錫安主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錫安主義希伯来语ציונות),也称猶太圣会主義阿拉伯世界稱之為猶太復國主義,是由猶太人發起的一種政治運動,也泛指對猶太人在以色列土地建立家園表示支持的一種意識形態,但並非所有猶太人皆支持錫安主義。猶太人在以色列土地立國已有超過三千二百年歷史,而猶太王國或自治領在公元二百年前一直有斷斷續續存在。雖然錫安主義建基於猶太人的宗教傳統對以色列土地的聯繫,但現代錫安主義開始時是世俗化的,它很大程度上是對十九世紀時在歐洲穆斯林世界十分猖獗的反猶太主義的一種回應。經過一連串的進展和挫折,並在納粹德國猶太人大屠殺中摧毀了歐洲的猶太族群後,錫安主義運動在1948年以色列立國時達到了高潮。

涵義[编辑]

「錫安主義」來源自「锡安」(希伯来语ציון,讀「Tzi-yon」)一詞,原指位於耶路撒冷附近的錫安山,以及在舊約聖經撒母耳記下 5:7)裡所提到的「錫安的堡壘,大衛的城」(fortress of Zion, city of David)。在大衛王的統治下,「锡安」一詞成為耶路撒冷以色列之地的代名詞。在聖經的眾多版本中,以色列人被通稱為「锡安之子(女)」或「锡安的人民」。

「錫安主義」一詞本為猶太人學生會卡迪瑪」(Kadimah)建立者、奥地利猶太出版商 Nathan Birnbaum 所創,並首次出現在他於1890年出版的刊物《Selbstemanzipation》(「自我解放」)當中。

錫安主義的分類[编辑]

以色列立國開始,錫安主義這名詞變得常用於指對以色列國的支持。但是,一系列不同,而且互相競爭的支持以色列的意識形態切合了錫安主義的廣義範疇。於是,錫安主義有時也會用作指定形容這些意識形態的活動,例如鼓勵猶太人移居以色列的活動。在一些情況下,錫安主義者會比用作泛指所有猶太人,以作為對反猶太主義的一種美化和掩飾,1968年的波蘭反猶運動就是一例。

錫安主義運動的建立[编辑]

犹太人返回故土的愿望已经成为当今全球犹太人的中心主题。在历经犹太人大起义失败、罗马帝国在公元70年对耶路撒冷的毁灭、以及公元135年的「巴尔科赫巴起义」失败之后,犹太人散居到了帝国的其他地方;即便是在希腊化时代,许多犹太人也自愿决定离开巴勒斯坦而移居到地中海盆地的其他地方[1] (这些移居所造就的著名的人士中包括亚历山大的斐洛)。

如同摩西·赫斯在他1862年的著作《羅馬與耶路撒冷:最後的民族問題》所論,有些猶太思想家認為猶太人定居巴勒斯坦是一個民族問題。

发动现代犹太复国主义的一个关键事件是1894年发生在法国的德雷福斯事件。 犹太人被这起在他们认为是自由与启蒙的发源地的国家发生的反犹太主义事件深深地震动了。这个事件的一个见证者是犹太裔奥地利人西奥多·赫茨尔。在1896年他出版的一个叫做《犹太国》的小册子中,他将这个事件描述成一个转折点——在德雷福斯事件以前,赫茨尔曾经是一个反犹太复国主义者;在事件以后他变成了一个犹太复国主义的热烈追随者。然而,历史学家们一直没有重视赫茨尔的自述,转而指出推动现代犹太复国主义普及的主要因素是煽动政治家卡尔·鲁埃格所持有的反犹太人主义观点的流行化。[2] 1897年,赫茨尔在瑞士的巴塞尔召开了第一次犹太复国主义者大会。这次大会成立了世界犹太复国主义者组织(WZO),通過了錫安主義的綱領性文件《巴塞爾計劃》,并推选赫茨尔为这个组织的第一任主席。

錫安主義者的主張[编辑]

虽然犹太复国主义是以犹太教为根据将犹太人与以色列地区联系在一起的,现代犹太复国主义运动本来是非宗教性质的,开始是作为对19世纪末叶在欧洲猖狂的反犹太主义的一个回击。它是犹太人对在东欧——主要是俄国——发生对犹太人大屠杀的一个反击。

為巴勒斯坦而戰[编辑]

1918年奥斯曼帝国瓦解巴勒斯坦不再受制,猶太復國運動進入嶄新的局面。首先擴大在巴勒斯坦的猶太屯墾區,開始國家公共基礎建設和籌募建設基金,並且勸阻 — 或說迫使 — 英國當局不可採取任何將導致巴勒斯坦地區成為阿拉伯人佔多數的動作。1920年代猶太人口穩定成長,猶太建制亦具國家雛形,但同時巴勒斯坦阿拉伯民族主義的興起,對猶太人移入的抵制升高。

錫安主義與以色列[编辑]

二战后从布痕瓦尔德集中营前往巴勒斯坦的三位犹太儿童

1947年英国宣布了他们从巴勒斯坦撤出的愿望,然后在同年的11月29日,联合国大会投票通过了一项将巴勒斯坦分割成一个阿拉伯国家和一个犹太国的议案(耶路撒冷成为国际领土)。在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之间马上爆发了内战。1948年5月14日巴勒斯坦的犹太人领导人宣布独立,从而建立了以色列国。这在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历史中标誌着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因为运动的主要目标已经达成了。许多犹太复国主义组织采用了新方针,而那三个军事组织也组合而成了以色列国防军

在独立战争时期,大多数阿拉伯人口或是逃离了巴勒斯坦,或是被驱逐出境,所以犹太人在1948年停火线中的地区人口中占多数。直到1967年以前,这停火线变成了以色列实际上的边境。1950年以色列国会通过了回归法令,给所有犹太人移民到以色列的权利。这法令,和从欧洲来的犹太难民潮与之后的被阿拉伯国家驱逐出境的犹太人潮一起令以色列的人口变为犹太人占了绝大多数,随着新时期的到来,尤其是以巴和平协议的签订,阿拉伯人口比例急剧提高,再加上被迫迁移走的巴勒斯坦难民,以色列的人口慢慢多了其它種族。

以色列建國後,世界錫安主義大會於1951年通過了《耶路撒冷計劃》,以取代《巴塞爾計劃》作為錫安主義運動綱領之功能。目前耶路撒冷計劃最新版本為2004年修訂之「新耶路撒冷計劃」,內容如下[3]
錫安主義的基石為:

  1. 猶太民族的團結、與歷史上故土的羈絆、以及以色列及其首都耶路撒冷作為該國生活之核心。
  2. 從所有國家移入以色列,以及所有移民有效融入以色列社會。
  3. 將以色列強化為一猶太的、錫安主義的及民主的國家,並將其形塑為一個帶有相互尊重多元猶太民族的,及根植於先知預言之獨特道德及精神特質的模範社會。致力於達成和平,並為構築更美好的世界做出貢獻。
  4. 透過深化猶太、希伯來及錫安主義教育,確保猶太民族之未來及獨特性,強化精神及文化價值,並教導希伯來語為國語。
  5. 培養相互的猶太責任,捍衛猶太人作為個人及民族的權利,代表猶太民族的民族錫安主義利益,並為抵抗展現反猶太主義之活動而奮鬥。
  6. 將國家設定為是錫安主義的具體表現。

非猶太人的錫安主義[编辑]

國際對錫安主義的支持[编辑]

国际联盟的《1922年巴勒斯坦托管方案》和联合国的《1947年巴勒斯坦分治方案》均赞同錫安主義目标。后者是美国和苏联在冷战时期罕有意见一致的产物。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The Jewish Diaspora in the Hellenistic Period
  2. ^ See the section "Becomes Leader of the Zionists" in the entry for Theodor Herzl, and the discussion section of the Dreyfus Affair for more detail.
  3. ^ The New Jerusalem Program - Adopted June 2004. American Zionist Movement (英文). 

书籍[编辑]

  • Arthur Hertzberg (ed.), Zionist Idea: A Historical Analysis & Reader, MacMillan, 1972, trade paperback, ISBN 0-689-70093-8; Jewish Publication Society, 1997, trade paperback, 656 pages, ISBN 0-8276-0622-2;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1970, hardcover, ISBN 0-8371-2565-0.
  • A. Dershowitz, The Case for Israel, Wiley, 2003 ISBN 0-471-46502-X.
  • E. Nimni (ed.), The Challenge of Post-Zionism, Zed Books, 2003 ISBN 1-85649-893-X.
  • J. Reinharz and A. Shapira (ed.), Essential Papers on Zionism,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1996 ISBN 0-8147-7449-0.
  • J. Mandel, The Arabs and Zionism before World War I,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76.
  • Z. Sternhell, The Founding Myths of Israel – Nationalism, Socialism, and the making of the Jewish State,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8 ISBN 1-4008-0774-3.
  • G. Shafir, Land, Labor and the Origins of the Israeli-Palestinian Conflict, 1882–1914,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6 ISBN 0-520-20401-8.
  • K. Armstrong, The Battle for God, Ballantine Books, 2001. ISBN 0-345-39169-1.
  • Stephen Sizer. Christian Zionism: Road map to Armageddon? (InterVarsity Press: 2004) - Very in-depth analysis of the historical, theological and political claims and influences of the movement.
  • Lawrence Jeffrey Epstein. Zion’s call: Christian contributions to the origins and development of Israel (Lanham : 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1984)
  • Michael J. Pragai. Faith and fulfilment: Christians and the return to the Promised Land (London, England : Vallentine, Mitchell, 1985)
  • Irvine H. Anderson. Biblical interpretation and Middle East policy : the promised land, America, and Israel, 1917-2002 (Gainesville: University Press of Florida, 2005)
  • Paul Charles Merkley. The Politics of Christian Zionism 1891 – 1948 (London: Frank Cass, 1998)
  • Gorenberg, Gershom. The End of Days: Fundamentalism and the Struggle for the Temple Mount (New York: The Free Press, 2000).
  • Boyer, Paul. "John Darby Meets Saddam Hussein: Foreign Policy and Bible Prophecy,"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supplement, 2003-02-14, pp. B 10-B11.
  • Sholom Aleichem. Why Do the Jews Need a Land of Their own?, 1898
  • Selig Adler & Thomas E. Connolly. From Ararat to Suburbia: the History of the Jewish Community of Buffalo (Philadelphia: the Jewish Publication Society of America, 1960, Library of Congress Number 60-15834).

外部連結[编辑]

猶太教各派對錫安主義的看法[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