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濟棠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陳濟棠
Chen Jitang2.jpg
出生日期 1890年1月23日
出生地區  大清廣東省防城縣 (今廣西防城港
逝世日期 1954年11月03日(64歲)
逝世地區  中華民國台北市北投區
陳濟棠

陳濟棠(1890年1月23日-1954年11月3日),字伯南廣东防城縣(今廣西防城港)人,中華民國一級上將,曾長時間主政廣東,政治上与南京中央政府分庭抗礼,经济、文化和市政建设方面则颇多建设。有南天王之稱。其五兄是曾任國民政府廣州鹽運高官及禁煙局局長陳維周[1]

早年經歷[编辑]

1890年,陳濟棠出生於廣東省防城縣。[1]其父陳謙世代務農,耕讀傳家。其長兄濟華早年曾在防城東興幹過星相業,陳六歲時入其叔金湘所設村塾啟蒙,十七歲隨五兄維周入防城小學攻讀。[1]1907年考入廣州黃埔陸軍小學。在學期間,由該校教官鄧仲元介紹與同班同學鄧演達等秘密加入同盟會,從事國民革命活動。1912年陳濟棠考入廣東陸軍速成學校,次年畢業。畢業後曾在瓊崖督辦轄下蘇汝森團任機關槍連排長、林虎統率之第二軍第二團任連長、鄧仲元所統率的粵軍第一師任營長,後升團長。在此期間,陳濟棠參加孫中山領導的護國戰爭護法戰爭和討伐陳炯明戰爭。

中年經歷[编辑]

參加革命[编辑]

1923年春升充粵軍第一師第二旅旅長,曾三次率部入廣西,協助黃紹竑、李宗仁收拾桂局。在肇慶兼任西江督辦公署參謀長。[2]陳於此時認識了大本營駐肇慶行營主任古應芬[2]

1925年7月,國民政府在廣州成立,粵軍第一師於此時擴編為第四軍。李濟深升為軍長,陳濟棠升任第十一師師長。同年秋冬間,陳率部參加第二次東征和南征戰役,頗著戰功。[1]

北伐[编辑]

第十一師師長[编辑]

1926年北伐期間,陳濟棠奉命率師分駐高要、雷州、欽州、廉州。陳一面收編在欽縣的鄧本殷殘部張瑞貴部成立補充團,一面對徐聞合浦茂名陽江各屬土匪進行清剿。在他駐紮北海期間,對當地工人,農民運動均不予支持。同時,又使其兄陳維周去承辦各項捐務謀取厚利。陳和他的親信師參謀長李揚敬及師政政治部主任林翼中密商挽救辦法,決定請求赴蘇聯考察。1927年春,陳濟棠終請得以國府名義到蘇聯洽商購買軍火及訓練飛行員事宜,率林翼中暨空軍及其他技術人員二十多人前往蘇聯考察。[1]

1927年4月,「清黨」後不久,兩廣當局便將第十一師從欽、廉、高、雷調回廣州擔任警衛工作,陳濟棠在蘇聯得知這個消息,便於是年6月由蘇聯回國。抵粵後,初時托病入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留醫」,以觀風色。[1]一面使他的親信李揚敬、林翼中、林時清等四出活動,向各方疏通;一面請托當時任廣東[1]省財政廳長古應芬向李濟深進言,給他復任第十一師師長職務。[2]由於古之力薦,陳順利復職。[2]此時廣東正在擴編軍隊,第三十三團團長黃鎮球升任新編第三師副師長,遺缺由葉肇升任,與陳有矛盾之第十一師副師副師長鄧世增,調任第八路軍參謀長,而由余漢謀繼任副師長。[2]

1927年8月,中國共產黨南昌武裝兵變。10月,陳曾率部參加阻擊南昌南下至潮梅戈弓人葉挺賀龍所率領之軍隊,兩軍在豐順相遇,當時戰況極為激烈,葉、賀軍因彈盡敗退海陸豐,是即「湯坑之役」。[2]

不久,由前線回師的前方第四軍首領張發奎黃琪翔又和汪精衛聯合起來,打著「護黨救國」旗號,驅逐李濟深,獨佔廣東,一般人稱為「張黃事變」。[2]陳濟棠擁護李濟深,率部在東江上游參加對張發奎部隊作戰。[2]張發奎部隊被驅逐出粵境後,李濟深由南京回到廣東,復任中央政政治會議廣州分會主席、廣東省政府主席、第八路上軍總指揮等職務。[2]陳在潮梅取得財政收入和擴編軍隊。[2]其後陳升任第四軍軍長,又兼任西區善後委員,統轄余漢謀第十一師、香翰屏第十二師、陳章甫第二十五師,駐紮廣州。[2]陳修築公路、發展珠三角洲航運業及改良各城鎮、興辦學校、裝設全區電話網等。[2]同時陳又在防地內徵收煙、賭保護費;此外,他密結財政廳長馮祝萬,與國民政府文官長古應芬緊密聯繫,互通聲氣。[2]並通過古取得胡漢民好感。[2]因此,在中國國民黨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時,他得以當選為中央執行委員。[2]

1928年3月1日,李濟深將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總指揮部改稱為廣東編遣區主任辦事處,各軍改稱為師,各師改稱為旅,以陳為第一師師長,徐景唐為第二師師長,蔣光鼐為第三師師長、蔡廷鍇為獨立第一旅旅長、鄧世增為第二獨立旅旅長。[2]

第八路軍第一師師長[编辑]

李宗仁、白崇禧與李濟深以廣西同鄉關係聯合以武漢為抗蔣根據地。[2]蔣一面集結兵力向武漢進迫;同時派吳稚暉來廣東,請李濟深到南京出席中國國民黨中央執監聯席會議,並商談和平解決各軍編遣問題。[2]

當時陳銘樞從北伐後升任第十一軍軍長。[2]李濟深於上一年8月把廣東省政府主席職位讓給陳銘樞。[2]古應芬向蔣推薦陳濟棠代李濟深掌握軍權。[2]李濟深幕內馮祝萬,也向蔣作同樣之條陳。[2]

陳濟棠接到古應芬秘密傳來訊息後,便故作鎮靜。[2]

第四軍軍長[编辑]

1929年蔣桂戰爭起,李濟深被蔣介石扣押在南京湯山,陳濟棠支持蔣介石。之後,陳升任第四軍軍長兼廣東綏靖委員,駐扎廣州,然後再任第八集團軍總司令。[3]

1931年,乘胡漢民被蔣介石軟禁,孫科、陳濟棠、汪精衛唐紹儀等在廣州通電反蔣並驅走廣東省長陳銘樞,成立廣州國民政府,陳任第一集團軍司令。12月寧粵和談,蔣介石下野。同年9月發生九一八事變廣州國民政府取消後,遂兩度派廣東財政廳長區芳蒲偕廣東合作事業局長溫晉韓(溫仲琦)北上與中央政府協商,1936年兩方同意內定蔣介石為總統、陳濟棠為副總統,但蔣介石因個人因素而拒絕與陳濟棠合作。 [4]

之後數年,陳集廣東黨政軍大權于一身,人稱「南天王」。[5]

主政廣東[编辑]

陳濟棠主政期間(1929年-1936年),對廣東發展有建樹。先後興建各類工廠,港口公路,大中小學等。廣州百业繁荣,市政建设成绩显著,海珠橋中山紀念堂中山大学德明中學五山新校舍(陳亦曾任省立中山中学校长),爱群大厦等等,以及30多条马路,皆是陳濟棠主政廣東時興建,被称为广州的黄金时代[6][7]

陳濟棠还暗中收购中共苏区矿砂,在香港转手倒卖,帮助了红军度过经济封锁难关。

到了1936年秋天,陳維周也破例被任命為警衞軍軍長。[8]1936年6月,陳與桂系聯合,以“抗日救國軍”名義反蔣(两广事变[9])。但陳手下空軍大隊為蔣介石重金收買,司令黃光銳於7月帶領48架飛機飛往南昌投奔南京。陳手下其他大將,如余汉谋等亦通電表示服從中央。陳濟棠被迫出走香港,廣東多年經營成果拱手讓給蔣中正。[10]

陈济棠到香港后,蒋介石派黄镇球去安慰他,说将来借重他的地方还多。此后陈即出洋考察。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陈济棠由欧洲回国,任国民政府委员及最高国防委员和战略委員會委员。1940年春更任国民政府农林部长。

晚年經歷[编辑]

1949年,任海南行政長官兼海南警備司令。1950年到台灣,任總統府戰略顅問。1954年11月3日卒於台灣,獲厚葬於台北市新北投。陳濟棠舉殯時,香港亦舉殯。

後人[编辑]

家中一共有18个儿女。三子陳樹桓是1950年代香港政界人物,曾加入香港革新會,在1956年當選香港市政局議員,後因革新會內政敵、英籍律師貝納祺查出其選舉帳目超資,再加上陳樹桓多次高調表示,中華民國蔣中正總統會在反攻大陸後,將廣東省政交託予他,便打消意欲參選市政局主席的念頭,之後更倉皇離開香港,此乃《明報月刊》2006年4月號由方寬烈所言,但查市政局主席一職在1973年才開放議員互選(之前由市政總署署長兼任),且陳樹垣更在1959年連任至1967年,可見方文有誤;十子陈树柏在1994年9月在美国硅谷成功创办了美国国际科技大学;十二子陳樹杰則現為香港利苑飲食集團主席;女兒陳寶馨則在台灣創立德明科技大學

陳濟棠在廣州東山梅花村興建陈济棠公馆,作為個人府邸。

1980年9月10日,邓小平在接见从美国回国参观的陈济棠第十子陈树柏教授时,曾说了一段颇令陈树柏意外的话:“令尊治粤8年,确有建树,有些老一辈的廣東人还在怀念他。”邓小平还亲笔书写鲁迅诗“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赠与陈树柏。

注釋[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李潔之,〈陳濟棠主粵始末〉,刊《傳記文學》第六十八卷第二期,1996年,第29頁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2.20 2.21 2.22 李潔之,〈陳濟棠主粵始末〉,刊《傳記文學》第六十八卷第二期,1996年,第30頁
  3. ^ 李潔之,〈陳濟棠主粵始末〉,刊《傳記文學》第六十八卷第二期,1996年,第31頁
  4. ^ 李潔之,〈陳濟棠主粵始末〉,刊《傳記文學》第六十八卷第二期,1996年,第32頁
  5. ^ 李潔之,〈陳濟棠主粵始末〉,刊《傳記文學》第六十八卷第二期,1996年,第33頁
  6. ^ 香港的珠海書院亦為陳濟棠戰後於廣州所建
  7. ^ 李潔之,〈陳濟棠主粵始末〉,刊《傳記文學》第六十八卷第二期,1996年,第34頁
  8. ^ 李潔之,〈陳濟棠主粵始末〉,刊《傳記文學》第六十八卷第二期,1996年,第38頁
  9. ^ 關於陳1936年反蔣的兩廣事變,民間頗多傳聞。當中有謂陳濟棠本人十分迷信.先由其兄陳維周為蔣介石面相,預知蔣在1936年將有一劫。事變前亦曾替陳濟棠占卦,得“機不可失”。不料蔣介石在1936年之劫為西安事變,而「機不可失」之“機”所指是“飛機”,而非“機會”。
  10. ^ 李潔之,〈陳濟棠主粵始末〉,刊《傳記文學》第六十八卷第二期,1996年,第4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