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卡德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阿卡德语
lišānum akkadītum
使用国家和地区 亚述巴比伦
区域 美索不达米亚
語言滅亡 公元前100年
語系
文字 蘇美爾-阿卡德楔形文字
語言代碼
ISO 639-2 akk
ISO 639-3 akk

阿卡德语(lišānum akkadītum,𒀝𒂵𒌈 ,ak.kADû,英语Akkadian)是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地区使用的一种亚非语系闪族语言。作为已知最早的闪族语言,阿卡德语使用源于古苏美尔语楔形文字书写。该语言得名于两河文明名城阿卡德[1]

概要[编辑]

公元前三千纪,苏美尔人阿卡德人间发展出紧密的文化共生,双语现象广泛存在。从大规模的借词,到语法形态语音融合,苏美尔语阿卡德语的影响在各方面均甚显著。这促使学者将第三千纪的苏美尔与阿卡德视为语言同盟。 阿卡德语大约于公元前2800年作为专有名词出现于苏美尔人的文献中。自公元前第三千纪后半期始,开始出现完全以阿卡德语书写的文献。成千上万的文本和文本片段逐步被发现,内容涵盖神话故事、法律文书、科学作品、书信和文本传统等诸多方面。到公元前两千纪,该语言的两种变体(分别是亚述语与巴比伦语)在亚述与巴比伦使用。

阿卡德语曾充当古代近东通用语长达数世纪。然而公元前八世纪左右它逐渐为阿拉米语边缘化,走向消亡。到希腊化时期,其使用范围主要限于学者与寺庙中的神职人员。阿卡德楔形文字文件最后出现于公元一世纪。


语言类属[编辑]

阿卡德语与其他闪族语言均属亚非语系这一西亚-北非的本土语系。

在该语系内,阿卡德语与埃卜拉语构成东闪族语族。该语族特征是使用SOV语序,而西北与南闪族语言采用VSO或SVO语序。该语序的形成受同为SOV语序的苏美尔语的影响。

此外,阿卡德语还是唯一使用介词ina与ana的闪族语言。其他闪族语言如阿拉米语和阿拉伯语使用介词bi/bə与li/lə。阿卡德语空间介词的来源尚不明了。 与绝大多数其他闪族语言相比,阿卡德语只有一个非咝擦音:ḫ [x]。阿卡德语失去了作为其他闪族语言特征的声门和咽擦音。直到古巴比伦时期,阿卡德语的齿擦音只是塞擦音。

历史与书写[编辑]

书写[编辑]

楔形文字 (新亞述文)
(1 = 語素 (LG) “混合”/音素 (SG) ḫi,
2 = LG "moat",
3 = SG ,
4 = SG aḫ, eḫ, iḫ, uḫ,
5 = SG kam,
6 = SG im,
7 = SG bir)

古阿卡德语保存于早至公元前2600年的泥版上。它以从苏美尔人处学来、书写于湿泥版上的楔形文字书写。由阿卡德人抄写员使用的楔形文字可表示:一、苏美尔语简写(即代表完整词语的象形文字);二、苏美尔语音节;三、阿卡德语音节;四、语音补语。然而,在阿卡德语中这种文字几乎完全成为一种表音符号,而楔形文字原有的语素文字的性质变得次要。但是“神”与“庙宇”等常用词的象形符号仍在使用。因此符号AN一方面可以表示是单词ilum(神)的象形文字,另一方面表示神Anu,甚至音节-an-。另外这个符号也被作为神名的限定词。

楔形文字在很多方面不适应阿卡德语,其缺点包括无法表示闪族语言重要的音素,包括声门闭锁音,喉音与重读辅音。另外,楔形文字是辅音元音共同组成一个书写单位的音节书写系统,经常不适合有三联辅音词根的闪族语言。

发展[编辑]

根据地理分布与历史时期,阿卡德语分为如下分支:

  • 古阿卡德语,公元前2500年至1950年
  • 古巴比伦语/古亚述语,公元前1950年至1530年
  • 中巴比伦语/中亚述语,公元前1530至1000年
  • 新巴比伦语/新亚述语,公元前1000-600年
  • 晚期巴比伦语,公元前600 – 公元100年

萨尔贡建立的阿卡德帝国引入了书面的阿卡德语,为此采用了苏美尔的楔形文字正寫法。在中青铜时代(古亚述与古巴比伦时期),阿卡德语几乎取代了苏美尔语,而后者被认为在公元前18世纪作为活语言已经灭绝。

古阿卡德语使用到公元前第三千纪早期,与巴比伦语和亚述语均不相同,最终为这些方言所取代。到公元前21世纪,将要成为主要方言的巴比伦语和亚述语是很容易区分的。古巴比伦语及与其紧密相关的马里阿卡德语 (Mari, 古代叙利亚城市,请勿与俄罗斯境内使用的马里语混淆),较之古亚述方言,显然与其远亲埃卜拉语更为革新。因此,像lu-prus(我将决定)这样的形式替代了较古老的la-prus首先进入巴比伦语(即便如此它仍比阿卡德语更为古老)。另一方面,亚述语也发展出一些新特征,譬如“亚述语元音和谐”(不能与土耳其语芬兰语中的相等同)。埃卜拉语甚至更为古老,例如保留活跃的双数,随时、数、性衰减的关系代词。这些特性已于古巴比伦语中消失。

古巴比伦语是世界上最早的法典之一的汉谟拉比法典的语言。(参见乌尔那木法典.)

中巴比伦/亚述语时期始自公元前16世纪。开始的标志是约公元前1550年凯西特人对巴比伦的入侵。统治了三百余年的凯西特人放弃了自己的语言改用阿卡德语,但对阿卡德语影响甚微。在中巴比伦语发展的巅峰时期,它曾是包括埃及的整个近东地区的书面外交语言。这期间来自西北闪族语言与胡利安语的大量借词进入阿卡德语,但这些词汇的使用限于阿卡德语地区的边缘。

中亚述语曾充当晚青铜时代阿玛纳时代古代近东大片地区的通用语。在新亚述帝国时期,新亚述语开始成为一种臣僚的语言,为古阿拉米语所边缘化。在阿黑门尼德统治下,阿拉米语继续繁荣,古亚述语持续衰落。古亚述语的最终灭亡发生在希腊化时期,此时它被以阿提喀方言为主的希腊共通语进一步边缘化,而新亚述语楔形文字则作为文学传统使用到了帕提亚时代。已知最晚的巴比伦语楔形文字泥版是公元75年的一份天文学文件。最后的亚述语文献则是公元3世纪的。一些阿卡德语词汇与许多人名保存在伊拉克、伊朗、叙利亚、土耳其的亚述民族所讲的现代亚述语(新阿拉米语)当中,留存至今。

古亚述语在公元前两千纪也有发展,但因为它是纯粹的大众语(国王以巴比伦语书写)导致罕有长文献保存至今。公元前1500年之后的亚述语被称为中亚述语。

公元前一千纪,阿卡德语通用语的地位逐渐丧失。起初,自公元前1000年左右,阿卡德语与阿拉米语地位相当,在文献的抄本中可发现:泥版使用阿卡德语,而书记员在纸莎草与皮革上用阿拉米语书写。这一时期后,形成新巴比伦语与新亚述语。当公元前8世纪亚述王国崛起为主要大国时,新亚述语更为流行,但完全以新亚述语书写的文献在公元前612年尼尼微陷落后十年内就消失了。

在波斯征服美索不达米亚,各王国终结后,仅以新巴比伦语形式存在的阿卡德语作为大众语言消失了。然而,该语言的书面形式仍然在使用,甚至在公元前4世纪亚历山大大帝率领希腊人入侵后,阿卡德语仍是书面语言的竞争者。但阿卡德语口语到此时很可能已消亡,至少极少使用。最晚可以认定的阿卡德语文献是公元一世纪的。

音系[编辑]

輔音[编辑]

由于阿卡德語采用了楔形文字正寫法,一些原始閃米特語音位在阿卡德語中丟失了。聲門塞音 和擦音 *ʿ, *h, *ḥ, *ġ 都丟失了,要么因為語音變更要么因爲正寫法,但是它們引發了在原始閃米特語中未展現出的元音音質 e齒間音清邊擦音(*ś, *ṣ́)在迦南諸語中合并入擦音,因此留下了19個輔音音位。

輔音音位
  唇音 齒間音 齒音/齒齦音 硬腭音 軟腭音 小舌音 咽音 聲門音
普通 重讀
鼻音 m   n            
塞音 清音 p   t ()1   k q   ʔ (ʼ)
濁音 b   d     ɡ      
擦音 清音     s ()1 ʃ (š) x ()    
濁音     z            
顫音     r            
近音     l   j (y) w      
  1. 阿卡德語重讀輔音被重構為擠喉音[2]

元音[编辑]

元音音位
 
i   u
e    
  a  

此外,多數研究者假定存在著後中元音 /o/,但是楔形文字沒有給出證明。[3]

所有輔音和元音都有長和短兩種出現形式。長輔音表示為雙重輔音,而長元音加上長音符(ā, ē, ī, ū)。這種區別是音位上的,并用於文法中,比如 iprusu(“that he decided”) 和 iprusū(“they decided”)。

語法[编辑]

阿卡德語是屈折語言,并且作為一種閃米特語它的文法特征高度類似於古典阿拉伯語。它擁有區分於第二人稱代詞(you-masc., you-fem.)中和動詞變位中的兩個(陽性和陰性);三個給名詞形容詞(主格賓格屬格);三個(單數雙數複數);和針對每個第一人稱、第二人稱和第三人稱代詞的唯一的動詞變位

參見[编辑]

註釋[编辑]

  1. ^ 1.0 1.1 江慧真/台北報導,"芝加哥亞述字典 重現古阿卡德語"[1],中國時報,2012-08-05/00:59.
  2. ^ Hetzron, Robert (1997) . "The Semitic languages ". Taylor & Francis, 1997. p8
  3. ^ Sabatino Moscati et al. "An Introduction to Comparative Grammar of Semitic Languages Phonology and Morphology". (section on vowels and semi-vowels)

參考[编辑]

  • Aro, Jussi (1957). Studien zur mittelbabylonischen Grammatik. Studia Orientalia 22. Helsinki: Societas Orientalis Fennica.
  • Buccellati, Giorgio (1996). A Structural Grammar of Babylonian. Wiesbaden: Harrassowitz.
  • Buccellati, Giorgio (1997). "Akkadian," The Semitic Languages. Ed. Robert Hetzron. New York: Routledge. Pages 69-99.
  • Bussmann, Hadumod (1996). Routledge Dictionary of Language and Linguistics. New York: Routledge. ISBN 0-415-20319-8
  • Caplice, Richard (1980). Introduction to Akkadian. Rome: Biblical Institute Press. (1983: ISBN 88-7653-440-7; 1988, 2002: ISBN 88-7653-566-7) (The 1980 edition is partly available online.)
  • Gelb, I.J. (1961). Old Akkadian Writing and Grammar. Second edition. Materials for the Assyrian Dictionary 2.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 Huehnergard, John (2005). A Grammar of Akkadian (Second Edition). Eisenbrauns. ISBN 1-57506-922-9
  • Marcus, David (1978). A Manual of Akkadian. 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ISBN 0-8191-0608-9
  • Mercer, Samuel A B (1961). Introductory Assyrian Grammar. New York: F Ungar. ISBN 0-486-42815-X
  • Soden, Wolfram von (1952). Grundriss der akkadischen Grammatik. Analecta Orientalia 33. Roma: Pontificium Institutum Biblicum. (3rd ed.: ISBN 88-7653-258-7)

外部鏈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