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霍光
霍光
三才圖會》的霍光像
出生 汉武帝元光年间
(前130年代?)
河东郡平阳县
逝世 汉宣帝地节二年
前68年
西漢
諡號 宣成侯
墓葬 霍光墓 (兴平市南位镇东陈阡村南部)

霍光(前130年代?-前68年),子孟[1]西汉河东郡平阳县(今山西省临汾市)人,政治家麒麟阁十一功臣之首,名将霍去病异母弟,昭帝上官皇后外祖父,宣帝霍皇后之父。先后任郎官,曹官、侍中奉车都尉光禄大夫大司马大将军等职位,封博陆侯谥号宣成,是以又被尊称为博陆宣成侯[2][3]。历经汉武帝、汉昭帝、汉宣帝三朝,期间曾主持废立昌邑王。宣帝地节二年霍光去世,过世后第二年霍家因谋反族诛

霍光本人身高七尺三寸(约折合1.68米),皮肤白皙,眉目疏朗,胡须很美,是当时有名的美男子[4]。他常被人和伊尹并提,称为伊霍,后世往往以行伊霍之事代指权臣摄政废立皇帝[5]

生平[编辑]

少年时期——名将幼弟[编辑]

霍光的父亲霍仲孺河东郡平阳县的县前141年前后在长安平阳侯府的时候和府中侍女卫媪之女卫少儿私通生下霍去病。霍仲孺回平阳侯国后另娶妻生霍光,和卫少儿不再来往。建元三年(前138年),陈皇后之母大长公主刘嫖因嫉妒被冷落了一年的宫女卫子夫怀孕,绑架了正在建章当差的卫青(卫子夫之弟)意图杀害,汉武帝知道后很生气,封卫青为建章监,和其兄卫长君同为侍中,三姐卫子夫为夫人,二姐卫少儿也因此得以嫁给西汉开国功臣陈平曾孙,时任詹事一职的陈掌[6]元狩二年(前121年),霍去病拜骠骑将军之职,在出击匈奴的途中,被河东太守出迎至平阳侯国的传舍,并派人请来霍仲孺与之父子相见。霍去病替霍仲孺大量购买田地房屋和奴婢后离去。霍去病此次出征凯旋时,再次拜访霍仲孺,并将异母弟弟霍光一起带到长安照顾。霍光当时年仅十多岁,在霍去病的帮助下,先任郎官,随后迁任各曹官,侍中等职位[7]

元狩六年(前117年),霍去病去世。霍光升任奉车都尉、光禄大夫等职位,侍奉汉武帝左右,前后出入宫禁二十多年,未曾犯一次错误。因此得到汉武帝的信任[8]

武帝末年——托孤重臣[编辑]

征和二年(前91年),卫太子江充巫蛊之祸逼死后,汉武帝决定立钩弋夫人之子刘弗陵储君,并计划令霍光辅佐。武帝令宫中画师画《周公成王朝诸侯[9]图》赐给霍光,暗示他准备辅政。随后又于后元二年(前87年)临终之时明确指定霍光为大司马大将军,和金日磾上官桀桑弘羊一同辅佐时年八岁的汉昭帝[10]。此前的后元元年(前88年)霍光曾经同上官桀、金日磾共同挫败侍中仆射莽何罗与弟重合侯的叛乱阴谋。汉武帝遗诏中以此理由封他们三人为列侯。但当时也有人提出异议,认为武帝根本没有留下分封三人的遗诏[11]

民国史学家吕思勉考据认为汉武帝托孤给霍光等人不足为信,所谓托孤之时所云“立少子,君行周公之事”和画周公辅政图相送其实为子虚乌有[12]

  • 霍光只是汉武帝身边的左右侍卫,只是供驱使的下人,怎可能被汉武帝如此重视而有托孤之重任?
  • 金日磾乃匈奴人,实则为异族外人,托孤事关朝廷社稷不可能托付给一个与汉政权有杀父之仇的异族后代

昭帝时期——权倾天下[编辑]

上海城隍庙供奉的汉博陆侯霍光大将军之位

霍光与同为辅政大臣的金日磾和上官安都有联姻关系。金日磾次子金赏的妻子是他女儿。另外一位辅政大臣上官桀的儿子上官安所娶则是霍光长女,有一女上官氏。上官安打算让时年仅仅六岁的上官氏做皇后,遭到霍光反对,于是转而走盖长公主的门路,成功实现目的[13]。上官家族为了回报盖长公主,想将其情夫丁外人封列侯和光禄大夫,也被霍光驳回。霍光此前又曾多次阻止上官家族其他亲戚封官。双方因而结怨,成为政敌[14]。上官桀父子联合盖长公主、燕王刘旦以及辅政大臣桑弘羊等共同结成反对霍光的同盟,假托燕王名义[15]趁霍光休假的时候向汉昭帝上书诬陷霍光有不臣之心,并内外接应,做好准备打算一举擒杀霍光[16],但时年仅十四岁的昭帝识破了他们的阴谋,不予理睬,并安抚霍光,且下令追查上书人的来历。后来汉昭帝还下令如有人上书毁谤霍光者必追究到底[17]

上官桀等人见无法从昭帝处下手,便决定发动政变杀霍光,废黜昭帝,立燕王为帝。但计划泄漏,霍光族灭上官桀父子和桑弘羊,盖长公主和燕王旦自杀。此后霍光成为朝政实际上的决策者[18][19]

在昭帝时期,霍光得到汉昭帝的全面信任,因而得以独揽大权,他采取休养生息的措施,多次大赦天下,鼓励农业,使得汉朝国力得到一定的恢复。对外也缓和了同匈奴的关系,恢复和亲政策[20][21]

这段时期和后来的宣帝朝被合称昭宣中兴,史家认为西汉文景之治后被武帝穷兵黩武政策所耗空的国力在这段时间得到了恢复。

昌邑王贺——伊霍废立[编辑]

元平元年(前74年)夏四月癸未日,汉昭帝驾崩,他没有儿子。霍光迎立汉武帝孙昌邑王刘贺即位[22],但二十七日之后就以淫乱无道的理由报请上官太后废除了他

眾大臣上書孝昭皇后


丞相大司馬大將軍臣光、車騎將軍安世度遼將軍明友前將軍後將軍充國御史大夫宜春侯當塗侯隨桃侯昌樂杜侯屠耆堂太僕延年太常大司農延年宗正少府樂成廷尉執金吾延壽大鴻臚左馮翊廣明右扶風長信少府臣嘉[23]典屬國京輔都尉廣漢司隸校尉臣辟兵[23]諸吏文學光祿大夫、臣、臣、臣賜[23]、臣管[23]、臣勝[23]、臣梁[23]、臣長幸[23]、臣夏侯勝太中大夫臣德[23]、臣昧死言皇太后陛下:臣敞等頓首死罪。天子所以永保宗廟總一海內者,以慈孝禮誼賞罰為本。孝昭皇帝早棄天下,亡嗣,臣敞等議,曰:「為人後者為之子也」,昌邑王宜嗣後,遣宗正、大鴻臚、光祿大夫奉節使征昌邑王典喪。服斬縗,亡悲哀之心,廢禮誼,居道上不素食,使從官略女子載衣車,內所居傳捨。始至謁見,立為皇太子,常私買以食。受皇帝信璽行璽大行前,就次發璽不封。從官更持,引內昌邑從官騶宰官奴二百餘人,常與居禁闥內敖戲。自之符璽取節十六,臨,令從官更持節從。為書曰:「皇帝問侍中君卿:『使中御府令高昌奉黃金千斤,賜君卿取十妻。』」大行在前殿,發樂府樂器,引內昌邑樂人,擊鼓歌吹作俳倡。會下還,上前殿,擊,召內泰壹宗廟樂人輦道牟首,鼓吹歌舞,悉奏眾樂。發長安廚三太牢祠閣室中,祀已,與從官飲啖。駕法駕皮軒鸞旗,驅馳北官桂宮,弄。召皇太后御小馬車,使官奴騎乘,遊戲掖庭中。與孝昭皇帝宮人蒙等淫亂,詔掖庭令敢洩言要斬。

取諸侯王、列侯、二千石綬及墨緩、黃綬以並佩昌邑郎官者免奴。變易節上黃旄以赤。發御府金錢、刀劍、玉器、采繒、賞賜所與遊戲者。與從官官奴夜飲,湛沔於酒。詔太官上乘輿食如故。食監奏未釋服未可御故食,復詔太官趣具,無關食鹽。太官不敢具,即使從官出買雞豚,詔殿門內,以為常。獨夜設九賓溫室,延見姊夫昌邑關內侯。祖宗廟祠未舉,為璽書使使者持節,以三太牢祠昌邑哀王園廟,稱嗣子皇帝。受璽以來二十七日,使者旁午,持節詔諸官署征發,凡一千一百二十七事。文學、光祿大夫夏侯勝等及侍中傅嘉數進諫以過失,使人簿責勝,縛嘉系獄。荒淫迷惑,失帝王禮誼,亂漢制度。臣敞等數進諫,不變更,日以益甚,恐危社稷,天下不安。

臣敞等謹與博士臣霸、臣雋捨、臣德[23]、臣虞捨、臣射[23]、臣倉[23]議,皆曰:「高皇帝建功業為漢太祖,孝文皇帝慈仁節儉為太宗,今陛下嗣孝昭皇帝後,行淫辟不軌。《》云:『籍曰未知,亦既抱子。』五辟之屬,莫大不孝。周襄王不能事母,《春秋》曰『天王出居於鄭』,繇不孝出之,絕之於天下也。宗廟重於君,陛下未見命高廟,不可以承天序,奉祖宗廟,子萬姓,當廢。」臣請有司御史大夫臣誼、宗正臣德、太常臣昌與太祝以一太牢具,告祠高廟。臣敞等昧死以聞。

霍光同群臣商议后决定从民间迎接武帝曾孙刘病已(後改名劉詢)[24]继承帝位。这就是汉宣帝[25][26]。霍光效法殷商伊尹,行廢立天子之事,從此後人合稱為「伊霍」。

宣帝时期——祸萌骖乘[编辑]

汉宣帝即位初,霍光表示要归政于帝,但宣帝没有接受[27][28],朝廷事务的决策仍先经过霍光过问再禀报皇帝。宣帝对霍光表面上很信任,但内心十分忌惮,与之同车时“若有芒刺在背”。霍光本人功高震主,为后来的全家族灭埋下了祸根[29]

汉宣帝即位后,没有依照群臣提议立霍光之女霍成君为皇后,而是委婉的以寻故剑[30]的名义表示要立自己的元配妻子许平君为皇后。霍光没有反对,但以许皇后父亲許廣漢受过宫刑的缘故反对汉宣帝依照汉朝惯例封后父为列侯。霍光的继室[31]对女儿没有成为皇后不满,背着霍光趁许皇后生产的机会买通医生淳于衍毒死了许皇后。许皇后死后,宣帝追究医生责任,淳于衍下狱受审,显害怕而向霍光坦白了此事。霍光惊骇之余,想要追究显的责任,但最终还是碍于夫妻情分替她掩盖了过去[32]。霍成君最终被立为后。

地节二年(前68年)春三月庚午,霍光病重逝世,临终上书请分自己的封邑三千户给其侄孙霍山,以继承其兄长霍去病的香火[33]

身后哀荣——全家族灭[编辑]

霍光死后,汉宣帝与上官太后一同到场治丧,将之与萧何相比[34],以皇帝级别的葬仪葬于茂陵。其葬礼上,有玉衣,梓宫、便房、黄肠题凑等葬具,以缊辌车,黄屋送葬[35]。霍光遗孀显犹嫌不够气派,将霍光生前自己安排的坟墓规格扩大[36]

霍光死后,汉宣帝同霍光子侄关系逐步恶化。显毒杀许皇后的消息也开始流传[37]。宣帝听到后并未开始调查,而是先采取措施提拔自己的外戚與霍氏的政敵担任要职,架空霍家子弟的兵权,汉宣帝先改霍光女婿大将军范明友光禄勋羽林任胜安定郡太守,又把霍光的姐夫张朔给事中光禄大夫改为蜀郡太守,孙婿王汉武威郡太守,长乐宮衞尉邓广汉少府,这样夺取了他们的在首都的军权,扫清了霍家的外围势力。接着开始对霍家动手,改霍禹大司马,無印綬,架空兵权,霍光的另一女婿赵平的兵权也被夺,霍氏人馬,再也无法掌握长乐宫未央宫禁軍

霍氏家族惶恐之余决定反击,霍禹打算殺了丞相魏相與宣帝的丈人昌成君許廣漢,廢黜皇帝,前66年七月,事情败露,霍禹被腰斩霍云霍山自杀,霍家一族遭到滿門抄斬。至此,霍光妻子显及儿子,侄子,女婿等家人除女婿金赏因告发谋反一事被赦免外,全部被杀或者自杀,女儿霍成君也被废处昭台宫,十二年后自杀。长安城中有数千家人家被牵连族灭[38]。当时人大多认为霍家功高震主,族灭之因在霍光辅政时期就已经埋下,谋杀许皇后和谋反不过是事件爆發的導火線[39]

霍家族灭以后,霍光之墓未被株连,依旧陪葬茂陵。

甘露三年(前51年),汉宣帝因匈奴归降,回忆往昔辅佐有功之臣,乃令人画十一名功臣图像于麒麟阁以示纪念和表扬[40],列霍光为第一,并为了表示尊重,独独不写出霍光全名,只尊称为「大司马、大将军、博陆候,姓霍氏」[41]

此后霍光一直为汉朝皇帝所尊奉祭祀,汉成帝年间,曾增加守墓人一百户,汉平帝元始二年(2年),以千户封霍光堂弟的曾孙霍阳为博陆侯,奉祀霍光[42]

后世评价及影响[编辑]

正面评价[编辑]

霍光作为臣子废立皇帝,传统史家将他的行为与商朝名臣伊尹太甲于桐宫的故事相提并论,认为是臣子忠于社稷的行为。

霍光作为昭宣中兴时期秉政时间最长的执政者,对于这一治世的出现有着不可抹煞的功劳,他废昌邑王而改立的汉宣帝也是中国历史上杰出的统治者。

西漢末年,王莽同樣權傾天下,廢立君主。但王莽最終篡奪漢家天下,而霍光輔佐帝室,安邦定國,故史書往往將兩人並提,以儆後人,分清真假。但亦有史家認為,兩人所處的環境僅表面相同,不可一概而論。

争议和疑点[编辑]

霍光废立昌邑王,当时也有人认为是昌邑王及其党羽没有准备好,没有及时除去霍光而招致的祸患[43]

后世权臣废立皇帝,为了掩盖动机,往往假称“行伊霍之事”。不过由于《竹书纪年》曾质疑伊尹[44]事迹,加上后世行伊霍之事的往往都是图谋篡位之人,因此,很多人也对霍光的动机产生疑问。

近代开始,有史学家提出霍光本人专权,排挤其他几位辅政大臣,废刘贺立刘询也是出于私心。刘贺久在封国,广有党羽,不一定听从霍光的“辅政”,刘询长在民间,无依无靠,无法和霍光抗衡,霍光出于这个目的才废昌邑王改立汉宣帝。

还有人提出,对于汉宣帝及后来的汉朝皇帝而言,霍光的忠臣形象对于他们皇位的合法性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点。因此,有汉一代,霍光本人一直是被称赞的对象。《汉书》也为尊者讳,在《霍光传》里面故意丑化了霍光的政敌桑弘羊等人,美化了霍光。[來源請求]

霍光被非议的主要有以下几点:

  • 霍光一直称赞什么事都不管的丞相田千秋,其动机是田的行为方便他大权独揽,破坏了武帝当年临终安排多人辅政相互制衡的计划。
  • 盖长公主与燕王谋反一案中,桑弘羊等人存在疑点[45]
  • 汉朝封权臣幼子官职一直是惯例,霍光诸子也未例外,因此他反对桑弘羊为儿子求官的行为,不一定是出于汉书所说的高尚的动机。
  • 霍光本人曾将六七岁的女儿嫁给金日磾之幼子金赏,这一点与汉书中说他以上官氏年龄太小反对立为皇后的行为存在矛盾。
  • 霍光为了其外孙女上官皇后独宠以生下汉昭帝的后代,默许太医借口汉昭帝身体不好而令宫中宫女皆穿“穷裤”[46]
  • 霍光等三人因武帝遗诏而封列侯的说法,早在当日就有王忽质疑,王忽也因此被霍光间接逼死,这一点表明,霍光和金日磾桑弘羊等人的列侯爵位也存在疑点。
  • 霍光治家不严,其继室作出毒死皇后的鲁莽行径也被他轻轻放过。他的家奴在长安横行霸道,甚至曾打上御史大夫府第。汉乐府中也有“昔有霍家奴,姓冯名子都[47]。依倚将军[48]势,调笑酒家胡。”之句。

参见[编辑]

参考资料和注释[编辑]

  1. ^ 骆宾王有名句:“霍子孟之不作,朱虚侯之已亡。”,即分别指代霍光辅佐汉昭帝、汉宣帝一事和刘章平诸吕之乱一事。
  2. ^ 后世有官职曰关白名博陆,即来源于霍光传中博陆宣成侯一语。
  3. ^ 汉书·外戚传第六十七》:“使有司赐皇后策曰:「皇后与母博陆宣成侯夫人显谋……」”
  4. ^ 汉书·霍光金日磾传第三十八》:“光为人沉静详审,长财七尺三寸,白皙,疏眉目,美须髯。”“初辅幼主,政自己出,天下想闻其风采。”
  5. ^ 晋书·载记第三 刘曜》:“司空执心忠烈,行伊霍之权,拯济涂炭,使朕及此,勋高古人,德格天地。”
  6. ^ 《史记. 卫将军骠骑将军列传》: 长公主闻卫子夫幸,有身,妒之,乃使人捕青。青时给事建章,未知名。大长公主执囚青,欲杀之……上闻,乃召青为建章监,侍中,及同母昆弟贵,赏赐数日间累千金。孺为太仆公孙贺妻。少兒故与陈掌通,上召贵掌。公孙敖由此益贵。子夫为夫人。青为大中大夫。
  7. ^ 《汉书·霍光金日磾传第三十八》:“霍光字子孟,票骑将军去病弟也。……去病大为中孺买田宅、奴婢而去。还,复过焉,乃将光西至长安,时年十余岁,任光为郎,稍迁诸曹、侍中。”
  8. ^ 《汉书·霍光金日磾传第三十八》:“去病死后,光为奉车都尉、光禄大夫,出则奉车,入侍左右,出入禁闼二十余年,小心谨慎,未尝有过,甚见亲信。”
  9. ^ 就是画着周公背着年幼的周成王在朝堂接见诸侯的图卷。
  10. ^ 《汉书·昭帝本纪第八》:“二年春正月,大将军光、左将军桀皆以前捕斩反虏重合侯马通功封,光为博陆侯,桀为安阳侯。”
  11. ^ 《汉书·霍光金日磾传第三十八》:“时,卫尉王莽子男忽侍中,扬语曰:「帝崩,忽常在左右,安得遗诏封三子事!群兒自相贵耳。」光闻之,切让王莽,莽鸩杀忽。”注:此处的王莽不是后来篡汉的那位。
  12. ^ 《中国通史·前汉的衰亡》:“武帝生平 溺于女色;他大约是个多血质的人,一生行事,全凭一时感情冲动;安能有深谋远虑,豫割嬖爱?霍光乃左右近习之流,仅可以供驱使。上官桀是养马的。金日磾系匈奴体屠王之子,休屠王与浑邪王同守西边,因不肯降汉,为浑邪王所杀,乃系一个外国人,与中国又有杀父之仇。朝臣中即使无人,安得托孤于这几个人?”
  13. ^ 《汉书·昭帝本纪第八》:“四年春三月甲寅,立皇后上官氏。”
  14. ^ 《汉书·霍光金日磾传第三十八》:“光与左将军桀结婚相亲,光长女为桀子安妻。有女年与帝相配,桀因帝姊鄂邑盖主内安女后宫为婕妤,数月立为皇后。……桀父子既尊盛,而德长公主。公主……近幸河间丁外人。桀、安欲为外人求封,……光不许。……长主大以是怨光。而桀、安……亦惭。……繇是与光争权。”
  15. ^ 汉书中,霍光传称为诸人假托燕王名义,但燕王传称上书人为燕王本人,此处从霍光本传,并录燕王传语句如下:“上官桀及御史大夫桑弘羊等皆与交通,数记疏光过失与旦,令上书告之。桀欲从中下其章。旦闻之,喜,上疏曰:「昔秦据南面之位,制一世之命,威服四夷,轻弱骨肉,显重异族,废道任刑,无恩宗室。其后尉佗入南夷,陈涉呼楚泽,近狎作乱,内外俱发,赵氏无炊火焉。高皇帝览踪迹,观得失,见秦建本非是,故改其路,规土连城,布王子孙,是以支叶扶疏,异姓不得间也。今陛下承明继成,委任公卿,群臣连与成朋,非毁宗室,肤受之诉,日骋于廷,恶吏废法立威,主恩不及下究。臣闻武帝使中郎将苏武使匈奴,见留二十年不降,还亶为典属国。今大将军长史敞无劳,为搜粟都尉。又将军都郎羽林,道上移跸,太官先置。臣旦愿归符玺,入宿卫,察奸臣之变。」”
  16. ^ 《汉书·霍光金日磾传第三十八》:“燕王旦……常怀怨望。及御史大夫桑弘羊……亦怨恨光。于是盖主、上官桀、安及弘羊皆与燕王旦通谋,诈令人为燕王上书……候司光出沐日奏之。桀欲从中下其事,桑弘羊当与诸大臣共执退光。”
  17. ^ 《汉书·霍光金日磾传第三十八》:“书奏,帝不肯下。……光闻之,止画室中不入。……有诏召大将军。光入,免冠顿首谢,上曰:「将军冠。朕知是书诈也,将军亡罪。」……上曰:「将军之广明都郎,属耳;调校尉以来未能十日,燕王何以得知之?且将军为非,不须校尉。」是时,帝年十四,尚书左右皆惊,而上书者果亡,捕之甚急,桀等惧,白上小事不足遂,上不听。后桀党有谮光者,上辄怒曰:「大将军忠臣,先帝所属以辅朕身,敢有毁者坐之。」自是桀等不敢复言。”
  18. ^ 《汉书·昭帝本纪第八》:“九月,鄂邑长公主、燕王旦与左将军上官桀、桀子票骑将军安、御史大夫桑弘羊皆谋反,伏诛。”“冬十月,诏曰:「左将军安阳侯桀、票骑将军桑乐侯安、御史大夫弘羊皆数以邪枉干辅政,大将军不听,而怀怨望,与燕王通谋,置驿往来相约结……谋令长公主置酒,伏兵杀大将军光,征立燕王为天子,大逆毋道……皆已伏诛……」又曰:「燕王迷惑失道,……今乃与长公主及左将军桀等谋危宗庙。王及公主皆自伏辜。……」”
  19. ^ 《汉书·霍光金日磾传第三十八》:“(桀等)乃谋令长公主置酒请光,伏兵格杀之,因废帝,迎立燕王为天子。事发觉,光尽诛桀、安、弘羊、外人宗族。燕王、盖主皆自杀。光威震海内。”
  20. ^ 《汉书·昭帝本纪第八》:“至始元、元凤之间,匈奴和亲,百姓充实。举贤良、文学,问民所疾苦,议盐、铁而罢榷酤,尊号曰“昭”,不亦宜乎”
  21. ^ 《汉书·霍光金日磾传第三十八》:“昭帝既冠,遂委任光,讫十三年,百姓充实,四夷宾服。”
  22. ^ 《汉书·武三子传第七十五》:“立十三年,昭帝崩,无嗣,大将军霍光征王贺典丧。玺书曰:「制诏昌邑王:使行大鸿胪事少府乐成,宗正德、光禄大夫吉、中郎将利汉征王,乘七乘传诣长安邸。」”
  23. ^ 23.00 23.01 23.02 23.03 23.04 23.05 23.06 23.07 23.08 23.09 23.10 皆不知其姓。
  24. ^ 刘病已登基后为方便避讳,改名刘询。
  25. ^ 《汉书·宣帝本纪第九》:“秋七月,光奏议曰:「……孝武皇帝曾孙病已……可以嗣孝昭皇帝后……」奏可。……庚申,入未央宫……群臣奉上玺、绶,即皇帝位,谒高庙。”
  26. ^ 《汉书·武三子传第七十五》:“大将军光更尊立武帝曾孙,是为孝宣帝。”
  27. ^ 《汉书·宣帝本纪第九》:“大将军光稽首归政,上谦让委任焉。”
  28. ^ 《汉书·霍光金日磾传第三十八》:“光自后元秉持万机,及上即位,乃归政。上廉让不受,诸事皆先关白光,然后奏御天子。光每朝见,上虚己敛容,礼下之已甚。”
  29. ^ 《汉书·霍光金日磾传第三十八》:“宣帝始立,谒见高庙,大将军光从骖乘,上内严惮之,若有芒刺在背。”“及光身死而宗族竟诛,故俗传之曰:「威震主者不畜,霍氏之祸萌于骖乘。」”
  30. ^ 这就是成语“故剑情深”的由来。
  31. ^ 霍光原配为东闾氏,显为其陪嫁侍女,姓不详,东闾氏去世之后,霍光以显为妻子,令之主管家务。
  32. ^ 《汉书·霍光金日磾传第三十八》:“始,许后暴崩,吏捕诸医,劾衍侍疾亡状不道,下狱。吏簿问急,显恐事败,即具以实语光。光大惊,欲自发举,不忍,犹与。会奏上,因署衍勿论。”
  33. ^ 霍去病死后六年,其独子霍嬗从武帝登泰山封禅后暴卒,冠军侯国除,霍去病以是绝后。
  34. ^ 《汉书·宣帝本纪第九》:“诏曰:「大司马大将军博陆侯宿卫孝武皇帝三十余年,辅孝昭皇帝十有余年,遭大难,躬秉义,率三公、诸侯、九卿、大夫定万世策,以安宗庙。天下蒸庶,咸以康宁,功德茂盛,朕甚嘉之。复其后世,畴其爵邑,世世毋有所与。功如萧相国。」”
  35. ^ 《汉书·霍光金日磾传第三十八》:“光薨,上及皇太后亲临光丧。……玉衣,梓宫、便房、黄肠题凑各一具,枞木外臧椁十五具。东园温明,皆如乘舆制度。载光尸柩以缊辌车,黄屋在纛,发材官轻车北军五校士军陈至茂陵,以送其葬。谥曰宣成侯……”
  36. ^ 《汉书·霍光金日磾传第三十八》:“禹既嗣为博陆侯,太夫人显改光时所自造茔制而侈大之。起三出阙,筑神道,北临昭灵,南出承恩,盛饰祠室,辇阁通属永巷,而幽良人婢妾守之。”
  37. ^ 《汉书·霍光金日磾传第三十八》:“光薨后,语稍泄。”
  38. ^ 《汉书·霍光金日磾传第三十八》:“书报闻,会事发觉,云、山、明友自杀,显、禹、广汉等捕得。禹要斩,显及诸女昆弟皆弃市。唯独霍后废处昭台宫,与霍氏相连坐诛灭者数千家。”
  39. ^ 《汉书·霍光金日磾传第三十八》:“及光身死而宗族竟诛,故俗传之曰:「威震主者不畜,霍氏之祸萌于骖乘。」”
  40. ^ 麒麟阁在未央宫中,因汉武帝元狩年间打猎获得麒麟而命名。后世往往将麒麟阁十一功臣云台二十八将凌烟阁二十四功臣并提,以为人臣荣耀之最。
  41. ^ 资治通鉴·【汉纪十九】·中宗孝宣皇帝下·甘露三年》:“上以戎狄宾服,思股肱之美,乃图画其人于麒麟阁,法其容貌,署其官爵、姓名。唯霍光不名,曰“大司马、大将军、博陆候,姓霍氏”。其次张安世韩增赵充国魏相丙吉杜延年刘德梁丘贺萧望之苏武。凡十一人,皆有功德,知名当世,是以表而扬之,明著中兴辅佐,列于方叔、召虎、仲山甫焉。 ”
  42. ^ 《汉书·霍光金日磾传第三十八》:“至成帝时,为光置守冢百家,吏卒奉词焉。元始二年,封光从父昆弟曾孙阳为博陆侯,千户。”
  43. ^ 《汉书·武三子传第七十五》:“贺不用其言,卒至于废。”
  44. ^ 竹书纪年称伊尹篡位,流放太甲七年,后被太甲杀死。但20世纪的考古学所挖出来的甲骨文记载证明,商王室一直祭祀伊尹直到商朝灭亡,这不可能是对一个篡位臣子的礼遇,所以竹书纪年的说法应该是假的,但竹书纪年已经对伊尹的名声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45. ^ 黄仁宇《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07、从霍光到王莽》:“可是公元前81年,也就是上官家谋反的前一年,昭帝朝中由各地选举之“贤良”及“文学”和政府官员辩论盐铁专利及最近颁布的沽酒公卖是否应当继续。……所以谋反的真相无法证实,其背景则是昭帝时代,霍光权势还未十分肯定的时候,有赖桑弘羊“舌战群儒”的替他维持盐铁专利,但又不愿和他分权,才又因事牵涉到上官一家,其目的在继续巩固他独头政治的力量,已有端倪。”
  46. ^ 《汉书·外戚传第六十七》:“光欲皇后擅宠有子,帝时体不安,左右及医皆阿意,言宜禁内,虽宫人使令皆为穷裤,多其带,后宫莫有进者。”
  47. ^ 冯子都,霍光的男宠,著名美男子,霍光去世以后成为显夫人的姘夫。
  48. ^ 霍光任大将军,此处将军即霍光本人

外部链接[编辑]


前任:
衛青霍去病
(同時任命)
西汉大司馬
第二任
前87年前68年
繼任:
張安世

原因:汉武帝新封爵位
西汉博陸侯
第一任
前87年前68年
繼任:
霍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