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列克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铁列克提中国新疆塔城地区裕民县的一个地区。裕民县地处塔城盆地西南边缘,西与哈萨克斯坦共和国交界,东北与塔城市额敏县相邻。

铁列克提事件[编辑]

铁列克提
冷战中苏边境冲突的一部分
日期: 1969年8月13日
地点: 边境
結果: 苏联获胜,控制争议地区
參戰方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国  蘇聯
指揮官和领导者
中华人民共和国 龙书金
中华人民共和国 范进忠
中华人民共和国 裴映章
苏联 лейтенанта Пучкова Владимира Викторовича
兵力
100人 300人
伤亡与损失
伤亡68人[1][2]
28人阵亡,1人被俘,40人受伤
伤亡12人
2人阵亡,10人受伤

背景[编辑]

1960年代,中苏交恶。在1969年3月珍宝岛事件中,苏军被中国沈阳军区司令陈锡联预先部署的部队伏击遭受损失后,中国和苏联的关系急剧恶化,双方迅速在边境集结了上百万的军队。在铁列克提,中苏之间有一个几十公里宽的争议地带。1969年,中苏双方都在争议地带上修建了军事设施。

在随后的6月10日新疆塔城地区的巴尔鲁克山附近,以及同年7月8日黑龙江八岔岛附近,中苏军队以及民间爆发了系列冲突,苏联方面损失略大。苏联政府寻找机会实施反击行动,最终选择了铁列克提地区。

事件经过[编辑]

1969年8月11日,中国军队例行发信号邀请苏联方面军事长官会谈。然而,苏军没有参加这次会议。

8月13日上午8时,中国边防人员三支巡逻队共90人左右按照既定巡逻路线开始巡逻,而这次巡逻也一反常态,人数是正常情况下的3倍,且事先向省军区、中央军委和外交部作了汇报,并做了应对准备,并携带了刚刚研发的不明型号枪榴弹。中方称在中方巡逻途中,苏军出动直升机掩护坦克装甲部队,在炮火支援下袭击在铁列克提地区包围了中国巡逻队的其中一支。苏方称没有出动坦克,而是只有4辆BTR-60PB装甲运输车。中国边防军依仗地形激战5个多小时,由于事前准备不周全,中国增援军队未能及时赶到,并缺乏重武器支援,以至主阵地(695.5无名高地)被围的22名边防人员(包括3名随军记者)全部阵亡(包括被俘的3人中2人于苏军运送的路途中因重伤不治牺牲),支援部队也有6人阵亡,数人受伤,包括民兵。另1名被俘生还的战士经外交交涉在数月后的9月22日被送回中国。

后续[编辑]

苏联方面[编辑]

事后苏联方面表彰参战人员。共授予:
列宁勋章1枚;
红旗勋章5枚;
红星勋章6枚;
3等光荣勋章2枚;
勇气勋章10枚;
军事荣誉奖章11枚;

中国方面[编辑]

事后中国方面调查为什么在几天前就发现苏军异动,而塔城军分区一直没有准备。1971年林彪死后,从前林彪的部下,新疆军区司令员龙书金被认为要担负主要责任。

1994年4月26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鹏在访问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拉木图期间与哈萨克斯坦总统签署了《中哈国界协定》。1997年9月24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鹏在访问阿拉木图期间与哈萨克斯坦总统签署了第一个《中哈国界补充协定》。1998年7月4日,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在出席在阿拉木图展开的“上海五国”第三次元首会议期间,与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签署了第二个《中哈国界补充协定》。1999年11月下旬,纳扎尔巴耶夫访问北京,中哈两国领导人签署了《中哈关于两国边界问题获得全面解决的联合公报》。铁列克提地区的主权问题得到解决,当年冲突地带已明确划归中国。

2008年8月1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新疆军区将当年的主阵地无名高地命名为“忠勇山”,并立“忠勇山烈士纪念碑”,以示纪念。

参考文献[编辑]

  1. ^ 在中苏边界对峙的日子里
    “1、“数了埋在那里的79座坟墓”。正规出版物及网络流传的813烈士68人、50多人、38人、35人、34人,包括我本文说的1981年时的79人,不知是不是均把柳园墓地(即现在的托里烈士陵园)的坟头数当成了813牺牲的人数。其实还有很多其他的人埋在里面。以前的坟地,许多木牌朽无,余剩的不多,且记文简单,是造成错解的原因。托里陵园九十年代作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后才逐渐正规,原来的坟墓陆续迁出不少,目前托里烈士陵园的45座墓仅有25座是813烈士墓;另外塔城烈士陵园有3座是813烈士墓。”
  2. ^ 纪念铁列克提战斗40周年聚会活动联系启事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