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仁皇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韋賢妃 (宋徽宗)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顯仁皇后韋氏
宋朝追封皇后
前任:顯肅皇后鄭氏
繼任:仁懷皇后朱氏
韋姓
封號 平昌郡君→婕妤→婉容→賢妃→宣和皇后(尊封)→慈寧皇太后(尊封)→顯仁皇后(追谥)
出生 宋神宗元丰三年 1080年
北宋開封(今河南省開封市
婚姻名份 側室
逝世 宋高宗紹興二十九年 1159年(78–79歲)
南宋臨安城慈寧宮(今浙江省杭州市
諡號 顯仁皇后
親屬
徽宗顯孝皇帝赵佶
夫之父 神宗聖孝皇帝赵仲鍼
夫之母 欽慈皇后陳氏
夫之元配 顯恭皇后王氏
夫之繼室 顯肅皇后鄭氏
夫之側室 明節皇后劉氏
明達皇后劉氏
懿肅貴妃王氏等
高宗憲孝皇帝趙構
其他親屬 媳婦: 憲節皇后邢氏、憲聖皇后吳氏
孫: 元懿太子赵旉

顯仁皇后(1080年—1159年),即韋賢妃,開封人,宋高宗之母。

生平[编辑]

韋氏與喬氏原是鄭皇后宮中的普通侍女,結為姊妹,相約其中一人富貴時,不能忘記對方。後來喬氏得到寵幸,封為貴妃,向徽宗推薦韋氏,韋氏因而受到臨幸。崇寧末,封平昌郡君。大觀初年,進為婕妤,後又升為婉容,但並不受寵。金人索取徽宗之子赴金為人質時,由於康王趙構自願前往,徽宗遂封韋婉容為龍德宮賢妃。

1126年靖康之難時,與徽、欽二宗及六宮后妃、皇族等人同時被金人遷往北方,“被掠者日以泪洗面,虏酋皆拥妇女,恣酒肉,弄管弦,喜乐无极。”[1]宋钦宗的朱慎妃在中途解手时,遭千户国禄的调戏[2]。靖康二年三月二十七日“宗室贵戚男丁二千二百余人,妇女三千四百余人”,“自青城国相寨起程,四月二十七日抵燕山,存妇女一千九百余人。”[3]建炎二年(1128年)八月抵上京(今內蒙古巴林左旗)。韦贤妃以下300余人入浣衣院(官妓院),欽宗的朱皇后不堪受辱,投水而死,史載“妇女分入大家,不顾名节,犹有生理,分给谋克以下,十人九娼,名节既丧,身命亦亡”[4]。不久趙構在南京登基為帝,韋賢妃又轉送五國城(今黑龙江依兰县),與徽宗關押在了一起。宋高宗趙構即位後,韋賢妃被遙尊為「宣和皇后」。

天會十三年(紹興五年,1135年)四月,宋徽宗病死於五國城。

天眷三年(1140年),金主战派完颜宗弼(兀朮)率领金国军队南侵,先在开封正南(偏东)的顺昌败于刘錡所部的「八字军」,再于开封西南的郾城颖昌,在金国女真精锐部队所拿手的骑兵对阵中两次败于岳飞的岳家军,只在开封东南面的淮西亳州宿州一带战胜了宋军中最弱的张俊一军(富平之战, 张俊的十八万宋军全军覆没)。在宋高宗以「十二道金牌」召回岳家军前,金军已被压缩到开封东部和北部。完颜宗弼开始转向接受议和。

宋朝为金国的子国。靖康之变, 金国掠走北宋皇帝宋钦宗, 太上皇宋徽宗, 几乎全部皇族, 后宫, 大批朝臣及十余万北宋首都平民为奴。宋高宗赵构向金帝称臣,自称臣构。

皇统元年(1141年) 二月,金熙宗为改善与南宋的关系,将死去的徽宗追封为天水郡王,将钦宗封为天水郡公。第一提高了级别,原来封徽宗为二品昏德公,追封为王升为一品,原封钦宗为三品重昏侯,现封为公升为二品。第二是去掉了原封号中的污侮含义。第三是以赵姓天水族望之郡作为封号,以示尊重[5]。同时南宋朝廷解除了岳飛韓世忠刘錡杨沂中等大將的兵權,为《绍兴和议》做好了准备。十一月间,宋、金为《绍兴和议》达成书面协议。十二月末除夕夜(1142年1月27日),南宋朝廷杀岳飞,据《宋史》载是为了满足完颜宗弼议和所设前提。紹興十二年(1142年)三月,宋金《绍兴和议》彻底完成所有手续。夏四月丁卯(1142年5月1日),高宗生母韋賢妃同徽宗棺槨歸宋。離行時,宋欽宗披頭散髮死命的挽住她座下的車輪,請她轉告高宗,若能回去,他只要當個太乙宮主就滿足了。韋賢妃哭著說,如果你不回來,我寧願眼睛瞎掉算了。同年八月十餘輛牛車到達臨安,十月,南宋將徽宗暫葬於會稽(今浙江省紹興市),名曰永固陵。韋氏知道兒子對皇位的隱憂(高宗已絕後,欽宗回來必繼承其帝位),再不敢重提當日對欽宗的許諾。晚年患有目疾,應是白內障,道士皇甫坦以針灸為韋太后治好了一隻眼睛。韋氏後來又多活了十七年,紹興二十九年(1159年)去世,享年八十歲。也有记载为90岁终,当时民间谣言太后在金国嫁人生子,高宗为降低谣言把太后年龄增长10岁。

宋史記載[编辑]

  • 《宋史·卷二百四十三·列传第二》:

韦贤妃,开封人,高宗母也。初入宫,为侍御。崇宁末,封平昌郡君。大观初,进婕妤,累迁婉容。高宗在康邸出使,进封龙德宫贤妃。从上皇北迁。建炎改元,遥尊为宣和皇后。封其父安道为郡王,官亲属三十人。由是遣使不绝。绍兴七年,徽宗及郑皇后崩闻至,帝号恸,谕辅臣曰:“宣和皇后春秋高,朕思之不遑宁处,屈己请和,正为此耳。”翰林学士朱震引唐建中故事,请遥尊为皇太后,从之。已而太常少卿吴表臣请依嘉祐、治平故事,俟三年丧毕,然后举行。乃先降御札,播告天下。后三代俱追封王。帝以后久未归,每颦蹙曰:“金人若从朕请,余皆非所问也。”王伦使回,言金人许归后。未几,金人遣萧哲来,亦言后将归状。遂豫作慈宁宫,命莫将、韩恕为奉迎使。十年,以金人犹未归后,乃遥上皇太后册宝于慈宁殿。是后,生辰、至、朔,皆遥行贺礼。洪皓在燕,求得后书,遣李微持归。帝大喜曰:“遣使百辈,不如一书。”遂加微官。金人遣萧毅、邢具瞻来议和,帝曰:“朕有天下,而养不及亲。徽宗无及矣!今立誓信,当明言归我太后,朕不耻和,不然,朕不惮用兵。”毅等还,帝又语之曰:“太后果还,自当谨守誓约;如其未也,虽有誓约,徒为虚文。”命何铸、曹勋报谢,召至内殿,谕之曰:“朕北望庭闱,无泪可挥。卿见金主,当曰:‘慈亲之在上国,一老人耳;在本国,则所系甚重。'以至诚说之,庶彼有感动。”铸等至金国,首以后归为请。金主曰:“先朝业已如此,岂可辄改?”勋再三恳请,金主始允。铸等就馆,馆伴耶律绍文来信,金主许从所请。洪皓闻之,先遣人来报。铸等还,具言其实。遂命参政王次翁为奉迎使。金人遣其臣高居安、完颜宗贤等扈从以行。十二年四月,次燕山,自东平舟行,由清河至楚州。既渡淮,命太后弟安乐郡王韦渊、秦鲁国大长公主、吴国长公主迎于道。帝亲至临平奉迎,普安郡王、宰执、两省、三衙管军皆从。帝初见太后,喜极而泣。八月,至临安,入居慈宁宫。先是,以梓宫未还,诏中外辍乐。至是,庆太后寿节,始用乐。谒家庙,亲属迁官几二千人。太后聪明有智虑。初,金人许还三梓宫,太后恐其反覆,呼役者毕集,然后起攒。时方暑,金人惮行,太后虑有他变,乃阳称疾,须秋凉进发。已而称贷于金使,得黄金三千两以犒其众,由是途中无间言。太后在北方,闻韩世忠名,次临平,呼世忠至帘前慰劳。还宫,帝侍太后,或至夜分未去,太后曰:“且休矣,听朝宜早,恐妨万几。”又尝谓:“两宫给使,宜令通用;不然,则有彼我之分,而佞人间言易以入也。”时皇后未立,太后屡为帝言,帝请降手书,太后曰:“我但知家事,外庭非所当预。将行册命,承平典礼,悉能记之。帝先意承志,惟恐不及,或一食稍减,辄不胜忧惧。常戒宫人曰:“太后年已六十,惟优游无事,起居适意,即寿考康宁;事有所阙,惧母令太后知,第来白朕。十九年,太后年七十,正月朔,即宫中行庆寿礼,亲属各迁官一等。太后微恙,累月不出殿门,会牡丹盛开,帝入白,太后欣然步至花所,因留宴,竟日尽欢。忌日,以谕宰执。后苦目疾,募得医皇甫坦,治即愈。二十九年,太后寿登八十,复行庆礼。亲属进官一等;庶人等九十、宗子女若贡士已上父母年八十者,悉官封之。九月,得疾,上不视朝,敕辅臣祈祷天地、宗庙、社稷,赦天下,减租税。俄崩于慈宁宫,谥曰显仁。攒于永佑陵之西,祔神主太庙徽宗室。亲属进秩者十四人,授官者三人。太后性节俭,有司进金唾壶,太后易,令用涂金。宫中赐予不过三数千,所得供进财帛,多积于库。至是,丧葬之费,皆仰给焉。然好佛、老。初,高宗出使,有小妾言,见四金甲人执刀剑以卫。太后曰:我祠四圣谨甚,必其阴助。"既北迁,常设祭;及归,立祠西湖上。

柔福帝姬案[编辑]

徽宗的女兒柔福帝姬(帝姬是徽宗按蔡京的建議對公主的稱呼),入金后歸蓋天大王完顏宗賢所有,后又被賜予徐還

建炎四年(1130年)有女子以柔福帝姬的身份逃回南宋,宋高宗命老宫女和老宦官察验,都感觉这女子相貌很像,盘问宫中旧事,也能够回答得圆满[6]。唯一值得怀疑的地方是一双大脚,不似徽宗的公主所有。但其人回答也有道理:「金人驱逐如牛羊,赤脚奔走万里,一双纤足岂能仍如旧时模样?」[7]因此被宋高宗确认为真,授予福国长公主的称号。又为她选择永州防御使高世褭为驸马。

绍兴十二年(1142年)韋氏歸宋,稱真的柔福帝姬剛剛于回宋啟程前一年死於五国城,南宋的柔福帝姬爲開封尼姑靜善冒充,趙構隨即下令誅殺靜善/柔福帝姬。這就是所謂的「真假帝姬案」。 宋人笔记《四朝闻见录》、《随国随笔》和《南渡竊憤續錄》認為,這位被殺之靜善/柔福帝姬實際是真的柔福帝姬。韋氏在金國也歸蓋天大王完顏宗賢[8],正好和柔福帝姬共事一夫,回宋后為名聲計殺柔福帝姬以滅口。

宋史·公主列传》:「柔福在五国城,适徐還而薨。静善遂伏诛。柔福薨在绍兴十一年,从梓宫来者以其骨至,葬之,追封和国长公主。」南宋官方的說法是恰恰在要被放回前一年病死,這個韋氏所說的真柔福帝姬的運氣也極差,而且死無對證。

另外,所謂柔福帝姬嫁給漢人徐還于绍兴十一年死于五國城[9],都是韋氏的一面之辭。除被遣嫁回鄉的純福帝姬外,其他被擄到北方的所有徽宗帝姬不是被金國貴族占有,就是進洗衣院成為官妓(見宋徽宗條目),沒有一個能夠到五國城徽宗欽宗的身邊。韋氏自己也是因為高宗即位後成為高級人質,才被金國送到五國城特殊對待(主要是和燕京等地相比,五國城南逃距離極其漫長)。 韋氏所描述的柔福帝姬若為真,也是帝姬中唯一的特例。

相關影視作品[编辑]

相關漫畫作品[编辑]


參考[编辑]

  • 胡传志 〈靖康之难中的女性〉

注釋[编辑]

  1. ^ 《呻吟语》
  2. ^ 《青宫译语》
  3. ^ 《靖康稗史》之四《宋俘记》
  4. ^ 見《呻吟語》引《燕人麈》
  5. ^ 据《氏族典·赵姓部纪事》所言:“天水赵之望也。”天水为古郡名,即今甘肃省天水市附近。
  6. ^ 《宋史·宦者列傳·冯益傳》:「先是,伪柔福帝姬之来,自称为王贵妃季女,益自言尝在贵妃合,帝遣之验视,益为所诈,遂以真告。」
  7. ^ 鹤林玉露》记载:「柔福帝姬至,以足大疑之。颦蹙曰:『金人驱迫,跣行万里,岂复故态。』上为恻然。」
  8. ^ 宋史·高宗本纪》记,绍兴十二年(1142年)夏四月丁卯(5月1日),「皇太后偕梓宫(徽宗灵柩) 发五国城,金遣完颜宗贤护送梓宫,高居安护送皇太后」。有人指此蓋天大王完颜宗贤(賽里)護送韋氏(名為完颜宗贤护送梓宫,高居安护送韋氏,實則同行并無區別),正是因為韋氏在金國被賜給完颜宗贤為妾。
  9. ^ 徐還在《靖康稗史笺证》中實有其人,但并無證據徐還在五國城。

外部連結[编辑]

  • 张明华,北宋靖康之耻:被俘贵妃公主身如娼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