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球菌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囊球菌病、隱球菌病
分類系統及外部資源

肺部感染隱球菌病且免疫功能缺陷的患者的組織病理學影像,經Alcian blue與PAS染色
ICD-10 B45.
ICD-9 117.5
DiseasesDB 3213
eMedicine med/482
MeSH D003453

隱球菌病英语Cryptococcosis、Cryptococcal disease)是一種可能致命的真菌疾病,由一或二種真菌造成:新型隱球菌Cryptococcus neoformans)與Cryptococcus gattii,兩者原本都被認為是Cryptococcus neoformans變種,但現在被分成兩個不同的物種。

隱球菌病通常是藉吸入有感染力的繁殖體而感染,但繁殖體具體的形式還不確定,目前較被接受的說法是經有性或無性過程產生的擔孢子

病原與感染形式[编辑]

隱球菌病是一種伺機性感染,常感染愛滋病患者。其他易感者包括某些淋巴瘤患者(如霍奇金氏淋巴瘤)、结节病患者及長期使用糖皮質激素的患者。

造成隱球菌病的病原廣泛分布於全世界的土壤中[1]。其流行因為某些原因而在近二十年內大幅增加,這些原因包括愛滋病的增加及免疫抑制藥物使用的增加。

在人類,隱球菌病的感染形式有三種:

隱球菌型腦膜炎被認為是透過肺部的感染擴散造成的。Cryptococcus gattii可感染免疫功能正常者。而兩種新型隱球菌C. neoformans v. grubiiC. v. neoformans)通常只能感染免疫功能低下者。細胞免疫缺陷者(如愛滋病患者)猶為易感播散性隐球菌病。隱球菌病通常是致命的,特別是沒有接受治療的情況下。

雖然造成隱球菌病最常見的病原是新型隱球菌(感染免疫功能低下者),但C. gattii越來越常被識別為具感染免疫功能正常者能力的病原體,特別是在加拿大與澳洲。這可能是因為較少的暴露與較高的感染力,或是對這種病原特殊的免疫缺陷。

診斷[编辑]

隱球菌病的症狀包括發燒、乏力、胸痛、乾咳、腹部腫脹、頭暈、視覺模糊及精神混亂[2]

腦脊髓液痰液尿液進行培養並檢測隐球菌抗原滴度可對隱球菌病進行確診。若為嚴症感染也可對血液進行培養檢測。隱球菌症很少感染非愛滋病毒攜帶者的免疫功能正常者,即使感染了也很難診斷出來,在所有醫學文獻中,其報導量小於250例,且大多是患者死後才診斷出[3]

治療[编辑]

免疫功能低下者[编辑]

對于非愛滋病患者的免疫功能低下者隱球菌病的治療方法尚未得到深入研究。靜脈注射兩性黴素B氟胞嘧啶可能有效。在对因使用免疫抑制剂导致免疫功能低下而患隱球菌病的患者,应尽可能的减少免疫抑制剂的剂量,直至消除感染。

愛滋病患者通常對兩性黴素B與氟胞嘧啶的敏感性较低,因此在上述初步診斷後,可口服氟康唑[2] 。何時開始針對HIV病毒治療的時間點目前仍不明朗,有項小型、較不具權威的研究建議應將對HIV的治療推遲十週,較能阻止因併發免疫重建炎症症候群(immune reconstitution inflammatory syndrome,IRIS)而導致的死亡[4]

免疫功能正常者[编辑]

在病原為C. gattiiC. grubii的隱球菌性腦膜炎中,已有發現併發免疫重建炎症症候群的案例,即在接受治療數月或數週後,腦膜炎的症狀突然惡化,甚至有新的神經系統症狀出現。核磁共振造影顯示腦部病變區域擴大,腦脊髓液異常值增多(白细胞数,蛋白质,葡萄糖)。腦脊髓液培養結果為無菌,且腦脊液隱球菌抗原滴度也沒有增加。炎症的進一步發展會造成腦損傷,並可能致命[5] [6] [7]

隱球菌性腦膜炎中,導致出現免疫重建炎症症候群的機制可能為之前由於隱球菌感染所導致的局部或系統免疫抑制,當使用抗真菌劑治療而消退感染後,免疫系統恢復對病原真菌的應答,產生大規模的炎症反應。在免疫重建炎症症候群產生時,系統性的服用糖皮質激素可能會有利於預防进行性神经系统惡化,並避免因此導致的死亡。

免疫重建炎症症候群可能是導致免疫正常者的症狀比免疫低下者更嚴重的原因,因為前者的病原通常為C. gattiiC. grubii,即會造成免疫重建炎症症候群的種類。

動物上的案例[编辑]

貓與狗也可能患隱球菌病。隱球菌病是貓最常見的深部真菌感染,通常導致鼻腔與鼻竇的慢性感染,及皮膚的潰傷。在有些案例中可在鼻樑上因炎症而產生腫塊。隱球菌對貓造成的感染可能與FeLV病毒有關。

隱球菌病較易出現於貓狗,但牛、羊、山羊、馬、鳥類及其他野生動物也可能患此病。土壤及鳥類排泄物是病原菌的主要來源[8][9]

圖集[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Meningitis - cryptococcal
  2. ^ 2.0 2.1 Barron MA and Madinger NE. Opportunistic Fungal Infections, Part 3: Cryptococcosis, Histoplasmosis, Coccidioidomycosis, and Emerging Mould Infections. Infections in Medicine. November 18, 2008. 
  3. ^ King JW and Dasgupta A. Cryptococcosis. eMedicine. Jun 15, 2007. 
  4. ^ Makadzange AT, Ndhlovu CE, Takarinda K, Reid M, Kurangwa M, Gona P, Hakim JG. Early versus delayed initiation of antiretroviral therapy for concurrent HIV infection and cryptococcal meningitis in sub-saharan Africa. Clin Infect Dis. 2010, 50 (11): 1532–8. |pmid= 20415574}
  5. ^ Lane M, McBride J and Archer J "Steroid responsive late deterioration in Cryptococcus neoformans variety gattii meningitis", Neurology 2004;63;713-714
  6. ^ Einsiedel L, Gordon DL, and Dyer JR, "Paradoxical inflammatory reaction during treatment of Cryptococcus neoformans var. gattii meningitis in an HIV-seronegative woman", CID 2004;39:e78–82
  7. ^ Ecevit IZ, Clancy CJ, Schmalfuss IM, and Nguyen MH, "The poor prognosis of central nervous system cryptococcosis among nonimmunosuppressed atients: A call for better disease recognition and evaluation of adjuncts to antifungal therapy", CID 2006;42:1443–7
  8. ^ Deep fungal infections
  9. ^ Malik (2003), "Feline Cryptococcosis"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