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私權 (美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美國隱私權法體現了幾個不同的法律概念。在侵犯隱私上,法律允許受害方提起訴訟,對非法侵犯個人私務、披露私人信息,或挪用他人名字謀取私利。一般而言,公眾人物有較少的隱私。

歷史[编辑]

Warren 和 Brandeisy 在1890年,於《「哈佛法學評論》第4期所提出的「隱私權」(The Right to Privacy)一文,為隱私權領域最早的專論。在這篇文章中,Warren 與Brandeis主張「不受干擾的權利」(right to be let alone)(亦有譯為獨處權),許多論點對於後來的實務見解和學說,至今仍有很大的影響。該文認為個人對思想、情緒和感受等與自身相關的事務的公開與否具有權利,不過隱私權不是絕對,必須受到公共利益以及本人同意的限制。

1960年,William L. Prosser教授在《加州法學評論》上發表的「隱私」(Privacy) 一文,提出四種侵害類型:

  • 不合理的干擾私人領域(侵犯隱密)
  • 公開始人困窘的私人事實(公開揭露)
  • 使用真實的訊息,造成錯誤的印象(扭曲形象)
  • 未經授權到用個人的名稱或肖像(濫用肖像)

Griswold v. Connecticut(1965年)一案中,法院認為憲法增修條文,隱含有隱私權係受到保障,以抵抗政府侵害的「暈影」(penumbra),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於本案首度承認隱私權受到憲法所保障。

美國學者Alan F. Westin,於1967年提出隱私權的四項功能,即為個人自主、情緒釋放、自我評估與受到有限保護的溝通,這四點可作為隱私權應受到保護的理由。

保護範圍[编辑]

以下舉美國法的重要案例介紹隱私權的保護範圍,值得注意的是,學者王澤鑑將美國隱私權個案的保障範圍,分為「生育自主、家庭自主、個人自主以及資訊隱私」四類。

人的保護範圍[编辑]

Roe v. Wade(1973年)一案中,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承認婦女的「墮胎權」,受到憲法隱私權的保護。於Lawrence v. Texas (2003年)案中,美國聯邦最高法院認為德州處罰同性戀性行為,侵害了個人最私密的行為以及場所。

專業人士,譬如醫生、神父、律師等等,洩漏隱私權可能構成侵權吊銷執照。譬如Humphers v. First Interstate Bank of Oregon(1985年)中,醫生採用私密訊息使女兒找到了親生母親。但此種對於特殊關係的保護並非必然,於Whalen v. Roe(1977年)案中,對於紐約州法律規定,部分藥物的處方應做成紀錄並儲存於官方電腦,法院認為將此資訊對醫生、保險公司等單位公開,並不當然會對隱私權構成侵害。

法人沒有隱私權(參考California Bankers Ass'n v. Schultz 1974年一案),但「商業機密」則被視為財產權。

事物的保護範圍[编辑]

Katz v. U.S(1967年)中,法院認為警察錄下於公共電話亭的談話,由於說話的人在電話亭中有著「隱私權的合理預期」,違反增修條文第4條。於Stanley v. Georgia(1969年)中,於家中擁有的猥褻物品並非犯罪;於Eisenstadt v. Baird(1972年)中,法院認定禁止提供避孕方法與未婚者的法律違憲;於Winston v. Lee(1985年)中,法院認為藉由手術獲得證據是不合理的。

在聯邦及多數的州裡,一個人對於「垃圾」裡的東西,沒有隱私權的合理預期。將垃圾放在住家附近的垃圾桶,或著不透明的袋子裡,即已經放棄對於垃圾的任何財產利益。於California v. Greenwood(1988年)中,法院認為即便沒有令狀(warrant),警察也可以對準備丟掉的垃圾搜索,理由之一為,當垃圾被放在街道上的時候,可能被動物、小孩、回收者、好事者等等接觸。

侵害[编辑]

William L. Prosser 教授在「加州法學評論」上發表的「隱私」一文,提出四種侵害類型:

  • 不合理的干擾私人領域
  • 公開真實的私人事實
  • 使用真實的訊息,造成錯誤的印象
  • 未經授權到用個人的名稱或肖像

須特別注意的是,濫用肖像和「公開權」(right of publicity)的區別,公開權係為了保護未經授權的,對個人名稱或圖片逕行商業上的運用。

基本權衝突[编辑]

新聞自由與隱私權[编辑]

新聞自由受美國憲法增修條文第1條所保障,而隱私權於憲法中並未明示。一般說來,公開公眾人物真實事件,隱私權的保障程度較低,公眾人物於誹謗罪中很難獲勝。譬如N.Y. Times v. Sullivan(1964年)所建立的「真實惡意原則」(actual malice rule)。此外,於Sidis v. F-R Pub. Corp(1940年)中,對於早期曾為數學天才兒童,但後來並未於數學領域發展,且曾因犯罪入獄的報導,法院認為由於其公眾人物的特質仍然存在,新聞對於其長大後發展的關切具有正當性。

但新聞自由並非總是受到保護,於Daily Times Democrat v. Graham(Ala. 1964年)中,州法院認為,報紙刊出婦女的裙子被風吹起來的畫面,並不具有合法的新聞利益,而係對隱私權的侵害。

新聞自由、隱私權與公開權[编辑]

公眾人物有權對肖像或名稱進行商業上使用控制的權利,這與隱私權與新聞自由並無衝突。於Zacchini v. Scripps-Howard Broadcasting(1977年)中,對於電視台偷偷拍攝馬戲團的表演,並在電視新聞中播放,法院認為電視台並不能主張新聞自由免責。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