  15. 霅國公 錢傳璟
  16. 錢元裕
  17. 靜海軍節度使 錢元祐
  18. 刺史 錢元弼
  19. 溫州刺史 錢元邧
  20. 錢元琢
  21. 錢元璞,即錢塘侯錢傳璞
  22. 錢元璫
  23. 吳興侯 錢元琳
  24. 錢元珣
  25. 錢元(淵-氵+玉)
  26. 錢元琛
  27. 錢元璠
  28. 追封寧明王 錢元璝
  29. 錢元勗
  30. 錢元禧
  31. 錢元珪
  32. 駙馬都尉 錢傳(玉爾)
  33. (失名)

[编辑]

  • 有史可查者,仅一人
  1. 钱氏,成仁琇妻,成及儿媳[18]

參見[编辑]

脚注[编辑]

  1. ^ 钱镠后改临安县为安国县,石镜乡改名广义乡,又改名为衣锦乡,临水里改为勋贵里,旧居安众营改为衣锦营。大官山改名功臣山
  2. ^ 《臨安縣志》:“武肅王(錢鏐)初生時有異相,棄井中,婆奮留之,故乳名。”《钱鏐》第3-4页,蔡涉著,浙江人民出版社1983年出版。
  3. ^ 共辖润(今镇江)、常、苏、杭、湖、秀(今嘉兴)等六州。
  4. ^ 共辖越(今绍兴)、明(今宁波)、婺(今金华)、衢、睦(今建德)、温、处(今丽水)、台等八州。
  5. ^ 铁券形如瓦,高一尺三寸,广二尺一寸五分,厚一分半,重一百三十二两,熔铁而成,镂填以金字。券文楷书,共350字:“维乾宁四年,岁次丁巳,八月甲辰朔四日丁未,皇帝若曰:咨尔镇海、镇东等军节度,浙江东、西等道观察、处置、营田、招讨等使,兼两浙盐铁、制置、发运等使,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尉兼中书令,使持节润、越等州诸军事,兼润、越等州刺史,上柱国,彭城郡王,食邑五千户,食实封壹百户钱鏐:朕闻铭邓隲之勋,言垂汉典;载孔悝之德,事美鲁经。则知褒德策勋,古今一致。顷者董昌僭伪,为昏镜水;狂谋恶贯,渐染齐人。而尔披攘凶渠,荡定江表;忠以卫社稷,惠以福生灵。其机也氛祲清,其化也疲羸泰。拯於粤于涂炭之上,师无私焉;保余杭于金汤之固,政有经矣。志奖王室,绩冠侯藩,溢于旂常,流在丹素。虽钟繇刊五熟之釜,窦宪勒燕然之山,未足显功,抑有异数。是用锡其金版,申以誓词:长河有似带之期,泰华有如拳之日。惟我念功之旨,永将延祚子孙,使卿长袭宠荣,克保富贵。卿恕九死,子孙三死,或犯常刑,有司不得加责。承我信誓,往惟钦哉!宜付史馆,颁示天下。”忠懿王钱弘俶入宋时,未敢携带铁券,置之于杭州宗庙。宋太宗淳化元年,杭州守官以铁券及竹册、玉册各三副、诏诰百余函呈进,宋太宗诏谕,将其尽数赐予钱弘俶之子钱惟濬,后存于钱氏汴京住宅礼贤宅中。宋仁宗曾令钱氏后代、霸州防御使钱晦将其进呈御览,宋神宗元丰四年亦曾令朝奉大夫钱藻将铁券进呈。钱惟演之孙钱景臻娶仁宗之女秦鲁国大长公主、成为驸马后,铁券收藏于驸马都尉府第。靖康之变中,钱景臻之子荣国公钱忱奉母出逃,南宋绍兴元年居住于台州美德坊。南宋德佑二年(1276年),元兵攻台州,钱氏后人负券出逃,被杀,铁券沉于水中。五十六年后,元文宗至顺二年(1331),渔人在黄岩州泽库中发现铁券,用斧头砍去,发现是铁铸的,以十斛谷子的价格售予钱氏后人、钱镠十四世孙钱世珪。明朝洪武二年,明太祖大封功臣,议制铁券,而时人莫知其制。学士范某上奏说唐朝曾赐武肃王钱镠铁券,明太祖遂下令求访。钱世珪之子钱尚德进奉铁券及武肃王遗像。明太祖赐宴中书省,宣丞相李善长、礼部尚书牛亮、礼部主事王肃等人观之,又命礼部以木料仿铁券雕刻版式。洪武二十三年下旨安抚钱尚德之孙钱汝贤:“著孩子靠前来。五代时天下大乱,各据偏方,尔祖能保两浙之民,不识兵革。到宋朝来,知道宋太祖是个真主,便将土地归附他。知恁祖宗忠孝好处,券与你保守,田产家财都给还汝,钦此。”永乐二年,明成祖传旨礼部:“唐宋时封吴越王钱镠的铁券,他子孙见收著,恁部里差人驰驿去同他亲人将来看,钦此。”明末战乱时,钱氏第二十五世孙钱珍负铁券避之深山。乾隆二十七年,清高宗南巡,欲睹铁券,于是原刑部侍郎嘉兴钱陈群率台州钱氏裔孙武进士钱选等,一道把铁券送到常州,呈清高宗观赏。此后铁券仍收藏于台州钱氏家中。l951年,钱氏后人将铁券交嵊县政府,随后转交浙江省文管会,后交浙江省博物馆。1959年上交北京,存于中国历史博物馆。现浙江省博物馆存有其复制品
  6. ^ 《钱鏐》第62-64页,蔡涉著,浙江人民出版社1983年出版。
  7. ^ 原为孙儒部下,后带领“武勇都”投奔钱鏐。其军骁勇善战,但军纪涣散,在建设临安衣锦城时对钱鏐积怨。
  8. ^ 钱鏐《筑塘疏》
  9. ^ 《宋史·河渠志》记载“钱氏有国,始置撩湖兵七千人,专一开浚。”
  10. ^ 司马光所著《资治通鉴》对钱氏吴越多有褒赞之词。宋代别史《丹铅录》认为欧阳修在《五代史》中贬低吴越,是因为其曾与钱镠的曾孙钱惟演争夺一妓、未得,故而衔恨在心,在编纂《五代史》时诋毁其父祖,以公报私。
  11. ^ 吴任臣《十国春秋》吴越二·武肃王世家下
  12. ^ 吴任臣《十国春秋》吴越三·文穆王世家
  13. ^ 吴任臣《十国春秋》吴越二·武肃王世家下
  14. ^ 吴任臣《十国春秋》吴越二·武肃王世家下
  15. ^ 《吴越世家第七》:“钱氏兼有两浙几百年,其人比诸国号为怯弱,而俗喜淫侈,偷生工巧,自镠世常重敛其民以事奢僭,下至鸡鱼卵鷇,必家至而日取。每笞一人以责其负,则诸案史各持其簿列于廷;凡一簿所负,唱其多少,量为笞数,以次唱而笞之,少者犹积数十,多者至笞百余,人尤不胜其苦。又多掠得岭海商贾宝货。”又评价:“考钱氏之始终,非有德泽施其一方,百年之际,虐用其人甚矣,其动于气象者,岂非其孽欤?是时四海分裂,不胜其暴,又岂皆然欤?是皆无所得而推欤?术者之言,不中者多,而中者少,而人特喜道其中者欤?”
  16. ^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小说家类一》亦云:“惟其以《五代史·吴越世家》及《归田录》贬斥钱氏之嫌,诋欧阳修甚力,似非公论。”;况周颐《蕙风词话》卷四《望江南词诬欧公》:“窃疑后人就德寿词衍为双调,以诬欧公,世昭遂录入私志,王铚因载之默记。唯钱穆父固与欧公同时。然公词既可假,即自白之表,穆父之言,亦何不可造作之有。窃意欧阳文集中,未必有此表也。”
  17. ^ 《九国志·拾遗》引《资治通鉴》注:马绰,余杭人。少与钱鏐俱事董昌,以女弟妻鏐;……
  18. ^ 新五代史 卷六十七 吴越世家第七》拜镠都团练使,以成及为副使。及字弘济,与镠同事攻讨,谋多出于及,而镠以女妻及子仁琇。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前任:
吳越君主
907-932
繼任:
七子吳越世宗錢元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