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錶匠類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鐘錶匠類比鐘錶匠論述是為了闡述神是存在的的一種目的論表述。藉由這個類比,此論點陳述設計的存在意味著一位設計者的存在。此論點已成為自然神學和"設計論"中的重要角色,常被用來論述神的存在以及宇宙是智慧設計。它用以論述神的存在以及智能設計的存在。

最有名使用鐘錶匠類比的敘述是在 1802 由 William Paley 所提出。在 1838 ,查爾斯·達爾文自然選擇表述被用來當作反擊。在美國, 1980 年代初,演化的概念和天擇則變成了國家的辯論。[1]

鐘錶匠論述[编辑]

鐘錶匠類比將一些自然現象與手錶來做比較。典型地,這類比是以目的論為前奏。其通常是如此表述:

  1. 一隻手錶內部的運作方式是複雜,故必然需要一位智慧設計者。
  2. 如同一隻錶,某物(特定的器官或生物、星系的結構、生命、宇宙)因其複雜,故而必有一位設計者。

在這樣的表述中,第一步的鐘錶匠類比通常不是為了作為論述的假設--相對地,則是用來誇飾的說明和前言。其目的是用來建立看似真實的前言:你可以藉由簡單地觀察某物,來判斷它是否為智慧設計的產物

在大部分論述的形式中,通常有一些特性,如喻含智慧設計者是存在的。在某些形式,則表示存在 秩序複雜 (一種秩序的形式)等的特性。其它例子則是 明顯出於某種目的而被設計出的 ,但通常未說明 明顯 的意義。

威廉·派里[编辑]

當走過荒原時,假設我踢到了一塊石頭時,接著問道:這石頭打哪兒來?我可能會回答:我沒辦法回答,它一直就在這兒。這個回答並不顯得奇怪。但假設我發現在地上有著一隻錶,然後問它為何在這。我很難認同前一個答案:就我所知,它一直在那。(……)必然是在某時某地,有一位或一群工匠們出於某種目的製造了它。他們了解它的架構,設計。(……)從手錶裡能找到的任何設計的跡象也都在自然中存在。不同的是,自然界的事物是更為複雜的。

——威廉·派里,《自然神學(1802)》

批評[编辑]

對於這個類比,主要有以下幾種反駁: 第一個是,事實上,複雜的事物不必然就表示有一位設計者的存在,而是可以由「無心」的自然程序(如無限猴子定理)來達到。第二個是,這個類比是有問題的。第三個是,鐘錶匠可以認為比一隻錶是更為複雜的有機體,並且如果複雜就可以證明智慧設計者的存在,那麼接下來的問題則是:誰設計了如此複雜的這麼一位設計者。

大衛·休謨[编辑]

查爾斯·達爾文[编辑]

查爾斯·達爾文的理論可用來解釋複雜事物的產生而又不需要一位設計者。

1831 年,查爾斯·達爾文(1809–1882)在劍橋大學學習神學時,讀到了派里的 自然神學 並且相信它給予了 神的存在 的相關證明。因為生物是很複雜的但又在環境中適應良好的。

接著,在小獵犬號的第二次航行中,達爾文發現,自然不總是那麼慈善的,且物種的分佈不支持神造的概念。在1838年,當他返航後,達爾文構思出了天擇理論。比起神造,更好的解釋應為許多世代的漸進改變。

理察·道金斯[编辑]

道金斯也說明了複雜的事物未必要有一位設計者。

道金斯藉由電腦模擬展示了,"高度複雜" 的系統可以由一系列非常簡單有隨機但又非天擇的步驟來產生,過程中並不需要一位設計者。

他更宣稱鐘錶匠類比根本是自相矛盾的:如果複雜的事物必然要有另一更複雜的角色來設計他們,那麼這位複雜的設計者(如神)必然又要有另一更複雜的事物來設計它。

在他的上帝錯覺一書中,道金斯認為生命是複雜的生化程序的結果。他認為將生命與 "幸運地產生一隻錶" 做相比是錯誤的。因為演化論的支持者並不認為演化是 "幸運的" 。比起運氣, 人的演化過程是歷經數百萬年的天擇。他因此總結:在鐘錶匠這例子中,對於神這個角色,演化是其合理的角逐者。

曼德博類比[编辑]

一種相似的反論則為曼德博類比。一些複雜的模式和行為(如碎形混沌理論)是很自然地由簡單的系統而來。於是, 一件事物的複雜度不足以說明必有一位設計者存在。

有問題的類比[编辑]

批評者則找出關於錶(或眼睛)的類比的問題。Richerson 和 Boyd 這兩位人類學者則反駁道: 人類無法自己製造手錶,因此一隻手錶並無設計者。[2] "Plato and a Platypus Walk Into a Bar" 一書中認為沒有理由說明為何 "比起由兩隻袋鼠而生下的袋鼠寶寶,宇宙和一隻錶會更相似" ,而相同的問題可以套用在任何神上。此外,錶是由其它物質所製出,但宇宙是否如此則目前尚不清楚。

創造論復興[编辑]

在二十世紀初美國,一些曾經成功阻止教授演化知識的聖經直譯主義者,彼此爭論著現代主義理論的高等批評(higher criticism)。在一九二零年代他們自稱創造論主義者。當一九六零年代,公立學校再教導演化知識時,他們採用他們稱作的 創造科學 ,但其中心概念使用類似派里的觀點。這些論點被稱作智能設計,同樣利用類比來對抗天擇演化,但未明確陳述"智能設計者" 就是神。這論點是幾個不同的角度來闡述生理機能的複雜:包含有不可化約的複雜性(知名的擁護者有 Michael Behe)和使用資訊理論觀念的特殊複雜性(知名的擁護者為 William A. Dembski)。[3]

另見[编辑]

  • Argument from poor design
  • Hoyle's fallacy

參考[编辑]

  1. ^ 盲眼鐘錶匠
  2. ^ Richerson & Boyd 2005,第50页
  3. ^ Scott EC, Matzke NJ. Biological design in science classrooms. Proc. Natl. Acad. Sci. U.S.A. 2007.May,. 104 Suppl 1: 8669–76. Bibcode:2007PNAS..104.8669S. doi:10.1073/pnas.0701505104. PMC 1876445. PMID 17494747. 
  • Richerson, Peter J.; Boyd, Robert. Not by Genes Alone: How Culture Transformed Human Evolution.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05. ISBN 0-226-7128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