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一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陳一白(楚寶、南琛、維邨)
國民政府航空委員會防空總臺首任總臺長
空軍前敵總司令部防空總臺首任總臺長
中央軍事委員會軍令部二廳四處駐香港八工作隊隊長
空軍前敵總司令部電訊監察總薹首任總臺長
空軍前敵總司令部壘允防空指揮部總指揮
國民政府交通部交警電訊總薹首任總臺長
出生 ROC-Jiangsu..png 1903年月日(1903-Missing required parameter 1=month!-00)
 大清江蘇省常熟縣西北鄉鬱家橋鎮
逝世 China Jiangsu.svg 1952年11月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
国籍 中华民国 中國
军队  中華民國國民革命軍
政党  中國國民黨
军衔 Republic of China Army Flag.svg 少將
配偶 沈珍(毅華)(1913年12月28日-2009年2月3日)

陳一白(1903年-1952年11月),字楚寶,號南琛、别名維邨江蘇省常熟縣西北(今張家港錦豐)鄉鬱家橋鎮人,抗日愛國將領,交通大學上海學校電訊系畢業,歷任交通部上海國際無線電薹工程師,國民政府航空委員會防空總臺首任少將總臺長,空軍前敵總司令部防空總臺長、電訊監察總薹長,杭州警察學校第六屆無線電訓練班教官,中央軍事委員會軍令部第二廳特種技術研究室副主任,軍委會軍令部第二廳第四處第八工作隊主任,國民政府交通部交警電訊總薹長。是青岛至溫州灣、廣東沿海、香港、鄂湘渝川滇、緬甸、印度空軍情報網創辦人,時穪中國兩個半電訊專家之一。抗日戰爭淞滬會戰中日首次空戰八一四空軍大捷、中國空軍及陳納德飛虎隊擊落日機無數,就是陳一白將軍指揮偵報日軍情報電訊精確的功勞。陳將軍還是澄(江陰)巫(張家港巫山)公路、常(常熟)十(張家港十二圩港)公路和澄(江陰)琴(常熟)公路的出資、設計、勘測、建造人。夫人沈珍(毅華)(1913年12月28日-2009年2月3日),江蘇省吳縣人,享97歲高壽。

簡歷[编辑]

早年[编辑]

陳一白出生於1903年。其父為陳敏卿,母陳陳氏,先前已育陳貞寶(後適鄧汝楚)、陳貞妹(後適黃准華)、陳朝妹(後適秦錦康)三個女兒。

陳一白隨父敏卿公來到常熟北部沙洲。敏卿公幫助東萊徐韻琴籌資,在段山北夾築壩斷流,北夾淤漲,沙灘逐漸成陸地。1920年敏卿公於此圍墾沙田,建有百余畝莊園,遂在此定居。莊園四周是轉河,放下吊橋才能進莊,從此形成鬱家橋鎮。1928年後偏北1公里又形成錦豐鎮。

青年時期[编辑]

陳一白青年時期考入交通大學上海學校電訊系,畢業後在遠東最大的無線電薹、隸屬交通部、中國當時唯一由國家經營的國際電信通信機構——上海國際無線電薹任工程師(當時魏大銘任報務員),時穪全國兩個半電訊專家之一。後投筆從戎,科技抗戰救國。

淞滬抗戰時期[编辑]

1932年“一·二八”淞滬抗戰爆發,朱家驊任交通部長,全力發展交通。1933年7月,國民政府指派陳一白鋪築了澄(江陰)巫(張家港巫山)軍用公路,18公里,路基寬9米,1934年1月完工。1937年春國民政府鞏固江防,再次由陳一白自江陰要塞向東,經楊舍、福前鎮東、東萊、合興至錦豐,搶築軍用公路。春季測量,盛夏施工,建橋築基。同時常(常熟)十(張家港十二圩港)公路段始築(時上海市長吳鐵成也參與此事),43公里,路基寬7米,路面寬3米。1943年1月9日常熟鹿苑公路段試行通車。

淞滬抗戰後期[编辑]

1935年秋,日軍侵略,國民政府國防部署亦愈極,航空委員會密令佈置第一線情報據點。北起青岛,南至溫州灣,綿亙千餘公里。建立崇明、海州、溫州、杭州灣外桃花島、陳錢山、小洋山、大洋山等十個監視臺;而以舟山群島為佈置中心,蓋其位處揚子錢塘兩江之口外,為拱衛滬杭之重要戰略區域。1936年5月國民政府航空委員會成立防空情報電臺總臺,派陳一白為首任少將總臺長[2],主辦情報。經一年餘之努力,僅完成部分佈置。此間還任杭州警察學校第六屆無線電訓練班教官,培養了防空情報電臺大批通訊員。

淞滬會戰期間[编辑]

七七蘆溝橋事變,抗日戰爭開始,國防情報之需求,驟形迫切,而尤以日軍海空軍動態為最。時任空軍前敵總司令部防空總臺長的陳一白將軍肩此使命,對抗戰初期,頗多貢獻。八一三淞滬會戰,筧橋空軍基地上空中日首次空戰,中國空軍獲八一四空軍大捷,與明悉日軍艦隊之行動,使戰機出擊奏效,有助於淞滬之戰者,就是陳一白第一線情報之功勞。

1937年8月14日淩晨2時半,五大隊首次參加對日作戰,但沒有發現長江中的敵艦。五大隊第24中隊上尉本級隊長劉粹剛率領9架寇蒂斯“Hawk-III”(霍克-3式)驅逐機,從楊州起飛,由吳淞口南下,經過川沙上空時,劉率先發現一艘日本軍艦,立即往下俯衝,投彈擊中日艦尾部;24中隊梁鴻雲副隊長根據劉投彈的彈著點修正,炸中日艦,這是中國空軍抗戰中擊沉第一膄日艦。14時50分日軍木更津聯隊、鹿屋聯隊18架九六式陸上攻擊機由臺北松山機場起飛後兵分兩路,9架轟炸杭州莧橋空軍基地,9架轟炸廣德機場。溫州監視台長阮鹿年中尉于第一時間監視發現,急電杭州友台。18時10分空軍第四大隊21、22、23中隊27架寇蒂斯Hawk-III驅逐機由河南周家口飛抵筧橋機場,那時飛機起飛都要靠無線電臨時聯絡,陳一白將軍當即無線電急告從南京開會直接飛抵剛剛降落的四大隊高志航少校大隊長迎頭痛擊,高志航立刻前往起飛線前,以喊話命令正在降落的21中隊趕快再次升空,以手勢命令即將降落的22、23中隊留在空中,自己立刻駕機升空,利用最後一點餘油攔截日機。18時半高志航戰機首先擊落日機一架,這是中國空軍空戰中擊落第一架日機。不久23中隊隊員梁添成不甘落後,擊落第2架日機。高志航隨後又與譚文合力擊落1架。同時21中隊長李桂丹、飛行員柳哲生、王文驊等合力擊落、擊傷各1架。高志航並擊傷另1架,該機逃竄時又遭遇22中隊長鄭少愚的攻擊,逃回松山機場降落後因迫降報廢。前往廣德機場轟炸的日機群遭遇暫編34中隊隊長周庭芳以單架“Hawk-III”攻擊,日機其中1架油箱中彈漏油,在飛回臺灣時油盡迫降于基隆以北和平島附近海域沉沒。19時半日機向海寧、永嘉和金華方向逃竄。在不到30分鐘的空戰中,高志航擊落日機2架,全大隊擊落日機6架,而中國空軍在空戰中無一傷亡。但在起飛時2架118號戰鬥機起飛失敗墜毀,其中飛行員劉署藩駕機因油料耗盡而在田野裏迫降,触及樹端重伤殉職。當晚日本廣播稱“18架飛機中,有13架失去聯絡”。中日首次空戰轟動全國,陳一白將軍、高志航少校和他們的戰友對日空戰立下第一功。蔣中正在8月15日日記中記道:“倭寇空軍技術之劣,於此可以寒其膽矣!”此後國民政府航空委員會秘書長宋美齡提議以後每年8月14日為中國空軍節

8月15日,日機開始襲擊南京,被空軍擊落3架。8月16日,國民革命軍空軍炸傷黃浦江日海軍旗艦“出雲”號。日機四次襲南京,被擊落2架。9月19日,日機30架襲南京明故宮機場,被國民革命軍空軍擊落7架,國民革命軍損失2架。12月2日,敵機炸南京,被國民革命軍軍擊落4架(俄援飛機參戰)。1938年1月3日,國民革命軍空軍在蕪湖炸毀敵艦2艘。1月5日,國民革命軍空軍飛蕪湖,擊毀敵機6架。1月7日,國民革命軍空軍又炸毀蕪湖敵機3架。1月10日,國民革命軍空軍飛廣德轟炸,毀敵機十餘架。1月30日,洛陽空戰,擊落敵機3架。2月18日,敵機38架襲武漢,被國民革命軍四大隊擊落14架。2月25日,敵機襲梧州,又35架襲南昌,被國民革命軍擊落8架。截止1938年2月28日,敵飛機被國民革命軍擊毀513架……無數次對日空戰,都是陳一白將軍指揮偵報日軍情報電訊精確。此後的1939年9月,國民政府正式下令8月14日為空軍節。

淞滬會戰後期[编辑]

嗣後,淞滬棄收,京杭淪陷,國民政府為長期抗戰,西遷入蜀,陳一白隨空軍前敵總司令部退至漢口。1938年4月對日作戰的最高指揮機構——中央軍事委員會軍令部,在武漢成立抗日戰爭期間最高的軍事情報機構——軍令部第二廳,陳一白出任軍事委員會技術研究室副主任。陳一白乃着手調整第一線之佈置,並開始部署淪陷區敵後工作。

未久,日軍占武漢,陳一白繼退衡陽,嗣又西行至渝,而轉往成都。既至成都,乃從事久計,舉凡人員之調配,器材之補給,學術之灌輸,精神之整飭,以及機構之增強等等,皆一一計劃,逐步實施,並擴展佈置,作全面的配備,所以適應長期抗戰之要求。斯時,日軍在華中以武漢為基地。武漢兩地戰友,在日偽嚴密搜索壞境下,監視日軍海陸空軍整個動態。凡對日軍部隊之調動,輜重之運輸,艦船之行駛,以及飛機之升降去向等等,無不力探迅報。又戰機出擊所需之敵後氣象,尤為各地戰友所共同努力報導者。惜空軍力弱,以攻易守,遂使情報直接應用處少。唯武漢之敵機動態,有關大後方之防空作戰,極被珍視。日機每次來襲,已於數小時前預為防範,減少大後方有形無形之損失至钜。

1939年春,工作一方面加強地下力量,一方面選派人員研習另一技術,即破譯日本空軍無線通訊密碼,不數月即顯著成效,後且成為國民革命軍空軍對敵作戰唯一之秘密武器,屢與敵“空中鬥法”,卒使國民革命軍驅逐機以少勝多。又當太平洋戰事爆發初期,英國遠東艦隊之主力,威爾斯親王號及利巴爾斯號,兩艦於遊弋時,被日機察覺,日機一面監視,一面調集大隊轟炸機將兩艦炸沉。此役全部過程,中方當初盡吿英國大使,彼竟未予置信。及至惡耗傳來,彼已噬臍莫及。此為秘密武器初使盟邦震驚之一大表演。

與英國駐香港陸軍合作階段[编辑]

1940年9月15日,陳一白到重慶浮圖関中央訓練團黨政訓練班第十期受訓,爲期一個月。此時,太平洋戰爭尚未爆發,然已風雲日緊。由於陳一白在偵破日本空軍電訊方面有所建樹,英國陸軍駐港部隊正式邀請中方派員予以協助。陳一白甫受訓完畢,未及參加畢業典禮,10月中旬即銜命隨軍令部第二廳副廳長鄭介民去香港。與英陸軍總部洽商,如何建立空中及地下情報組織之技術問題,旋即奉命駐港進行建立。此為中國有史以來首次協助盟邦共肩作戰。陳一白率員赴香港後,以中央軍事委員會軍令部第二廳第四處名義,建立駐香港第八工作隊,從事香港航空情報之偵測工作,對廣州、三灶島、海南島各地之敵機動態,均有詳密之偵報。港英政府還聯同中國在廣東沿海組織防空情報網。

香港為中國土地,且全島幾盡為中國人民所居。但是英方初則藉口殖民地之規律,拒絕在港配置通訊機構,並電請蔣中正將陳將軍撤換。然而蔣中正覆電雲“我國所派人員,果有失職情事,自有懲處辦法。”於是英方黔驢技窮,然猶時借小故與中方為難。陳一白則始終本國家立場,嚴與抗論。及至中方獲得臺灣日空軍主力開始西調瓊島之情報,有襲擊香港發動太平洋戰爭之企圖後,英方始一反其過去面目,並譽稱陳一白為GOOD STAFF

1941年8月,陳一白返成都述職,籌組新工作機構空軍前敵總司令部電訊監察薹,任空軍前敵總司令部電訊監察總薹總薹長。並去滇緬邊境創建雲南壘允防空指揮部。12月,香港被日軍攻陷。

陳一白和陳納德飛虎隊協同作戰[编辑]

1940年春未在重慶行政院長孔祥熙官邸舫盧簽訂美聯洲航空公司售給中國的80架驅逐機,簽約後孔祥熙對美聯洲航空公司負責人鄱雷說“你可幫中國政府的忙,在美招募一批飛行員組建中國第一支殲擊機航空隊,任務是保護滇緬公路與中杭廠(即中央飛機製造廠,因為工廠原在杭州,當時一直習慣簡稱叫中杭廠)”。此即成立美國志願隊的起因。鄱雷派員在美招到252名。它的招募,是以遷移到滇緬邊境雲南壘允的中杭廠名義進行的,中杭廠和志願隊之間實際上是雇傭和被雇者的關係。廠裡供應美制飛機、生活給養、薪金等,美方隊員負責對敵機來犯給予打擊。

1941年5月,航委會派錢昌祚為緬甸仰光接機專員,由英國移讓的100架P-40B機已運到仰光將由錢昌祚接收,轉給中杭廠製造裝配合格試飛,再撥給美國志願隊領走。9月1日,美國志願隊大隊部設在壘允中杭廠內。空軍前敵總司令部電訊監察臺在壘允有防空指揮部、壘允機場、中杭廠等多個機構,總共有1500多人在這些機構中服務。中杭廠的首長是常熟鹿苑人錢昌祚,他作為雇主和陳納德簽訂了合作協定。防空指揮部的首長是常熟郁家橋人陳一白,壘允的防空指揮部設立了20多部電臺就是陳一白創建的。他的助手中有兩人是常熟人,一位叫曹振民,家住常熟青果巷;一位叫黃元明,常熟西北鄉黃家橋人。壘允危急時他們堅持工作。在壘允機場擔任英語翻譯的周光祚也是常熟鹿苑人。陳一白負責指揮偵報日機情報,陳納德負責迎擊來犯日機,錢昌祚負責戰機維護。

11月,陳納德把大隊編成三個驅逐機中隊,初期仰光駐一個中隊,壘允駐兩個中隊,一般近距離作戰也可呼應。隊員在機身上畫有圖案。隊員中有人提出圖上鯊魚頭,用以嚇唬日本人。一日駐防在壘允的兩個中隊有兩名隊員赴市上購買幾罐彩色油漆,是上海“飛虎牌”油漆,罐上有一隻身長雙翼張牙舞爪的飛虎,兩隊員回隊後各自在自已飛機座艙右外側仿照畫一隻雙翼猛虎,被眾隊員看到後大加讚賞,就在旁加了一排字“AMERICAN FLYIG TGER TEAM”(美國飛虎隊)。

12月7日,陳納德率第1、2中隊到昆明機場。12月20日,空軍前敵總司令部電訊監察臺偵測到日本82中隊一批九九式轟炸機由越南向雲南飛來,陳一白急告陳納德所有戰機都升空迎擊,入侵日機10架,被擊落6架,擊傷3架,志願隊無1架損失。志願隊出師告捷,給飽受日機轟炸的雲南人民以極大的鼓舞。當天晚上,昆明各界舉行慶功會,由於中國內地居民從未見過鯊魚,又看到飛虎圖案,於是誤將這些飛機稱作“飛老虎”。第二天報紙頭版頭條報導戰鬥經過,稱美國志願隊的飛機是“飛虎”,“飛虎隊”名稱由此而來。大家又合議了一下,做套紙雕版請中杭廠噴漆組在每架飛機上噴一隻雙翼飛虎。

實際作戰一個多月後,陳納德代表全體隊員來廠演說“感謝中杭廠的良好合作”。此後,飛虎隊空戰多次,陳一白指揮偵報日機情報電訊精確,給敵機以重創,聲稱每次擊落10多架,而國民革命軍無損,志願隊已掌握制空權,令中國軍民士氣大增。從1941年9月至1942年4月,共8個月,40多次空戰,共計擊落日機300多架。陳納德和陳一白對中國抗戰的貢獻巨大,開始了日軍“空軍全部覆滅的厄運”。

第3中隊則在日本對英美宣戰後,陳納德派去保衛緬甸仰光,在1941年12月23日至25日的日本轟炸中,聲稱擊落約九十架轟炸機。之後至1942年3月,各中隊輪流駐守仰光,直至仰光陷落後撤回中國。

1942年5月1日下午,迫於戰事不利,壘允撤退,陳一白轉赴成都,化名何非光,空軍前敵總司令部監察薹設在西門大街共和里一百四十幾號,是一所洋房。當月,日軍進佔緬甸,繼而進攻雲南。為阻止日軍跨越怒江,陳納德指揮志願隊連續出擊。陳一白繼續協同陳納德飛虎隊作戰。襲擊保山、騰沖、龍陵一帶的日軍運輸隊,企圖強渡怒江的一隊日軍在志願隊的轟炸下幾乎全軍覆沒。6月,陳納德率司令部及2個中隊前往桂林。12日,志願隊在桂林上空一舉擊落日機8架,自己僅受傷1架。桂林人民為之歡欣鼓舞,集資2萬元慰勞美飛行員。日軍遭受打擊後,要求增派飛機。

與英國駐印度空軍合作階段[编辑]

1942年春,應英國皇家空軍之要求,陳一白派一隊人員前往新加坡,未及到達,而新加坡已陷。乃建立英國空軍電訊監察隊于緬甸仰光,未久仰光又被日軍攻下,該隊全體人員撤退至中國。

是年冬,復應英空軍要求,派一隊人員至印度,駐加爾各答城英國空軍電訊監察隊。陳一白本前在香港親與英方合作之經驗,在人員未出發之前,詳定合作條例,照會英方。詎知1943年4月,陳一白召集各隊幹部人員至渝舉行工作會議,印隊隊長因攜帶文件被阻於機場,而致遲返重慶。

英大使館空軍武官華伯頓氏據報後,復向中方提出抗議,並以印隊拒絕指導英方技術,未給技術參考資料,對中方表示不滿。陳一白于會議畢後,以私人資格走訪華伯頓氏于其官邸。該氏見陳將軍至,特邀其有關人員與陳將軍會談,並首舉不滿之點,向陳一白責詢。繼以非外交人員不得攜帶文件之國際慣例,要陳一白轉飭印隊人員注意。然陳一白未以為意。

陳一白見其所邀人員中有牛津,前香港英陸軍總部之空軍情報承辦員,乃微笑而先謂華伯頓:“我部與貴方合作為情報而非技術。依照合作條例,所應交換,為情報資料而非技術資料,迭聞印度上空,有敵機被貴國空軍擊落,但敵俘口供及敵俘檔等情報資料,始終未見貴方交換,此應請轉知貴國駐印空軍當局注意。至於貴方需要我方交換技術資料,或派人指導貴方工作,我部迄未奉到上級命令,印隊自難照辦。至於外交人員方可攜帶檔一節,乃系兩國互惠性質。今印隊人員全為單面協助貴方空軍作戰,則其關係遠在兩國互惠之上,似應更予優待。”言罷,即轉告牛津,“前在香港工作人員於香港淪陷後,潛伏甚久,艱險異常,卒有同志一人殉難,希望貴方對我印隊人員,妥為保護,多予便利。”

至此,華伯頓語塞,陳一白乃興辭而歸。一幕舌戰群“英”勝利劇。是年7月,印隊奉令撤回停止合作。

工作擴展階段[编辑]

陳一白去香港之後,空軍地下工作,空軍前敵總司令部另派人員接辦,陳一白自香港返渝時,空軍前敵總司令部適有擴展情報之計劃,故未久即奉命再去成都,籌組新的機構,並作新的部署,至1943年5月,且合併地下工作部門,而成立空軍前敵總司令部電訊監察總薹。是時,鄂西會戰正殷,最高統帥參考情報以決策者頗多,最後下反攻令,亦全憑工作一見之得,故在會戰結束軍事檢討會議中,國民革命軍空軍博得讚譽不少。然陳一白個人處境實至悪劣。陳一白之自香港返回,即因舊部忤逆叛亂,夫人及子女蒙難月餘。1942年,因欲充實組織編制,提高人員待遇,遭空軍執政之壓迫,陳一白性格剛強,誓以消極抵抗,堅持幾達一年之久。

抗戰勝利階段[编辑]

陳一白於1944年7月,在重慶另就專員之職,12月膺副主任之命。1945年8月,抗戰宣告勝利,到南京任國民政府交通部交警電訊總薹總薹長。

抗戰勝利後[编辑]

1947年8月9日,陳一白參加江蘇省常熟地區國大代表競選。1948年冬季,被毛人鳳關押一個多月,放出來後,看透政治,決心退隐,1948年底辭去一切職務。1949年時任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的李濟深發出邀請,請他北上參加新政府,負責組建中央郵電部,任郵電部部長。未及回信,1950年突被公安局逮捕。中共24軍70師教導隊隊長(後天津警備區參謀長)高建華曾親赴提籃橋監獄探望,當時他沒有穿軍裝,身着便衣,便長驅直入。1952年11月陳一白死於提籃橋監獄門口,衣冠葬于蘇州。

家庭[编辑]

  • 妻沈珍(毅華)
    • 長子陳亞屏
    • 次子陳森權(東屏)、媳郭麗芳
    • 長女陳珊屏、婿衡敦雲
    • 次女陳聖屏、婿王福康
    • 幼子陳雄屏、媳王耘
    • 幺女金玲(陳玲屏)、婿李斌浩

參考資料[编辑]

  1. ^ 參加八年抗戰工作經過》陳南琛著 1946.5.寫於重慶 / 重慶圖書館-重慶地方文選-重慶圖書館民國圖書書目資訊
  2. ^ 李敖研究 我最難忘的事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