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裔美國人民權運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1963年8月28日的“向华盛顿进军”,前領人士由華盛頓紀念碑出發,前往林肯紀念堂

非裔美國人民權運動(1955年—1968年)是美國民權運動的一部分,于1950年代興起,直至1970年代,是美国黑人为争取与白人同等的地位而发起的群众性斗争运动,乃是經由非暴力的抗議行動,爭取非裔美國人民權的群眾鬥爭,這個全國性政治運動除了黑人外,亦有不少白人支持。

1954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判定教育委員會種族隔離的學校違法,1955年阿拉巴馬州蒙哥馬利市,黑人公民以全面罷乘來反對公車上的黑白隔離措施,1963年華盛頓的林肯紀念堂廣場聚集二十五萬名群眾反種族隔離,美國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恩博士發表著名的演說《我有一個夢想》為民權運動的高峰,其他參與的著名人物還有麥爾坎·X等人。運動在1968年反越戰時達到最高峰,雖然同年马丁·路德·金和羅拔·甘迺迪遭到刺殺,但運動成功促使南方廢除實行一個世紀的種族隔離。

事件源起[编辑]

非洲黑人最初被引進美國,主要是在南方農場當農奴,以彌補當地勞動力短缺問題。理論上,林肯總統在1863年的解放宣言中,已經讓他們獲得了自由。在南北戰爭結束後,聯邦軍隊佔領南方期間(重建時期,1865年—1877年),黑人曾名義上獲得解放宣言所賦予的平等權利。然而黑人因為窮困及教育程度較低,為求經濟上的生存,必須再度依靠白人雇用,特別是當聯邦軍隊撤出南方後,黑人頓失聯邦法律的保護,其地位又陷入類似美國內戰前的狀況。當時被南方白人支持的民主黨上台,控制南方近一個世紀,直至1964年,黑人重新受到種族不平等待遇。

1896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作出「普萊西訴弗格森案」判決,確立對黑人採行「隔離但平等」措施的合法性時,無異對南方黑人的人權造成嚴重的打擊,最高法院判決中有關「隔離」的部份被執行得十分徹底,但有關「平等」的部份則不然,導致南方出現更多種族隔離制度法令,甚至連在工廠、醫院及軍隊都採取種族隔離制度。

在歷經58年後,萊西訴弗格森案的法律觀念才被推翻;1954年聯邦最高法院在「布朗訴教育委員會」一案,判定種族隔離的學校並未提供黑人學生公平教育,因此公立學校應該要種族混合。一連串的非裔美國人民權運動也正式開始。

領導人物[编辑]

領導黑人民權運動的靈魂人物馬丁·路德·金博士,出生於喬治亞州亞特蘭大市,父親是教會牧師,家境優渥,屬中產階級,得以接受良好的教育。金於1955年取得波士頓大學博士學位,看盡南方的種族不平等待遇,使他在成年後積極投入民權運動。

事件演變[编辑]

阿拉巴馬州蒙哥馬利市是南北戰爭期間美利坚联盟国的首都,也是實施種族隔離制的代表性城市之一。馬丁·路德·金博士於1954年到該市擔任牧師工作,1955年成功帶領該市黑人公民,以全面罷乘反對公共汽车上的黑白隔離措施。經過一年長期抗爭,終於迫使蒙哥馬利市的公共汽车取消種族隔離措施。這次的罷乘公共汽车運動雖然成效有限,雖然未達全面性廢除種族隔離措施,但對全美各地的黑人卻起了鼓舞作用,並啟發他們的靈感,開始一波波爭取民權的運動。

運動的高峰是在1963年8月,金恩博士在華盛頓的林肯紀念館前廣場聚集了25萬名群眾,並發表他著名的演說《我有一個夢想》,這次集會所產生的輿論壓力受到聯邦政府的關注,終於迫使國會在翌年通過1964年民權法案,宣布種族隔離和歧視政策為非法,並賦予黑人擁有選舉權,這成為美國民權運動史的關鍵事件。金博士在演說中指出百年前林肯總統雖解放了黑奴,但黑人平等的公民權在南方卻從未獲落實,直到金博士領導民權運動才獲得成功,1960年代美國民權運動興起,對其社會及留學生有很大影響,當時對少數民族及婦女的權力均受到重視,開拓了新的視野,金博士也因此獲頒1964年諾貝爾和平獎。由於當時執政的民主黨支持民權運動,原是民主黨堅定支持者的南方白人不少轉向共和黨

到1967年,金博士在北方深刻體會,黑人及其他人種的各種形式的歧視除了南方外,北方也遭到歧視,黑人在美國社會的飽受歧視,絕大部份是因為經濟不平等所引起,經濟權才是實質、才是根本原因,公民權只是裝飾。於是,他將公民權的鬥爭轉為經濟權的鬥爭,發起「窮人運動」(Poor People's Campaign)。

不幸的是,1968年4月4日,金博士在田納西州孟斐斯被射殺身亡,當時正籌劃帶領一群同志參與該市的罷工活動。非裔美國人民權運動亦算是在該年告一段落。然而黑人民权活动仍然继续,並于該年達至最高峰。

参考文献[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