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茲特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阿茲特克,或译为阿兹台克阿茲提克,是一個存在于14世紀至16世紀的墨西哥古文明,阿兹特克帝国的主体文明,创造者是阿兹特克人(纳瓦特尔语:aztecatl或aztecah,“来自阿兹特兰的人”,或称墨西加人),这个民族的祖先来自北方,一个叫阿兹特兰的土地,后来他们来到墨西哥谷特诺奇提特兰,建立了雄伟的城市。阿兹特克人十分好战,并有人祭传统。

阿兹特克文明是世界历史上一个独树一帜的古文明,拥有较精确的历法系统;农业方面,灌溉技术发达;经济方面,已经出现了原始阶段的“货币”;宗教神话具有鲜明的特色,且对后世也影响深远;阿兹特克人的建筑技术也非常精湛,在没有轮子的情况下,能够建造出十分雄伟的建筑,特诺奇提特兰古城便是最好的证明;此外,阿兹特克社会阶级划分森严,并拥有完备的法律系统。

15世纪,特诺奇提特兰和另外两个城邦德斯科科特拉科潘结成三国同盟,阿兹特克帝国建立。阿兹特克帝国是前哥伦布时期中美洲最大的帝国,也形成了独特的阿兹特克文明。经济实力的强盛使得阿兹特克文明在各方面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1521年,阿兹特克帝国被荷南·科尔特斯带领的西班牙征服者所征服,阿兹特克文明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坏,至今人们只能依靠有限的资料(如手抄本)来了解这个神秘的美洲古文明。

傳說[编辑]

「阿茲特克」一詞來自納瓦特爾語aztēcahaztēcatl的眾數[1],即「來自阿茲特蘭的人」的意思[2];然而,阿茲特克人稱他們自己為墨西加(Mexìca)或特諾奇卡人(Tenochca)。根據墨西加人的傳說,阿茲特克人的祖先是從北方,一個叫阿茲特蘭,即七個傳奇洞穴的所在地來的,他們根據太陽神威齊洛波契特里的指示往南來到阿納瓦克谷特斯科科湖;當他們來到湖中央的島嶼時,他們看到一隻叼著的老停歇在仙人掌上,這個意像告訴他們應該在這裡建造城市。1325年阿茲特克人在這個地方建立了特諾奇提特蘭,一座巨大的人工島,現在墨西哥城的中心。

帝国[编辑]

1428年,特诺奇提特兰德斯科科(Texcoco)、和特拉科潘(Tlacopan)三个城邦在墨西哥谷組成了同盟,阿兹特克帝国建立。阿兹特克皇帝蒙特祖馬一世在1440年登基,在军事扩张的同时,不斷地發動荣冠战争英语Flower war纳瓦特尔语:xōchiyāōyōtl)獲取俘虜來祭祀神靈。1481年,阿哈雅卡特爾(Axayácatl)的兒子提佐克(Tízoc)短暫地統治該國,隨後便被他的弟弟奥伊佐特(Auítzotl)所取代。在奥伊佐特的統治下,阿茲特克帝國的版圖達到了最興盛時期,共控制了33個省份的371個部落。首都特諾奇提特蘭曾經有25萬人居住,是當時世界最大的城市之一。

阿哈雅卡特尔(Axayácatl)的兒子蒙特祖馬二世在1502年登基,1519年西班牙人從墨西哥灣登陸,阿兹特克邀請西班牙人进入特诺奇提特兰,但西班牙人卻軟禁了蒙特祖馬二世。西班牙人在城內搜刮黃金,並屠殺了阻止他們的祭司們,這導致了後來的暴動,蒙特祖馬二世在1520年7月1日的一場暴動中被大石頭擊中腦部死去,西班牙也被迫放棄特諾奇提特蘭城。

帝國最後的皇帝庫奧赫特莫克,時年18歲登基。1521年4月28日,西班牙人及其盟軍開始作最後的圍攻,但阿茲特人用巧妙戰術及心理戰,讓西班牙人受阻。在經過長時間的圍城和大部份人口都死於饑餓與天花的情況下,1521年8月13日,库奥赫特莫克投降,他本人在四年后被西班牙人处以绞刑。至此,阿兹特克帝国退出了历史舞台。

文化[编辑]

贸易[编辑]

阿兹特克羽毛头饰

曼多撒手抄本描绘了其它阿兹特克近邻向其纳贡的景象。贡品中不但有华丽的羽毛、装饰品、绿石珠等各种奢侈品,而且还有服装柴火食物等生活必需品。向阿兹特克进贡的国家不定期地(通常是每年两次或四次)进贡[3]。这促进了阿兹特克经济的发展,但是也在另一方面增加了邻国对其的消极态度和人民的劳动负担。这种贸易政策间接地提升了贵族的地位,使得阿兹特克的统治者不得不依靠当地的王公贵族,并给予他们额外的好处,委托其维持进贡活动。[4]

经济[编辑]

阿兹特克流通有多种“货币”。价值较低的是可可豆。在阿兹特克人的市场上,一只小兔子值30个可可豆左右,火鸡蛋值3个可可豆,而一块玉米粉蒸肉英语Tamale只值1个可可豆。价值较高的是一种被称为quachtli的棉织品。这种棉织品的质量不等,通常要卖到65-300个可可豆。有消息指出,20个quachtli便可支持一名特诺奇提特兰普通人一年的开销。一名成年男性甚至可以将自己的女儿出售作为性奴隶或是人祭祭品,价格是500-700个可可豆;一尊小金像(约0.62千克/1.37磅)则价值250个可可豆。这些“货币”主要使用在阿兹特克市场。每个小镇通常都有一个这样的市场,他们在一周中开放5天,而大城市的市场每日都开放。科尔蒂斯曾提到,特拉特罗科(特诺奇提特兰的姊妹城市)的市场每天都至少有600,000人。市场中的卖家有售卖作物的农民、售卖陶罐的陶工等,还有些专门在各个市场间获取利润的商人,他们之中有一种长途旅人,称为Pochteca[5]

通信[编辑]

阿兹特克人在各大被西班牙征服的大城市间都有发达的道路,这些道路是专门为步行而设计的。中途还有供旅人休息和吃饭的地方,还会有公共厕所。信使们在这些道路上不断地奔波,保证了阿兹特克帝国能够及时获得最近的信息并检查道路的完整性。

宗教神话[编辑]

墨西哥国徽,来源于阿兹特克神话
描绘阿兹特克西佩托堤克神的翡翠面具

宗教神话在阿兹特克人的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人民们都相信灵魂永存,并相信存在至高无上的主宰。他们的主神是威齐洛波契特里(Huitzilopochtli),也是太阳神和战争之神。威齐洛波契特里被确定为主神是在特诺奇提特兰建立以后,在此之前,他代表狩猎

神话中,威齐洛波契特里带领阿兹特克人寻找的“一只站在仙人掌上啄食一条蛇的鹰”(本意是威齐洛波契特里正在吞噬被他杀死的侄子科佩(Cópil),下面的仙人掌则是被扔向湖中的科佩的心生长出来的),正好出现在了特诺奇提特兰一带的湖泊上。“一只站在仙人掌上啄食一条蛇的鹰”也是今天墨西哥国徽上的图案。

阿兹特克人还发明了tlachtli(或称ollamaliztli),一种球类运动。这种运动使用一种实心橡胶球(Olli),运动员使用膝盖击球,把球送入一个石环内视作获胜。这种运动也被视为来源于宗教神话

神明[编辑]

人祭[编辑]

军事[编辑]

阿兹特克鹰勇士像

阿兹特克的军队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未经良好训练的平民(mācehualtin),一部分是纪律严明的高等战士(pīpiltin),也被视为贵族。在军队中表现突出(例如捕获多名战俘)的平民士兵可以晋升成为高等战士。阿兹特克人经常发动荣冠战争英语Flower war来获取人祭祭品,在这种战争中,阿兹特克人不杀死敌人,而重于将其俘虏,这种思想造成了西班牙人轻易地赢得了对阿兹特克人的战争。阿兹特克人的军队中还有美洲豹战士雕战士等,这些战士都特别的勇猛,他们也是最可怕的,因为他们往往穿着像美洲豹一样的服装。

武器与装甲[编辑]

  • 金属,尖端为黑曜石
  • 黑曜石
  • 缀有黑曜石刃的木棒(macuahuitl)
  • 缀有金属球的木棒(cuauholōlli)[6]
  • 四侧装有圆形把手的尖木棒(mācuāhuitzōctli)[6]
  • 抛石绳
  • 投枪器(ahtlatl,或译掷箭器),一种能在远距离发射尖矛的器械
  • ,通常是圆形
  • 战斗用的舟
  • 皮质盾
  • 棉质或毛质的装甲
  • 皮衣
  • 头盔
  • 模仿一些动物外形的服装

建筑[编辑]

阿兹特克人建筑学方面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修建在湖中岛上的特诺奇提特兰城,有三条道路与陆地相通,并有人工的石槽供水系统。城内修建有40座金字塔形庙坛,其中最大的金字塔庙坛,有144级台阶。还有白色大厦、楼台、宫殿,街道与运河交错,被西班牙殖民者称为“世界的花园”。在16世纪初,这座城市的居民达6万人之多,是当时世界上少有的大城市之一。阿茲特克人的这座城市規模和裝備的工藝設計都让西班牙殖民侵略者驚訝和羨慕。

历法[编辑]

阿兹特克人使用两种历法神圣历太阳历。神圣历除了阿兹特克祭司外,平民并不通晓其用法。神圣历的一年只有260天,分为20旬(trecena),一旬13日;每旬各有其守护神。太阳历或称季节历,太阳历的一年有18个月(veintenas),每月20日,年末5日为凶日,故一年总共365天。太阳历的主要用在农业上,如雨季与旱季大约出现的时间。另外,几乎所有的节日活动都是按照太阳历来庆祝的。两套历法搭配使用,形成52年的周期。每52年,阿兹特克人会举行一次新火典礼。

外界影响[编辑]

阿兹特克人钦佩米斯特克人的工艺,以至于他们曾“进口”米斯特克工匠,并要求他们制作米斯特克风格的工艺品。阿兹特克人也羡慕米斯特克人的手抄本,阿兹特克人的一些手抄本便是米斯特克人所作。后来,阿兹特克的女性也开始穿着米斯特克人的服装,它们非常昂贵,许多妇女都无法承受其价格。今天的考古学家根本不对阿兹特克工艺品和米斯特克工艺品进行区分,它们实在是太相似了。

其它[编辑]

阿兹特克人吸收和融会墨西哥中美洲地区的古文化而形成了新的文化。他们有自己的阿兹特克文字;在农业生产方面采用灌溉系统,在居住的湖畔水中打木桩和在木筏上铺湖泥,扩大耕种面积,称为“浮动园地”。铜、青铜和金银制品也较普及。铸造和压印金器和用宝石镶嵌的装饰品,都达到很高水平。陶器和纺织品做得相当美观。在医学方面,发明用药物(如奎宁、毛地黄等)进行治疗,并掌握了原始的麻醉术。天文学方面,阿兹特克人能够预测日食月食,能够计算行星的轨道和周期。 音乐在阿兹特克人的眼中很重要。在阿兹特克人的节日庆典上通常都会有歌唱和演讲比赛。阿兹特克人的饱含感情,由于没有什么方法来记录这些诗,因此阿兹特克人的诗都是口头传诵。墨西哥学者米格尔·莱昂-波蒂利亚指出,在诗中可以找到真实的阿兹特克人的思想。[7]

社会[编辑]

阶级[编辑]

不同阶级的阿兹特克人服装,来自曼多撒手抄本

在阿兹特克社会中,地位最高的阶级贵族(pīpiltin)。这个阶级最初不世袭,但是由于贵族的后代都有条件接受良好的教育,因此他们再次成为贵族的几率也很大,后来贵族才开始世袭

下一级是普通平民(mācehualtin)。据统计[8],在阿兹特克帝国中,只有20%的人口从事农业。另外80%的人为士兵、工匠和商人。后来,绝大部分的mācehualtin都从事艺术和手工业了。他们对于城市的经济发展来说很重要。[9]

奴隶(tlacotin)对于阿兹特克社会来说同样重要。一个正常的阿兹特克人将在犯罪时,或是负债太多,无法归还时成为奴隶。进行战争时被阿兹特克人俘虏的人也可能成为奴隶。一个奴隶可以拥有自己的财产,甚至可以雇佣其他的奴隶。但是,在一个人成为阿兹特克的奴隶时,他拥有的所有财产都会被上交给他的主人。奴隶可以用一定财产让自己重获自由;当阿兹特克奴隶有了自己的子嗣时,他也会被释放。通常情况下,当主人去世时,他所拥有的奴隶中表现最出色的会被释放。

上文所提到的、称为Pochteca的长途旅人,也可以算作一个阶级。他们不但促进了阿兹特克帝国贸易的发展,而且还能负责在帝国中枢与被征服地区之间的情报联络。他们有时甚至会被当做间谍来雇佣。

土地管理[编辑]

阿兹特克人从北面征服墨西哥谷之后,很快就吸收了原有的文化,建立了一个在拥有强大军事力量的奴隶制国家。在15世纪时,阿兹特克人已控制了整个墨西哥谷及周围地区的部落,在特斯科科湖的两个岛上建立了城市特诺奇提特兰(这个“兰”字很有可能是西班牙人后来加上去的),城分为四大区,原属四大部落居住,下面各分为二十个氏族。氏族公社逐渐转变为农村公社,土地基本上归公社所有。

教育[编辑]

阿兹特克帝国的每个地区都设有学校,学校分为两类,Telpochcalli,主要教授军事战术战略Calmecac,主要教授写作、天文学政治学神学等各种领域的知识。阿兹特克人在学校会学到一种语言艺术,称作huēhuetlàtolli。阿兹特克人的后代在直到十五岁前都必须要接受非常严格的教育,而且难度和科目逐年增加。十五岁后,如果学习收到了好的效果,那么便可升入高等学校进行深造。

参见[编辑]

來源[编辑]

  1. ^ Náhuatl: AR-Z. (n.d.). Vocabulario.com.mx. Retrieved August 30, 2012, form [1]
  2. ^ etymonline.com:Aztec
  3. ^ The Codex Mendoza, edited by F. Berdan and P. Anawalt,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2
  4. ^ Smith, Life in the Provinces of the Aztec empire, Scientific American, September 1997
  5. ^ (Smith, The Aztecs, 2nd edition, chapter 5)
  6. ^ 6.0 6.1 Hassig, R. (1998). Aztec Warfare: Imperial Expansion and Political Control Oklahoma Press: Norman. ISBN 0-8061-2121-1
  7. ^ León-Portilla, Broken Spears.
  8. ^ Annals of Anthropology, UNAM, Vol. xi, 1974, p. 56
  9. ^ Sanders, William T., Settlement Patterns in Central Mexico. Handbook of Middle American Indians, 1971, vol. 3, p. 3–44.

参考资料[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