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乙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原名 陳乙東
別號 巴士阿叔、Roger
出生地 香港 英屬香港
出生日期 1955年8月20日 (1955-08-20)(59歲)
籍貫 潮州

陳乙東(英文名:Roger Chan,1955年8月20日),祖籍中國廣東潮州,生於香港,曾四度宣布參與香港特首選舉及補選以及2007年香港立法會港島選區補選,而從未成為正式候選人。參選期間以出位言論、大膽構思及連串起訴對手的法律行動,曾在報章上曝光,並熱心於各項政治運動。

其中「巴士阿叔」的身份最為人所熟識:自2006年4月底,網上出現一段《巴士阿叔》影片,後陳乙東自稱為片中人。

他為香港網站Uwants形象代言人,為Uwants網站建立「巴士阿叔」的形象:粗口、不計較禮貌、高聲鬧人,自我中心,不理別人。

受到各界熱議,站在鎂光燈之下,也被連鎖網吧相中,為香港一網吧集團作為宣傳代言人,名利雙收[1][2][3]

生平[编辑]

蘋果日報於2006年6月1日的頭條為巴士阿叔訪問

陳乙東接受傳媒訪問時,曾提及自己在各國的生活及學歷,但有傳媒要求他給予學歷證明等資料時卻未能提供。其生平多由他向傳媒自述而得,部份內容真確性暫無可考,不少報章在訪問他後同時引述不同的精神病科醫生社會學家藝術家和圈中人的意見,試圖從不同角度探討他的行為。

家族與童年[编辑]

陳乙東有一兄六妹,父親從前在九龍城開中藥行,出生時便患上腦膜炎,至六歲康復(其中在一歲時赴定居),讀書時又經常和同學打架,不停記大過,換了三間小學。中學時曾於新法書院就讀。

留學外地[编辑]

陳乙東自稱曾於台灣中國文化大學附屬藝術專科學校舞蹈系就讀。

陳乙東在澳洲悉尼留學,聲稱曾中彩票2000多萬元。16歲時已擁有房車與別墅,更自資一間外賣店,但流連賭場、夜總會與的士高,把獎金輸光變得一無所有。

流浪列國惹官非[编辑]

他聲稱之後到處流浪,在德國慕尼黑讀書時,更試過在駕車途中撞死人不顧而去,被警方拘捕並判入獄8年,後來他上訴成功,監禁9個月後獲釋。在英國時,又因與情敵互相推撞時對方從樓梯失足跌死而被控誤殺,但閉路電視拍下情況故罪名不成立,但立即被遣返香港。

回港後不獲父、母收留,曾露宿中環皇后像廣場,後來他在土瓜灣一間珠寶行做營業員,但翌年(1990年)染上賭癮成為病態賭徒,每晚上賭船賭錢,曾於半個月輸掉百多萬,最後更欠下數百萬賭債,被迫運白粉比利時抵償,但於海關被關員逮捕並判監八年,在比利時布魯日監獄服刑。獄中他鑽研法學營養學哲學,4年內修讀兩個院士和一個碩士學位。獄中自修水果雕盤,曾憑此手藝獲當時比利時国王博杜安一世賞識,每星期由專車接載他到皇宮雕果盤獻技。

他聲稱自己1992年在獄中為香港撰寫政改方案並獲前港督彭定康嘉許。後來更借自己懂中文英文德文法文協助比利時當局翻譯中文版旅遊指南,獲當時的比利時皇帝頒發嘉許狀。至1993年博杜安一世駕崩,陳乙東獲新任國王阿尔贝二世特赦回港,其後一直失業,居於元朗,以綜援維生。

他在接受《壹周刊》專訪時表示他曾有兩段結婚,並在1981年為一女之父,但已離異,至女兒五歲後已沒有再見面。

巴士阿叔事件[编辑]

陳乙東最廣為人所熟悉的是他的巴士阿叔事件。2006年4月27日晚上,一名中年男子在往元朗巴士68X途中,因談電話向社工傾訴時被身後的青年拍膊頭,情緒激動怒罵對方,整個過程被另一名少年用手機拍下,後來短片中的名句「未解決」、「我有壓力」等在五月中旬開始被其他傳媒於節目上多次引用後,短片知名度浮上香港傳媒,五月下旬開始被英國《衛報》及美國《紐約時報》、《CNN》等國際傳媒報導。陳乙東事後自稱為該男子因此一躍成為香港城中茶餘飯後之人物。但陳乙東在2006年5月底露面時留有長髮,與片中男人的短髮尾明顯有異,故有人質疑陳是否冒名頂替,藉以牟私。

有償新聞[编辑]

2006年5月底,《壹週刊》聲稱巴士阿叔為陳乙東,但見刊翌日香港多份報紙指陳乙東向傳媒索取8000至10萬元不等的「採訪費」,但未能成功,隨後有報章質疑《壹週刊》是否曾向陳乙東提供利益,換取訪問。2006年6月1日出版之《壹週刊》曾為陳乙東進行個人專訪,透過不同專訪短片流露出陳乙東鮮為人知的另一面,包括有「冷靜自白(我想自殺)」、「唱卡啦OK抒發感情(英語國語金曲) 」、「口技表演(模仿嬰兒、貓及小號)」、「粗口論」、「對隻揪與壓力之詮釋」、「四眼仔何銳熙發脾氣 陳乙東以和為貴」等。

6月4日,新傳媒旗下刊物《東方新地》亦發表文章,聲稱直擊陳乙東召妓實況[4],並於網頁上提供當日現場影片供讀者下載。4日後,該雜誌指,該訪問原在該刊會客室進行,但陳要求提供消遣,記者「本著披露其真性情的精神」要求隨行採訪並不作意見。到達深圳沙嘴之妓行程以至在場片段之猥褻行為均為陳自發。記者出發前無向公司預支亦無提過會為陳付帳,但陳無意亦無錢結帳,鑑於場所品流複雜,故此記者「迫於無奈」「暫代墊支」。

成為連鎖網吧代言人[编辑]

受到各界熱議,站在鎂光燈之下,也被連鎖網吧相中,為香港一網吧集團作為宣傳代言人,而據報導廣告合約有六位數字,成為現時巴士阿叔的主要收入來源。巴士阿叔的廣告合約包含了擔任該集團所舉辦的比賽left 4 dead x Cyols 巴士阿叔對抗賽。但參與的機迷狂轟巴士阿叔完全不懂玩該遊戲,並則疑主委譁眾取寵,巴士阿叔根本不是機迷,只是為作宣傳之用。有很多電子遊戲機迷搶著和巴士阿叔「揸揸手」(握握手),有些機迷更只有幾歲,可見巴士阿叔的影響已延伸到新一代。[5][6][7]

受聘及遇襲[编辑]

憑籍巴士阿叔的知名度,陳乙東獲「扒王之王」連鎖餐店創辦人李德麟賞識聘為公關,預計在6月9日簽署合約。6月6日接受美國CNN攝製隊作專題訪問,在餐廳與甄文達表演雕果盤手藝[8]

6月7日晚上9時許,他在該集團位於旺角的「山口料理」上班期間,被三人戴口罩的男子毆打,臉部和後腦受傷並留院觀察。而李德麟亦表示暫不安排陳在出院後在餐廳中的工作。遇襲同時並有《東方日報》、《太陽報》、《蘋果日報》記者在場並拍下受襲照片,重案組已接手調查。

「扒王之王」老闆娘企圖自殺[编辑]

自6月3日陳乙東受聘於「扒王之王」工作後,李德麟之妻林珍奇便對陳乙東感到不滿,陳乙東曾公開稱很喜歡老闆之女兒李依琳,此外陳乙東負面報道不絕,林珍奇擔心這會連累公司,為此曾多次與丈夫爭執;6月11日早上8時多,林被發現在花園道愛都大廈寓所服食過量安眠藥企圖自殺,送院無大恙。

其後林珍奇解釋事件全因與丈夫李德麟(「扒王之王」的老闆)爭論「炒阿叔」一事引起,加上自己失眠才會發生仰藥事件。事發當天她早上七時許仍不能入睡,服下一粒安眠藥亦未有睡意,這時她再因「炒阿叔」一事與夫爭吵,得悉李生幫阿叔交電費後感到十分憤怒,於是打電話與視作親人的老員工傾訴,怎料愈講愈激動,一時失理智便吞下數十粒安眠藥。她強調這時並非有意輕生,只是擔心丈夫及公司的形象受到影響,一時衝動所致。她表示,阿叔的負面新聞一直令她承受沉重的壓力和失眠,現時她只希望丈夫能與阿叔劃清界線,不要再有任何瓜葛,這樣她才可放下心頭大石[9]

陳在晚上得悉後已致電向李交代事件,聲稱「北上召妓」一事,是因為無錢繳交家中水電費,在上工前一天才到深圳洗澡,並提出辭職,老闆接納了他的請辭[10]

「扒王之王」李德麟其後轉介陳乙東到一間環保節水系統公司任環境拓展主任,負責到洛杉磯推銷產品[來源請求],另當地一間華人電台已邀請他客串主持節目,他安頓後或會再到馬來西亞等地工作,聲稱未來一年都不會長時間在港逗留。[來源請求]

參與政治運動[编辑]

參選香港行政長官選舉[编辑]

陳乙東曾4次表示有意角逐香港特首之位,現為有史以來宣布參選特首次數最多之人,但從未能成為正式候選人。

概況[编辑]

1996年10月首屆特首選舉索取表格時,因沒有帶備意願書而被拒。2002年2月第二屆特首選舉他捲土重來,到選舉事務處遞交提名表,但因未能得到一百位選舉委員會成員支持再次遭拒。2005年6月的補選,陳乙東再度參選亦難逃敗陣。他曾嘗試循法律途徑挑戰曾蔭權入稟法院阻止他自動當選,但最終不了了之,結果陳乙東主動向曾蔭權遞上「投降書」請降。2007年第三屆特首選舉,他於2月26日遞交提名表格,但未獲足夠(100位)選舉委員支持而被選舉主任馮驊法官裁定無效。

參選政綱[编辑]

他參選時提出重新組織香港義勇軍,解決失業問題;領養老人計劃;並以退役船隻作海上監獄,陸上監獄原址即可拍賣,解決財赤;在全港18區提供免費飯堂,讓市民食大鑊飯;他又建議學習荷蘭,設立紅燈區,防止性病蔓延;黑社會企業化,所有社團需要登記註冊領取牌照,以維持社會秩序及增加政府稅金。在大嶼山建立拉斯維加斯式賭場。

枝節事件[编辑]

2007年1月27日表示在「競選」期間(1月10日)把選舉經費存於恒生銀行旺角彌敦道分行,及後才知被銀行經紀「騙」取選舉經費令其精神受損,向銀行索償250萬3千圓。

參選香港立法會補選[编辑]

2007年10月15日,宣布參加2007年香港立法會港島選區補選。他聲稱參選是為了延續逝世的民建聯主席馬力的愛國愛港精神。如果他成功當選,會推動醫療及教育改革。在籌募經費方面,他會逐家逐戶去募捐。[11] 由於至報名參選截止日仍未籌募到50,000元,未能成為候選人。

參與台灣政治運動[编辑]

陳乙東於2006年9月5日晚上 11時飛抵台北,擬邀施明德擔當孫文黨主席,並表示他有中華民國護照並將參與倒扁行動[12]。但與施明德助理見面後態度大變為挺扁,指施本人處理運動方針只是與陳水扁「五十步笑百步」、「搞運動為賺錢」[13],隨即於翌日上午8時返港[14],並表示9月9日抵台挺扁。

9月9日抵台後早上到台大醫院,欲以芭比娃娃、一首詩和劉德華「你到底愛誰」改編歌曲 送給吳淑珍但被勸離,9月18日下午在台北車站南區倒扁靜坐現場,高喊「台灣萬歲」,但被倒扁參與者潑水與拳腳相向。[15]

到2007年,陳乙東自稱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新台灣特別行政區)」,自命為「總統特首」,但沒有得到大眾注意。

支持陳馮富珍競選世衛總幹事[编辑]

戴著鑽石金錶的陳乙東於2006年11月8日突現身於瑞士城市日內瓦,並自言是專程為代表中國競選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的陳馮富珍打氣,讚揚陳太於沙士期間表現良好並為陳太撰寫支持信。陳乙東一度欲進入會場不果,最後只好坐在附近餐廳邊飲橙汁和吃沙律,邊向傳媒發表其「競選台灣總統政綱」。

他並揚言決定參選2008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他說此行的最終目的是到法國,入稟歐盟人權法庭控告聯合國到現在仍未批准台灣加入聯合國。

失業多年的陳乙東,是靠領取綜援生活,瑞士的消費甚高,加上機票的支出,當為陳馮富珍採訪的記者詢問陳乙東的外訪經費從何得來時,陳乙東則回應指是由一班「小粉絲」全力支持他。 [16]

參選2010年立法會補選[编辑]

2010年4月8日,陳乙東向選舉事務處提交提名表格,參選2010年立法會的港島區補選。但卻得不到足夠提名,因此參選無效。[17]

其他行徑[编辑]

2006年8月22日,陳乙東到醫院探望遇襲受傷何俊仁議員遭拒時,他其後表示他已成立「中國孫文黨」並稱有參選特首及立法會之想法[18]

8月26日因藝人鍾欣桐被《壹本便利》偷拍並刊登其更衣照片,陳向之前在巴士上偷拍他的短片拍攝者方穎恆提民事起訴,並向警方投訴遭偷拍,但未獲警方受理[19]

8月28日到高等法院入稟時表示當時並透露他再度失業[20],但他的行徑與之前轉職後表示低調的口徑大相逕庭,加上其短片營造的人氣已大減與過去數月的一些行為帶來負面評價,這種摶取見報率之行為已未見受歡迎。

2007年12月1日,患有愛滋病的落選區議會候選人張錦雄,晚上手持「真情擁抱愛滋」的牌子,在銅鑼灣崇光百貨門外,要求路人擁抱他,希望市民在「世界愛滋日」當日能以行動消除對愛滋病者的歧視,接受同性戀者和愛滋病患者。不少路人與他擁抱,以示對他的支持。擔任愛滋病義工多年的候任區議員麥國風到場與張錦雄擁抱,全民健康動力主席勞永樂和「巴士阿叔」陳乙東也到場支持。[21]

參考[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编辑 2007年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 香港區旗
正式候選人 (1) 梁家傑 - (2) 曾蔭權
其他參選人 李永健 - 陳乙東 - 紀文珊 - 詹振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