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与水悖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钻石与水悖论首次由亚当·斯密在他的著作《国富论》裡提出,也称作价值悖论。此一理論在台灣教科書中常被稱作「鑽石與水的矛盾」,即是中國俗諺中的:物以稀為貴。

悖论[编辑]

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指出:

没什么东西比水更有用;能用它交换的货物却非常有限;很少的东西就可以换到水。相反,钻石没有什么用处,但可以用它换来大量的货品。


众所周知,钻石对于人类维持生存没有任何价值(使用价值),然而其市场价值(价格)非常高。相反,水是人类生存的必需品,其市场价值(交换价值)却非常低。这种强烈的反差就构成了这个悖论。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現象呢?若不考慮市場上的其他因素,沙漠地區的水比鑽石貴,或者是需求面的因素。就供給面來說,水的數量非常大,且幾乎隨處可見(如果不考慮荒漠乾旱地區,地球上幾乎處處都有水,包含大氣層中的水氣);而鑽石呢,是蘊藏在地表底下,且必須經過時間與適當的條件產生(如果不考慮人工鑽石而單純考慮自然鑽石),供給非常的少,因此水供給大,而鑽石供給少,故會產生這樣的現象。

劳动价值论[编辑]

亚当·斯密通过阐明价值有两种不同的意思来解释这个悖论:

应当注意,价值一词有两个不同的意义。它有时表示特定物品的效用,有时又表示由于占有某物而取得的对他种货物的购买力。前者可叫做使用价值,后者可叫做交换价值。使用价值很大的东西,往往具有极小的交换价值,甚或没有;反之,交换价值很大的东西,往往具有极小的使用价值,甚或没有。例如,水的用途最大,但我们不能以水购买任何物品,也不会拿任何物品与水交换。反之,钻石虽几乎无使用价值可言,但须有大量其他货物才能与之交换。[1]



此外,他又解释了交换价值由劳动决定:

任何一个物品的真实价格,即要取得这物品实际上所付出的代价,乃是获得它的辛苦和麻烦。[2]



因此,斯密否定了价格和效用之间的必然联系。价格在本观点中,而不是从消费者的角度,和生产要素(即劳动)相关。[3]边际主义的支持者们认为这种说法自相矛盾。

邊際主義[编辑]

在西元1871年後歐陸和英國的幾位新古典經濟學創立者們破除了這個迷思,最有力的理論是奧地利經濟學「邊際主義」思想。最早是1871年卡爾·門格爾,其著作《經濟學原理》(或稱《國民經濟學原理》)之理論是從主觀主義、方法論的個人主義去對於物品的邊際上之效益和需求去看,更是最早在經濟學上提出「邊際主義經濟學」的人物。他是從消費者在每一單位新增商品或服務中得到的效用(滿意度或收益)來論述。這個概念是從19世紀的經濟學家們解決價格的基本經濟意義發展而來,最後是由門格爾一起開創了奧地利學派弗里德里希·馮·維塞爾定義了這個術語。

艾爾弗雷德·馬歇爾1890年的著作《經濟學原理》中則是提出「一般均衡理論」經濟學(今日主流的新古典經濟學和凱因斯學派經濟學的始祖)。他介紹了約和門格爾同時代共同發展出邊際分析的英國數理經濟學家威廉姆·斯坦利·杰文斯(約1871年)和1872年在瑞士也發現了邊際理論的法國經濟學者瓦爾拉斯(開創洛桑學派)的學說。這兩派各自發展出來的邊際學說都是使用數學公式來表達,但他們也是從「邊際」的概念來解答過去古典經濟學的勞動價值論和真實世界中的價格情形的迷思。一般均衡學說來自於19世紀前半的法國的數學家、數理經濟學家古諾供給和需求模型與瓦爾拉斯定律

亞當斯密以來的一個難題,困擾了古典經濟學家約一個世紀,正是在於古典經濟學者曾嘗試去尋找各種客觀且不變的單位去衡量財貨的價值。他們視「人不能缺水而生活」的生命現象為客觀的敘述,並加以擴大去解釋與生命和生活相關事務或財貨的價值,而忽略了威脅到生存的情境只是生活中的一項極端又極不易發生的情況。由於個人的再需要程度決定於已消費了的財貨數量,已消費的數量越多,個人再需要的程度就越低。因此,當經濟學家以邊際效用去解釋再需要程度的大小後,水與鑽石的矛盾便被化解了。[4]


新解释[编辑]

中国学者靳毅民,在对边际主义的供求曲线中的供应曲线修正后,把边际主义的均衡理论与劳动价值论结合起来。他认为供应曲线不表现为单调上升,中间有一段平行线,均衡于“生产代价”。对于受资源限制比较严重的商品,“因为当需求量上升带动价格上升时,资源限制以及供给短缺都将使商品的供应量不能完成第二步的增加,也就不能使价格回落到原来的水平。”[5]


按照中国经济学家谭立东的解释:

边际理论是先看到水被用在效用低处的结果,就把结果当原因。而水用在低效用处的原因是水的生产效率高。 这是一个生产与分配的问题,是一个赚钱决定花钱,还是你花钱就可以决定你一定能赚多少钱的问题。 实际上,如果看到一个人花钱是可以判断他赚钱能力,但不是能决定他的赚钱能力。 水用在低效用处,如同富人把钱用在低效用处一样,是其赚钱能力高的表现,而不是这些钱的购物效用本身降低了。因此边际理论实际上找到的是现象,而不是原因。


就是水在一般地区丰富,携带水的工具,劳力也不大,公认一般是谁携带的就属于谁的水(财产)。因此生产效率在一般地区认为很高。 由于从原始社会开始,我们的产品,资源,劳力就开始用于交换,那时的产品,资源,很少,而且模仿也没有专利限制并相对简单,产品一段时间后将进入实用阶段,不断有新的资源,产品及其劳力的加入,但在其它已进入实用阶段的产品可以对新产品给以一个自然的定价。所以我们的交换体系从远古到现在一直有较稳定的物品定价体系,包括后于此出现的货币体系。 ”水在一定的市场成为实用阶段的产品后它的生产效率很高,它的定价必然很小。所以每一份水交换到的财富也很小。 钻石的光泽与晶莹与一般人向往光明的审美一致。它是作为精神需求品的财富象征意义出现的。由于它资源稀缺,本身生产效率无法提高,因此在其它生产效率越高的社会,它的物品定价越高,可以交换到财富也越多。 产品实用阶段指产品技术与工具已经广为人知的阶段。 再不理解可以从这个例子理解。 “拿生产大头针与生产衣服来比,如果生产某种大头针的企业资本生产效率对比手工生产为E=100000支/人而某种衣服的企业资本生产效率对比手工生产为E=10件/人。设如果两者投入的资本相等,那么两者的物品定价比就为n =P1/P2 =100000/10=10000。也就是说在交易的市场上人们初步的对某种大头针与某种衣服估价的物品定价比为10000。尽管在原始的状态下人们的大头针的生产效率是E=1支/人,衣服的生产效率是E=1件/人,大头针提升的效率倍数大的多,但是在实用阶段与你过去提高的生产效率没有关系,那时应该赚的超额利润,令生产者满意的衡量系数只会在实验,推广,竞争阶段产生。但从另一个方面讲,如果别人都提高了资本生产效率而你没有提高,那你在衡量系数变得不利的情况下就难以竞争与生存。

[6]

参见[编辑]

資料來源[编辑]

  1. ^ 斯密, 亚当. 第一篇,第四章 货币的起源及其效用//国富论. 1776 [10-07-2013]. 
  2. ^ 斯密, 亚当. 第一篇,第五章 论商品的真实价格与名义价格或其劳动价格与货币价格//国富论. 1776 [10-07-2013]. 
  3. ^ Dhamee, Yousuf(1996?), 亚当·斯密与劳动分工 accessed 09/08/06
  4. ^ 經濟學原理,干學平、黃春興,台灣台北,2007年版。
  5. ^ 靳毅民,劳动价值论的新认识,经济科学出版社 (2007-01出版)
  6. ^ 《幸福经济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出版 .清华大学图书馆 .2012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