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锡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閻錫山
Yan Xishan.jpg
任期
1949年6月13日-1950年3月10日
前任 何應欽
繼任 陳誠
任期
1949年6月12日-1950年1月30日
前任 何應欽
繼任 顧祝同代理
正任:俞大維
个人资料
性別
出生 1883年10月8日
 大清山西省五臺縣
逝世 1960年7月22日(76歲)
 中華民國臺灣省臺北市[註 1]
籍貫 山西省五臺縣
國籍  大清(1883-1911)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1912-1927)
 中華民國(1927-)
政黨  中國國民黨
專業 軍人
軍事背景
服役 Republic of China Army Flag.svg 中華民國陸軍
服役时間 1927年-1960年
军衔 一級上將
獲獎 青天白日勳章
學歷
  • 太原國立武備學堂
    (1905年)
  • 日本東京振武學校攻讀
    (1905年)
  • 東京日本士官學校攻讀
    (1909年)
經歷
  • (清)山西陸軍第二標教練官
    (1909年-1910年)
  • (清)山西陸軍第二標標統
    (1910年-1911年)
  • 山西省政府都督
    (1911年)
  • 山西省政府民政長
    (1911年-1914年)
  • 山西督軍
    (1916年-1917年)
  • (國民政府)山西省政府主席
    (1917年-)
  • (國民政府)國民政府委員
    (1927年5月22日-1947年)
  • (國民政府)第三集團軍總司令
    (1927年-)
  • (國民政府)平津衛戍總司令
    (1927年-)
  • 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
    (1927年-)
  • 太原政治分會主席
    (1927年-)
  • (國民政府)內政部部長
    (1928年10月24日-1928年12月28日)
  • (國民政府)蒙藏委員會委員長
    (1928年12月27日-1947年)
  • (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
    (1928年-1938年)
  • (國民政府)建設委員會委員
    (1928年-1929年)
  • (國民政府)禁煙委員會委員
    (1928年1月-1929年)
  • (國民政府)黃河水利委員會委員
    (1929年1月24日-1933年)
  • (國民政府)首都建設委員會委員
    (1929年)
  • (國民政府)賑災委員會委員
    (1929年)
  • (國民政府)國軍編遣委員會常務委員
    (-1930年11月15日)
  • (國民政府)全國陸海空軍副總司令
    (1930年)
  • 北平國民政府主席
    (1930年9月9日-1930年11月4日)
  • (國民政府)太原綏靖公署主任
    (1932年)
  • (國民政府)財政委員會委員
    (1932年)
  • (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副委員長
    (1935年12月18日-1938年)
  • (國民政府)第二戰區司令長官
    (1937年-1945年)
  • (國民政府)山西省政府(兼)主席
    (1943年-)
  • 行政院院長
    (1949年6月6日-1950年3月10日)
  • 國防部部長(行政院院長兼任)
    (1949年6月12日-1950年1月26日)
  • 總統府資政
    (1950年3月-1960年5月23日)

閻錫山(1883年10月8日-1960年5月23日),字百川伯川山西省五臺縣人,清末举人中華民國北洋政府将军府同武上将军國軍(及其前身國民革命軍陸軍一級上將北洋軍閥晉系領袖。曾任行政院院長國防部部長及總統府資政等職務。

生平[编辑]

河边村阎锡山旧居
阎锡山

身世[编辑]

閻錫山生於山西省五臺縣河邊村(今屬定襄縣)。6岁丧母、9岁入私塾读书、16岁协助其父阎书堂(字子明)经商。 [1]

辛亥革命[编辑]

1901年入山西武備學堂,1904年赴日本留學,入东京振武学校。1905年,加入中國同盟會。1909年自日本陆军士官學校畢業返國,出任山西陸軍小學教官監督。不久应清朝行省鄉試,中举人。任山西陆军第二标教官,后任标统。武昌起义发生后,当时的山西巡抚陆钟琦很早已经意识到山西新军不稳定不可靠,为防意外,他一方面从外面调配巡防营驻扎省城维护秩序,另一方面将驻守省城的新军调往外地。陆钟琦给出的开拔时限为10月28日。当天下午,新军中具有新思想的军官黄国梁、阎锡山、张瑜、温寿泉、乔煦、南桂馨等集会决定利用开拔命令领取武器弹药,当天夜里突然发难,驻扎太原城外的新军第八十五标第三营管带姚以价率先从南门攻城,驻守在城内的第八十六标标统阎锡山迅即响应。仅一夜功夫,太原全城就被起义军占领,山西巡抚陆钟琦、协统谭振德被击毙,满城亦降。稍后,山西全省各州县仿照省城相继光复。辛亥革命成功后,阎锡山任山西都督,按新军起义的顺序,山西省是全国的第五个宣布独立的省份。[1]

北洋时代[编辑]

袁世凱洪憲稱帝时,阎表示积极支持,因此獲封一等侯。之後阎亦繼續支持北洋政府。1917年護法運動期間,奉段祺瑞令帶兵赴湖南作戰。因晉商富甲天下,山西省於末與民國初年為中國富庶省份;作為1910年代至1920年代地方領導人,閻錫山因此成爲中國重要人物之一。[2]

农业政策[编辑]

1917年开始,阎锡山重拳出击,推出“六政三事”(“六政”:水利、种树、蚕桑、禁烟、斷辮、天足;“三事”:种棉、造林、牲畜)来发展农业。梁漱溟在1922年到山西考察村政建设时,也曾在山西国民师范发表了一篇夸奖山西农村建设成绩的演讲:“现在全国各地都乱到极点,个人自由的权力,全被剥夺无遗。……如广西广东湖南四川陕西……,哪处不是民不聊生!……山西这方面,无论如何,我们总是可以赞美地方政府有一种维持治安的功劳。”

兵工业[编辑]

阎锡山对山西工业特别是军火业的发展也不遗余力。他所设立的太原兵工厂山西火药厂,曾与当时全国规模最大的汉阳兵工厂沈阳兵工厂并列。生产的弹药不仅能满足自己军队的需求,也成为他拉拢和要挟其他军阀势力的重要工具。由于弹药充足,阎锡山曾下令官兵在打靶时,一律用实弹。这种气派,在全国军队中绝无仅有。

北伐革命时期[编辑]

1926年北伐戰爭起,12月,閻錫山請求加入國民革命軍[3]

1927年1月,蔣介石提請任命閻錫山為國民革命軍北路總司令。[4]6月,閻錫山通電擁護三民主義,除五色旗,改懸青天白日紅旗,被任命為國民革命軍第三集團軍司令,對張作霖作戰。1929年,任陸海空軍副總司令。1930年元旦,獲國民政府頒授一等寶鼎勳章

中原大战时期[编辑]

北伐结束之后,阎锡山與蔣介石就「國軍編遣事件」意見相左。1930年2月,閻錫山通電以禮讓為國,要蔣下野出國。[5]3月14日,原第二、三、四集团军将领57人,通电拥阎为陆海空军总司令,冯玉祥李宗仁张学良为副总司令,出兵讨蒋,引發中原大戰。7月,国民党反蒋各派在北平成立了“中国国民党部扩大会议”,决定另组「國民政府」,閻任「國民政府」主席。9月,奉系領袖張學良通電支持蔣介石,並派兵攻入山海關關內,隨即掌握北平。馮、閻大敗。9月,閻錫山通電下野。[6]10月15日,閻錫山宣布下野,12月赴大連,研究哲学。

1931年8月5日阎锡山乘飞机潜回大同。一个月之后九一八事變爆发,蒋介石为了抗日和昔日反对势力和解。1931年12月,在国民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阎锡山的中央执行委员被恢复。次年2月20日被任命为太原绥靖主任。阎锡山利用全面抗战前的几年和平时期大力发展经济,同时积极“防共保乡”。

抗日时期[编辑]

1936年日军进入与山西相邻的绥远,阎锡山政策也改为联共抗日,与共产党薄一波徐向前等人合作[7]。9月成立“山西牺牲救国同盟会”,自任会长。11月命令晋绥军傅作义赵承绶等部对依日的蒙疆聯合自治政府伪军进行反击。11月16日,蔣介石從洛陽致電閻:「應即令傅作義主席向百靈廟積極佔領,對商都亦可相機進取,對外交決無顧慮,不必猶豫,以弟之意,非於此時乘機佔領百靈廟與商都,則綏遠不能安定也。」[8]百灵庙战役中获胜。

1937年蘆溝橋事變引发全面抗日战争爆發後,任第二戰區司令長官,抗日戰爭中参与並指挥了太原会战等诸多大小戰鬥。

第二次国共内战时期[编辑]

1945年8月下旬,时任第二战区司令长官的阎锡山,以其第十九军军长史泽波国民革命軍第十九军国民革命軍第六十一军一部共1.7万人进攻晋西南。共军集中太行太岳冀南3个战区的主力及地方武装共3.1万人,发起上党战役。至10月12日,共军取得完全胜利,共歼国军3.5万人,其中生俘3.1万人,缴获山炮24门,机枪2000余挺,各种枪1.6万余支,国民革命軍第七集团军副总司令彭毓斌阵亡,第十九军军长史泽波被俘。

第二战区撤销后,阎锡山担任太原绥靖公署主任兼山西省政府主席,继续掌握山西军政大权。

1946年1月,国共双方达成停战协议。是年6月,随着国共内战全面爆发,阎锡山部在山西各地进攻解放军。但先后遭到贺龙聂荣臻陈赓王震徐向前等解放军部队打击,最後阎锡山部只掌控着太原大同兩座孤城。

閻锡山,攝於1948年

1949年2月17日,閻錫山到溪口蔣介石「談其今後黨、政、軍等改造的意見」[9]。随着国军在战场上失利,在接到时任中华民国代总统李宗仁的邀请电后,阎锡山于3月29日乘机飞往南京。4月24日,共军攻克太原,山西省政府代主席梁化之及特种警宪指挥处特务40余人自杀,从而结束阎锡山在山西的38年统治。

南京失守后,中华民国政府南迁广州。1949年5月31日,出任行政院長。[10]6月,阎锡山在廣州就任行政院長并兼任國防部長。11月,閻錫山求蔣介石指示,一日數電。[11]11月14日,阎锡山在重庆向蒋介石提议进行土地改革,遭到陈立夫愤怒回应“共产党还没到,你就想赶在他们前面迫害地主吗?”[12]

台湾时期[编辑]

11月20日,李宗仁以養病為由,宣佈中樞軍政交由閻錫山負責。12月8日閻錫山自成都飛到臺灣,編查「太原五百完人」名單,宣傳以梁化之為首的「太原五百完人」事跡,並短暫代理中華民國政府在台軍政。1950年3月,蔣介石於臺灣續任中華民國總統「復行視事」,閻錫山隨即自行辭職,並被聘為總統府資政

閻錫山定居陽明山,过着“十年隐居,十年著作”的生活,期间共有近五十名忠心部屬也跟著遷入,打理閻錫山住居生活。1960年,閻錫山病逝臺北,葬於陽明山。閻病逝後,人員逐漸散去,但故居與墓園仍由張日明、井國治等老侍衛整理、維護,數十年如一日。閻錫山故居與閻錫山墓園分別在2004年10月7日與2010年3月16日,被臺北市政府公告為市定古蹟,但仍由閻錫山侍衛打理。

只不過,隨年齡漸長,在井國治過世後,閻錫山故居十餘年來僅剩張日明一人打理,但如今張日明已八十餘歲,行動日益不便,始決定將故居等市定古蹟捐予市政府做後續維管。[13]

同僚[编辑]

赵戴文是民国时山西的第二号人物,曾任山西省政府主席,是阎锡山统治系统的首席文官,俗称军师。


哲学理念[编辑]

阎锡山创立了自称为“中的哲学”哲学思想。他认为不偏不奇、情理兼顾,不过不及是为中,事之恰好处是为中;人事得中则成,失中则毁;承认矛盾,要用二的分析法分析矛盾,以求得矛盾的不矛盾,使矛盾对消,达到适中,以求生存;认为事理有母理与子理之别,母理是不变的,子理服从母理,人事以生为最高母理;存在即是真理,需要即是合法。[14]

用人理念[编辑]

阎锡山在《日记》中不惮其烦地多次总结他的用人经验。他很欣赏曾国藩说的“用人以外无经济(经国济民)”的话,认为“得人事举,失人事败”,“有干部即有政权”,“没有人的困难比没钱的困难还大”;同时,他感到用人是一件很难的事,多次说过“知人难,用人尤难”,认为“用人如御马,御之善可以行远,御之不善反能覆身”。“用人处事,不慎之于始,必悔之于终”。他忧虑的是自己“智不足以知人,勇不足以胜人,仁不足以感人”。

和民国时代的许多权势人物一样,阎锡山用人,亦存在很浓重的乡土、亲族特色,对亲戚十分照顾。他夫人徐竹青的叔叔徐一清,当了山西财政司司长兼大汉银行经理,掌握山西财权。还有个远亲,靠阎锡山的關係进了山西省粮食局任職。有人向阎批評「此人根本不懂糧食」。阎哼了一声说:「那他会吃糧食麼?会吃就行。」

當年在山西当地流传着“会说五台话,就把洋刀挎”的流行语,以及“亲不亲,故乡人”这句连阎锡山本人也常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多少反映了阎对同乡親戚的态度。

军国主义[编辑]

留学日本的阎锡山受军国主义影响很深,并在山西省内积极宣传,并撰写有所《军国主义谈》一书,1915年7月中旬印制成册,分发全省各机关学校阅览,广泛流传。全书采用问答体、共13问,约2万余字。主要有军国与强国、战胜之术、武德教育、军人地位、军心作用等观点。[15]

经济理念[编辑]

阎锡山曾说:“各取所需是圣人制度。各取所值是贤人制度。劳资合一是常人制度。私产生息是盗贼制度。常人多只好行常人制度,贤人多可行贤人制度,圣人多始可行圣人制度。”[16]这句话显然包含阎锡山对共产主义、资本主义中经济制度的理解。

教育理念[编辑]

民国的义务教育,则始自阎锡山治下的山西,正如教育家陶行知所言,“山西是中国义务教育策源地”。那样一个内忧外患,曾被蒋南翔呼作“容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的年代,阎锡山却在山西为学龄儿童们造了几十万张课桌,使山西学龄儿童受义务教育比例长期保持在70%的高度,同时阎氏能够将“受教育”与“当兵”、“纳税”并列,称之为“国民之三大义务”,放在《告谕人民八条》的首条,要求山西民众全体遵守,实属不易。 [17]

名誉[编辑]

1930年的美国《时代》记述:“作为山西省的‘模范督军’,阎实际上耸立在一个独立王国之中——处于各军阀的包围之中。尽管目前晋西南地区还存在粮食短缺,但阎为1100万人带来了繁荣,在中国,他们最富裕,因而使他显得出类拔萃。阎的嗜好不是女人、酒、鸦片,甚至也不是金钱,而是优质的道路、纺织、防御部队、维持秩序的警察,发展优良的牛、马、耕具、家禽、肥料——所有能为他的乡亲直接带来好处的事物。”[18][19]

家人[编辑]

阎锡山妻子徐竹青 另徐蘭森替他生有5个儿子,分别为长子阎志恭、次子阎志宽、三子阎志信、四子阎志敏、五子阎志惠。

阎氏趣闻[编辑]

对联[编辑]

抗战前夕,阎锡山到江苏无锡游览。有人撰一上联,登在上海《大公报》上,征求下联。上联是:阎锡山,过无锡,登锡山,锡山无锡。此联奇巧,很长时间无人能对出下联,几乎成了绝对。直至1942年,《大公报》记者范长江来到天长县新四军驻地采访。他猛然想起数年前《大公报》上的征联,顿生灵感,随口对道:范长江,到天长,望长江,长江天长。该下联中,同样以人名、地名入联,与上联相对,十分工整,可谓天衣无缝。

“人肉换猪肉”[编辑]

阎锡山近亲,一是自己的阎家,二是他的娘舅曲家,但这两家人都是搞经济的,除阎锡山之外,没有从政的,也可以说没有从军的(阎的族孙阎树梅短期参军,1939年逝世)。因为阎、曲两家都是由经商发家,家族的传统认为从事经济工作既实惠又少风险。阎锡山的表兄曲清斋的儿子宪治要到日本留学学军事,征求阎锡山的意见,阎说:“咱家的子弟,怎么能拿上人肉换猪肉吃。”

著作、演讲、文章[编辑]

  • 《仁学与仁政——第九次整理村范会议讲词》
  • 《公道主义之村本政治》
  • 《村村无讼 家家有余》
  • 《先将自己放在民间,才能将政治放在民间》
  • 《国情人情与全民革命》
  • 《三十七年元旦首腦部團拜大會訓話》
  • 《軍國主義譚》[20]
  • 《美國白皮書之觀感》[21]
  • 《世界大同》
  • 《三百年的中國》[22]
  • 《閻伯川先生感想錄》[23]
  • 《阎锡山日记》[24][25]

注释[编辑]

  1. ^ 當時臺北市尚未升格為直轄市

參考文献[编辑]

  1. ^ 閻錫山故居[http://www.yanxishanguju.net/
  2. ^ 山西王”阎锡山的财经观
  3. ^ 陳布雷等,《蔣介石先生年表》,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78年6月1日,第12頁
  4. ^ 陳布雷等,《蔣介石先生年表》,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78年6月1日,第13頁
  5. ^ 陳布雷等,《蔣介石先生年表》,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78年6月1日,第20頁
  6. ^ 陳布雷等,《蔣介石先生年表》,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78年6月1日,第21頁
  7. ^ 《那些中国人》作者:萨苏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国民党不敢杀还必恭必敬请教的中共大才子_历史_凤凰网
  8. ^ 秦孝儀編:《西安事變史料》下冊,台北:正中書局,1985年,第422頁
  9. ^ 蔣經國:〈危急存亡之秋〉,刊《風雨中的寧靜》,台北:正中書局,1988年,第155頁
  10. ^ 蔣經國:〈危急存亡之秋〉,載《風雨中的寧靜》,台北:正中書局,1988年,第208頁
  11. ^ 陳布雷等:《蔣介石先生年表》,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78年6月1日,第62頁
  12. ^ Odd Arne Westad. Decisive Encounters.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3: 286. 
  13. ^ 中國時報 守墓51年 老侍衛力不從心 閻錫山故居 捐北市府維護
  14. ^ 阎锡山在山西长期执政的原因[http://news.xinzhou.org/2010/1106/article_85640_2.html
  15. ^ 阎锡山大传
  16. ^ 山西王”阎锡山的财经观
  17. ^ 申国昌. 守本与开新: 阎锡山与山西教育[M]. 山东教育出版社, 2008.
  18. ^ China: Again, War. 《時代 (雜誌)》. 1930年5月19日. (英文)
  19. ^ 阎锡山 能成大事业,难得大机缘 《南方人物周刊》
  20. ^ 閻錫山. 《軍國主義譚》. 1915年7月. 
  21. ^ 閻錫山. 美國白皮書之觀感: 閻錫山院長民國三十八年八月十日在反侵略大同盟常委會之講詞. 台北: 行政院祕書處. 1949年. 
  22. ^ 閻錫山. 三百年的中國. 台北. 1960年. OCLC 50222437. 
  23. ^ 閻錫山. 《閻伯川先生感想錄》. 台北: 閻伯川先生紀念會. 1997年. OCLC 815164173. 
  24. ^ 阎锡山. 《阎锡山日记》. 北京: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1年. ISBN 978-7-5097-2520-7. 
  25. ^ 閻錫山. 《阎锡山日记全编》. 太原市: 三晋出版社. 2012年. ISBN 978-7-5457-0374-0. OCLC 793720835.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


 中華民國政府职务
中華民國行政院
前任:
何應欽
行政院院長
第四任
1949年6月13日-1950年3月10日
繼任:
陳誠
國防部部長
第五任
行政院院長兼任)
1949年6月12日-1950年1月30日
繼任:
顧祝同代理
正任:俞大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