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杀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银翼杀手
Blade Runner
Blade Runner poster.jpg
電影原美版海報
基本资料
导演 雷利·史考特
监制 迈克尔·迪利英语Michael Deeley
编剧 漢普敦·芬奇英语Hampton Fancher
大衛·畢波斯英语David Peoples
原著 銀翼殺手
主演 哈里遜·福特
魯格·豪爾
西恩·楊英语Sean Young
爱德华·詹姆斯·奥莫斯
黛瑞·漢娜
配乐作曲 范吉利斯
摄影 喬丹·克羅寧韋斯英语Jordan Cronenweth
剪辑 泰瑞·羅林斯英语Terry Rawlings
中岛玛莎(Marsha Nakashima)
制片商 拉德公司英语The Ladd Company
片长 116 分鐘(美國院線版)
117 分鐘(國際剪輯版)
117 分鐘(導演剪輯版)
117 分鐘(最終剪輯版)
产地 美國
语言 英語
上映及发行
上映日期 美國1982年6月25日  (1982-06-25)
发行商 華納兄弟
预算 28,000,000 美元
票房 $32,768,670[1](历史总票房)
各地片名翻譯
中国大陆 银翼杀手
香港 2020
台湾 2020年→銀翼殺手
官方网站 華納兄弟官網

銀翼殺手》(英语Blade Runner)是一部1982年上映的美国反乌托邦科幻电影,由雷利·史考特导演和漢普敦·芬奇英语Hampton Fancher大衛·畢波斯英语David Peoples编剧,演员包括哈里遜·福特魯格·豪爾西恩·楊英语Sean Young爱德华·詹姆斯·奥莫斯。本片大致上是基于1968年菲利普·K·迪克的小说《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改编而成。

影片描述了2019年11月,在阴冷可怕的洛杉矶,强大的泰瑞公司以及其他大企业通过基因设计生产被称为人造人(Replicants)的一种有机机器人,他们在外观上和正常成年人类没有区别。人造人被禁止在地球上使用,只用于地外殖民地中危险、卑下或娱乐业的工作。被称作“银翼杀手”的特别警察负责追捕及“退役”(即结束生命)反抗禁令并回到地球的人造人。主要剧情聚焦于一个最近逃脱并躲藏在洛杉矶人造人小团体,而已退休的银翼杀手瑞克·戴克英语Rick Deckard哈里森·福特饰)勉为其难地接下任务追捕他们。

《銀翼殺手》最初收到两极评价:一些人不滿它缓慢的节奏,而其他人欣赏其主题方面的复杂性。該片在北美公映的票房表現不佳,但从此成为了一部小圈子内流行的邪典电影[2]。该片的美术设计受到赞扬,描绘了一个“改进英语Retrofitting”的未来世界[3],至今仍是新黑色电影英语Neo-noir这一类型的代表作[4]。《银翼杀手》使原著作者菲利普·K·迪克受到好莱坞注意,他的其他作品之后也被改编为电影[5]。雷德利·斯科特认为本片“可能”是他最完整、最个人的电影[6][7]。1993年,《银翼杀手》因其“文化上、历史上或美学上有重要意义”被美国国会图书馆國家影片登記部收入典藏名单。

因制作主管有争议的各种修改,本片一共出现过在不同市场上映的七个版本。在粗剪版英语workprint受到好评后,因该片在录像租赁界的热门,导演剪辑版于1992年仓促发行,成为最早发行DVD的电影之一,也导致了碟片的视频和音频质量平庸[8]。2007年,华纳兄弟公司发行了最终剪辑版,它是公映25周年纪念的数码重制版本,也是斯科特有完全艺术创作自由的一个版本[9]。该版本在选中的影院放映,接着发行了DVD 、HD DVD蓝光光盘[10]

剧情概要[编辑]

在2019年11月的洛杉磯,退役警察瑞克·戴克(Rick Deckard,哈里遜·福特飾)被官员蓋夫(Gaff,爱德华·詹姆斯·奥莫斯飾)截住,蓋夫带他去见老长官布萊恩(Bryant,艾密特·沃許英语M. Emmet Walsh飾)。身为一名“银翼杀手”,戴克的工作是追捕被称为人造人的生化机器人,并“退役”(“杀死”的委婉说法)他们。布萊恩告訴戴克近來几位「連鎖六型」(Nexus-6)人造人非法来到地球,他们仅有四年寿命,可能来地球以寻求延长生命的方法。

戴克观看了一名名叫霍登(Holden,摩根·保罗英语Morgan Paull饰)的银翼杀手對某工廠員工進行測驗的畫面,這是一种人性测驗("Voight-Kampff" test),透过人造人对问题的同理心反应,来从人类中区分出他们。该试验的对象李昂(Leon,布瑞恩·詹姆斯英语Brion James飾)在霍登问及他母亲的事之后,開槍將他打成重傷。布莱恩想要戴克退役掉李昂和其他三位人造人:羅伊·貝提(Roy Batty,魯格·豪爾飾)、左拉(Zhora,瓊安娜·卡西迪英语Joanna Cassidy飾)和普莉絲(Pris,黛瑞·漢娜飾)。戴克一开始拒绝接受新任务,但在布莱恩的間接威脅之下,不情愿地同意了。

戴克首先前往泰瑞公司(Tyrell Corporation)確認人性測驗是否對連鎖六型有效。戴克發現艾爾頓·泰瑞博士(Dr. Eldon Tyrell,喬·特科爾飾)的助理瑞秋(Rachael,西恩·楊英语Sean Young飾),是名自认为人类的试验品人造人。她被植入假記憶,這些「記憶」則為她提供了能讓情感沉積的溫床。因此,区分她是否为人造人的测试需要扩展加长。

与此同時,人造人正在寻找泰瑞,以强迫他延长他们的生命。罗伊和李昂去了老周(Chew,吳漢章英语吳漢章 (演員)飾)的眼睛制造实验室,想要知道和泰瑞碰面的方法。老周无法让他们直接和泰瑞见面,为了保全自己性命泄露了J·F·賽巴斯汀(J.F. Sebastian,威廉·桑德森英语William Sanderson飾)的身份,后者是一名和泰瑞关系亲近的基因设计师。瑞秋拜訪了戴克的住處,向他展示了一张自己童年时的家庭照片来證明她是人類。但戴克解释她的记忆是被植入的,她扔下照片流着泪离开。

戴克在搜查莱昂的酒店房间时,发现了一张卓拉的照片和人造蛇鳞片。他追查这个线索,找到了左拉和蛇一起表演的脱衣舞俱乐部。随后戴克在人群蜂拥的街道上枪击將她「退役」。紧接着布萊恩出現,他告訴戴克應將瑞秋加入退役名单,因为她从泰瑞公司消失了。戴克在人群中看到瑞秋,但被突然出现的李昂攻击,两人扭打在一起。瑞秋用戴克扔下的手枪殺了李昂救了他,他們一起回到戴克的公寓,共享了亲密的一刻;接着瑞秋试图离开,但戴克用强力阻止了他。

羅伊到了賽巴斯汀的住處,告诉普莉丝其他人都死了。賽巴斯汀同情他们的困境,帶羅伊突破泰瑞阁楼的安保措施去见他。在泰瑞的臥房裡,羅伊提出延長生命的要求,並請求眼前這個如上帝一般的人造人創造者的寬恕。在兩個請求都落空之後,羅伊亲吻了泰瑞,然后殺了他和賽巴斯汀。

戴克进入賽巴斯汀的住所后,受到普莉絲伏擊,但仍旧设法殺了她。就在此时,羅伊回來了,雖未用尽全力,但仍扳斷了戴克的手指,輕鬆地在房子內追杀戴克,最后两人来到屋顶。戴克試圖跳到另一个屋顶上以求逃脱,但結果只能勉强吊掛在一條屋樑上。羅伊輕鬆地跳到另一个屋顶上,卻在戴克的手鬆脫的瞬間,抓住他的手腕救了他。在生命时限接近尽头时,羅伊開始了关于他即将消逝的记忆的独白。戴克静静地看着他在自己面前死去。不久后蓋夫到達,意指瑞秋,向戴克喊道:「她活不久真是太可惜了,可是誰又能長命百歲?」

戴克回到住處,发现瑞秋在他的床上睡觉。他們離開房間時,戴克发现了蓋夫留下的锡箔獨角獸摺紙。(首映版本中,最后的场景是戴克和瑞秋离开公寓面对不可知的未来,在一片宁静的田园风光中驾车驶过)

科幻技术[编辑]

回旋车[编辑]

File:Blade Runner Spinners.png
Police spinners flying above Los Angeles.

回旋车(Spinner)是影片中虚构飞行汽车的名称。一辆回旋车可以作为陆地交通工具驾驶,也可以像垂直起降飞行器一样用喷气发动机垂直升空、盘旋和巡航。警方广泛使用他们来巡逻和监控人群,显然尽管有限制存在,富人依然能得到其驾驶执照[11]。该交通工具由席德·米德构想并设计,他将其描述为“重航空器”(aerodyne)——通过使空气向下运动来获得升力,尽管电影宣传资料包中称它由三种机器推动:“传统内燃机喷气发动机反重力系统。[12]”米德的概念设计图由汽车定制师吉恩·温菲尔德英语Gene Winfield转化为25辆真实大小的车。[13]在美国华盛顿州西雅图科幻博物馆和名人堂中,有一辆回旋车作为常设展览[14]

人性测试机[编辑]

一种非常先进的测谎机,能测量虹膜肌的收缩,探测身体释放的隐形空气传播的粒子的存在。风箱是为后者的功能设计的,能让机器分辨危险性的空气。该机器主要被银翼杀手用来确定一个嫌疑人是否为真正的人类,通过测量他对精心设计的问题及陈述的共情反应程度。

—1982年原版《银翼杀手》宣传资料包中的描述

人性测试机(The Voight-Kampff machine)是一种虚构的审问工具,来源于原著小说,书中拼作“ Voigt-Kampff”。该机器类似測謊機,用来帮助银翼杀手判定一个人是否为人造人。它测量目标对象在回应情绪激发性问题时的呼吸、脸红反应、心跳频率、眼球运动等生理活动[15] 。影片中,两位人造人接受了测验,莱昂和瑞秋。戴克告诉泰瑞通常要用20到30个互相对照的问题才能测出结果,在原著中只要用“六或七个”问题就行。在电影中,用超过一百个问题才能判定瑞秋是否为人造人。

角色和演员[编辑]

  • 瑞克·戴克(Rick Deckard):本片的主人公,院线版中的旁白叙述者。他是一名银翼杀手,隶属于洛杉矶警局的特别警察,负责追捕并“退役”人造人。他的编号为B-263-54,在导演剪辑版和最终剪辑版中两次出现。
  • 罗伊·貝提(Roy Batty):本片的主要反派,军事用途的战斗型人造人,拥有A级身体水平(超人级力量和耐力)和A级精神水平(天才级智力),是人造人反抗小团体的领袖。他非常聪明,行动迅速,擅长格斗,也有能力产生丰富的感情,也许是所有逃亡人造人中最危险的一个。型号:NEXUS-6 N6MAA10816
  • 普莉絲(Pris):一位基础娱乐型人造人(生产于情人节当日),拥有A级身体水平(片中能徒手从沸腾的水中抓取鸡蛋)的和B级精神水平(不如罗伊有才智)。她是罗伊的女友,和J·F·塞巴斯汀成为朋友。她的朋克穿衣风格来源于一本新浪潮音乐日历[16]。型号:NEXUS-6 N6FAB21416
  • 瑞秋 (Rachael):泰瑞的最新试验品,拥有B级身体水平和A级精神水平。她被植入虚假的记忆,从而相信自己是人类。片中没有说明她已经活了多久,但泰瑞承认她开始怀疑自己存在的真相。瑞秋最后成为了戴克的爱人。
  • 李昂 (Leon):一位战斗/负载型人造人,拥有A级身体水平和C级精神水平。他在接受人性测试时枪击了那位银翼杀手,在目睹左拉被杀后攻击了戴克,但最后被瑞秋枪杀。李昂珍藏了许多朋友的照片。型号:NEXUS-6 N6MAC41717
  • 左拉 (Zhora):一位政治暗杀用途的卧底/暗杀型人造人,拥有A级身体水平和B级精神水平。她在泰飞的酒吧成为了一位有异国情调的舞女。 型号:NEXUS-6 N6FAB61216
  • 蓋夫 (Gaff):一位神秘的角色,喜欢折纸,说一种由西班牙语、法语、汉语、德语、匈牙利语和日语混合而成的“城市混合语”[17] 。他是一个瘸子,行走时使用拐杖,作为警察同僚和戴克有截然不同的穿着和行事风格。片中暗示戴克也是一个人造人,而蓋夫是他的控制者。

为本片选择合适的演员阵容相当棘手,尤其是主人公戴克的选角。编剧漢普敦·芬奇在创作对话时把勞勃·米契预想为戴克[18]。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和制片人“用了几个月的时间”与德斯汀·荷夫曼会面讨论这个角色,但最终因想法不合而放弃[18]。选中哈里森·福特有几个原因,包括他在《星球大战》系列中的表现、他自己对《银翼杀手》故事的兴趣,以及斯蒂芬·斯皮尔伯格完成《奪寶奇兵》后对他在片中的表现大加称赞[18]。根据制片记录,有很多演员被列入考虑演出这个角色,包括金·哈克曼肖恩·康纳利杰克·尼科尔森保羅·紐曼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湯米·李·瓊斯阿诺·施瓦辛格艾尔·帕西诺畢·雷諾斯[18]

在《星球大战》(1977)、《帝国大反击》(1980)和《法櫃奇兵》(1981)的成功后,福特在寻找一个有深度的角色。在斯皮尔伯格赞扬福特后,《银翼杀手》剧组採用了他。1992年,福特透露说:“《银翼杀手》不是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我和雷利之間有過不愉快的纠葛。[19]”除了和导演不和外,福特也不喜欢片中的旁白:“开始拍摄时,我们默认一致同意的版本是之前说好的無旁白版本。那真是一个他妈的噩梦。我认为这部电影不用旁白已经够完整了。但现在我不得不为那些不能代表导演意图的人重录旁白。[20]”“我是又踢又叫地去录音室录制的。[21]

2006年,被问到“和谁一起工作最痛苦?”,史考特回答说:“必须得是哈里遜……他会原谅我这么说的,因为我现在和他相处融洽。现在他变得容易相处了。他懂得很多,问题就在这里。我们合作當时,那是我第一次在美国拍电影,算是个新人。不过我们还是做出了一部好电影。[22] ”福特在2000年评价斯科特说:“我欣赏他的作品。我们曾有一段时间不和,那对我来说已经过去了。[23]”2006年,福特回忆影片的制作过程时说道:“当我看《银翼杀手》时想起最多的不是拍摄的50个夜晚,而是旁白……我依旧不得不为那些写出一段又一段差劲旁白的小丑们工作。[24]”在2007年夏季的一期《完全电影英语Total Film》杂志上,史考特确认了福特对《银翼杀手》的DVD特别版有所贡献,已经完成了他的采访,他说:“哈里森现在完全干劲十足。[25]

本片也选用了一些当时不出名的演员,例如黛瑞·漢娜西恩·楊英语Sean Young[26]。为普莉絲和瑞秋选择合适的演员也非易事,剧组让摩根·保罗英语Morgan Paull扮演戴克与许多演员对戏,并拍下试镜过程。保罗凭借在这些试镜中的表现,得到了片中開场被擊傷的那位银翼杀手賀登一角[18]。前来试镜的演员中有保罗推荐的妮娜·埃克塞德英语Nina Axelrod[18]史黛西·尼尔金英语Stacey Nelkin,后者得到了另外一个角色,但该角色的戏份在拍摄前被删除[18]。这两位演员的试镜录像被收录于2007年的纪录片《危险的日子:制作银翼杀手》。杨被选中出演泰瑞的助手瑞秋,是一位被植入泰瑞侄女记忆的人造人。汉娜饰演普莉絲,她和罗伊·巴蒂的爱情是人造人也拥有人性的象征。

不难决定的选角是让魯格·豪爾饰演暴力但有思想的人造人领袖罗伊·巴蒂[27]。斯科特仅凭借自己看过他在保罗·费尔胡芬电影中的表现,没有和他见面就录用了他[18]。原著作者菲利普·狄克认为豪尔的演绎是“完美的巴蒂——冷血、無瑕疵的雅利安人[28]。在豪尔参与的众多电影中,《银翼杀手》是他的最爱。在2001年的一次在线聊天中,他说:“《銀翼殺手》不需要任何解釋,它就是這樣,一切都是最棒的,從來沒有一部像這樣的作品。能参与一部改变世界思想的真正杰作真是太棒了。[29]

爱德华·詹姆斯·奥莫斯饰演蓋夫,他利用自己的種族背景,和深入的个人研究,创造出加夫在片中所使用的虛構语言「城市混合语」[30]。在面馆和戴克碰面的场景中,他说的话部分为匈牙利语,意思是:“胡说!不可能。你是银翼……银翼杀手。[30]艾密特·沃許英语M. Emmet Walsh飾演布萊恩长官,一名黑色电影中常见的邋遢好酒、心怀叵测、缺少人手的老警探。喬·特科爾飾演泰瑞博士,一位企业大亨,建立了基於人造人奴隸的商业帝国。威廉·桑德森英语William Sanderson飾演J·F·賽巴斯汀,是一名不多話且孤獨的天才,他具有慈悲心和服從性格。塞巴斯汀同情人造人,把他们视为同伴[31]。他患有类似早衰症的基因疾病,因此和人造人一样寿命很短[32]乔·潘托里亚诺英语Joe Pantoliano曾被考虑过出演该角色[33]

布里昂·詹姆斯英语Brion James飾演强壮的人造人李昂,他在影片开场处枪击了一位银翼杀手得以逃走。瓊安娜·卡西迪英语Joanna Cassidy飾演卓拉,一名卧底和暗杀型人造人,经历人性黑暗的强大女性。摩根·保罗飾賀登,在戴克接手前负责追捕这些人造人的银翼杀手,开场处被莱昂枪击。華裔演員吳漢章飾演老周,一名老年亚裔基因科学家,专长为制作眼睛。希·派克英语Hy Pyke轻松飾演酒吧老闆泰飛·路易斯,他的镜头只拍摄了一遍就完成,对于追求完美经常一个镜头拍摄两位数次数的斯科特,这样的情况几乎闻所未闻[34]

製作[编辑]

一幢建筑物的内景照片,展示了五层楼梯,顶层可以看见玻璃屋顶。
洛杉矶的布拉德伯利大楼英语Bradbury Building是影片取景地之一。

菲利普·狄克的小说《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在1968年出版后不久就引起了改编的兴趣。导演马丁·斯科塞斯曾想把它搬上大银幕,但他从未买下过改编权[35]。制片人赫伯·杰夫英语Herb Jaffe于1970年代早期获得改编权,但狄克不满意杰夫之子罗伯特·杰夫写的剧本,他说:“杰夫的剧本真是太糟糕了……罗伯特飞到圣安娜来和我讨论这个项目。他下飞机后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我应该在机场就揍你一顿呢,还是回到我的公寓后再揍你?’[36]

1977年,漢普敦·芬奇英语Hampton Fancher的劇本被选中[37]。制片人迈克尔·迪利英语Michael Deeley对芬奇的草稿深感兴趣,劝说雷德利·斯科特来导演。斯科特最初谢绝了该项目,但在他离开《沙丘魔堡》(此片後由大衛·林區執導)進展緩慢的制作后,想要接手一個快节奏的项目来轉移自己的兄长刚刚去世带来的傷痛[38]。史考特于1980年2月21日開始著手《银翼杀手》项目,他成功地让电影之路公司英语Filmways把原先承諾投資的1300萬美元增加到1500萬美元。此时,芬奇发现了威廉·柏洛茲艾伦·E·诺斯英语Alan E. Nourse的小说《The Bladerunner英语The Bladerunner》写的剧本小样英语Film_treatment,名为《银翼杀手 (一部电影)英语Blade_Runner_(a_movie)》。斯科特喜欢这个标题,让迪利取得了该标题的使用权。他不太满意芬奇的剧本着重于环境问题,而不是原著中占分量更重的人性与信仰主题。斯科特另雇了大衛·畢波斯英语David Peoples来改写剧本,而芬奇于1980年12月21日离开了项目团队,尽管他后来又回来参与了一些改写[39]

电影之路公司英语Filmways在前期制作阶段已投资了250万美元[40],但在开拍日期临近时宣布撤资。在十天内,迪利從一椿三方交易中,獲得了2150萬美元的資金。交易的三方分別是拉德电影公司英语The Ladd Company(通过华纳兄弟影业)、香港電影製片邵逸夫爵士與串联制片公司英语Tandem_Productions[41]

原著作者菲利普·狄克頗為介意無人告知他本片的製作事宜,这进一步加深了他对好莱坞的不信任感[42]。他在洛杉磯《电视选择指南》(Select TV Guide)上撰文批评芬奇剧本的一个早期版本后,剧组将畢波斯改写的劇本寄給了他[43]。狄克对改写后的剧本感到满意,并受邀来到剧组观看了一段20分钟的特效试验片段,但他在影片上映前不久就去世了。尽管总体上狄克对好莱坞持怀疑态度,但他还是高兴地表示影片中构建的世界正符合他的想象[28],他说:“我在KMBC电视台(KMBC-TV)的新闻节目里看到了道格拉斯·特兰布英语Douglas Trumbull为《银翼杀手》制作的一个特效片段。我一下子就认出来了。这是我自己的想象世界。他们完美地重现了它的样子。”他也认同电影的剧本,说:“我读完剧本后,拿出小说翻了一遍。两者互为对方增色,先看小说的人会享受电影,而先看电影的人也会从小说中获得乐趣。[44]”这部电影最终题献给了狄克[45]

《銀翼殺手》和弗里茨·朗的默片《大都會》(1927年)有许多相似之处,两者都运用了完全人造的都市环境布景,其中富人居住于高处,城市里充斥着巨大的建筑物——《大都会》中的城冠塔(the Stadtkrone Tower)和本片中的泰瑞大楼。特效主管大卫·德雷普(David Dryer)在安排本片的微缩模型镜头时使用了《大都会》的剧照[46]

雷利·史考特指出本片风格化的情绪基調来源于愛德華·霍普的畫作《夜遊者》,以及漫画家莫比斯参与的法国科幻漫畫杂志《重金属[47]。他也参考了“香港在天气很糟糕时的城市景观”[48],和他曾居住过的东北部英格兰的工业化景象[49]。史考特雇用了席德·米德作为概念设计师,他像斯科特一样也受到《重金屬》影響[50]。莫比斯曾受邀參與《銀翼殺手》的前期制作,但他为赫內·拉魯的動畫片项目《时间之主英语Les Maîtres du temps》而婉拒了這項邀約,日后他表示後悔作出這個決定[51]。製片指導勞倫斯·G·普爾英语Lawrence G. Paull與藝術指導大衛·史奈德英语David Snyder把米德和史考特的概念草图转为实物。道格拉斯·特兰布英语Douglas Trumbull理查德·尤里西奇英语Richard Yuricich主管特效制作。影片的主要拍摄開始於1981年3月9日,在4个月后完成[52]

解读[编辑]

虽然银翼杀手最初是以一部动作电影的身份上映的,但是它却有着非同寻常的深度。[53]和不少赛博朋克电影一样,银翼杀手深受黑色电影影响,加入了钱德勒式(Chandleresque)的旁白和蛇蝎美人类型的角色,并且运用了黑暗阴沉的手法进行拍摄。和大部分黑色电影一样,银翼杀手也探索了英雄值得怀疑的道德观和平庸的人性。

银翼杀手,无论是就主题而言,抑或是就语言而言,都是包含最多文化元素的科幻电影之一。在主题方面,电影于希腊古典戏剧的背景下,探讨了人类基因工程技术进步对道德哲学精神哲学的影响。[54]在语言方面,电影则借鉴了威廉·布莱克的诗作和圣经。J·F·賽巴斯汀(J.F. Sebastian)和艾爾頓·泰瑞(Eldon Tyrell)的不朽對局象征人和所强加的道德进行斗争。[55]银翼杀手常见问题集进一步解释了棋局的意义:“[棋局]代表了人造人(Replicant)和人类之间的斗争:人类认为人造人不过是,迟早被一个个吃掉。而人造人(兵)则想得到永生()。在另一层面上,泰瑞和賽巴斯汀的棋局代表了貝提(Batty)秘密接近泰瑞。泰瑞在和賽巴斯汀下棋时,犯了第一个致命错误。他后来见到背提时,又犯了第二个致命错误 - 企图说服他。”[55]

银翼杀手描绘了一个与现今不一样的未来。电影探讨未来科技对环境和社会的影响,但又运用文学元素、宗教象征、古典戏剧主题以及黑色电影手法来联系过去。电影中的未来,一些地方先进亮丽,但另一些地方却陈旧落后。过去、现今和未来的张力就出现在这样的未来之中。

电影当中出现了不少夸张的想象:只手遮天的企业、无处不在的警察、锐利的灯光,和置于个人之上的力量。这种力量,以人造人的遗传编程最为突出。掌控环境的人类将自己所创造的动物变成商品。在如此压抑的背景下,很多地球居民和当年的欧洲移民美洲一样,移民外星殖民地。电影中的洛杉矶无论是在文化上,抑或是在商业上,都由日本主导,应对了电影拍摄时流行的预言:美国最终会在经济上被日本超越。电影将焦点放在眼和图像修改上面,以探讨现实,和人类感知现实的能力。

电影为检视人性的中心主题营造了不确定的气氛。电影中的银翼杀手运用测试装置Voight-Kampff是寻找人造人。因此,Voight-Kampff是身份的重要指标。但是,电影中的人造人情感丰富,关心他人,和冷酷无情的人类截然不同。这令人质疑主角的本质,并且重新审视作为人的意义。[56]

戴克是否為人造人[编辑]

在影片上映後,關於片中男主角戴克是人類或人造人的爭議,就成為影迷不斷辯論的話題。雷利·史考特在保持20年的模糊說法之後,終於在2002年發表了說明——戴克的確是人造人。然而漢普敦·芬奇哈里遜·福特卻曾表明,戴克其實是人類。這在影迷間形成了一個粗略的共識:在原版的影片中戴克或許是人類,不過在導演的剪輯版中他卻是人造人。具體來說,在導演剪輯版中表現的是戴克的夢境,它以獨角獸作為象徵;在影片的最後蓋夫留給戴克一隻用紙折成的獨角獸。這可能代表蓋夫知道那個夢,而且暗示著戴克就像瑞秋一樣,是個擁有植入性記憶的人造人。

反响[编辑]

《銀翼殺手》於1982年6月25日在1290家影院上映。此日期是由製片亞倫·賴德二世英语Alan Ladd选中,由於他之前的高票房作品(《星際大戰》與《異形》)在接近的日期上映(1977年與1979年的5月25日),使這天成為他的「幸運日」[57]。然而首周票房令人失望,僅有615萬美元[58]。造成票房不如預期的重要因素是本片與其他科幻片《突變第三型》、《星际旅行II:可汗怒吼》和《E.T. 外星人》几乎同期上映,尤其是占据当年夏季票房的大片《E.T. 外星人》对其影响很大[59]

影評人對《銀翼殺手》抱有兩極化的態度,部份人士認為该片的故事让位于特效,而且並不是宣传中的那种「動作/冒險」類電影。而另一些人士則對其複雜度讚譽有加,預言該片將能经得起時間考驗。[60]

美国的影评界普遍认为该片緩慢的节奏拖累了它在其他方面的优点[61]。《洛杉磯時報》的希拉·本森(Sheila Benson)戲稱其片名應為「Blade Crawler」,而帕特·伯曼(Pat Berman)在《国家报》和《哥伦比亚记录英语Columbia Record》中将其形容为“科幻色情片”[62]保琳·凯尔英语Pauline Kael写道,因该片“非凡的”拥挤巨大都市布景,《银翼杀手》“有它自己的独特视觉风格,而一部有自己视觉风格的科幻片是无法被忽视的——它在影史上会有一席之地”,但“它不是用平易近人的语言表达的”[63]罗杰·埃伯特讚賞原版和导演剪辑版在視覺上的表現并因此而推荐他们,但认为人类的故事老套薄弱[27] 。2007年,在最终剪辑版发行后,艾伯特稍微改变了自己原来对此片的看法,把它加入了他伟大电影的名单中,并写道:“别人确信我以前对《银翼杀手》的意见体现了我有糟糕的鉴赏力和想象力,但如果这部电影是完美的,为什么雷德利爵士还在继续修补改进它呢?[64]”《银翼杀手》在爛番茄网站上得到91%的新鲜度,和8.4/10的平均分,来自96篇评论[65] 。该网站的主流评价为“雷德利·斯科特神秘的、新黑色电影风格的《银翼杀手》在公映时未能得到理解,但其影响力随着时间加深,是一部视觉上非凡的、极其具有人性的科幻杰作。[65]

獲獎及提名列表[编辑]

《银翼杀手》获得下列提名或奖项[66]

年份 奖项 类别 被提名者 结果
1982 英国摄影家协会奖英语British Society of Cinematographers 最佳摄影 喬丹·克羅寧韋斯英语Jordan Cronenweth 提名
1982 洛杉磯影評人協會奖 最佳摄影 喬丹·克羅寧韋斯英语Jordan Cronenweth 获奖
1983 英国电影学院奖(BAFTA) 最佳摄影 喬丹·克羅寧韋斯英语Jordan Cronenweth 获奖
最佳服装设计 查尔斯·科诺德(Charles Knode) & 迈克尔·卡普拉英语Michael Kaplan (costume designer) 获奖
最佳艺术指导 勞倫斯·G·普爾英语Lawrence G. Paull 获奖
最佳剪辑 泰瑞·羅林斯英语Terry Rawlings 提名
最佳化妆 马文·维斯特莫英语Marvin Westmore 提名
最佳配乐 范吉利斯 提名
最佳声音效果 彼得·佩内尔(Peter Pennell)、巴德·阿尔佩(Bud Alper)、格拉姆·V·哈特斯通(Graham V. Hartstone)
盖瑞·汉普雷斯(Gerry Humphreys)
提名
最佳特殊效果 道格拉斯·特兰布英语Douglas Trumbull理查德·尤里西奇英语Richard Yuricich、大卫·德雷普(David Dryer) 提名
1983 雨果奖 最佳戏剧呈现 《银翼杀手》 获奖
1983 伦敦影评人协会奖 特别成就奖 勞倫斯·G·普爾英语Lawrence G. Paull道格拉斯·特兰布英语Douglas Trumbull席德·米德 获奖
1983 金球獎 最佳原创配乐 – 电影 范吉利斯 提名
1983 奥斯卡金像奖 最佳艺术指导 – 布景 勞倫斯·G·普爾英语Lawrence G. Paull大衛·史奈德英语David Snyder琳达·德·希娜英语Linda DeScenna 提名
最佳视觉效果 道格拉斯·特兰布英语Douglas Trumbull理查德·尤里西奇英语Richard Yuricich、大卫·德雷普(David Dryer) 提名
1983 土星獎 最佳科幻电影 《银翼杀手》 提名
最佳导演 雷德利·斯科特 提名
最佳特效 道格拉斯·特兰布英语Douglas Trumbull理查德·尤里西奇英语Richard Yuricich 提名
最佳男配角 魯格·豪爾 提名
1983 波尔图奇幻电影节奖英语Fantasporto 国际奇幻电影奖 最佳影片 – 雷德利·斯科特 提名
1993 波尔图奇幻电影节奖英语Fantasporto 国际奇幻电影奖 最佳影片 – 雷德利·斯科特(导演剪辑版) 提名
1994 土星奖 最佳类型影像发行 《银翼杀手》(导演剪辑版) 提名
2008 土星奖 最佳DVD特别版发行 《银翼杀手》(5碟终极收藏版) 获奖

佳片榜单列表[编辑]

收录《银翼杀手》的“最佳电影”榜单如下:

年份 评选者 名单标题 排名
2001 乡村之声英语The Village Voice 20世纪百佳电影 94 [67]
2002 在线影评人协会(OFCS) 百年百佳科幻电影 2 [68]
视与听英语Sight & Sound 视与听影史十佳2002年榜单 45 [69]
《50部经典电影》(50 Klassiker, Film) [70]
2003 死前必看的1001部电影英语1001 Movies You Must See Before You Die [71]
娱乐周刊 邪典电影50佳 9 [72]
2004 衛報》,科学家 影史十佳科幻电影 1 [73][74][75]
2005 完全电影英语Total Film》编辑 影史百佳电影 47 [76]
时代杂志》影评人 时代影史百佳电影英语Time's All-TIME 100 Movies [77][78][79]
2007 美国电影学会 (AFI) AFI百年百大電影 97 [80]
2008 影史十佳科幻电影 6 [81]
新科學人 最爱科幻电影(读者和员工评选) 1 [82][83]
帝國》杂志 史上最佳的500部电影 20 [84]
2010 IGN网站 史上最佳的25部科幻电影 1 [85]
完全电影英语Total Film 影史百佳电影 [86]
2012 视与听英语Sight & Sound 2012年视与听影评人250佳电影榜 69 [87]
视与听英语Sight & Sound 2012年视与听导演250佳电影榜 67 [88]

影響[编辑]

起初《銀翼殺手》在北美上映時,觀眾反應並不熱烈。但本片卻已經受到國際的注目,並且造成一股「銀翼殺手」的科幻信仰潮流。如今電影受歡迎的程度和在科幻世界中的地位,已經在其他媒體裡廣泛引用。很多有關未來科幻的節目都受到本片影響,像《星際之門》(Stargate SG-1)、《星際大爭霸》(Battlestar Galactica)等電視影集也都可以看到「銀翼殺手」的影子。在片中扮演賽巴斯汀的演員威廉·桑德森(William Sanderson)曾在動畫《蝙蝠俠:動畫系列》(Batman: The Animated Series)裡,幫一位非常類似賽巴斯汀的角色配音。此外在電影上映的第六天,一位心理學家直接引用片中對話:「先避免談論你的父母。想像著有兩個海龜正走過沙漠 …」這句話就是片中測驗是否為複製人的「神性測驗」裡面的題目。

更值得注意的是,本片開創了一種在人的雙眼上做特寫鏡頭的拍攝技巧;在電影《21世紀的前一天》(Strange Days)、《關鍵報告》(Minority Report)及2004年電視影集《迷失》中都可見類似的拍攝手法。

《銀翼殺手》這種黯淡的「賽博朋克」(cyberpunk)式影像風格與未來式的科幻設計,已成為現今科幻片的標準,影響後為數不少的電影和電視節目,包括《蝙蝠俠》、《機器戰警》(RoboCop)、《第五元素》(The Fifth Element)、《魔鬼天使》(Dark Angel)及《駭客任務》。除了這些美國好萊塢影片外,銀翼殺手也大大影響了日本動畫,像大友克洋的《阿基拉》、押井守攻殼機動隊》、高桥良辅《装甲骑兵波特姆斯》、《阿米蒂琪III》(Armitage III)、《魔法陣都市》(Silent Möbius)、《星際牛仔》和《泡泡糖危機》。《蝙蝠俠:開戰時刻》的導演克里斯托弗·诺兰,在電影準備開拍之前,就對工作人員放映《銀翼殺手》,並告訴他們:「這就是蝙蝠俠最好的參考指標」。甚至連《星際大戰》特效製作群,也對於《銀翼殺手》片中高水準的電影特效致以崇高敬意。此外在1986年「創世紀合唱團」所唱的《Tonight, Tonight, Tonight》的音樂錄影帶中有個非常相似電影裡面科林斯(Collins)穿過白普理(Bradbury)的場景。

「銀翼殺手是部獨一無二的電影,不管從任何層面來看都令人難以置信。銀翼殺手的原創性和精緻性是之前的科幻電影做不到的,這不但是個寓言故事,更是部愛情故事。」—艾力克斯·Ioshp(Alex Ioshpe)Alex Ioshpe

本片最常被認為影響了威廉·吉布森的作品《神經漫遊者(Neuromancer)》。雖然吉布森在訪談中曾說過,早在「銀翼殺手」上映前,他就已經著手寫《神經漫遊者》,而且真正啟發他靈感的也是與銀翼殺手同樣導演的電影《異形》。這種類型的電影出現,是「賽博朋克」推廣到大眾文化最好的指標,同樣也反映出時代的趨勢,越來越多人認為本片是現今最重要並且最偉大的科幻電影之一,也陸續在列在各大學的教育課程當中。因此《銀翼殺手》在1993年列入美國「國家影片登記部」( National Film Registry)永久保存,成為國家級的典藏。

本片的經典語錄及電影配樂,成為二十世紀最具音樂性的電影代表。尤其片中的複製人羅伊的處境,對於搖滾樂的歌詞激發出不少靈感。例如音魔合唱團(Audioslave)所唱的「Show Me How to Live」中那些抒情歌詞:「插在手掌內的長釘/我的創造者/你給我生命/現在,敎我如何生存下去。」這段歌詞是描述電影最後羅伊和戴克生死追殺時,羅伊為了讓生命期限要結束的身體有所反應,拿了一根長釘從自己手掌直插進去。有趣的是這首歌曲同樣也包含科幻主題:「衛星下心痛的夜晚/我還沒有被妳所接受/多希望在內心被偷走的那一塊/能夠建造與妳聯絡的電話亭。」而羅柏殭屍(Rob Zombie)所唱的「More Human Than Human」就是拿製作複製人的泰瑞公司座右銘「比人類更像人」(More human than human)來取歌名,其中歌詞:「我是連鎖一型/我想要更長的生命/去你的!我的生命還不想結束。」這段歌詞就是在敘述片中羅伊有名的台詞:「去你的!我想要更長的生命」(I want more life, fucker!)。此外蓋瑞·紐曼(Gary Numan)唱過的民歌「死期已近」(Time To Die)就是為片中羅伊快要死亡時,唸詩獨白的背景音樂。

「雷利·史考特的電影始終對未來的科幻定義一個視野。」-史蒂芬·白德羅斯基(Steve Biodrowski)。Steve Biodrowski

《銀翼殺手》也對「賽博朋克」式的角色扮演遊戲有著很大的影響力,像《闇影狂奔》(Shadowrun)及早期的電腦遊戲《網路奇兵》(System Shock)和《黑社會》(Syndicate)。在電影中2019年的洛杉磯,人口過度擁擠和多國人種在街道上出現的狀況,被主角戴克描述為一個「混雜日語、西班牙語和德語等…只要是你想的到都有混在裡面。」的虛構「城市語言」(Cityspeak),已經被很多賽博朋克類型的角色扮演遊戲使用。

而本片對於日本動漫畫作品的相關影響方面,如麻宫骑亚的漫画《魔法阵都市》中大量引用了相關的情節與背景设定,高桥良辅在《装甲骑兵》的评论音轨中也曾提及借用了城市的设定。而川尻善昭在《妖獸都市》中蜘蛛女垂死的一幕,更與本片中黛瑞·漢娜被哈里遜·福特所殺的運鏡極為相似。

詛咒[编辑]

電影上映後,傳出很多關於《銀翼殺手》的小道消息,使得越來越多人相信銀翼殺手是個商業詛咒 Curse 。不少在電影裡有置入性行銷或是跟電影周邊有關,在市場及產業居領導地位的公司,都歷經了至今難以生存的災難性挫敗,:

  • 當年位居電視遊樂器領導地位的英格寶遊戲公司(Atari),在隔年(1983)電視遊戲低潮期時,在產業裡一蹶不振。到了90年代除了在遊戲目錄背面看到英格寶公司的商標外,實際上的公司已經無法運作下去,名存實亡。
  • 同年壟斷美國電話通訊的貝爾系統(Bell System)遭到解體,僅保留其研究實驗室、長途電信與設備製造之業務,原先的22個貝爾公司則被整合(或更名)成七個獨立的地區性貝爾電話公司,此七家公司只准在其營業區內經營市話業務。
  • 泛美航空103號航班遭到恐怖攻擊(Pan Am Flight 103,又稱為洛克比空難),死難者家屬向泛美索取賠償,泛美航空在同年破產。
  • Cuisinar公司在1989年因在類似狀況破產。
  • 1985年推出新口味New Coke的可口可樂公司,損失了數百萬美金,但事件後繼續屹立不倒。


配乐[编辑]

范吉利斯(Vangelis)編寫的《銀翼殺手》配樂具有古典成份,並組合了雷利·史考特想像中反映黑色電影氣氛的黑暗旋律。范吉利斯當時剛因為《火戰車》(Chariots of Fire)而獲得了奧斯卡金像獎的獎座。他運用自己的音樂合成器來進行編曲,以「太空」模式為2019年創造出一種名為「新世紀音樂」的風格,就像他的專輯「天堂與地獄」(Heaven and Hell)中聽到的一樣。他同時使用各種不同的樂鐘,以及同事戴米斯魯索斯(Demis Roussos)的人聲來進行創作。史考特另外也採用范吉利斯「回頭見」(See You Later)專輯中的一首「葛林的回憶」(Memories of Green)。(此專輯為管弦樂版本,在史考特後來的影片《情人保鏢》(Someone To Watch Over Me)中再度獲得採用)。

「基於情感上和不穩定的特性,銀翼殺手的配樂以豐富、有特色的聲音表現諸多衝突(紛爭之於和諧,光明之於黑暗)。」musicoutfitter.com

儘管受到廣大樂迷熱烈讚揚,並在1983年榮獲「英國電影和電視藝術學院獎」和「金球獎」最佳配樂的提名,加上寶麗德唱片公司(Polydor Records)在片尾也承諾將會推出配樂專輯,但本片的原聲帶推出仍延遲了長達十年的時間。本片的電影配樂有兩種官方版本,其中一種是1982年由原始配樂改編而成,有細微相似度的由新美洲管弦樂團(The New American Orchestra)推出的管弦樂版本。有些樂曲在1989年問世,但直到1992年推出了導演剪輯版後才開始大量發行。無論如何,雖然專輯中大部份樂曲是來自於影片本身,仍然有少數范吉利斯的編曲最後沒收進其中。除此之外在專輯中也有一些新的作品,因此有許多人並不認為這是一張能作為配樂代表作的專輯。

由於專輯製作的延遲及重製粗劣的品質,導致許多私製專輯盛行了好幾年。其中以1982年發行的版本在科幻大會上造成轟動,使得官方版本延遲發行。在1993年由「Off World Music」發行的一張專輯,比1994年范吉利斯的官方版CD涵蓋了為數更廣的樂曲。「剛果唱片」(Gongo Records)稍後也發行一張幾乎同性質但音質稍佳的版本。到了2003年另外兩種版本也問世了,包含了「Esper Edition」與稍後發行的「Los Angeles-November 2019」。雙碟版的「Esper Edition」當中收錄了官方釋出的樂曲、剛果唱片的版本與電影本身的配樂。最後的「2019」是單碟CD,內含電影裡的聲音,也把一些由「Westwood」公司推出的《銀翼殺手》遊戲音樂置於其中。在所有版本裡,剛果唱片出版的產品被公認為音質最佳的版本,而「Esper Edition」與「Los Angeles - November 2019」則是則是最能紀念該片的代表作。

版本[编辑]

本片共有六種版本,但眾所皆知的只有導演剪輯版及標準版: 1982年上映的國際原始剪輯版(標準版),比美國院線版包含更多的暴力畫面,在VHS和標準版LD(Criterion Collection Laserdisc)上發售。

  • 美國院線版(原始版(Original Version))或被稱為國內版(domestic cut)
  • 兩個毛片版本(workprint version)只在試映會播放,也曾在電影節播放;其中一版在1991年時未經史考特的承認便被當成導演剪輯版(Director's Cut)發佈。
  • 雷利·史考特承認的1992年導演剪輯版;因為未經授權的1991年版本而發行,是今天在DVD上發行的唯一官方版本。
  • 不敬的語言,而發行的版本。

院線版[编辑]

1982年美國及歐洲上映的院線版,給了一個「完美結局」(畫面並利用了史丹利·庫柏力克作品《鬼店》(The Shining)裡被剪除的片段),並在試映會觀眾反應影片難以理解後,在製作人要求下在後製時加上一段旁白。雖然旁白有數種不同版本,史考特跟哈里遜福特卻都不喜歡,並且拒絕將其加入影片中。有小道消息說,福特為了讓他們不要用旁白,而故意將旁白唸得很爛,但在最終版DVD花絮對福特的訪問中,他卻指出並不是這麼回事。IMDB. (2005)銀翼殺手豆知識

導演剪輯版[编辑]

在1990年,華納兄弟短暫的讓戲院放映一份七厘米的毛片拷貝帶,並以導演版的名義宣傳。然而雷利史考特公開否認毛片版是自己的作品,稱其剪輯得粗製濫造,也缺乏范吉利斯替影片所做的得獎配樂。爲了回應史考特對這件事的不滿(也有部份是因它在90年代早起再度掀起熱潮),華納兄弟決定重新剪接一個確定的導演版,並在史考特的意思下預定在1992年發售。

他們雇用曾修復毛片版《銀翼殺手》,並爲他們做諮商的影片修復師麥克·艾瑞克(Michael Arick),與史考特一起帶領整個計畫。他首先跟曾任《銀翼殺手》助理編輯的萊斯海利在倫敦花了幾個月,將史考特想要變動的電影部份彙整成一份清單。他也從導演本人那裡得到許多建議和指示。艾瑞克對影片作了數段變更,大部分是較為次要的,包括重新插入接近片尾時,戴克在靠近他公寓穿堂上找尋蓋夫所摺的紙獨角獸片段。而大部分人認為對本片的觀感造成巨大差異的三個主要改變為:移除戴克帶有解釋性質的口白,重新安插獨角獸奔越森林的夢境畫面,以及刪除工作室強加的「美好結局」,包括一些跑片尾製作名單時的關連影像。

史考特曾抱怨過時間與金錢的限制還有拍《末路狂花》的負擔,讓他沒辦法將影片修到滿意的程度,雖然他在1992年重新發行之後稍感滿意,卻並未對導演剪輯版感到完全滿足。

特別剪輯版[编辑]

或許是他的抱怨起了作用,2000年中旬史考特被要求剪接一個最終的確定版本,在2001年中旬剪接工作完成。更改的部份包括將原本底片作數位化、重新處理特效,以及將音響以杜比數位五點一環繞聲道呈現。不同於1992年匆促發行的導演版,史考特本人在過程中全程監督。特別剪輯版DVD在2001年耶誕期間發售,原本有謠言說將會是一套三碟,包含完整國際院線版、1992年導演剪輯版及新添加刪除場景的版本,另外有額外的卡司陣容訪談,以及幕後花絮《在銀翼殺手的刃尖上》(On the Edge of Blade Runner)。

然而華納兄弟在與履約保證人(尤其是傑利·帕倫奇奧(Jerry Perenchio))發生法律糾紛無限期延後發行特別剪輯版後,當影片預算從2150萬超支到2800萬之時,華納兄弟將影片所有權割讓給履約保證人。在2005年這件法律糾紛仍然未解決。

最终剪辑版[编辑]

2007年12月16日,於北美地區率先推出了《銀翼殺手》的最終剪輯版DVD[89]

最终剪辑版最大的变化,是结局清晰的指出男主角瑞克戴克和女主角瑞秋一樣是人造人。該版本利用最新技術提高畫面品質和音效,特效經過修飾與重製,2019年的洛杉磯變得更為逼真。另外還找回當時的演員瓊安娜·卡西迪補拍臉部畫面後合成,以彌補當年她被福特開槍射殺的場景中,明顯看出是替身上陣的破綻。舊版本當中哈里遜·福特後製錄音對白與嘴型不合的部分,則找來福特的兒子班傑明(Benjamin Ford)跨刀,重製合成台詞的嘴型。

衍生作品[编辑]

幕後紀錄[编辑]

  • 在2000年由諾伯斯蓋特有限公司為第四頻道(Channel 4)製作,安德魯·艾伯特(Andrew Abbott)執導,馬克·柯莫德(Mark Kermode)主持、編劇的特輯節目「在銀翼殺手的刀尖上」(On the Edge of Blade Runner,片長55分鐘),原本預定將收錄在2007年發行的最終剪輯版套裝DVD中,可惜最後因版權問題仍未實現。此節目中包括收錄了原作者狄克生前受訪珍貴的畫面,以及製作小組的訪談,內容包括史考特談論在創作過程中的細節及前製期的混亂。還有保羅·M·桑蒙與芬奇關於菲利普·狄克和他的原著《仿生人是否夢見電子羊?》的側寫分析。
除了哈里遜·福特跟西恩·楊以外的其他演員訪問也穿插其中,我們可從訪問中得知,在一個嚴格不妥協的導演指揮下,以及炎熱、潮濕甚或起霧的狀況下拍攝這部電影的辛苦。在這種情況下預算耗盡了,讓每個人都更有壓力。另外也有對一些拍攝地點的巡禮,最惹人注目的就是片中賽巴斯汀住處的取景地白普里大樓(Bradbury Building)和華納兄弟建造的2019年洛杉磯街道外景,跟雷利的灰暗版本看起來相當不同。
紀錄片中還詳述試映的後製作業編輯與變更(口白與美滿結局,刪掉賀登住院的場景)、特效、范吉利斯的音樂,還有在麥可·戴理及史考特因電影作業遭到抨擊,使投資人跟製片者升到最高點的不愉快關係。還有戴克是不是複製人的問題被提出。雖然曾經身為悽慘的票房毒藥,《銀翼殺手》卻在影片出租市場捲土重來,雷利的毛片版在1990年5月於洛杉磯「Fairfax」戲院試映時得到相當熱烈的迴響,讓華納兄弟要持有影片的麥克·艾瑞克(Michael Arick)重做一個導演版
  • 片長27分鐘的「震盪未來」(Future Shocks),是「Film 101」節目系列的其中一集,是由安大略電視台在2003年拍攝的較新紀錄片。其中訪問了執行製作人巴德·尤金(Bud Yorkin)與席德·米德(Syd Mead),也訪問了包括西恩·楊在內的演員,然而哈里遜·福特的訪問則依舊從缺。還有科幻小說作家羅伯特·J·梭爾(Robert J. Sawyer)的評論,以及整部紀錄片焦點的影評。奧墨斯代替福特參加這部影片,還有楊、沃許、卡西迪與桑德森敘述個人拍片期間的經驗。他們還敘述一個有關劇組人員拍攝雷利照片來製作T恤的故事。影片的各種版本被拿出來討論,還有《銀翼殺手》對未來的預言有多麼精確。

小說[编辑]

參考:小說與電影的差異性

在一個失敗作品之後,最初的電影腳本由漢普頓·芬奇(Hampton Fancher)於1980年選出。這個腳本是以菲利普·K·迪克的作品《仿生人是否夢見電子羊?》為基礎加以大幅度改編。然而芬奇的劇本較著重環境議題,而非小說中注重的人性與理念問題。當雷利·史考特接手本片後,他想要更改劇本,最後聘請了大衛·皮柏斯來接手芬奇不願意重寫的劇本。影片片名在寫作途中也更改好幾次,在定案為《銀翼殺手》之前,芬奇近期的草稿是以《危險日子》(Dangerous Days,此標題後來成為最終版DVD的附錄製作花絮紀錄片標題)來稱呼。而《銀翼殺手》實際上是經過允許後借用威廉·S·布洛斯(William S. Burroughs)對亞倫·E·諾斯(Alan E. Nourse)1974年的小說《銀翼殺手》的稱呼。

由於芬奇的劇本與小說的紛歧、電影拍攝前及拍攝中屢次重寫,還有史考特從未完整讀過原著小說的事實,使影片本身與原著相去甚遠。

最明顯的區別是原著中逃亡的不是人造人(現代已成功的試管嬰兒和發展中的複製人延長),而是外觀似人的機器人(仿生人),只是在最低限度地使用生物基因和組織,概念接近《未來戰士》的終結者。改寫的原因明顯是原著中忽略了只需要把受測試對象照X光,而不需要問話就可以分別人真人和仿生人的錯誤。相對下而電影強調人造人是因為沒有在足夠在人類社會經驗,而會在問話時被識破,代表了人之所以是人不只是生物學的存在也是社會的存在,而本片也引出在真實世界同樣未有足夠社會經驗的兒童的權利問題。

改寫招致許多批評,而儘管《仿生人是否夢見電子羊?》曾以《銀翼殺手》為小說標題再版,企圖要刺激買氣,支持者仍將其視爲兩部不同的獨立作品。有些小說的主題被忽略或完全被移除。包括人口的生殖能力、不孕症宗教大眾媒體的相關議題,還有狄克對於自己是否是人類的懷疑,以及真實與人造的情感寵物的對比。

在菲利普於1982年過世前,影片製作人曾放映了一些粗略剪接的鏡頭讓他試看。雖然電影與他的原著之間有重大出入,而且他對好萊塢的疑慮眾所皆知,但他在看完後卻對影片變得非常有熱忱。甚至預言道:「這將會改變我們對電影的看法。」

系列作品[编辑]

菲利普·狄克的友人K. W. Jeter撰寫了Rick Deckard後續的故事,發行了三本官方承認的「銀翼殺手」小說續集,企圖融合《銀翼殺手》與《仿生人是否夢見電子羊?》的諸多差異。然而小說《銀翼殺手第2集》與影片極不連貫,差異包括了死去角色的復活與大自然環境的修復。導致這本小說比起續集來更像是在平行宇宙發生的事情。

  • Blade Runner 2: The Edge of Human (1995)
  • Blade Runner 3: Replicant Night (1996)
  • Blade Runner 4: Eye and Talon (2000)

大衛·皮柏斯(David Peoples)這位「銀翼殺手」的共同編劇與創作1998年電影《兵人》的劇作家,曾說過「兵人」是以成為「銀翼殺手」周邊系列為目的創作。「兵人」的故事發生在同一個世界中,然而本片是屬於非官方版本的周邊作品,因為它從未被擁有影片《銀翼殺手》所有權與其世界版權的合夥人正式承認過。

雖然不是正式的「銀翼殺手系列」的一員,許多影迷仍注意到1999年的電視影集Total Recall 2070與《銀翼殺手》的相似性。許多人將其列入銀翼殺手系列,或者至少是與同一個世界的產物。這並不是毫無根據,因為「Total Recall 2070」的概念是基於菲利普·狄克的兩個作品:「We Can Remember It for You Wholesale」(電影《魔鬼總動員》原著)及《生化人是否夢見電子羊?》,正是《銀翼殺手》的原著而來。

遊戲及漫畫[编辑]

  • 銀翼殺手衍生了兩款電腦遊戲。第一款為「CRL Group PLC」設計,在舊型電腦平台Commodore 64和ZX Spectrum上執行。另一款是美國Westwood Studios公司在個人電腦平台所設計的動作冒險遊戲《銀翼殺手》,加入電影裡沒有的新角色和新劇情,並結合電影的聲優及場景。劇情設定是與電影同時進行的,玩家必須扮演另一個與戴克同樣職業,但從未見過面的複製人殺手(replicant-hunter)。遊戲有多線劇情,此外每個非玩家控制角色(non player characters, NPC)都擁有自己獨立的AI。令人遺憾的是為了這款遊戲所開發的獨特3D引擎,在遊戲上市後這技術卻被超越了,使得遊戲的賣點大減。
  • 銀翼殺手原創棋盤遊戲1982年在加州被設計出來,這是個很類似《蘇格蘭特警》(Scotland Yard)的桌上型遊戲。
  • 另一部銀翼殺手相關漫畫是《人型反照》(Albedo Anthropomorphics),由史提夫·蓋勒希(Steve Gallacci)執筆。他創造了原型人造人Bad Rubber(Nubmer 0),用來諷刺電影銀翼殺手裡的擬人化複製人。電影主角戴克在這部漫畫裡面叫做Rick Duckard,是一隻鴨子。

参见[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Blade Runner: The Final Cut Box Office Mojo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網際網路檔案館
  2. ^ Sammon, pp. xvi–xviii
  3. ^ Bukatman, p. 21; Sammon, p. 79
  4. ^ Conard, Mark T., The Philosophy of Neo-Noir, University Press of Kentucky. 2006 [July 27, 2011], ISBN 978-0-8131-2422-3原出处存档於2014-04-07) 
  5. ^ Bukatman, p. 41
  6. ^ Greenwald, Ted, Read the Full Transcript of Wired's Interview with Ridley Scott, Wired Issue 15.10. September 26, 2007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3-06-18) 
  7. ^ Barber, Lynn, Scott's Corner, The Observer. London: Guardian News and Media. January 6, 2002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08-07-20) 
  8. ^ Hunt, Bill, Blade Runner: The Final Cut – All Versions, The Digital Bits, Inc.. December 12, 2007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4-02-22) 
  9. ^ Sammon, pp. 353, 365
  10. ^ Blade Runner: The Final Cut, The Digital Bits, Inc.. July 26, 2007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4-02-22) 
  11. ^ Sammon, pp. 79–80
  12. ^ The top 40 cars from feature films: 30. POLICE SPINNER, ScreenJunkies.com. March 30, 2010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4-04-04), "though press kits for the film stated that the spinner was propelled by three engines: "conventional internal combustion, jet and anti-gravity"." 
  13. ^ Willoughby, Gary, BladeZone's Gary Willoughby has a One on One chat with Gene Winfield, the builder of the full size cars and spinners from the classic film Blade Runner., Bladezone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3-09-27) 
  14. ^ EMPSFM Brochure, Science Fiction Museum and Hall of Fame(原出处存档於January 21, 2011) 
  15. ^ Sammon, pp. 106–107
  16. ^ Future Noir: Chapter VIII - The Crew
  17. ^ The Blade Runner FAQ (via Internet Archive)
  18. ^ 18.0 18.1 18.2 18.3 18.4 18.5 18.6 18.7 Dangerous Days: Making Blade Runner (Blade Runner: The Final Cut DVD), Warner Bros.. 2007 
  19. ^ Sammon, p. 211
  20. ^ Ford: "'Blade Runner'" Was a Nightmare", Moono.com. July 5, 2007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2-02-24) 
  21. ^ Sammon, p. 296
  22. ^ Carnevale, Rob, Getting Direct With Directors ... Ridley Scott, BBC. September 2006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4-04-13) 
  23. ^ Kennedy, Colin, And beneath lies, the truth, Empire. November 2000 (137): 76 
  24. ^ In Conversation with Harrison Ford, Empire. April 2006 (202): 140 
  25. ^ Smith, Neil, The Total Film Interview, Total Film. Summer 2007 (130) 
  26. ^ Sammon, pp. 92–93
  27. ^ 27.0 27.1 Ebert, Roger, Blade Runner: Director's Cut, rogerebert.com. September 11, 1992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3-03-04) 
  28. ^ 28.0 28.1 Sammon, p. 284
  29. ^ Hauer, Rutger, Live Chat – February 7, 2001, Rutger Hauer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2-01-24) 
  30. ^ 30.0 30.1 Sammon, pp. 115–116
  31. ^ Bukatman, p. 72
  32. ^ Sammon, p. 170
  33. ^ Brinkley, Aaron, A Chat With William Sanderson, BladeZone – The Online Blade Runner Fan Club. October 5, 2000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4-04-28) 
  34. ^ Sammon, p. 150
  35. ^ Bukatman, p. 13; Sammon, p. 23
  36. ^ Dick quoted in Sammon, p. 23
  37. ^ Sammon, pp. 23–30
  38. ^ Sammon, pp. 43–49
  39. ^ Sammon, pp. 49–63
  40. ^ Sammon, p. 49
  41. ^ Bukatman, pp. 18–19; Sammon, pp. 64–67
  42. ^ Sammon, pp. 63–64
  43. ^ Sammon, pp. 67–69
  44. ^ Boonstra, John, A final interview with science fiction's boldest visionary, who talks candidly about Blade Runner, inner voices and the temptations of Hollywood, Rod Serling's the Twilight Zone Magazine. June 1982, 2 (3): 47–52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3-05-28) 
  45. ^ Blade Runner film, dedication after credits, 1:51:30
  46. ^ Bukatman, pp. 61–63; Sammon, p. 111
  47. ^ Sammon, p. 74
  48. ^ Wheale, Nigel, The Postmodern Arts: An Introductory Reader, Routledge. 1995:  107 [July 27, 2011], ISBN 978-0-415-07776-7 
  49. ^ Monahan, Mark, Director Maximus, The Telegraph. London. September 20, 2003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08-06-21) 
  50. ^ Sammon, p. 53
  51. ^ Giraud, Jean, The Long Tomorrow & Other SF Stories, Marvel. 1988, ISBN 978-0-87135-281-1 
  52. ^ Sammon, p. 98
  53. ^ 2019: Off-World Archives. Scribble.com. [2012-05-23]. 
  54. ^ Jenkins, Mary. (1997) The Dystopian World of Blade Runner: An Ecofeminist Perspective
  55. ^ 55.0 55.1 Blade Runner – FAQ. Faqs.org. [2012-05-23]. 
  56. ^ Kerman, Judith. (1991) Retrofitting Blade Runner: Issues in Ridley Scott's "Blade Runner" and Philip K. Dick's "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 ISBN 978-0-87972-510-5
  57. ^ Sammon, p. 309
  58. ^ Bukatman, p. 34; Sammon, p. 316
  59. ^ Sammon, pp. 316–317
  60. ^ Sammon, pp. 313–315
  61. ^ Hicks, Chris, Movie review: Blade Runner, Deseret News Publishing Co. September 11, 1992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4-04-07) 
  62. ^ Quoted in Sammon, p. 313 and p. 314, respectively
  63. ^ Kael, Pauline. Taking It All In. Holt, Rinehart and Winston. 1984: 360–365. ISBN 978-0-03-069361-8. 
  64. ^ Ebert, Roger, Blade Runner: The Final Cut (1982), Chicago Sun-Times. November 3, 2007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2-10-21) 
  65. ^ 65.0 65.1 Blade Runner (1982). Rotten Tomatoes. [June 2,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17). 
  66. ^ NY Times: Blade Runner, NY Times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3-05-17) 
  67. ^ Hoberman, J., 100 Best Films of the 20th Century, Village Voice Critics' Poll. 2001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4-03-31) 
  68. ^ Online Film Critics Society: OFCS Top 100: Top 100 Sci-Fi Films, Awesome Inc. June 12, 2002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2-03-13) 
  69. ^ Sight & Sound Top Ten Poll 2002, Sight & Sound. 2002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2-05-15) 
  70. ^ Schröder, Nicolaus, 50 Klassiker, Film, Gerstenberg. 2002, ISBN 978-3-8067-2509-4 (German) 
  71. ^ 1001 Series, 1001beforeyoudie.com. July 22, 2002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4-01-10) 
  72. ^ Top 50 Cult Movies, Entertainment Weekly. May 23, 2003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4-03-31) 
  73. ^ Top 10 sci-fi films, Science, The Guardian. UK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3-07-25) 
  74. ^ Jha, Alok, Scientists vote Blade Runner best sci-fi film of all time, Film, The Guardian. UK. August 26, 2004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3-03-08) 
  75. ^ How we did it, Science, The Guardian. UK. August 26, 2004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3-07-26) 
  76. ^ Total Film, Film news Who is the greatest?, Total Film. Future Publishing. October 24, 2005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4-01-23) 
  77. ^ The Complete List – ALL-TIME 100 Movies, TIME. May 23, 2005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1-08-22) 
  78. ^ ALL-TIME 100 Movies, TIME. February 12, 2005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1-08-31) 
  79. ^ Corliss, Richard, All-Time 100 movies: Blade Runner (1982), TIME. February 12, 2005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March 7, 2011) 
  80. ^ Hayashi, Chiaki, AFI's 100 Years ... 100 Movies – 10th Anniversary Edition (PDF), American Film Institute. July 20, 2007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1-08-07) 
  81. ^ American Film Institute, AFI's 10 Top 10. June 17, 2008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3-03-03) 
  82. ^ George, Alison, Sci-fi special: Your all-time favourite science fiction, New Scientist. Reed Business Information Ltd. November 12, 2008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4-04-06) 
  83. ^ George, Alison, New Scientist's favourite sci-fi film, New Scientist. Reed Business Information Ltd. October 1, 2008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4-04-06) 
  84. ^ Empire Features, Empire [July 26,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3-10-14) 
  85. ^ Pirrello, Phil; Collura, Scott; Schedeen, Jesse, Top 25 Sci-Fi Movies of All Time, IGN Entertainment Inc [July 27, 2011] 
  86. ^ Total Film, Film features: 100 Greatest Movies Of All Time, Total Film. Future Publishing [July 27, 2011]原出处存档於2013-12-22) 
  87. ^ Sight & Sound 2012 critics top 250 films, Sight & Sound. 2012 [September 20, 2012]原出处存档於2013-10-26) 
  88. ^ Sight & Sound 2012 directors top 100 films, Sight & Sound. 2012 [September 20, 2012]原出处存档於2014-04-18) 
  89. ^ John Howell. What's new in Blade Runner: The Final Cut?. SFFMedia. 09 December 2007 [2007-12-11]. 

相關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