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哈梅內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賽義德阿里·侯賽尼·哈梅內伊
波斯語سید علی حسینی خامه‌ای
阿塞拜疆语Seyyid Əli Xameneyi
Supreme Leader of Iran and Commanders 3.jpg
現任
就任日期
1989年6月4日
總統 阿克巴爾·哈什米·拉夫桑賈尼
穆罕默德·哈塔米
馬哈茂德·艾哈邁迪內賈德
哈桑·鲁哈尼
總理 米爾-侯賽因·穆薩維(1989年廢除)
前任 魯霍拉·穆薩維·霍梅尼
任期
1981年10月13日-1989年8月3日
總理 穆罕默德-禮薩·馬赫達維
米爾-侯賽因·穆薩維
領袖 魯霍拉·穆薩維·霍梅尼
前任 穆罕默德·阿里·拉賈伊
繼任 阿克巴爾·哈什米·拉夫桑賈尼
任期
1981年8月30日-1987年5月15日
副職 米爾-侯賽因·穆薩維
前任 穆罕默德賈瓦德·巴霍納爾
繼任 政黨解散
个人资料
出生 1939年7月17日 (1939-07-17)(75歲)
State Flag of Iran (1964-1980).svg伊朗巴列維王朝馬什哈德
政黨 參戰教士聯盟
(1977年-)
其他政黨 伊斯蘭共和黨
(1979年–1987年)
配偶 霍賈絲特·哈梅內伊(1964年-)[1]
子女 馬吉塔巴、穆斯塔法、馬蘇德、梅伊森、霍達、博什拉
信仰 十二伊瑪目派

大阿亞圖拉賽義德阿里·哈梅內伊波斯語آیت‌الله سید علی خامنه‌ای阿塞拜疆语سید علی حسینی خامنه‌ای發音:[ʔæˈliː hoseiˈniː xɒːmeneˈʔiː]  ( listen);1939年7月17日[2]),阿塞拜疆族,現任伊朗最高領袖,也是伊朗穆斯林保守派勢力及什葉派十二伊瑪目派馬爾賈(什葉派領袖)的領銜人物[3]

哈梅內伊在1981年至1989年擔任伊朗總統,至1989年6月,伊朗專家議會委任他繼承阿亞圖拉魯霍拉·穆薩維·霍梅尼伊朗最高領袖[4]。他被形容為三位對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具備重大影響力的人物之一(另外兩位是伊斯蘭共和國的創始人魯霍拉·穆薩維·霍梅尼以及1990年代的總統阿亞圖拉阿克巴爾·哈什米·拉夫桑賈尼[5]。到目前為止,他面對的最大難題是2009年6月總統選舉後發生的大規模抗議[6]。哈梅內伊堅決支持總統馬哈茂德·艾哈邁迪內賈德的政策及競逐連任[7]。哈梅內伊發表了有關這次大規模抗議的講話後,超過1000名知識份子被囚禁,防暴警察在德黑蘭街頭鎮壓示威者,導致多人喪生。哈梅內伊在1981年6月遭受針對性的暗殺,導致他的右臂癱瘓[8]

早年[编辑]

哈梅內伊在馬什哈德出生[9][2],他在八名兄弟姐妹當中排行第二,他的其中兩位兄弟都是教士。弟弟哈迪·哈梅內伊(Hadi Khamenei)是有名的報章編輯和教士[10]。哈梅內伊具有一半伊朗阿塞拜疆血統[11][12][13][14],母親是亞茲德人[15]

他在馬什哈德的哈瓦扎(Hawza,傳統伊斯蘭神學院)研讀神學,他的導師包括哈吉·謝赫·哈希姆·可疾维尼和阿亞圖拉米拉尼,他在1957年前往納傑夫[16]。在納傑夫過了一段短時間後,他返回馬什哈德,在1958年開始於庫姆定居,參加了阿亞圖拉侯賽因·布魯傑迪(Hossein Borujerdi)和魯霍拉·穆薩維·霍梅尼所講的課[17][18]。他在1963年因牽涉進伊斯蘭活動而在南呼羅珊省比爾詹德被捕[19]。他在不久後獲釋,在馬什哈德的宗教學校和清真寺教授辭章之道[16]

文學研究[编辑]

哈梅內伊精通波斯語阿拉伯語[20],他將多部書籍由阿拉伯語譯作波斯語,包括著名的埃及伊斯蘭神學家賽義德·庫特卜(Sayyid Qutb)的作品[21]。他並不精通父親的母語阿塞拜疆語[22],略懂英語[23]

他在分析阿拉馬穆罕默德·伊克巴爾的波斯語詩詞時表明「伊克巴爾不熟諳波斯語法,他在家裡慣說烏爾都語,跟朋友談話時用烏爾都語或英語,因此他不通曉波斯詩文寫作的法則」[24]。雖然如此,他仍欽佩伊克巴爾。

政治生涯及總統任內[编辑]

伊朗人民聖戰組織在1981年6月27日企圖暗殺哈梅內伊,總統穆罕默德·阿里·拉賈伊在事發後到醫院探望他。

哈梅內伊是伊朗伊斯蘭革命的重要人物,他是魯霍拉·霍梅尼的密友[25]

大阿亞圖拉侯賽因-阿里·蒙塔澤里批評霍梅尼嚴刑對待囚犯,因此而被迫辭去德黑蘭星期五禮拜領禱者一職,霍梅尼委任哈梅內伊代替他的職務[26]。哈梅內伊曾短暫任職國防部代理部長和伊斯蘭革命衛隊的主管。作為議會國防委員會的代表,他也曾經上過戰場。1981年6月,哈梅內伊在一次記者會裡遭到暗殺,一個炸彈被暗藏在錄音機裡,他被爆炸波及,右手永久失去活動能力[27]

1981年總統選舉候選人 得票  %
阿里·哈梅內伊 16,003,242 95.02%
阿里·阿克巴爾·帕爾瓦雷什 342,600 2.03%
哈桑·加富里法德 78,559 0.47%
禮薩·扎瓦雷 62,133 0.37%
白票或無效票 356,266 2.12%
總票數 16,841,800 100%

1981年,總統穆罕默德·阿里·拉賈伊被暗殺,哈梅內伊在總統選舉以一面倒的票數成功當選伊朗總統,他亦是第一位擔任總統的教士[26]。霍梅尼原本不想由教士出任總統,但後來改變了主意[28]

在總統就職發表演講時,哈梅內伊宣誓要消除「異端、自由主義和受美國影響的左派」[29]。在1980年代哈梅內伊上任前後,政權遭到強烈反對,當中包括暴力和非暴力的抗爭、暗殺、遊擊活動及叛亂,國家以鎮壓和恐怖手段回應。逾千名謀叛集團的成員遇害,他們大多被革命法院判處死刑[30]。1982年,政府宣佈法院會被嚴加約束,但多個政治團體繼續受到政府打壓[31]

兩伊戰爭期間的哈梅內伊

在1980年代的兩伊戰爭時期,哈梅內伊協助帶領國家,並與勢力壯大的伊斯蘭革命衞隊發展緊密的關係。他對軍事、預算及行政細節上有濃厚的興趣而知名[27]。1982年,伊拉克軍隊在伊朗本土被擊退,他不贊成霍梅尼向伊拉克本土反擊的決定,時任伊朗總理米爾-侯賽因·穆薩維也站在哈梅內伊一方,但在後來的2009年伊朗選舉抗議裡卻與他敵對[32]

1985年總統選舉,哈梅內伊成功連任,得票率達85%[33]

出任最高領袖[编辑]

伊朗伊斯蘭革命領袖霍梅尼去世後,哈梅內伊在1989年6月4日被伊朗專家議會選舉為新的最高領袖[34]。在最初,由阿里·梅什基尼(Ali Meshkini)、穆薩維·阿德比利(Mousavi Ardabili)及哈梅內伊以委員會的方式被提名為最高領袖,但專家會議拒絕接納領導委員會這種形式,加上大阿亞圖拉穆罕默德-禮薩·戈爾佩伽尼(Mohammad Reza Golpaygani)得不到足夠的票數,哈梅內伊最終以三分之二的票數當選為最高領袖[35]

統治者應該由伊斯蘭法學家擔當「監護者」的概念是由霍梅尼的一系列講課集結成書而得。在這種神權監護領導下,必須由在憲法裡稱為最高領袖的監護法學家的批准才可合法地作出政治決定。即使是民主選舉產生的總統也須得到最高領袖的首肯才可就任[36]

哈梅內伊的領導模式[编辑]

作為最高領導人,哈梅內伊的作風與前任領袖霍梅尼有所不同,他沿襲了霍梅尼「相互制衡,避免一方獨大」的政策[27][37],但他沒有霍梅尼所有的號召力和教士地位,他於是發展他的人際網絡,先由軍隊入手,接著便是主要的宗教組織(烈士基金)及庫姆和馬什哈德的神學院[37]。據學者瓦利·納斯爾(Vali Nasr)所說,哈梅內伊的權力龐大,他的辦公室成為了「伊朗政治舞台上無所不能的監視者」。哈梅內伊手下的官員影響著各種有權勢的組織,包括「議會、總統、法院、革命衛隊、軍方、情報機關、警察機關、上流教士、星期五領拜者及許多媒體」,還有各個「民間組織、團體、委員會、神學院及商業團體」[27]。在他的領導下,政府就像「教士寡頭政治多於獨裁[37]

為了維持「最高領袖『監護』而非管治的形象」,哈梅內伊與日常的政治事務保持距離,他從沒有舉行過記者會或接受採訪。在侯曼·馬吉德的著作裡提到:

他只在特殊場合發表言論,例如偶然的星期五禮拜或某項祭祀典禮。他會會見外國的達官貴人(幾乎全是穆斯林),但限制媒體及公眾概論,他的會面對象包括伊朗支持的國家或實體(如哈馬斯真主黨)、與伊朗關係友好或同屬伊斯蘭國家、伊朗希望可以拓展貿易或簽訂協議的友好國家。他明確表示不會和西方勢力的代表會晤。最高領導不會出國,所以如果有人希望一睹他的面貌就必須要到伊朗。[38]

儘管如此,他仍保留「干預和理順」錯誤政策或決定的權利[39]

哈梅內伊在演說裡經常提及與1979年革命相關的話題,如正義、獨立、自足、原教旨主義伊斯蘭政府及堅決反對以色列及美國,而甚少提及諸如民主、加強政府透明度等其他的革命理想[29]。在他任職最高領袖期間,他成功阻撓總統拉夫桑賈尼嘗試與美國尋求妥協,又制止了總統哈塔米將伊斯蘭共和國民主化的渴望[29]

大阿亞圖拉的爭議[编辑]

許多穆斯林學家不承認哈梅內伊為大阿亞圖拉[40]

在霍梅尼去世的時候,哈梅內伊不是馬爾賈和阿亞圖拉。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憲法規定最高領袖必須是馬爾賈。不過霍梅尼不滿意他的候選繼承人人選,到1989年4月,即是在他去世前三個月,他差遣人員修改憲法,使具備「適當的政治和管治能力」的伊斯蘭法學專家都可以成為伊朗最高領袖[29][41]。在這項新的憲法修訂還沒有舉行全民公投的情況下,專家會議先行授予哈梅內伊一個暫定官職。選擇哈梅內伊的原因據說是為了拉攏「在哈梅內伊身後的政治精英」,哈梅內伊的地位「在一夜間」由伊斯蘭權威躍升至阿亞圖拉[42]

哈梅內伊的馬爾賈身份一直備受爭議。在1994年大阿亞圖拉穆罕默德·阿里·阿拉基(Mohammad Ali Araki)逝世後,庫姆神學院教員協會宣佈哈梅內伊為馬爾賈,但伊朗的四名大阿亞圖拉拒絕承認哈梅內伊的馬爾賈身份[43]。最終哈梅內伊以責任重大為由不接受成為伊朗什葉派穆斯林的馬爾賈,但接納成為伊朗境外什葉派穆斯林的馬爾賈[44]

因與霍梅尼對立而被軟禁的大阿亞圖拉穆罕默德·設拉子(Mohammad Shirazi)不承認哈梅內伊為馬爾賈。佩斯大學教授禮薩·阿夫沙里在《伊朗人權》一書裡提到,設拉子對哈梅內伊被認可為最高領袖和馬爾賈感到「憤慨」,他似乎更傾向於由一群大阿亞圖拉組成的委員會來領導國家[45]

其他對哈梅內伊的馬爾賈地位抱有疑問的教士還包括大阿亞圖拉侯賽因-阿里·蒙塔澤里、大阿亞圖拉哈桑·塔巴塔巴伊-庫米(Hassan Tabataba'i-Qomi)及大阿亞圖拉阿蘇貝丁·拉斯特加·喬伊巴里(Yasubedin Rastegar Jooybari)[43]。在1997年,侯賽因-阿里·蒙塔澤里「質疑最高領袖的權力」,結果導致他的宗教學院被迫關閉,他在庫姆的辦公室也遭到襲擊,還被軟禁了一段時間[3]

法特瓦[编辑]

哈梅內伊以大阿亞圖拉(無論是否爭議性)的身分發佈了超過一千條法特瓦(穆斯林宗教領袖的敕令)回應什葉派的請訴者,內容包括「一切事物諸如伊斯蘭法律到籃球賭博、學生貸款到孩童日托、婦女騎乘摩托車到入住佛教徒的旅館」。他裁決佩帶領帶、收聽外國音樂或新聞都違反教例,但穿鼻孔並不違例(包括佩帶飾物)[46]

反核武的法特瓦[编辑]

哈梅內伊發佈過一條法特瓦,稱伊斯蘭教治下嚴禁生產、儲存及使用核武器[47]。此教令在2005年8月於維也納舉行的國際原子能機構會議裡陳述在伊朗政府的官方聲明裡[48]

伊朗核問題一直是數十年來反覆提及的國際議題,伊朗政府堅稱其核發展的目的是發電,但一些西方國家指控伊朗嘗試發展核武[49]

與傳媒的關係[编辑]

在2000年,哈梅內伊被保護記者委員會列為「傳媒及言論自由的十大敵人之一」[50],而在2007年則名列時代百大人物[51]。異見記者艾哈邁德·扎伊達巴迪(Ahmad Zeidabadi)、穆赫辛·薩澤伽拉(Mohsen Sazegara)、穆罕默德·努里扎德(Mohammad Nourizad)及阿克巴爾·甘吉(Akbar Ganji)曾經涉嫌散佈反對哈梅內伊的政策和一些團體而被捕和接受調查[52][53][54][55]。根據伊朗的媒體法,造謠、失實報道及歪曲他人言論實屬違法[56],而誹謗國內官員、機構、組織或侮辱受法律保護和尊重的法人或真人是不被允許的,以圖象或漫畫的方式進行以上行為也包括在內[56]

哈梅內伊最具爭議性的決定是在2000年拒絕通過議會為求修訂媒體法而呈交的議案,以及他所委任的憲法監督委員會2004年伊朗議會選舉裡取消了逾千名議會候選人的參選資格[3]

政治權力[编辑]

美國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研究員卡利姆·薩迪加布認為哈梅內伊在近年權力壯大的原因如下:

(1)其人際網絡遍佈在政府架構內的戰略職位上,鞏固其威信;(2)弱權,保守派主導的議會由哈梅內伊的親信戈拉姆-阿里·哈達德-阿德爾(Gholam-Ali Haddad-Adel,他的女兒嫁給哈梅內伊的兒子)領導;(3)伊斯蘭革命衛隊的政治和經濟影響力與日俱增,革命衛隊的領導人由哈梅內伊直接任命,故革命衛隊順從哈梅內伊;(4)伊朗年輕人對政治的態度冷淡……;(5)最重要的是在2005年總統選舉,採取強硬路線的馬哈茂德·艾哈邁迪內賈德徹底打敗了哈梅內伊的政敵……阿克巴爾·哈什米·拉夫桑賈尼……[29]

2009年總統選舉爭議[编辑]

哈梅內伊與武裝部隊的指揮官

2009年8月中旬,一組不知名的前任改革派議員向負責選舉、監察及罷免最高領袖的專家會議作出申訴,要求調查哈梅內伊的執政資格[57]。一周後,一組伊朗教士發出一封匿名信件,信裡「稱伊朗的最高領袖是獨裁者,要求罷免他」[58]。這信件動搖了哈梅內伊「中立仲裁者和伊斯蘭名義領袖的角色」,對「國家最具權力的人物制造了史無前例的難題」[57]。《紐約時報》報導寫上「終結哈梅內伊」的塗鴉開始出現在德黑蘭街頭上,這種標語在不久前還是難以想像會出現的[58]

該信件被寄到專家會議領導人、前總統阿克巴爾·哈什米·拉夫桑賈尼那裡,拉夫桑賈尼本人亦質疑選舉結果。據《美聯社》預測,這封信件不會得到「由86名議員組成、當中三分二被認為是哈梅內伊親信的議會認可,並且會反對」對哈梅內伊作出任何調查[57]

紐約時報》報導,「一名著名教士及前任議員在周日與信件的一些作者交談,相信信件並非偽造」,信件的簽署人達「數十人,多數是庫姆、伊斯法罕、馬什哈德的中產階層」[57]

國內政策[编辑]

哈梅內伊佇立在兩伊戰爭時期的伊朗軍方領導人阿里·賽義德·設拉子(Ali Sayyad Shirazi)的墓碑旁。

哈梅內伊被一些人視為國家保守當權勢力的領銜人物[3]。他是所有武裝部隊的總司令,有權任命司法機關、國營電台及電視台的首長[59][60][61]

在2005年的總統大選前,哈梅內伊形容教士梅斯巴·亞茲迪(Mesbah Yazdi)是伊朗最可靠的思想家之一,但據稱哈梅內伊「最近關注梅斯巴·亞茲迪的政治野心」[62]。梅斯巴·亞茲迪是伊朗改革運動的批評者,被視為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的精神顧問[63]

2007年,哈梅內伊要求政府官員加快伊朗轉向經濟私有化的步伐。對上一次有關私有化的行動在2004年實施,當時推翻了憲法第44條,憲法第44條指伊朗的主要基礎建設應是國營[64]。哈梅內伊還提議私人所有權應在司法部轄下的法院得到保障,以保障及鼓勵私人投資[65]

另外,哈梅內伊對民用用途的核技術表示了肯定,因為「石油和天然氣儲備總會耗盡的」[66][67]

2008年4月30日,哈梅內伊支持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的經濟政策,他指西方比伊朗面對著更嚴峻的經濟問題,經濟危機由美國擴散至歐洲,而通脹亦是一個廣泛存在的問題。哈梅內伊稱該經濟危機嚴重損害了全球經濟,這在過去60年來是前所未有的,「這次危機使聯合國對環球食物短缺的狀況發出了警示,但外國媒體卻隱指現時的價格高漲及國內通脹是部分伊朗官員疏忽而造成,這當然是失實的」。他又強調,任何人沒有權利因伊朗的經濟問題而責備伊朗政府。他建議人民和政府要知足,以度過經濟難關,他又補充「你們應謹記這個偉大的民族是永不怕經濟制裁的」[68][69]

大學伊斯蘭化[编辑]

在2002年的一次演講裡,哈梅內伊突顯他不滿意高等教育及科學部部長穆斯塔法·莫因(Mostafa Moeen)的表現,因為莫因准許學生從事哈梅內伊認為是反伊斯蘭教的行為,如演奏和研習音樂、美術;到異教徒的國家旅遊;非宗教性質的野外考察。在該演講裡,哈梅內伊要求更嚴格地管制這些行為,敦促大學強制執行伊斯蘭價值[70]

科學與科技[编辑]

哈梅內伊支持伊朗科學發展,他是第一位准許進行幹細胞研究體細胞核轉移的伊斯蘭教士之一[71][72]。在2004年,哈梅內伊表示國家的進步倚靠枓學及科技領域上的投資,又認為社會對學者和科學家的重視有助於培育人才,確保國家的進步和發展[73]

少數族群[编辑]

據報導,哈梅內伊反對在伊朗首都興建一座遜尼派的清真寺。《亞洲時報》引述一名德黑蘭學生稱,前任改革派總統穆罕默德·哈塔米表示哈梅內伊沒有堅守他的競選時的承諾,允許在德黑蘭興建遜尼派清真寺[74]。導致168人喪生的裏海航空7908號班機空難發生後,哈梅內伊保持緘默,也沒有宣佈全國哀悼,這引起了伊朗基督徒,伊朗裔美國人及其他伊朗社群的憤怒[75]。與什葉派伊拉克教士穆罕默德·巴格爾·哈基姆的身亡比對,當時哈梅內伊發佈了通知,宣佈全國舉行三天哀悼[76]

國營電台及電視台[编辑]

哈梅內伊與兩伊戰爭期間喪生的烈士靈柩

哈梅內伊有權直接任命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廣播電視台及其他組織的領導人。國家控制著大多數的電台及電視新聞渠道,這些親政府的聲音經常宣揚官方的強硬措詞,不少人對國營媒體的宣傳和鼓吹表達不滿[77]

伊斯蘭法律的解釋[编辑]

作為「監護人」或最高領袖,哈梅內伊頒佈教令指「監護人」在「任何關於穆斯林及伊斯蘭教事務上」的決定是「整個民族的意志和決定」[78]

1996年末,哈梅內伊又頒佈教令指音樂教育敗壞年輕人的思想,許多音樂學校被關閉,禁止公共機構對16歲以下的少年教授音樂(私營機構不受影響)[79]。哈梅內伊又稱「不論任何年齡和任何教育程度,學校推廣音樂(包括傳統及西方音樂)不符合伊斯蘭教的信條和理念」[80]

到1999年,哈梅內伊頒佈教令允許採用捐精、捐卵和代孕的方式進行生育,這與埃及在1980年代頒佈有關輔助生殖技術的教令有所不同,該教令允許使用輔助生殖技術,但不包含第三者捐獻[81]

2000年,哈梅內伊在寫給議會的信函裡表明禁止伊朗媒體法的修訂,他指「現行的媒體法有效地防止災難,現時草擬的法案是非法的」[82]。改革派及反對派經常批評他的「絕對立法權」。部分議會成員表示憤慨,又揚言會辭職[83]

2002年,他裁定人工幹細胞研究在只制造人體部分器官的情況下在伊朗是合法和允許的[84]

哈梅內伊在同年介入對大學教授哈希姆·阿哈加里(Hashem Aghajari)的死刑判決,阿哈加里指出穆斯林應重新解讀伊斯蘭,而不應盲目追從領袖,因而被判死刑。哈梅內伊要求法院重審,後來阿哈加里被改判有期徒刑[3]

2007年7月,哈梅內伊批評伊朗的女權激進分子及《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他在女權激進分子德拉瑞姆·阿里(Delaram Ali)被判處34個月有期徒刑及鞭笞10下的兩天後稱「在我們的國家……一些激進的婦女和一些男子企圖在伊斯蘭規條裡大造文章,以期貼合與婦女相關的國際公約」,「這是不正確的」[85]

關於婦女的著裝要求,哈梅內伊稱婦女有義務穿著「希賈布」(穆斯林婦女穿戴的面紗和頭巾)[86]

哈梅內伊指出「同性戀是現今西方世界面對的主要問題,他們卻往往忽視它,而事實上同性戀是西方知識份子的重大、痛苦和找不到解決方案的難題」[87]

在哈梅內伊的示意下,伊朗警方在2007年發動「公共治安計劃」,逮捕了數十名「惡棍」以提升公共治安。這些被捕的「惡棍」在鄰居和鏡頭面前被毆打,又被迫在頸部懸掛衛生間使用的貯水皿[88]

選舉[编辑]

哈梅內伊對憲法監督委員會的半數成員俱有影響力,憲法監督委員會負責批准或註銷專家會議、總統及議會的參選資格。2004年2月,憲法監督委員會取消了逾千名候選人的資格,當中包括80名現任候選人(包括副議長)、許多議會的改革派議員以及2004年伊朗議會選舉當中伊斯蘭參與陣線黨的所有參選人,結果保守派贏得議會70%的議席。是次議會選舉是伊朗政治變革路途上的轉捩點,意味著1997年5月穆罕默德·哈塔米當選總統以來落實的政治和社會改革將會終止[89]

在2005年的總統選舉,哈梅內伊的發言強調反貪污腐敗及篤信伊斯蘭革命理念的重要性,而且對工程研究人員的智慧和活力流露出重視,這被外界解讀為對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的微妙崇拜(艾哈邁迪內賈德擁有交通工程的博士學位)[29]。在總統選舉結束後,哈梅內伊毫不掩飾他對艾哈邁迪內賈德的支持,「公開為他辯解的程度超越」其對改革派總統哈塔米。哈梅內伊對2009年總統選舉的結果作出了證實[29]

哈梅內伊對於被形容為伊朗伊斯蘭共和國「近30年來最大型的民主抗爭」的伊朗綠色革命持堅定的反對立場。他表明不會重新審議點票結果,也不會對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的當選質疑產生的公眾壓力而屈服[90],他說「奉真主阿拉之名,總統選舉得到確切地舉行,目前的一切都應是合法的」[91]。在同年6月19日的一次公共場合裡,哈梅內伊表達了他對艾哈邁迪內賈德當選的支持,並指摘英國、以色列及美國等外國勢力助長對選舉結果的抗議[92]。他指明英國是當中「最邪惡的」[93],又表明如果西方勢力干預伊朗內政,伊朗人民會以「鐵拳」回應[94]

人權[编辑]

哈梅內伊說過人權是根本的原則,隱含伊斯蘭教教義,領先西方所關注的人權達多個世紀。伊斯蘭教的人權包括生存、自由、公平對待及接受福利的權利。他批評西方勢力非議伊朗人權紀錄的行為表裡不一,西方勢力卻以經濟手段榨壓第三世界國家的人民,又支持獨裁者[95]

不過,哈梅內伊並沒有將之延伸到巴哈伊信仰的宗教自由上,他支持迫害巴哈伊信仰,又簽署了縮減巴哈伊信仰在國內外影響力的多個方案[96]。根據一封由伊朗武裝部隊指揮部主席寫給情報及國家安全部革命衛隊及警方的信件,哈梅內伊下令指揮部識別巴哈伊信仰的信徒,監視他們的活動,並要搜集信徒的所有資料[97][98]

在回應西方對伊朗侵犯人權的批評時,哈梅內伊指美國在行政上干犯了不少罪行,不適宜評論伊朗的情況[99]

與強硬派教士穆罕默德-塔基·梅斯巴-亞茲迪(Mohammad-Taqi Mesbah-Yazdi)會面時,哈梅內伊讚揚他的著作和思想具原創性、實用及正當,他表示現今較過去任何時期更需要這些思想[100]。梅斯巴-亞茲迪提倡重新重視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的價值,他是伊朗改革運動的重要反對者[101]

1992年9月17日,三名伊朗庫爾德族反對派領袖及他們的翻譯在巴林的一所米克諾斯餐廳遇刺身亡,巴林最高刑事法庭向伊朗情報部長發出國際通輯令,指伊朗情報部長策劃行剌事件,暗示哈梅內伊是行剌事件的幕後主腦之一[102]

哈梅內伊是準軍事組織巴斯基民兵的唯一和直接指揮官,他們在鎮壓2009年總統選舉引發的抗議過程當中導致許多示威者喪生[103][104][105]。海牙的國際法庭收到請願,就哈梅內伊在伊朗的屢次侵犯人權當中的角色要求調查、起訴及逮捕他[106]

因批評哈梅內伊而被起訴的人物[编辑]

在伊朗伊斯蘭共和國,侮辱最高領袖是一種罪行。被認為侮辱最高領袖的人可被逮捕及以非正式的形式進行懲罰,如被民團團員毆打,即使是哈梅內伊的家庭成員也不能豁免在外,哈梅內伊的弟弟、改革派教士哈迪·哈梅內伊(Hadi Khamenei)在「佈道時批評最高領袖的權力」,及後被忠於哈梅內伊的巴斯基民兵「痛打」[29]。因「侮辱哈梅內伊」而被起訴的作家、記者及政治家包括:

外交政策[编辑]

哈梅內伊與弗拉基米爾·普京

哈梅內伊對外交政策有「直接管轄權」,「在沒有他的直接參與和許可下,他人或其他部門不得擅自決斷」。他配備有一隊獨立於總統的外交小組,成員包括「兩位前任外交部部長」,他「可在任何時候參進小組的事務」以「更正」有漏洞的決定或政策。據說他的外交方針奉行既不與西方對抗,也不與西方和解[29]

與美國的對立[编辑]

哈梅內伊被描述維持與美國和西方的一貫對立姿態,這種對立姿態在他的講話裡不論議題涉及外交、農業或教育都體現出來。他曾經表示自從美國「嘗試建立全球霸權,並以支配其他國家及踐踏他們的權利的方式來追求自身的利益」,伊朗和美國之間的「衝突和對抗」是「很自然及無可避免的」。雖然「斷絕與美國的關係是基本的政策」,「因一旦建立了關係,這等同給美國的情報人員和間諜敞開大門,讓美國滲透伊朗」,但是哈梅內伊對於未來與美國的政策仍持開放態度,他說「我們沒有表明這種斷絕的關係會永久維持下去,當與美國建立關係確實有利於伊朗民族的時候,我第一時間會認同」。不過,伊朗電視台引述他在2008年10月29日對伊朗學生的講話稱「伊朗人對美國的憎惡根探締固,原因是美國政府在過去50年炮制了多次針對伊朗及伊朗人陰謀,他們不僅沒有就他們的行為道歉,並且一如既往地持續那些可惡的行徑」[29][114]

2006年6月4日,哈梅內伊稱如果伊朗遭到美國襲擊,伊朗會襲擾波斯灣地區的能源輸送(全世界約20%的石油日常供應都會由波斯灣通過霍爾姆海峽,非常接近伊朗海岸[115]),又重申伊朗不會放棄發展核能源的權利[116]

2007年9月14日,哈梅內伊預料美國總統喬治·布殊及一些美國官員終有一天會因美國主導的伊拉克戰爭而在國際刑事法庭受審[117]。他指責美國要為伊拉克發生的「無差別恐怖主義」負責[118],堅稱美國就是伊拉克的不穩定因素[119]

2009年3月21日,即美國總統巴拉克·奧巴馬史無前例地向伊朗發生外交照會後的一天,哈梅內伊稱美國的「改變」並不足夠,他又說「我們會密切注視(美國新政府)……你作出了改變,那麼我們的態度也會作出相應的改變」[120]

譴責九一一恐怖襲擊[编辑]

九一一襲擊事件發生後,哈梅內伊譴責襲擊事件及襲擊者,呼籲全世界一同譴責恐怖活動,但強烈反對動用武力入侵阿富汗[121]。他被引述稱「不論作惡者、被害者或發生的地點,對人類的大規模殺害都是大災難,這種行徑應受到譴責」[121]

以巴衝突[编辑]

哈梅內伊堅決反對以色列錫安主義,他在2001年作出了著名的評論:「這個癌腫瘤般的國家(以色列)應當要被切除」,「任何人都不能容忍由一幫來自倫敦、華盛頓和莫斯科的惡棍支配巴勒斯坦人」。在同一場合,他又表示「巴勒斯坦難民應該返回故鄉,穆斯林基督徒猶太人都可為籌組政府作出決定,但不包括以色列猶太人[122]

據反政府更替積極分子阿巴斯·埃達拉所說,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在2005年提及錫安主義應「從世界版圖上移除」,哈梅內伊繼而補充「伊斯蘭共和國沒有威脅過任何國家,以後也不會這樣做」[123]。另外,哈梅內伊在外交政策方面的主要顧問阿里·阿克巴爾·韋拉亞提(Ali Akbar Velayati)拒絕參與納粹大屠殺會議。韋拉亞提稱納粹大屠殺是種族清洗而且是史實,明顯跟艾哈邁迪內賈德的說法不同[124]

哈梅內伊在2008年9月19日的星期五禮拜的佈道當中表示「說我們是以色列人的朋友是錯誤、不合理、無根據和瞎扯的」,指「這沒有任何議論的空間」[125]。這番言論用以回應早前負責旅遊事務的副總統埃斯凡迪亞爾·拉希姆·馬沙稱錫安主義國家是伊朗的敵人,但以色列人不是伊朗的敵人[126]

2009年9月,哈梅內伊再被引述稱「名為錫安主義的癌細胞正在侵蝕伊斯蘭民族的眾生」[127]

個人生活[编辑]

哈梅內伊育有六名子女[128],其中長子穆杰塔巴·哈梅內伊(Mojtaba Khamenei)目前掌管巴斯基民兵[129],據稱他是09年总统选举骚乱的幕后中心人物[130]

雖然哈梅內伊在一眾資深的教士當中不算年長,但他的健康狀況仍備受關注。2007年1月,由於哈梅內伊數周以來都沒有在公眾場合露面,也沒有出席古爾邦節的慶典(他通常會出席),有謠傳稱他正處於病危,甚至已經身故。哈梅內伊隨即發表聲明稱「伊斯蘭的敵人憑空編造了一些關於健康及死亡的謠言,試圖打擊伊朗民族」。不過,據作家侯曼·馬吉德(Hooman Majd)所說,與該聲明一同發放的照片中,哈梅內伊「顯得虛弱」[131]

註腳[编辑]

  1. ^ Others 1992. Islam-pure.de. [2011-04-22] (英文). 
  2. ^ 2.0 2.1 The Office of the Supreme Leader, Sayyid Ali Khamenei. Leader.ir. [April 22, 2011] (英文). 
  3. ^ 3.0 3.1 3.2 3.3 3.4 Profile: Ayatollah Ali Khamenei. BBC News. 17-06-2009 [April 22, 2011] (英文). 
  4. ^ Iran. State.gov. 23-07-2010 [April 22, 2011] (英文). 
  5. ^ Akbar Ganji. The Latter-Day Sultan: Power and Politics in Iran. Foreign Affairs. 2008.11-12 (英文). 
  6. ^ Protests present biggest challenge yet for Iran's supreme leader. Associated Press. 16-06-2010 [April 22, 2011] (英文). 
  7. ^ Supreme Leader’s Speech at Endorsement Ceremony. khamenei.ir. 03-08-2009 [April 22, 2011] (英文). 
  8. ^ Maziar Bahari. How Ayatollah Khamenei Keeps Control. Newsweek. 06-04-2007 [April 22, 2011] (英文). 
  9. ^ Ali Khamenei,第129頁
  10. ^ Robin B. Wright. The Last Great Revolution: Turmoil and Transformation in Iran. Random House. 2001年. ISBN 0375706305 (英文). 
  11. ^ Svante E. Cornell. Iran and the Caucasus: The Triumph of Pragmatism over Ideology. Centre for World Dialogue. [April 22, 2011] (英文). 
  12. ^ Azeris unhappy at being butt of national jokes. IRIN. 25-05-2006 [April 22, 2011] (英文). 
  13. ^ Iason Athanasiadis. Foreign plots and cockroaches in Iran. Atimes.com. 08-06-2006 [April 22, 2011] (英文). 
  14. ^ Mahan Abedin. Iran at sea over Azerbaijan. Atimes.com. 28-09-2004 [April 22, 2011] (英文). 
  15. ^ Hooman Majd. Change Comes to Iran. 19-02-2009 [April 22, 2011] (英文). 
  16. ^ 16.0 16.1 Historic Personalities of Iran: Ayatollah Seyed Ali Khamenei. Iranchamber.com. [April 22, 2011] (英文). 
  17. ^ Yossi Melman、Meir Javedanfar. The Nuclear Sphinx of Tehran. Basic Books. 2008年: 第146頁. ISBN 0786721065 (英文). 
  18. ^ Ali Khamenei,第68頁
  19. ^ Kaveh Basmenji. Tehran blues: how Iranian youth rebelled against Iran's founding fathers. Saqi. 2005年: 第197頁. ISBN 0863565824 (英文). 
  20. ^ Khamenei sermon in Arabic. Irannegah.com. [April 22, 2011]. 
  21. ^ Mark Weston. Prophets and princes: Saudi Arabia from Muhammad to the present. John Wiley and Sons. 2008年: 第361頁. ISBN 0470182571 (英文). 
  22. ^ Khamenei speaking Azeri about poetry. [April 22, 2011]. 
  23. ^ The History of Palestine and Its Occupation. Khamenei.ir. 04-03-2008 [April 22, 2011] (英文). 
  24. ^ Iqbal, the Poet-Philosopher of Islamic Resurgence. khamenei.de. [April 22, 2011] (英文). 
  25. ^ John McCormick. Comparative Politics in Transition. Cengage Learning. 2009年: 第518頁. ISBN 049556852X (英文). 
  26. ^ 26.0 26.1 Manouchehr Ganji. Defying the Iranian revolution: from a minister to the Shah to a leader of resistance.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2年: 第82頁. ISBN 0275971872. 
  27. ^ 27.0 27.1 27.2 27.3 Vali Nasr. Meet 'The Decider' of Tehran. It's Not the Hothead You Expect.. Washington Post. 09-12-2007 [April 23, 2011]. 
  28. ^ Ali Khamenei,第94頁
  29. ^ 29.0 29.1 29.2 29.3 29.4 29.5 29.6 29.7 29.8 29.9 Reading Khamenei by Karmin Sadjadpour. [April 23, 2011]. 
  30. ^ Nikki R. Keddie. Iran and the surrounding world: interactions in culture and cultural politics.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 2002年: 第309–310頁. ISBN 0295982063 (英文). 
  31. ^ History of Iran: Iran after the victory of 1979's Revolution. Iranchamber.com. [April 24, 2011]. 
  32. ^ Efraim Karsh. The Iran-Iraq War 1980-1988. Osprey Publishing. 2002年: 第41頁. ISBN 1841763713 (英文). 
  33. ^ H. W. Wilson Co. Current biography yearbook 第48卷. H. W. Wilson Co. 1988年: 第310頁 (英文). 
  34. ^ Roger East、Richard Thomas. Profiles of people in power: the world's government leaders. Routledge. 2003年: 第236–237頁. ISBN 185743126X (英文). 
  35. ^ John L. Esposito. Islam and politics. Syracuse University Press. 1998年: 第221頁. ISBN 0815627742 (英文). 
  36. ^ Sofia A. Koutlaki. Among the Iranians: A Guide to Iran's Culture and Customs. Intercultural Press. 2010年: 第9頁. ISBN 1931930902 (英文). 
  37. ^ 37.0 37.1 37.2 Ervand Abrahamian. Who's in Charge?. iran-bulletin.org. 06-11-2008 [April 27, 2011] (英文). 
  38. ^ The Ayatollah Begs to Differ : The Paradox of Modern Iran,第56頁
  39. ^ The Ayatollah Begs to Differ : The Paradox of Modern Iran,第59頁
  40. ^ Grand Ayatollah Montazeri's Fatwa. Frontline. 12-07-2009 [April 27, 2011] (英文). 
  41. ^ Bill Samii. Analysis: Iran's Theological Community Contends With Changing World. Radio Free Europe. 16-09-2004 [April 27, 2011] (英文). 
  42. ^ Hamid Dabashi. Theology of discontent: the ideological foundation of the Islamic Revolution in Iran. Transaction Publishers. 2006年: 第xxii頁. ISBN 1412805163 (英文). 
  43. ^ 43.0 43.1 Grand Ayatollah Ali Khamenei. Globalsecurity.org. [April 28, 2011] (英文). 
  44. ^ Ali Khamenei,第103頁
  45. ^ Reza Afshari. Human rights in Iran: the abuse of cultural relativism.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ess. 2001年: 第226頁. ISBN 081223605X (英文). 
  46. ^ Robin B. Wright. Dreams and Shadows : the Future of the Middle East. Penguin Press. 2009年: 第292頁. ISBN 0143114891. 
  47. ^ Kaveh L Afrasiabi. An Iran option the US prefers to ignore. Asia Times Online. 17-03-2006 [April 28, 2011] (英文). 
  48. ^ Factbox: Timeline Of The Iranian Nuclear Dispute. Radio Free Europe. 11-08-2005 [April 28, 2011] (英文). 
  49. ^ Eric H. Arnett. Nuclear weapons after the comprehensive test ban: implications for modernization and prolifera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6年: 第58頁 (英文). 
  50. ^ Spotlight on Press Tyrants: CPJ Names Ten Worst Enemies of the Press. 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 03-05-2000 [April 29, 2011] (英文). 
  51. ^ Azadeh Moaveni. The TIME 100. Time. 03-05-2007 [April 29, 2011] (英文). 
  52. ^ ادوار نيوز. [April 29, 2011] (波斯文).  已忽略文本“شکنجه دکتر زیدآبادی غیرقابل انکار است/ توضیحات ادوارنیوز در مورد گزارش کذب صداوسیما ” (帮助)
  53. ^ ‭BBC ‮فارسی‬ - ‮ايران‬ - ‮'محروم کردن زندانی از درمان پزشکی، شکنجه است'‬. Bbc.co.uk. [2010-08-21] (波斯文). 
  54. ^ شکنجه اکبر گنجی در بیمارستان، گزارش سازمان عفو بین الملل. gooya news. [April 29, 2011] (波斯文). 
  55. ^ Sadeq Saba. Iran journalist jailed for 23 months. BBC News. 29-04-2002 [April 29, 2011] (英文). 
  56. ^ 56.0 56.1 قانون مطبوعات. irna.ir. [April 29, 2011] (波斯文). 
  57. ^ 57.0 57.1 57.2 57.3 Associated Press. 'Investigate if Khamenei fit to rule'. Jerusalem Post. 14-08-2009 [April 30, 2011] (英文). 
  58. ^ 58.0 58.1 Robert F. Worth、Nazila Fathi. Clerics’ Call for Removal Challenges Iran Leader. The New York Times. 16-08-2009 [April 30, 2011] (英文). 
  59. ^ Anthony H. Cordesman. Iran's military forces in transition: conventional threats and 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1999年: 第34頁. ISBN 0275965295 (英文). 
  60. ^ Adrian Karatnycky. Freedom in the World: The Annual Survey of Political Rights and Civil Liberties. Transaction Publishers. 2002年: 第301頁. ISBN 076580977X (英文). 
  61. ^ Karen Judson. Religion and Government: Should They Mix?. Marshall Cavendish. 2009年: 第106頁. ISBN 0761442359 (英文). 
  62. ^ Mehdi Khalaji. The Significance of Iran's December Elections. Google doc. 11-12-2006 [April 30, 2011] (英文). 
  63. ^ N. S. Sisodia、Ashok K. Behuria、Institute for Defence Studies and Analyses. West Asia in turmoil: implications for global security. Academic Foundation. 2007年: 第135頁. ISBN 8171886264. 
  64. ^ Iran To Privatise State Telecoms Firm - TV. Dalje.com. 14-06-2007 [April 30, 2011] (英文). 
  65. ^ Payvand News. Iran: Supreme Leader calls for acceleration of privatization program. Payvand. 19-02-2007 [April 30, 2011] (英文). 
  66. ^ VOA News. Khamenei: Iran's Nuclear Program Important to Nation's Future. voanews.com. 18-02-2007 [April 30, 2011] (英文). 
  67. ^ Parisa Hafezi. Iran says will not halt uranium enrichment. Reuters. 18-02-2007 [April 30, 2011] (英文). 
  68. ^ Zahra Hosseinian. Iran leader defends government handling of economy. Reuters. 30-04-2008 [May 01, 2011] (英文). 
  69. ^ Tehran Times Political Desk. Iranians turn threats into opportunities: Leader. Tehran Times. 01-05-2008 [May 01, 2011] (英文). 
  70. ^ Ali Khamenei - The Sick Irani Leader. Youtube. [May 01, 2011]. 
  71. ^ Anne Barnard. Iran looks to science as source of pride. Boston.com. 22-08-2006 [May 01, 2011] (英文). 
  72. ^ Yossi Melman、Meir Javedanfar. The Nuclear Sphinx of Tehran. Basic Books. 2008年: 第148頁. ISBN 0786721065 (英文). 
  73. ^ Students, Scientific Olympiad Winners Meet the Leader. khamenei.ir. 31-10-2004 [May 01, 2011] (英文). 
  74. ^ Syed Saleem Shahzad. Iran's unsung rebellion. Asia Times. 17-12-2002 [May 01, 2011] (英文). 
  75. ^ ارامنه ایران سوگوار ، معترض و مطالبه گر. iranahayer.com. 21-07-2009 [May 01, 2011] (波斯文). 
  76. ^ Jim Muir. Iran mourns Shia leader. 30-08-2003 [May 01, 2011] (英文). 
  77. ^ Iranian views: 'Critical times'. BBC News. 25-06-2009 [May 01, 2011] (英文). 
  78. ^ احکام تقليد - ولايت فقيه و حکم حاکم. khamenei.ir. [May 01, 2011] (波斯文). 
  79. ^ Shahrokh Yadegari. Introduction to Persian Traditional Music. internews.org. [May 01, 2011] (英文). 
  80. ^ Fatwas from Leader's Office in Qom. islam-pure.de. [May 01, 2011] (英文). 
  81. ^ Marcia C. Inhorn. Fatwas and ARTs: IVF and Gamete Donation in Sunni v. Shia Islam Read more: http://vlex.com/vid/fatwas-ivf-gamete-sunni-shia-islam-418643#ixzz1L8NFmEKk. The Journal of Gender. 2006年.1月 (英文). 
  82. ^ Punch-up over press law. BBC News. 06-08-2000 [May 01, 2011] (英文). 
  83. ^ Geneive Abdo. Supreme Leader Backs Conservatives, Angering Parliament Refomers : Ayatollah Kills Effort To Remove Press Curbs. NYTimes.com. 07-08-2000 [May 01, 2011] (英文). 
  84. ^ Megan Meyer. Stem Cell Research Is Consistent With Shiite Islam. Muslim Voices. 09-12-2009 [May 02, 2011] (英文). 
  85. ^ Omid Memarian. Dark Days for Women. ipsnews.net. 09-07-2007 [May 02, 2011] (英文). 
  86. ^ Terence P. Jeffrey. Iran's Ayatollah: West Abuses Women, Islam Honors Them. CNSNews.com. 14-01-2008 [May 02, 2011] (英文). 
  87. ^ بيانات رهبر معظم انقلاب اسلامى‏ در ديدار گروه كثيرى از زنان نخبه‏ در آستانه‏ى سالروز ميلاد حضرت زهراى اطهر. khamenei.ir. [May 02, 2011] (波斯文). 
  88. ^ Michelle Malkin. The human rights outrage in Iran…and a challenge to Rosie O’Donnell and her ilk Update: The NYTimes backs away. Michelle Malki. 25-06-2007 [May 02, 2011] (英文). 
  89. ^ Mark Gasiorowski. Strategic Insights - Iranian Politics After the 2004 Parliamentary Election.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Conflict. 06-2004 [May 02, 2011] (英文). 
  90. ^ LA Times. Iran top leader digs in heels on election. kodoom.com. 24-06-2009 [May 02, 2011]. 
  91. ^ Supreme Leader Urges Mousavi to Proceed Through Legal Channels. khamenei.ir. 14-06-2009 [May 02, 2011] (英文). 
  92. ^ Timeline: 2009 Iran presidential elections. CNN World. 16-06-2009 [May 02, 2011] (英文). 
  93. ^ UK investigates Iran charge claim. BBC News. 04-07-2009 [May 02, 2011] (英文). 
  94. ^ Iran's Supreme Leader Blasts Alleged 'Western Meddling' in Iran. voanews.com. 06-07-2009 [May 02, 2011] (英文). 
  95. ^ Supreme Leader of World. labbaik.ir. [May 02, 2011] (英文). 
  96. ^ Brian J. Grim、Roger Finke. The Price of Freedom Denied: Religious Persecution and Conflict in the 21st Centur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0年: 第157頁. ISBN 0521146836 (英文). 
  97. ^ Golnaz Esfandiari. Iran: UN, U.S. Concerned Over Situation Of Baha'is. globalsecurity.org. [May 03, 2011] (英文). 
  98. ^ Asma Jahangir. Special Rapporteur on Freedom of Religion of Belief concerned about treatment of followers of Bahá'í Faith in Iran. Office of the 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 20-03-2006 [May 03, 2011] (英文). 
  99. ^ Irán: advertencia con petróleo. BBC Mundo. 04-06-2006 [May 03, 2011] (西班牙文). 
  100. ^ انتشار فیلم دیدار مقام معظم رهبری از منزل آیت الله مصباح. alef.ir. [May 03, 2011] (波斯文). 
  101. ^ Henry Newman. Clash of the Clerics - Iran's ayatollahs fight over the future of the Islamic republic. Slate Magazine. 24-06-2009 [May 03, 2011] (英文). 
  102. ^ Roya Hakakian. The End of the Dispensable Iranian. Spiegel Online. 04-10-2007 [May 03, 2011] (英文). 
  103. ^ Hossein Aryan. Iran's Basij Force -- The Mainstay Of Domestic Security. Radio Free Europe. 07-12-2008 [May 03, 2011]. 
  104. ^ Samira Simone. Feared Basij militia has deep history in Iranian conflict. CNN.com. 22-06-2009 [May 03, 2011] (英文). 
  105. ^ Woman Shot Dead in KareKar Ave. webcitation.org. 20-06-2009 [May 03, 2011] (英文). 
  106. ^ Petition to investigate crimes committed by Ali Khamenei, and to issue a warrant for his arrest. eyeranians.co. 21-06-2009 [May 03, 2011] (英文). 
  107. ^ Iranian Journalist Challenges Supreme Leader. payvand.com. 14-04-2007 [May 04, 2011] (英文). 
  108. ^ Sadegh Saba. Iran hardliners target Khatami ally. BBC News. 11-10-1999 [May 04, 2011] (英文). 
  109. ^ Iran weblogger jailed for 'insulting' supreme leader. iranfocus.com. 06-06-2005 [May 04, 2011] (英文). 
  110. ^ Wife 'Has No News' Of Jailed Iranian Filmmaker's Condition. payvand.com. 14-12-2010 [May 04, 2011] (英文). 
  111. ^ Prominent Iranian Journalist Isa Saharkhiz Jailed For Three Years. payvand.com. 29-09-2010 [May 04, 2011] (英文). 
  112. ^ AI - UA: Mohsen Sazegara arrested after publishing an article on his website calling for "a profound change of the constitution" at risk of torture or ill-treatment. sazegara.net. 02-09-2003 [May 04, 2011] (英文). 
  113. ^ Judiciary tries to jail dissident Akbar Ganji again. IFEX. 09-06-2005 [May 04, 2011] (英文). 
  114. ^ Khamenei: "The Iranian People's Hatred for America Is Profound"; Larijani: America Should Beware of Our Martyrdom-Seekers. memri.org. 30-10-2008 [May 04, 2011] (英文). 
  115. ^ Iran Will Close Strait of Hormuz If Attacked, Fars Reports. LiveLeak.com. 06-07-2008 [May 04, 2011] (英文). 
  116. ^ Tehran warns of fuel disruptions. Jihad Watch. 04-06-2006 [May 04, 2011] (英文). 
  117. ^ Nasser Karimi. Iran Leader: Bush Will Be Tried. washingtonpost.com. 14-09-2007 [May 04, 2011] (英文). 
  118. ^ Imam Khamenei: US trying to save Israel. LiveLeak.com. 13-10-2007 [May 04, 2011] (英文). 
  119. ^ Iran's Khamenei calls for Iraqi government formation. The Express Tribune. 18-10-2010 [May 04, 2011] (英文). 
  120. ^ Iran sees no change in U.S. policy: Khamenei. Reuters. 21-03-2009 [May 04, 2011] (英文). 
  121. ^ 121.0 121.1 Jim Muir. Iran condemns attacks on US. BBC News. 17-09-2001 [May 04, 2011] (英文). 
  122. ^ Iran leader urges destruction of 'cancerous' Israel. CNN.com. 15-12-2000 [May 04, 2011] (英文). 
  123. ^ Abbas Edalat. The US can learn from this example of mutual respect. The Guardian. 05-04-2007 [May 04, 2011] (英文). 
  124. ^ Bernard Guetta. Ali Akbar Velayati, Advisor To The Leader: “Everything is negotiable”. Iran Press Service. 14-02-2007 [May 04, 2011] (英文). 
  125. ^ Ramin Mostaghim、Borzou Daragahi. Iran leader talks tough on Israel. Los Angeles Times. 20-09-2008 [May 04, 2011] (英文). 
  126. ^ Dudi Cohen. Iranian VP: We are friends of the nation in Israel. YnetNews. 19-07-2008 [April 17, 2011] (英文). 
  127. ^ Iran's Supreme Leader Ayatollah Ali Khamenei blasts Israel in sermon. Times Online. 20-09-2009 [May 04, 2011] (英文). 
  128. ^ Ayatollah Khamenei. nndb.com. [May 04, 2011] (英文). 
  129. ^ Julian Borger. Iran Khamenei's son takes control of Iran's anti-protest militia. guardian.co.uk. 08-07-2009 [May 04, 2011] (英文). 
  130. ^ Julian Borger. Mojtaba Khamenei: gatekeeper to Iran's supreme leader. The Guardian. 22-06-2009 [May 04, 2011] (英文). 
  131. ^ The Ayatollah Begs to Differ : The Paradox of Modern Iran,第61頁

參考文獻[编辑]

  • John Murphy. Ali Khamenei. Infobase Publishing. 2007年: 第129頁. ISBN 0791095177 (英文). 
  • Hooman Majd. The Ayatollah Begs to Differ : The Paradox of Modern Iran. Random House Inc. 2009年. ISBN 0767928016 (英文). 

外部連結[编辑]

參見[编辑]


官衔
前任:
霍梅尼
伊朗最高领袖
1989年至今
现任
前任:
穆罕默德·阿里·拉贾伊
伊朗總統
1981年-1989年
繼任:
拉夫桑賈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