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鍾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钱钟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钱锺书[1]
{{{name}}}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1982年-1998年
性別
原名 钱仰先
異名 中书君
哲良、默存
槐聚
國籍  中华人民共和国
出生 宣统二年十月二十日
1910年11月21日(1910-11-21)
 中國江苏无锡
逝世 1998年12月19日(88歲)
 中国北京
職業 作家文学家
種族 汉族
語言 中文英文法文德文拉丁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
配偶 杨绛(1935年结婚)
子女 女:錢瑗
親屬 祖父:钱福炯
父:錢基博(1887年-1957年)
伯父:錢基成
叔父:钱基厚
研究領域 中华文化英国文化
學歷
經歷
代表作

1937年:《十七世纪英国文学里的中国》;《十八世纪英国文学里的中国》
1941年:《写在人生边上》
1945年:《猫》;《人·兽·鬼》
1947年:《围城
1948年:《谈艺录
1958年:《宋诗选注
1978年:《古典文学研究在现代中国》
1979年:《旧文四篇》
1980年:《诗可以怨》
1981年:《管锥编》;《管锥编增订》
1984年:《也是集》
1985年:《七缀集》
1988年:《模糊的铜镜》
1995年:《槐聚诗存》
1996年:《石语》
2003年:《钱锺书手稿集 容安馆札记》
2005年:《宋诗纪事补订》

钱锺书[1](1910年11月21日-1998年12月19日)中国作家文学研究家。原名仰先,字哲良,后改名鍾書[1],字默存,号槐聚,曾用笔名中书君江苏无锡[2][3],曉暢多種外文,包括德語,亦懂拉丁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4]。台灣著名作家诗人兼講座教授余光中分析當代中文時,常稱道錢西學列於中國人之第一流,兩岸三地之作家如陶傑宋淇,行文之時,亦多交許讚之。錢氏於中文一面,文言文白話文皆精,可謂集古今中外學問之智慧熔爐。

其妻杨绛翻譯家作家,女儿钱瑗北京师范大学的教授。

生平[编辑]

无锡钱锺书故居钱绳武堂

錢鍾書是古文學家錢基博之子,幼年過繼給伯父錢基成,由伯父啟蒙。伯父上茶館聽說書,錢鍾書都跟去。伯母娘家是江陰富戶,抽大煙,早上起得晚,婆媳彼此看不起,後來伯父也染上大煙。父亲不敢当着哥哥管教锺书,可是抓到机会,就着实管教。六歲入秦氏小學,上學不到半年,大病一場,在家休養。十一歲,和錢鍾韓同考取東林小學一年級,這年秋天,伯父去世。十四歲考上蘇州桃塢中學。二十歲後,伯母去世。1929年,鍾書考上清華大學,數學只考得15分,當時的校長羅家倫破格錄取[5]。當時任文學院院長兼哲學系系主任的馮友蘭曾說,錢鍾書「不但英文好,中文也好,就連哲學也有特殊的見地,真是天才。」[6]錢鍾書十八及二十學年的總成績為甲上,十九年則得到超等的破紀錄成績。1933年夏,毕业於清华大学外文系,獲文學學士,赴上海光華大學任教。1935年與楊絳結婚,後考取第三屆庚子賠款公費留學資格,名列榜首,平均分數87.95是史上最高[7],留學英国牛津大学埃克塞特學院,其間女兒錢瑗出生。1937年获得B.Litt.学位(其夫人楊絳翻譯為副博士學位),隨後赴法國巴黎大學從事一年的研究。1938年9月回國,先後在西南聯大震旦女子文理學院暨南大學任教。1949年任清華大學外文系教授,後獲評爲一級教授。1982年任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錢鍾書曾为《毛泽东选集》英文版翻译小组成员。1969年11月,下放至河南罗山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的“五七干校”,不久,随“五七干校”迁至淮河边上的河南息县东岳。1970年7月,杨绛也来干校。在“五七干校”,钱锺书一度担任过信件收发工作。1970年6月,女婿王德一在清查“5.16”运动中被逼自杀。1972年3月回京,开始写作《管锥编》。1978年赴意大利出席第26届欧洲汉学会议。1979年参加中国社会科学院代表团赴美国访问。1998年12月19日上午7時38分病逝于北京医院,享年88歲。

當年在清華大學外文系有龍虎狗“三傑”之說,狗是翻譯家顏毓蘅,虎是劇作家曹禺,龍則是錢鍾書,實為三傑之首。夏志清說錢鍾書「才氣高,幽默,很會諷刺人。他什麽人都看不起,當時聯大的教授恨他的也不少。他雖然一方面仍是謙虛,但是恃才傲物。」[8],據說錢對西南聯大外文系幾位教授有這樣的評價:「葉公超太懶,吳宓太笨,陳福田太俗」[9][10]。錢讀書愛做眉批,於是清華圖書館的藏書上便到處有了“錢批”。錢鍾書早年“好義山、仲則風華綺麗之體,為才子詩,全恃才華為之”,陳衍則批評他:“湯卿謀不可為,黃仲則尤不可為”,因而改弦易轍,奉衍若神明。宋以后集部殆无不过目[11]

1935年,钱锺书初到牛津,就吻了牛津的地,磕掉大半個門牙:「锺书摔了跤,自己又走回來,用大手絹捂著嘴。手絹上全是鮮血,抖開手絹,落下半枚斷牙,滿口鮮血。」楊絳急得不知怎樣能把斷牙續上。幸同寓都是醫生,他們教楊絳陪锺书趕快找牙醫,拔去斷牙,然後再鑲假牙

錢剛回國時,在湖南藍田國立師範學院教書,月薪300元[12]。1939年暑假,錢鍾書去上海探親,再也沒有回藍田。錢鍾書在小说《围城》中成功塑造了一批特点鲜明的知识分子,生动地再现当时知识分子的普遍状态与心态,与他在西南联大的经历是有关系的[13]。書評家夏志清先生認為《围城》是“中國近代文學中最有趣、最用心經營的小說,可能是最偉大的一部”。

1938年,錢鍾書留居藍田兩年,寫了《談藝錄》的一半。兩年後回到上海,又寫了《談藝錄》的後一半。此書於1942年完稿。《談藝錄》問世後,廣受好評。文史家曹聚仁說:“勝利以後,回到上海,讀了錢鍾書先生的《談藝錄》,才算懂得一點舊詩詞”[14]。夏志清認為“錢著《談藝錄》是中國詩話裡集大成的一部巨著,也是第一部廣采西洋批評來譯註中國詩學的創新之作。”然而,海外學者一開始對於《談藝錄》的評價並不高。夏志清就說過,“儘管該書‘眼光正確,範圍驚人,旁徵博引……卻沒有能替中國詩的急需重新估價立下基礎’”[15]

1950年到1953年,钱锺书担任《毛泽东选集》1-3卷英译委员会委员,花费了大量精力翻译毛泽东著作,几乎没有发表文章[16]

1957年,錢鍾書的《宋詩選注》出版,不久即遭到批判。他在序言中指摘宋诗的缺点称:“宋诗还有个缺陷,爱讲道理,发议论;道理往往粗浅,议论往往陈旧,也煞费笔墨去发挥申说。”[17]當時在台灣的胡適看過這本選注說:“黃山谷的詩祇選四首,王荊公蘇東坡的略多一些。我不太愛讀黃山谷的詩。錢鍾書沒有用經濟史觀來解釋,聽說共產黨要清算他了。”“他是故意選些有關社會問題的詩,不過他的註確實寫得不錯。還是可以看的。”[18]錢鍾書本人則表示因为“从未出过风头,骂过什么人……享受了“沉默的自由””[19]

老年钱锺书

1960年,钱锺书又了参加毛泽东诗词英译本的定稿工作。[20]

1979年,在其学术代表作管锥编》中,钱锺书不仅通过传统的训诂方法澄清了许多学术史上之公案,更在大量文献梳理与互证的基础上,作了大量精辟与独到的评论。是集數十年功力的學術钜著,尤其對比較文學有所貢獻。該書為集合各種學科知識,對中國古典如《周易正義》、《毛詩正義》、《左傳正義》、《史記會注考證》、《老子王弼注》、《焦氏易林》、《楚辭洪興祖外傳》、《太平廣記》和《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等進行論述,自成一家之言,他也因此被推為現在中國的文化批評大師。《管錐編》據說起草於1972年,是文革中期,錢當時無家可歸,住在文學所的一間小辦公室裡。據《談藝錄》、《管錐編》責任編輯周振甫記載,錢當時的書桌既是飯桌,晚上還要當床。

夏承燾在1948年9月17日的《天風閣學詞日記》中說過,“閱錢鍾書《談藝錄》,博聞強記,殊堪愛佩。但疑其書乃積卡片而成,取證稠疊,無優遊不迫之致。近人著書每多此病”[21]

錢鍾書在文學国故,比較文學文化批评等领域的成就,推崇者甚至冠以「錢學」。錢氏雖通宋詩,而《宋詩紀事補正》成書過於倉促,不免瑕疵,有人甚至以為刪削過多。亦有人指出钱的批评是“尖刻无情地科学”[22]

1998年12月19日,钱锺书因病逝世于北京,享年88岁。钱锺书临终遗言:“遗体只要两三个亲友送送,不举行任何仪式,恳辞花篮花圈,不留骨灰。”钱锺书去世后,著名学者余英时王元化评价说:钱锺书的离开标志着出生于20世纪初的那一代学者的终结[23]

著作[编辑]

1934年,杨绛和钱锺书在北平。
  • 论文:《十八世紀英國文學裏的中國》(牛津大学B.Litt.英语B.Litt.学位论文,1937),《古典文学研究在现代中国》(錢鍾書参加意大利米兰举行的欧洲汉学家第26次大会的演讲,1978);
  • 散文集:《写在人生边上》(1941);
  • 小说:《》(1945);
  • 中短篇小说集:《人·兽·鬼》(1946);
  • 长篇小說:《围城》(1947);
  • 诗集:《槐聚诗存》(1995);
  • 学术著作:《管锥编》(1979)、诗论《谈艺录》(1948)、《七缀集》(1985)、《宋诗选注》(1958)等。
  • 其他作品:《诗可以怨》(后收入《七缀集》)(《文学评论》1981年1期)、《也是集》(1984)、《模糊的铜镜》(《随笔》1988年第5期)、《石语》(1996)、《容安馆札记》、《钱锺书英文文集》[24](2003)、《宋诗纪事补正》(2005)。[25]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本名原寫「錢鍾書」,然「鍾」字後因《簡化字總表》合并簡化而改成了「钟」字。自《通用规范汉字表》于2013年頒布起,已將「鍾」字恢復並簡化成「锺」字,故此大陸最新之規範當以「钱锺书」為正,「钱钟书」之異寫則為該字表頒布前之舊規範。
  2. ^ 钱锺书信件拍卖争议,亚太日报,2013年5月30日
  3. ^ 钱锺书:一条世故变色龙?
  4. ^ 《钱锺书外文笔记数量巨大 共178个大小笔记本》. 中国新闻网. [2011年11月4日] (简体中文). 
  5. ^ 杨绛《记钱锺书与围城》
  6. ^ 湯晏:《民國第一才子錢鍾書》
  7. ^ 何炳棣:《讀史閱世六十年》
  8. ^ 2000年2月16日韩石山在《且说「钱赞」》一文中,认为钱锺书赞人,语多夸饰,要还风趣地编了一条歇后语:“钱锺书称赞——不可当真”。又如傅璇琮在《緬懷錢鍾書先生》一文中回憶,1984年他出版《李德裕年譜》後,送給錢鍾書一本。錢鍾書對傅璇琮說:“拙著四二八頁借大著增重,又四一六頁稱呂誠之遺著,道及時賢,唯此兩處。”
  9. ^ 愛默:《錢鍾書傳稿》
  10. ^ 吴学昭在《吴宓与陈寅恪》说:“父亲与寅恪伯父都认为钱锺书‘人才难得’。1939年秋,钱辞职别就,父亲读了李赋宁君所记钱锺书的Contemporary Novel Renaissance Literature等讲义甚为佩服,而更加惋惜君之改就师范学院之教职。1940年春,父亲因清华外文系主任陈福田先生不聘钱锺书,愤愤不平,斥为‘皆妄妇之道也’。他奔走呼吁,不得其果,更为慨然,‘终憾人之度量不广,各存学校之町畦,不重人才’。又怨公超、福田先生进言于梅校长,对钱等不满。”
  11. ^ 钱穆《八十忆双亲师友杂忆》回忆说:“及余去清华大学任教,锺书亦在清华外文系为学生,而兼通中西文学,博及群书。宋以后集部殆无不过目。”
  12. ^ 馮友蘭梅貽琦的信中說:“弟意名義可與教授,月薪三百,不知近聘王竹溪、華羅庚條件如何?錢之待遇不減於此二人方好……”
  13. ^ 谢泳:〈钱锺书与西南联大〉,《逝去的年代》
  14. ^ 曹聚仁:《我與我的世界》,1972年
  15. ^ 中國現代小說史
  16. ^ 钱锺书:一条世故变色龙?
  17. ^ 钱锺书:《宋诗选注》序
  18. ^ 《胡適之先生晚年談話錄》,1959年;谢泳《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内心世界——四个著名知识分子五十年代的言论》一文(《随笔》,2005年第一期)表示,当时高教部一份关于北大的调查报告,说钱锺书是“反动教授”,解放前与美国间谍特务李克关系密切,和清华的特务沈学泉关系也密切。曾见过“蒋匪”,并为之翻译《中国之命运》。
  19. ^ 《钱锺书研究集刊》第二辑第303页
  20. ^ 钱锺书:一条世故变色龙?
  21. ^ 钱的大学同学许振德在《水木清华四十年》一文中回忆道:“余在校四年期间,图书馆借书之多,恐无能与钱兄相比者,课外用功之勤恐亦乏其匹。”许后来在另一篇文章中又说钱锺书“家学渊源,经史子集,无所不读;一目十行,过目成诵,自谓‘无书不读,百家为通’。在校时,以一周读中文经典,一周阅欧美名著,交5互行之,四年如一日。每赴图书馆借书还书,必怀抱五六巨册,且奔且驰。且阅毕一册,必作札记,美哲爱迪生所谓天才乃百分之九十九之血汗及百分之一之灵感合成之语,证之钱兄而益信其不谬。”
  22. ^ 吕嘉健《论钱锺书文体》
  23. ^ 《沈从文临终遗言:我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好说的》. 雅虎. [2012年1月17日] (简体中文). 
  24. ^ 范旭仑:〈《钱锺书英文文集》的编辑错误
  25. ^ 錢鍾書另有第二部长篇小说《百合心》,未完成並遗失。錢本人表示:“我写完《围城》,就对它不很满意。出版了我现在更不满意的一本文学批评以后,我抽空又写长篇小说,命名《百合心》,也脱胎于法文成语(le coeurd' artichaut),中心人物是一个女角。大约已写成了两万字。一九四九年夏天,全家从上海迁居北京,手忙脚乱中,我把一叠看来像乱纸的草稿扔到不知哪里去了。”(钱锺书《围城·重印前记》,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0年版)杨绛在《记钱锺书与围城》中说:“他写了一个开头的《百合心》里,有个女孩子穿一件紫红毛衣,锺书告诉阿圆那是个最讨厌的孩子,也就是她。阿圆大上心事,怕爸爸冤枉他,每天找他的稿子偷看,锺书就把稿子每天换个地方藏起来,一个藏,一个找,成了捉迷藏式的游戏。后来连我都不知道稿子藏到哪里去了。”(《将饮茶》第152页)。

參考書目[编辑]

  • 楊絳著《幹校六記》(1981年5月在香港出版,同年7月在北京出版)
  • 楊絳著《我們仨》(读书·生活·新知三聯書店2003年出版)
  • 李洪岩著《钱锺书与近代学人》(百花文艺出版社1998年2月第1版)
  • 水晶:《侍錢「拋書」雜記——兩晤錢鍾書先生》
  • 水晶:《两晤钱锺书先生》
  • 湯晏:《民國第一才子錢鍾書》
  • 吳學昭《聽楊絳談往事》
  • 孔庆茂《钱锺书传》

研究書目[编辑]

  • Theodore Huters著,張晨等譯:《錢鍾書》(北京: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1990)。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