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子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陈子昂(661年-702年),字伯玉唐朝梓州射洪(今四川射洪)人[1]。唐代诗人,是唐诗革新的先驱者。方回在瀛奎律髓說道:「陳拾遺子昂,唐之詩祖也」。故有「唐詩詩祖」之稱。

陈元敬早年以明经擢弟,后隐居射洪东山[2]。陈子昂出生于富有的家庭,早年喜游獵,不好学,慷慨任侠,“年十八未知书”[3]。後來在學校看到學子刻苦勤學,遂至金华山乡校,发愤读书[4]。學業有成後前往長安,但得不到名家的赏识。一日遇到一個賣胡琴者,有胡琴索價百萬,陈子昂買了這把胡琴,邀眾人至家中賞玩,竟當眾摔琴。陳對大家說他只是一介书生,不懂琴藝,但會寫文章,請大家欣賞他的文章。於是名動京師[5]

唐高宗开耀二年(682年),许旦进士及第。高宗驾崩洛阳,他上书在洛阳建高宗陵墓。武则天很欣赏他,拜为麟臺(祕書省)正字,历官至右拾遗。通天元年(696年),武攸宜北伐契丹,陈子昂为记室,主撰军中一切文件。后辞官回家。县令段简以其家富豪,诬陷入狱,忧愤而死[6]。也有人说是陈子昂得罪了武三思,因而被武三思命段简将其杀害[7][8]

陈子昂批評六朝齊梁間,詩“采麗競繁,而興寄都絕”[9],其代表作为《感遇》诗38首,旨在抨击时弊,抒写情怀,還有《登幽州臺歌》等。他的诗歌创作在唐代颇有影响。他主张汉魏风骨,提倡风雅比兴,对唐诗的健康发展是有利的。其诗风高昂清峻,雄浑苍凉,语言深沉质朴。其友人盧藏用說他“橫制頹波。天下翕然質文一變”[10]

著作[编辑]

  • 明弘治年间杨澄刻杨春本《陈伯玉文集》10卷
  • 今人徐鹏校点《陈子昂集》

注釋[编辑]

  1. ^ 《新唐書》卷四二《地理志》六:“劍南道梓州梓潼郡有射洪縣。”
  2. ^ 《陳子昂集》卷六《我府君有周居士文林郎陳公墓誌文》
  3. ^ 《新唐書》云:“子昂十八未知書,以富家子,尚氣決,弋播自如。”
  4. ^ 盧藏用《陳氏別傳》稱“嘗從博徒入鄉學,慨然立志,因謝絕門客,專精墳典,數年之間,經史百家,罔不該覽。”
  5. ^ 《独异记》曰:“陈子昂初入京,不为人知。有卖胡琴者,价百万;豪贵传视,无辨者。子昂突出,顾左右曰:‘辇千缗市之’。众惊问,答曰:‘余善此乐。’皆曰:‘可得闻乎?’曰:‘明日可集宣阳里。’如期,偕往。则酒肴毕具,置胡琴于前,食毕,捧琴语曰:‘蜀人陈子昂,有文百轴,驰走京毂,碌碌尘土,不为人知。此乐贱工之役,岂宜留心。’举而碎之,以其文轴遍赠会者。一日之内,声华溢都。”周昭《双桥随笔》卷八引冯梦龙评价说:“唐人重才,虽一艺一能相与惊传赞叹。故子昂借胡琴之价出奇以市名,而名果成矣。若今日,不惟文轴无用处,虽求一听胡琴者,亦不可得。惜哉!”
  6. ^ 卢藏用《陈氏别传》載:“属本县令段简贪暴残忍,闻其家有财,乃附会文法,将欲害之。子昂荒惧,使家人纳钱二十万,而简意未已,数舆曳就吏。子昂素羸疾,又哀毁,杖不能起。外迫苛政,自度气力恐不能全,因命蓍自筮,卦成,仰而号曰:‘天命不佑,吾其死矣!’于是遂绝。年四十二。”南宋人叶适對此事表示懷疑:“子昂名重朝廷,简何人?犹二十万缗为少而杀之,虽梁冀之恶不过。恐所载两未真也。”(见《习学记言序目》卷四十一《唐书》四);又見沈亞之《上九江鄭使君書》:“乔(知之)死于馋,陈死于枉,皆由武三思嫉怒于一时之情,致力克害。一则夺其妓妾以加憾;一则疑其摈排以为累,阴令桑梓之宰拉辱之,皆死于非命。”(《沈下贤文集》卷八)
  7. ^ 胡震亨在《唐音癸签》中说:“尝怪陈射洪以拾遗归里,何至为县令所杀。后读沈亚之《上郑使君书》……始悟有大力人主使在,故至此。”(《唐音癸签》卷二十五)
  8. ^ 岑仲勉曾在《陈子昂及其文集之事迹》一文中提出怀疑:“以武后、周、来之淫威,子昂未之惧,何独畏夫县令段简?……余由此推想:谓子昂家居时,如非有反抗武氏之计划,即必有诛讨武氏之文字,《别传》所谓‘附会文法’,匣剑帷灯,饶有深意。唯如是,斯简之敢于数舆曳就吏,子昂之何以惧,何以贿,均可释然。及不甚其逼,遂一死谢之”(《辅仁学志》第一、二合期),彭庆生对岑仲勉的推想不以为然:“岑氏所疑极是,唯推想子昂有反抗武氏之计划或文字,却未免凿空。依当日情势,倘子昂有此种计划或文字,段简必然上奏,断无权擅自处理,而《别传》亦不得言其‘附会文法’。”葛晓音則認為“陈子昂集中《我府君有周居士文林郎陈公墓志文》可能是他招祸的直接原因”,這篇文章的用字“青龙癸未,唐历云微”“大运不齐,贤圣罔象”等等,皆“犯了武后的大忌”(《学术月刊》1983年第2期)
  9. ^ 《與東方左史虯修竹篇序》
  10. ^ 《陳伯玉文集序》

参考[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