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映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陳映真
本名 陳永善(原名陳映善)[1]
筆名 許南村、陳映真、趙定一、陳善、陳善乃、陳秋彬、然而、石家駒
出生 1937年11月8日 (1937-11-08)(77歲)(農曆10月6日)
大日本帝國 日治臺灣新竹州苗栗郡竹南街[2]
職業 作家教師、製藥廠經理[3]
语言 中文日文英文
國籍  中華民國臺灣
教育程度 臺灣省立臺北成功中學國中部
臺灣省立臺北成功中學高中部
淡江英專(今淡江大學外文系)學士
浸會大學榮譽文學博士[4]
創作時期 1959年─
體裁 散文小說評論
主題 左派統派都市文學[5]鄉土文學現代主義馬克思主義人道主義關懷等
文學運動 人間出版社創辦人、中國統一聯盟創盟主席、參與鄉土文學論戰(1977)
代表作 將軍族》、《第一件差事》、《華盛頓大樓》、《夜行貨車》、《山路》、《忠孝公園》
獎項 吳濁流文學獎(1979)、時報文學推薦獎(1979)、花蹤世界華文文學獎(2003)
配偶 陳麗娜
受影響於 魯迅芥川龍之介契訶夫
施影响于 藍博洲

陳映真(1937年11月8日 ),台灣文學作家,祖籍福建省安溪縣[6]台北縣鶯歌鎮人。本名陳永善,另有筆名許南村趙定一陳善陳善乃[7]陳秋彬然而石家駒等。1996年曾獲中國社會科學院授予榮譽高級研究員[8],2006年於北京中風昏迷治療,後在2010年起任中國作家協會第七屆全國委員會名譽副主席。[9]

簡歷[编辑]

陳映真為台北縣鶯歌鎮人,生於苗栗縣竹南鎮中港。筆名「陳映真」原是其早逝的孿生兄長的名字。陳於1957年成功高中畢業後考取淡江文理學院(即今淡江大學)外文系,1961年畢業。在1959年陳映真便以第一篇小說〈麵攤〉出道文壇。之後陳映真在強恕高中任職英語教師[10],後進入輝瑞大藥廠工作。

1968年7月政府以「組織聚讀馬列共黨主義、魯迅等左翼書冊及為共產黨宣傳等罪名」,逮捕包括陳映真、李作成、吳耀忠、丘延亮、陳述禮、林華洲等「民主台灣聯盟」成員共36人;陳映真被判處十年有期徒刑並移送台東縣泰源監獄綠島山莊。陳映真被捕時亦為《文學季刊》的編輯委員,季刊相關文人黃春明尉天驄也遭到牽連,因而這次事件又被稱為「文季事件」。入獄對思想的影響,陳映真曾有表述:「對自己走過道路進行了認真的反省,對社會現實有了更深刻的認識,開始由一個市鎮小知識分子走向一個憂國憂民的、愛國的知識分子」。

1975年,陳映真因蔣中正去世百日忌特赦而提早三年出獄,出獄後仍然從事寫作,轉趨現實主義,並且在台灣鄉土文學論戰中發表〈建立民族文學的風格〉、〈文學來自社會反映社會〉、〈鄉土文學的盲點〉反擊余光中等人對鄉土文學傾向工農兵文學的攻擊。

1979年10月3日,陳映真又被警備總部軍法處以涉嫌叛亂、拘捕防逃的理由,帶往調查局拘留。但在施明德陳鼓應白先勇鄭愁予等人的聯署抗議下,36小時後獲釋。

1980年代,陳映真繼續參與《文季》、《夏潮》等雜誌的編務,並且在「中國結」與「台灣結」論戰中與台灣本土派人士交鋒。這次論爭中與陳映真進行論辨的,除了當時旅美的陳芳明,多是未來的新潮流系成員。1985年11月,陳映真創辦以關懷被遺忘的弱勢者為主題的報導文學刊物《人間雜誌》(至1989年停刊),1989年7月成立人間出版社並擔任發行人。

陳映真始終堅持中國統一的主張,1988年,並與胡秋原等人成立「中國統一聯盟」並擔任首屆主席[11];事實上他的許多作品都在他對此相關的理念規範下成型;然而,身為台灣文學重要旗手,陳映真也常因個人政治色彩過於濃厚而成為當代最被議論的小說家之一。

1994年2月,陳映真於台北市新生畫廊籌劃關於日據台灣五十年《五十年枷鎖》照片展,展出歷史照片三百餘幅。1997年7月,受邀參加香港主權移交大典,籌劃香港殖民時期照片展於台北市誠品書店;也參與1999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五十週年大典」;並在1999年12月,受邀參加澳門回歸大典。

2000年,陳映真在《聯合文學》雜誌九月號發表〈關於臺灣「社會性質」的進一步討論—答陳芳明先生〉一文透露:余光中曾將陳映真文章中引述馬克思之處一一標出,加上批註,寄給當時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主任王昇,告密陳映真有馬克思主義的思想。這在當時戒嚴的臺灣島上是“必死之罪”;陳映真在鄭學稼力勸千萬不能以鄉土文學興獄,徐復觀、胡秋原等人力保之下,僥倖躲過這場災禍。[12][13]

2004年,雲門舞集將陳映真小說〈將軍族〉、〈兀自照耀著的太陽〉、〈哦!蘇珊娜〉、〈山路〉、〈雲〉等篇章改編為舞劇《陳映真‧風景》。

2010年6月,陳映真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為首次有台灣人加入。

近況[编辑]

陳映真夫婦在反戰遊行的隊伍中,攝於台北市(2003.3.22)

陳映真在1977年與陳麗娜結婚,1990年後經常進出中國大陸並常居北京,1996年獲中國社科院授予榮譽高級研究員;2006年9月26日在北京第一次中風入住朝陽醫院,病情曾改善轉至普通病房,至10月16日再度中風陷入重度昏迷,現被安排於該醫院「重症監護室」(ICU)。

著作[编辑]

小說[编辑]

陳映真發表過數十篇長、短篇小說,於2001年由台北洪範書店集結為六冊《陳映真小說集》:

第一冊《我的弟弟康雄》(1959-1964)

  • 麵攤
  • 我的弟弟康雄
  • 鄉村的教師
  • 故鄉
  • 死者
  • 祖父和傘
  • 貓和牠們的祖母
  • 那麼衰老的眼淚
  • 加略人猶大的故事
  • 蘋果樹
  • 文書
  • 將軍族
  • 淒慘的無言的嘴

第二冊《唐倩的喜劇》(1964-1967)

  • 一綠色之候鳥
  • 獵人之死
  • 兀自照耀著的太陽
  • 喔!蘇珊娜
  • 最後的夏日
  • 唐倩的喜劇
  • 第一件差事

第三冊《上班族的一日》(1967-1979)

  • 六月裡的玫瑰花
  • 永恆的大地
  • 某一個日午
  • 纍纍
  • 賀大哥
  • 夜行貨車
  • 上班族的一日

第四冊《萬商帝君》(1980-1982)

  • 萬商帝君

第五冊《鈴璫花》(1983-1994)

  • 鈴璫花
  • 山路
  • 趙南棟
  • 當紅星在七古林山區沉落(報告文學)

第六冊《忠孝公園》(1995-2001)

  • 歸鄉
  • 夜霧
  • 忠孝公園

另外他在2009年9月24日也出版了 《人間風景》,實為臺灣文學評論著作之一

散文[编辑]

陳映真散文頗多,但多散於報章雜誌或為人專書作序,洪範書店曾於2004年出版《陳映真散文集1—父親》。

評論[编辑]

  • 《现实主义艺术的新希望》

  该文以笔名“许南村”于1978年发表于《诗潮》第三集,文中称:“主观而主动地创造克服人的疏离的伟大的作品……这就不单只要求这个作家把他抵抗人的疏离的意念结晶于作品的内容,他还须要充份地认识到艺术品在工商社会中受制约于市场法则的整个生产到消费的行程,积极地掌握现有的艺术表达形式,写出现代人生的破碎、不连续、庸俗化和失去动能的条件;鼓励人和社会、人和历史,从而人和人之间生动活泼的关系的伟大的、这个时代的、这个民族的现实主义之艺术。”[14]

  • 《知識人的偏執》
  • 《孤兒的歷史、歷史的孤兒》
  • 《西川滿與台灣文學》
  • 《中國結》

主編[编辑]

  • 《人間雜誌》
  • 《人間思想創作叢刊》

陳映真主辦的《人間》雜誌是月刊,1985年11月創刊,1989年9月終刊,共出了47期,差1期滿四年。 小說家陳映真於1985年集資募才,創辦《人間》雜誌,距今已近30年。(2014語)《人間》雜誌曾經是報告文學和報導攝影的典範,培植了許許多多優異的作家和攝影工作者。《人間思想》承襲《人間》的精神,在日漸荒枯的人間,重新追索人的靈魂,探尋生命的意義。[15]

陳映真為《人間》寫的發刊辭,題為〈因為我們相信,我們希望,我們愛……〉,除去對雜誌籌辦中給以幫助人們的兩段感謝,這不長的發刊辭全文如下: 「二十多年來,由於整個社會的勤勉工作,我們已經在台灣創造出一個中國歷史上前未曾有的、富裕、飽食的社會。這一個值得我們驕傲的成就,也使我們付出了一些代價。那就是因為社會高度的分工組織化,造成一個人和另一個人之間、一個生產部門與另一個生產部門之間、一個市場與另一個市場之間的陌生與隔閡。人與人之間失去了往日深切的、休戚相關的連帶感,和相互間血肉相連的熱情與關懷。 此外,在一個大眾消費社會的時代裡,人,僅僅成為琳瑯滿目之商品的消費工具。於是生活失去了意義,生命喪失了目標。我們的文化生活越來越庸俗、膚淺;我們的精神文明一天比一天荒廢、枯索。」

陳映真:「如果用一句話來說明,『人間』是以圖片和文字從事報告、發現、記錄、見證和評論的雜誌。透過我們的報告、發現、記錄、見證和評論,讓我們的關心甦醒;讓我們的希望重新帶領我們的腳步;讓愛再度豐潤我們的生活。...(問:為什麼在這荒枯的時代,要辦『人間』這樣一種雜誌?)答:因此,我們盼望透過『人間』,使彼此陌生的人重新熱絡起來;使彼此冷漠的社會,重新互相關懷;使相互生疏的人,重新建立對彼此生活與情感的理解;使塵封的心,能夠重新去相信、希望、愛和感動,共同為了重新建造更適合人所居住的世界,為了再造一個新的、優美的、崇高的精神文明,和睦團結,熱情地生活。 …… 『人間』是屬於每一個關心人、關心生活、關心台灣 ── 我們可愛的家鄉的人們的雜誌。她的園地公開,沒有門派的限制。我們歡迎一切關懷的、富有希望與愛心的報導攝影家和報導文學家聯手創作,寄來優秀的作品。我們更需要全社會以訂閱和愛讀來支持『人間』,因為『人間』是您自己的理想,您自己的雜誌。朋友們,支持『人間』!因為我們心中的關懷、希望和愛,正急切地需要一個再生和滋長的機會。」[16]

作品風格[编辑]

陳映真的作品受到魯迅影響,主要以描寫城市知識分子的生活和情緒為主,作品充滿憂鬱與苦悶的色調以及人道主義關懷。1979年第二次被捕後,作品焦點轉變為跨國企業對第三世界經濟、文化與心靈的侵略,如〈華盛頓大樓〉系列小說。

獎項及榮譽[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張正田,〈略談戰後臺灣「泛左派」學者所處環境――從黎湘萍對陳映真的研究談起〉,《人文學報》(臺北:中華民國人文科學研究會),31,2007.08,頁4*5-64。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