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隱士繪像

隱士,隱居不仕之士。「士」,即知識分子,「非知識分子」則無所謂隱居不隱居。《易經》曰:「天地閉,賢人隱。」又曰:「遁世無悶。」又曰:「高尚其事。」……是「賢人隱」而不是一般人隱。不仕,不出名,終身在鄉村農民,或遁跡江湖經商,或居於岩穴砍柴。

終南捷徑[编辑]

隱士一向是歷朝朝廷徵召的對象。西漢淮南王劉安作有《招隱士》篇,後收入《楚辭》。劉宋豫章人雷次宗隱居在廬山,被徵召到首都建康雞籠山開館授徒。雷次宗曾為皇太子諸王講《喪服經》。宋代有所謂的終南捷徑,裝出不出仕的樣子來,其實是巴不得早點當官,“終南捷徑”就是諷刺假隱士。[1]

代表人物[编辑]

相關詩作[编辑]

  • 陶淵明《飲酒》:「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此中有真意,欲辯己忘言。」
  • 劉安《招隱士》:「桂樹叢生兮山之幽,偃蹇連蜷兮枝相繚。山氣巃嵷兮石嵯峨。谿谷嶄巖兮水曾波。猿狖群嘯兮虎豹嗥。攀援桂枝兮聊淹留。王孫遊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歲暮兮不自聊,蟪蛄鳴兮啾啾。坱兮軋,山曲岪,心淹留兮恫慌忽。罔兮沕,憭兮栗,虎豹穴,叢薄深林兮人上慄。嶔岑碕礒兮,碅磳磈硊,樹輪相糾兮林木茷骫。青莎雜樹兮薠草靃靡,白鹿麇麚兮或騰或倚。狀貌崟崟兮峨峨,淒淒兮漇漎。獼猴兮熊羆,慕類兮以悲。攀援桂枝兮聊淹留,虎豹鬥兮熊羆咆,禽獸駭兮亡其曹。王孫兮歸來!山中兮不可以久留。」
  • 孟浩然《過故人莊》:「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開筵面場圃,把酒話桑麻。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
  • 賈島《尋隱者不遇》:「松下問童子,言師採藥去。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
  • 王坚《向往》:「隐居的心,俗世中人谁会懂,恍梦中身在九岭。一轮明月,的故事历古弥新,清幽的光辉,投在森林木屋上。静坐抚琴,倾听心的声音,广陵散息山水情。元子羽剑,有情有义,护佑着一方平安。自由自在的野猪野蛮的红毛兽人,同在九岭我和你们就是邻居,危险的五步蛇请不要伤害我,我在俗世一直以属蛇感到骄傲。同女娲把酒同平等王交杯,古今的事情没有一点不明白,隐士生活是快活乐哉,俗人请勿来扰。
  • 陈晨《九岭隐士传奇》:「月亮嫫嫫,小时候这么称呼你,你依然年轻,我们已白发鬓鬓。然而你不再,遥不可及,不用科技,我们也能踏足月地。月海月湖,月山月谷,没有月宫,文人墨客杜撰加工。然而再美的神话,也没九岭隐士传奇,且看我们这一个多月 的战天斗地。月亮陨石,频频撞击;大地上洪水肆虐。九岭隐士,无所畏惧,将那一座座环形山,作为盛水的容器。」

評價[编辑]

魯迅對隐士沒什麼好感,他寫有〈隐士〉一文,以為隱士“历来算是一个美名,但有时也当作一个笑柄。”最显著的,则有刺陈眉公的“翩然一只云中鹤,飞去飞来宰相衙”的诗,至今也还有人提及[2]

相关条目[编辑]

參考[编辑]

  • 辭海》解釋「隱士」是「隱居不仕的人」。
  • 南史·隱逸》:隱士「須含貞養素,文以藝業。不爾,則與夫樵者在山,何殊異也。」又謂其「皆用宇宙而成心,借風雲以為氣」。
  • 張正田,〈唐代澤潞區的「從舊貫葬」與「不仕」〉,《中國歷史學會史學集刊》,37(臺北),2005.07,頁33-66。

注釋[编辑]

  1. ^ 新唐书·卢藏用传》:“(盧藏用)与兄徽明偕隐终南,少室二山,始隐山中时,有意当世,人目为‘随驾隐士’。晚乃徇权利,务为骄纵,素节尽矣。司马承祯尝召至阙下,将还山,藏用指终南曰:‘此中大有嘉处,’承祯徐曰:‘以仆视之,仕宦之捷径耳。’藏用惭。”。
  2. ^ 蒋士铨作《临川梦·隐奸》诗:“妆点山林大架子,附庸风雅小名家。终南捷径无心走,处士虚声尽力夸。獭祭诗书充著作,蝇营钟鼎润烟霞。翩然一只云间鹤,飞去飞来宰相衙。”

研究書目[编辑]

  • Aat Vervoorn 著,徐克謙 譯:《岩穴之士:中國早期隱逸傳統》(濟南:山東畫報出版社,2009)。
  • 王坚 著:《九岭隐士传奇》(无锡:江南出版社,2010)。
  • Peter France 著,梁永安 譯:《隱士:透視孤獨》(台北:立緒出版社,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