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都孤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孤星淚
苦海孤雛
Olivertwist front.jpg
1838年第一版
作者 查尔斯·狄更斯
原名 奥利弗·退斯特;或教区男孩的进步
插圖 乔治·克鲁克香克[3]
出版地 英格兰
語言 英语
系列 月刊:
1837年2月 – 1839年4月
類型 寫實小說
社会批判
出版者 连载:
《宾利杂录》[1]
图书: 理查德·宾利[2]
出版日期 1837 (共3部)
媒介 印刷 (连载,精装,简装)
頁數 123 页
ISBN 91-1-937201-9
OCLC 185812519

苦海孤雛》(英語Oliver Twist,中國大陸多译为《雾都孤儿》,又譯《孤雛淚》),是英国作家查理斯·狄更斯的第二部作品,在1838年由理查德·宾利 (Richard Bentley) 出版。

故事记叙了一位孤儿奥利佛·退斯特在济贫院的悲惨经历,以及随后在殡仪馆的遭遇。他逃出了伦敦后遇到了少年犯头子小扒手道奇 (Artful Dodger)。天真无辜的奥利佛被他们带到了教唆犯费金 (Fagin)的老巢。

《苦海孤雛》的特點在于狄更斯對罪犯和他們肮髒生活以平淡無奇的方式寫在筆下。[4]小說揭露了狄更斯時代倫敦大量孤兒的悲慘生活。小說的副標題是《教區男孩的進步》[5],暗指約翰·班揚的《清教徒進步》[6]和18世紀威廉·荷加斯的諷刺連載《浪子的進步》[7]和《娼妓的進步》[8][9]

如同狄更斯的其他小說,本書揭露許多當時的社會惡疾,如救濟院、童工、以及幫派吸收青少年參與犯罪等,試圖喚起大眾的注意。狄更斯使用諷刺和黑色幽默來對社會虛僞進行了嘲諷。小說的靈感可能來自羅伯特·紐西蘭 (Robert Blincoe),這位孤兒在紡織廠做童工的苦難在十九世紀30年代被廣泛閱讀。而狄更斯早年的童工經曆也可能對故事情節發展有所貢獻。[10]

本書曾多次改編為電影電視劇舞台劇。世界知名導演羅曼·波蘭斯基於2005年也曾將此書拍成電影。最早林紓将其译作《贼史》,后有人译为《孤雏泪》。

出版[编辑]

小說起初是以月刊連載的形式出現,于1837年2月開始到1839年4月結束。小說原先是狄更斯連載故事《泥蛙》[11]的一部分。[12][13][14]直到1847年,小說才有了自己獨立的連載。喬治·克魯克香克[15]以鋼鐵蝕刻版畫的方式爲其提供了插圖。[16]在連載結束前的6月中,故事的小說形式第一次出現,由理查德·賓利出版,並使用了筆名"Boz",以及克魯克香克24份插圖。

第一版名稱爲《苦海孤雛》或《教區男孩的進步》

連載第一版,《奧利佛·退斯特曆險》1846年1月
喬治·克魯克香克設計

连载日期:[17]

  • I – 1837年2月 (第1–2章)
  • II – 1837 年3月 (第3–4章);
  • III – 1837 年4月 (第5–6)章;
  • IV – 1837 年5月 (第7–8章);
  • V – 1837 年7月 (第9-11章);
  • VI – 1837 年8月 (第12–13章);
  • VII – 1837 年9月 (第14–15章);
  • VIII – 1837 年11月 (第16–17章);
  • IX – 1837 年12月 (第18–19章);
  • X – 1838年1月 (第20–22章);
  • XI – 1838 年2月 (第23–25章);
  • XII – 1838 年3月 (第26–27章);
  • XIII – 1838 年4月 (第28–30章);
  • XIV – 1838 年5月 (第31–32章);
  • XV – 1838 年6月 (第33–34章);
  • XVI – 1838 年7月 (第35–37章);
  • XVII – 1838 年8月 (第38-39章的一部分);
  • XVIII – 1838 年10月 (完结39章–41章);
  • XIX – 1838 年11月 (第42–43章);
  • XX – 1838 年12月 (第44–46章);
  • XXI – 1839 年1月 (第47–49章);
  • XXII – 1839 年2月 (第50章);
  • XXIII – 1839 年3月 (第51章);
  • XXIV – 1839 (第52–53章);

故事概况[编辑]

济贫院和第一份工作[编辑]

邦布尔先生

奧利佛·退斯特的登場是在某地貧困的濟貧院中(雖然1837年小說在《賓利雜錄》刊登時鎮子叫做泥蛙,位于倫敦70英裏以北——但事實上它的位置在北安普敦)。孤兒出生時母親去世,父親則不知下落。根據《1834年濟貧法案》 (Poor Law Amendment Act 1834),奧利佛被給予了最低限度的照顧,在麥恩太太的托兒所裏過了9年。然而他常常吃不飽,穿不暖。在他的9歲生日左右,教區執事邦布爾先生將奧利佛趕了出來,勒令他在濟貧院撿麻絮。在此的6個月中,奧利佛常常吃不飽飯。一天,餓極了的孩子們決定抽簽,抽中了的就必须再要一勺稀粥。奧利佛中簽,戰戰兢兢地走上前來,手裏拿著碗,提出了他最著名的請求:“對不起,先生,我還要一點。”

混亂遂即而其,負責濟貧院的僞善、肥胖的紳士立即作出決定:交5英鎊拿走這孩子做學徒。一位野蠻的掃煙囪人幾乎要帶走奧利佛,但他聲嘶力竭地懇求不要與這個“可憎的人”同伍,以至于慈祥的老法官拒絕在契約上給他簽字。不久,教區雇傭的殡儀蘇爾伯雷先生接受了奧利佛。奧利佛得到了稍好的對待,但由于他面容愁苦,被當成送殡人使用。蘇爾伯雷先生自己的婚姻不幸,他的妻子發現自己的先生好像喜欢奧利佛,便立即對他産生了反感,對他不好。慈善學校的學生諾亞·克雷波爾嫉妒奧利佛成爲送殡人,蘇爾伯雷的女仆夏洛蒂則戀愛諾亞。

爲了挑唆奧利佛,諾亞侮辱奧利佛的生母,稱她是“裏裏外外爛透了的踐貨”。奧利佛感到憤怒,暴打諾亞。蘇爾伯雷太太站在了諾亞一邊,還擊奧利佛,之後又唆使丈夫、邦布爾先生再次對奧利佛施虐。晚上,當奧利佛回到自己房間裏時,他做出兒童時期從未有過的事情——抽泣。當晚,奧利佛決定逃跑,跟隨著馬車,他來到了倫敦。

伦敦,小扒手達金斯和费金[编辑]

小扒手道奇(中)向费金(左)介绍奥利佛(右)

在他去伦敦的旅程中,奥利佛遇到了被称之为機靈鬼 (Artful Dodger)的杰克·达金斯 (Jack Dawkins),但天真的奥利佛没有识破他的诡诈。道奇为奥利佛提供了免费的饭食,并告诉他在伦敦的绅士会为他无偿提供食宿。奥利佛喜出望外,跟随道奇到了“老绅士”的住所。由此,奥利佛陷入了名声狼藉的犹太罪犯费金 (Fagin)手中,即達金斯所说的老绅士,并跟着一群少年帮派住在了位于大红花山 (Saffron Hill)的老巢。此时的奥利佛依然被蒙在鼓里,以为他们的工作是制作钱包和手帕。

不久之后,奥利佛与两个小喽喽——達金斯和查理·贝兹 (Charley Bates)出去“找”手帕。当奥利佛发现他们的工作是扒窃时,已经太晚了。道奇和查理从老绅士布朗罗先生口袋里偷出了手帕后逃逸,当布朗罗发现手帕不见了后,看见了惊慌失措的奥利佛,遂即追了上去。众人将奥利佛逮住,交到推事那里。有趣的是,布朗罗再三考虑之后,似乎不愿意相信他是个扒窃犯。在举证过程中,书报摊主指证是道奇伸的手,奥利佛则因支持不住而倒地。布朗罗将奥利佛带回了家中,与管家贝德温太太一道照料他。

比尔·賽克斯 (Bill Sikes),佛瑞德·巴纳德 (Fred Barnard)绘

奥利佛在布朗罗家迅速康复,对他们的殷情感到受宠若惊。好景不长,由于害怕他招供,费金决定将奥利佛带回老巢。当布朗罗让奥利佛去为书本付钱时,孩子帮的一为女孩南茜跟他搭讪,称被恋人、残忍的比尔·賽克斯虐待,需要他的帮助。奥利佛跟了过去,便立即被绑起,送回了费金的老巢。小偷们搜出了布朗罗先生给他的5镑钱,将他全身的新衣服扯掉。奥利佛打算逃走报警,但被達金斯、查理和费金生生拖了回来。南茜同情奥利佛,将他从费金和賽克斯的毒打下救了出来。不久後,賽克斯帶著奧利佛前往一棟宅邸偷竊,卻被屋裡的人識破,賽克斯逃走,奧利佛則中槍,被屋裡的人收留。屋主梅萊老太太與侄女蘿絲.梅萊待他如同家人。


谜团[编辑]

神秘人蒙克斯找到了费金,与他密谋摧毁奥利佛的声誉。蒙克斯指责费金没能把奥利佛教唆成为一名罪犯,俩人商量好不让奥利佛得知自己的身世。很显然,蒙克斯与奥利佛有些关联,但这直到后续故事才被写明。邦布尔先生与济贫院富有的柯尼夫人结婚,但天天被河东狮吼,闹得狼狈不堪。吵嘴之后,邦布尔先生跑去酒馆消愁,却遇到了蒙克斯,后者问询有关奥利佛的事情。邦布尔要蒙克斯付开口钱,之后蒙克斯私会邦布尔。在邦布尔夫人告诉孟可司她所知的一切后,三人合谋将奥利佛母亲的小盒和戒指扔到了河里。蒙克斯告诉费金他计划摧毁奥利佛,不巧被南茜听到,告知了奥利佛的恩人。

南茜感到十分愧疚,为奥利佛的安危担忧,便急忙找到蘿丝·梅莱布朗罗先生报信。他知道蒙克斯和费金会回来找奥利佛的恩人。某夜,南茜赶去私会,但賽克斯不准她离开,除非她能告诉事件和行踪。费金意识到南茜在捣鬼,决定探个究竟。于此同时,诺亚因偷钱离开了苏尔伯雷,逃到了伦敦。夏洛蒂也跟了过来 —他俩成了一对,诺亚化名“莫里斯·波尔特”加入了费金的团伙。夏洛蒂(暗指)则成了妓女。在诺亚与费金一起的时候,小扒手道奇偷银质鼻烟壶被抓,定罪(十分搞笑),流放澳大利亚。之后,费金派诺亚前去跟踪南希,发现她与蘿丝和布朗罗先生私会,准备解救奥利佛的秘密。

费金向賽克斯告密。塞克斯被迫殺害南茜,逃亡乡村。賽克斯被南茜的鬼魂所搅扰,镇上的动静则让他心神不定。他返回伦敦,寻找藏身之处,但却在逃跑中遇到了意外,吊死在了屋顶上。

结局[编辑]

狱中的费金。

布朗罗先生吐露了蒙克斯实情:他的真名叫爱德蒙·李福特,是奥利佛同父异母的兄弟,虽然生育是合法的,但婚姻却没有爱情。奥利佛的母亲艾格尼丝才是父亲的真爱。布朗罗先生留着她的照片,当发现孩子面孔时开始发问。多年以来,蒙克斯搜索着这个孩子 – 不是与他交好,而是想摧残他(见亨利·菲尔丁的《汤姆·琼斯》案例)。布朗罗要奥利佛把自己一半的遗产(其实并不多)给蒙克斯,为他提供第二次机会;奥利佛则满心答应。蒙克斯之后跑到了美国,将钱挥霍一空,不停地惹事,最后死在了监狱里。费金被捕,下了大狱。在临刑前夜,布朗罗和奥利佛前往纽盖特监狱看费金最后一眼。二人离开,费金在惊恐和绝望中赴刑。

蘿丝·梅莱原来是艾格尼丝失散的妹妹,即奥利佛的姨姨。她嫁给了心爱的哈利,奥利佛则跟着恩人布朗罗先生。诺亚成为警察的线人。邦布尔失业,落魄地重回先前的济贫院。查理·贝兹被賽克斯的恶性吓破了胆,跑到乡下诚实劳动,成就斐然。

主题与象征[编辑]

比尔·塞克斯,基德绘

在《苦海孤雛》中,狄更斯将冷酷的现实和无情的讽刺混杂使用,描述了工业革命对十九世纪英国产生的副作用,批判了残忍的新《1834年济贫法案备忘录》。无辜的奥利佛被卷入了这个世界,而他的唯一出路就是济贫院、费金的帮派、监狱或是坟墓。在这个新兴的工业/制度化背景下,童话故事也层出不穷。在这个腐败堕落的环境中,被动的奥利佛却保持着自己的真纯;在别人都屈从的时候,他却憎恶罪恶,并以一种童话故事的风格,奥利佛最终获得了奖赏——在乡下过着平静的生活,并与慈善的朋友为伍。在向着大团圆进军的过程中,狄更斯也探究了十九世纪30年代伦敦流浪儿、孤儿的生活和可能的景观。[18]

贫困与阶级[编辑]

《苦海孤雛》書影

贫困是《苦海孤雛》中的主要议题。在整部小说中,狄更斯放大了这一主题,描述了贫民窟如此的破败、以至于正行房子濒临倒塌。在早先的章节中,奥利佛与苏尔伯雷先生参加了一个乞丐的葬礼,看到了整个家庭挤在一间不忍目睹的屋子里。

这种普世的不幸使得奥利佛所渴求慈悲与慈爱更加切中要害。奥利佛得到了一些或多或少的帮助,这些都帮助他度过难关。[19]狄更斯描述了这种显而易见的贫困,告诉他的中产阶级读者们在伦敦有多少人饱受贫困与疾病的折磨。尽管如此,在《苦海孤雛》中狄更斯也透露了有关社会阶级和不公的混合信息。奥利佛所在的济贫院将他放置在社会的最底层;作为一个没有朋友的孤儿,他受到轻视是习以为常的事情。“坚毅精神”使得他在折磨中得以存活。他绝大多数朋友则似乎罪有应得。诺亚·克雷波尔也是一个慈善学校的学生,他懒散、愚笨、懦弱;塞克斯是个恶棍;费金则教唆、腐蚀儿童;小扒手道奇则生来就犯事儿。奥利佛所遇到的许多中产阶级——苏尔伯雷太太、邦布尔先生、以及管理济贫院的那些假冒为善的“绅士”们——说实话,更加邪恶。

象征[编辑]

奥利佛在入室行窃时受伤。

狄更斯在写作中大量使用了象征手法。奥利弗所面对的许多象征都是善恶的较量:恶势力不停地试图腐化、剥削良善,但后者最终胜出。例如,“老好人”费金的品质是恶魔一样的:他擅长腐蚀小孩,盘踞在自己的角落里称王称霸;第一次登场时,他拿着长面包叉子站在火炉旁;在处决的前夜,他拒绝做最后的祷告。[20]伦敦的贫民窟也有一个令人窒息的内部景观;黑暗与邪恶以昏暗的屋子和黑夜的形式出现,而统驭它们的残暴则化身为异常寒冷的天气。与之相反,梅莱与奥利佛所居住的乡野则好像快乐的天堂。

小说中也使用了尖锐的主题——肥胖,并以此唤醒奥利佛世界的极度不公。当饿得半死的孩子去多要一口饭时,大腹便便的男人对他进行了惩罚。小说中很多其它人都是体型超重的。在小说的末尾,洞悉尘世的眼镜成为了象征。多年来,费金躲避阳光、人群和开阔的场所,自己则常常呆在阴暗的老巢里。当末日来临时,费金站着受审,并因众目睽睽而倍感不自在。同样地,当塞克斯杀死南希时,他逃到了乡野,但无法逃避记忆中的眼神。另外,当看到自己的榜样不过是些杀人不眨眼的家伙时,查理·贝兹选择了回头是岸。

人物[编辑]

最后的机会

就复辟时期喜剧和亨利·菲尔丁而言,狄更斯为他笔下的人物给出了恰当的命名。奥利佛(Oliver)自己从字母表上是低贱孤儿的象征,是“完全扭曲的”(Twist)。[21]然而,奥利佛和他的名字可能源于贫民习艺所男孩彼得·托利佛(P.Tolliver)的名字,狄更斯与他一块儿长大。[22]格拉基特先生(Mr. Grimwig)得名于“冷酷”(grim),悲观的外貌。这个外貌实际上是他内在慈悲、感性的保护膜。其它角色则得名于半妖魔化的諷刺畫。麦恩太太(Mrs. Mann)负责照料奥利佛,但却是最没有母性的女人;邦布尔先生(Mr. Bumble)虽然极为自尊,但用词极为笨拙;苏尔伯雷先生自然是“酸梅子”(sour berries),指代苏尔伯雷夫人无尽的责骂,和苏尔伯雷的殡仪职业。露丝·梅莱(Rose Maylie)的名字与花朵和春天、年轻与美貌相联系,而托比·格拉基特(T.Crackit)的名字则与入室盗窃相联系。

比尔·塞克斯的狗靶心和“跟它们的主人一样”脾气坏,象征着主人的特征。狗的残忍代表了塞克斯的兽性,而塞克斯的自残则表现在狗的伤疤上。狗在塞克斯的指令下愿意去伤害任何人,表现出主人无头脑的残忍。塞克斯自己感到狗是自己的写照,这就是他为什么去淹死狗的缘故。实际上,他是在逃避自己。这就是为什么当塞克斯死后,狗也立即跟着离去。[23]当塞克斯杀害南希后,靶心代表了塞克斯的罪孽。狗将地板踩满了血腥的脚印。不久,塞克斯拼命地想摆脱这条狗,认为狗的出现会出卖自己。然而,正如塞克斯无法摆脱自己的罪孽,他无法摆脱靶心,它在塞克斯死前跑了回来。靶心(Bull's-eye)的名字也唤起了南希眼睛的联系,后者在塞克斯那里阴魂不散,并最终导致了他的意外。

在整部小说中,狄更斯使用了极端的人物形象来探究对立的主题;例如,布朗罗先生和费金体现了“善与恶”。狄更斯也将遵纪守法的奥利佛和作威作福的小扒手道奇对立了起来。犯法与惩罚是主题的另一面,正如罪孽与救赎:狄更斯将犯罪行径描述为从扒窃到谋杀,而他们最后都受到了严厉的惩罚。最明显的是比尔·塞克斯被恶徒追猎致死,费金则关在牢房里,被判死刑。他们没有得到救赎:塞克斯试图逃逸;临行前,惊恐的拒绝见拉比或是祷告,反而求奥利佛帮助他越狱。南希则在最后得到了挽回,以平静的方式离去。

在《雾都孤儿》中,南希是少数充满矛盾的角色。虽然她也是个犯罪分子,被费金一手带大,但在奥利佛的拐卖上她依然心怀怜悯,并试图补偿。作为费金的一个受害人,她虽然被腐蚀,但良心未泯;在老人的犯罪帝国中她的声音是婉转的。她想把奥利佛从这种悲惨的命运中带出来;同时她不想背叛自己的恋人比尔·塞克斯。当之后他被斥责为无可救药时,狄更斯称她的心是“充满杂草的枯井底最后的一滴净水”。[24]

反犹主义[编辑]

狄更斯被指责在《雾都孤儿》中对犹太角色费金的描绘上持反犹主义立场。保罗·威勒里 (Paul Vallely)写到费金是英语文学中最恶心的犹太角色,是狄更斯所创作的989位人物中最可恶的家伙。[25]纳迪亚·瓦德曼[26]评论了在文学中犹太人的形象,认为费金的形象不过是继承了犹太人是邪恶的传统,这个形象将他与恶魔、野兽联系了起来。[27]

小说提及费金共257次,其中在前38章称其为“犹太人”,而其它人物的种族和宗教信仰却很少提及。[25]1854年,《犹太编年史》(Jewish Chronicle)质问为什么“犹太人在这位‘好心的’作者笔下以及被压迫人中被单独拎了出去。”狄更斯(他对伦敦街头生活和儿童压迫见地颇深)解释道他之所以将费金定格为犹太人是因为“很不巧这是真实的,在小说所述的年代里,犯罪分子们几乎清一色地都是犹太人”。[28]狄更斯称自己将费金叫成犹太人并不是想要攻击犹太信仰,他在信中写道“对犹太人来说我认为他们只是朋友。在公开和私下,我都会说他们的好话,并能够在交往过程中证实他们信仰的纯正。”[29]伊莱扎·戴维斯 (Eliza Davis)的丈夫在1860年购买了狄更斯的故居,写信向他抗议对费金的描述,称自己遇到了“对希伯来人轻蔑的卑鄙歧视”,认为他对犹太人造成了极大的误解。狄更斯在受到信后,起初予以反驳,但随后暂停了对《雾都孤儿》的印刷,并修改了小说的后续部分,这就是为什么在第38章之后的179次引述中,费金就很少被称之为“犹太人”的缘故了。[25]

改編版本[编辑]

此書曾多次被改編成不同格式的作品,包括電影電視劇音樂劇,有:

参考文献[编辑]

  1. ^ Bentley's Miscellany
  2. ^ Richard Bentley
  3. ^ George Cruikshank
  4. ^ Donovan, Frank. The Children of Charles Dickens. London: Leslie Frewin, 1968, pp. 61–62.
  5. ^ The Parish Boy's Progress
  6. ^ The Pilgrim's Progress
  7. ^ A Rake's Progress
  8. ^ A Harlot's Progress
  9. ^ Dunn, Richard J.. Oliver Twist: Whole Heart and Soul (Twayne's Masterwork Series No. 118). New York: Macmillan, p. 37.
  10. ^ Charles, Dickens. Oliver Twist. Kiddy Monster Publication. : Summary. 
  11. ^ The Mudfog Papers
  12. ^ Oliver Twist, Or, The Parish Boy's Progress By Charles Dickens, Contributor Philip Horne, Published by Penguin Classics, 2003, p. 486. ISBN 0-14-143974-2.
  13. ^ Ackroyd, Peter. Dickens. London: Sinclair-Stevenson. 1990: 216. ISBN 1-85619-000-5. 
  14. ^ Bentley's Miscellany, 1837.
  15. ^ George Cruikshank
  16. ^ Oxford Reader's Companion to Dickens (Paul Schlicke, Editor).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9, p. 141.
  17. ^ Masterpiece Theater on PBS.org
  18. ^ Miller, J. Hillis. "The Dark World of Oliver Twist" in Charles Dickens (Harold Bloom, editor), New York: Chelsea House Publishers, 1987, p. 35
  19. ^ Walder, Dennis, "Oliver Twist and Charity" in Oliver Twist: a Norton Critical Edition (Fred Kaplan, Editor). New York: W.W. Norton, 1993, pp. 515–525
  20. ^ Miller, ibid, p. 48
  21. ^ Ashley, Leonard. What's in a name?: Everything you wanted to know. Genealogical Publishing, 1989, p. 200.
  22. ^ Richardson, Ruth. "Dickens and the Workhouse: Oliver Twist and the London Poor."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USA, 2012, p. 56.
  23. ^ NovelGuide
  24. ^ Donovan, Frank, The Children of Charles Dickens, p. 79.
  25. ^ 25.0 25.1 25.2 Vallely, Paul. Dickens' greatest villain: The faces of Fagin, 7 October 2005.
  26. ^ Nadia Valdman
  27. ^ Valdman, Nadia. Antisemitism, A Historical Encyclopedia of Prejudice and Persecution. ISBN 1-85109-439-3
  28. ^ Howe, Irving. Oliver Twist – introduction. [21 October 2009]. 
  29. ^ Johnson, Edgar. 4 – Intimations of Mortality. Charles Dickens His Tragedy And Triumph. Simon & Schuster Inc. 1 January 1952 [8 February 2009].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