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友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陈友仁

陈友仁Eugene Chen,1878年-1944年)是一位出生在海外,不懂也不会说一句中文的中华民国外交部长,更是一位著名的左派铁腕人物,他一生最著名的事蹟是在1927年担任武汉国民政府的外交部长时,依靠强硬的外交手段,几经交涉,收复了汉口英租界九江英租界,创造了弱国取得外交胜利的神话。

生平[编辑]

Chen Youren3.jpg

加勒比:成功的华人律师[编辑]

陈友仁,原籍广东顺德,父母是客家人。[1]1878年生于加勒比海英国殖民地特立尼达(時华侨通称为千里达圣费尔南多镇一个华侨家庭。父亲曾参加太平军太平天国失败后被迫離開中國,从香港一路逃到万里之外的特立尼达,在当地经营零售店,小有积蓄。陈友仁从小接英国教育,日常在家中只操英語[1]1898年,毕业于西班牙港的圣玛丽学院。毕业后,他成为特立尼达第一位华人律师,开设自己的律师事务所,不久在当地华人印度人客户中赢得了声誉,取得可观收入和社会地位,成为当地著名成功人士。陈友仁对于商业经营也颇有眼光,他投资于几个可可种植园,还购买了油田。不过,陈友仁并不满足于特立尼达狭小天地,他习惯于每年到英国伦敦去度假一次。在伦敦,陈友仁结识了许多中国留学生朋友。

北京:英文报纸的主编[编辑]

1911年秋天,中国辛亥革命成功消息传到伦敦,正在那里度假的陈友仁和他的两位华人朋友——伍连德和菲利普·陶听到这个消息后兴奋不已,决定立刻回国效力。陈友仁原本准备先回家安顿好再回中国,后来担心一旦回家,必为情所困,无法成行,于是只发一封电报回家,便匆忙取道西伯利亚铁路来到中国。回国后,陈友仁在北京袁世凯政府的交通部担任法律顾问。1914年,他辞职离开交通部,但继续留在北京,自己创办一份英文报纸——《京报》(Peking Gazette)擔任總編輯,鼓吹革命,言論激進,一度被袁世凱通緝。[1]经常发表与政府不同的意见。1917年5月19日[2],陈友仁因发表批评段祺瑞文章《出卖中国》以妨碍公务罪被捕入狱四个月,报纸也被查封。此案最后导致总统黎元洪罢免段祺瑞的国务总理职务。

广州:孙中山的英文秘书和外交顾问[编辑]

陈友仁出狱后立即南下广州,任孙中山英文秘书及外交顾问。这是他一生作出又一项重大决定。当时孙中山实力很弱,只在广东一个省得到靠不住的支持。陈友仁立刻取得孙中山赏识,孙评价说,中国只有三个半精通英文者:一个是辜鸿铭,一个是伍朝枢,另一个就是陈友仁。1919年,陈友仁曾代表广东军政府参加巴黎和会

陈友仁从巴黎回国时,孙已经被排挤出广州,躲在上海法租界莫里哀路寓所内埋头写《建国方略》。虽然孙受到严重挫折,陈友仁还是决心继续支持孙。陈友仁也在上海办了一份报纸,并变卖了在特立尼达的全部产业来资助孙的事业。

这时,政坛失意的孙中山考虑得到一个可靠外援,正在这时,苏俄开始与孙中山接触。1922年,陈友仁作为孙的外交顾问,参与了与苏俄特使越飞上海的会谈。1923年初,孙政坛失意的共同公报发表后,孙回到广州,重组政府,自任大元帅。1924年,陈友仁到廣州擔任孫的英文秘書,很受孫器重,旋被任命為担任大元帅府航空局长,并与孙的苏联顾问鲍罗廷建立非同寻常的私人关系。

1924年11月,冯玉祥控制北京后,邀请孙北上,陈友仁也随同前往。1925年孙在北京逝世前,陈友仁代为起草《致苏联遗书》。孙死后,他留在北京,创办英文《民报》。这一次办报,他又因为抨击张作霖而被捕四个月。[1]

出狱以后,陈友仁回到广州。1926年3月,陈友仁接替胡汉民出任国民政府外交部长。他一上台,就大力支持当时省港大罢工,迫使港英当局妥协。

武汉:大革命时代的铁腕外交部长[编辑]

江汉关大楼

1926年12月10日,第一批广州国民政府官员(以左派为主),包括四位部长:徐谦司法部长)、陈友仁(外交部长)、宋子文财政部长)、孙科交通部长)以及鲍罗廷和宋庆龄一同经江西抵达武昌,组成临时联席会议。12月31日,另一批国民政府官员(以右派为主),包括国民政府代主席谭延闿、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会代主席张静江,以及另外几位部长,到达蒋介石司令部所在地江西南昌,留在那里成立临时中央会议。1927年1月1日,左派联席会议宣布国民政府迁都武汉三镇,政府设在汉口南洋大楼。两派之间裂痕日益扩大。

在武汉左派中,陈友仁更被认为是一名坚定亲苏亲共极左人物。他刚到武汉,就与英国驻华公使蓝普森进行第一次外交谈判。务实的英国人考虑到国民政府在长江流域的实力增加,准备承认这个革命政府,条件是在新条约签订之前,必须接受过去中英两国之间签订的条约。陈友仁拒绝接受这一条件,谈判于1926年12月17日破裂。但陈友仁认识到外交承认重要性,要求蓝普森与他合作,假装会谈只是临时中断。

不久,局势超常规发展把陈友仁推到他一生事业巅峰。早在1926年11月国民革命军占领武汉三镇不久,当地工人运动高涨起来,持续不断的罢工风潮席卷各个行业。苏联顾问鲍罗廷频繁演讲,积极推动反帝,尤其是反英运动。1927年1月3日,在汉口英租界边界处的江汉关大楼前,发生了中国示威群众与英国海军陆战队之间流血冲突。陈友仁立刻向英国提出抗议,要求英国撤走海军陆战队和义勇队。1月4日,数万群众冲入汉口英租界包围巡捕房。1月5日,汉口英国侨民全部撤退到军舰上,英租界由中国军警进驻。1月6日,较小的九江英租界也同样受到冲击。陈友仁一面主持“汉口英租界临时管理管理委员会”,恢复界内秩序;一面与英方先后进行16次谈判。英国方面起初要求恢复这两个租界原状,陈友仁指出,只能以新的形势为谈判依据,否则必将引起“较现在更险恶之局势”。1月27日,英国政府送交备忘录,表示如果国民政府以谈判方式解决在华租界问题,英方将承认国民政府大部分外交要求。最后双方终于在2月19日和2月20日,分别签订收回汉口英租界之协定收回九江英租界之协定[1]由于其成功的铁腕外交、以及精通西方法典,陈友仁获得巨大声誉。当时中国最大报纸——上海《申报》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革命外交家陈友仁的名字,有人甚至称武汉政府为“陈友仁时代”。

陈友仁是一名坚定的左派分子,性情耿直,愛國摯深。[1]1927年4月,蒋介石在南京成立政府,宣布清共,陈友仁与宋庆龄联名发表《讨蒋通电》。武汉左派政府受到蒋的海上封锁,又要应付大罢工带来的财政困难,自身生存也出现问题。于是在7月,汪精卫在武汉也宣布分共,陈友仁是会上唯一的反对派。(宋庆龄未参加,已经上了庐山.)

这时,考虑到苏联顾问鲍罗廷处境已经相当危险,7月27日下午,陈友仁派自己的两个儿子(陈丕士和陈依范)护送鮑羅廷逃亡回到苏联,他们选择一条极其艰苦但相对来说比较安全的线路:从陆路经郑州洛阳平凉宁夏城,然后穿过戈壁沙漠,到达库伦,10月6日安全抵达莫斯科

1927年宋庆龄陈友仁在莫斯科

莫斯科[编辑]

1927年8月,陈友仁和宋庆龄一起从上海秘密乘船去苏联。他们在莫斯科发表批评蒋介石、汪精卫的联合宣言。不过,由于未能得到斯大林的实际帮助,不久陈友仁失望地离开苏联,前往法国

10月21日,上海的主要报纸刊载评论,猜测宋庆龄日前出国到苏联,是与陈友仁“私奔”,二人准备结婚。(二人的配偶都去世不久)当然这是一个未经证实的谣言,不过对于宋庆龄的政治生命却具有极大的杀伤力,使得她消沉了许久。

流亡的日子[编辑]

1930年,陈友仁在流亡巴黎期间,与女画家张荔英结婚。那时他的原配妻子已经患癌症去世四年。张荔英是国民党元老张静江的四女儿,比陈友仁年轻三十一岁,出生在法国。这样一桩年龄悬殊的婚事,加上陈在政治上的观点与新娘的父亲南辕北辙:女婿亲苏亲共,是个流亡海外的反蒋左派人士;岳父却是蒋介石的把兄弟,立场坚定的反共右派人士,自然要引起一场不大不小的轰动。

1931年,汪精卫、孙科在广州另组政府,于是陈友仁回国,出任广州政府的外交部长。不久宁粤合作,蒋介石下野,6月1日陈友仁继续出任中央政府外交部长。但不久就因九一八事變處理問題辞职赴上海。

1933年,十九路军发动反蒋的福建事变,成立“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陈友仁又出任福州政府的外交部长。事败后,他受到通缉,再度流亡法国巴黎。

1938年,陈友仁前往香港居留。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香港沦陷,陈友仁为日军拘捕,转押上海软禁。1944年5月病逝于上海。1949年以后,陈友仁的遗骸被移葬到北京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

后代[编辑]

陈友仁和原配妻子梁玛丽共育有7名子女,存活下来的有4个:大儿子陈丕士后来是香港著名大律师,次子陈依范是出色的画家,大女儿西尔维娅成为著名舞蹈家,小女儿约莲达则是电影摄影师。孙子陈一文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顾问。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中山大學歷史系主編,《歷史大觀園》總第68期,廣州,歷史大觀園雜誌社,1991年2月1日第2期,第3頁
  2. ^ 郭廷以《中華民國史事日誌》:“昨日(1917年5月18日)英文京報刊載段祺瑞日本接洽一萬萬元借款(二千萬由日人代行整理兵工廠,八千萬請日本軍官練兵),指日本參謀次長田中義一來華,與此事有關云,本日該報主筆陳友仁被捕。”
  • 费正清:剑桥中华民国史
  • 费成康:中国租界史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