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性書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陰性書寫(Écriture féminine)是一源自法國的女性主義文學理論。

此名詞首先為西蘇(Hélène Cixous) 於〈梅杜莎的嘲笑〉中所用,她主張女性必須書寫自己。而修華特(Elaine Showalter)進一步定義此為語言及文字中對女性身體及女性差異的刻寫。

陰性書寫將經驗置於語言之前,並提倡非線性、循環性的寫作,以迴避維持陽具中心的系統的論述方式。由於語言並非中立的中介,故有質疑它是表達父權的工具。陰性書寫就能是男性書寫的對立,或讓女性逃出此定局的方式。對於西蘇而言,陰性書寫並非只向女性作家開放,她相信它可以,並曾經被男性作者所使用,如詹姆斯·喬伊斯。不過,由於西蘇論及陰性書寫的本質及起源時,常將與女性身體連上關係,故亦有指男性作者有機會作陰性書寫的想法,難以與她本人對陰性書寫的定義相容。

陰性書寫於法國及其他歐洲女性主義者中發展成熟,現時於英語為母語的學者中,已被承認為女性主義文學理論中的其中一門。西蘇、 Monique Wittig 、伊利格瑞(Luce Irigaray)及克里斯特娃(Julia Kristeva)是此運動的創始者,此外亦包括其他作家,而精神分析學於九十年代初期亦開始加入。而西蘇、 Monique Wittig 、伊利格瑞及克里斯特娃四人有時會被統稱為法國女性主義者,雖然 Mary Klages 指出應稱她們為「後結構理論女性主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