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梦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陳夢家

陳夢家(1911年4月20日-1966年9月3日),筆名陳慢哉,祖籍浙江上虞,生於江蘇南京新月派詩人,考古學家,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中共建政后被定为右派,饱受虐待,文革初期自杀身亡。

生平[编辑]

1911年4月20日(清宣統三年三月廿二日)出生於江蘇南京,祖籍浙江上虞縣。父亲陈金镛曾长期任上海广学会编辑,生有五女、五子[1]。陳夢家自幼喜讀古詩,八岁時全家迁往上海,入聖保羅小學讀書。1920年春,隨三姊回到南京,翌年升入中學。1927年夏考入南京國立第四中山大學(后改名國立中央大學)法律系。

1928年春,陳夢家到青岛,是年冬天與聞一多認識[2]。此後师事闻一多徐志摩,成为新月派詩人。1931年1月20日,由徐志摩主編、陳夢家担负实际編輯工作的《詩刊》季刊在上海以“詩社”名义出版,撰稿人有闻一多、徐志摩、饒孟侃、林徽因、卞之琳、孫毓堂、曹葆華、方纬德、梁镇、沈祖牟等人,标志后期新月詩派的正式形成。同月,陳夢家出版第一本詩集《夢家詩集》。同年夏畢業,獲律師執照。7月,應徐志摩之邀赴上海,负责編選新月派的主要刊物《新月詩選》。

1932年1月,新月派刊物《詩刊》停辦。一二八事變爆發後,陳夢家與同學到122旅旅部參加抗日宣傳工作,寫下《哀息》、《在蕰藻浜的戰場上》等詩作。3月,應聞一多之邀到青島大學任聞的助教,並在聞一多的指導下,開始研究甲骨文。4月,將在淞滬前線所寫的詩結集為《陳夢家作詩在前線》。9月,由燕京大學宗教學院教授劉廷芳推薦,到該院學習,為院長趙紫宸所望重。1933年熱河戰役時,陳夢家再次奔赴前線。3月初,日軍佔領熱河,陳夢家返回北平。9月,到安徽蕪湖任廣益中學國文教員。1934年1月,詩集《鐵馬集》由上海開明書店出版。同月,赴北平就讀于燕京大學研究院,師從容庚攻讀古文字學[3]。1936年9月獲碩士學位,並留在中文系擔任助教。同年,與趙紫宸之女趙蘿蕤結婚[4]

1937年抗戰爆發,陳夢家由聞一多推薦,到長沙臨時大学教授國文。同年秋,赴昆明西南聯大任教。1944年赴美國芝加哥大學講授古文字學。倾心看戏评剧,认识魏喜奎筱白玉霜常香玉马金凤等明星名角。1947年夏,遊歷英、法、瑞典、丹麥、荷蘭等國。同年秋回國,繼續在清華大學任教授[5],同时担任文物陈列室主任。1952年,因全國院系調整,轉為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並兼任考古所學術委員會委員、《考古學報》編委、《考古通訊》副主編。陈梦家的稿费收入高,生活条件优越,1956年,他用《殷墟卜辞综述》的稿费在钱粮胡同买了一所房子。陈梦家为王世襄邻居,都喜爱收藏明式家具,对此两人乐此不疲,倾囊以求。[6]

陳夢家生性吝啬,不好结交朋友,人緣比较差。1950年代初,陳夢家被自己的研究助理李學勤舉報有經濟問題。1957年,發表《慎重一點“改革”漢字》和《關於漢字的前途》,不贊成廢除繁體字實行簡化字,以及實行漢字拉丁化,被定性為“章羅聯盟反對文字改革的急先鋒”,並被打爲右派。《考古學報》上連載文章被停發。陈表示:“这是‘1984’来了,这么快!”[7]妻子趙蘿蕤因受到過度刺激,導致精神分裂。1960年,由于夏鼐的关照,陳夢家開始研究“武威汉简”,完成了《武威汉简》和《汉简缀述》两书。文革期間,陳夢家強迫長跪在院裡,被人吐口水,有人还将吃剩的饭菜往他头上浇,罪證是攻擊革命烈士聞一多,“不洗澡,不換衣服,身上臭得要命”。苦心收藏的明清家具、藏书被沒收。陳夢家憤然道:“我不能再讓別人當猴子耍”。1966年8月24日服安眠藥自殺未果,同年9月3日自縊身亡(但有人怀疑是被打死後僞裝成自殺)。

家人[编辑]

妻子趙蘿蕤,為翻譯家和比較文學家,第一位翻译艾略特的长诗《荒原》的中國學者,北京大学英文系教授、系主任。1946年夏天,艾略特由英国回美探亲,7月9日晚上,艾略特邀请赵萝蕤和陈梦家在哈佛俱乐部共进晚餐,诗人即席朗诵《四个四重奏》的片段,又在赵萝蕤带去的《1909-1935年诗歌集》和《四个四重奏》二書上签名,还在扉页上题写“为赵萝蕤签署,感谢她翻译了荒原”的英文题词。

著作[编辑]

著作有《殷虛卜辭綜述》。专著有:《老子今释》(重庆商务印书馆,1945年)、《海外中国铜器图录考释第一集》(北京图书馆、商务印书馆,1946年)、《尚书通论》(商务印书馆,1957年)、《美帝国主义劫掠的我国殷周铜器集录》(科学出版社,1962年)

参考文献[编辑]

  1. ^ 陈梦家:《梦甲室存文》
  2. ^ 陈梦家《艺术家的闻一多先生》
  3. ^ 王世襄《怀念梦家》 《锦灰堆》 二卷 569页
  4. ^ 钱穆晚年《师友杂忆》曾言:“有同事陈梦家,先以新文学名。余在北平燕大兼课,梦家亦来选课,遂好上古先秦史,又治龟甲文。其夫人乃燕大有名校花,追逐有人,而独赏梦家长衫落拓有中国文学家气味,遂赋归与。”
  5. ^ 《國立西南聯合大學史料》教職員卷
  6. ^ 巫宁坤《一代才女赵萝蕤教授》一文中回忆:“他俩住在朗润园内一幢中式平房。室外花木扶疏,荷香扑鼻。室内一色明代家具,都是陈先生亲手搜集的精品,客厅里安放着萝蕤的‘斯坦威’钢琴。”2006年8月,陈子善在《文汇报》副刊发表《陈梦家的遗文》说:“一次我好奇地询问赵先生(赵萝蕤),陈梦家是国内数一数二的明式家具收藏家,有没有可能让我见识见识劫后幸存的陈梦家的珍藏?赵先生一听乐了,‘你坐的不就是明代的椅子吗?’原来赵先生客厅和书房中的摆设,差不多全是明式家具,我是‘有眼不识泰山’,闹了笑话。”
  7. ^ 巫宁坤:《燕园末日》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