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康之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靖康之祸
宋金战争的一部分
ChinaHenanKaifeng.png
开封地级市位于河南省位置
日期: 1125年9月–1127年3月
地点: 河南开封
結果: 金国胜利
領土變更: 北宋淮河以北领土被金国占领
參戰方
北宋 金朝
指揮官和领导者
宋钦宗 金太宗
完颜宗望
完颜宗翰
兵力
第一次围困: 200,000
第二次围困: 70,000
第一次围困: 100,000
第二次围困: 150,000
伤亡与损失
几乎全部北宋皇族被掳走、奴役, 给北宋政府和人民带来巨大灾难 未知

靖康之祸,又称靖康之亂靖康之难靖康之变靖康之耻,是指中國北宋1127年間,來自北方的女真族攻佔當時北宋首都汴京(今河南省開封市),擄走北宋皇帝宋欽宗太上皇宋徽宗,及几乎全部的皇族后妃官吏及逾十萬首都平民的重大戰爭災難。事年發生於宋欽宗靖康年間,因而得名。

背景[编辑]

北宋宣和二年(1120年),宋金兩國結成海上之盟,協議金攻中京,而宋攻遼燕京,事成之後,燕雲十六州歸宋,宋需將本來獻給遼的歲幣轉獻金,而遼的其餘國土亦歸金。後來金兵攻破遼中京,而宋朝二十萬大軍大敗。燕京被金人所攻佔,天祚帝被俘,遼國滅亡。金滅遼之役嚴重暴露宋軍的戰鬥力虛弱,國庫空虛。宋廷要求金人履行盟約,交回燕雲十六州,但金人反指宋人沒有把攻打燕京的條件執行,結果宋則用更多的錢物將燕雲十六州買回。

此后北宋朝廷內部權鬥激烈:王黼以贖回燕京有功而权势日盛,与太子趙桓不和,阴谋策划立郓王趙楷作太子。右相少宰李邦彦蔡攸结黨排斥王黼,御史中丞何也弹劾王黼“奸邪专横”,王黼于是罢相。這時朱勔力劝徽宗再用年已八十、目盲不能写字的老奸臣蔡京,蔡京成為太师总领政事,具體事務由其子蔡絛把持。白时中為左相太宰、李邦彦为右相少宰,一切奉蔡京父子的意志。

1123年七月前遼國將領、金平州(今河北卢龙县)留守張覺以平州降宋,事败逃奔刚成为北宋燕山府的原遼燕京,金人以私納叛金降將為由问罪。北宋燕山府不得已斬了張覺,造成燕雲十六州的漢人均感到不滿。八月,金国倾向与宋和好的完颜阿骨打病逝,其弟完颜晟继位,筹划攻宋。1125年四月,童贯、蔡攸又与白时中、李邦彦等排斥蔡絛。蔡京再度免官,童贯封郡王,蔡攸加太保。八月,金國以張覺事变为由攻宋。

事變[编辑]

北宋宣和七年(1125年),金军分东、西两路南下攻宋。東路由完顏斡離不領軍攻燕京。西路由粘罕領軍直撲太原。東路金兵破燕京,渡過黃河,南下汴京(今河南开封)。宋徽宗见势危,乃禅位于太子赵桓,趙桓在哭哭啼啼中登上皇位,是為宋钦宗。靖康元年(1126年)正月,完顏宗翰率金兵东路军进至汴京城下,逼宋议和(即宣和合約)后撤军,金人要求五百萬兩黃金及五千萬兩銀幣,並割讓中山、河間、太原三鎮。同年八月,金军又两路攻宋;闰十一月,金两路军会师攻克汴京。宋欽宗親自至金人軍營議和,被金人拘禁。

金第一次攻宋详细过程[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宋徽宗宣和七年、金太宗天會三年(1125年)八月,完顏宗望完顏宗翰張覺事变为由奏请攻宋。十月,东路完顏宗望率军自平州(今河北秦皇岛市卢龙县)攻燕山府(今北京西南)。宋易州(今河北保定市易县)戍將韓民毅投降。十二月甲辰(阳历1126年1月2日),于白河(今北京密云县白河峡谷)和古北口(今北京密云县古北口镇)大败宋军;两天后,宋将郭药师降,宋燕山府防卫崩溃;不久破宋中山(今河北定州)派来援军三萬人,1月14日又破宋兵五千於真定府(今河北正定),1月22日克信德府(今河北邢台)。

西路左副元帥完顏宗翰则率军自大同太原(今均在山西),没有完顏宗望顺利。天會三年十二月庚子日(阳历1125年12月29日)攻克朔州(今山西朔州),戊申日(阳历1126年1月6日)破代州(今山西代县),1月13日中山投降,1月15日包围太原,但在太原受阻。以至贻误军机,直到得知完顏宗望已经和宋讲和以后才罢兵。

靖康元年(天會四年,1126年)正月己巳日(1月27日),完顏宗望军渡过黄河。第二天攻下滑州(今河南滑县),1月31日,包围北宋首都汴京(今河南开封)。因汴京守禦使李綱抵抗得力而未能破城。二月,胁宋以康王趙構、太宰張邦昌為人質,割让太原、中山、河间(今属河北)三镇议和。

第一次開封围城战[编辑]

完顏宗望军南下,宋徽宗忙罢除花石纲和内外制造局。宋军参议官宇文虚中曾上书指朝廷失策,用童貫、王黼為主帅是用錯了人,預言「将有纳侮自焚之祸」,多次建策防边,王黼卻不理。这时,宋徽宗问计于宇文虚中。宇文虚中認為只有先下诏罪己,改革弊政,来挽回人心。徽宗要宇文虚中和吳敏起草诏书悔过,号召各地驻军勤王入援京师,其中主要是召西軍(宋朝征防西夏的邊防軍,是宋當時最精銳部隊)熙河经略使姚古、秦凤经略使种师中领兵入援。完顏宗望军侵入中山府時,徽宗又想弃開封南逃。给事中吴敏當時是主戰派(后變為投降派),竭力反对逃跑,推薦太常少卿李纲守城。李纲奏上“御戎”五策,又勸徽宗:「非传位太子,不足以招徕天下豪杰」,建議徽宗退位,「收将士心」。徽宗任命吴敏为门下侍郎辅佐太子。十二月,太子趙桓即位,成為宋钦宗,改明年年号为「靖康」。徽宗退位,号教主道君皇帝,称「太上皇」。

靖康元年正月初三日,徽宗、蔡京、童贯等人听说金軍已经渡过黄河,就连夜向南逃。徽宗仅带蔡攸及内侍数人,以“烧香”为名,匆匆逃到亳州,又从亳州逃到镇江;童贯和殿前都指挥使高俅率领胜捷军和禁卫,在泗州境追上徽宗;蔡京也以“扈从”为名带领家人逃到拱州。消息傳出,輿論大嘩,太学生陈东等上书,指蔡京、王黼、童贯、梁师成李彦、朱勔为「六贼」,说「六贼异名同罪」應該处死,「传首四方,以谢天下」。宋钦宗于是罢免王黼。吴敏、李纲请斩王黼,开封府尹聂昌派武士斩王黼首。李彦、梁师成赐死。蔡京、童贯在亳州被贬官流放。蔡京在流放途中死于潭州,钦宗派监察御史斩童贯。九月,朱勔和蔡攸、蔡翛三人被流放,都在流放地处斩。蔡絛也被流放,病死。

宋钦宗在正月初三日徽宗南逃後立即下诏亲征,命门下侍郎吴敏为亲征行营副使,显谟阁直学士、开封府尹聂昌,兵部侍郎李纲为行营使司参谋官。第二天,宰相白时中、李邦彦等投降派即建议钦宗弃城逃跑,出奔襄陽府、邓州。李纲得知馬上上殿面议反對:「今日之计,莫如整厉士马,声言出战,固结民心,相与坚守,以待勤王之师。」钦宗问:「谁能将兵?」李纲说这應該是宰相白时中、李邦彦的职责。白时中反詰問李纲莫非能领兵出战,李纲回答:「倘使治军,愿以死报。」宋钦宗于是任命李纲为尚书右丞、东京留守,以同知枢密院李棁为副,聂昌为随军转运使,领兵守城。可是第三天早晨入朝,宋钦宗又被投降派說動,準備出發南逃,李纲又說服钦宗留下,并传旨说:「上意已定,敢复有言去者斩!」钦宗登上宣德门,由吴敏、李纲向门楼前的百官将士们宣布,决心固守保卫东京。白时中被罷免,公議稱快,李邦彦、张邦昌遞進为相,同知枢密院事蔡懋为尚书左丞。

李纲用百步法分兵备御,四壁城墻每一壁用正規軍一万二千人;又编马步军前后左右中四万人,每军八千人,分置将官统领,派前军守护东水门外的粮仓,后军守护东门外樊家冈。又装备各种防守的武器、工具。四日之内,战守设施大致準備妥當。此時只有完顏宗望的金國東路軍參與圍攻開封。完顏宗翰的金國西路軍不但在太原被絆住,而且又拒絕完顏宗望提出的隔斷西軍的部署,以至种师道率十萬西軍順利趕到開封,完顏宗望被動后撤到開封西北遠郊孟陽扎營寨。姚平仲軍劫完顏宗望營寨被全殲一事,有人指是投降派李邦彦、李棁為逼主戰派李綱、种師道議和而有意無意透露給奸細邓珪所致。劫寨失敗以后,李綱、种師道被撤銷軍權。金兵復至開封城下,宋钦宗大恐,遣使說:「初不知其事,且將加罪其人。」。李邦彦又使宋欽宗下令不得得罪金兵,一霹靂砲手發砲后竟被梟首处死。完顏宗望再攻城時被西軍擊退,于是停止进攻,改肅王趙樞為人質,康王趙構得以回歸。

金第一次攻宋撤軍[编辑]

完顏宗望的金國東路軍第一次圍攻開封不果,临走前派人入城辞行,并送来一封拜辞信,说是「非不欲诣阙廷展辞,少叙悃愊,以在军中,不克如愿,谨遣某某等充代辞使副,有些少礼物,具于别幅,谨奉书奏辞。」完顏宗望退軍之時,种師道之弟种師中率领的西軍精銳秦凤军三万人开到东京開封,种师道即命他率部尾随金军之后,俟其半渡而击之,完全消滅其尚在南岸的一半,將金國最精銳的東路軍打殘以消后患。李纲也建议用澶渊故事[註 1]“护送”金军出境,密告诸将有机会就纵兵追击。宋欽宗也同意李纲表面上的建议,派军十万,紧紧“护送”。但吴敏(此時已轉為討好金軍的主和派)、唐恪(què)、耿南仲等投降派又最終壓倒了主戰派,派人在黄河边上树立大旗,严令军队不得绕过大旗赶金军,否则一概处死。

以后种师道又提出亡羊补牢的办法,建议集合大军驻屯黄河两岸,防止金军再次渡河,预为下次“防秋”之计[註 2]。宋欽宗准奏施行,不久又被吴敏、唐恪、耿南仲等投降派大臣壓倒,认为万一金军不来这笔巨大的军事费用會被浪費,拒绝采用种师道之言。以后种师道气愤致疾,以至病死。李纲則被外調河北河东宣抚使,无所作为,最后被逐到江西。

金第二次攻宋详细过程[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不久,金國以蕭仲恭使宋,耶律餘睹監軍。宋钦宗认為此二人都是原遼國贵族,可誘而用之,以蠟丸封了一封書信让蕭仲恭送耶律餘睹,使為內應。蕭仲恭忙跑回金國見完顏宗望,以蠟丸書信獻之。八月,宗望以此為由集合军队重新伐宋。第二次攻至汴京仍然是完顏宗翰和完顏宗望两人的比赛。

第一阶段,西路完顏宗翰八月庚戌(阳历1126年9月5日)和第一次攻宋一样从大同出發,第二天破宋張灝軍于文水(今在山西),9月21日克太原。东路完顏宗望9月8日从保州出发,当天破宋兵於雄州(今河北保定市雄縣)、中山(今河北定州)。9月15日,攻下新樂(今在河北)。9月26日,破宋大将种師闵于井陘,取天威軍(今河北井陘縣),克真定(今河北正定)。

第二阶段,经过休整,西路完顏宗翰11月18日自太原向汴京进攻,22日攻下威勝軍(今山西沁县),29日克隆德府(今山西长治),渡盟津(今河南孟津)。宋西京(今河南洛阳)、永安軍(今河南偃師東)、鄭州(今河南省会)皆投降。12月4日,完顏宗翰克澤州(今山西晉城市)。东路完顏宗望11月20日自真定向汴京进攻;12月4日宗望諸軍渡河,随后攻下臨河縣(今河南浚縣東北臨河村南)、大名縣(今在河北)、德清軍(今河南清豐)、開德府(今河南濮陽);于12月10日克懷州(今河南沁陽)并到达汴京城下。12月16日,宋出兵拒戰,被完顏宗望等擊敗。12月17日,完顏宗翰才到达汴京城下,又被完顏宗望抢了先。

第二次開封围城战[编辑]

和第一次開封围城战相比,第二次围城战宋朝的处境要困难得多:

  1. 王稟守衛的太原在被完顏娄室的五万金军圍困二百五十多天后終于失守,完顏娄室的這部分軍隊南渡黄河,西趋洛阳,封锁了潼关,把宋朝最精锐的西军关在潼关以内,断绝了其东来的勤王之路。
  2. 第一次围城战时,只有完顏宗望的東路軍到達開封城下,兵力有限,攻城的活动限于西、北两隅,有时蔓延到东北角,南面诸门则始终未受攻击。第二次围城时,金军两路合攻,四面合围,陷东京于彻底孤立。
  3. 第一次围城以前,北宋朝廷在完顏宗望到达開封的前夕定下了战守之策。李纲被任命为亲征行营使和御营京域四壁守禦使,取得主持战守的大权。而第二次圍城時,李綱已經因為姚平仲劫寨失敗一事和种师道一起被褫奪軍權,宋欽宗把战、守、和的全权都授给宰相何。何一邊迷信妖人郭京的六甲神兵,一邊派出枢密使冯澥到完顏宗翰军中求和,自以为雙料保險,卻不是守城之道。宋欽宗又临时派待罪在京的劉韐提举四壁守御,另外又以次相孙傅为守御使,事权不一,掣肘实多。孙傅和何一樣,把希望寄托在妖人郭京的六甲神兵身上。
  4. 第一次围城时,完顏宗望的東路軍全军六万人,这次增加到八万人,主要将领完顏阇母、完顏昌、刘彦宗等仍在军中,只有郭药师以燕京留守的名义,留驻燕京[註 3]。西路军仍以完顏宗翰、完顏希尹完顏娄室三大将为主副帅,完顏银朮可等战将都属麾下,汉人高庆裔,时立爱为谋主。完顏娄窒、完顏希尹两人轮流至潼关外督师阻止宋朝的西軍勤王。西路军的总人数,原来与东路军相等,也是六万余人,经过长期的围攻太原,兵力不断补充,总数增加了一倍以上,这时除封锁潼关的五万人外,仍有七八万人参加第二次開封围城。计东西两路金军的兵力已超过十五万人,比第一次围城战增加了一倍半。而宋朝這邊,第一次围城時開封原来的禁军加上西北陆续开来的勤王军,总数达到二三十万人。解围后,这些大军没有安放到应当去的地方,一部分被遣送复员回西北,一部分参加太原解围战而遭到损失,一部分在黃河南岸溃散,还有一部分被投降派大臣唐恪、耿南仲以经济上的理由遣散。以致第二次圍城時城内守军不满七万。各地勤王军早已受到唐恪、耿南仲的命令而裹足不前。只有南道总管张叔夜与两个儿子伯奋、仲熊違抗這一投降式的朝命,募兵一万三千人勤王,在颍昌府遭遇完顏宗翰部,大小十八战互有胜负,最后全军突入開封城,这是第二次围城之役中唯一的一支能够进入開封城的勤王军。

闰十一月丙辰日(1127年1月9日),因为郭京作祟,完顏宗望、完顏宗翰與諸將破城,俘宋徽宗、钦宗二帝。

被俘[编辑]

靖康二年(天會五年,1127年)二月丙寅日(3月20日),北宋滅亡(960年—1127年),二帝及宗室蒙尘。

洗衣院(又称浣衣院)是金国为金国皇族储备女人的地方。[1]北宋相当多的女眷進入金的洗衣院。[2] 多名宋朝的王妃被分别赐给完颜家族的成员为妻。[3]应被虏宗室女见在北人家作奴婢者,金国已降赦,官中二人换一人出,令作百姓,自在居住。应扈二帝亲属四百馀人,为迁二帝往五国,留在辽东,落后养济焉。[4]多名宋朝的王妃被分别赐给完颜家族的成员为妻。[5]应被虏宗室女见在北人家作奴婢者,金国已降赦,官中二人换一人出,令作百姓,自在居住。应扈二帝亲属四百馀人,为迁二帝往五国,留在辽东,落后养济焉。[6]一些年幼的北宋帝姬被安置在洗衣院,长大成人后,再服侍金国王公貴族,有些被納為次妃、姬妾。[7]

靖康稗史笺证》对这次事件所记很详细,书中所记因为非常耻辱,正史多无法记载,故参考价值颇高。其中《瓮中人语》记载:靖康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开宝寺火。二十五日,虏索国子监书出城。」次年正月,「二十五日,虏索玉册、车辂、冠冕一应宫廷仪物,及女童六百人、教坊乐工数百人。二十七日,虏取内侍五十人,晚间退回三十人。新宋门到曹门火。二十八日,虏索蔡京、王黻、童贯家姬四十七人出城。」金兵围攻陷汴京前后,烧杀掳掠,奸淫妇女。除金银财物之外,大量掳掠宋朝官员和百姓,其中女性尤多。金人特意索要「女童六百人」,却没索要男童。靖康元年闰十一月,「二十七日,金兵掠巨室,火明德刘皇后家、蓝从家、孟家,沿烧数千间。斡离不(完颜宗望)掠妇女七十余人出城。」

据《南征录汇》载:靖康元年十二月初十,宋臣「吴幵、莫俦传宋主意,允以亲王、宰执、宗女各二人,衮冕、车辂及宝器二千具,民女、女乐各五百人入贡。」金军守城千户陆笃诜杀死其兄尚富皂,原因是尚富皂「踞大宅,淫及陆(笃诜)所掠女」”。靖康二年正月二十二日,「原定犒军费金一百万锭、银五百万,须于十日内轮解无阙。如不敷数,以帝姬[註 4]、王妃[註 5] 一人准金一千锭,宗姬[註 6] 一人准金五百锭,族姬[註 7] 一人准金二百锭,宗妇一人准银五百锭,族妇一人准银二百锭,贵戚女一人准银一百锭,任听帅府选择。」「自正月二十五日,开封府津送人物络绎入寨,妇女上自嫔御,下及乐户,数逾五千,皆选择盛装而出。选收处女三千,余汰入城,国相(完颜宗翰)自取数十人,诸将自谋克以上各赐数人,谋克以下间赐一二人。」次月五日夜,完颜宗翰宴请手下将领,令宫嫔换装侍酒,不从者即处死,当时有郑氏、徐氏、吕氏抗命不从,被斩杀,又將一女以箭鏃貫穿喉嚨殺死,又有「烈女张氏、曹氏抗二太子(完颜宗望)意,刺以铁竿,肆帐前,流血三日。初七日,王妃、帝姬入寨,太子指以为鉴,人人乞命。」

《开封府状》载:「选纳妃嫔八十三人,王妃二十四人,帝姬、公主二十二人,人准金一千锭,得金一十三万四千锭,内帝妃五人倍益。嫔御九十八人,王妾二十八人,宗姬五十二人,御女七十八人,近支宗姬一百九十五人,人准金五百锭,得金二十二万五千五百锭。族姬一千二百四十一人,人准金二百锭,得金二十四万八千二百锭。宫女四百七十九人,采女六百单四人,宗妇二千单九十一人,人准银五百锭,得银一百五十八万七千锭。族妇二千单七人,歌女一千三百十四人,人准银二百锭,得银六十六万四千二百锭。贵戚、官民女三千三百十九人,人准银一百锭,得银三十三万一千九百锭。都准金六十万单七千七百锭,银二百五十八万三千一百锭。」被抵押折价的各类女子统计竟有11,635人。

呻吟语》载:「被掠者日以泪洗面,虏酋皆拥妇女,恣酒肉,弄管弦,喜乐无极。」

靖康稗史笺证》引《金圖經》載:「燕人聞宋俘至(燕山府,今北京市),喧嚷已匝月。及是,大王眷屬,下逮戚族男女咸集,如覩異寶,且與后妃等行抱見禮申敬。漢婦不習,惶窘萬狀。」

被俘者[编辑]

影響[编辑]

靖康之變導致北宋的滅亡,深深刺痛漢人的內心,岳飛在《滿江紅》中提到:“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所謂「靖康恥」之後,中國即恥於議和。明朝的士大夫鑒於南宋的教訓,皆以為與滿人和談為恥。因此,崇禎帝對於和議之事,始終左右為難。盧象昇即告訴皇帝說:「陛下命臣督师,臣只知战斗而已!」明思宗只能辯称根本就没有议和之事[8],盧象昇最後戰死沙場。明末就在和戰兩難之間,走入滅亡之途。

押解至东北的赵宋宗室上千。后來后金满洲第一大姓「伊尔根觉罗」據《皇朝通志·氏族略·满洲八旗姓》記載又作「宜尔根觉罗」、「民觉罗」或「伊尔根」,满语「民」的意思。其漢姓為「趙」(也有「佟」、「顾」、「伊」、「萨」、「公」、「兆」、「曹」、「包」、「哲」、「席」等)。《黑龙江志稿·氏族》载:「觉罗者,传为宋徽、钦之后。」

注释[编辑]

  1. ^ 宋真宗景德元年(1004年)宋辽的澶渊之役,宋军打击了辽军后,双方成立和议,宋军护送辽军出境以防虏掠。
  2. ^ 金兵不耐熱,攻勢一般從秋天開始,春天結束。
  3. ^ 郭药师在第一次围城之役充当向导,立下大功,完顏宗望却很不信任他。回军燕山后,把常胜军的各级将佐数十人召来问道:“天祚帝待你们如何?”“天祚帝待我们甚厚。”“赵皇帝待你们如何?”“赵皇待我们尤厚。”完顏宗望忽然发怒:“天祚、赵皇对你们厚,你们都反他,我无金帛与你们,你们更要反我。”立刻麾兵把这些军官棒杀。接着把常胜军主力官兵八千余人押往松亭关坑殺。留下郭药师一人,名为留守,实系拘留,后来贬死边塞。
  4. ^ 宋朝公主。
  5. ^ 宋朝皇帝之媳。
  6. ^ 宋朝诸王之女(郡主)
  7. ^ 宋朝皇族女子(县主)。

参考文献[编辑]

具体引用[编辑]

  1. ^ 《“靖康之难”被掳北宋宫廷及宗室女性研究》
  2. ^ 《“靖康之难”被掳北宋宫廷及宗室女性研究》
  3. ^ 《剑桥中国辽西夏金元史》
  4. ^ 《三朝北盟会编卷99皇族陷虏记》
  5. ^ 《剑桥中国辽西夏金元史》
  6. ^ 《三朝北盟会编卷99皇族陷虏记》
  7. ^ 靖康稗史笺证》记载,“赵赛月……自寿圣院四起北行,六年八月入洗衣院。赛月……皇统元年……封次妃。”“赵金姑……自寿圣院四起北行,六年八月入洗衣院……金姑皇统元年……封次妃。”。
  8. ^ 曾节明:甲申三百年再祭(之九)

期刊文章[编辑]

  • 《靖康之難中恥辱的女性》,原载2001年10月23日《人民政协报》“学术家园”栏目。

外部鏈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