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道痙攣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陰道痙攣
分類系統及外部資源
ICD-10 F52.5, N94.2
ICD-9 306.51 625.1
DiseasesDB 13701
MedlinePlus 001487
MeSH D052065

阴道痉挛是一种影响女性性行为能力的病症。可发生于各种形式的阴道插入中,包括性行为衛生棉检查,妇科检查中的阴道插入。阴道痉挛是一种耻尾肌(有时又称为PC肌)的条件反射行为。[來源請求]反射导致阴道内壁肌肉突然猛烈收缩,从而使得包括性交在内的任何阴道插入行为产生疼痛、无法完成。

阴道痉挛中的女性无法有意地控制痉挛行为。痉挛反射可以理解为眼睛在面对靠近物体时的瞬目反射行为。阴道痉挛的严重程度和发生在性交、阴道插入过程导致的疼痛程度因人而异。

阴道痉挛的体验[编辑]

对于阴道痉挛的女性来说,这种条件反射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例如:如果一名女性相信初次性交会带来疼痛的话,她可能因为自己对疼痛的自我暗示而产生阴道痉挛。当她尝试性行为时,肌肉的阵挛将产生性交疼痛。久而久之,不断的尝试将会使她对性行为产生疼痛恐惧,导致情况恶化。一般来说,即使在没有阴道痉挛和心理因素的前提下,性交也有可能会带来疼痛。

原发性阴道痉挛[编辑]

原发性的阴道痉挛多发于从未有过性经历或从未经历过无痛阴道插入的女性。一般多见于未成年人及刚超过二十岁的女性。这段时期也是西方国家的女孩初次使用卫生棉,进行插入式性行为,以及宫颈抹片检查的阶段。患有阴道痉挛的女性在尝试性行为之前都可能无法意识到她们的状况。对于女性来说,自我发现阴道痉挛是困难的。她可能认为阴道的进入是自然、轻松的,或者她根本意识不到产生这种症状的缘由。

下列少数主要因素可能导致阴道痉挛:

  • 性虐待,强奸,性虐待未遂
  • 个人没有被虐待,但通过报告或亲眼目睹了他人遭受的性或身体上的折磨
  • 早期成长环境中的家庭暴力和冲突
  • 被灌输性是不道德的、下流的、伤风败俗的等观念
  • 对性行为的恐惧,特别是大众对于初次性交造成的处女膜“破裂”的误解,或是认为初次性交时会不可避免的造成疼痛。
  • 在未达到合适的年龄时被灌输性理念或呈现暴力的性,以非正当的图画来呈现性等
  • 任何身体上的创伤
  • 普遍性的焦虑

偶尔也有认为原发性阴道痉挛具有特发性。[1]

阴道痉挛由拉蒙特(Lamont)根据症状的严重程度进行了分类。[2]他描述了阴道痉挛的四种程度:第一级阴道痉挛,患者产生骨盆底痉挛,可通过安抚控制疼痛。第二级阴道痉挛,主要来自骨盆的持续性痉挛,也可通过安抚控制。第三级阴道痉挛,患者会抬高臀部以拒绝检查。第四级阴道痉挛,最严重的痉挛级别,患者提臀,回避,贴紧双腿以避免检查。拉蒙特的对阴道痉挛的分类被延续至今,为研究人员和治疗者所共识。

继发性阴道痉挛[编辑]

继发性的阴道痉挛是指原来可以进行性行为的女性罹患阴道痉挛。可能由宫颈炎症或是在分娩时的创伤所引起,也可能是源于心理因素。继发性阴道痉挛的疗法与原发性阴道痉挛类似。然而,对于这些继发性的痉挛症状来说,早先成功的性经验可以起到快速辅助治疗的作用。

患病率[编辑]

据报道,在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环境下(摩洛哥和瑞典),阴道痉挛的患病率为6%。在英国老年妇女中,最明显的性交疼痛的患病率低于2%,而在英国和澳大利亚人中则高于18%-20%。[3]

在女性性功能障碍治疗门诊的报道中(Spector and Carey 1990),阴道痉挛的比率为12%-17%。国家性生活与健康组织进行了一项调查(Laumann et al. 1994),采用随机样本和结构化面试方法,报告了有10%-15%的女性反应称自己在最近六个月内有性交疼痛的经历。[1]

最近的一项有关阴道痉挛的调查表明有5%-47%的人进行了性功能障碍治疗或抱怨有性方面的问题,而且在不同文化环境下表现出重大差异。似乎对于女性性行为的社会期望会对这些患者产生巨大的影响。[4]

治疗[编辑]

阴道痉挛的疗法有很多。可能会运用心理疗法或是生理疗法,这些疗法要求患者确实已经产生痉挛的症状。根据不同的个案,进行独立的治疗是最为行之有效的。不采取治疗手段的话,症状不一定会恶化。除非女性希望继续尝试感到疼痛的性交。某些女性可能会选择克制而不去采取治疗。

根据循证医学组织的文献报告表明,尽管从一些无对照实验中取得了可喜的成果,然而从随机对照试验的角度看,对于阴道痉挛的治疗有效性还存在一定的局限。进一步的实验需要从等待名单控制对照的疗法中和其他的疗法中做出比较。[5]尽管少数随机对照实验被取消了,大部分严谨的科学研究还是已经测试和证明了对待阴道痉挛的有效性疗法。在所有的案例中,系统脱敏疗法最为有效,成功治愈率接近90%-95%,甚至100%。这些研究的案例可以参考Nasab, M., & Farnoosh, Z,基本的评价可以参考 Reissing's literature review。[6]

心理学疗法[编辑]

根据Ward和Ogden's对女性阴道痉挛经历的定性研究(1994)来看,三种最为普遍的导致阴道痉挛的因素分别是:对性行为可能产生的疼痛恐惧、坚信性行为是错误和可耻的(通常这样的患者都在严格的宗教环境中长大)、儿童时期的创伤(未必是和性有关)

阴道痉挛患者拥有童年时期被性骚扰的历史,且对于她们的性欲缺乏积极的态度的可能性是一般人的两倍。因为缺乏性知识或是身体上的虐待与导致阴道痉挛并不具备明显的相关。[7]

对于一些妇女来说,特别是那些原发性阴道痉挛的妇女来说,解决心理上的症结和解除肌肉的阵挛是同等重要的。女性可能会选择以自己的方法解决问题,也可能会去寻求有效的治疗方法。对于那些继发性阴道痉挛的女性患者来说,她们更依赖于物理治疗,也获得了不错的效果。阴道痉挛会导致很多情绪上的问题,比如低自尊、恐惧、抑郁。

物理治疗[编辑]

对于内部痉挛的物理疗法可能包括感觉集中训练,通过对阴道的触摸和阴道扩张器来实现脱敏治疗。为便于阴道插入,扩张工具通常设计为阴茎形状。在通过扩张器治疗阴道痉挛的过程中,扩张工具的尺寸将随女性适应程度而逐级递增。医用扩张工具可以通过网络购买,尽管它们通常都十分昂贵。

肉毒杆菌是用于治疗阴道痉挛的新方法。[8]Ghazizadeh和Nikzad报告了一份在24位患者中使用肉毒杆菌毒素治疗无感受性阴道痉挛的案例。(1997)在这项研究中,共计对23位病患注射A型肉毒素(肉毒杆菌的一种)150-400 mIU。一周后患者可以接受检查,并表现出阴道痉挛症状消除至极小甚至完全治愈。有一位患者不愿接受阴道检查且不愿尝试性交。23位患者中,有18人(75%)达到了满意的性交,4人(17%)出现轻微的疼痛,1人因丈夫的阳痿而无法完成性交。一位患者需要进行A型肉毒杆菌的二次注射。阴道痉挛症状在注射肉毒杆菌的2-24个月内都没有出现复发。[9]

在一组对照试验中,给对照组患者注射肉毒杆菌,控制组患者注射生理盐水。8名注射肉毒杆菌的女性患者可以成功的达到满意性交,而5名注射盐水的女性则表示无任何效果。8名注射肉毒杆菌的患者无一要求进行后续治疗。这种疗法简单易行,成本较低,耗时少,可应用于门诊患者,且无并发症的报道。[10]

性欲[编辑]

如果一位女性怀疑自己患有阴道痉挛,那在她的症状得到处理之前,一切性行为都可能产生疼痛或无法进行。患者可能会涉足于其他避免交合形式的性行动。阴道痉挛患者的性伙伴可能会相信他的伴侣并不愿进行性行为,这种想法是不正确的。大多数阴道痉挛的患者都有进行交合的强烈欲望,但是在每次性尝试中都会由于疼痛和痛苦情绪而产生退缩。

手淫[编辑]

很多人都没有认识到阴道痉挛的普遍性。对于女性来说,在初次尝试性行为时没有达到满意的性唤醒,就会出现疼痛和不适。大多数女性性唤起,舒适的阴道进入必不可少的。所以,通过手淫来进行阴道区域的自我探索,可以起到有效的控制阴道痉挛的作用。

另一种产生阴道痉挛的情况是,女性由于对阴道进入带来的疼痛产生恐惧,极度犹豫是否要和他人发生性行为。这时通过自我手淫行为,可以缓解这种恐惧。同样可以缓解在性伴侣面前“表演”性质的性行为,达到快速治愈的目的。

尽管大众普遍相信,手淫并不一定要达到性高潮。可它不失为一种极为简单的增加阴部舒适度的方法。通过对阴蒂和外阴部的触摸来探索性感区域,从而意识到哪些区域可以带来舒适感和兴奋感。性唤醒将导致阴部颜色和形状的改变,阴道润液分泌的增加。对于女性来说,更加了解自身的性反应,将有助与学会哪种方式可以最快的将她引导至性唤醒状态。同时可以让自己的性伴侣知道哪种方式的性刺激对她最为有效。

阴道痉挛并不能阻止女性达到性高潮。

情绪体验[编辑]

在手淫和其他形式的外阴探索过程中,女性可能会有很大的情绪问题表现出来。一些女性对他们的外生殖器持消极的态度。比如恐惧,认为外阴肮脏、难闻、形状古怪或是丑陋。这些想法将导致在性体验过程中(包括手淫)的负面情绪,并延长耗时。特别是在那些阴道痉挛患者中,极度的羞耻感,或担心自己“有缺陷”的感觉将导致很大的麻烦。如果在进行阴道痉挛的治愈之前尝试过多种形式的阴道进入,将有可能导致对性交的恐惧,从而在后续的尝试中带来严重的疼痛感。

放松,耐心,自我认同是获得愉快体验的重要因素。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Sandra Risa Leiblum, Ph.D. Vaginismus. Sexual Pain Disorders - Vaginismus. Armenian Medical Network. 2006 [2008-01-07]. 
  2. ^ Lamont JA. Vaginismus. Am. J. Obstet. Gynecol. 1978, 131 (6): 633–6.  PMID 686049.
  3. ^ Ronald W. Lewis, MD, Kersten S. Fugl-Meyer, PhD. Epidemiology/Risk Factors of Sexual Dysfunction. Epidemiology/Risk Factors of Sexual Dysfunction.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 [2008-01-08]. 
  4. ^ Critical literature Review on Vaginismus. Critical literature Review on Vaginismus. Vaginismus Awareness Network. [2008-01-08]. 
  5. ^ McGuire H, Hawton KKE. Interventions for vaginismus.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2005, (2). doi:10.1002/14651858.CD001760. . Art. No.: CD001760.
  6. ^ Reissing E, E.; et al. Does vaginismus exist? A critical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The Journal of Nervous and Mental Disease. 1999, 187 (5): 261–271. PMID 10348080. 
  7. ^ Reissing ED, Binik YM, Khalifé S, Cohen D, Amsel R. Etiological correlates of vaginismus: sexual and physical abuse, sexual knowledge, sexual self-schema, and relationship adjustment. J Sex Marital Ther. 2003, 29: 47–59. doi:10.1080/713847095. 
  8. ^ Brin MF, Vapnek JM. Treatment of vaginismus with botulinum toxin injections. Lancet. 1997, 349: 252–253. 
  9. ^ Shirin Ghazizadeh, MD, and Masoomeh Nikzad, MD. Botulinum Toxin in the Treatment of Refractory Vaginismus. Obstet Gynecol. 2004, (104): 922–925. doi:10.1097/01.AOG.0000141441.41178.6b. 
  10. ^ Shafik A.; El-Sibai O. Vaginismus: results of treatment with botulin toxin. Journal of Obstetrics & Gynaecology. 2000, 20 (3): 300–302(3). doi:10.1080/01443610050009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