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日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陳日君
香港教區榮休主教
教區 香港教區
就任 2002年9月23日
榮休 2009年4月15日
聖秩
晉鐸 1961年2月11日
晉牧 1996年10月20日
任命樞機 2006年2月22日
等級 司铎级枢机
個人資料
出生 1932年1月13日 (1932-01-13)(82歲)
 中華民國上海市
國籍 香港 中国香港
教派 天主教
格言 平安抵岸全靠祂
IPSI CURA EST

陳日君His Eminence Cardinal Joseph Zen Ze-Kiun, S.D.B.[註 1],1932年1月13日)為天主教會樞機慈幼會會士。出生於上海國共內戰時為躲避戰火移居香港,1961年晉鐸,曾任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2006年擢陞為樞機,是香港教區第二位獲此榮銜者。

簡歷[编辑]

陳日君牧徽

樞機牧徽(2006年3月24日至2009年4月15日)
主教牧徽(2002年9月23日至2006年3月23日)
助理主教牧徽(1996年12月8日至2002年9月22日)

他在童年時居於上海,12歲進入慈幼會備修院,1949年中國共產黨上台後,修會失去辦學權,來到香港的華南總修院,隨後往意大利都靈慈幼大學學習並於1961年2月11日於都靈晉鐸。1976年至1978年間於澳門慈幼中學擔任校長;1986年至1989年間在香港仔工業學校任職院長;1996年10月20日獲任命為天主教香港教區助理主教,同年12月8日正式由時任香港主教胡振中樞機祝聖為主教。2002年9月23日,胡振中樞機離世後接任香港主教的職務。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2003年表示自己秘密任命了一名樞機,除非教宗已作出了安排,有第三者知道他的身份,否則這位神秘樞機到底是誰將永遠成謎,他的任命將於逝世後變成無效。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2005年4月2日去世後,美國梵蒂岡曾指出李篤安范忠良可能是神祕樞機,但李篤安本人否認。

2006年2月22日,教宗本篤十六世宣布,委任陳日君為司鐸級樞機,領托爾貝拉馬拉科的瑪利亞贖世主之母堂(Santa Maria Madre del Redentore a Tor Bella Monaca)司鐸銜 [1];3月24日舉行了擢升冊封儀式。

按梵蒂岡規定,陳日君主教可於2007年1月年屆75歲時向教宗申請退休,以盼望退休後能往中國大陸教學。但於同年3月21日,教宗本篤十六世御令陳日君繼續留任主教一職。2009年4月15日,教宗本篤十六世批准陳日君退任香港教區主教。

2013年1月17日,慶祝中華民國與聖座建交70週年,陳日君主教赴台灣輔仁大學演講、訪問。[2]

社會事務的參與[编辑]

政治立場[编辑]

陳日君在政治立場上堅定支持香港民主運動,並強烈反對中共干預教會的傳教活動及宗教自由

維基解密透露,美國駐港總領事於2009年12月向美國上報的電文中,提到陳日君,並稱其為「泛民五老」之一。其餘四老分別為李柱銘陳方安生、壹傳媒集團主席黎智英李鵬飛[3]

2011年10月18日外泄的一份文件顯示,黎智英於2005至2010年內,先後共捐款2,000萬港元給陳日君,天主教香港教區副主教陳志明於17日回應記者查詢時表明,陳日君並沒有代表教區收取黎智英捐款,「教區帳目沒有顯示有收黎智英的捐款」,至於陳日君本人是否有收取,陳志明表示不知情。[4]陳日君10月19日承認曾收過黎智英巨額捐款,用於「不方便」動用教區經費的事情,捐款用途包括支援內地地下教會人士、捐助海外天災的人道救援、贊助小朋友旅行及參與聖誕聯歡、買商務客位機票到羅馬等地參加宗教會議等。他強調從沒花在自己享受上,對於往梵蒂岡時乘搭商務機位,他解釋這是因為「年紀大,真係需要休息」。[5]

社會運動[编辑]

陳日君主教(圖左)在反對基本法23條集會上帶領會友祈禱

在接任去世的胡振中樞機出任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後不久,便展開了反對《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的運動,他認為特區政府不使用白紙草案是愚弄市民。2003年7月1日陳日君為「七一遊行祈禱,表示在《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行將立法的時刻,教友為了「對得住自己的良心,對得住下一代」,不得不用腳步來表示自己的立場。陳日君與教友進行分享時形容,「惡法威脅香港人的自由」,他呼籲人們「不要甘心做強權的奴隸」。他又多次強調自己反對暴力,而教徒心中也沒有仇恨,更祝福在場維持秩序的警務人員[6]

在2004年6月3日即六四事件15週年前夕,香港教區舉辦了一個名為「民主中國」的活動。陳日君說,香港正受到一個「沒有流血的六四鎮壓」,沒有坦克車,但有頑固的保守派,誣陷民主派支持香港獨立,以釋法阻止香港市民討論普選。2004年7月1日陳日君再次在維多利亞公園主持遊行前的祈禱會,但沒有參與遊行。

2005年11月7日陳日君與多個香港教會團體聯合召開記者會,抗議港府政制改革小組第5號報告書,欠缺對香港民主發展的方向、時間表、步驟和程式。陳日君又公開呼籲會友參加12月4日的「反對政改方案,爭取全面普選」遊行。[7] 政改方案被否決後,陳日君遭政務司司長許仕仁點名批評。

2010年6月20日陳日君發表聲明,表示反對政府提出的「2012政改方案」,對民主黨提出的「區議會方案」亦有保留。他呼籲民主黨押後表決方案,指不應該在政改方案表決的最後一刻,轉為就另一樣還未弄清楚的東西,進行表決,他認為市民無機會就新方案發表意見,是對市民極度藐視。[8]

社會倫理[编辑]

陳日君直言自己在社會倫理道德的問題上雖然與其他新教褔音派教會相對寬容,但仍然保守:「我相信教會所做的事都是正確的,我完全認同教會的立場。相反,我覺得法律有時未必是正確的。」

陳日君向記者解釋:「就像同性戀,未必是罪惡,但無論在醫學還是心理學的角度來看都是不正常的,沒有理由去鼓勵、甚至合法化;墮胎等同殺人,即使是避孕也要用自然的方法。」[9]

2003年8月17日,同志組織「彩虹行動」的八位請願人士闖進主教座堂,擾亂正在進行中的主日彌撒,以抗議天主教會反對同性婚姻的立場。上述事件後,陳日君主教與一些同性戀組織的人士會晤,澄清教會立場,並重申教會並不歧視同性戀人士。

反對校本條例[编辑]

2004年教統局香港教育改革中,引入俗稱為校本條例(正式名稱《2004年教育(修訂)條例》)的管理政策,要求全港學校要在2009年前成立法團校董會,陳日君不但強烈反對,更控告政府,声称如果在與政府的訴訟中敗訴,教區會放棄部分學校主辦權。陳日君說:「講穿了,也就是政府要辦學團體權力下放給個別校董會,自己卻攬集大權,直接管制每間學校。」2006年1月初兩位教師先後自殺後,陳日君指事件和教育改革有關,促請政府立即停止教育改革。

2011年,對於教區司法覆核《校本條例》被香港終審法院駁回,陳日君為表達遺憾,進行了三天禁食抗議,期間他只曾領聖體及飲水。

世貿爭議[编辑]

2005年12月在世貿示威期間,陳日君批評警方處理示威遊行的方式是「香港之恥」,引起各界批評。一班退休警一度擬到主教座堂抗議,陳日君於是在《公教報》讚揚前線警員,又指「香港之恥」是指警方高層。 此外有警察協會擬去信教宗投訴他在世貿會議期間對警方的批評,對此陳日君表示這是一種盲目支持高層的行為,反映社會的「向上奉承,向下欺負」風氣。並指出,這種做法「有點奉承意味」,並反問說:「只要受批評的是我的上司,我就一定要支持?」[10]

堅持宗教自由及反對中國干預宗教事務[编辑]

陳日君樞機於2006年的平安夜子夜彌撒後向前來參觀的大陸學生致送禮物
陳日君樞機及湯漢主教與香港教區
一眾聖職人員

2000年發生的宣聖事件與中國關係僵化。當時,梵蒂岡教廷於10月1日冊封曾在中國殉道的120位中、外傳教士為聖徒,中國外交部則嚴厲抨擊教廷此舉是對中國宗教主權公然挑釁,是以殖民主義帝國主義侵略中國。 身為助理主教的陳日君主動投稿《明報》論壇版,痛批北京干預香港宗教事務、逼害大陸神職人員。[9]

陳日君於2008年11月接受天亚社采访,评论梵蒂岡國務卿泰西修·貝爾托內(Tarcisio Bertone)樞機2008年4月23日向九十位教廷認可的大陸主教發信。

貝爾托內樞機的信函指出,教宗邀請大陸全體主教“勇敢地履行你的牧職”,展示教會的公教性,並通過與政府當局展開直接和相互尊重的對話,取得“更加廣泛的自由空間”。[11] [12]他也促請主教們“聯合起來”,要求中共當局承認他們“真正自由地聚集在一起、真正自由地探討問題的權利”,並確保“主教的祝聖只能在宗座批准後再進行”。

陳日君指出教廷有必要鼓勵大陸主教捍衛教會教義,即教宗本篤十六世於2007年6月《致中國天主教徒牧函》中提到的教會原則。主教們現在應表現出與他們的牧職相稱的行為。主教們需具有「英雄似的勇氣」,因為教會的未來有賴他們。

陳日君鼓勵大陸主教仿效首位基督徒殉道者聖斯德望,指出表明立場不會令他們「失落一切」。[13]

訪問中國大陸被拒[编辑]

1998年3月是陳日君以訪問性質到內地多個城市探訪當地教會。「九八年四、五月時,我在羅馬的主教會議上,批評中國沒有宗教自由,麻煩就來了。」自此,陳日君多次申請前往內地訪問及教學,均被拒絕。「我很氣憤,便寫信去罵中央,中央回信反罵我是梵帝崗的聯絡人,不尊重中國政府,我便再寫信去罵他(中央宗教局),此後就再沒有信了。」[9]

陳日君在1998年出任助理主教時公開支持教廷對被義和團所殺教士封聖後,被政府禁止訪問中國大陸長達六年,中國日報新華社更多次發表對陳日君的批评。2004年5月3日,陳日君接受中國大陸“教會朋友”的邀請,訪問上海,以私人身份參觀訪問,結束六年來的對峙。

退休[编辑]

陳日君樞機的主教帽

2005年9月19日,《蘋果日報》在頭版報導陳日君主教打算在2007年1月退休。[14] 他又說,希望可以到中國大陸或非洲教書,因為非洲的教師短缺。同為天主教徒的李柱銘指出,陳日君仍身壯力健,教宗可能會挽留他。但是,教會內與陳意見相左的派別則認為陳日君退休有助改善中梵關係。根據報道指陳日君在當時退休的機會相當低,原因主要有兩個:首先教宗本篤十六世已任命陳日君成為一個主教會議委員會的成員;此外,陳日君已經晉升為樞機。樞機為一終生職銜。按照《天主教法典》第401條規定,年滿75歲的教區主教須向教宗呈辭,而是否予以「挽留」,則由教宗按具體情況決定。

2008年10月,陳日君在第12屆世界主教會議期間第三度向教宗作出呈辭的申請;同年平安夜當日接受香港電台訪問時,陳日君表示已經獲得教宗本篤十六世的批准[15],並在2009年4月15日得教廷宣布退休後即時生效[16],助理主教湯漢自動接任了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一職。

2009年4月15日,教廷宣布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樞機以退休為由辭呈,已獲教宗本篤十六世接納,即時生效。湯漢於2009年4月16日起接任為天主教香港教區第七任主教。

注释[编辑]

  1. ^ 陳日君的英文姓名Zen Ze-Kiun是按照上海話拼寫,國際音標[zəɲ.zəʔ.ʨyəɲ]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前任:
胡振中樞機
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
2002年9月23日-2009年4月15日
繼任:
湯漢樞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