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提卡希臘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雅典希臘語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希臘語方言古典時期的分布。[1]
西部群組: 中部群組: 東部群組:

阿提卡希臘語英语Attic Greek),又稱雅典希臘語,是一種古希臘語方言,在以雅典為中心的阿提卡地區使用。在诸古希臘語方言中,它最類似於后來的希臘語,并且是“古希臘語”課程所研習的標準語言形式。

起源和范圍[编辑]

希臘語印歐語系語言分類中的一個獨立分支。在歷史上,它存在多種方言(參見古希臘語方言),雅典語是其中之一。

希臘語的最早書寫記錄可追溯到公元前 16 到前 11 世紀使用線形文字B書寫的邁錫尼希臘語。從邏輯上推測,東西部希臘語的區別在邁錫尼希臘語(或更早)就已經出現了。邁錫尼希臘語代表早期形式的東部希臘語,雅典語也屬於這個分支。由於在大約共公元前 1200 年線形文字 B 消失到大約公元前 750 年最早的希臘字母題字之間的空缺,[2] 方言的發展并不清晰。後來的希臘語文獻有三個主要方言劃分: 伊歐里斯語多利亞語愛奧尼亞語。雅典語是愛奧尼亞群組的成員。“老雅典語”是修昔底德(公元前460-400年)和雅典顯赫的前5世紀時劇作家使用的語言;“新雅典語”是后來作者使用的語言。[3]

雅典希臘語持續到了公元前 4 世紀,以後它被由它發展而來的通用希臘語(ἡ κοινὴ διάλεκτος)所取代。雅典語最終戰勝其他希臘語方言并傳播其後代的關鍵,在于雅典城邦的文化統治和后來亞歷山大大帝的父親腓力二世(382-336 BCE)接受雅典希臘語,亞歷山大的希臘化帝國傳播了通用希臘語。通用希臘語的出現通常由公元前 285 年(說希臘語的)托勒密二世登基來標示,他統治了亚历山卓埃及并開創了“亞歷山大時代”,此時亞歷山大城和它的希臘外流學者的學術都很繁榮。[4]

原先雅典希臘語的使用區域祇包括阿提卡埃維厄島基克拉迪群島中部,和南部愛琴海沿岸色雷斯地區(希臘語 Χαλκιδική)。愛琴海東岸小亞細亞西部和西北部海岸使用一種被稱為愛奧尼亞語的次方言。後來,文言雅典語被更廣泛地使用。起先在地中海的古典文明社會中(古羅馬其他希臘化國家),後來在穆斯林國家、歐洲,以及受歐洲文明影響的其他敵方。

雅典字母表[编辑]

黑彩陶器上的字母表,現藏於雅典國家考古博物館

古典雅典字母表由熟知的 24 個(大寫)希臘字母構成: Α, Β, Γ, Δ, Ε, Ζ, Η, Θ, Ι, Κ, Λ, Μ, Ν, Ξ, Ο, Π, Ρ, Σ, Τ, Υ, Φ, Χ, Ψ, Ω

它有七個元音: Α, Ε, Η(長 e), Ι, Ο, Υ, Ω(長 o)。余下的是輔音。

書寫希臘語的第一種形式不是后來大家周知希臘字母而是叫做線形文字B音節文字,它的字符表示輔音和元音的組合。

古典希臘字母的原型的最初使用仍舊是未知的。被證實了的用於一般用途的時間是公元前8世紀[5],這時它已經分為了西部和東部兩個變體,從二者分別演化出埃特魯斯坎/拉丁字母與后來的希臘字母。今天所謂的希臘字母最初是借用來拼寫希臘詞的腓尼基字母,其中的一些閃米特輔音字母 -- 比如 ʼāleph[6](希臘字母 Α)、(希臘字母 Ε) 和 ʿayin(希臘字母 Ο) -- 被用來表示希臘語元音。真正元音字母的創造是希臘語對字母發展的最革命性語言學貢獻。(對字母的早期形式,字母的完全補足,和第一個題字等請參見希臘字母。)

隨著字母表的效用變得顯著,本地變體(有時叫做“特色的”[7])開始使用。最早的雅典字母表仍然不區分長和短元音(比如 εηοω)。它缺乏字母 Ψ(psi)和 Ξ(xi),替代使用 ΦΣΧΣ。小寫字母 (α, β, γ 等)和约塔下標(中世紀發明)是遙遠將來的事情。Ϝ(wau)(不再使用於古典時期)表示 W。

此時在跨越愛琴海的愛奧尼亞,新形式的愛奧尼亞字母表出現了。它區分長和短 /o/(ΩΟ)并停止使用 Η(eta)來表示粗氣息(就是 H 聲音)。用它做為給長 /e/ 創立的字母,保持字母 Ε 給短 /e/Ϝ 被去掉,ΨΞ 出現,帶來了古典 24 字母形式的雅典字母表。在公元前 403 年,有國際化經驗的雅典城邦意識到標準化字母表的需要,所以它在官方上接受了愛奧尼亞字母表。而其他城邦更早些就接受了。

音素 老雅典 愛奧尼亞
[h] Η (無)
[ɛː] E Η (eta)
[eː] Ε ΕΙ ΕΙ
[ɔː] Ο Ω (omega)
[oː] Ο ΟΥ ΟΥ
[kʰ] Χ Χ (chi)
[pʰ] Φ Φ (phi)
[kʰs] ΧΣ Ξ (xi)
[pʰs] ΦΣ Ψ (psi)

在普通的古希臘公民閱讀題字和受過教育的希臘人閱讀文獻的時候,他們見到的都是大寫愛奧尼亞字母表: Α, Β, Γ, Δ…… 等。在中世紀小寫字母、iota 下標、字母上的粗氣和柔氣符號,和標點符號出現在希臘語的書寫中的時候,雅典希臘語書寫已經不被本土講希臘語的人使用很多個世紀了。今天出版的古代雅典文獻利用了很多非古代特征。不知情的現代讀者可能認為所見到的書頁采用了同古希臘用的古希臘語同樣的書寫系統,實際上卻是中世紀拜占庭抄寫員所抄錄的古希臘語。

語音系統[编辑]

下面列出雅典方言最顯著的語音特征。

元音[编辑]

  • 雅典-愛奧尼亞語把印歐語的 ā 變為了 ē (長 α 變為 η);比如,拉丁語 māter/ 雅典語 mētēr(“mother”)。雅典保持了在 e, i, r 之后的 ā: 雅典語 chōrā/ 愛奧尼亞語 chōrē“country”。顯見的例外來自后續的語音變更: 雅典語 *korwā 變為 *korwē 變為 korē“girl”。
  • 東部希臘語把原始印歐語的短 a 變為短 e: Artemis/ Artamis
  • 雅典/愛奧尼亞語對換 iu 來同化於隨后音節中的 iu: biblion/ bublion“book”。
  • 在早期的 ěǒ 變成 ēō 的情況下,雅典語有偽裝(非本源的)雙元音: eimi/ ēmi 來自 *esmi“I am”,這里的 e 延長來補充損失的 s
  • 古希臘語 υ 最初發音類似 food 中的 oo,在其他方言中被替代為 ου,但在雅典語中發展成了類似法語的 u 或德語的 ü: 雅典語 kurios, 皮奧夏語 kourios“lord”。
  • 在最初的長雙元音 āi, ēi, ōi 中的 i 停止發音。中世紀的 iota 下標捕獲了這個事實。
  • 在雅典語中 āǎ 與隨后的 ěē 收縮為 ā,與隨后的 ôō 收縮為 ō: nikā-ein 變為 nikān“to conquer”;*Poseidāwōn 變為 *Poseidāōn 變為 Poseidōn“Poseidon”。但是 ě 和隨后的 ā 保持不收縮: Timěās(人名);而相連的 ě 變成偽裝雙元音 ei: *treies 變為 *trees 變為 treis“three”,而 ě 和隨后的 ǒ 變為偽裝的雙元音 ou: *geněsǒs 變為 *geněǒs 變為 genous“of a gens”。
  • 在雅典語中 ē 和隨后的短元音會變成 ě 和隨后的長元音(數量交換): 史詩 nēos 而雅典語 něōs“of a ship”;愛奧尼亞語 basilēǒs 而雅典語 basilěōs“of a king”。
  • 有時省略相連的同一個音素為一個: 雅典語 bǒēthŏs 而史詩 bǒēthŏǒs“help”。
  • 長雙元音在 /s/ 前縮短。這出現在第三變格的與格複數中: basilēw- + si(n) > basilěusi(n),而愛奧尼亞語 basilēusi(n)

輔音[编辑]

  • 雅典語在愛奧尼亞語有 ss (σσ) 的地方通常有 tt (ττ)。Buck 把它解釋為最初是 *ky*chy- 變成了 tt 接著變成了愛奧尼亞語的 ss,比如 glotta/glossa“tongue”,來自 *glochya (Hofmann)。他還增加了在某些情況下的 *ty*tw,比如 tettares/tessares“four”,拉丁語 quattuor。
  • 雅典-愛奧尼亞語使用可移除的 n,即在以元音結尾的詞尾插入一個 n,用來防止與下一個詞開始處的元音相沖突,在某些語境下,比如與格或第三人稱複數結尾於 -σι;或第三人稱單數結尾於 ;或對於 esti 如此。例如,pasi legousi“they speak to all”而 pasin elegon“they were speaking to all”。
  • 雅典語在有史之前就失去了 w (Ϝ): 皮奧夏語 kalwos, 雅典語 kalos, “good”。
  • 很多方言包括雅典語,把 iu 前的 t 改為 s: Eutretis, 皮奧夏地名,雅典語 Eutresis;多利亞語 tu, 雅典-愛奧尼亞語 su“thou”。
  • ss 在雅典語中變成了 s
  • 雅典語是 h-方言(Buck 的術語)之一;就是說 spiritus asper 或粗氣符典型的來去掉了的詞首 si,但是 h-方言保持送氣而其他方言不這樣: 雅典語 histamen (*sist-), 克里特島語 istamen“we stand”。

構詞[编辑]

這里的構詞的含義是“詞的形成”。它還包括詞形變化,即通過后綴的變格變位形式的形成,但這個主題包含在古希臘語語法中。

  • 雅典語趨向把 -ter“doer of”后綴替代為 -tes: dikastes 替代 dikaster “judge”。
  • 雅典語形容詞結尾 -eios 和相應的名詞結尾,都是帶有雙元音 ei 的雙音節,而在其他方言中替代為三音節的 ēios: politeia, 克里特島語 politēia“constitution”都來自 politewia,這里的 w 去掉了。

語法[编辑]

雅典希臘語語法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古希臘語語法,至少在介紹后者主題的時候是主要關注雅典方言的特性的。本節只提及某些雅典特性。

變格[编辑]

關於變格,詞幹是曲折的詞中格結尾要附加到的那部分。在 a-alpha- 或第一變格陰性中,詞幹結尾於長 a,類似於拉丁語第一變格。在雅典-愛奧尼亞語中詞幹元音在單數時變為長 e (eta),除了在(只在雅典語中)在 e, i, r 后之外: gnome, gnomes, gnome(i), gnomen 等“opinion”,而 thea, theas, thea(i), thean 等“goddess”。

複數在這兩個案例中是不變的: gnomaitheai,但是在的形成中其他語音變是更重要的。例如,最初的主格複數 -as 被替代為 -ai,它不經歷 ae 的變更。在少見的 a-詞幹陽性中,屬格單數服從 o-變格: stratiotēs, stratiotou, stratiotēi 等。

o-omicron- 或第二變格中,多數為陽性(此外一些陰性),詞幹結尾於 oe,類似於動詞形成,它由詞根加上的印歐元音變換詞幹元音 oe 依次構成。它等價於拉丁語的第二變格。在主格單數中希臘語 -os 和拉丁語 -us 的交替對於希臘語和拉丁語的讀者是很熟悉的。

在雅典希臘語中最初的屬格單數結尾於 *-osyo 在失去了 s 之后(在所有方言中都發生了)延長詞幹 o 為假性二合元音 -ou (參見前面語音章節中的元音): logos “the word”, logou 來自 *logosyo“of the word”。雅典-愛奧尼亞語的與格複數有 -oisi,它出現在早期雅典語中但后來簡化為 -ois: anthropois“to or for the men”。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Roger D. Woodard (2008), "Greek dialects", in: The Ancient Languages of Europe, ed. R. D. Woodard,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p. 51.
  2. ^ See the summary by Susan Shelmerdine, Greek Alphabet, the section in the Indo-European Database on the Greek Alphabet and the ancientscripts.com site
  3. ^ from Goodwin and Gulick's classic text "Greek Grammar" (1930)
  4. ^ Goodwin and Gulick in "Greek Grammar"
  5. ^ The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mentions the Dipylon vase from Athens as the first, giving a date of 725
  6. ^ Strictly speaking, Semitic aleph is not a "consonant" but only a "chair" for any unrepresented vowel.
  7. ^ Buck, Greek Dialects, uses this term.

书籍[编辑]

  • Goodwin, William W. Greek Grammar. Macmillan Education Ltd. 1879. ISBN 0-89241-118-X. 
  • Smyth, Herbert Weir. Greek Grammar.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20. ISBN 0-674-36250-0. 
  • Buck, Carl Darling. The Greek Dialects.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55. 

外部鏈接[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