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陈嘉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陈嘉庚
Chenjiageng.JPG
别名 科次
出生 1874年10月21日(1874-10-21)
 大清帝國福建省同安县集美
逝世 1961年8月12日(86歲)
 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
墓地 福建集美鳌园
职业 企业家
知名於 华侨领袖,慈善家
父母 陈杞柏 (父)
配偶 张宝果
子女 陈爱礼(女兒)
亲属 陈敬贤 (弟)
李光前(女婿)

陳嘉庚閩南語:陳甲庚, 白話字:Tân Kah-Kiⁿ, 英文名:Tan Kah Kee,1874年10月21日-1961年8月12日),福建同安縣集美社人(现厦门集美集美街道),著名華人企業家,慈善家,革命家,閩南人,他的銷售網點遍佈東南亞各大城市以及香港上海廈門廣州等地。他同時為華僑領袖,他與東南亞的華僑為國民黨抗清革命、北伐抗日大多數資金提供者,组织「南洋華僑籌賑祖國難民總會」,動員南洋華僑踴躍捐款,購買救國公債,選送華僑司機回國,在滇緬公路運輸抗戰物資,為祖國的抗戰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只計陳嘉庚個人便捐出一百多架战斗机、一千多辆战车、百亿军火和救济粮,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出資在多山的福建興建鹰厦鐵路,成為中國第一條由民間人士出資興建的鐵路。[1]

陳嘉庚是國共內戰期間毛澤東以及蔣介石爭相拉攏的對象[2],新中國成立後,陳嘉庚曾以華僑首席代表身份參加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激烈反對毛澤東沿用「中華民國」國名,最後討論後使用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陳嘉庚在國民黨國民參政會第二次大會上提出「敵未出國土前,言和即漢奸」提案,成為近代對漢奸定義的代表,因為得到閩籍華僑勢力的支持,國民黨主戰派勢力大增,動搖者亦不敢加入投降派。陳嘉庚亦非常重視教育事業,新加坡香港廣州廈門南洋以及中國大陸很多獎學金以及學校都是陳嘉庚捐獻的。

文化遺產[编辑]

中國大陸部份

陈嘉庚在中國以及東南亞,特別在福建創辦多間學校,包括中國近代教育史上第一所華僑創辦的大學,廈門大學。廈門另一所集美大學,亦是陳嘉庚創辦的集美學校師範部發展而成。他在1950年回中国定居时,海外财力已大不如前,扩建厦集两校校舍主要靠亲友捐款支持。为了善始善终克尽教育天职义务,1955年亲自设立“新加坡、香港基金”,将他在新加坡仅有的少数资产,全部增添为教育基金,指定为集美学校经费,以及集美教育基金,集中在華人的教育事業上,希望教育能改善中國當時落後的情況。[3]

2006年,為紀念陳嘉庚倡議創辦學校,有64年歷史的廣州市第三十中學更名為陳嘉庚紀念中學。坐落在廈門市集美區嘉庚公園北門以北填海處的陳嘉庚紀念館於2008年10月21日陳嘉庚誕辰134周年之際試開館,2009年元旦對社會公眾開放。

毛澤東給予陳嘉庚「華僑旗幟,民族光輝」的評價,亦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陳嘉庚一生貢獻的評價。

香港部份

陳嘉庚亦是香港福建籍人口的領袖,因為香港是南洋華僑和中國的中轉站,在逃港潮以前福建人佔40%到近半的香港人口[4],故創立了大量的機構以及體肓會,如福建體育會,有大量南洋業務的集友銀行,大量的教育基金、集美校友会[5][6]以及獎學金等。


東南亞部份

陳嘉庚組織了一個「南洋華僑籌賑祖國難民總會」,並擔任主席,為南洋主要的華僑富豪領袖。

新加坡地鐵濱海市區線的其中一站被擬定命名為陳嘉庚地鐵站

創業歷程[编辑]

陳嘉庚生於1874年10月21日,他的父親陳杞柏早年下南洋謀生,在新加坡經營「顺安號」米店。陳嘉庚17歲也來到父親的店中學習經營管理,20歲回福建完婚,然後又在家鄉讀書一年,22歲時再次回新加坡管理米店。

1905年春天,由於米店歇業,陳嘉庚便開始自立門戶,走上了創業的道路。他首先開設了「新利川黄梨廠」(生產菠蘿罐頭),後又繼承遺產「日新公司」(生產菠蘿罐頭),僅經營了三個月便獲利豐厚。當年夏天他又開設了「謙益號」米店,不久由於看到其他華僑陳齊賢林文慶等人在橡膠業上取得了成功,便決定經營橡膠種植業。1910年代,陳嘉庚與另一企業家余東旋(亦為其好友)同樣大力發展橡膠事業,成為當時馬來亞最富有的兩位華僑。經過20年的發展,到1925年時陳嘉庚已擁有1萬5千英畝的橡膠園,是當地華僑中最大的樹膠種植者之一。同時他也開設了橡膠製造廠,生產膠鞋、輪胎等產品。陳嘉庚的產業中三大支柱為橡膠園、生膠廠和膠品製造廠。另外他還經營菠蘿罐頭、冰糖肥皂、藥品、皮革等等十餘種產業。他的銷售網點遍佈東南亞各大城市以及香港上海廈門廣州等地。1923年到1925年間是陳嘉庚公司發展的鼎盛時期,當時他擁有資產1千5百萬叻幣(新加坡貨幣,以下同),短短3年中他獲利1,070萬元左右,僱用員工數萬人,其經濟勢力稱霸整個東南亞。此外,他在香港及中國大陸擁有許多企業,譬如香港的集友銀行

到了1929年,世界各地陸續爆發農產品價格下跌,逐漸形成世界經濟大蕭條,繼而沈重打擊已經達到飽和的橡膠業;在美國汽車業減產的情況下,亦直接影響馬來西亞外銷的輪胎需求。連番出現不景氣的橡膠業,促使不少華商破產收場,當中亦包括陳嘉庚和林義順等大企業家,他們旗下的橡膠事業亦一步步倒閉,陳嘉庚當時亦面對著日本舶來品及當地橡膠業對手的強大競爭。陳嘉庚的公司在當時已累積欠下銀行債務近4百萬元,而公司資產僅2百多萬元而已,已出現資不抵債的情況。直至1934年,陳嘉庚的商業王國可謂全面收盤。

兴办教育[编辑]

新加坡南洋华侨中学主楼前的陈嘉庚塑像

尽管陈嘉庚已是称霸南洋的大实业家,但他的个人生活却十分简朴。他的个人自传中写到,“我之个人家庭,年不过数千元,逐月薪水足以抵过。在集美建一住宅,不上一万元,他无所有。”但是他极具公益心,尤其对于兴办教育,非常热心。早在1913年,他就在家乡创办小学,1918年又创办师范学校,并设立中学,附设男女小学和幼儿园。随着他的企业的兴旺发展,他又继续在集美开办水产航海学校,商业学校,农林学校,幼儿师范等,同时也设立了科学馆,图书馆和医院等,使集美成为了系统完整的学村。

陈嘉庚捐资办学的高峰是在1921年。他痛感福建文化教育的落后和人才的匮乏,便决定投资100万元创办厦门大学。所有办学费用由他一人承担,包括大学的经营费用300万元,也由他分12年支付。对于厦门大学,他付出了满腔的心血,从聘请校长和教员,到校舍的选址设计施工,他四处奔走,呕心沥血,使厦门大学成为当时中國国内的知名高校。

在新加坡,陈嘉庚对于当地华侨子女的教育也非常热心,1919年创办了规模宏大的“新加坡南洋华侨中学”,现名新加坡华侨中学,是当时南洋地区华侨的最高学府。在抗日战争结束后,他又创办水产航海学校,南侨示范和南侨女中等学校。当时有教会请陈嘉庚捐款10万元创办一所大学,陈嘉庚慨然答应,但提出要以兼设中文课程为条件。

陈嘉庚一生所捐献的教育经费,总值在1000万元以上,相当于他拥有的全部不动产。有人估计,如果他在当时买黄金,估计在1981年时的价值已达到1亿美元左右。陈嘉庚在给集美学校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教育不振则实业不兴,国民之生计日绌,……言念及此,良可悲也。吾国今处列强肘腋之下,成败存亡,千钧一发,自非急起力追,难逃天演之淘汰。鄙人所以奔走海外,茹苦含辛数十年,身家性命之利害得失,举不足撄吾念,独于兴学一事,不惜牺牲金钱,竭殚心力而为之,终日孜孜无敢逸豫者,正为此耳。”这封信件充分说明了他对于中國教育和崛起的深远见解。

投身政治[编辑]

陈嘉庚虽身处南洋,但一直心系中国,积极支持中國国内的革命活动。他结识了孙中山,在1910年加入同盟会並积极支持孙中山的革命活动。辛亥革命后,陈嘉庚担任福建“保安会”会长,筹款支援福建,稳定了当地局势。

陈嘉庚对于文化事业,也是积极支持。他支援了范长江夏衍等人主办的“国际新闻社”和《华商报》等,还汇款支持邹韬奋复办《大众生活》周刊。

1928年中國济南惨案发生后,南洋华侨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声援运动,陈嘉庚担任“山东惨祸筹赈会”主席,积极筹款救济难民,还发起抵制日货运动。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简称“南侨总会”)在新加坡成立,陈嘉庚被推选为主席。他自己带头捐款,还组织各类活动。仅1939年一年,南洋华侨就向祖国汇款3.6亿多元,从卢沟桥事变太平洋战争爆发的4年半期间,共计捐款约15亿元,极大地支援了中國国内的抗日力量。

陈嘉庚还坚持抗日到底,针对汪精卫等人的妥协方案,在国民参政会第二次大会上提出“敌未出国土前,言和即汉奸”的著名提案,对于当时重庆的主战派起着很大的鼓舞作用。

1940年,66岁的陈嘉庚还亲自率领慰劳团回中国访问,他参观了重庆延安等地,与国共两党都进行了接触。1941年,日军占领新加坡,陈嘉庚被迫辗转到印尼等地避难,由于得到华侨的掩护,得以安全地度过3年多恐怖时期。在此期间,陈嘉庚在没有任何资料可供参考的情况下,凭着惊人的记忆力,详尽地描述了自己四十多年的人生经历,既《南侨回忆录》。

1946年国共内战爆发后,陈嘉庚反对美国援助蒋介石,以南侨总会主席名义致电美国总统和国会表示抗议。并且抵制蒋介石召开的国民大会,指出蒋介石“一夫独裁,遂不惜媚外卖国以巩固地位,消灭异己,较之石敬瑭秦桧吴三桂汪精卫诸贼,有过而无不及。”

1947年,又组织“新加坡华侨各界促进祖国和平民主联合会”(简称“民联社”),积极声援民主党派关于制止内战的斗争。

1949年5月,陈嘉庚应毛泽东的邀请,回国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议,当年9月,以华侨首席代表身份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10月1日,在天安门城楼参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

1950年[7],陈嘉庚回中國定居。接著历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央华侨事务委员会委员,华东行政委员会副主席,中華全國歸國華僑聯合會主席,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政协第三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等职务。

1961年8月12日,陈嘉庚病逝于北京,享年87岁。后安葬于福建集美鳌园。他的逝世,葬禮的規格極高,由周恩來總理主持,毛澤東主席親筆題詞。

捐款[编辑]

陳嘉庚領導的南洋華僑組織「南洋華僑籌賑祖國難民總會」(簡稱南僑總會)募捐巨款,支持祖國抗戰。僅1938年和1939年兩年就募捐國幣達1.5億元,加上1937年和1940年兩年的捐款,總數近3億元。除此以外,陳嘉庚還在南洋主持勸捐購買「救國公債」的工作。

1938年,僅在馬來西亞就募購公債1500萬元,又為宋美齡任主席的重慶「難童保育會」和「寒衣募捐會」在馬來西亞向華僑募捐500多萬元。據1940年國民黨軍政部長何應欽在國民參政會上報告:「1939年軍費為18億元,同年華僑匯回祖國之款達11億元,其中捐款約佔10%,而南洋華僑捐款佔華僑捐款總數的70%」。

陳嘉庚曾經指出,按世界銀行發行紙幣的通例,1元基金可發紙幣4元,當年華僑所匯11億元的外匯,可發紙幣44億元,除交還僑眷贍家費10億元外,還有34億元可充當軍政費用。1940年3月,南僑組織的「南洋華僑回國慰問視察團」回國慰問抗戰軍民,陳嘉庚也在當月下旬,以南僑總會主席的身份回國考察和慰問。蔣介石政府因為陳嘉庚在華僑界有巨大的號召力,特別是因為陳嘉庚領導華僑籌賑作出了很大的成績,因而把歡迎他回國當作一件國家大事,動員了有關黨政軍大員歡迎陳嘉庚。

陳嘉庚獎金[编辑]

「陳嘉庚獎金」被稱為中國的諾貝爾獎,它參照諾貝爾獎評獎方法,以促進中國科技事業發展為目的。該獎主要獎勵在物質科學、生命科學、地球科學、技術科學、農業科學和醫藥科學6個領域內有突出研究成果或重大發現的中國科學家。[8]

参考文献[编辑]

註解[编辑]

书目[编辑]

  • The Memoirs of Tan Kah Kee. A.H.C Ward 等人编译. 新加坡: 新加坡大學出版社. 1994. ISBN 9971691787 (英文). 
  • Yong Chin Fatt. Tan Kah Kee: The Making of an Overseas Chinese Legend. 美國: 牛津大學出版社. 1987-03. ISBN 0195826787 (英文). 
  • 陈嘉庚. 《南侨回忆录》. 香港: 草原出版社. 1979 (中文(香港)‎). 
  • 陈嘉庚. 《南侨回忆录》. 陈共存提供,李远哲作序,改编自1993年夏新加坡版本,收录了陈嘉庚胞弟陈敬贤的28封亲笔遗书. 厦门. 1993. 闽新出(92)内书(刊)第0040号 (中文(中国大陆)‎). 
  • 陈共存. 洪永宏, 编 (编). 《陈嘉庚新传》. 新加坡: 陈嘉庚国际学会、八方文化企業公司. 2003 (中文(香港)‎). 
  • 曾讲来 (编). 《陈嘉庚研究文选》. 厦门: 厦门大学出版社. 2007 (中文(中国大陆)‎). 
  • 傅子玖. 《陈嘉庚传》. 石家庄: 花山文艺出版社. 1999 (中文(中国大陆)‎). 
  • 郑良. 《陈嘉庚》. 香港: 新潮出版社. 1952 (中文(香港)‎). 
  • Bonny Tan. Tan Kah Kee. Singapore Infopedia. 新加坡国家图书馆. 1999-01-22 [2009-07-10] (英文). 
  • C.F YONG. Tan Kah Kee An Overseas Chinese Legend. 厦门: 集美大学出版社. 2008 (中文(中国大陆)‎). 
  • 陈少斌. 《陈嘉庚研究文集》. 厦门: 厦门市集美陈嘉庚研究会. 2002 (中文(中国大陆)‎). 
  • 《陈嘉庚精神读本》. 林斯丰主编. 厦门: 厦门大学出版社. 2007 (中文(中国大陆)‎). 
  • 關國煊:《陳嘉庚小傳》。載《傳記文學》34:6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