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德·阿玛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阿南德·阿玛尔
Анандын Амар
AnandynAmar.jpg
任期
1928年2月21日-1930年4月27日
第一書記 策伦奥齐尔·丹巴道尔吉
奥勒扎·巴德拉克
巴特奥齐尔·额勒德巴奥齐尔
博勒吉德·根登
前任 巴林·车林多尔济
繼任 清格勒泰·吉格吉德扎布
任期
1932年7月2日-1936年3月22日
第一書記 巴特奥齐尔·额勒德巴奥齐尔
卓勒宾·希耶
道尔扎布·鲁布桑沙拉布
哈斯奥齐尔·鲁布桑道尔吉
前任 罗索尔·拉甘
繼任 丹斯兰比勒格·道格松
任期
1936年3月22日-1939年3月7日
第一書記 哈斯奥齐尔·鲁布桑道尔吉
班扎尔扎布·巴桑扎布
前任 博勒吉德·根登
繼任 霍尔洛·乔巴山
个人资料
出生 1886年
 大清外蒙古土谢图汗部
逝世 1941年
 蘇聯莫斯科

阿南德·阿玛尔蒙古语Анандын Амар,1886年-1941年)蒙古族,今蒙古国布尔干省杭嘎勒Khangal)人,1932年至1936年任蒙古人民共和国国家小呼拉尔主席团主席(国家元首),并分别于1928年至1930年和1936年至1939年担任人民委员会主席(政府首脑)。

生平[编辑]

早年生涯[编辑]

阿玛尔(蒙古语意为“和平”)于1886年生于外蒙古土謝圖汗部右翼右末次旗(今蒙古国布尔干省杭嘎勒Khangal))阿玛尔是破落贵族之子,其父阿南德为khokhi台吉。阿玛尔自幼在旗学内学习蒙古语满语藏语。青年时期,阿玛尔开始当地方官员。1913年到1919年,阿玛尔在大蒙古国外务部任职。

阿玛尔是蒙古人民党的创建者之一,也是蒙古人民党中央委员会及其主席团成员,是1至7届国家小呼拉尔成员。

蒙古人民共和国[编辑]

1919年至1921年,阿玛尔在蒙古临时人民政府担任外务部长,国内经济事务部长。1923年至1928年,阿玛尔任副总理。1928年2月21日,阿玛尔出任人民委员会主席(总理),接替去世的巴林·车林多尔济,一直任职至1930年4月27日。

自1930年至1932年,阿玛尔任科学委员会主席。1932年至1936年,阿玛尔担任国家小呼拉尔主席团主席,成为蒙古人民共和国国家元首

1936年2月22日,阿玛尔再度被任命为人民委员会主席(同时兼任外交部长)。阿玛尔任总理直到1939年3月7被清洗(被逮捕并定罪为从事反革命活动)。

阿玛尔在担任总理的第二个任期开始后不久,于1936年和丹斯兰比勒格·道格松一起被怀疑从事反革命活动,因为阿玛尔为纪念革命成功十五周年而赦免了受勒库姆案牵连的囚犯(姜巴·勒库姆Jambyn Lkhüme)原为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会书记,1934年被国内安全局以反革命的罪名逮捕、审判并处决。其他许多无辜的人也同时被逮捕)。新近被任命为内务部长的乔巴山宣称:“我们必须摆脱封建的麻烦制造者阿玛尔!”[1]

斯大林久已希望撤换阿玛尔,但阿玛尔享有崇高的威望,所以苏联不敢动他。[2]斯大林相信阿玛尔为日本从事间谍活动。苏联人一直担心日本切断横跨蒙古的西伯利亚大铁路。斯大林曾经说,如果日本已经取得了这样的胜利,“苏联将完蛋”。[3]

1938年9月,乔巴山访问莫斯科会见了斯大林。在莫斯科,乔巴山获得了有关下一阶段清洗的新指示。乔巴山奉命让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会书记鲁布桑沙拉布通过政府决议指责阿玛尔从事反国家的有害行为而将阿玛尔免职。经过充分的宣传运动,在蒙古破坏阿玛尔的声誉,随后阿玛尔会被逮捕。

谴责和逮捕[编辑]

1939年3月7日,鲁布桑沙拉布和乔巴山在扩大的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会及国家小呼拉尔的会议上指控阿玛尔从事反革命活动。阿玛尔在会上发言为自己辩护称:

我的信仰在宗教,但我更相信蒙古应该坚定地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我爱我的祖国。我已经表明这是我的事业。我已经率先献身于我的祖国的发展,而令我心碎的是,我终于亲眼目睹自己被称为叛徒,并受到苛责。[2]

在为期一天的审判之后,阿玛尔被发现有罪,被迫辞去总理职务,并被开除蒙古人民革命党党籍。随后,阿玛尔被内务部逮捕。 1939年7月,阿玛尔案被移送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阿玛尔被送到西伯利亚城市赤塔,然后转往莫斯科。在莫斯科,阿玛尔在折磨之下完成了有关全部“其罪行”的自供。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莫斯科等待审判的阿玛尔与鲁布桑沙拉布被关押在一处,而正是鲁布桑沙拉布逮捕了阿玛尔。阿玛尔遭到审判后不久,鲁布桑沙拉布便被逮捕,莫斯科当时在清洗接近尾声的时候要求将松弦再紧绷起来。

莫斯科审判[编辑]

阿南德·阿玛尔

1941年7月10日,阿玛尔被一个苏联特罗伊卡”(troika)审判并被判处死刑。在审判过程中,阿玛尔强调,如果蒙古人民共和国是一个真正的独立国家,那么他应当被蒙古法庭审判。他的最后陈述是“当一个强权殖民一个小国时,典型便是逮捕和迫害其领导人。我个人的经验表明了苏联对蒙古就是这样的态度。”[4]

阿玛尔被处决的确切地点和日期仍然未知,但一些口头证据表明,其遗体被从一架飞机上抛出。[4]

平反[编辑]

1956年12月15日,在反思斯大林的大清洗时,苏联最高法院军事委员会Военная коллегия Верховного суда СССР)发现没有证据证明阿玛尔有罪。1962年1月25日,阿玛尔获得平反。1989年9月26日,阿玛尔获恢复蒙古人民革命党党籍。

阿南德·阿玛尔

著作[编辑]

  • The tenth Anniversary and Scientific Production (1931)
  • On the Development of the Mongolian National Script (1933)
  • Short History of Mongolia (1934)

言论[编辑]

在著作"Short History of Mongolia" (Mongolin Tovch Tuukh, 1934, Ulaanbaatar) 中,阿玛尔写道:

这是真正难以忍受的悲伤,蒙古民族尽管自古以来,尤其是在成吉思汗的时候,在欧亚各国走过了辉煌的发展道路,后来却被分割成许多部分,其中一些无法保障和维护他们的民族之根、风俗、土地和财产,敬奉一个强大的外国实体,而没有任何权力或政策来开展他们自己的事务或完成相关的行动,不仅只服从别人的权力,而且实际上努力实现外国实体的政策和利益。Manj(满人)和Khyatad(汉人)等的帝国历史上试图将蒙古民族变成他们的交易店,并建立他们自己的唯一霸权,而任意设定价格以达到剥削的目的,正如帝国主义国家现在相互争斗,以把我们自己的内蒙古同胞变成他们的交易店。游牧的蒙古民族(内蒙古和外蒙古)地位已下降到如此之低,沦落到成为其他国家的交易店的命运。

参考文献[编辑]

  1. ^ Baabar, p. 354
  2. ^ 2.0 2.1 Baabar, p. 367
  3. ^ Stalin to Chiang Ching-kuo, July 1945 as paraphrased in O. Edmund Clubb, China and Russia, p. 344.
  4. ^ 4.0 4.1 Baabar, p. 369
政府职务
前任:
巴林·车林多尔济
蒙古人民委员会主席
1928年—1930年
繼任:
清格勒泰·吉格吉德扎布
前任:
罗索尔·拉甘
蒙古国家小呼拉尔主席团主席
1932年—1936年
繼任:
丹斯兰比勒格·道格松
前任:
博勒吉德·根登
蒙古人民委员会主席
1936年—1939年
繼任:
霍尔洛·乔巴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