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阿根廷共和國[註 1]
República Argentina(西班牙语)
通稱:阿根廷
Flag of Argentina.svg Coat of arms of Argentina.svg
阿根廷國旗 阿根廷國徽

国家格言En unión y libertad.西班牙語
“处在團結與自由中”
國歌:《阿根廷国歌

Argentina orthographic.svg
自然地理(實際管轄區)

面積


首都 布宜诺斯艾利斯
最大城市 布宜诺斯艾利斯
地理最高點 阿空加瓜山(屬安地斯山脈海拔6,960米)
最長河流 巴拉那河
最大湖泊 布宜诺斯艾利斯湖
海岸線 4,989千米
時區 阿根廷時區UTC-3
人民生活
人口

以下資訊是以2013年估計


官方語言 西班牙語[註 3]
民族 97% 欧裔
3% 梅斯蒂索人亚裔原住民[4]
主要節日 独立日五月革命纪念日(5月25日,纪念第一国民政府成立)、元旦复活节圣诞节
道路通行方向 靠右行驶

家用電源

政治文化
國家憲法 阿根廷国家宪法
國家結構形式 联邦制
國家政權 共和立宪制
政治體制 總統制立宪民主制
法律體系 欧陆法系

國家主要領袖(三權分立


經濟實力

國內生產總值購買力平價 以下資訊是以2014年估計

  • 總計:7937.79億美元[5](第22名)
  • 人均:18,917美元[5](第56名)

國內生產總值(國際匯率) 以下資訊是以2014年估計

  • 總計:4044.83億美元[5](第29名)
  • 人均:9,640美元[5](第69名)

人類發展指數 以下資訊是以2013年估計

  • 0.811[6](第45名)-极高

中央銀行 阿根廷中央銀行
貨幣單位 阿根廷比索(ARS,$)
基尼系数 0.4449[7],2010年)
其他資料

立國歷史

  • 立國日期:1816年7月9日
  • 立國事件:五月革命(1810年5月25日)

國家象徵 何塞·德·圣马丁五月太阳天蓝色鸡冠刺桐棕灶鸟
國家代碼 ARG
國際域名縮寫 .ar
國際電話區號 +54

阿根廷共和国西班牙语República Argentina),通称阿根廷,是由23个省和布宜诺斯艾利斯自治市组成的联邦共和国,位于南美洲南部,占有南锥体的大部分,北邻玻利维亚巴拉圭,东北与巴西接壤,东临乌拉圭与南大西洋,西接智利,南濒德雷克海峡

阿根廷领土面积达2,780,400平方公里,位居世界第八拉丁美洲第二,西班牙语诸国之首,横跨多个气候带。阿根廷主张对南极洲的一部分马尔维纳斯群岛(英国称福克兰群岛)、南乔治亚岛和南桑威奇群岛拥有主权。阿根廷人口数超过4,100万,占人口比例超过90%欧洲人后裔使国家在文化上深度欧化

长久以来,阿根廷是一个中等强国[8][9]和拉丁美洲的地域大国,[10][11][12][13][14][15]它也是联合国世行集团世贸组织南共市南美洲国家联盟拉共体伊比利亚美洲国家组织的创始国。作为一个传统农业国和新兴市场国家,[16]阿根廷是20国集团成员和拉美第三大经济体。以购买力平价来计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处于中高水平,与智利和乌拉圭同属拉美第一集团,人类发展指数处于极高级。[6]收入不平等程度虽高,但低于拉美国家平均水平。

这一地区已知最早的人类活动发生在旧石器时代[17]西班牙殖民始于1512年。[18]在1810年至1818年的独立战争中,《独立宣言》于1816年发表,阿根廷成为西班牙拉普拉塔总督辖区的继承国。[19]接下来漫长的内战持续到1861年,以布宜诺斯艾利斯各省邦联统一告终。从那时起,大规模的欧洲移民潮架起了阿根廷与欧洲之桥,无与伦比的发展使阿根廷于20世纪早期跻身于世界经济七强之列。然而在1930年代以后,政局不稳和周期性经济危机使其陷入衰退。[20]

国名[编辑]

“阿根廷”这一名称由拉丁语中的“白银”(argentum)加上阴性指小词缀而成,首次书面使用可追溯至马丁·德尔巴尔科·森特内拉1602年的诗作《阿根廷与拉普拉塔河的征服》。[21]这个名称源自拉普拉塔河(西班牙语Río de la Plata,意为银之河)的名称。胡安·迪亚斯·德索利斯一行踏上这片土地时,遇到了佩戴银饰的当地查鲁阿人,他们相信传说中的银山就在河的上游,便由此命名。西班牙王国给出的正式名称是“拉普拉塔总督辖区”,独立之初的国名为“拉普拉塔联合省”,但阿根廷一名在18世纪就早已广为使用。

1826年宪法首次将阿根廷共和国这一名称应用于法律文书。[22]“阿根廷邦联”一名也很常用,并出现在阿根廷1853年宪法中。[23]1860年,阿根廷国名由总统令确定为“阿根廷共和国”,同年宪法修正案规定,1810年以来的所有国名合法有效。[24][註 4]

历史[编辑]

Stencilled hands on the cave's wall
圣克鲁斯手洞保存着创作于1万3千年至九千年前的土著居民艺术作品。
拉普拉塔总督辖区的行政区划。

前哥伦布时代[编辑]

早在旧石器时代中石器時代新石器时代,阿根廷就有了已知最早的人类活动痕迹。[17]在欧洲殖民者登陆以前,这片地广人稀的土地上有着社会形态各异的文化,[25]可分为三大类:[26]

西班牙殖民时代[编辑]

1502年,航海家亚美利哥·韦斯普奇一行成为首次抵达此地的欧洲人。西班牙航海家胡安·迪亚斯·德索利斯塞巴斯蒂安·卡伯特分别于1516年和1526年到访。[18]1536年,佩德罗·德门多萨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一带建立了小型定居点,后于1541年在土著居民的抵抗中放弃。[28]

进一步的殖民努力来自巴拉圭、秘鲁和智利。[29]弗朗西斯科·德阿吉雷建立了圣地亚哥-德尔埃斯特罗隆德雷斯建于1558年,门多萨建于1561年,圣胡安建于1562年,圣米格尔-德图库曼建于1565年,[30]胡安·德·加雷于1573年建立了圣菲,同年赫罗尼莫·路易斯·德卡夫雷拉建立了科尔多瓦[31]1580年加雷南下,重建了布宜诺斯艾利斯。[32]1596年,圣路易斯始建。[30]

相比于玻利维亚和秘鲁的真金白银,阿根廷境内的经济潜力并不为西班牙帝国重视。因此,在1776年以布宜诺斯艾利斯为首府的拉普拉塔总督辖区建立之前,它一直是秘鲁总督区的一部分。[33]

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于1806年和1807年击退两次英国入侵之时,启蒙思想的传入和资产阶级革命先例已经酝酿出对君主专制统治的批判,拿破仑对西班牙的入侵使阿根廷乃至整个西属美洲的独立支持者看到了机会。[34]

独立和内战[编辑]

Painting of San Martín holding the Argentine flag
阿根廷、智利和秘鲁解放者何塞·德·圣马丁

阿根廷取代总督辖区的过程开始了。[19][35][36]在1810年的五月革命中,第一届国民大会取代了西斯内罗斯总督。新的布宜诺斯艾利斯政府由当地人组成。[34]在独立战争期间的第一场冲突中,它粉碎了忠君者在科尔多瓦的反革命行动,[37]但在东岸英语Banda Oriental上秘鲁英语Upper Peru巴拉圭遭遇失败,这些地方后来成为独立国家。[38]

革命者分裂为敌对的集权派和联邦派,它们的争斗成了阿根廷独立初期的主题。[39]1813年议会任命格瓦西奥·安东尼奥·德·波萨达斯为阿根廷首任最高指挥。[39]1816年,图库曼议会通过了《独立宣言》。[39]一年后,马丁·米格尔·古埃梅斯英语General Martín Miguel de Güemes消灭了北方的忠君者。何塞·德·圣马丁将军跨越安第斯山脉,保卫了智利的独立。之后他的军队打下了西班牙在利马的据点,宣告了秘鲁的独立。[40]1819年布宜诺斯艾利斯制定了的中央集权制宪法很快被联邦派废除。[41]

1820年,集权派与联邦派之间的西佩达之战以最高指挥结束统治告终。1826年,布宜诺斯艾利斯制定了另一部中央集权宪法,并任命贝纳迪诺·里瓦达维亚为这个国家的首任总统。内陆省份很快起兵反抗,迫使他辞职并放弃宪法。[42]两派间内战重燃。占了上风的联邦派于1831年建立了阿根廷邦联,由胡安·曼努埃尔·德·罗萨斯领导。他的贸易保护政策激怒了英、法等国和内陆省份,[43]他的政权先后抵挡了法国封锁、邦联战争英语War of the Confederation和英法联合封锁,避免了版图的进一步缩小,[44]但在1852年,另一位强大的军事领袖胡斯托·何塞·德·乌尔基萨推翻他成为总统,并以1853年宪法确立了自由主义和联邦制。垄断地位遭到破坏的布宜诺斯艾利斯脱离邦联,直到1859年战败。[45]

现代国家的兴起[编辑]

1886年,胡利奥·阿根蒂诺·罗卡向国会发表宪法规定的年度报告。

在1861年的帕翁战役中击败乌尔基萨后,巴托洛梅·米特雷确立了其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地位,并当选为国家重新统一后的首任总统。他同他的继任者多明戈·福斯蒂诺·萨米恩托尼古拉斯·阿韦利亚内达建立了现代阿根廷国家的基础。[46]1864年,阿根廷参加了三国同盟战争,获得原巴拉圭领土的一部分。[47]第二次荒漠远征将原住民当作发展的障碍予以清除,使阿根廷抢先征服了巴塔哥尼亚。

从1880年上任的胡利奥·阿根蒂诺·罗卡开始,经济自由政策得到连续十届联邦政府的加强,政策激励下的欧洲入境移民潮重塑了阿根廷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面貌。从1870年到1910年,移民潮和死亡率的降低使人口翻了五番;[48]铁路里程从503公里陡增至31,104公里;[49]小麦年出口从10万吨增至250万吨,海上冷冻船的应用促使牛肉年出口从2.5万吨增至36.5万吨,[50]令阿根廷跻身于世界出口五强之列;[51]归功于世俗的免费公共义务教育系统,识字率从22%激增至65%,比大多数拉美国家五十年后的水平还高。[51]1908年,阿根廷成为世界第七经济大国,人均收入与德国比肩。布宜诺斯艾利斯也从“大农村”转身成为国际化的“南美巴黎”。[52]

然而,自然的馈赠长久地掩盖了问题。[53]大地主寡头垄断了广袤的土地,使阿根廷的财富集中现象比美国严重得多,也使其在单一出口的老路上越走越远,偏离了工业化道路。而經濟從屬於英國的局面也在持續。[54]在新兴中产阶层反对大地主寡头统治集团,要求政治民主的呼声中,1891年,激进公民联盟(激进党)成立了。武装起义的威胁促使保守派总统罗克·萨恩斯·佩尼亚于1912年制定了普通男性无记名投票法。于是激进党领袖伊波利托·伊里戈延得以于1916当选总统。他推行社会经济改革,将家庭农场主和小型企业纳入援助范围。阿根廷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保持中立,然而在伊里戈延的第二次统治中,阿根廷未能躲过全球大萧条带来的农产品滞销。[55]

恶名十年[编辑]

1930年,何塞·费利克斯·乌里武鲁在军事政变中推翻了对大萧条束手无策的伊里戈延,标志着把国家推向衰落的政治、经济失稳的开始。[20]两年后,乌里武鲁的法西斯体制失败,阿古斯丁·佩德罗·胡斯托上台,过去的寡头政治与选举舞弊死灰复燃。他同英国签订了有争议的条约,以维护英帝国特权为条件继续向其出口牛肉。[56]迫于时局,进口替代工业开始起步。[57]阿根廷在二战中是个亲轴心国的中立国,直到二战在欧洲结束前一个月才向轴心国宣战。[58]由于在工人中声望颇高,在1943年的政变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的福利部长胡安·庇隆遭到罢免和监禁,随即,大规模群众示威迫使他获释。他赢得了1946年的选举。[59]

庇隆主义[编辑]

胡安·庇隆与其妻爱娃·庇隆1948年的官方总统画像

庇隆创造了被称为“庇隆主义”的政治理念。他将关键的工业与公共设施收归国有,提升了工资与工作环境,还清所有外债,并几乎实现了充分就业。他的妻子爱娃·庇隆发挥了核心的政治作用。1947年,她推动国会授予女性参政权[60]并为弱势群体带去空前的社会救济。[61]1952年,她的早逝令视她为救星和偶像的无数国民为之哭泣。1951年,庇隆顺利获得连任,然而超支很快耗尽了二战带来的巨额外汇。经济下滑、腐败盛行、夫人光环的褪去,加上离婚法通过造成的与天主教会之间的矛盾,使其渐失执政基础。1955年,海军在刺杀总统的起事中轰炸了五月广场,几个月后,在军方自所谓的解放者革命中,庇隆被迫下台,流亡西班牙。[62]

新的国家领导人佩德罗·尤金尼奥·阿兰布鲁与庇隆主义为敌,同时禁止了由此产生的示威活动,庇隆主义者的有组织活动转入地下。激进党的阿图罗·弗隆迪西赢得了接下来的选举。[63]他采取部分私有化和鼓励投资等措施,实现能源与工业自给自足,扭转了积重难返的贸易逆差,并解除了对庇隆主义的禁令。但他同庇隆主义者和军方改善关系努力并不讨好,也被军方拉下台。[64]参议院议长何塞·玛利亚·基多反应迅速,依照宪法成为代总统,庇隆主义再度被禁。1963年当选的阿图罗·伊利亚引领国家实现了全方位发展,但他将庇隆主义合法化的尝试失败,谋求军政府无限期统治的胡安·卡洛斯·翁加尼亚领导“阿根廷革命”,将他推翻。[65]

肮脏战争[编辑]

1982年底的一场游行中,五月广场母亲打出标语:“要失踪的三万人活着出现”;“在囚禁中出生的无数宝宝在哪里?”

翁加尼亚关闭国会,取缔所有政党,解散了学生会和工会。群众的不满导致科尔多瓦和罗萨里奥发生了两场大规模抗议。激进游击队组织“蒙托内罗斯”绑架并处决了阿兰布鲁。[66]亚历杭德罗·阿古斯丁·拉努塞将军为缓和局势,让胡安·庇隆的铁杆心腹埃克托尔·何塞·坎波拉成为总统候选人,坎波拉于1973年3月获选后对被定罪的游击队员颁布特赦,并为庇隆从西班牙回归铺平了道路。[67]

庇隆回国当天,右派工会领导人与蒙托内罗斯左派青年之间的庇隆党派系矛盾导致了埃塞萨屠杀的发生。坎波拉辞职让路后,庇隆于1973年9月再次当选总统。他将蒙托内罗斯驱逐出党,[68]使之再度成为秘密组织。为反抗该组织和人民革命军何塞·洛佩斯·雷加英语José_López_Rega组建了阿根廷反共同盟英语Alianza Anticomunista Argentina。1974年庇隆病逝,他的第三位夫人伊莎贝尔由副总统接替其职务。她签署秘密法令镇压左翼势力,[69]遏止人民革命军在图库曼省发动农民暴动的尝试。[70]次年,在一路恶化的治安和经济形势中,[71]缺乏执政经验的她被豪尔赫·拉斐尔·魏地拉罢黜。“国家重组进程”随之开始。[72]

在这一进程中,国会被关闭,最高法院法官被免职,政党和工会遭禁,超过三万名游击队员嫌疑人及其同情者遭到绑架、拷打和秘密处决。[73]至1976年底,蒙托内罗斯失去了将近两千名成员。人民革命军被彻底打垮。1979年,蒙托内罗斯绝地反击,旋灭。治安恢复,但军方导入外资的举措重创了国内产业。[74]穷途末路,孤注一掷,加尔铁里军政府发兵马尔维纳斯群岛,靠引燃民众的夺岛热望回光返照。[75]被引燃的还有福克蘭戰爭。两个月后,阿根廷败给英国,军政府权威扫地,国家就此向民主法治过渡。[76]

当代[编辑]

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德基什内尔,阿根廷第一位由民主选举产生的女总统。

1983年,激进党的劳尔·阿方辛当选总统,开始惩处在肮脏战争时期犯有反人类罪行的军人集团,军事法庭给所有政变领导人下了判决书。但在军方压力下,他也制定了句号法服从法,停止检举指挥系统下层的军官。[77][78]阿根廷同智利和巴西的关系得到修补,通货膨胀却更甚以往,人均收入一跌再跌。庇隆党的卡洛斯·梅内姆在1989年的竞选中获胜,骚乱迫使阿方辛提前交权。[79]

梅内姆拥抱新自由主义[80]固定汇率、放开商业管制、实行私有化,并拆除贸易壁垒,暂时重振了经济。他赦免了阿方辛执政期间获刑的官员。1994年宪法修正案允许他连任。然而好景不长,1999年的巴西经济危机导致外资撤出,出口崩溃,失业率高企,新自由主义经济彻底脱轨。[81]费尔南多·德拉鲁阿领导的激进党在1999年选举中重夺执政权。[82]

尽管危机开始恶化,德拉鲁阿依旧维持梅内姆的经济计划,民怨滋生。冻结银行存款以大规模的资本外逃为回应,产生新的动荡。2001年12月的暴乱迫使德拉鲁阿辞职。[83]国会任命爱德华多·杜阿尔德为代总统,他废止了梅内姆设立的固定汇率。[84]2002年底,危机开始缓解,而两名抗议者的身亡迫使他将选举日期提前。新总统是内斯托尔·基什内尔[85]

新凯恩斯学派经济政策鼓励下,[86]危机告终,显著的财政和贸易盈余得以实现,在危机中膨胀的贫困阶层向中产阶层过渡。[87]在他治下,阿根廷清偿了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全部债务,[87]废除了句号法和服从法,[88]并恢复对人权纪录不良的军官的整肃。面对天文数字的违约债务,政府主导了两次债务重组。他没有谋求连任,而是推动其妻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德基什内尔参议员参选,她于2007年当选,[89]2011年蝉联。

地理[编辑]

阿根廷拥有2,780,400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註 2]位于南美洲南部,西与智利以安第斯山脉为界,[90]北邻玻利维亚巴拉圭,东北与巴西接壤,东临乌拉圭与南大西洋[91] 南濒德雷克海峡[92][93]陆地边界全长9,376公里,拉普拉塔河口与大西洋上的海上边界全长5,117公里。[91]

阿根廷最高点为门多萨省阿空加瓜山,海拔6959米,[94]它也是南半球西半球最高点。[95] 最低点位于圣克鲁斯省圣胡利安洼地中的炭湖,低于海平面105米,[94]也是南半球西半球最低点,世界第七低点。[96]

国土最北端位于胡胡伊省圣胡安格兰德河莫西内特河交汇处,最南端是火地岛省圣皮奥角;最东端位于东北部米西奥内斯省贝尔纳多-德伊里戈延市区,最西端在圣克鲁斯省冰川国家公园之内。[91]最大南北距离为3,694公里,纬度范围从南纬22度至南纬54度,最大东西距离为1,423公里,经度范围从西经73度至西经53度。[91]

最主要的河流有巴拉那河烏拉圭河(汇入拉普拉塔河)、巴拉圭河薩拉多河內格羅河聖克魯斯河皮科马约河貝爾梅霍河科罗拉多河[97]河水最终都归向阿根廷海,这是一个浅海,处于异常宽阔的阿根廷大陆架之上。[98]影响该水域的两个主要洋流是巴西暖流福克兰寒流[99]

地区[编辑]

阿根廷分为七个地理区域:[註 5]












气候[编辑]

Photograph of tourist boats near the falls
Photograph of a tourist yatch near a glacier wall
美索不达米亚的热带景观与西巴塔哥尼亞的副极地景观。

除了集中了全国大部分人口亚热带和温带地区,阿根廷也有着北端的热带气候[106]和大陆南端的副极地气候[104]气候模式大致遵循地理区域区分:[註 5]

  • 西北地区的气候多种多样,雨量由北到南、由东到西递减:[98]临近安第斯山的干旱高原,寒冷而温差大,夜晚气温常降至冰点以下。[98]东部的永加斯位于炎热潮湿的热带。[107]
  • 美索不达米亚大部处于亚热带,北部为热带。气候由湿热多雨的北部[108]向温和而半湿润的南部过渡。[109]
  • 格兰查科具有酷热的亚热带和热带气候,查科省里瓦达维亚保持着49℃的南美最高气温记录。[106]潮湿的夏季伴随大量季节性降水,[109]冬季较为干燥。[110]
  • 库约的气候大体温和,山区有着高山气候,一年中许多时候气温低于冰点。[111]
  • 潘帕斯草原和潘佩阿纳斯山脉气候温和,夏季炎热,风暴多发,冬季凉爽。东部较为湿润。[112]
  • 巴塔哥尼亚的降水量自西向东骤减。[113]此地时常狂风大作。夏季较为温和,[98]严寒的冬季伴随着大雪和霜冻,[114][98]山区更是如此。丘布特省的萨米恩托镇保持着-27.22℃的南美最低气温记录。[115]

潘佩罗冷风是一种主要的地方性风,吹越巴塔哥尼亚与潘帕斯草原。在冷鋒过后,暖气流会在冬季中后期从北方涌来,制造出温和的天气。[112]带雨的东南风通常会缓和寒冷天气,但也会带来暴雨、狂涛和沿海的洪水,在晚秋和冬季的中部海岸与拉普拉塔河口很常见。[112]佐达风是一种干热风,影响库约和潘帕斯草原中部,在从安第斯山脉六千米高处下沉的过程中失去所有水分。佐达风的阵风风速可高达每小时120公里,可能助燃野火,造成灾害。在刮佐达风的六月至十一月,被称为“白风”的暴风雪常会影响海拔较高地区。[116]

生态[编辑]

火地岛的麦哲伦企鹅

阿根廷是生物多樣性大国,[117]拥有种类齐全的海陆生态系统,有记录动植物物种数相当之大,[117][118]包括9,372种维管植物(数量居世界第24)、[註 6]1,038种鸟类(世界第14)、[註 7]375种陆生哺乳动物(世界第12)、338种爬行动物(世界第16)和162种两栖动物(世界第19)。[118]

其中有529种脊椎动物和至少240种植物为受威脅物種。这主要是由于农业用地占据自然土地以及森林開伐,也部分归因于工业化、城市化和越来越多的入侵物种[117]阿根廷森林覆盖率呈下降趋势,2010年为10.7%。[119]

阿根廷也是生物承载力第九大国。[120]截至2013年,该国的自然保护区网络包括了299个陆地保护区(占国土面积的6.3%)、[117]21个湿地保护区[121]和11个生物圈保护区[118]涉及国内24个生態區的大部分。[122]

政治[编辑]

阿根廷是联邦共和制代議民主制国家。[123]阿根廷国家宪法》是国家的最高法,政府受宪法规定的三权制衡系统约束。政府所在地布宜諾斯艾利斯市,即国会指定的首都。[124]普通選舉遵循平等秘密强制原则。[125][註 8]

联邦政府由三个分支组成:

  • 立法机构兩院制议会由参议院众议院组成,负责制定联邦法律宣戰、批准条约,并以税收预算审查权和对政府官员的弹劾权制衡政府。[127]
    • 众议院代表人民,257名议员拥有投票权,当选后期限四年。席位根据十年一度的普查结果按各省人口比例分配。[128]2013年有十个省只有五名代表,而人口最多的布宜诺斯艾利斯省有70名代表。每隔一年改选二分之一的席位。
    • 参议院代表各省,72名议员当选后期限六年,每个省拥有三个议席。每隔一年改选三分之一的席位。[129]由各党派提名的候选人中,女性至少须占三分之一。
  • 行政机构总统为军队總司令,可在法案成为法律之前将之否决,但国会可能推翻否决。总统还负责任命内阁成员和其他制定或执行联邦法律与政策的官员。[130]总统通过民主直接选举上台,每届任期四年,可连选连任一次。[131]
  • 司法機構最高法院和下级的联邦法院负责司法解释,并推翻那些经它们裁定违宪的法律。[132]司法权独立于行政权和立法权。最高法庭的七名大法官由总统任命,并经参议院批准。下级法院法官由地方法官委员会(由法官、律师和专家组成)提名,由总统任命,参议院批准。[133]
Neoclassical facade of the palace
国会宫国会会场
Italianate–Eclectic facade of the house
玫瑰宫总统办公场所



行政区划[编辑]

火地岛省 圣克鲁斯省 丘布特省 内格罗河省 内乌肯省 拉潘帕省 布宜诺斯艾利斯省 布宜诺斯艾利斯 圣菲省 科尔多瓦省 圣路易斯省 门多萨省 圣胡安省 拉里奥哈省 卡塔马卡省 萨尔塔省 胡胡伊省 图库曼省 圣地亚哥-德尔埃斯特罗省 查科省 福爾摩沙省 科连特斯省 米西奥内斯省 恩特雷里奥斯省 马尔维纳斯群岛 阿根廷属南极地区Provinces of Argentina. Click to explore.
关于该图像

阿根廷是由23个省和和布宜诺斯艾利斯自治市组成的联邦。布宜诺斯艾利斯省以行政目的分为134县,其余省份下设郡和自治市。布宜诺斯艾利斯市下设区。

各省掌握所有未委托联邦政府行使的权力,[134]必须实行共和政体,不得违反联邦宪法。[135]除此之外,它们完全自治:它们制订自己的宪法,[136]自由组织当地政府,[137]且拥有并管理自己的自然资源和财政资源。[138]有些省拥有两院制议会,而另一些省的议会是一院制的。[註 9]

独立战争期间,主要城市及其外围地区成为各省,但仍受到旧有的地方政务会的干预。最初的十三个省在1920年代的无政府状态中定型。1834年,胡胡伊脱离萨尔塔省,成为第十四个省。在退出邦联十年后,布宜诺斯艾利斯接受了阿根廷1853年宪法,并于1880年成为联邦领土。[140]

1862年的一项法律规定,当时归联邦控制但在各省边界以外的领土为国家领土。1884年,在这些领土上成立了米西奥内斯、福尔摩沙、查科、拉潘帕、内乌肯、里奥内格罗、丘布特、圣克鲁斯和火地岛等省的政府。[141]1900年,阿根廷在与智利签订边界协议后设立了安第斯国家领地,这片领土于1943年被分入胡胡伊、萨尔塔和卡塔马卡三省。[140]拉潘帕和查科于1951年建省,米西奥内斯于1953年建省,福尔摩沙内乌肯里奥内格罗丘布特和圣克鲁斯于1955年建省。1990年,在最后的国土火地岛上成立了火地岛、南极与南大西洋诸岛省。[140]

外交[编辑]

  阿根廷
  驻有阿根廷外交使团的国家
  未驻有阿根廷外交使团的国家

阿根廷外交政策由总统统领的外交、国际贸易与宗教事务部执行。

作为历来的中等強國[8][9]阿根廷外交政策的指导原则是不干预主义、维护人权自决权国际主义裁军与和平解决冲突。[142][143]该国是15国集团20國集團成员国,也是联合国世界銀行集團世界贸易组织美洲国家组织创始国之一。2012年,阿根廷再次获选,得到为期两年的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非常任理事国席位,并持续在海地塞浦路斯西撒哈拉中东参与主要的维和行动。[144]

自2002年起,该国在拉美一体化进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作为拉丁美洲[10][11][12][13][14][15]和南锥体[145][146][147]重要的地域大国,阿根廷参与创建了伊比利亚美洲国家组织拉美及加勒比国家共同体南美洲国家联盟,前总统内斯托尔·基什内尔是首任南美洲国家联盟秘书长。阿根廷是南方共同市場的核心成员,该组织有一些超国家的立法功能。[148]巴西、巴拉圭、乌拉圭和委內瑞拉是组织内的伙伴。

阿根廷主张对南极洲的965,597平方公里区域拥有主权,并拥有该地最早且延续至今的建筑,自1904年起,[149]智利英国的声索范围与之重叠,这些主张都不符合1961的南极条约体系,而阿根廷是该条约的签署国和协商国。南极条约秘书处总部位于布宜诺斯艾利斯。[150]

阿根廷对马尔维纳斯群岛(英国称福克兰群岛)与南乔治亚岛和南桑威奇群岛等英国管治的海外领土有主权争议。[151]

武装力量[编辑]

阿根廷海军陆战队UNITAS联合军演期间参加两栖攻击演习。

总统拥有阿根廷武装力量最高统帅的头衔,法律将国防与内部安保系统严格区分:[152][153]

  • 国防系统为联邦政府独家负责,[154]隶属国防部调度,由陆军海军空军组成。[155]国会通过国防委员会负责授权与监督,[156][157]正当防卫是军队的基本原则:击退任何外来军事侵略以保障人民自由、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157]它的次要任务是在联合国框架内履行多国军事行动、参与国内支援任务、协助友好国家和建立次区域防御系统。[157]
阿根廷实行志愿役,服役年龄限制在18岁至24岁之间,无征兵制[158]阿根廷军队的历来是区域内装备最精良的国家之一,管理着自己的武器研究设施、造船厂、军械库,以及弹药、坦克与飞机制造厂。[159]然而1981年后军事开支逐步下降,2011年国防预算低至国内生产总值的约0.74%,为历史最低水平,[160]低于拉丁美洲平均水平。

经济[编辑]

阿根廷是拉美第三大经济体,得益于丰富的自然资源、高文化修养的人民、对外开放政策和多元工业体系[162]它有着“极高”等级的人类发展指数[6]和较接近发达水平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5][163]具有规模相当大的国内市场和增长中的高科技产业份额。[16]

作为一个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大国,[163]阿根廷加入了20國集團。然而,随着经济高度增长和严重下挫的交替,其跌宕起伏的经济史中也有着收入分配不均和贫困加剧的问题。20世纪早期,阿根廷一度发展成为世界第七富有的国家。[52]直到20世纪中叶它仍是第十五大经济体,[52]但不稳定的经济政策、薄弱的金融市场和落后的国际竞争力将它拖入中上收入国家的行列中。[164]

通货膨胀是阿根廷经济数十年的顽疾。[57]2013年的官方通胀率为10.2%,而民间估计值为25%,引发对于操纵统计数据的舆论热议。[165][166]收入分配不均问题从2002年起得到改善,位列“中等”级别的基尼系数低于多数拉美国家,但贫富差距依然明显。[7]阿根廷潜在债务规模巨大,而那些收购违约债券并通过恶意诉讼谋求高额利润的投资者拒绝接受重组方案,并扛起讨债大旗,为2014年的债务风波埋下祸患。

2014年7月,国际主要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公司将阿根廷长期信用评级由CCC-下调至“选择性违约”。[167]而在透明国际2012年度貪污感知指數中,阿根廷在178个国家中位列第102。[168]

工农业[编辑]

克里斯蒂娜总统为乌斯怀亚的一间工厂开幕。黑莓手機惠普摩托罗拉等企业由于税收优惠在火地岛省建厂。[169]

制造业是国家经济最大的单一部门,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9%,并实现了与农业的兼容。[170]基于20世纪上半叶建立的食品与纺织工业,阿根廷已经形成了门类较齐全的工业体系。[171]产值领先的行业为食品饮料加工业机动车及其零配件制造业、炼油生物柴油行业、化学医药工业炼钢炼铝业农业机械制造业,以及电子元器件家用電器制造业。家电制造以厨房电器和移动电话颇为重要。[172]2011年,这个国家的机动车产量达82.9万辆,出口50.7万辆,主要向巴西出口,而巴西反过来向阿根廷出口更多机动车。[173]饮料是另一个重要部门,阿根廷长期以来是葡萄酒全球五大生产国之一。2000年啤酒在产量上超越了葡萄酒,如今年产量接近20亿升。[172]

其它主要工业品包括玻璃水泥塑料輪胎木材产品、纺织品烟草制品儲存裝置印刷品家具服装皮革[172]多数工业生产在约280个工業園區中进行,2012年有另190个园区计划开设。[174]近一半工业部门都设在大布宜诺斯艾利斯地区,科尔多瓦罗萨里奥乌斯怀亚也是重要的工业中心。乌斯怀亚是全国领先的电子工业中心。[175]2011年,電子計算機手提电脑服务器产量增长了160%,接近340万台,满足三分之二的本地需求。[176]农业机械也曾依赖进口,但于2014年实现国产为主。[177]

2008年,施工许可覆盖1,900万平方米。建筑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三分之二的建设为住房建设。[170]2009年,阿根廷生产电力1,220亿千瓦时[178]很大程度上由良好发展的天然气与水力發電贡献。[179]该国还是核能的主要生产国与出口国之一。

阿根廷农业偏向资本密集,提供7%的就业岗位。阿根廷素有“世界的粮仓和肉库”之称,农产品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不到一成,但每年为该国赚得外贸收入的一半以上。[172]2011年阿根廷总出口额为860亿美元,其中以大豆小麦玉米为主的初级农产品占了四分之一,加工农产品占了另外三分之一。[180]据估计有10%至15%的农业用地为外国人所有。[181]

交通[编辑]

古典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地铁A线车站入口。布宜诺斯艾利斯是拉丁美洲南半球最早开发的地铁的城市。

阿根廷建有拉丁美洲最大的铁路系统,运营线路长达36,966公里,全长约48,000公里。[182]该系统连结了全部23个省和布宜诺斯艾利斯市,以及所有邻国。[183]四种不兼容的轨距迫使所有的区域间铁路货物运输不得不通过布宜诺斯艾利斯。[183]由于亏损严重,该系统从1940年代开始衰退。[183]公路网全长230,604公里,69,412公里的铺面公路将布宜诺斯艾利斯与除乌斯怀亚外的所有省会和中等城市联结在一起。[184]越来越多的高速公路联通了大部分重要城市,但由于铁路系统不力,公路运力仍然不足。[183]

水路长约11,000公里,发挥了重要的货运作用。[185]主要的通航河流为拉普拉塔河、巴拉那河、巴拉圭河和乌拉圭河。主要的海港拉普拉塔恩塞纳达布兰卡港马德普拉塔克肯內科切阿里瓦达维亚海军准将城德塞阿多港馬德林港、乌斯怀亚和西圣安东尼奥。1990年代,位于圣菲省的新河港区取代布宜诺斯艾利斯港,成为阿根廷最重要的航运枢纽,它沿巴拉那河延展67公里,包括17个港口,担负总出口的五成。

2013年,阿根廷有超过一千座机场,[183]其中159座有铺面跑道。[186]距离布宜诺斯艾利斯市中心35公里的埃塞萨国际机场为全国最大机场,[187]其次是米西奥内斯省伊瓜苏瀑布国际机场和门多萨普鲁梅里略国际机场[183]布宜诺斯艾利斯市的豪尔赫·纽贝里机场是最大的国内机场。[188]

媒体与通讯[编辑]

阿根廷印刷媒体业高度发达,有超过200种报纸。最大报纸是中立的《号角报》,它是拉丁美洲销量最大的报纸。其次是创于1870年的中左翼报纸《民族报》和创于1987年的左翼报纸《12页报》、创于1876年的英文报纸《布宜诺斯艾利斯先驱报》和创刊于1904年的中间派报纸《内陆之声报》。[189]

世界上最早的定期电台广播始于1920年8月27日的阿根廷,播送的是理查德·瓦格纳的歌剧帕西法尔[190][191]2002年该国共有260个调幅电台和1150个调频电台登记在册。[192]阿根廷电视产业庞大,节目类型丰富,在全拉丁美洲广受欢迎。许多节目产品与模式出口到国外。1999年起,阿根廷享有拉美最高的电视光缆和卫星利用率,[193]到2014年已覆盖87.4%的家庭,比率与欧美發达国家相当。[194]

阿根廷拥有拉丁美洲最高的网络电信覆盖率:约67%的人口使用互联网,手机用户数为总人口的137.2%。[195]

科学技术[编辑]

阿根廷人造衛星SAC-D的发射。

有三名阿根廷人得过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贝尔纳多·奥赛发现了脑垂体激素调节动物体内葡萄糖的作用。色萨·米尔斯坦抗体做了广泛研究。路易斯·勒洛伊尔发现了生物体储存能量并将葡萄糖转化为糖原的方式,以及糖类代谢中关键化合物的作用。阿根廷研究出了心血管疾病和几种癌症的疗法。多明戈·利奥塔设计研发了第一个成功植入人体的人工心臟勒内·法瓦洛罗以其开发的技术完成了世界上第一例冠狀動脈搭橋手術

阿根廷核计划取得了巨大成功。1957年阿根廷自主开发设计并建造了拉美第一座研究用反应堆。这有赖于本国核相关技术的发展,而非购买外国技术。长期核计划由阿根廷国家原子能委员会负责。以阿根廷技术兴建的核设施出现在了秘鲁、阿尔及利亚、澳大利亚和埃及。1983年,该国承认有能力生产武器级,这是制造核武器的重要步骤,然而此后阿根廷承诺和平利用核能。[196]作为国际原子能机构成员国,阿根廷一贯支持核不扩散,[197]并致力于维护全球核安全。[198]1974年阿根廷成为第一个利用核能发电的拉美国家。在2011年建成的阿图查二号核电站反应堆中,40%的组件为自主研发。[199]

尽管预算不高,挫折很多,在路易斯·阿戈特制定出第一个安全有效的輸血手段之时,阿根廷学术界获得了国际尊重。如今阿根廷科学家依然在纳米技术物理学计算机科学、分子生物学、肿瘤学、生态学和心脏病学等诸多领域上处于业界前沿。胡安·马尔达西那弦理論研究的领军人物。阿根廷的空间研究也日益活跃,有着自己的卫星计划。阿根廷制造了的卫星有LUSAT一号、维克多一号、PEHUENSAT一号[200]国家空间活动委员会研发的SAC系列卫星。[201]门多萨省马拉圭皮埃尔·奥格天文台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宇宙線观测点。[202]

旅游业[编辑]

巴塔哥尼亞巴里洛切是拉丁美洲最大的滑雪中心。

阿根廷旅游业以其文化产品和丰富多样的自然资源著称。2010年,该国接待外国游客528万人次,为南美洲头号国际旅游目的地国,在拉丁美洲仅次于墨西哥。2010年年来自外国游客的收入达49.3亿美元,高于2009年的39.6亿美元。[203]阿根廷共有九项世界遗产,其中文化遗产五项,自然遗产四项。[204]

主要旅游目的地:

人口[编辑]

巴尔瓦内拉有许多荷兰风格的公寓。

2010年人口普查显示, 阿根廷人口总数由2001年的36,260,130人增至40,091,359人。[206][207]据估计,2013年有41,660,417人,[3]排名南美洲第三,全球第32。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国土15人,远低于50人的世界平均水平。2010年,人口年增长率为1.03%,每千名居民中有17.7个活产婴儿出生,每千名居民中有7.4人死亡。净迁移率几乎为零。[4]

15岁以下人口比例为25.6%,略低于28%的世界平均水平,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则较高,达10.8%,在拉丁美洲仅次于乌拉圭,远高于7%的世界平均水平。作为拉丁美洲第一个、美洲第二个及全球第十个在全国范围内承认同性婚姻(2010年)的国家。[208][209],阿根廷有着拉丁美洲最低水平的人口自然增长率,每年仅约1%,婴儿死亡率也比较低。每名女性平均生育2.3个孩子,接近西班牙意大利女性的两倍,如此比较是由于这三国有相似的宗教状况。[210][211]人口平均年龄约为30岁。2014年预期寿命为77.51岁,其中男性为74.28岁, 女性为80.91岁。[4]

民族[编辑]

挪威裔阿根廷儿童。

阿根廷是一个移民国家,[212][213][214]也是一个民族大熔炉。在18世纪和19世纪,这个国家迎来了世界第二大入境移民潮,660万人的移民规模仅次于美国的2千7百万人。[215][216]

阿根廷北部的一个家庭。

在那个移民时代,国家人口每二十年即翻一番。正如谚语所言:“阿根廷人起源于船”,大部分阿根廷人都是1850年至1955年的移民的后裔。[217][218]这些移民中的绝大多数来自欧洲各国,而欧洲移民主要来自意大利西班牙[219]也有相当数量的阿拉伯人在此定居,主要来自叙利亚黎巴嫩,在阿根廷他们被认作白人。亚裔阿根廷人约有18万人,主要是中國人[220]朝鲜族后裔,也有一个形成于20世纪早期的日本人社群。

阿根廷遗传学家达尼埃尔·科拉奇于2010年以218个阿根廷人为基因来源构建的遗传图谱显示,基因的79%源自不同的欧洲国家,主要源自意大利人和西班牙人,18%源自不同的美洲原住民,4.3%源自非洲族群,63.6%的居民至少有一位印第安人先祖。[221][222]

非法移民大多来自玻利维亚、巴拉圭和秘鲁,也有少数来自多米尼加共和国、厄瓜多尔和羅馬尼亞[223]阿根廷政府估计,未登记在案的住户约有75万名,并允许非法移民申请为期两年的临时居留权。[224]

语言[编辑]

阿根廷西班牙语方言。

西班牙语是阿根廷事实上的官方语言,为几乎所有阿根廷人使用。[225]这个国家是最大的通行“voseo现象”的西班牙语社会,以“vos”而不是“tú”作为第二人称单数代词,并有其相应的动词变位形式。由于阿根廷土地辽阔,西班牙语存在明显的地域差异。影响最大的拉普拉塔河方言带有近似于那不勒斯语的口音。[226]在意大利移民等欧洲移民中形成的阿根廷俚语也渗入了其它拉美国家的常用词汇。

以下是阿根廷人口中较多使用的几种第二语言:

宗教[编辑]

方济各,第一位来自新大陆的教宗,生长于阿根廷。

阿根廷宪法保障宗教自由[232]但不保障官方认定的邪教。[233][234]宪法规定联邦政府信奉罗马天主教,并给予天主教會特殊待遇。[235][註 11]该国国家科研委员会的数据显示,76.5%的阿根廷人为天主教徒,11.3%为不可知论者和无神论者,9%为福音派基督徒,1.2%为耶和華見證人,0.9%为摩门教徒,1.2%信仰其它宗教,包括伊斯兰教犹太教佛教[237]这个国家兼有拉丁美洲最大的穆斯林团体[236]和犹太人团体,阿根廷是犹太人人口第七多的国家,[228]因此也是国际纪念大屠杀联盟成员国。[236]阿根廷人的宗教信仰高度个性化和非制度化。[238]23.8%的人表示其总是参加宗教活动,很少参加的占49.1%,从不参加的占26.8%。[239]

2013年3月13日,阿根廷樞機豪尔赫·马里奥·贝戈利奥被选为教宗,尊号“方济各”,成为1,272年来第一位出身于欧洲以外的教宗,也是第一位耶稣会士教宗。[240]

城市[编辑]

阿根廷是高度城市化的国家,92%的民众居住与城市,[241]十个最大的城市容纳了全国半数人口。 约三百万人居住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市,整个大布宜诺斯艾利斯都会区约有1,300万居民,规模之大,位列世界前二十。[242]科尔多瓦和罗萨里奥的都市区各有约130万居民。[242]门多萨、图库曼、拉普拉塔、马德普拉塔、萨尔塔和圣菲的人口也超过了五十万。[242]

阿根廷人口分布非常不均,60%的居民居住于占国土面积21%的潘帕斯地区,包括1,500多万布宜诺斯艾利斯省居民。科尔多瓦省、圣菲省和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各有300万人以上。门多萨、图库曼、恩特雷里奥斯、萨尔塔、查科、科连特斯和米西奥内斯等七个省的人口超过一百万。人口最密集的图库曼每平方公里平均约有60人,是阿根廷唯一一个人口密度大于世界平均水平的省份,而南方的圣克鲁斯省每平方公里平均仅有约1人。

教育[编辑]

阿根廷识字率历来全球排名靠前,相当于发达国家水平。

阿根廷教育体系包含四个等级。[244]学前教育属于45天至5岁大的儿童,该阶段最后一年为强制入学。初级义务教育为6年制或7年制。[註 12]中等义务教育有5个或6个学年。[註 12]高等教育分为大学和研究生两级,宽进严出。2013年阿根廷有47所国立大学和46所私立大学。[245]公立大学以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国立科尔多瓦大学国立拉普拉塔大学国立罗萨里奥大学阿根廷国家科技大学最为重要。2010年,阿根廷的识字率为98.07%,[246]15岁以上人口中的18.3%为中学毕业者,20岁以上人口中的6.3%为大学毕业者。[247]

世俗、免费的各级公共教育由国家保障。[註 13]教学督导由联邦各省政府组织。私立学校教学质量高,课程更丰富,但由于学费高昂,公立学校入学率会在通货膨胀加剧时增加。为改善公共教育,2005年后政府加大了教育投入,《教育投资法》规定教育投资须高于国内生产总值的6%。[248]

医疗保健[编辑]

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医学院每年有三千多名各国医科毕业生。[249]

医疗保健通过用人单位与工会赞助计划、政府保险计划、公立医院和诊所与私人医疗保险计划提供。有超过300所医疗合作社,其中三分之二与工会关联,为半数人口提供卫生服务。国家全民医保计划涵盖几乎全部高龄公民。[250]

全国有超过15.3万张医院普通病床、12.1万张内科病床和3.7万张牙科病床,人均数量媲美发达国家[251][252]水准较高的医疗水平带来了与发达国家类似的死因构成变化趋势:1953年至2005年,心血管疾病占死因的比例从20%升至23%,癌症从14%升至20%,呼吸系統疾病从7%升至14%,非感染性消化系统疾病从7%升至11%,中风稳定在7%、伤残占6%、感染性疾病占4%。失智症相关原因也是一大死因。婴儿死亡占死因的比例从1953年的19%下降到2005的3%。[251][253]

新生儿死亡比由1948年时的每千名活产婴儿比70名死婴[254]下降到2009年的一千比12.1,[251]预期寿命由60岁提升至76岁,[254]预期寿命处于全球平均水平,略逊于发达国家,排名拉美第四。[252]

文化[编辑]

阿根廷文化植根于欧洲,来自诸多欧洲国家的移民对各自文化自觉地继承、模仿与融合,造就了阿根廷文化的多元特征。对此,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诙谐地描述道:“阿根廷人是说西班牙语的意大利人,并自以为是住在巴黎的英国人。”另外,高乔人自力更生的传统乡村生活方式也影响了阿根廷文化。

文学[编辑]

尽管阿根廷多彩的文学史上可追溯至1550年左右,[255]但直到“1837年一代”浪漫主义作家涌现,它的独立才告开始。自由主义者埃斯特万·埃切维里亚于1840年发表的《屠场》暗讽了罗萨斯压迫统治下的阿根廷社会,是文学本土化的里程碑。萨米恩托以一篇《法昆多》探讨了文明与野蛮这一主题,将高乔人视为近代化的障碍。与之相对的是高乔文学,何塞·埃尔南德斯1874年的英雄史诗《马丁·菲耶罗》讲述了主人公一生不幸的遭遇和顽强的斗争,将高乔人描绘为阿根廷精神的象征。里卡多·吉拉尔德斯的《堂塞贡多·松勃拉》也是高乔文学的出色作品。

进入20世纪,现代派文学开始兴起,该流派以笔触细腻为特征,受到象征主义的强烈影响,莱奥波尔多·卢戈内斯阿尔韦西娜·斯托尔尼是其代表人物。随之而来的是先锋派文学。埃内斯托·萨巴托的心理小说《隧道》由阿尔贝·加缪译为法文后走向了世界。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是文学史上的一面旗帜,他开辟了以隐喻和哲学思辨来观察现代世界的新道路,《虚构集》和《阿莱夫》中的短篇小说将情结的简单性和结构的复杂性结合在一起,在幻想文学上影响深远。[256]他的朋友和合作者阿道夫·比奥伊·卡萨雷斯是广受赞誉的科幻小说莫雷尔的发明》的作者。胡利奥·科塔萨尔拉丁美洲文学爆炸的一名主将,人称“短篇故事大师”。

表演艺术[编辑]

Black and white portrait of the singer and songwriter
阿根廷歌手兼作曲家卡洛斯·葛戴尔,探戈史上的翘楚。

探戈,作为一种有着欧非血统的音乐和双人舞蹈体裁,[257]是阿根廷一个国际性的文化象征。[258]1930年至1950年代中期的探戈黄金时代将这种顿挫感强烈的草根艺术推向了全球舞台。在这一时期,奥斯瓦尔多·普格列斯弗朗西斯科·卡纳罗胡安·达里恩佐等许多大家将大管弦乐队引入了探戈乐。阿斯托尔·皮亚佐拉发扬了新探戈卡洛斯·葛戴尔将探戈乐歌曲化。此后,戈探计划巴扬方度小探戈等乐队使探戈进入了流行音乐界。

从1930年代开始,从各种地方音乐形式中脱胎而来的阿根廷民谣广泛地影响了拉丁美洲音乐,在此基础上出现了政治性很强的新民歌运动阿塔瓦尔帕·尤潘基梅赛德斯·索萨等乐手赢得了世界的欢迎。

View of the theatre's stage
哥伦布剧院是世界上音响效果最佳的五个音乐表演场地之一。[259][註 14]

摇滚乐是阿根廷最受欢迎的流行音乐。1960年代中后期,洛斯加托斯乐队马纳尔乐队杏仁乐队引领阿根廷摇滚发展出了独特的风格。马岛战争让政府意识到摇滚乐激发民族主义的作用,一时间阿根廷涌现出不少高唱反英爱国歌曲的乐队,而他们的音乐风格受到了披头士的强烈影响。[260]

作为一个世界戏剧中心,[261][262][259]阿根廷拥有以哥伦布剧院为代表的众多表演场所,为国内外大量著名的剧作家、芭蕾舞演员和古典音乐家提供了舞台。这片土地孕育了作曲家阿尔伯托·希纳斯特拉、小提琴家阿尔贝托·里希、钢琴家玛尔塔·阿赫里奇爱德华多·德尔加多和钢琴家兼指挥家丹尼尔·巴伦博伊姆

阿根廷是拉美领先的电影制作国。[263]世界第一部动画电影基里诺·克里斯蒂亚尼制作并发布于阿根廷。[264]该国已获得14个戈雅奖最佳西班牙语外国片奖,是迄今获该奖最多的国家,凭借《烽火人间》和《谜一样的双眼》,它也是唯一获得过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拉美国家。阿根廷作曲家路易斯·恩里克·巴卡洛夫古斯塔沃·桑塔歐拉拉奥斯卡最佳原创音乐奖得主。

视觉艺术[编辑]

描绘高乔牧人乡野生活的印象派画家费尔南多·法德尔、描绘三国同盟战争朴素派画家坎迪多·洛佩斯和描绘拉博卡地区劳动者的贝尼托·金克拉·马丁,是几名阿根廷著名画家。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是阿根廷现代视觉艺术发展的重要时期,现实主义后印象派立体主义具体主义超现实主义构成派衍生艺术現代主義抽象藝術概念藝術奇幻藝術等新的审美准则从欧美接踵而至。

1946年马迪运动出现,并传播到欧美。描绘穷人和工业化的社会现实主义画家安东尼奥·贝尔尼是其创建者之一。[265]托马斯·马尔多纳多是乌尔姆造型学院一名主要的设计理论家,至今在世界上仍很有影响。优秀的雕塑家艾尔米尼奥·布罗塔洛拉·莫拉罗赫里奥·伊鲁尔蒂亚创作的古典雕塑为阿根廷的城市风光增色不少。

殖民时代的西班牙巴洛克建筑衍生出了简化版的拉普拉塔河风格。19世纪开始,意大利与法国的文化为当地建筑赋予了独特的折衷风格[266]哥伦布剧院巴罗洛宫最有影响力。布宜诺斯艾利斯主教座堂也是多种风格的混合体。而巴黎美院派太平洋拱廊新艺术运动风格的莫利诺咖啡馆理性主义风格的卡瓦纳大厦粗野主义风格的阿根廷国家图书馆新馆,也是阿根廷建筑史上的代表作。

饮食[编辑]

Table with a cut of Argentine beef, wine, sauces and spices
烤牛肉是一道传统菜。

除了欧洲常见的意大利面、香肠和甜点,阿根廷人也享有各色本土菜式与克里奥尔菜式。包括南美烤饺子和阿根廷的国菜——烧烤与洛克罗[267][268]洛克罗是玉米、大豆、肉类、洋葱和葫芦的杂烩。而乌米塔以玉米碎、辣椒、洋葱、番茄等材料制成,类似于粽子。这个国家有着世界最高的紅肉消费量,[269]传统的阿根廷烧烤使用各种肉类,特别是牛肉羊肉口利左香肠牛胸腺猪大肠血腸

维也纳式的酥皮点心和用来填充蛋糕薄烤饼牛奶焦糖是常见的甜点。加入巧克力、牛奶焦糖或水果泥的夹心饼干也很受欢迎。

阿根廷葡萄酒世界一流,[270]是当地菜谱上的佐餐酒,也是阿根廷国饮。[271]马尔贝克托龙特赤霞珠西拉莎当妮是最抢手的几个国际品种。马黛茶是阿根廷国茶。[272]

体育[编辑]

阿根廷球员利昂内尔·梅西曾四次问鼎国际足联金球奖

阿根廷的官方国家运动是鸭球[273]这是一种争夺六柄皮球是一种马背运动,而阿根廷的第一运动是足球。[274]阿根廷國家足球隊赢得过25个主要世界冠军,[275]其中包括两届国际足联世界盃冠军、两枚奥运会金牌和十四次美洲杯冠军。[276]共有331,811名注册足球运动员,[277]超过一千名阿根廷球员效力于国外,其中绝大多数是在欧洲联赛踢球。[278]这个伟大球员辈出的国家培育了入选国际足联世纪最佳阵容迭戈·马拉多纳、四届金球奖得主利昂内尔·梅西、阿根廷和皇家马德里的传奇球员阿尔弗雷多·迪·斯蒂法诺、1978年世界杯冠军队长达尼埃尔·帕萨雷拉、金靴奖得主马里奥·肯佩斯和国家队进球纪录保持者加布里埃尔·巴蒂斯图塔

阿根廷足球协会建立于1893年,是世界上第八个国家足球协会,管理着3,377家足球俱乐部,[277]包括20家甲级联赛球队。在1931年阿根廷足协职业化以后,有15个球队赢得了甲级联赛冠军,河床赢得过33次、博卡青年24次。[279]1990年代以后,五人足球和沙滩足球越来越受欢迎。

篮球是第二大运动。大量篮球员在美国國家籃球協會和欧洲联赛效力,包括马努·吉诺比利安迪斯·诺西奥尼卡洛斯·德尔菲诺路易斯·斯科拉法夫里西奥·奥韦尔托阿根廷国家男子篮球队赢得过2004年奥运会金牌和北京奥运会铜牌,在国际篮联世界排名中名列第三。人称“美洲豹”的阿根廷國家橄欖球隊也是世界强队,2013年排名世界第十。[280]

布宜諾斯艾利斯将是2018年青奥会主办城市。[281]

註釋[编辑]

  1. ^ 阿根廷宪法第35条同等承认“拉普拉塔联合省”、“阿根廷共和国”和“阿根廷邦联”等国名,并规定“阿根廷国家”是阿根廷政府和各省在制定和批准法律时使用的正式统一名称。[1]
  2. ^ 2.0 2.1 面積不包括阿根廷宣稱擁有主權的阿根廷屬南極地區(965,597平方公里,包括南奥克尼群岛)、福克蘭群島(11,410平方公里)、南喬治亞島(3,560平方公里)及南桑威奇群島(307平方公里)。[2]
  3. ^ 虽然未在法律上确定,但西班牙语是联邦政府事实上的官方语言,是其颁布的法律、法令、决议及其它官方文件所使用的唯一语言。另外,一些省有自己的官方语言。
  4. ^ 在1866年、1898年、1949年、1957年、1972年和当前的1994年宪法修正案中,该表述出现于第35条。
  5. ^ 5.0 5.1 不包括为阿根廷声索的阿根廷屬南極地區
  6. ^ 只包括高等植物:蕨类植物松柏門植物、苏铁目植物和開花植物[118]
  7. ^ 只包括在阿根廷繁育的野生物种,不包括迁徙于此的鸟类。[118]
  8. ^ 2012年起16岁和17岁公民自愿投票。[126]
  9. ^ 布宜诺斯艾利斯市聯邦地區,但其地方组织与各省有相似之处:它有它自己的宪法,有民选的市长和地方参众两院议员。[139]
  10. ^ 英语是有主权争议的马尔维纳斯群岛(英国称福克兰群岛)的第一语言。
  11. ^ 实际操作中该特殊待遇即为给予免税学校津贴及无线电广播调频优先权许可。[236]
  12. ^ 12.0 12.1 学制依辖区而不同。
  13. ^ 高等教育的研究生深造通常需要支付学费。
  14. ^ 另外四处世界最佳音乐厅是柏林音乐厅、维也纳金色大厅阿姆斯特丹音樂廳波士顿交响乐大厅[259]

参考资料[编辑]

  1. ^ 阿根廷国家宪法,第三十五条
  2. ^ Población total por sexo, índice de masculinidad y densidad de población, según provincia. Total del país. Año 2010. Censo Nacional de Población, Hogares y Viviendas 2010. Instituto Nacional de Estadística y Censos (西班牙语). 
  3. ^ 3.0 3.1 Población por año y sexo. Total del país. Años 1950–2015. Serie análisis demográfico nº30. Instituto Nacional de Estadística y Censos (西班牙语). 
  4. ^ 4.0 4.1 4.2 阿根廷. The World Factbook. 中央情报局. (原始内容存档于30 August 2009). 
  5. ^ 5.0 5.1 5.2 5.3 5.4 阿根廷. 世界经济展望数据库,2014年4月.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2014年4月 (英语). 
  6. ^ 6.0 6.1 6.2 2013年人类发展报告.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2013 [2013-03-19]. 
  7. ^ 7.0 7.1 Argentina – GINI index. Index Mundi – World Bank, Development Research Group (英语). 
  8. ^ 8.0 8.1 Wood 1988, p. 18.
  9. ^ 9.0 9.1 Solomon 1997, p. 3.
  10. ^ 10.0 10.1 10.2 Huntington 2000, p. 6.
  11. ^ 11.0 11.1 Nierop 2001, p. 61: "Secondary regional powers in Huntington's view[10] include Great Britain, Ukraine, Japan, South Korea, Pakistan, Saudi Arabia and Argentina."
  12. ^ 12.0 12.1 Lake 2009, p. 55: "The US has created a foundation upon which the regional powers, especially Argentina and Brazil, can develop their own rules for further managing regional relations."
  13. ^ 13.0 13.1 Papadopoulos 2010, p. 283: "The driving force behind the adoption of the MERCOSUR agreement was similar to that of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EU: the hope of limiting the possibilities of traditional military hostility between the major regional powers, Brazil and Argentina."
  14. ^ 14.0 14.1 Malamud 2011, p. 9: "Though not a surprise, the position of Argentina, Brazil’s main regional partner, as the staunchest opponent of its main international ambition [to win a permanent seat on the UN Security Council] dealt a heavy blow to Brazil’s image as a regional leader."
  15. ^ 15.0 15.1 Boughton 2012, p. 101: "When the U.S. Treasury organized the next round of finance meetings, it included several non-APEC members, including all the European members of the G7, the Latin American powers Argentina and Brazil, and such other emerging markets as India, Poland, and South Africa."
  16. ^ 16.0 16.1 The 2010 Legatum Prosperity Index. Legatum Institute. 2010. "[The country has a] foundation for future growth due to its market size, levels of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and percentage of high-tech exports as share of total manufactured goods ... Argentina's economy appears stable, but confidence in financial institutions remains low." 
  17. ^ 17.0 17.1 Abad de Santillán 1971, p. 17.
  18. ^ 18.0 18.1 Crow 1992, p. 128.
  19. ^ 19.0 19.1 Levene 1948, p. 11,vol. IV: "[After the Viceroyalty became] a new period that commenced with the revolution of 1810, whose plan consisted in declaring the independence of a nation, thus turning the legal bond of vassalage into one of citizenship as a component of sovereignty and, in addition, organizing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20. ^ 20.0 20.1 Becoming a serious country. 经济学人. 3 June 2004. "Argentina is thus not a “developing country”. Uniquely, it achieved development and then lost it again." 
  21. ^ Traba 1985, pp. 15, 71.
  22. ^ 阿根廷国家宪法,第一条
  23. ^ Constitution of Argentina,1853, Preamble.
  24. ^ Constitution of Argentina,1860 amd., art. 35.
  25. ^ 25.0 25.1 25.2 Edwards 2008, p. 12.
  26. ^ Abad de Santillán 1971, pp. 18–19.
  27. ^ Edwards 2008, p. 13.
  28. ^ Crow 1992, pp. 129–132.
  29. ^ Abad de Santillán 1971, pp. 96–140.
  30. ^ 30.0 30.1 Crow 1992, p. 353.
  31. ^ Crow 1992, p. 134.
  32. ^ Crow 1992, p. 135.
  33. ^ Crow 1992, p. 347.
  34. ^ 34.0 34.1 Abad de Santillán 1971, p. 194ff.
  35. ^ Sánchez Viamonte 1948, pp. 196–197.
  36. ^ Vanossi 1964, p. 11.
  37. ^ Rock 1987, p. 81.
  38. ^ Rock 1987, pp. 82–83.
  39. ^ 39.0 39.1 39.2 Lewis 2003, pp. 39–40.
  40. ^ Galasso 2011, pp. 349–353,vol. I.
  41. ^ Lewis 2003, p. 41.
  42. ^ Lewis 2003, p. 43.
  43. ^ Lewis 2003, p. 45.
  44. ^ Lewis 2003, pp. 46–47.
  45. ^ Lewis 2003, pp. 48–50.
  46. ^ Galasso 2011, pp. 363–541,vol. I.
  47. ^ «Guerra de la Triple Alianza», artículo en la Enciclopedia Microsoft® Encarta® Online, 2008. Microsoft Corporation. Reservados todos los derechos.
  48. ^ Lewis 1990, pp. 18–30.
  49. ^ Díaz Alejandro 1970, pp. 2−3.
  50. ^ Mosk 1990, pp. 88−89.
  51. ^ 51.0 51.1 Cruz 1990, p. 10.
  52. ^ 52.0 52.1 52.2 Bolt & Van Zanden 2013.
  53. ^ Lewis 1990, pp. 37–38.
  54. ^ Galasso 2011, pp. 567–625,vol. I.
  55. ^ Galasso 2011, pp. 7–178,vol. II.
  56. ^ David Rock, Argentina 1516-1987 ISBN 0-520-06178-0
  57. ^ 57.0 57.1 兼论20世纪阿根廷经济的兴衰.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合作局. 17 October 2005. 
  58. ^ Leonard, Thomas M; John F. Bratzel. Latin America During World War II. Rowman & Littlefield. 2007. ISBN 0742537412. 
  59. ^ Galasso 2011, pp. 181–302,vol. II.
  60. ^ Barnes 1978, p. 3.
  61. ^ Barnes 1978, p. 113ff.
  62. ^ Galasso 2011, pp. 303–351,vol. II.
  63. ^ Galasso 2011, pp. 353–379,vol. II.
  64. ^ Robben 2011, p. 34.
  65. ^ Galasso 2011, pp. 381–422,vol. II.
  66. ^ Robben 2011, p. 127.
  67. ^ Galasso 2011, pp. 423–465,vol. II.
  68. ^ Robben 2011, pp. 76–77.
  69. ^ Robben 2011, p. 145.
  70. ^ Robben 2011, p. 148.
  71. ^ Lewis, Paul. The Crisis of Argentine Capitalism.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1990.
  72. ^ Galasso 2011, pp. 467–504,vol. II.
  73. ^ "Orphaned in Argentina's dirty war, man is torn between two families", The Washington Post, 11 February 2010
  74. ^ DellaPaolera & Taylor 2003, p. 289.
  75. ^ Ministerio de Educación, Ciencia y Tecnología de la Nación (PDF). [7 February 2010]. 
  76. ^ Galasso 2011, pp. 505–532,vol. II.
  77. ^ Ley No. 23492, 29 de diciembre de 1986, B.O., (26058). 
  78. ^ Ley No. 23521, 9 de junio de 1987, B.O., (26155). 
  79. ^ Galasso 2011, pp. 533–549,vol. II.
  80. ^ Epstein & Pion-Berlin 2006, p. 6.
  81. ^ Epstein & Pion-Berlin 2006, p. 9.
  82. ^ Galasso 2011, pp. 551–573,vol. II.
  83. ^ Galasso 2011, pp. 575–587,vol. II.
  84. ^ Epstein & Pion-Berlin 2006, p. 12.
  85. ^ Galasso 2011, pp. 587–595,vol. II.
  86. ^ Epstein & Pion-Berlin 2006, p. 13.
  87. ^ 87.0 87.1 Epstein & Pion-Berlin 2006, p. 16.
  88. ^ Sumario del Boletín Oficial Nº 30226. 
  89. ^ Galasso 2011, pp. 597–626,vol. II.
  90. ^ McColl 2005,p. 52: "The Andes Mountains form the "backbone" of Argentina along the western border with Chile."
  91. ^ 91.0 91.1 91.2 91.3 Albanese, Rubén. Información geográfica de la República Argentina [Geographic information of the Argentine Republic]. Instituto Geográfico Nacional. 2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31 October 2013) (Spanish). 
  92. ^ McKinney 1993, p. 6.
  93. ^ Fearns & Fearns 2005, p. 31.
  94. ^ 94.0 94.1 Albanese, Rubén. Alturas y Depresiones Máximas en la República Argentina [Maximum peaks and lows in the Argentine Republic]. Instituto Geográfico Nacional. 2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3 July 2013) (Spanish). 
  95. ^ 95.0 95.1 95.2 95.3 McColl 2005, p. 52.
  96. ^ Lynch, David K. Land Below Sea Level. Geology – Geoscience News and Information. (原始内容存档于27 March 2014). 
  97. ^ McCloskey & Burford 2006, pp. 5, 7, 8, 51, 175.
  98. ^ 98.0 98.1 98.2 98.3 98.4 McCloskey & Burford 2006, p. 8.
  99. ^ McCloskey & Burford 2006, p. 18.
  100. ^ Crooker 2009, p. 16.
  101. ^ 101.0 101.1 McCloskey & Burford 2006, p. 209.
  102. ^ 102.0 102.1 Crooker 2009, p. 32.
  103. ^ McCloskey & Burford 2006, pp. 5, 157.
  104. ^ 104.0 104.1 McCloskey & Burford 2006, p. 5.
  105. ^ Menutti & Menutti 1980, p. 44.
  106. ^ 106.0 106.1 Crooker 2009, p. 22.
  107. ^ McCloskey & Burford 2006, p. 11.
  108. ^ McCloskey & Burford 2006, p. 203.
  109. ^ 109.0 109.1 McCloskey & Burford 2006, p. 6.
  110. ^ Menutti & Menutti 1980, pp. 56–57.
  111. ^ Crooker 2009, p. 17.
  112. ^ 112.0 112.1 112.2 Menutti & Menutti 1980, p. 69.
  113. ^ McCloskey & Burford 2006, p. 7.
  114. ^ Crooker 2009, p. 25: "[Sarmiento, the] small town in the Chico River Canyon of Chubut holds [as of 2009] the record for the lowest temperature in South America, a bone chilling −27.22 °C(−17 °F)."
  115. ^ Menutti & Menutti 1980, p. 73.
  116. ^ Menutti & Menutti 1980, p. 53.
  117. ^ 117.0 117.1 117.2 117.3 Argentina – Main Details. Convention on Biological Diversity.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19 October 2013). 
  118. ^ 118.0 118.1 118.2 118.3 118.4 Biodiversity 2005. UNEP–WCMC – World Conservation Monitoring Centre of the United Nations Environment Programme. 2005. 
  119. ^ 森林覆盖率,百分比. 联合国统计司. 2011. 
  120. ^ Living Planet Report 2012 – Summary (PDF). WWF – World Wildlife Foundation. 2012. 
  121. ^ The Annotated Ramsar List: Argentina. The Ramsar Convention on Wetlands. 22 August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8 October 2013). 
  122. ^ Ecoregions. WWF – World Wildlife Foundation.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19 April 2013). 
  123. ^ 阿根廷国家宪法,第一条
  124. ^ 阿根廷国家宪法,第三条
  125. ^ 阿根廷国家宪法,第三十七条
  126. ^ Argentina lowers its voting age to 16. The Washington Post. 1 November 2012. 
  127. ^ 阿根廷国家宪法,第五十三、五十九、七十五条
  128. ^ 阿根廷国家宪法,第四十五、四十七、五十条
  129. ^ 阿根廷国家宪法,第五十四、五十六条
  130. ^ 阿根廷国家宪法,第九十九条
  131. ^ 阿根廷国家宪法,第九十条
  132. ^ 阿根廷国家宪法,第三条
  133. ^ 阿根廷国家宪法,第九十九、一百一十四条
  134. ^ 阿根廷国家宪法,第一百二十一条
  135. ^ 阿根廷国家宪法,第五、六条
  136. ^ 阿根廷国家宪法,第一百二十三条
  137. ^ 阿根廷国家宪法,第一百二十二条
  138. ^ 阿根廷国家宪法,第一百二十四、一百二十五条
  139. ^ 阿根廷国家宪法,第一百二十九条
  140. ^ 140.0 140.1 140.2 Rey Balmaceda 1995, p. 19.
  141. ^ Rock 1987, p. 155.
  142. ^ Margheritis 2010, pp. 15, 92.
  143. ^ Argentina in Brief – Foreign Policy. Embassy of Argentina in Australia.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6 April 2013). 
  144. ^ Secretary-General Says Joint Peacekeeping Training Centre in Campo de Mayo ‘Symbol of Argentina’s Commitment to Peace’. United Nations – Secretary General. 14 June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5 June 2012). 
  145. ^ Morris 1988, p. 63.
  146. ^ Adler & Greve 2009, p. 78.
  147. ^ Ruiz-Dana 等人 2009, p. 18.
  148. ^ Galasso 2011, p. 600,vol. II.
  149. ^ Destacamento Naval Orcadas [Orcadas Naval Base]. Buenos Aires: Fundación Marambio. 1999. (原始内容存档于2 December 2013) (Spanish). 
  150. ^ ATS – Secretariat of the Antarctic Treaty. Antarctic Treaty Secretariat. 2013. 
  151. ^ Constitution of Argentina,T. R. 1.
  152. ^ Sumario del Boletín Oficial Nº 26375. 
  153. ^ 153.0 153.1 153.2 153.3 Sumario del Boletín Oficial Nº 27307. 
  154. ^ 阿根廷国家宪法,第一百二十五、一百二十六条
  155. ^ Argentina – Military branches. Index Mundi – CIA World Factbook.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3 November 2012). 
  156. ^ 阿根廷国家宪法,第二十一、五十五、九十九条
  157. ^ 157.0 157.1 157.2 A Comparative Atlas of Defence in Latin America and Caribbean – Argentina (PDF). RESDAL – Red de Seguridad y Defensa de América Latina. 2012. 
  158. ^ Argentina – Military service age and obligation. Index Mundi – CIA World Factbook. 2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3 November 2012). 
  159. ^ Maldifassi & Abetti 1994, pp. 65–86.
  160. ^ Argentina – Military expenditure. Index Mundi – SIPRI – 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 Yearbook: Armaments, Disarmament and International Security.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6 September 2013). 
  161. ^ Sumario del Boletín Oficial Nº 21955. 
  162. ^ Exchanges in Argentina Move Toward Greater Integration.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3 April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7 March 2014). 
  163. ^ 163.0 163.1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2013. UNDP –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 2013. 
  164. ^ Data–Argentina. World Bank.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4 April 2014). 
  165. ^ Winter, Brian. Argentina minister ducks inflation question, causes stir. Reuters. 25 April 2013. 
  166. ^ Official statistics: Don't lie to me, Argentina. The Economist. 25 February 2012. 
  167. ^ 标普下调阿根廷信用评级至“选择性违约”,中国经济网,2014年7月31日
  168. ^ 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2012 (PDF). 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2012. 
  169. ^ Lara Serrano, Rodrigo. Tierra Del Fuego Tech: A New Silicon Valley On South America's Southern Tip. América Economía; Worldcrunch. 2011-09-19. 
  170. ^ 170.0 170.1 INDEC Household Survey. 
  171. ^ Evolución de la industria nacional argentina } (西班牙文). Gestiopolis.com. Retrieved on 2012-10-25.
  172. ^ 172.0 172.1 172.2 172.3 Política Económica – Página Principal. Mecon.gov.ar. 
  173. ^ Informe de Prensa. ADEFA. [失效連結]
  174. ^ Crece la inversión en parques industriales. Info News. 
  175. ^ En 2013 el 90 % de las notebooks serán nacionales. 
  176. ^ Creció un 161% la producción de computadoras en 2011. Tiempo Argentino. 
  177. ^ En 2014, la maquinaria agrícola producirá casi el total de la demanda interna. Info News. 
  178. ^ Electricity/Heat in Argentina in 2009. IEA. 
  179. ^ Themes in Nuclear Energy and Physics. CNEA. Retrieved on 2012-10-25.
  180. ^ INDEC, Foreign Trade, Export Complexes.
  181. ^ Voss, Peer. farmland as inflation hedge. [2011-07-30]. (原始内容存档于7 July 2011). 
  182. ^ Argentina – Railways. Index Mundi – CIA World Factbook.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7 April 2014). 
  183. ^ 183.0 183.1 183.2 183.3 183.4 183.5 Argentina – Transportation. Encyclopedia of the Nations. 20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7 September 2013). 
  184. ^ Argentina – Roadways. Index Mundi – CIA World Factbook.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14 October 2013). 
  185. ^ Argentina – Waterways. Index Mundi – CIA World Factbook.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1 November 2012). 
  186. ^ Argentina – Airports with paved runways. Index Mundi – CIA World Factbook.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1 November 2012). 
  187. ^ Aeberhard,Benson & Phillips 2000, p. 76.
  188. ^ Aeberhard,Benson & Phillips 2000, pp. 24–25.
  189. ^ Aeberhard,Benson & Phillips 2000, p. 45.
  190. ^ Moore, Don. Radio with a past in Argentina. 1995. (原始内容存档于23 May 2013). 
  191. ^ Moore 1995.
  192. ^ Argentina–Infraestructura. Mi Buenos Aires Querido. 20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3 July 2013) (Spanish). 
  193. ^ Homes with Cable TV in Latin America. 1999. (原始内容存档于13 November 2013). 
  194. ^ Penetración TV paga en hogares 2014 – Argentina. LAMAC – Latin American Multichannel Advertising Council. 2014 (Spanish). 
  195. ^ South America. IWS–ITU – Internet World Stats.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 April 2014). 
  196. ^ Argüello, Irma. Brazil and Argentina's Nuclear Cooperation. 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 2009-01-08. 
  197. ^ Background Note: Argentina. State.gov. 
  198. ^ Hillary Clinton: Argentina is on the forefront of the fight for nuclear security. State.gov. 2010-04-13. 
  199. ^ Reneau, Leandro. Atucha III se construirá con un 60% de componentes nacionales. Tiempo Argentino. 2012-09-29 (spanish). 
  200. ^ PEHUENSAT-1. Asociación Argentina de Tecnología Espacial (Spanish). 
  201. ^ 'Argentine satellite SAC-D' will be presented in Bariloche. Momento 24. 
  202. ^ Scientists celebrate inauguration of Pierre Auger Observatory. Pierre Auger Observatory. 
  203. ^ UNWTO Tourism Highlights – 2011 Edition. 世界旅游组织. June 2011 [2012-01-26].  See table in pp. 8.
  204. ^ World Heritage List 聯合國教育科學文化組織官方網站(英文)
  205. ^ México DF, Buenos Aires y San Pablo, los destinos turísticos favoritos. Infobae América. June 2011 [2012-12-19] (Spanish). .
  206. ^ Proyecciones provinciales de población por sexo y grupos de edad 2001–2015 (PDF). Gustavo Pérez. 阿根廷国家统计与人口普查研究所. 16 (Spanish). 
  207. ^ Censo 2010: Censo Nacional de Población, Hogares y Viviendas. Censo2010.indec.gov.ar. (原始内容存档于15 June 2011) (Spanish). 
  208. ^ Forero, Juan. Argentina becomes second nation in Americas to legalize gay marriage. seattletimes.nwsource.com. 15 July 2010 [2010-07-15]. 
  209. ^ Fastenberg, Dan. International Gay Marriage. Time. 22 July 2010 [20 November 2011]. 
  210. ^ PRB (PDF). (原始内容存档于22 April 2010). 
  211. ^ UN Demographic Yearbook, 2007.
  212. ^ Encuesta Complementaria de Pueblos Indígenas 2004–2005. 阿根廷国家统计与人口普查研究所.  (西班牙文)
  213. ^ Cruz-Coke, R.; Moreno, R. S. Genetic epidemiology of single gene defects in Chile. Journal of medical genetics. 1994, 31 (9): 702–706. doi:10.1136/jmg.31.9.702. PMC 1050080. PMID 7815439.  编辑
  214. ^ About Argentina. Government of Argentina. (原始内容存档于19 September 2009). 
  215. ^ Capítulo VII. Inmigrantes
  216. ^ EUROPEAN IMMIGRATION INTO LATIN AMERICA, 1870-1930*
  217. ^ Fernández, Francisco Lizcano. Composición Étnica de las Tres Áreas Culturales del Continente Americano al Comienzo del Siglo XXI. 2007. ISBN 978-970-757-052-8. 
  218. ^ Cahoon, Ben. Argentina. World Statesmen.org. 
  219. ^ Capítulo VII. Inmigrantes. CELS – Informe 1998
  220. ^ Sánchez, Gonzalo. La comunidad china en el país se duplicó en los últimos 5 años. Clarin.com. 27 September 2010. 
  221. ^ Inferring Continental Ancestry of Argentineans from Autosomal, Y-Chromosomal and Mitochondrial DNA
  222. ^ Medicina (Buenos Aires)
  223. ^ "El varieté de la calle Florida" (Editorial) – Clarín (西班牙文)
  224. ^ Patria Grande. Patriagrande.gov.ar. 
  225. ^ 225.00 225.01 225.02 225.03 225.04 225.05 225.06 225.07 225.08 225.09 225.10 Ethnologue 2013.
  226. ^ Colantoni & Gurlekian 2004, pp. 107–119.
  227. ^ Página/12, 27 December 2006. Los idiomas de los argentinos.
  228. ^ 228.0 228.1 DellaPergola 2012.
  229. ^ Ley No. 5598 de la Provincia de Corrientes, 22 de octubre de 2004
  230. ^ Ley No. 6604 de la Provincia de Chaco, 28 de julio de 2010, B.O., (9092)
  231. ^ Aeberhard,Benson & Phillips 2000, p. 602.
  232. ^ 阿根廷国家宪法,第十四条
  233. ^ C.S.J.N., "Sejean", Fallos 308:2268
  234. ^ C.S.J.N., "Villacampa", Fallos 312:122
  235. ^ 阿根廷国家宪法,第二条
  236. ^ 236.0 236.1 236.2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Report 2012 – Argentina. US Department of State.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12 April 2014). 
  237. ^ Mallimaci,Esquivel & Irrazábal 2008, p. 9.
  238. ^ Mallimaci,Esquivel & Irrazábal 2008, p. 21.
  239. ^ Mallimaci,Esquivel & Irrazábal 2008, p. 24.
  240. ^ Donadio, Rachel. Cardinals Pick Bergoglio, Who Will Be Pope Francis. The New York Times. 13 March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6 March 2014). 
  241. ^ Argentina – Urbanization. Index Mundi – CIA World Factbook. 26 July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 November 2012). 
  242. ^ 242.0 242.1 242.2 About Argentina – Major Cities. Government of Argentina. (原始内容存档于19 September 2009). 
  243. ^ 3218.0 - Instituto Nacional de Estadistica y Censos, Argentina, 2006-07. INDEC. 2008-03-31 [2008-06-06]. 
  244. ^ El Sistema Educativo – Acerca del Sistema Educativo Argentino. Ministerio de Educación – Presidencia de la Nación. (原始内容存档于26 February 2014) (Spanish). 
  245. ^ Sistema Universitario. Ministerio de Educación – Presidencia de la Nación. (原始内容存档于9 February 2014) (Spanish). 
  246. ^ Población de 10 años y más por condición de alfabetismo y sexo, según provincia. Año 2010 (XLS). Censo Nacional de Población, Hogares y Viviendas 2010. INDEC – Instituto Nacional de Estadística y Censos. 2010 (Spanish). 
  247. ^ Total del país. Población de 5 años y más que asistió a un establecimiento educativo por nivel de educación alcanzado y completud del nivel, según sexo y grupo de edad. Año 2010 (XLS). Censo Nacional de Población, Hogares y Viviendas 2010. INDEC – Instituto Nacional de Estadística y Censos. 2010 (Spanish). 
  248. ^ Sobre la ley de financiamiento educativo. Argentina Indymedia (Spanish). 
  249. ^ AMA. Ama-med.org.ar. (原始内容存档于13 April 2010). 
  250. ^ IADB. IADB. 
  251. ^ 251.0 251.1 251.2 ESTADISTICAS VITALES – INFORMACION BASICA AÑO 2008. Ministry of Health (December 2009)
  252. ^ 252.0 252.1 UNData
  253. ^ UN Demographic Yearbook. 1957.
  254. ^ 254.0 254.1 UN Demographic Yearbook. Historical Statistics. 1997.
  255. ^ Rivas 1989, p. 11.
  256. ^ Bloom 1994, p. 2.
  257. ^ Miller 2004, p. 86.
  258. ^ Foster,Lockhart & Lockhart 1998, p. 121.
  259. ^ 259.0 259.1 259.2 Long 2009, pp. 21–25.
  260. ^ 阿根廷的音乐. 中国人民大学. [2014-04-24]. 
  261. ^ Eclectic dramatic mix to grace Shanghai stages. China Daily. 17 October 2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19 April 2014). 
  262. ^ Buenos Aires – A Passionate City. Radar Magazine. 10 February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3 May 2013). 
  263. ^ King 2000, p. 36.
  264. ^ Bendazzi, Giannalberto. Quirino Cristiani, The Untold Story of Argentina's Pioneer Animator. Animation World Network. 1996. (原始内容存档于28 September 2013). 
  265. ^ Stewart, Jennifer. Lively, playful geometric works of art for fun. St. Petersburg Times (St. Petersburg, FL). 16 July 2006. 
  266. ^ Martínez-Carter, Karina. Preserving history in Buenos Aires. BBC Travel. 14 March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3 January 2014). 
  267. ^ El asado. Via Restó. 28 April 2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3 October 2013) (Spanish). 
  268. ^ Argentina–Gastronomia. Argentina – Portal oficial de promoción de la República Argentina. 6 June 2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7 July 2008) (Spanish). 
  269. ^ Steiger, Carlos. Modern Beef Production in Brazil and Argentina. Choices Magazine. 2006. 
  270. ^ Cannavan, Tom. About Argentine wine. Wine Pages. (原始内容存档于11 December 2012). 
  271. ^ Ley No. 26870 – Declárase al Vino Argentino como bebida nacional, 2 de agosto de 2013, B.O., (32693), 1. [2013-08-02]. 
  272. ^ Ley No. 26871 – Declárase al Mate como infusión nacional, 2 de agosto de 2013, B.O., (32693), 1. [2013-08-02]. 
  273. ^ Pato, Argentina's national sport. Argentina.ar. [1 September 2009]. 
  274. ^ Argentine sport. Argentina.ar. [1 September 2009]. 
  275. ^ Argentina. Fédération Internationale de Football Association. [1 September 2009]. 
  276. ^ Brazil is the Champion of America. South American Football Confederation. [1 September 2009]. [失效連結]
  277. ^ 277.0 277.1 Argentina: country information. Fédération Internationale de Football Association. [1 September 2009]. 
  278. ^ Argentine soccer players exported abroad. Argentina.ar. [1 September 2009]. 
  279. ^ Primera División – Campeones. Argentine Football Association. [1 September 2009]. 
  280. ^ World Rankings. irb.com. [30 August 2010]. 
  281. ^ Buenos Aires elected as Host City for 2018 Youth Olympic Games

参考书目[编辑]

法律文件
文章
书籍
  • Abad de Santillán, Diego. Historia Argentina. Buenos Aires: Tipográfica Editora Argentina. 1971 (西班牙语). 
  • Aeberhard, Danny; Benson, Andrew; Phillips, Lucy. The rough guide to Argentina. London: Rough Guides. 2000. ISBN 1-85828-569-0. 
  • Adler, Emanuel; Greve, Patricia. Overlapping Regional Mechanisms of Security Governance. (编) Fawn, Rick. Globalising the Regional, Regionalising the Global. Review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Cambridge, Eng.: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9. ISBN 978-0-521-75988-5. 
  • Barnes, John. Evita, First Lady: A Biography of Eva Perón. New York: Grove Press. 1978. 
  • Bloom, Harold. The Western Canon: The Books and School of the Ages. Harcourt Brace & Company. 1994. ISBN 978-1573225144. 
  • Boughton, James M. Tearing Down Walls.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1990–1999. Washington, D.C.: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2012. 
  • Cabrera, Ángel Lulio. Regiones fitogeográficas argentinas. Enciclopedia Argentina de Agricultura y Jardinería. Buenos Aires: Editorial Acme. 1976 (西班牙语). 
  • Calvo, Carlos. Anales históricos de la revolucion de la América latina, acompañados de los documentos en su apoyo. Desde el año 1808 hasta el reconocimiento de la independencia de ese extenso continente. Paris: A. Durand. 1864 (西班牙语). 
  • Crooker, Richard A. Argentina. Infobase Publishing. 2009. ISBN 978-1438104812. 
  • Crow, John A. The Epic of Latin America 4th. Berkeley, Calif.: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2. ISBN 978-0-520-07723-2. 
  • Díaz Alejandro, Carlos F. Essays on the Economic History of the Argentine Republic.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70. ISBN 978-0300011937. 
  • Edwards, Todd L. Argentina: A Global Studies Handbook. ABC-CLIO. 2008. ISBN 978-1851099863. 
  • Epstein, Edward; Pion-Berlin, David. The Crisis of 2001 and Argentine Democracy. (编) Epstein, Edward; Pion-Berlin, David. Broken Promises?: The Argentine Crisis and Argentine Democracy. Lexington Books. 2006. ISBN 978-0739109281. 
  • Fearns, Les; Fearns, Daisy. Argentina. London: Evans Brothers. 2005. ISBN 978-0237527594. 
  • Ferro, Carlos A. Historia de la Bandera Argentina. Buenos Aires: Ediciones Depalma. 1991 (西班牙语). 
  • Foster, David W.; Lockhart, Melissa F.; Lockhart, Darrell B. Culture and Customs of Argentina.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1998. ISBN 978-0313303197. 
  • Galasso, Norberto. Historia de la Argentina, vol. I&II. Buenos Aires: Colihue. 2011. ISBN 978-9505634781 (西班牙语). 
  • Huntington, Samuel P. Culture, Power, and Democracy. (编) Plattner, Marc; Smolar, Aleksander. Globalization, Power, and Democracy. Baltimore, Md.: 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2000. ISBN 978-0-8018-6568-8. 
  • King, John. Magical Reels: A History of Cinema in Latin America, New Edition. Verso. 2000. ISBN 978-1859842331. 
  • Lake, David. Regional Hierarchies: Authority and Local International Order. (编) Fawn, Rick. Globalising the Regional, Regionalising the Global. Review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Cambridge, Eng.: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9. ISBN 978-0-521-75988-5. 
  • Levene, Ricardo. Volume 4 (Desde la Revolución de Mayo a la Asamblea de 1813–15). Historia del Derecho Argentino. Buenos Aires: Editorial G. Kraf. 1948 (西班牙语). 
  • Lewis, Daniel K. The History of Argentina. Palgrave Macmillan. 2003. ISBN 978-1403962546. 
  • Lewis, Paul. The Crisis of Argentine Capitalism.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1990. ISBN 978-0807843567. 
  • Malamud, Andrés. A Leader Without Followers? The Growing Divergence Between the Regional and Global Performance of Brazilian Foreign Policy. Latin American Politics and Society. Lisbon: Institute of Social Sciences of the University of Lisbon. 2011. 
  • Maldifassi, José O.; Abetti, Pier A. Defense industries in Latin American countries: Argentina, Brazil, and Chile. Praeger. 1994. ISBN 978-0275947293. 
  • Margheritis, Ana. Argentina's foreign policy: domestic politics and democracy promotion in the Americas. Boulder, CO: FirstForumPress. 2010. ISBN 978-1935049197. 
  • McCloskey, Erin; Burford, Tim. Argentina. Bradt Travel Guides. 2006. ISBN 978-1841621388. 
  • McColl, Robert W. Robbers, Gerhard, 编. Argentina – Encyclopedia of World Geography. Golson Books. 2005. ISBN 978-0816072293. 
  • McKinney, Kevin. Everyday geography. New York: GuildAmerica Books. 1993. ISBN 978-1568650326. 
  • Menutti, Adela; Menutti, María Mercedes. Geografía Argentina y Universal. Buenos Aires: Edil. 1980 (西班牙语). 
  • Miller, Marilyn Grace. Rise and Fall of the Cosmic Race: The Cult of Mestizaje in Latin America.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2004. ISBN 978-0292705968. 
  • Moore, David Moresby. Flora of Tierra del Fuego. A. Nelson. 1983. ISBN 978-0904614053. 
  • Morris, Michael. Mangone, Gerard, 编. The Strait of Magellan. International Straits of the World. Dordrecht, The Netherlands: Martinus Nijhoff Publishes. 1988. ISBN 0-7923-0181-1. 
  • Mosk, Sanford A. Latin America and the World Economy, 1850–1914. (编) Hanke, Lewis; Rausch, Jane M. People and Issues in Latin American History, Vol. II: From Independence to the Present. New York: Markus Wiener Publishing. 1990. ISBN 978-1558760189. 
  • Nierop, Tom. The Clash of Civilisations. (编) Dijkink, Gertjan; Knippenberg, Hans. The Territorial Factor. Amsterdam: Vossiuspers UvA – Amsterdam University Press. 2001. 
  • Papadopoulos, Anestis. The International Dimension of EU Competition Law and Policy.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0. 
  • Rey Balmaceda, Raúl. Mi país, la Argentina. Buenos Aires: Arte Gráfico Editorial Argentino. 1995. ISBN 84-599-3442-X (西班牙语). 
  • Rivas, José Andrés. Santiago en sus letras: antología críticotemática de las letras santiagueñas. Universidad Nacional de Santiago del Estero. 1989 (西班牙语). 
  • Robben, Antonius C. G. M. Political Violence and Trauma in Argentina.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ess. 2011. ISBN 978-0812203318. 
  • Roca, Roberto Luis. Wings from Afar: An Ecoregional Approach to Conservation of Neotropical Migratory Birds in South America. Nature Conservancy, Latin America and Caribbean Division. 1996. ISBN 978-1886765030. 
  • Rock, David. Argentina, 1516-1987: From Spanish Colonization to the Falklands War.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7. ISBN 978-0520061781. 
  • Rosenblat, Ángel. El nombre de la Argentina. Buenos Aires: EUDEBA – Editorial Universitaria de Buenos Aires. 1964 (西班牙语). 
  • Ruiz-Dana, Alejandra; Goldschag, Peter; Claro, Edmundo; Blanco, Hernán. Regional Integration, Trade and Conflicts in Latin America. (编) Khan, Shaheen Rafi. Regional Trade Integration and Conflict Resolution. New York: Routledge. 2009. ISBN 978-0-415-47673-7. 
  • Sánchez Viamonte, Carlos. Historia Institucional Argentina 2nd. Mexico: Fondo de Cultura Económica. 1948 (西班牙语). 
  • Tortorelli, Lucas A. Maderas y bosques argentinos. Editorial Acme. 1956 (西班牙语). 
  • Traba, Juan. Origen de la palabra "¿¡Argentina!?". Rosario: Escuela de Artes Gráficas del Colegio San José. 1985 (西班牙语). 
  • Vanossi, Jorge R. Situación actual del federalismo: aspectos institucionales y económicos, en particular sobre la realidad argentina. Cuadernos de ciencia política de la Asociación Argentina de Ciencia Política. Buenos Aires: Ediciones Depalma. 1964 (西班牙语). 
  • Wood, Bernard. The middle powers and the general nterest. North-South Institute. 1988. ISBN 978-0920494813. 

外部链接[编辑]

政府
旅游
概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