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姆哈勒法戰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阿拉姆哈勒法戰役
第二次世界大戰北非戰場的一部分
Advance of the Panzerjager-Abteilung 39-AC1942.jpg
德軍裝甲車
日期: 1942年8月30日9月5日
地点: 接近埃及艾爾阿拉敏
結果: 盟軍戰略性勝利
參戰方
同盟國:
Flag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英國
Flag of New Zealand.svg 紐西蘭
軸心國:
Flag of German Reich (1935–1945).svg 納粹德國
Flag of Italy (1861-1946).svg 意大利王國
指揮官和领导者
Flag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伯納德·勞·蒙哥馬利 Flag of German Reich (1935–1945).svg埃爾溫·隆美爾
兵力
英軍第8軍團(埃及軍團): 4個師(約略4萬5千人) 非洲裝甲軍團: 6個師
伤亡与损失
1,750人陣亡、重傷或被俘
67輛坦克
67架戰機[1]
2,930人陣亡、重傷或被俘
49輛坦克
36架戰機
395輛軍用車

阿拉姆哈勒法戰役英語Battle of Alam el Halfa)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北非戰場」一部份,由埃爾溫·隆美爾指揮的德意志非洲軍伯納德·勞·蒙哥馬里率領的英國埃及軍團發動攻擊,在加查拉戰役後重組的英軍經過蒙哥馬里重新戰略佈置,且英國皇家海軍地中海有效截斷德軍軍事物資補給,終於在埃及擊退彈藥缺乏的非洲軍,導致後者無法一舉拿下埃及。

隆美爾謀略[编辑]

隆美爾在第一次阿拉曼戰役受挫後並未放棄找機會擊敗英埃聯軍;但是非洲軍團的軍事物資在地中海被盟軍馬爾他島派出海軍空軍攻擊後越來越少;不僅如此,所有非洲軍團軍事物資須遠從班加西車運至,德軍特工偵知即將有10萬噸英國軍車抵達北非戰場增援助戰,[2].在知悉英軍補給越來越豐沛時,隆美爾決定先攻擊英軍和埃及軍。

盟軍的防禦[编辑]

盟軍的25磅大炮

8月13日起,英國第8軍團改由伯納德·勞·蒙哥馬里陸軍中將(後來被晉升為英國陸軍元帥)指揮,蒙哥馬里預計軸心國一輪新的進攻即將來臨,他在視察前線後簡化盟軍的計劃,北部地區(大約從阿拉姆哈勒法嶺至海岸線)由英國第30軍防守以迎擊軸心國的主要進攻,在阿拉姆哈勒法嶺以南的一個堅強的哨所(新西蘭哨所)由英國第13軍之北翼防守,由於南面平坦的地形令守軍難以對抗一次裝甲突擊,蒙哥馬里選擇在由新西蘭哨所至奎塔拉窪地附近的奎塔拉哨所的15英哩防線上以部署輕度防禦以迎擊隆美爾的進攻,前線上佈置地雷及鐵絲網而英軍第7裝甲師則在此區提供機動防禦,由於只部署火炮及輕型坦克,他們沒有預計可以粉碎一次裝甲突擊,但可以騷擾軸心國軍隊的側翼及補給線,當進攻部隊轉向北面及指向在第8軍團戰線側邊的阿拉姆哈勒法嶺時,它們將進入主要防禦區域,在這裡蒙哥馬里選擇集中他手中的大部份中型及重型坦克(集中在英軍第22裝甲旅)和反坦克炮以等待軸心國的進攻,在英軍裝甲部隊背後的高地上,是英軍第44步兵師的兩個旅及集中師團及軍的火炮[3],而英軍第10裝甲師已經在尼羅河三角洲整補以裝備配有有效的75毫米火炮的M3李/格蘭特坦克,當完成後便前往阿拉姆哈勒法嶺佈防,大部份英軍第8裝甲旅8月30日到達以部署在第22裝甲旅的左邊,而第23裝甲旅則最遲在9月1日填補在其右邊的空隙[4]

克劳德·奥金莱克自己的計劃和蒙哥馬里的方向大致相同,但他亦有一系列的應急計劃,以應付防線被突破後的局面,包括在亞歷山卓港及開羅的防守工作,這做成了指揮官之間對防守艾爾阿拉敏或撤退的意向的不一致(這在6月底時就有關防守馬特魯港的問題已經出現過),蒙哥馬里的簡化是放棄其它選擇及強調不惜一切代價堅守其選定之地區,這影響他解釋其意圖給其上司及部署一些單位到前線圈(如英軍第44步兵師),而這是之前保留下來以應付應急計劃。

之後,Ultra截聽證實了英國有關隆美爾進攻方向的情報。

戰鬥序列[编辑]

參與戰役的陸上兵力是[5]:

同盟國[编辑]

英國第8軍團: 伯納德·勞·蒙哥馬里中將

英國第13軍

軸心國[编辑]

德國非洲裝甲軍團: 埃爾溫·隆美爾陸軍元帥

德國非洲軍 (瓦爾騰奈寧直至在8月30日受傷後由弗里茨·拜爾莱因代替
義大利第20裝甲軍
義大利第10摩托化軍

坦克力量[编辑]

在1942年8月,非洲裝甲軍團共有34輛輕型及193輛中型坦克,其中有27輛是配備了一門75毫米KwK 40 L/43炮的新型四號坦克F2型,這比盟軍的坦克有更大的射程範圍,另有243輛義大利坦克,但大部份均是落伍的M13/40坦克[6]

同時,昭盟軍共有712輛坦克[7],其中500輛將參加該戰役,其中大約170輛是M3李/格蘭特坦克,是當時盟軍最好的坦克;餘下的是輕型及其它中型坦克(斯圖亞特坦克,十字軍坦克)和步兵坦克(維克斯坦克)。

進攻[编辑]

在埃及沙漠上作戰的英軍M3李/格蘭特坦克,在M4雪曼坦克到達前,這是盟軍在北非最優秀的坦克

進攻在8月30日晚上展開以取得滿月的優勢,開始時戰況已對隆美爾不利;英國皇家空軍對軸心國車輛集結地進行猛烈轟炸,皇家海軍的大花青魚式魚雷轟炸機投下照明彈給威靈頓式重型轟炸機及火炮照射目標;還有,地雷陣密度是由稀疏到密集,英軍在地雷區的單位是第7裝甲師的兩個旅(第7摩托化旅及第4裝甲旅),它們得到命令在撤退前給予敵軍最大殺傷,它們完成任務及軸心國的損失開始上升,包括內林將軍在空襲中受傷及第21裝甲師師長馮·俾斯麥少將在迫擊砲攻擊中陣亡。

雖然面對這些困難,隆美爾的部隊在翌日中午突破盟軍的戰線,英軍慎重地後撤,但隆美爾因非洲軍燃料短缺而被阻延,這個原因加上英軍第7裝甲師繼續其側翼進攻令隆美爾轉向北面指向蒙哥馬里的側翼,這比原定的偏向西面及直接陷入英軍在阿拉姆哈勒法嶺的預定防區內,堅守嶺內的是英軍第22裝甲旅的92輛M3李/格蘭特式和74輛輕型坦克,加上有英軍6磅反坦克炮及英軍第44步兵師和新西蘭第2師的戰防炮支援[8]

當裝甲部隊到達阿拉姆哈勒法嶺時,四號F2型坦克在遠距離開火及擊毀一些英軍坦克,英軍的M3李/格蘭特坦克受制於裝在車身的大炮,這限制了必須等待敵人進入正面範圍內,它才能從車身上開火,當德軍進入射程範圍內,英軍立即開火及德軍坦克被擊中,德軍意圖攻擊英軍側翼的行動被反坦克炮挫敗,到夜幕降臨時德軍裝甲部隊後撤,在戰事中,德軍損失了22輛坦克而英軍損失了21輛[9]

入夜後,大花青魚式魚雷轟炸機及威靈頓式重型轟炸機重臨攻擊軸心國軍的補給線,令它們沒有喘息之機,這增加了隆美爾的物資運輸困難,令他不能得到義大利人承諾供應的汽油,因此跟著,在9月1日的進攻行動只有第15裝甲師發動,它的進攻開始時尚且順利,但很快便被英軍第8裝甲旅的側翼進攻所阻止,德軍損失較少,因為英軍根據命令留下其坦克以應付即將來臨的進攻。

空襲在整天持續及直至9月2日早上,由於明白到進攻已經失敗及其部隊留在突出部內只會令損失增加,隆美爾決定撤退[10]

隆美爾撤退[编辑]

在給予德國國防軍最高統帥部的報告中,隆美爾解釋其放棄進攻的決定是由於缺乏燃料、盟軍的空中優勢及突然增加的損失,在9月2日對軸心國的不利戰況依然持續,第8輕騎兵團第4營(屬於第4裝甲旅)的裝甲車突入軸心國的補給線及攻擊300輛軍車,擊毀了其中的57輛,結果,義大利的裝甲部隊被調來保護補給線及阻止新的進攻。

雙方在第二日不太積極,除了在空中,在這裡沙漠空軍共有167架轟炸機及501架戰鬥機[11]

蒙哥馬里明白到德國非洲軍已經撤退,他策劃英軍第7裝甲師及新西蘭第2師進行反攻,但要避免出現重大傷亡。

當第7裝甲師的行動只是騷擾性的襲擊時,新西蘭第2師發起重大進攻,共有2個旅參加,在裝甲部隊支援下,向南越過非洲軍的補給線及在盟軍戰線以東弧立它們,在9月3日晚上開始,進攻開始受阻及完全失敗,皇家坦克旅的46輛維克斯坦克在黑暗中被擊毀,其中12輛是因為陷入地雷區而損失的,第90輕步兵師在步兵兇猛進攻下損失了972人,因而不能阻止隆美爾逃脫[12]

新西蘭師的另一個旅在晚間的進攻被弗里茨·拜爾莱因中將的部隊挫敗,[13]當時的印度第10步兵師正在塞普勒斯,因此在新西蘭師北面佈防的是印度第5步兵師(這個師在9月9日印度第4步兵師所取代):

我們德意志國防軍對印度第10步兵師的進攻,主要是集中在敵人為對戰線中央進行反攻而集結的地區,導致集結在這裡的敵人單位分散,還有,由其它單位為攻擊我軍側翼的進攻,特別是新西蘭人,因為太弱而未能做成突破—他們因而被挫敗,另一個針對義大利第10軍的晚間進攻導致英國人的大量損失,數不清的敵人在戰場上倒臥死亡及俘虜了200人,包括新西蘭第6步兵旅的指揮官克利夫頓少將。

當為消滅掩護德軍撤退的義大利第185閃電傘兵師及第132阿里亞特裝甲師失敗後,蒙哥馬里決定停止進攻,非洲軍因而可以撤退,但遭到沙漠空軍的攻擊,在24小時內損失了957人[14],到9月5日,軸心國的軍隊幾乎退回到原出發地及戰役結束。

總結及損失[编辑]

在戰役中盟軍共損失了1,750人,而軸心國損失了2,930人,盟軍坦克的損失數字比軸心國的多,但在坦克損失數字上雙方的距離大為縮小,而英國皇家空軍的猛烈攻擊令非洲裝甲軍團損失了很多運輸車輛。

這是軸心國在北非戰場的最後一次大規模攻勢,最後盟軍在強大的空中火力及取得制空權下獲得勝利。

在戰役中對蒙哥馬里之領導的批評很多[15],特別是他選擇避免損失,當非洲軍被困在地雷區及阿拉姆哈勒法嶺之間時,他阻止英軍坦克攻擊非洲軍,在弗里德里希·馮·默爾勒辛裝甲戰役一書中描述了一幅有關裝甲師團戲劇性的圖晝,因缺乏燃料、遭受猛烈轟炸及受到英軍猛然反擊而撤退。

蒙哥馬里的答案提出英國第8軍團正在改革之中,加上他剛剛到達、部隊缺乏訓練及沒有準備攻勢,因此蒙哥馬里堅持不將其裝甲力量投入沒有希望的戰鬥中以對抗隆美爾的反坦克炮火,而這些在以往是經常做的,令主動權落入軸心國手中,實在地,隆美爾向阿爾貝特·凱塞林抱怨說:「豬玀現在不進攻了!」 [16]

新西蘭的進攻失敗證明了蒙哥馬里之戰術的正確,他拒絕跟著敵人的節奏戰鬥令他可以保留力量以進行決定性之進攻,這就是第二次阿拉曼戰役

參考[编辑]

附錄[编辑]

  1. ^ Buffetaut pp.90-91
  2. ^ Carver p.48
  3. ^ Walker, Ronald p. 45
  4. ^ Roberts and Bayerlein
  5. ^ Buffetaut pp. 85-86
  6. ^ Buffetaut p. 85
  7. ^ Conetta et al.
  8. ^ Carver p.58
  9. ^ Carver p.62
  10. ^ Carver p.67
  11. ^ Carver p.67
  12. ^ Carver p.70
  13. ^ Roberts and Bayerlein
  14. ^ Buffetaut p. 90
  15. ^ Carver p.181
  16. ^ Walker, Ronald p. 180

參閱[编辑]

  • Latimer, Jon (2002); Alamein; John Murray

參考聯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