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洲搶包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2010年舉行的搶包山比賽

搶包山香港長洲一年一度的特色傳統民間活動,為長洲太平清醮兩項主要活動之一,另一項為飄色巡遊。搶包山的活動有悠久歷史,本是搶孤的一種,但自從1978年發生包山倒塌意外造成多人受傷後,便一直被禁止舉行,直至2005年才獲香港政府批准重辦,惟重辦的搶包山與傳統的搶包山有一些分別。現時搶包山比賽活動在每年飄色巡遊之後(亦即是香港佛誕公眾假期之後)翌日的凌晨12時正舉行。

歷史[编辑]

1961年的搶包山活動

據說早於18世紀的清朝,長洲已有搶包山的活動。當時島上發生瘟疫,死了不少平民,據說後來得到玄天上帝的指引,瘟疫才得已制止。而居民為了酬謝神恩,便扮成神祇在大街上遊行驅趕瘟神,其後每年舉行,成為太平清醮。而於太平清醮中,設立了三座由平安包積成的包山,供居民搶奪,在傳統上,摘得包子越多,福氣就會越多。但不幸地,在1978年5月9日的搶包山活動當中,300多人從四方八面,沒有秩序的攀上包山搶平安包,而其中一座包山因不勝負荷而塌下,導致24人被壓斷手腳受傷,造成嚴重意外事故。香港政府便因此而禁止了這項活動,改為統一派發平安包給居民,以策安全。直至2004年,長洲居民曾申請重辦,但因與政府未能就安全方面達成協議而未能成功。2005年,香港政府終作出讓步,接納長洲居民提出的條件,令搶包山活動重現。

傳統搶包山[编辑]

太平清醮期間,長洲北帝廟前會有三個掛滿包子的包山。包山高約13米,僅用竹棚搭成,每個包山掛上了約16,000個包子。包子名為「幽包」,是一種曾被貢神的印有紅色「壽」字的蓮蓉包,又叫「平安包」。搶包山通常會在太平清醮的最後一晚舉行。在子夜零時、村長一聲號令後,過百名男子便會爬上包山,盡他們所能搶奪包子。按照傳統說法,取得越多和越高的包子,福氣就越多,於是搶包山的人你推我擠,情況通常都十分混亂,爭先恐後,甚至不時出現「疊羅漢」,險象環生。數分鐘內,數以萬計的包子便一掃而空,搶得的包子則會分派給其他居民。

現代搶包山[编辑]

現代包山

2005年5月16日凌晨零時,停辦了27年的搶包山終告重辦。現代搶包山和傳統搶包山互相比較下,在包山構造及攀爬方法上有不少分別。三個掛滿包子的包山依舊放於長洲北帝廟前。可是高14.42米的包山,由結構工程師認可的物料和方法搭成,內部的支撐結構為鋼架,外部配上沒有支撐用途的竹枝,以保留傳統風情,造價約57萬港元。而包山的構造上取得香港屋宇署香港建築署香港工程師學會香港攀山總會的意見及支持,以確保包山的安全。每個包山只掛上6,000多個包子,而包子改印「平安」二字,寓意沒有意外發生,平平安安。至於爬包山人士均需接受香港攀山總會的攀包山和防墮安全訓練,此外必須佩戴安全繩。而包山底部會鋪上軟墊,所以即使參賽者跌下亦不會受重傷。經當局嚴格選拔後,只有12名參賽者獲准搶包山。

比賽形式方面(個人)[编辑]

12名參賽者須在3分鐘內爬上包山搶包子及返回地面,逾時不能返回地面者作落敗論。包山的包子分为3层,最上层包子每个9分,中层每个3分,下层每个1分,在3分钟内抢到包子总分最高的为冠军。在限時內搶到總分數最高的參賽者,便可在搶包山比賽中勝出。而比賽場地只容許1000人現場觀賽。2005年冠軍為長洲居民郭嘉明,其正職為消防員,一共搶得51個包子。郭於2006年及2007年度衛冕冠軍。至2008年度,個人賽冠、亞、季軍得主,分別是攀石教練黎志偉、消防員郭嘉明和張文翔。

歷屆成績(個人)[编辑]

年份 第一名
(得分)
第二名
(得分)
第三名
(得分)
決賽參賽者
2005 郭嘉明(453) 邱鴻明(423) 林嘉駿(398) 郭嘉明、邱鴻明、林嘉駿、及其它(待更新)
2006 郭嘉明(705) 黎志偉(681) 曾順文(601) 郭嘉明、黎志偉、曾順文、黃錦全、黃亞榮及其它(待更新)
2007 郭嘉明(648) 朱嘉偉(639) 譚頌謙(585) 郭嘉明、朱嘉偉、譚頌謙、黎志偉、陳家成、黃子翹、吳 烔、黃汝謙、鄭麗莎、鐘玉川、葉霆瑋、張偉文
2008 黎志偉(778) 郭嘉明(715) 張文翔(661) 黎志偉、郭嘉明、張文翔、及其它(待更新)
2009 何善揮(1038) 蔡國棟(822) 向 堯(726) 何善揮、蔡國棟、向 堯、黎志偉、郭嘉明、黃汝謙、張文翔、葉霆瑋、梁俊傑、黃子翹、鄭麗莎、黃嘉欣
2010 男子組:郭嘉明(939)
女子組:黃嘉欣(603)
何善揮(836) 鍾玉川(788) 男子組:郭嘉明、何善揮、鍾玉川、黎志偉、張偉文、陳家成、張偉國、黃汝謙、吳家樂
女子組:黃嘉欣、林蘇妹、袁詠思
2011 男子組:張文翔(919)
女子組:鄭麗莎(687)
陳家成(786) 葉健文(772) 男子組:陳家成、鍾玉川、葉健文、葉霆瑋、游嘉俊、張文翔、梁俊傑、楊文雄、莊耀龍
女子組:黃嘉欣、鄭麗莎、陳嘉怡
2012 男子組:郭俊賢(873)
女子組:鄭麗莎(939)
梁俊傑(756) 葉建文(732) 男子組:郭俊賢、及其它(待更新)
女子組:鄭麗莎、及其它(待更新)
2013 男子組:郭嘉明
女子組:黃嘉欣
張文翔 鍾玉川 (括號內的數字為線道)
男子組:(01)張文翔、(03)陳宇航、(04)郭嘉明、(05)雷銘航、(06)黃志傑、(07)梁俊傑、(09)葉建文、(10)黃子翹、(12)鍾玉川
女子組:(02)何鳳芝、(08)鄭麗莎、(11)黃嘉欣
袋袋平安獎:郭嘉明

比賽形式方面(團體)[编辑]

搶包山比賽在2006年開始加入團體組別。為免將包山中間的包弄跌,影響個人賽的結果,團體賽被安排在個人賽後進行。

由各個參賽團體派出五人參賽。賽會會事先在包山頂放置若干個袋(視參賽隊伍而定),袋內有5個平安包,賽事以接力形式進行。先由一名選手爬上包山頂,在所屬的袋內取一個包再返回地面,然後由另一名隊員爬上,進行相同動作,所有隊員在最快時間內取得各自的平安包為勝。

批評[编辑]

政府將太平清醮包裝成廟會節慶旅遊項目,以及將搶包山改成攀山比賽形式,就被不少人批評為「不倫不類」、「商業化」、「文化承傳欠奉」。科技大學人文學部廖迪生教授指出,節慶傳統跟人類經濟活動生活方式有密切關係,在數百人以至數千人參與的活動裡,表現出社會性或地區性的團結,所以文化風俗傳統隱含社會結構意義,而政府首創的「搶膠包」,只是保留了活動的框架,跟當地人、當地社會文化全無關係。[1]有論者引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報告—文化的多樣性、衝突與多元共存》(2000)指出,保護文化之目的是「在經濟和技術發展時,將文化和人的價值置於中心位置」,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基本特點是要「有活生生的實踐者,有觀眾,也活生生地存在於社會當中」,而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亦應該以提昇「文化尊嚴、文化自豪和文化身份」為目標。香港官員處理搶包山的取態,是將傳統文化承傳變成旅遊收益項目,既無內涵,亦無生命力,甚至連起碼的尊重都欠奉。 [2]長洲建醮會認為政府接手主辦的搶包山不是傳統,所以不與為伍。鄉紳黃維坤話:「其實長洲居民一直要求恢復搶包山傳統,大部份島民都不同意現時那種『不倫不類』的所謂搶包山,那只是一個爬山比賽,不可叫搶包山,完全無意義。真正『搶包山』是所有大眾都有份,喜歡拿幾多個包就幾多個包。」從前對搶包山有最大興趣的是島上的海陸豐漁民,因為一來他們最需要祈福,又爬慣桅杆,所以特別擅長搶包山,但現在的攀爬運動就沒有漁民參與。 [3]。《南華早報》社評指出,搶包山傳統意義是為島民帶來平安、健康;如果將搶包山變成體育競技,將會令搶包山的精神面貌盡失。[4]

發展[编辑]

2005年

  • 停辦了26年的搶包山重辦。

2006年

  • 首次加入團體組別比賽。

2007年

  • 首次面向國際,成為世界上第一個跨國搶包山比賽,分別有越南國家地區參與
  • 吸取了2006年的雨天令包子發霉發臭的教訓,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宣佈用8000個塑膠「仿真包」代替真包,更考慮每年把「仿真包」循環再用,以達環保效益。

2010年

  • 增設女子組冠軍。

現場直播[编辑]

衍生商機[编辑]

仿長洲太平清醮平安包外形的發光二極管變色燈

由恢複搶包山活動開始,在長州太平清醮期間,均有大量遊客湧入長州,不少人把握了商機,除了加做平安包外,還推出了平安包造形的枕頭、零錢包、飾物等,為長州本土帶來大量商機。

相關雜聞[编辑]

相關[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遺產保育後知後覺,文匯報C08版,2007年5月17號
  2. ^ 李少媚:搶「膠包」談文化承傳,信報P38版,2007年5月23號
  3. ^ 真假包之謎,蘋果日報E14版,2007年5月23號
  4. ^ Don't spoil festival with year-round bun scramble, SCMP, May 14 2005

外部鏈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