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大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錢大昕
钱大昕

《清代学者像传》第一集之《錢大昕像》,清葉衍蘭摹繪


大清廣東學政
籍貫 江蘇省嘉定縣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晓徵,一字辛楣,号竹汀
出生 雍正六年(1728年)
江蘇省嘉定縣
逝世 嘉慶九年(1804年)
江蘇省嘉定縣
出身
  • 乾隆十九年甲戌科進士出身
著作
  • 《廿二史考異》

钱大昕(1728年-1804年),字晓徵,一字辛楣,号竹汀,中国清代史学家语言学家。江苏嘉定(今上海嘉定)人。

生平[编辑]

钱大昕早年以詩賦聞名江南,獻賦獲賜舉人,又精通经学、史学、天文、历算、音韵、训诂、金石,“不专治一经而无经不通,不专攻一艺而无艺不精”[1]乾隆十九年中進士,選翰林院庶吉士散館編修,歷升侍講學士、少詹事,不久提督廣東學政。乾隆四十年(1775年)因父喪去職,服阕後又遇母喪,以病不再复出。曾在鍾山、婁東、紫陽等各書院講學多年。嘉庆九年(1804年)卒。[2]

學術[编辑]

钱大昕对于音韵学训诂学很有创见。首先注意到了古声母的研究,证明了古代没有轻唇音舌上音(卷舌塞音)的分别。錢大昕考証,上古無輕唇音(唇齒音),“無”發成“模”,又轉為“毛”。“ 毛”的古音為“謀”,所以模能轉為毛。錢大昕撰《廿二史考異》一百卷,以顧炎武之歷史考據方法,拾遺規過,最享時譽。曹聚仁說:“錢大昕推許戴東原‘實事求是,不主一家’,儼然是科學家的頭腦了。假如他們研究的對像是自然科學的話,他們便是達爾文、法布耳那樣的科學家了。”他還稱讚說:“這(考據學)便是牛頓、達爾文的治學態度。”[3]錢大昕也寫過〈奕喻〉這樣的文章,他在下棋時,領悟了一些道理:「今之學者,讀古人書,多訾古人之失;與今人居, 亦樂稱人失。人固不能無失,然試易地以處,平心而度之,吾果無一失乎?吾能知人之失,而不能見吾之失;吾能知人之小失,而不能見吾之大失」。

钱大昕轻视西方数学,江永因学习西方数学,钱大昕却讥其“为西人所用”[4]。钱大昕说《诗经》已有反切,並且驳斥反切受佛经的影响,“岂古圣贤之智乃出梵僧下耶”,“吾于是知六经之道,大小悉备,后人詹詹之智,早不出圣贤范围之外也”[5]。錢大昕面對西學所採取的態度是:“西士之術固有勝於中法者,習其術可也,習其術而為所愚弄不可也。”

趙翼的《廿二史劄記》、王鳴盛十七史商榷》與錢大昕的《廿二史考異》合稱清代三大史學名著。

評價[编辑]

  • 戴震说:“当代学者,吾以晓徵(即钱大昕)为第二人”,“盖东原毅在以第一人自居。然东原之学,以肄经为宗,不读汉以后书。若先生(钱大昕)学究天人,博综群籍。自开国以来,蔚然一代儒宗也。以汉儒拟之,在高密(郑康成)之下,即贾逵、服虔,亦瞠乎后矣”[6]
  • 近代史學家陳寅恪獨服錢大昕,稱之為“清代史家第一人”。陳寅恪《元白詩箋證稿》依錢大昕《十駕齋養新錄》所謂「唐制服色不視職事官,而視階官之品」,考證當時“江州司馬青衫濕”的白居易,雖名義上為「從五品下」,然卻是「將仕郎守江州司馬」;據此,陳寅恪得出以下結論:「樂天此時止為州佐,固唯應依將仕郎之階品著青衫也。」。
  • 陈垣曾说:“《日知录》在清代是第一流的,但还不是第一,第一应推钱大昕的《十驾斋养新录》。”[7]

貢獻[编辑]

音韻學[编辑]

在錢之前,研究古音眾多,但都衹注重古韻,真正注意到古紐問題者當推錢氏。關於古紐,錢氏提出四個要點:

主要著作:

相關條目[编辑]

注釋[编辑]

  1. ^ 江藩:《汉学师承记》卷三。
  2. ^ 《清史稿·列传二百六十八·儒林二》:钱大昕,字晓徵,嘉定人。乾隆十六年召试举人,授内阁中书。十九年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散馆授编修。大考二等一名,擢右春坊右赞善。累充山东乡试、湖南乡试正考官,浙江乡试副考官。大考一等三名,擢翰林院侍讲学士。三十二年,乞假归。三十四年,补原官。入直上书房,迁詹事府少詹事,充河南乡试正考官。寻提督广东学政。四十年,丁父艰,服阕,又丁母艰,病不复出。嘉庆九年,卒,年七十七。
  3. ^ 曹聚仁:《中國學術思想史隨筆》
  4. ^ 钱大昕:《潜研堂文集》卷三十三,《与戴东原书》
  5. ^ 钱大昕:《潜研堂文集》卷十五,《答问十二》。
  6. ^ 江藩:《汉学师承记》卷三。
  7. ^ 《励耘书屋问学记》,三联书店,1982,第15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