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籠之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雞籠之戰
荷西殖民地與貿易爭奪戰爭的一部分
日期: 1642年8月21日1642年8月26日
地点: 臺灣北部聖薩爾瓦多城基隆市
結果: 西班牙駐軍戰敗投降,退出北台灣
參戰方
Flag of the Netherlands.svg荷蘭大員派遣軍 Flag of Cross of Burgundy.svg西班牙聖薩爾瓦多城駐軍
指揮官和领导者
Flag of the Netherlands.svg哈魯斯(實戰指揮官)
Flag of the Netherlands.svg拉莫提(原派統帥)
Flag of Cross of Burgundy.svg波爾的里奧
兵力
約396人(荷蘭軍)
1000人(淡水原住民)
艦隊
約300多人[1]
伤亡与损失
6人(亡)

雞籠之戰第二次聖薩爾瓦多城戰役聖救主城之戰聖救主城荷西浴血戰),是1642年荷蘭東印度公司為從西班牙帝國手中奪取北臺灣統治權,所發動之戰爭。由於雙方戰力相差過大,西班牙軍對抗荷軍僅6日就投降,進而結束了台灣西班牙統治時期。戰後荷蘭人把聖薩爾瓦多城改建成北荷蘭城,作為往東台灣探金的據點;又在聖特·多明哥城原址上,重新修築安東尼堡,以掌控此地的硫磺貿易。

緣起[编辑]

1637年,菲律賓總督科奎拉Sebastián Hurtado de Corcuera)下令拆除淡水聖多明哥城,以及雞籠島上的看守堡(la mira)、撤守堡(la retirada)、桶方堡(el cubo),只保留主城聖薩爾瓦多[2];不過拆除計畫受到當地道明會的反對,桶方堡未被拆除[3]。雞籠駐軍也縮減至百餘人,且科奎拉每年都會把部份士兵調回菲律賓[4]

西班牙人裁軍的消息傳到大員後,荷蘭人認為征服雞籠的時機已經到來。1641年8月,荷兰东印度公司第6任台灣長官保羅·杜拉弟紐司Paulus Traudenius)派遣205位荷軍士兵,及約500位淡水原住民組成的聯軍,試圖進攻雞籠。只是荷軍偵查過雞籠島上的據點後,判斷火炮數量不足以攻破城堡[5],勸降對方失敗後即返回大員。稍後荷軍在歸途上燒毀了大雞籠社,以誇耀軍威,並把淡水納入治下。經過此事,波提羅長官為強化雞籠島的防禦,違背科奎拉的指示,重建可以俯瞰聖薩爾瓦多城的撤守堡,以免爾後荷軍從此地居高臨下炮擊主城[6]

攻陷雞籠[编辑]

1642年,巴達維亞當局以拉莫提(Johannes Lamotius)為統帥,增援大員當局進攻雞籠。不過杜拉弟紐司擔心夏季季風結束前,援軍無法抵達台灣,遂派哈魯斯(Hendrik Harouse)率396位士兵先行進攻[7]。8月19日,哈魯斯的艦隊抵達雞籠島水域,上岸時因受潮流影響及西軍火砲壓制,只得退回船上。隔日,荷軍迂迴至雞籠島東側之八尺門水道附近[8],打算奪取島上的制高點,亦即原為看守堡所在之山丘。荷軍搶灘時,與20位西班牙士兵交戰,因西軍欠缺後援,不久後就退回撤守堡,讓荷軍成功上岸,並攻下了山丘[9]

21日起,荷軍在看守堡山丘構築陣地,和撤守堡展開砲擊戰。然而荷軍地勢上佔有優勢,加上雙方火力相差過大,西班牙軍每發射10枚砲彈,荷軍就反擊200多枚[10]。交戰結果西軍損傷慘重,撤守堡胸牆嚴重損毀;聖薩爾瓦多城也受炮火波及,損毀一處稜堡[11]。交戰途中,有1000位淡水原住民弓手抵達雞籠島對岸,替荷軍助陣,不過哈魯斯認為弓箭對戰況幫助不大,令其留駐原地[12]

荷軍除了持續砲擊外,另外又準備了2台18磅的加農砲,24日佈署完成後,共以108枚砲彈轟毀了撤守堡城牆[13]。到了25日,西軍共陣亡6位士兵及損毀2台加農砲[13],西軍只得放棄抵抗,退回聖薩爾瓦多城。荷軍佔領撤守堡後,幾乎已確定獲勝,因為從此處可觀察聖薩爾瓦多城守軍的動向,並切斷城內水源[14]。當晚,波提羅與城內所有官兵及傳教士商議,大多數人皆認為無力抵抗荷軍,遂於26日開城投降。[13][15]

戰後[编辑]

9月5日,拉莫提率軍抵達大員,杜拉弟紐司還不知道荷軍已經獲勝,仍派拉莫提北上增援。沒多久後,荷軍攻陷雞籠的消息傳到大員,不過拉莫提照樣出發,於13日抵達雞籠,並接管此地的指揮權[16]

此役結束後,西班牙俘虜被運至巴達維亞囚禁,然而不久後即獲釋,於1643年6月29日平安返回馬尼拉[17]。可是波爾的里奧害怕被追究戰敗責任,不願隨其他人回去馬尼拉,反而滯留於望加錫。結果菲律賓總督科奎拉被迫承擔丟失台灣的責任,1644年卸職總督後就遭當局逮捕,坐了4年牢[18]

參見[编辑]

注釋[编辑]

  1. ^ "荷西浴血戰-本事",國立臺灣博物館,2006.
  2. ^ 《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頁406-407
  3. ^ 《雞籠山與淡水洋》,頁295
  4. ^ 《西班牙人在臺灣》,頁107
  5. ^ 《福爾摩沙如何變成臺灣府》,頁206
  6. ^ 《福爾摩沙如何變成臺灣府》,頁207
  7. ^ 《西班牙人的臺灣體驗》,頁43
  8. ^ 《雞籠山與淡水洋》,頁304
  9. ^ 《西班牙人的臺灣體驗》,頁394
  10. ^ 《西班牙人在臺灣》,頁109-110
  11. ^ 《西班牙人的臺灣體驗》,頁394-395
  12. ^ 〈荷軍攻略基隆史料〉,頁79
  13. ^ 13.0 13.1 13.2 《西班牙人的臺灣體驗》,頁395
  14. ^ 《西班牙人在臺灣》,頁110-111
  15. ^ 另有一說根據西班牙人記載,波提羅係於24日開城投降,參見《雞籠山與淡水洋》,頁295
  16. ^ 《西班牙人的臺灣體驗》,頁44
  17. ^ 《西班牙人在臺灣》,頁118
  18. ^ 《福爾摩沙如何變成臺灣府》,頁210-211

參考資料[编辑]

  • 阿瓦列斯(Alvarez, José María)原著,李毓中、吳孟真譯《西班牙人在臺灣》,南投市:國史館臺灣文獻館,2006,ISBN 9789860077698
  • 歐陽泰(Andrade, Tonio)原著,鄭維中譯,2007,福爾摩沙如何變成臺灣府,臺北市:遠流,ISBN 9573259400
  • 鮑曉鷗(Borao Mateo, José Eugenio)原著,那瓜譯,《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臺北市:南天書局,2008,ISBN 9789576387111
  • 陳宗仁,《雞籠山與淡水洋》,台北市:聯經,2005,ISBN 9570828803
  • 王一剛,〈荷軍攻略基隆史料〉《臺北文獻》直字29,1974,頁7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