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福映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嘉隆帝
越南大越[註 1]皇帝
在位期間:1802年—1820年
前任:阮光纘西山朝
繼任:明命帝
GiaLong.jpg
朝代 阮朝
年號 嘉隆
姓名 阮福暎[註 2]
廟號 世祖
諡號 開天弘道立紀垂統
神文聖武俊德隆功
至仁大孝高皇帝
別名 阮映、阮福映[註 2]、阮福暖、阮福種[註 3]
出生 1762年2月8日(1762-02-08)
出生地 塘中富春
逝世 1820年2月3日 (57歲)
逝世地 Early Nguyen Dynasty Flag.svg越南順化皇城
陵墓 天授陵
阮福㫻
孝康皇后阮氏環
皇后 承天高皇后宋氏蘭
順天高皇后陳氏璫(追贈)

阮福暎越南语Nguyễn Phúc Ánh阮福暎,1762年2月8日-1820年2月3日),又作阮暎阮福映阮映[註 2]越南最後一個傳統王朝阮朝的开国君主,1802年至1820年在位,死後廟號阮世祖越南语Nguyễn Thế Tổ阮世祖)。因其年號嘉隆,故而被稱作嘉隆帝越南语Vua Gia Long𤤰嘉隆)。[註 4]

阮福映出身廣南阮主家,是武王阮福濶的孫子。1775年春季北方鄭氏軍隊攻陷富春(今順化),阮福映隨其叔定王阮福淳南逃至嘉定(今胡志明市一帶)。1777年定王及新政王阮福暘西山軍所殺,阮福映被推為大元帥,並於1780年稱王,据嘉定(今胡志明市一帶)與西山軍對抗,1782年被西山軍擊敗,流亡富國島,旋即逃入暹羅求援。1784年与暹羅联军共抗西山朝,但再次為西山軍所敗,被迫再度流亡暹羅。此後希望藉助法国巴黎外方传教会传教士百多禄的關係來获得法国援助。1787年,百多禄攜阮福映的長子阮福景出使法國,並代表阮福映同法国政府签订《法越凡尔赛条约》,规定法国派兵援助阮福映,越南割讓沱灢港(今岘港)和昆仑岛給法國。但是由於法國大革命的爆發,法國最终並沒有實質上幫助阮福映,因此阮福映也拒絕履行他在與法國所簽訂條約中的諾言。1789年乘西山朝內部分裂之機回國,奪取嘉定,之後逐漸平定全安南国境。

1802年改富春為順化並稱帝,改元嘉隆,建立阮朝。初訂新國號為「南越」;12月,遣使向中国清朝請求冊封。1803年6月,嘉慶帝封阮福映為「越南國王」。[註 5]1806年,阮福映舉行登基大典,正式登基,確定新國號「越南」,但有時仍舊使用原國號「大越」。[註 1]在位期間進行軍事、行政、經濟、文教等方面的改革,大興土木修建城市、官道等建築。1815年參照中國的《大清律》,頒行《嘉隆律書》(當時稱為《皇朝律例》)。

1820年逝世,在位18年,終年58歲。其子明命帝繼位。

早年生涯[编辑]

法國傳教士百多祿主教

阮福映原名阮福暖越南语Nguyễn Phúc Noãn阮福暖),又名阮福種越南语Nguyễn Phúc Chủng阮福種),是阮福㫻阮氏環的第三子。[註 3]阮福㫻是阮福濶的次子,1765年阮福濶逝世時,遺命讓阮福㫻繼位;但權臣張福巒卻篡改了遺詔,讓年幼的第十六子阮福淳繼位。阮福映當時年僅四歲,同父親阮福㫻一起被幽禁在宮中。[2]阮福映長大後,便表現出「聰明睿成」的一面。[3]

阮福淳年少貪玩,專權的張福巒又貪婪殘暴,導致了百姓的不滿。1771年,阮岳阮侶阮惠三兄弟發動西山起義,立即得到了南河各地的響應。1774年,北河鄭主鄭森見南河大亂,派黃五福南下討伐。阮福映隨定王阮福淳南逃至嘉定(今胡志明市一帶)。[4]此時,阮福映被定王授予掌使的官職,統帥左翊軍。他雖然年少,但多出奇謀,深得諸將的尊敬,也得到了定王的器重。[3]

1777年,西山朝君主阮岳派遣阮惠、阮侶攻打嘉定,年僅十三歲的阮福映被太上王阮福淳派往三埠(位於今前江省一帶)募兵。不久,舊阮的新政王阮福暘同眾多宗室大臣一起,在隆胡營(今永隆省一帶)被西山軍俘虜殺害。太上王逃往橙江(位於今前江省一帶),阮福映率東山軍將其迎接到芹苴。隨後,太上王在龍川(今安江省)被阮惠俘虜並殺害,阮福映倖免於難,[5][3]進入河僊鎮聖約瑟夫神學院英语College General中避難。當時神學院的院長是法國巴黎外方傳教會百多祿主教。[註 6][6][7][8]阮福映許諾在奪回政權之後將會給予基督教自由傳播的權力。因此百多祿動心了,協助阮福映逃亡到了土硃嶼[9]

重回南河[编辑]

嘉定一帶的爭奪戰[编辑]

阮惠阮侶在攻滅舊阮政權之後,留總督凋鎮守嘉定,自己則率軍回到歸仁。在得知西山軍主力撤離嘉定之後,阮福映率其支持者自土硃嶼回到龍川,起兵反抗西山朝。阮文仁楊公澄將阮福映迎至沙瀝(今同塔省沙瀝市社)。舊阮殘餘勢力紛紛舉兵響應,杜清仁黎文勻[註 7]阮文弘宋福匡宋福樑等將驅逐了總督凋,奪回了嘉定城。舊阮勢力得以復辟,阮福映被眾將推舉為「大元帥攝國政」,當時年僅十七歲。[5]

阮岳派軍隊前來攻打,被杜清仁率東山軍擊退。阮福映趁機派遣黎文勻發起反攻,奪取了平順延慶兩府。在內政方面,阮福映重新設置了阮主時代的府僚,並制定稅例抽稅養兵,製造戰船積極備戰。[5]百多祿的幫助下,舊阮製造了大量新式武器,包括了新式武器手榴彈。百多祿還從葡萄牙購買了三艘西式軍艦,聘請法國探險家幔槐(Manuel)[註 8]為船長。[10]舊阮勢力再次強大,嘉定城附近的藩安邊和定祥永清河僊鎮都被舊阮收復,西山軍屢次征討都未能成功。日趨強大的舊阮甚至派遣介入了真臘(今柬埔寨[註 9]的內戰。1779年,親暹羅安農二世(匿螉嫩)登上了真臘王位。阮福映派杜清仁胡文璘前去征討,殺死安農,擁立親越南的安英(匿螉印)登位,並留胡文璘守真臘。[5]

1780年陰曆正月,阮福映正式稱王,人稱「阮王」(越南语Nguyễn Vương阮王)。阮福映使用後黎朝景興年號,[註 10]並恢復使用廣南阮主的「大越國阮主永鎮之寶」。[註 11]但次年因杜清仁功高震主,阮福映命宋福添殺之;其下屬的東山軍紛紛背叛,舊阮陷入混亂之中。暹羅國王鄭信得知之後,趁機派遣通鑾·卻克里(即後來的拉瑪一世)、素拉·辛哈那英语Maha Sura Singhanat二兄弟[註 12]攻打真臘,[註 9]阮福映遣阮有瑞前去支援。由於當時鄭信猜忌通鑾,將通鑾二兄弟的家小監禁;通鑾二人得知後,便與阮文瑞達成和解,相約為兄弟。恰巧此時暹羅發生兵變,通鑾·卻克里率軍回國平亂,並成為了新的暹羅國王——拉瑪一世。舊阮因而鞏固了其在真臘的霸權地位。[5]

1782年陰曆三月,阮岳在歸仁得知舊阮內亂,與阮惠親率水步兵三千、戰船若干[註 13]南下攻打嘉定。舊阮軍與西山軍在嘉定附近的七岐江越南语Sông Ngã Bảy交戰。雖然舊阮軍有三艘軍艦的參戰,但西山軍的水軍趁順風到來之際猛衝舊阮水軍。由於指揮上的失誤,舊阮軍隊大敗,幔槐[註 8]陣亡,並損失了一艘軍艦。這場戰役中舊阮軍隊遭到毀滅性打擊,阮福映被迫棄嘉定城,逃往富國島。西山軍攻取嘉定,留杜閑蟄守城,阮岳、阮惠率主力部隊回到歸仁。[5]

再失王位,流亡暹羅[编辑]

流亡暹羅期間的阮福映,1783年

阮福映敗逃富國島,但其支持者依然抗擊西山朝。就在阮岳、阮惠班師回朝之後,同年的陰曆十月,富安府朱文接率軍起兵,阮福映的弟弟阮福旻也舉兵響應。[11]朱文接收復了嘉定,迎阮福映回城。但次年陰曆二月西山朝又派阮惠、阮侶前來攻打。西山軍在四岐江旁背水一戰,舊阮大敗,阮福旻陣亡,[11]重要將領楊公澄阮黃德被俘。[12]阮福映不得已,再次逃往富國島。這次阮惠希望一舉殲滅阮福映勢力,於是在休整兵馬之後,於六月攻打富國島。阮福映不敵,敗走崑崙島。阮惠再攻崑崙島,由於西山軍許多戰船遭遇風暴而傾覆,阮惠被迫罷兵。阮福映經古骨嶼逃回富國島。[5]

身處富國島的阮福映殘部沒有糧草,只能採草芋充飢。當時百多祿正在暹羅的尖竹汶傳教,阮福映派人前去商議,決定派遣范文仁阮文廉護送嫡長子阮福景,隨百多祿前往法國求救。但因風不順,百多祿一行始終未能出發。另一方面,阮福映派朱文接前往暹羅求救。1783年底,朱文接到達暹羅首都曼谷[註 14]覲見了暹羅國王拉瑪一世。拉瑪一世派大將知蚩多[註 15]率水軍前去接應阮福映。暹羅水軍於次年陰曆二月到達河僊鎮,與阮福映商討共抗西山朝的事宜。阮福映隨暹羅軍隊來到曼谷,在那裡招募逃往到暹羅的舊部,伺機返回越南。拉瑪一世以非常隆重的禮節歡迎阮福映,並答應將出兵助其歸國。[13]

瀝涔𣒱蔑之戰中暹羅軍隊使用的武器

1784年(西山朝泰德七年),阮福映率舊部朱文接、阮文誠鄚子泩阮文威等攻打嘉定。暹羅國王拉瑪一世派出大將昭法·恭鑾·特帕里拉(Chaofa Krom Luang Thepharirak[註 16])、丕耶·威切那隆(Phraya Wichinarong[註 17])率士兵二萬、戰船三百艘,協助舊阮攻打嘉定之地;同時又令真臘[註 9]總督昭丕耶·阿拜布別泰文เจ้าพระยา อภัยภูเบศร์皇家转写Chao Phraya Aphaiphubet[註 18])率兵五千支援。[16]暹羅軍勢如劈竹,連破瀝架(今堅江省迪石市)、巴色(今朔莊省朔莊市)、茶溫(今永隆省茶溫區)、斌澈(在今永隆省)、沙瀝(今同塔省沙瀝市社)等地。黎文勻[註 7]茶檳(今前江省)響應阮福映。舊阮方面的統帥朱文接在攻打斌澈的時候陣亡,阮福映任命黎文勻接替其統帥之職。西山軍守將張文多不敵,被迫撤離了嘉定,[17]鄧文真向歸仁求救。阮岳得悉後,便派阮惠前去防禦,駐軍於是美荻。[18]

暹羅軍隊在嘉定一帶燒殺搶劫,掠奪了大量金銀財寶和奴隸送回暹羅。[19]特帕里拉對阮福映表現得非常輕慢。阮福映也看到了暹羅出兵相助事實上是想乘機佔領嘉定之地,對此非常失望,認為暹羅必敗,事先派遣鄚子泩來到鎮江(今芹苴市後江省一帶)組織戰船,為自己留下後路。[20]

阮惠派兵數次攻打暹羅水寨,然後撤退。此後,又遣人贈送給特帕里拉豐厚的禮物,請求不要干涉西山朝與舊阮的內戰。特帕里拉高興地收下了禮物,這使暹羅更加輕敵,也造成了暹羅與舊阮雙方互相猜疑。[20][註 19]阮惠便使用誘敵深入之計,在瀝涔、𣒱蔑一帶設伏引誘暹羅、舊阮聯軍到來,大破之。這場戰役發生在1785年的陰曆四月,被稱為瀝涔𣒱蔑之戰[註 20]昭法·恭鑾·特帕里拉率領暹羅軍隊奪路而逃,在昭丕耶·阿拜布別的接應下經真臘逃回暹羅,全軍只有兩千至三千人倖存。[22]舊阮軍隊幾乎全軍覆沒,阮文威陣亡,阮福映僅率親信數人逃到鎮江,由鄚子泩接應逃入暹羅,[23]並遣人將王太妃阮氏環等家眷接至暹羅。阮惠則率軍回到歸仁,留鄧文真守嘉定之地。後來嘉定成為西山朝東定王阮侶的封地。[13]

寓居暹羅,向法國求救[编辑]

阮福映長子阮福景的畫像,藏於巴黎外方傳教會

阮福映逃至曼谷[註 14]之後,仍有不少舊阮的支持者抗拒西山朝,但皆不是西山朝對手。後來舊阮將領阮黃德黎文勻等人得知阮福映出奔暹羅之事,陸續前去投奔。拉瑪一世安置這些越南人於曼谷城外的平原,令其自成一個村落。這個村落當時被稱為「龍邱」(越南语Long Khâu龍邱),[註 21]今日的泰國人稱之為「嘉隆村」。阮福映及其部眾在這個村落裡耕種,仍懷有東山再起之志。[25][註 22]

拉瑪一世把阮福映安置在曼谷郊外是因為看到阮福映尚有一定實力,本意是希望藉助阮福映的力量為己所用。而阮福映對此也心知肚明,因此積極參與暹羅的軍事行動。阮福映在緬甸-暹羅戰爭英语Burmese–Siamese War (1785–1786)中,派遣黎文勻、阮文誠等人參戰;此後又幫助暹羅擊退馬來海盜的騷擾。[26][27][25]舊阮遺臣在對緬甸的戰鬥中作戰英勇,拉瑪一世大喜,厚賞之。阮福映便利用這些資金建造戰船,準備伺機復國。[25][28]

而在另一方面,阮福映迫切地需要得到法國的支持。在阮福映的一再敦促下,百多祿於1785年攜其長子阮福景出發,並帶有阮福映致法國國王路易十六的書信。[13]同時被帶去的還有阮福映的玉璽,這表明百多祿被阮福映委任為全權使者。為了能夠在越南自由傳教,百多祿盡其全力幫助阮福映復國。在臨行前,百多祿派遣西班牙[註 23]多明我會傳教士耶妬悲、麻怒𠲖(Manuel)[註 24]前去馬尼拉,試圖向菲律賓的西班牙殖民政府尋求援助,但遭西山軍扣留並殺害。[29][30]

1785年2月,百多祿一行到達法屬印度的首府本地治里。但百多祿隨即發現法國對越南並不感興趣,因此派人向葡屬澳門的議院求助。1786年,葡萄牙使者來到曼谷,與阮福映簽訂了同盟條約,答應為阮福映提供了56艘西洋軍艦。[31]翌年葡萄牙人安尊磊(António)[註 25]葡屬印度的首府果阿來到曼谷,為阮福映帶來了西式士兵和軍艦。拉瑪一世得知此事後非常不滿,阮福映為了不使拉瑪一世猜疑,被迫謝絕了葡萄牙人的援助。[25]

1787年《法越凡爾賽條約》,原件藏於法國巴黎外交部。法方簽字者為莫穆林,越方簽字者為百多祿

1786年6月,百多祿一行從本地治里出發前往法國。[32]1787年2月,百多祿一行到達巴黎,並與法國國王路易十六、海軍大臣德·卡斯垂英语Charles Eugène Gabriel de La Croix, marquis de Castries、外交大臣莫穆林會面。11月21日,雙方簽訂《法越凡爾賽條約》。法國承諾派遣四艘軍艦、1900名士兵前去支援阮福映;阮福映則願意割讓沱灢(今峴港)、[註 26]崑崙島給法國,並給予法國人貿易特權。[33][13][34]同年12月,百多祿一行乘坐Dryade號軍艦離開法國,前往本地治里,準備借道本地治里歸國。但27日行至本地治里的時候,卻得知法國本土發生了極為嚴重的財政危機,政府瀕臨破產。[註 27]法屬印度總督康韋英语Thomas Conway伯爵以此為由拒絕給予援助。百多祿便通過自己的關係,招募了一些法國軍官並購買一些法國武器、彈藥和軍艦。[34]

與此同時,越南的舊阮支持者寄信給阮福映,告知了西山朝發生了內亂、阮惠阮岳之間發生了軍事衝突之事。同時,阮福映也得知鎮守嘉定之地的都督鄧文真已率主力部隊前往歸仁的消息。[35]1787年陰曆七月,阮福映留下書信辭別了拉瑪一世,率部悄悄離開曼谷。[36]阮福映至富國島,被流亡越南的天地會首領何喜文迎至龍川(今安江省)。西山朝將領阮文張率軍300人、戰船十五艘前來投奔。阮文仁等人也率舊部響應。鎮守嘉定的東定王阮侶大為恐懼,留太保范文參守嘉定,自己則退往鎮邊(今同奈平福巴地頭頓省一帶)。阮福映偽造了一封阮岳寫給阮侶的書信,聲稱范文參是內應,並故意將書信投遞至范文參處。范文參率軍以白旗先行,前往鎮邊,欲面白其冤。但阮侶見到白旗以後,誤以為范文參已投降,驚恐之下棄城逃往歸仁。范文參退守嘉定,阮福映圍攻,一度不能勝並損失甚重;後來武性率部前來投奔,阮福映勢力才得以恢復。1788年陰曆七月,阮福映破范文參部,重新佔領嘉定;翌年包圍范文參部於巴忒,迫其投降。至此阮福映重新在嘉定站穩了腳跟。[37]

鞏固南方領地[编辑]

阮福映在奪取嘉定之後,派阮文閑出使暹羅告捷,並對暹羅此前的幫助表示感謝。[37]阮福映在嘉定整頓內政,禁止賭博巫術,同時重新劃分了行政區域,制定了一系列法律,整頓稅收和農耕。阮福映推行「寓兵於農」的政策,任命鄭懷德黎光定吳從周黃明慶等十二人為田畯官,勸課農桑、開墾荒地,徵不願務農者為兵。此外阮福映積極發展對外貿易,購買國外的金屬以製造兵器;同時酌情降低關稅,使得不少外國商船願意來到嘉定經商。經過了一年多的休養生息,舊阮的勢力逐漸強大。[38]

由勒布朗、皮曼紐爾負責建造的八卦城示意圖。該城在後來法國發動的南圻遠征中被燒毀。

1789年7月14日,百多祿阮福景乘坐法國軍艦Méduse號,攜帶法式槍支彈藥返回嘉定。隨行的還有法國海軍軍官讓-巴蒂斯特·沙依諾戴福桑(de Forçant)、讓-馬里·達約等人。[註 28]阮福映任命這些人為軍官,大規模鑄造西式兵器、軍艦,舊阮的實力又一次得到壯大。根據西方史料的記載,法國Dryade號軍官奧利維耶·德·皮曼紐爾[註 28]叛逃到舊阮,為阮福映訓練步兵和炮兵,將西方先進的步兵思想帶到越南;[40][41]而原為法國海軍軍官的達約、沙依諾則負責訓練海軍。至1790年,舊阮的陸軍中已有五萬名穿英國式制服、行歐洲式軍禮、裝備有西式先進武器並掌握西式戰爭技術的越南士兵;[42]到了1792年時,舊阮海軍已擁有兩艘歐式軍艦和十五艘護衛艦[43]至此,舊阮無論陸軍還是海軍的實力都已經比西山軍強大,擁有絕對的優勢。[34]

阮福映不僅從歐洲引進了先進武器和訓練方式,還按照西方的方法建造軍事堡壘。1790年,德·皮曼紐爾與西奧多·勒布朗[註 29]在嘉定建立了第一個西式城堡——八卦城(又稱嘉定城堡)。[40]

全面北伐[编辑]

舊阮軍隊中的狙擊手

1790年陰曆四月,在發展有一定實力之後,阮福映派遣掌前軍黎文勻[註 7]軍五千人攻打平順府。舊阮軍隊以武性阮文誠為先鋒,輕而易舉地攻克了平順。但是由於黎文勻與武性的不和,西山軍趁機反攻,奪回了平順府,黎文勻被圍困在潘里。阮文誠率軍援救才擊退了西山軍。黎文勻因此服毒自殺。[44]

對於日漸強大的舊阮,歸仁朝廷的阮岳聯合華南海盜,組織了一支艦隊,停泊於施耐港,準備伺機南下征討。阮福映得知後決定先發制人,1792年陰曆三月,趁著季風到來之際,阮福映派阮文張、阮文誠、達約瓦尼埃率水軍從芹蒢海口(今芹苴市)出發,突襲並焚毀了西山朝歸仁朝廷轄下施耐海口的水寨,全身而退。這場戰鬥中,由於西山軍的戰船壅塞於港口,遭到舊阮毀滅性打擊,整支艦隊只有9艘戰船倖存。[44][45]身處鳳凰中都(位於今乂安省境內)的阮惠已得重病,得知阮福映勢力日漸強大後病情惡化,不久逝世,其年僅十歲的長子阮光纘繼位。[35]

從1792年起至1799年期間,西山朝和舊阮的海軍經常利用季風的改向而對對方的領地發動進攻。舊阮海軍往往在夏季颳西南風的時候對西山朝發起進攻;而冬季到來之時,西山朝海軍便利用東北風到來之際進攻舊阮。[45]由於當時的西山朝政治混亂民不聊生,故而每當夏天來臨的時候,西山朝轄下的百姓都盼望著東南季風的到來。[34]

1793年陰曆三月,阮福映冊立長子阮福景為東宮,封元帥之職,[34]鎮守嘉定。遣尊室會阮黃德阮文誠率步兵北伐,攻取了平順府。阮福映則與阮文張武性率水軍攻打沿海一帶。五月,阮福映的水軍先後攻取了延慶平康富安三府。舊阮在延慶府建立西式城堡——延慶城,以之為重鎮。隨後舊阮的水陸兩軍會合,夾攻歸仁。阮福映率水軍來到施耐海口,西山朝歸仁朝廷的皇太子阮文寶領兵迎戰,遭到舊阮的夾擊大敗。[44]在這場戰鬥中,舊阮軍隊第一次使用了西方的先進武器——炸彈[46]

歸仁朝廷君主阮岳向富春朝廷求救,阮光纘遣范公興阮文訓黎忠吳文楚等人率17000名步兵和80名象兵、鄧文真率30餘艘戰船前去救援。阮福映不敵,經延慶回到嘉定,留阮文誠守延慶府、阮黃德守平順府。鑒於延慶的地勢重要,十一月又遣百多祿范文仁宋福溪,隨阮福景前去鎮守延慶城堡。[44]

皮曼紐爾建造的延慶城堡。

與此同時,西山朝富春朝廷兼併了歸仁朝廷的領地,將阮文寶降為孝公。西山朝自此在軍事上開始轉入攻勢。1794年陰曆三月,西山朝派遣阮文興攻打富安府、陳光耀攻打延慶府。阮福景、百多祿等人據守延慶城堡,抵抗在數量上具有相當大優勢的西山軍,[47]並向嘉定求援。阮福映率大軍救援,擊退了西山軍。阮福映將阮福景等人調回嘉定,換武性鎮守延慶。翌年,武性再次成功抵擋了西山軍的進攻。[44]

1795年,西山朝發生內亂,裴得宣吳文楚等重臣被殺,陳光耀被罷去兵權。西山朝的將領互相猜忌殘殺,導致西山朝的實力被大大削弱。阮福映趁機發展兵備,並於1797年親征歸仁。[48]途中突然臨時改變了策略,攻打沱灢(今峴港)。華南海盜首領陳添保派屬下阮文伍截擊,舊阮軍隊在激戰之後被迫撤退。[49]這次行動並不成功,因此阮福映在翌年派阮文瑞出使暹羅,請求暹羅出兵騷擾順化乂安邊境一帶;另一方面,派吳仁靜出使清朝,希望牽制西山朝,同時探尋黎昭統帝的消息。[48][50]而華南海盜則受西山朝的雇傭,騷擾舊阮轄下的沿岸,1797年陰曆七月,陳添保曾率海盜大舉入侵平康、延慶等府的沿海港口;但翌年遭到舊阮的擊敗,被迫離開這些地方。[49]

1798年,久已不滿的孝公阮文寶據歸仁城叛亂,遣使通好於舊阮。阮福映派阮文誠前去接應,但兵未至阮文寶便被西山朝擒殺。這就是歷史上的小朝之變。這場叛亂發生之後,多疑的阮光纘聽信讒言,殺死了黎忠阮文訓等人,導致了黎質等人的背叛,西山朝文臣武將也都離心離德。見此機會,阮福映於次年大舉北伐。西山朝派陳光耀和武文勇率陸軍支援,水軍則由被封為統兵的華南海盜首領樊文才率領。武文勇部在石津與舊阮的阮文誠部相遇,安營對峙;夜間恰巧有一隻麋鹿西山軍兵營前經過,有士兵驚呼,西山軍以訛傳訛,誤以為舊阮的同狔兵偷襲,不戰而潰。[註 30]舊阮將領宋福樑擊敗了華南海盜,並與阮福映大軍合兵,合力將沿海的華南海盜巢穴逐一搗毀。歸仁城自此成為一座孤城,守將黎文清被迫獻城投降。阮福映將歸仁城改名為平定城,留武性、吳從周守城。[48][49]

1800年陰曆正月,西山朝派遣陳光耀、武文勇再度南下,試圖奪回平定城。華南海盜為西山軍提供了一百餘艘戰船。由於雙方兵力懸殊,西山朝大軍包圍平定城,採取圍而不攻的策略,欲迫使武性投降。阮福映親自率領八萬水軍,分乘1200艘戰船(包括4艘歐式軍艦、40艘大型戰船和300多艘大划艇)北上救援。阮福映派武彝巍黎文悅擊退了駐守施耐海口的西山軍武文勇部,又遣阮文張粉碎了華南海盜劫奪後勤物資的圖謀,乘勝攻取了廣南廣義兩府。阮文瑞、劉福祥聯合暹羅,率永珍之兵攻打乂安府。北河的豪強紛紛舉兵支持舊阮。但是,舊阮軍隊始終無法衝破西山軍對歸仁的包圍圈,因此阮福映令武性棄城逃出。武性拒絕了,並建議阮福映攻打西山朝首都富春(今順化)。阮福映最終接受了武性的建議。[52][49]

1801年五月,阮福映兵至思容海口,擊敗阮文治所率的西山軍。舊阮乘勝追擊,直入渜海口(今順安海口)。阮光纘親率西山軍抵抗,[52]根據參戰的讓-巴蒂斯特·沙依諾描述,這是舊阮與西山朝之間爆發的最為慘烈的一戰,戰場上屍橫遍野。西山軍大敗潰散,支持西山朝的華南海盜也遭到舊阮軍隊的沉重打擊,重要海盜首領東海王莫觀扶以及統兵梁文庚樊文才被舊阮俘虜。[53]阮光纘率太宰阮光紹、元帥阮光卿、大司馬阮文賜等人,經洞海壘渡過𤅷(今爭江),逃往北河,印章璽綬全被舊阮軍繳獲。[52]皇后黎氏玉萍也被舊阮俘虜。阮福映將黎氏玉萍納為自己的妾,稱號德妃。

1801年陰曆五月初三,阮福映進入富春城,張榜安民。隨後派阮文張黎質率水步兩軍追擊阮光纘,未能追及。阮光纘逃到北河,被阮光垂迎至昇龍(今河內市),改元寶興。而陳光耀武文勇得知富春被攻陷後,欲回軍救援,但被黎文悅部扼守道路,於是奮力攻破了平定城,武性、吳從周自殺。陳光耀、武文勇以平定城為據點,攻打周邊的舊阮城鎮,皆無功。[54]

1802年陰曆正月,阮光纘在北河站穩腳跟之後,糾集北河的西山軍,決定同舊阮發動最後一搏。與此同時,華南海盜首領鄭七原已離開越南回到廣東,在陳添保的勸說之下,率屬下分乘200艘戰船前往北河,表示效忠於西山朝。鄭七抵達昇龍後,被阮光纘封為大司馬。但旋即陳添保認定西山朝敗局已定,棄官逃往中國,向清廷投降。[53]得到鄭七的支持之後,阮光纘隨即親率大軍三萬南下,來到𤅷,派鄭七守日麗海口日麗江入海口)。舊阮將領阮文張鄧陳常[註 31]不敵,退往洞海(今廣平省同海市)。阮福映聞報,親自率大軍北上,遣范文仁、鄧陳常守陸路,阮文張守水路。阮光纘派阮光垂圍攻鎮寧壘(又名洞海壘、日麗壘,位於今廣平省),久攻不克;阮文張則在此期間突襲日麗海口,大破鄭七率領的華南海盜。[53]圍攻鎮寧壘的西山軍驚恐之下潰散,阮光纘逃回昇龍。身處平定城的陳光耀、武文勇,得知阮光纘戰敗後,率軍棄城北上欲與之會合,但途中被舊阮擊敗並俘虜。[54]

滅亡西山朝[编辑]

1802年陰曆五月,阮福映改富春為順化,定為都城,登基稱帝。[註 32]阮福映宣佈停止使用的後黎朝的年號景興;從「嘉定」、「昇隆」(昇龍)中各取一字,改用新年號「嘉隆」,象徵越南的南北統一。[55][註 33]自此越南歷史上最後一個封建王朝——阮朝自此誕生。勢力日薄西山的阮光纘還希望藉助清朝的力量對抗舊阮,派遣阮登𨼪為使者,前往清朝求援。阮福映則於此時派遣鄭懷德吳仁靜出使清朝,獻上繳獲的西山朝印綬,並將被俘虜的海盜首領莫觀扶梁文庚樊文才三人移交清廷。兩廣總督吉慶審問了三人,得知西山朝一直支持華南海盜的事實,將此呈報清廷。嘉慶帝聞報後勃然大怒,下令驅逐西山朝使者,[35][56][53]並命令吉慶將莫觀扶梁文庚樊文才三人按大逆罪淩遲處死。[註 34]

隨後阮福映親率大軍北伐,清化督鎮阮光盤獻城投降。阮朝軍隊以摧枯拉朽之勢向北推進,並迅速攻佔昇龍。阮光纘率宗室大臣逃跑,在鳳眼縣被農民俘虜,六月二十三日送至昇龍。[54]阮福映下令免除北河百姓一年的稅收。阮福映任命阮文誠北城總鎮,管理當地事務;又在北城設置戶曹兵曹刑曹職務,分別由阮文謙鄧陳常[註 31]范文登擔任。阮福映還冊封了後黎朝鄭主的子孫,以安撫他們的支持者。[57]

陰曆七月,阮福映率軍回到順化,押解西山朝君臣至順化太廟行獻俘之禮。阮光纘及西山朝宗室阮光維阮光紹阮光盤阮文治阮清阮昕阮勇[註 35]淩遲處死之後五象分屍;武將武文勇陳光耀梟首示眾;[58]文臣吳時任潘輝益等則被押往北城河內,在河內文廟前施以鞭刑,然後釋放。[註 36]阮福映又聲稱「朕聞為九世而報仇」,[59]下令將阮岳阮惠的屍體從墳墓中掘出,搗棄其骸骨;並將阮岳、阮惠、裴氏雁、阮光纘的頭骨處以「永禁監獄室」的處罰。[57][註 37]

整頓內政[编辑]

阮光纘在位期間政局動盪不安,政治腐敗。因此阮福映在奪取政權之後,下令改革政治制度。[60]1815年,阮福映參照中國的《大清律》,頒佈了《嘉隆律書》。

地方行政[编辑]

阮福映將越南全境分為北城嘉定城以及朝廷直轄區域三個部分。其下又分為234[61][62]

其中,京畿由阮朝朝廷直接管理,北城和嘉定城分別設置總鎮副總鎮(或稱協鎮)以管理事務。北城和嘉定城的總鎮都是由立下赫赫戰功的武將擔任。各鎮以留鎮或鎮守為長官,鎮之下又細分為,由知府、知縣、知州為長官。[61][62]

嘉隆年間建立的順化皇城

阮福映也意識到北城這片剛佔領的領地形勢錯綜複雜,既存在有支持後黎朝鄭主勢力的餘黨,也存在著據守山區、朝廷難以管理的土豪,而且這些勢力依然強大。[63]阮福映認為北城地區「民性驕頑」,難以統治,因此並沒有遵循前代歷朝定都河內的慣例,而是將都城選在了歷代阮主的統治中心順化[64][65]1803年,阮福映命黎質范文仁阮文謙,參照中國紫禁城的建築風格,在富春城內修建順化皇城,作為阮朝朝廷的行政中心。[66]

對於北城存在的各種勢力,阮福映決定任命他們為官。北城的11鎮被分為內五鎮和外六鎮,[註 38]內五鎮由後黎朝舊臣管理,外六鎮由地方土豪管理。這種委任地方勢力為官的制度直到明命帝繼位的時候才被廢止。

阮福映在位期間,參照法國的沃邦式城堡的建築風格,在越南全境又先後建立了9座城堡。這些城堡分別是北城轄下的榮市清化北寧河僊,朝廷直轄地的順化廣義慶和平定,以及嘉定城轄下的永隆德·皮曼紐爾西奧多·勒布朗[註 29]在戰爭結束之後離開了越南,越南工程師們參照他們建造八卦城延慶城堡時用的建築圖紙,建造了這些城堡。[67]阮福映認為國家剛剛步入安定時期,百姓容易受朝廷調遣;若再過數年,百姓便習慣於安逸生活,那時再徵調他們建造大型工程,就很容易引起百姓的不滿。故而他在位期間大興土木,建造了眾多工程。[註 39]他還積極修建官道、修建驛站、疏通河流、建立堤壩。[69]

軍事制度[编辑]

讓-巴蒂斯特·沙依諾身穿阮朝海軍的軍服,注意其軍服含有法越混合特色

阮福映滅西山朝之後,賞賜有功將士,允許年老體弱者卸甲歸田。又賞賜並修建廟宇,祭祀陣亡將士。他制定了兵丁之法:廣平平順各鎮三丁抽一,邊和以南各鎮五丁抽一,河靜以北、北城內鎮七丁抽一,北城外鎮十丁抽一。京畿一帶設立親兵、禁兵、精兵,統稱三兵,以守衛順化。各鎮設立奇兵、募兵,分作三番輪流值班。阮朝設置五軍都統府,其首領由皇帝的親信擔任。若要動用軍隊,則由五軍都統率兵出征。[70]

而在兵器上,阮朝軍隊使用的主要是劍槊、馬刀以及銅制大炮,也有使用西洋的槍支鳥銃。阮朝在順化設立三個射擊場士兵每年進行一次射擊演習。[70]但阮朝朝廷對西洋槍支的使用非常苛刻,每隊50人中只有5人擁有鳥銃,每人每年只允許使用六發子彈,超過數目者要賠償。[71]

阮福映非常重視海港的軍事防備,在各港口都建立炮臺,檢查過往船隻;又建造了巨大的船隻以巡防海面。[70]而對於活躍於南中國海沿岸的華南海盜,阮福映持嚴厲打擊的態度。1802年,就在阮福映推翻西山朝後不久,阮朝官軍便攻陷了華南海盜位於江坪(今中國廣西壯族自治區東興市江平鎮[註 40]的大本營,將著名的海盜首領鄭七俘虜並斬首。此後官軍清剿華南海盜在越南沿海一帶根據地,華南海盜勢力遭受沉重打擊,不得不離開越南,回到中國廣東一帶發展。[53]

經濟制度[编辑]

在財政稅收上,阮福映重新規定了丁稅田稅的相關法律。阮朝將全國的田地分為三等,按田地質量的優劣來衡量田稅徵收的多少。若地方遭遇自然災害,或者國家徵用壯丁修路、挖河、建城等,則酌情減稅。阮福映制定了丁簿田簿制度,地方每隔五年對壯丁(18歲以上、59歲以下男性)、田地進行一次調查並編制成冊。阮福映頒佈法律,禁止了後黎朝時期盛行的買賣公田的行為,但准許在應急的時候租借公田使用三年;超過期限不還者要受到法律的懲罰。[69][72]

阮福映還制定了商稅和礦稅,以及香、參、席、木、燕窩等稅收。朝廷規定商稅按照船舶的大小來徵收。[69][72]

嘉隆帝在位時期,阮朝直轄領地、北城外鎮、北城內鎮所規定的稅收標準不同,但都由朝廷制定;[72][69]而嘉定城的稅收標準則由嘉定總鎮確定。[73]

1803年,阮福映先後在順化、河內、嘉定開設鑄錢爐,鑄造嘉隆通寶。1810年製造丈量土地的標準銅尺並頒發給地方;1813年,又製造平天衡發給各營各鎮。[69][72]

官僚制度、法律制度[编辑]

阮朝皇帝的旗幟——「龍旌旗」

1811年,阮福映下令廢除後黎朝的《洪德律》,命阮文誠為總裁,主持編纂新的律書。阮文誠等人參照中國的《大清律》,編成《嘉隆律書》(當時稱為《皇朝律例》)二十二卷,共計398條。1815年,阮福映將此律書頒行各地。[69]

越南歷史學家陳仲金認為《嘉隆律書》是在《大清律》上做些許修改之後頒行的。[69]越共學者則認為,《嘉隆律書》宣揚婦女的三從四德皇帝的絕對權力,「極其保守和頑固」,是「反動」而「退步」的。[74]

在官僚制度上,阮朝沿用了後黎朝的六部制度,各部以尚書為長官,下設參知侍郎郎中員外郎主事等官。又設督察院以勸諫皇帝、彈劾大臣。[60][75]

阮朝沿襲後黎朝的制度,僅廢除了參從陪從官職(即宰相稱謂),以大學士代之。阮朝的大學士分為勤政殿大學士文明殿大學士東閣大學士武顯殿大學士,其下還設有協辦大學士[60][75]

而對於宮中的事務,阮福映定下了皇帝生前不立皇后的規矩。宮中只設有皇妃和宮嬪,按等級分為一階至九階;皇帝駕崩之後,嗣君繼位,才尊其母為皇太后。皇太后死後,追贈皇后的稱號。[60][75]

對於爵位,阮福映規定不得封異姓大臣為王爵。皇子雖可以封王,但不能擁有實權。[65]

科舉與學術[编辑]

越南順化的國子監

阮福映是通過暴力手段奪取政權的,因此阮福映手下的重臣多是武將出身。但阮福映意識到治理國家也需要文臣,因此在阮朝建立之後,阮福映恢復了被西山朝廢除的科舉制度,在全國各地建立文廟,在順化設立國子監,推行儒學,教授四書五經[76]

阮福映也關注越南地理書籍和國史的編纂。《大越一統輿地誌》、《大南會典事例》等書便是奉阮福映之命編纂的。[76]大南實錄》也開始編纂。阮福映在位期間,也是越南文學發展的時期,湧現出大量包括字喃文學在內的詩歌小說,《大南國史演歌》以及著名的《金雲翹傳》都是在這個時期問世的。[77]

宗教政策[编辑]

阮福映推崇儒家思想。[76]而東宮阮福景在西方思想的燻陶下更傾向於基督教,這令阮福映很不滿。因此,在阮福景生前,阮福映曾與他多次發生思想上的衝突,有時候阮福映甚至大發雷霆。但是,阮福映仍然遵守之前的諾言,允許西方傳教士在越南自由傳教。[78]嘉隆年間,共有六名傳教士來到越南活動,這些人來自法國西班牙[79]當時北城轄境內共有三十萬名基督徒,而嘉定城境內有六萬名。[80]但是阮福映竭力推崇儒家思想以限制基督教的傳播。[81]

此外,雖然宮中的後妃多信奉佛教,但阮福映在政策上對佛教也進行了限制,[82]他頒佈法律,禁止民間對祭祀神佛的活動大操大辦。[60]

外交政策[编辑]

  • 法國的關係[註 23]百多祿試圖讓阮福映與西方國家接近並貿易,但隨著1799年百多祿的死而以失敗告終。[83][84]法國皇帝拿破崙一世有征服越南的野心,他希望將越南作為法國在遠東的殖民地以抗衡英國在印度的霸權。[85]但拿破崙忙於在歐洲打仗,無暇東顧,後來也隨著拿破崙的被流放而不了了之。[86]波旁王朝復辟之後,法國首相黎塞留公爵Cybele號來到沱灢港(今峴港),向阮朝朝廷贈送了一艘配備有52支槍的護衛艦作為禮物,還轉交了法國國王路易十八的國書,希望阮福映踐行他在《法越凡爾賽條約》中的承諾。[85]但阮福映認為自己並沒有得到法國的實際援助,故而拒絕了法國的要求,卻其國書並且退回了法國的禮物。[87][85][88]
  • 英國的關係[註 23]1804年,英國人約翰·羅伯茨(John Roberts)來到越南,要求在廣南茶山建立商館。由於阮福映曾在馬德拉斯加爾各答不列顛東印度公司那裡購買武器,為了信守諾言,阮福映給予了英國一定貿易特權。但建立商館的要求遭到拒絕,英國的禮物也被退回。[87]1822年,明命帝終止了英國人的貿易特權。[89]
  • 中國的關係:1803年,阮福映派遣鄭懷德黎光定出使清朝請封。阮福映取「安南」的「南」字、「越裳」的「越」字,請求清朝賜國號「南越」。但嘉慶帝認為歷史上「南越」之地較廣,兩廣(廣東廣西)皆在其内;阮福映全有安南,亦不過是交趾故地,故而將「南越」二字顛倒順序,稱為「越南」。[註 5]這就是今日越南國名的由來。次年,嘉慶帝派遣廣西按察使齊布森出使越南,冊封阮福映為越南國王,頒賜越南國王金印一枚。阮福映遣黎伯品前往清朝進貢並謝恩,雙方約定三年一貢為慣例。[56]1806年,阮福映正式舉行登基大典,確定新國號「越南」,[87]但原國號「大越」仍被使用。[註 1]
  • 暹羅真臘的關係[註 9]1779年,阮福映將真臘(今柬埔寨)變為附庸國;但在1782年嘉定被阮惠攻陷之時,拉瑪一世派兵擒真臘國王安英(匿螉英)而歸,迫其臣屬於暹羅後釋放,並派昭丕耶·阿拜布別[註 18]監督真臘內政。[90]1796年安英逝世時,暹羅冊封其子安贊二世(匿螉禛)為王。安贊二世不滿於暹羅的統治,在外交上遊走於越南和暹羅之間。1807年棄暹羅向越南朝貢。這侵犯了暹羅的利益,1811年,暹羅暗中扶持安原(Ang Snguon,匿螉原)叛亂。安原篡位,安贊二世逃往嘉定城,向阮朝朝廷求救。1813年,阮福映遣黎文悅攜安贊二世歸國復位,並駐兵南榮(今金邊)、盧淹兩城,將真臘重新變為越南的附庸國。安原出奔暹羅,暹羅駐軍於今馬德望省一帶,欲以該地區封安原為王。黎文悅作書譴責暹羅,暹羅與越南達成和解之後撤離了該地。在阮福映在位期間,越南與暹羅沒有發生過正面的軍事衝突,而真臘則同時向越南和暹羅朝貢。[87]

誅殺功臣[编辑]

根據史料記載,阮福映在晚年性格多疑,常對大臣起猜忌之心。而一些朝中大臣之間有互有嫌隙,因此鄧陳常[註 31]阮文誠等一些功臣遭到殺害。

鄧陳常在阮福映還在嘉定期間便前去投奔,隨其顛沛流離,後因戰功逐漸升遷,任北城兵曹,後又任兵部尚書。兵部尚書任內,因將鄭主部將黃五福列為福神被人告發而失勢。黎質與其有仇,1813年,趁機告發其在北城兵曹任內的不法之事,阮福映下令將鄧陳常罷官下獄。鄧陳常甚為不滿,在獄中作《韓王孫賦》一首,自比為漢朝的韓信。阮福映大怒,欲殺鄧陳常,皇子阮福膽力救不能免。阮福映令鄧陳常自殺,但鄧陳常不從,遂被絞死。[91]

阮文誠也是阮福映的舊臣,此人文武雙全,在征討西山朝的戰鬥中立下赫赫戰功。阮朝建立後擔任北城總鎮,之後回京任中軍之職,《嘉隆律書》也是此人主持編纂的。但他與另一重臣黎文悅有仇,阮文誠曾派人暗殺黎文悅,但未成功。1817年,阮文誠之子阮文詮寫了一首頗為自大的詩,黎文悅便告發阮文詮有謀反之心。於是阮文誠被逮捕入獄。阮福映命黎文悅審問阮文詮,黎文悅強迫阮文詮認罪。於是阮福映迫使阮文誠飲毒藥自盡,其子阮文詮處斬。[91]

晚年及逝世[编辑]

在阮福映建立阮朝之後,仍有法國人沙依諾(阮文勝)、瓦尼埃(阮文震)、德斯皮奧[註 41]以及巴里西[註 42]等人在朝中擔任高官。阮福映給予他們特殊的待遇,賜予他們50名衛兵,准許上朝時免行跪拜之禮。雖然阮福映對他們禮遇有加,但他們都感到鬱鬱不得志。阮福映逝世後不久,沙依諾便向繼任的明命帝提出辭官告假三年,返回了法國。此後法國籍官員也陸陸續續提出辭職,黯然歸國。[87]

1801年阮福景逝世後,雖然按照慣例應該由阮福景的長子阮福美堂擔任皇嗣孫,但由於阮福景一系有強烈地親西方和基督教傾向,且阮福美堂尚未成年,故而阮福映遲遲不立繼承人。[93]1815年,阮福映立推崇儒家思想的庶子阮福膽為皇太子,將阮福景一系的子孫排除在了皇位繼承權之外。

雖然阮福映在奪取皇位的過程中受到西洋人的幫助,但他認為西洋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對西洋人存在有相當大的戒心。[註 43]然而他也看到了阮福膽的內心具有強烈地排外和反基督教傾向,故而告誡阮福膽,要求他要尊重歐洲人特別是法國人,但不要給予他們任何優待,更不能把土地割給法國。[93]

1820年2月1日(嘉隆己卯年臘月十七),阮福映病重,召皇太子阮福膽、諸皇子、諸公以及大臣黎文悅、范登興入宮,宣佈了遺詔,任命黎文悅范登興為輔政大臣。臘月十九,阮福映駕崩,在位18年,壽58歲。[94]陰曆正月初一,皇太子阮福膽改名阮福晈並正式繼承皇位,是為明命帝

阮福映死後廟號世祖越南语Thế Tổ世祖),諡號開天弘道立紀垂統神文聖武俊德隆功至仁大孝高皇帝越南语Khai thiên Hoằng đạo Lập kỷ Thùy thống Thần văn Thánh vũ Tuấn đức Long công Chí nhân Đại hiếu Cao Hoàng đế開天弘道立紀垂統神文聖武俊德隆功至仁大孝高皇帝)。其遺體被合葬於其原配宋氏蘭之陵寢,葬於宋氏蘭墳丘的左側,兩陵寢統稱天授陵

形象[编辑]

阮福映性格直率而果斷,文臣武將往往能在他面前直接表露出自己內心的想法。[95]他不僅喜愛宮廷舞蹈等士大夫的愛好,也喜愛鬥雞㗰劇等越南民間的愛好。在私下場合他會表現出平易近人。據說黎文悅曾在他面前開玩笑地就鬥雞問題發表長篇演說。[96]

阮福映用人不重視出身,如朱文接出身馬商,黎文悅出生農民。他也不重視其種族,其部將有眾多外國人,如法國人沙依諾瓦尼埃達約皮曼紐爾勒布朗戴福桑等人,中國人何喜文黃忠仝張公引,還有暹羅人榮麻離[30]投降的部將只要有才能也受重用。

阮福映也是個守信的人。他信守自己的諾言,允許傳教士在越南自由傳教,還給予英國人貿易特權,雖然他並不情願這麼做。他死後,明命帝便遵循其遺訓廢除了英國的貿易特權,後又發佈禁教令。[78][89]

而在當時的西方,阮福映則被宣傳為基督教徒的庇護者,西方人認為他推動了基督教在越南的傳播。[97]而事實上阮福映偏向於儒家思想,在內心裡對基督教比較抵制。[76]

評價[编辑]

  • 西山朝君主阮惠把阮福映看作是西山朝的最大禍患。阮惠臨終時,阮福映勢力日漸強大,因此阮惠對西山朝的未來非常擔憂。[35]
  • 法國傳教士古拉爾(Guérard)認為:「嘉隆王用一切手段敲榨人民,不公正和橫行霸道,使得人民比西山時期更加痛苦。賦稅和勞役增加三倍。」[註 44]
  • 阮朝維新年間編纂的《國朝正編撮要》,對阮福映作如是評價:「帝中興創業,功德兼隆,鴻厖以降未之有也。立國之始,營城郭,修陵寢,建郊廟、社稷,班爵制祿,開科取士,興禮樂、學校,定法度、條律,存之後,延功臣之世,郤西山之獻,密暹羅之防,懷眞臘,撫萬象,威震殊方,仁覆小邦,規模葢宏遠矣。」[94]
  • 越南歷史學家陳仲金認為,阮福映是一位「具有才智的國君,聰明睿智,在長達25年的時間之內與西山相抗,經歷了無數艱難險阻,但何時候也未曾灰心喪氣,而仍一心一意思慮復國大業。」;陳仲金又評價阮福映「頗具創大業之美德,知人善任,使豪傑之士人人都忠心耿耿為之效忠命」,「因此他不僅恢復了舊業,而且還統一了山河,進行諸項改革,使當時的我國成為一個空前未有的強大國家」;但是對於阮福映晚年殺害功臣之事陳仲金也提出批評,認為他像漢高祖一樣濫殺功臣。[99]
  • 越共對阮福映的評價非常差,認為他發動「反革命戰爭」,依靠外國勢力鎮壓農民起義,建立了越南歷史上最後一個而且是最「反動」的封建王朝。對於其即位之後的各項改革越共也都評價不佳,認為其最終目的都是「鎮壓人民的反抗」。[65]
  • 中國學者郭振鐸張笑梅認為,阮福映在世「既有過又有功」,但是「過大於功」。他藉法國之助鎮壓西山起義,「為法國進入越南並將越南變成法國殖民地奠定了基礎」;他在位期間對外侵略真臘,對內「專制獨裁,壓迫人民」,晚年又殺害功臣,因此其過匪小。而他的功勞在於「將動亂分裂的越南社會歸於統一」,之後又施行一系列改革,「對越南封建社會發展起了一定推動作用」。[100]

家庭[编辑]

兄弟姐妹
排行 封號/諡號 姓名 生卒年 生母 生平
兄弟
長兄 襄陽恭穆郡王 阮福暭 慈妃阮氏
次兄 東海恭懿郡王 阮福晍 孝康皇后阮氏
世祖高皇帝阮福映
四弟 未命名 早殤 慈妃阮氏
五弟 安邊忠懷郡王 阮福旻 ?—1783年 慈妃阮氏 於1782年在富安府舉兵抗擊西山,
翌年兵敗被殺
六弟 通化忠壯郡王 阮福晪 孝康皇后阮氏
姐妹
隆城貞靜太長公主 阮氏玉琇 孝康皇后阮氏 黎福晪
福祿太長公主 阮氏玉瑜 慈妃阮氏 嫁郡公武性
明義貞烈大長公主 阮氏玉璿 慈妃阮氏 阮有瑞
延寧大長公主 阮氏玉琬 宋氏鳶 宋福信
明命十九年,追封公主

後宮[编辑]

後宮
封號/諡號 姓名 生卒年 生平
皇后
承天高皇后 宋氏蘭 1761年—1814年 英睿皇太子阮福景生母
順天高皇后 陳氏璫 1767年—1846年 明命帝生母,
追封皇后
妃嬪
德妃 黎氏玉萍 1775年—1810年 又作黎玉萍黎顯宗之女,
初嫁西山朝皇帝阮光纘,後改嫁阮福映
昭儀 阮友氏滇
昭容 林氏
昭容 范氏祿
昭容 黃氏織
昭容 宋氏順
昭容 阮廷氏滇
婕妤 楊氏事
婕妤 楊氏養
美人 鄭氏晴
美人 陳氏彩
美人 蓋氏秋
美人 阮氏永
美人 潘氏鶴
才人 陳氏鈰
才人 阮氏鴛
才人 鄧氏娫
左宮嬪 宋氏婁
宮嬪 阮氏翠

子女[编辑]

包括未序齒的子女在內,阮福映有子15人,女18人。[101]

子女
排行 封號/諡號 姓名 生卒年 生母 生平
皇子
未序齒 阮福昭 早殤 宋氏蘭
長子 英睿皇太子 阮福景
(阮景、皇子景)
1780年—1801年 宋氏蘭 東宮,先於阮福映逝世
次子 順安敦敏公 阮福曦 1782年—1801年5月21日 宋氏兰
三子 绍威公 阮福晙 早殤 宋氏蘭
四子 圣祖仁皇帝 阮福晈
(阮福膽)
1791年—1841年 陳氏璫 即阮朝第二位皇帝明命帝
五子 建安恭慎王 阮福旲
(阮福曳)
1795年10月5日-1849年11月14日 陳氏璫
七子 定遠郡王 阮福昬
(阮福平)
1797年9月6日-1863年8月16日 庶子,有42子31女
八子 延慶恭正王 阮福晉
(阮福㫜)
1799年3月21日—1854年7月17日 阮友氏滇
奠盤恭篤公 阮福普
十子 紹化恭良郡王 阮福晆
(阮福昣)
陳氏璫
十一子 廣威恭直公 阮福昀 1809年8月20日-1829年5月26日) 黎玉萍 生前无子,故朝廷从旁支宗室之子中找出一位王子
并将其改名阮福凤材
常信溫靜郡公 阮福昛 黎氏玉萍
十二子 安慶莊敏郡王 阮福㫕
(阮福(日頑))
1811年—1845年 鄭氏晴 以「安慶王子」之名為人所知
幼子 慈山公 阮福昴 1813年10月25日-1868年8月18日
南宮皇太子 阮福保天 (早殤)
皇女
平泰端慧長公主 阮福玉珠 嫁阮文玩
平興婉淑長公主 阮福玉瓊 嫁范文信
保祿貞和長公主 阮福玉瑛 嫁張福鄧
靜質公主 阮福玉珍 嫁阮德隆
保順貞慧長公主 阮福玉玔 初嫁阮黃算
改嫁張文銘
莊潔公主 阮福玉玩 嫁枚德儒
安泰柔和太太長公主 阮福玉珴 初嫁阮德禪
改嫁武曰俊
婉淑公主 阮福玉玖 嫁黎厚
義和恭潔太長公主 阮福玉玥 嫁阮德(日古)
安義貞麗長公主 阮福玉琂 黎氏玉萍 黎文燕黎文悅養子)
阮福玉玟
貞懿公主 阮福玉珪 黎氏玉萍 嫁阮文僐
定和端嫻公主 阮福玉璣 嫁阮黃成
阮福玉玿
阮福玉理
柔潔公主 阮福玉珹 嫁胡文什
阮福玉碧
阮福玉珵

腳註[编辑]

  1. ^ 1.0 1.1 1.2 「越南」是清朝嘉慶帝所賜國號。阮福映在位期間,改國號為「越南」,但有時候仍然使用「大越」為國號。明命帝在位時期,國號改為「大南」。[1]
  2. ^ 2.0 2.1 2.2 根據《大南實錄》記載,嘉隆帝名「阮福暎」。其中「阮」是姓氏,「福」是祧字,「暎」是其名。「暎」是「映」的異體字,故而不少中文書籍將其名字寫作「阮福映」。
  3. ^ 3.0 3.1 《國朝正編撮要·卷之一》:「世祖高皇帝,諱左從日右從爰,又諱左從日右從英,又諱左從禾右從重。」
  4. ^ 越南阮朝模仿中國清朝使用一世一元制,並以皇帝在位期間使用的年號來稱呼皇帝。故而阮福映被越南人稱作「嘉隆」(越南语Gia Long嘉隆)。
  5. ^ 5.0 5.1 《清史稿·列傳三百十四·屬國二》:「(嘉慶七年)十二月,阮福映滅安南,遣使入貢,備陳备構兵始末,為先世黎氏復仇;並言其國本古越裳之地,今兼併安南,不忘世守。乞以『南越』名國。帝諭以『南越』所包甚廣,今兩廣地皆在其內,阮福映全有安南,亦不過交趾故地,不得以『南越』名國。八年,改安南為越南國。」
  6. ^ 百多祿在阮福映奪取越南政權中起著重要作用,在《大南正編列傳初集·卷二十八》有傳。其所招募的法國軍官幔槐、阮文震、阮文勝、黎文棱、烏離為,以及西班牙傳教士耶妬悲、麻怒𠲖的傳記附於其後。
  7. ^ 7.0 7.1 7.2 黎文勻,又作「黎文勾」。
  8. ^ 8.0 8.1 《大南實錄》中作「幔槐」(越南语Mạn Hòe幔槐),若按漢語音譯當譯作「曼紐爾」。
  9. ^ 9.0 9.1 9.2 9.3 當時越南人將柬埔寨稱作「真臘」(越南语Chân Lạp真臘)或「高棉」(越南语Cao Miên高棉),蔑稱「高蠻」(越南语Cao Man高蠻)。
  10. ^ 雖然在事實上廣南阮主是獨立政權,但在名義上仍是後黎朝君主的臣下,故而歷代廣南阮主在對外官方文書上使用後黎朝年號。然而在國中不使用年號,使用「主號+干支」來紀年,例如「賢主辛卯年」等等。
  11. ^ 廣南阮主最早自稱國公,阮福濶嗣位之後改稱王爵。阮福濶自稱武王,開始使用「大越阮主永鎮之寶」,作為此後歷代廣南阮主的玉璽。
  12. ^ 通鑾、辛哈那兄弟二人,在越南史料中分別已「質知」(越南语Chất Tri質知)和「芻痴」(越南语Sô Si芻痴)的名字登場。陳仲金認為「質知」是泰語「卻克里」(泰文จักรี皇家转写Chakkri)的越南語音譯。
  13. ^ 陳仲金在《越南史略》中說是戰船百餘艘,但《大南正編列傳初集·偽西列傳》中的記載是數百艘。戴可來認為陳仲金的說法可能有誤。
  14. ^ 14.0 14.1 越南史料中將曼谷稱為「望閣」(越南语Vọng Các望閣)。
  15. ^ 「知蚩多」(越南语Chất Si Đa)是其在越南語中的音譯,本名有待考證。陳仲金《越南史略》原文未附漢字寫法;戴可來註:一譯「撻齒多」。
  16. ^ 「昭法」(泰文เจ้าฟ้า皇家转写Chaofa)是「王子」的意思,「昆鑾」(泰文กรมหลวง皇家转写Krom Luang)是暹羅親王中的第三等爵位。[14]特帕里拉是拉瑪一世的王后謝·索里炎特拉英语Sri Suriyendra的弟弟,父親是暹羅籍華僑。越南史料稱此人為「昭曾」(越南语Chiêu Tăng昭曾)。
  17. ^ 「丕耶」(泰文พระยา皇家转写Phraya)是暹羅的爵位,相當於侯爵。[15]越南史料稱此人為「昭霜」(越南语Chiêu Sương昭霜)。
  18. ^ 18.0 18.1 「昭丕耶」(泰文เจ้าพระยา皇家转写Chao Phraya)是暹羅的一個爵位,相當於公爵。[15]此人在越南史料中以「昭陲卞」(越南语Chiêu Thùy Biện昭陲卞)的名字登場。
  19. ^ 大南實錄》記載:阮惠多次與暹羅交戰失利後,動了與暹羅議和的念頭;之後在舊阮叛將黎春覺的建議下設伏,大破暹羅軍。《鄚氏家譜》則記載:阮惠事先派出小分隊探查暹羅軍的實力,並製造西山軍弱小的假象,使暹羅軍更加輕敵。越南學者潘輝黎支持後者觀點。[20]
  20. ^ 北京大學東語系越南語教研室在翻譯由越南社會科學委員會編纂的《越南歷史》時,由於無法接觸到第一手文獻,遂將這場戰鬥音譯做「迪錦羡墨大捷」[21]
  21. ^ 《大南實錄正編第一紀·卷二》「(阮王)駐蹕龍邱暹稱芋原,在望閣城外。」[24]
  22. ^ 《清史稿·越南傳》稱:「暹羅王故與阮光平夙仇,乃以女弟歸福映,助之兵。」但越南方面的史料未見拉瑪一世將妹妹嫁給阮福映的記載。
  23. ^ 23.0 23.1 23.2 當時越南人將法國、西班牙、英國分別稱作「富浪沙」(越南语Phú Lang Sa富浪沙)、「希波儒」(越南语Y Pha Nho希波儒)和「紅毛國」(越南语Hồng Mao紅毛)。
  24. ^ 「耶妬悲」(越南语Gia Đố Bi耶妬悲)、「麻怒𠲖」(越南语Ma Nộ E麻怒𠲖)都是他們在《大南實錄》中登場的名字。
  25. ^ 越南史料稱之為「安尊磊」(越南语An Tôn Lỗi安尊磊),按現代漢語當音譯作「安東尼奧」。
  26. ^ 原定割讓會安港,後改為沱灢港。
  27. ^ 此後不久,法國大革命爆發。
  28. ^ 28.0 28.1 跟隨百多祿到達越南的法國軍官,在《大南正編列傳初集·卷二十八》中以「多突、吧呢𠲖、黎文棱、烏離為」等名字登場。現代學者對這些法國人相對應的越南名字提出了許多不同觀點。而根據學者戴可來的觀點,「多突」(越南语Đa Đột多突)即達約,越南名阮文智;「吧呢𠲖」(越南语Ba Ni E吧呢𠲖)即瓦尼埃,越南名阮文震;「烏離為」(越南语Ô Li Vi烏離為)即奧利維耶·皮曼紐爾,越南名阮文信(人稱信翁);「黎文棱」(越南语Lê Văn Lăng黎文棱)即戴福桑(越南语Đới Phước Tang戴福桑),人稱棱翁。[39]
  29. ^ 29.0 29.1 西奧多·勒布朗(Théodore Lebrun)是法國建築工程師,他將西洋式城堡的建築風格引入越南。
  30. ^ 麋鹿在越南語中稱作「昆狔」(越南语con nai昆狔);而「同狔」(越南语Đồng Nai同狔)既是「鹿野」的意思,又是舊阮轄下的一個地名;且二者發音相近,故有此誤。[51]
  31. ^ 31.0 31.1 31.2 鄧陳常,一作「鄧廷常」。
  32. ^ 在1798年舊阮攻破歸仁的時候,阮福映原本只想恢復阮主的基業,並讓後黎朝君主復位,因而派遣吳仁靜前去清朝尋訪黎昭統帝,但卻得到昭統帝在燕京逝世的消息。[50]
  33. ^ 一說阮福映在奪取越南皇位的過程中藉助嘉定鎮和隆胡營(龍胡營)的力量最多,因此從「嘉定」、「隆胡」中各取一字,定新年號為「嘉隆」。[56]
  34. ^ 清實錄·嘉慶朝實錄》:「【嘉慶七年八月甲辰】又諭:吉慶奏農耐【即舊阮】遣使恭進表貢,並縛送莫觀扶等三犯來粵正法各情形。覽奏俱悉。乃近年以來,閩粵二省洋面盜船內閑有長髮之人,聞系該國縱令出洋行劫,朕未肯輕信,尚以長髮匪徒或系該國貧民,隨盜入夥。曾降旨諭令查拏,總未見擒獻一人。今阮福映縛致莫觀扶等三犯,訊取供詞,均系內地盜犯。該國招往投順,封為東海王、及總兵等偽職。仍令至內洋行劫商旅。是阮光纘不但不遵旨查拏,而且窩納叛亡,寵以官職,肆毒海洋,負恩反噬,莫此為甚。……其莫觀扶等三犯。俱照大逆律辦。」
  35. ^ 阮光纘、阮光維、阮光紹、阮光盤是阮惠的兒子;阮文治原名范文治,是阮惠的女婿;阮清、阮昕、阮勇是阮岳的兒子。
  36. ^ 吳時任與北城兵曹鄧陳常有仇,鄧陳常命人將其狠狠鞭笞,致其當場死亡。
  37. ^ 根據《大南正編列傳初集·偽西列傳》的記載,西山軍曾大肆發掘廣南阮主的祖墳,故而阮福映將挖掘阮岳、阮惠墳墓的目的說成是報「九世之仇」。
  38. ^ 內五鎮為較南邊的五個鎮,分別是山南上、山南下、山西、京北、海陽。外六鎮為靠近中越邊境山區的六個鎮,分別是宣光、興化、高平、諒山、太原、廣安。
  39. ^ 《大南實錄正編·第一紀》:「現征戰初停,民慣於勞累,易調遣而事易興。若數載以後,民慣於安逸,則難調遣而怨易生。」[68]
  40. ^ 當時的江坪地區處在越南方面的控制之下,歸廣安府管轄。由於處在中越沿海邊境一帶,中越兩國都難以管理,故而曾是華南海盜的巢穴。1885年清朝與法屬印度支那殖民政府劃界的時候,該地區被劃歸中國,歸欽州府防城縣管理。
  41. ^ 讓·馬里·德斯皮奧(Jean Marie Despiau)是阮福映的御醫,他將種牛痘防治天花的方法引入越南。[92]
  42. ^ 洛朗·安德列·巴里西越南语Laurent André Barisy(Laurent André Barisy)是來自模里西斯的法國人,被封為善知侯。
  43. ^ 原文見《大南實錄正編第一紀·卷二十四》,甲子年(1804年)條:「先王經理天下,夏不雜夷,此誠杜漸防微之意也。紅毛人狡而詐,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不可聽其居留。」
  44. ^ 原文為法語。出自《勸善新書劄》(Nouvelles lettres édifiantes),巴黎1818年出版,第八卷第184頁。[98]

引用[编辑]

  1. ^ 越南社會科學委員會,458頁
  2. ^ Đặng Việt Thủy & Đặng Thành Trung, p. 277
  3. ^ 3.0 3.1 3.2 《國朝正編撮要·卷之一》
  4. ^ 陳仲金,254頁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陳仲金,258~259頁
  6. ^ Mantienne, p. 520.
  7. ^ McLeod, p. 7.
  8. ^ Karnow, p. 75.
  9. ^ McLeod, p. 9.
  10. ^ Mantienne, p.81
  11. ^ 11.0 11.1 Phan Khoang, p.515
  12. ^ 《大南正編列傳初集·卷七·阮黃德》
  13. ^ 13.0 13.1 13.2 13.3 陳仲金,260~261頁
  14. ^ So Sethaputra, p.3
  15. ^ 15.0 15.1 Thai Titles and Ranks, Data Paper No. 81
  16. ^ Nguyễn Duy Chính, p.61
  17. ^ 潘輝黎,179頁
  18. ^ 潘輝黎,181頁
  19. ^ 潘輝黎,180頁
  20. ^ 20.0 20.1 20.2 潘輝黎,185~186頁
  21. ^ 越南社會科學委員會,401頁
  22. ^ 潘輝黎,193頁
  23. ^ 潘輝黎,195頁
  24. ^ 陳仲金,284頁(見該頁腳註)。
  25. ^ 25.0 25.1 25.2 25.3 陳仲金,284~285頁
  26. ^ Cady, p. 282.
  27. ^ Hall, p. 430.
  28. ^ 郭振鐸、張笑梅,532頁
  29. ^ Mantienne, p.85
  30. ^ 30.0 30.1 《大南正編列傳初集·卷二十八》
  31. ^ Mantienne, p.87
  32. ^ Mantienne, p.92
  33. ^ Mantienne, p.93
  34. ^ 34.0 34.1 34.2 34.3 34.4 陳仲金,288~290頁
  35. ^ 35.0 35.1 35.2 35.3 《大南正編列傳初集·偽西列傳》
  36. ^ 陳仲金,284頁
  37. ^ 37.0 37.1 陳仲金,285~286頁
  38. ^ 陳仲金,287~288頁
  39. ^ 陳仲金,289頁(見該頁腳註)
  40. ^ 40.0 40.1 McLeod, p.11
  41. ^ Mantienne, p.153
  42. ^ Melvin Eugene Page & Penny M. Sonnenburg, p.723
  43. ^ Mantienne, p.129
  44. ^ 44.0 44.1 44.2 44.3 44.4 陳仲金,290~292頁
  45. ^ 45.0 45.1 穆黛安,第39~40頁
  46. ^ Mantienne, p.132
  47. ^ Mantienne, p.135
  48. ^ 48.0 48.1 48.2 陳仲金,292~294頁
  49. ^ 49.0 49.1 49.2 49.3 穆黛安,第40~42頁
  50. ^ 50.0 50.1 《大南正編列傳初集·卷十一·吳仁靜》
  51. ^ 陳仲金,294頁(見該頁腳註)
  52. ^ 52.0 52.1 52.2 陳仲金,295~296頁
  53. ^ 53.0 53.1 53.2 53.3 53.4 穆黛安,第49~50頁
  54. ^ 54.0 54.1 54.2 陳仲金,297~299頁
  55. ^ Đặng Việt Thủy & Đặng Thành Trung, pp.286-287
  56. ^ 56.0 56.1 56.2 《清史稿·越南傳》
  57. ^ 57.0 57.1 陳仲金,300~301頁
  58. ^ 郭振鐸、張笑梅,531頁
  59. ^ 《大南实录》正编卷十九
  60. ^ 60.0 60.1 60.2 60.3 60.4 陳仲金,301頁
  61. ^ 61.0 61.1 61.2 61.3 61.4 61.5 郭振鐸、張笑梅,538頁
  62. ^ 62.0 62.1 62.2 62.3 62.4 陳仲金,302頁
  63. ^ Cady, p. 266.
  64. ^ Hall, p. 432.
  65. ^ 65.0 65.1 65.2 越南社會科學委員會,439~444頁。
  66. ^ Woodside, pp. 126–130.
  67. ^ Mantienne, p. 522.
  68. ^ 越南社會科學委員會,451頁
  69. ^ 69.0 69.1 69.2 69.3 69.4 69.5 69.6 陳仲金,303~306頁
  70. ^ 70.0 70.1 70.2 陳仲金,303頁
  71. ^ 陳仲金,354頁
  72. ^ 72.0 72.1 72.2 72.3 郭振鐸、張笑梅,539~541頁
  73. ^ Choi, pp. 48–49.
  74. ^ 越南社會科學委員會,444~445頁。
  75. ^ 75.0 75.1 75.2 郭振鐸、張笑梅,537~538頁
  76. ^ 76.0 76.1 76.2 76.3 陳仲金,306~307頁
  77. ^ 郭振鐸、張笑梅,541~542頁
  78. ^ 78.0 78.1 Buttinger, pp. 241, 311.
  79. ^ Cady, p. 408.
  80. ^ Cady, p. 409.
  81. ^ Buttinger, pp. 310, 262.
  82. ^ Buttinger, p. 310.
  83. ^ Buttinger, p. 240.
  84. ^ Buttinger, pp. 270–271.
  85. ^ 85.0 85.1 85.2 Buttinger, p. 272.
  86. ^ Hall, p. 434.
  87. ^ 87.0 87.1 87.2 87.3 87.4 陳仲金,307~310頁
  88. ^ Buttinger, p. 309.
  89. ^ 89.0 89.1 Buttinger, p. 307.
  90. ^ Tarling, p. 584
  91. ^ 91.0 91.1 陳仲金,311~312頁
  92. ^ The Nguyen Mission for Smallpox Vaccine: Promising Leads from the Portuguese Archives
  93. ^ 93.0 93.1 Buttinger, p. 268.
  94. ^ 94.0 94.1 《國朝正編撮要·卷之二》
  95. ^ Choi, p. 59.
  96. ^ Gia Định Xưa, pp. 211–212.
  97. ^ 《英使謁見乾隆紀實》,175~176頁
  98. ^ 越南社會科學委員會,450頁。
  99. ^ 陳仲金,312~313頁
  100. ^ 郭振鐸、張笑梅,545頁
  101. ^ 阮福氏家譜

參考文獻[编辑]

參考書目[编辑]

  • (简体中文)陳仲金. Việt Nam sử lược [《越南通史》(原文書名:《越南史略》)]. 戴可來譯. 北京: 商務印書館. 1992. ISBN 7-100-00454-3. 
  • (简体中文)越南社會科學委員會. Lịch Sử Việt Nam [《越南歷史》]. 北京大學東語系越南語教研室譯.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77. 
  • (简体中文)明錚. Việt Nam sử lược [《越南史略》]. 范宏科呂榮譯. 北京: 三聯書店. 1958. 
  • (简体中文)郭振鐸; 張笑梅. 《越南通史》. 北京: 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01. ISBN 7-3000-3402-0. 
  • (简体中文)(美國)穆黛安(Dian H. Murray). Pirates of the South China Coast: 1790~1810 [《華南海盜 一七九〇—一八一〇》]. 劉平譯. 北京: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1997. ISBN 7-5004-2089-7. 
  • (简体中文)潘輝黎等. Một số trận quyết chiến chiến lược trong lịch sử dân tộc [越南民族歷史上的幾次戰略決戰]. 戴可來譯. 世界知識出版社. 1980年. 
  • (简体中文)(英國)斯當東爵士著. An Authentic Account of and Embassy from the King of Great Britain to the Emperor of China [《英使謁見乾隆紀實》]. 葉篤義譯. 北京: 商務印書館. 1963. 
  • (英文)Buttinger, Joseph英语Joseph Buttinger. The Smaller Dragon: A Political History of Vietnam. New York City, New York: Praeger英语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1958. 
  • (英文)Cady, John F. Southeast Asia: Its Historical Development. New York City, New York: McGraw Hill. 1964. 
  • (英文)Hall, D. G. E. A History of South-east Asia. Basingstoke, Hampshire: Macmillan. 1981. ISBN 0-333-24163-0. 
  • (英文)Mantienne, Frédéric. The Transfer of Western Military Technology to Vietnam in the Late Eighteenth and Early Nineteenth Centuries: The Case of the Nguyen. Journal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英语Journal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Singapor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3.October, 34 (3): 519–534. doi:10.1017/S0022463403000468. 
  • (英文)McLeod, Mark W. The Vietnamese response to French intervention, 1862–1874. New York City, New York: Praeger英语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1991. ISBN 0-275-93562-0. 
  • (英文)Woodside, Alexander. Vietnam and the Chinese model: a comparative study of Vietnamese and Chinese government in the first half of the nineteenth century.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88. ISBN 0-674-93721-X. 
  • (越南文)Đặng Việt Thủy; Đặng Thành Trung. 54 vị Hoàng đế Việt Nam. Hà Nội: Nhà xuất bản Quân đội Nhân dân. 2008. .
  • (越南文)Phan Khoang. Việt sử xứ Đàng Trong. Nhà xuất bản Văn Học. 2001. 
  • (英文)(泰文)So Sethaputra泰语สอ เสถบุตร. New Model Thai-English Dictionary. Bangkok: ไทยวัฒนาพานิช : Thai Watthanā Phānit. 2542 BE/AD 1999. ISBN 974-08-3253-9. 
  • (英文)Robert B., Jones. Thai Titles and Ranks, Including a Translation of Royal Lineage in Siam. Ithaca: Southeast Asia Program, Department of Asian Studies, Cornell University. 1971. 
  • (越南文)(英文)Nguyễn Duy Chính. "Tương quan Xiêm-Việt cuối thế kỷ XVIII", dẫn theo Thadeus và Chadin Flood (dịch và hiệu đính), "The Dynastic Chronicles, Bangkok Era, The First Reign". The Centre for East Asian Cultural Studies. Tokyo: Chaophraya Thiphakorawong Edition. 1978. 
  • (英文)Melvin Eugene Page & Penny M. Sonnenburg. Colonialism: An International Social, Cultural, and Political Encyclopedia. Santa Barbara. 2003. ISBN 1-57607-335-1. 
  • (英文)Choi Byung Wook. Southern Vietnam under the reign of Minh Mạng (1820–1841): central policies and local response. SEAP Publications. 2004. ISBN 0-87727-138-0. 
  • (英文)Nicholas Tarling英语Nicholas Tarling.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Southeast Asia.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9: 584. ISBN 0-521-35505-2. 
  • (越南文)Huỳnh Minh. Gia Định Xưa. Thành phố Hồ Chí Minh: Nhà xuất bản Văn Hóa-Thông Tin. 2006. 

參考網頁[编辑]


嘉隆帝
前任:
阮福暘
广南阮主
1780年—1802年

原因:廣南國成為越南國一部份

原因:改國號為越南
越南国皇帝
1777年—1820年
繼任:
明命帝
阮朝君主
1777年—1820年
前任:
阮光纘
大越西山朝皇帝
越南君主
1802年—18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