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婚生子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非婚生子女(俗稱私生子野種,前者有輕度侮辱意味,後者有嚴重歧視意味)指在受胎期間出生時(各地法律定義有別),其生父母無婚姻關係的子女。由於法律上對婚生和非婚生子女的保護程度有別,故有區分的實益。

歷史[编辑]

現時不少國家及地區的法律都賦予非婚生子女較婚生子女為少的權利,即使他們擁有同樣的公民權利。在從前的中國英國美國等地,非婚生子女常會被視為恥辱。未婚媽媽常會被逼或被游說放棄子女撫養權。有時非婚生子女會由外祖父母或其他已婚親屬撫養,生母則以非婚生子女的姊姊、姑母姨母等身分出現。直至1960年代,英國和美國才開始不把非婚生子女視為恥辱。在亞洲社會,至今依然有不少人認為非婚生子女(尤其是婚外情所生的子女)令家族蒙羞。

父權社會傳統文化中,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所受的譴責往往不及生母所受的那麼強烈,除了對男女的婚前性行為有不同標準外,另一個原因是難以確定生父是誰,有些生父亦因此不用負擔任何責任。已婚女性與丈夫以外男性所生的子女,有些會成為生母丈夫名義上的子女,甚至他們名義上的父親也不知道自己並非他們的親生父親。而在容許一夫多妻的社會裡,已婚男性與無婚姻關係的未婚女性若生有子女,可以把該女性娶為平妻或納為妾侍(視乎不同時代、地域的法律和女性的身分而定),生父與生母建立婚姻關係後,子女亦變為婚生子女。

在古代東亞地區(中國、日本、朝鮮等),非婚生子女與妾所生的子女同樣稱為庶子庶女(日本實行一夫一妻制後,「庶子」或「非嫡出子」是非婚生子女的意思),但正式妾待所生子女和非婚生子女的實際地位可以相差很遠。在中國古代,男性的寵婢(情婦)如生下子女可納為妾,但並非必然。有些寵婢即使生下子女,仍然得不到任何婚姻名分,她們所生的子女有時也會不容於家庭,常會於生父去世後被生父的正式妻妾逐出家門,有些則被視為奴婢看待,甚至生父也不把他們當作子女看待。例如漢朝衛青是母親衛媼與平陽縣吏鄭季私通所生之子,在生父家中被歧視、虐待[1]。有時生父的妻妾無子,而寵婢或其他婚外情人有子,這些非婚生子常會被生父視為正室的兒子(嫡子)撫養,生母卻未必得到名分,亦不能與兒子相認。有些得不到生父撫養的非婚生子女會跟隨母親另嫁他人,視繼父為父親,並跟繼父姓。

父母责任[编辑]

在英国,非婚生子的概念由1989年通过,1991年生效的儿童法有效废除。它引入了父母责任的概念,就算父母并没有结婚,也确保每位儿童都有一个法律上的“父亲”。不过,直到2003年12月,部分被执行的《收养与儿童法2002》才自动把家长责任赋予非婚生儿童的父亲;即便如此,也只有在儿童的出书证上才会出现其父亲的名字。

在美国,有侮辱父母而不是儿童,称这些父母为“王八父母”认为父母才是婚外怀孕的责任人。保守的文化评论家和电台脱口秀节目主持人迈克·迈德维(Michael Medved)主张这种谴责,特别是在名人非婚生子案件中。

各地的相關法例[编辑]

中華人民共和國[编辑]

根據《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非婚生子女與婚生子女享有平等的權益,非婚生子女同樣有遺產繼承權。[2]

香港[编辑]

香港法例規定,於1993年6月19日或以後去世人士的非婚生子女享有繼承權。自1995年起,繼親關係沒有繼承權,因此已婚人士的非婚生子女(包括婚前或婚後與現任配偶以外人士所生的子女)並無生父或生母之配偶的遺產繼承權。至於生父或生母的遺產繼承權,非婚生子女與婚生子女享有同等權利。

男女雙方在子女出生時,未具「有效婚姻」關係,子女即屬非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的父母雙方一同提出要求,可把父親的姓名包括在登記紀錄(例如出生證明書)內,不需提出任何出生者與其父親之血緣關係的證明,亦不需要提交結婚證明。若後來男女雙方取得「有效婚姻」關係,即確立為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可根據《父母與子女條例》向該子女雙親的另一方要求給予非婚生子女的贍養費,但必須証明對方是非婚生子女的親生父親或母親。另外,如非婚生子女被視為一個家庭的子女,可依上述《婚姻法律程序與財產條例》向生父或生母要求贍養費。

中華民國[编辑]

根據《民法》第1063條的規定,無論是否有真實血緣的聯絡,只要是在婚姻關係存續中受胎所生的子女即推定為婚姻關係中之夫之婚生子女,稱為婚生推定。若該子女事實上並非妻自夫受胎所生、與夫並無真實血緣關係,則夫妻之一方可提起婚生否認之訴[3]

在法律上,非婚生子女與生母之間因為分娩的事實而為婚生子女的關係,自然具有血親關係[4]。但是和生父之間因為分娩的事實並無法確定血緣聯絡,所以在認領準正之前,非婚生子女和生父之間在法律上並無任何關係。因此若生父死亡,非婚生子女無法繼承其財產。

現況[编辑]

近年來由於親屬法的立法基本精神已經由原本的家長(父)本位、家本位,漸漸演進到子女本位,即以保護子女為優先價值,加上以同居未婚產子的情況日漸普遍,得到同等的對待。

參見[编辑]

註釋[编辑]

  1. ^ 《史記》衛將軍驃騎列傳第五十一
  2. ^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五条: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
  3. ^ 參見:《民事訴訟法》第589、589-1條
  4. ^ 參見:《民法》第1065條

參考文獻[编辑]

  • Shirley Foster Hartley, Illegitimac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75.
  • Jenny Teichman, Illegitimacy,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1982.
  • Alysa Levene, Samantha Williams and Thomas Nutt, eds., Illegitimacy in Britain, 1700-1920, Palgrave and Macmillan,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