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爾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韓爾禮(左)與亨利·約翰·艾域士 (Henry John Elwes),二人共同主編了七卷的《大不列顛與愛爾蘭樹木誌》。

韓爾禮(或作亨利·奧古斯丁[1]奧古斯汀·亨利,Augustine Henry, M.A., F.L.S.[2][3],1857-1930),是愛爾蘭籍的植物學者與漢學專家[4]。曾擔任在大清皇家海關税務司的醫官,其大量的採集成為早期中國植物相的先趨。

1930年以前,他已享譽國際,比利時捷克斯洛伐克芬蘭法國波蘭的學會會員。1929年,北京植物學會(Botanical Institute of Peking)贈送《中國植物圖譜》(Icones plantarum Sinicarum)第二卷給他,這是一部收集中國植物的圖鑑。[來源請求]


生平[编辑]

韓爾禮在1857年7月2日,出生於英國蘇格蘭東部鄧迪。父親伯納·亨利(Bernard Henry),母親為瑪麗·亨利(Mary Henry,娘家姓 MacNamee)兩人在伯納至鄧迪訪問其嫁至鄧迪的姊妹時結識,稍後結婚並生下最初命名為Austin的韓爾禮。在韓爾禮出生不久之後,亨利一家便遷回北愛爾蘭中西部蒂龍郡庫克斯城 (Cookstown)定居[6],伯納在鎮上經營雜貨店,並從事亞麻的買賣[7]

求學階段[编辑]

他在庫克斯城學院(Cookstown Academy)接受教育,稍後進入戈爾韋皇后學院(Queens College, Galway[6],現為(愛爾蘭共和國戈爾韋愛爾蘭國立大學),然後分別1877年、1878年於貝爾法斯特皇后學院(Queens College, Belfast,現為北愛爾蘭貝爾法斯特皇后大學)習醫,取得BA及MA學位[6]

1879年他將研究移至愛丁堡並成為醫生(MD)。當時,他與赫德爵士(Sir Robert Hart)有往來,他鼔勵韓爾禮參加位於中國上海的大清皇家海關税務司(Imperial Customs Service)[8][7]

中國皇家海關階段[编辑]

韓爾禮1881年進入位於上海大清皇家海關擔任助理醫官[9]與關稅助理。[10]

1882年,他被派往湖北省的宜昌,被賦與中藥植物的搜集[9]。自此他發展出對植物學的喜好,及日後投身於此道之研究[9]。他亦曾在湖北, 四川, 思茅雲南), 蒙自(雲南),以及臺灣服務過。

之後,韓爾禮研習法律,並成為中殿律師學院的會員。韓爾禮在前往中國之前便已研習過中文,並且達到精通中文的程度。[來源請求]

韓爾禮於1902年九月自大清皇家海關二等一級幫辦(Second Assistant, A)職位退休[10]

林學學者[编辑]

當韓爾禮在宜昌與中國其他地方收集了大量的植物標本,包括種子,其中許多是當時的新種,在稍後才被研究命名。1888年,他於皇家亞洲學會期刊出版了一份中國植物名錄,當時中國的植物相動物相仍是不明。1896年之前,韓爾禮所採集的標本便已定出了25個新,共有500多種新。他並贈給皇家植物園,邱園,15000份標本,還包括了種子及500份植物樣品,這些植物中有許多成為日後知名的庭園植物[11]

韓爾禮提供珙桐Davidia involucrata)的資訊給當時的植物採集者威爾蓀。珙桐是中國的特有種,原生於湖北附近,最早由法國傳教士阿爾芒·戴维德神父所發現的植物。當韓爾禮回到歐洲,他花了點時間研究自己所引進至邱園的植物。

1900年,韓爾禮到法國南錫的國立林學校(École nationale du génie rural, des eaux et des forêts)研讀林學,稍後成為亨利·約翰·艾域士主編的七卷《大不列顛與愛爾蘭樹木誌》之共同作者[12] 在這部書中,韓爾禮提出了特別的植物鑑定方法:根據植物的木材特徵之外,亦提供了的位置,即便沒有仍可鑑定出植物的種類。

都柏林階段[编辑]

1907年,他亦協助建立劍橋大學的林學院(School of Forestry),並留到1913年。他擔任農業技術學系位於威克洛郡Avondale 林場的場長。

亨利1913年接手了皇家科學院林學講座(Royal College of Science, Dublin,稍後的都柏林大學),並協助成立國立林業處。

年表[编辑]

親人[编辑]

雙親[编辑]

韓爾禮的父親伯納·亨利(Bernard Henry)是德里郡人,在拜訪其嫁至鄧迪郡姊妹時,結識了當地女子瑪麗·麥那米(Mary MacNamee),二人結婚生下韓爾禮,之後不久便遷回北愛爾蘭蒂龍郡庫克斯城(Cookstown)定居。伯納·亨利在城裡經營雜貨店,同時也從事亞麻的買賣。[6][7]

[编辑]

韓爾禮曾有二次婚姻。首任妻子是倫敦珠寶商的女兒,卡羅琳·歐里居(Caroline Orridge)。第二任妻子是愛麗絲·伯藍頓(Alice Brunton),是英格蘭引領物理學界的理查·伯藍頓爵士的女兒。[7]

卡羅琳·亨利與韓爾禮結婚於1891年6月20日,當時韓爾禮正休假回英。同年韓爾禮便回到中國繼續工作。[7]

愛麗絲·亨利(Alice H. Henry)與韓爾禮於1908年的聖帕特里克節結婚。愛麗絲於韓爾禮去世時,將大約一萬份的私人的標本收藏,花費了八年整理,依照捐贈契約(Deed of Gift)捐給位於都柏林葛拉斯湼文愛爾蘭國立植物園標本館,這批館藏便是後來稱作韓爾禮林學典藏標本(The Augustine Henry Forestry Herbarium)以紀念韓爾禮對愛爾蘭林學的貢獻。愛麗絲·亨利於1956年三月於都柏林去世。[6]


作品Works[编辑]

  • The Trees of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 1907-13, co-author H. J. Elwes. Private (subscription only) publication. Edinburgh.
  • Notes on Economic Botanical of China, introduction by E. Charles Nelson, Boethus Press 1986 ISBN 0-86314-097-1
  • Anthropological work on Lolos and non-Han Chinese of Western Yunnan
  • 《中國經濟植物筆記》(Notes on Economic Botany of China. --1893)
  • 1896年《福爾摩沙植物名錄A List of Plants from Formosa

評價及影響[编辑]

  • Walsh:「韓爾禮終其一生被認為是樹木的權威,其身後的令譽是他人難以取得的。」[13]
  • 1935年,J. W. Besant便寫道:當今世界上溫帶地區的植物園被花木裝飾的財富,很大一部份是來自於已故的亨利教授作為先鋒的貢獻。[14]
  • PlantExplorers.com[15]:「韓爾禮在中國『業餘』的採集及記錄,雖對於我們瞭解中國-喜馬拉雅植物相(Sino-Himalayan Flora)的貢獻難以估算,但其努力卻是深深影響了威爾蓀喬治·福雷斯特法蘭克·金敦-瓦德及許多稍後的植物探險家。」
  • 吳永華:「總結清領時期西方人在台採集成果的偉大學者。」、「台灣植物地理學研究之嚆矢。」[16]

韓爾禮採集標本典藏處[编辑]

韓爾禮林學典藏標本[编辑]

韓爾禮於1930年去世時,仍持有大約一萬份的標本,後來捐贈給位於葛拉斯湼文的愛爾蘭國立植物園標本館,這批標本被稱為「韓爾禮林學典藏標本」(The Augustine Henry Forestry Herbarium)。這批標本由韓爾禮遺孀,愛麗絲·亨利,依照捐贈契約方式捐贈後,她及館方特別再整理製作目錄(catalogs),館方並於1957年,愛麗絲·亨利逝世隔年公布並為文紀念。[6]

其他各時期標本館藏地[编辑]

韓爾禮的採集收藏處:韓爾禮的採集地主要是中國及愛爾蘭。其標本除了主要送入邱植物園收藏,複份標本分別收藏多處:下列依採集地、年代略述,標本館代號括號為標本份數:

  • 中國: A, B, BM, BRSL, CAL, DBN, E, F, FHO, G, GH, K, L, LE, MANCH, MO, NY, P (±3500), US, W.
  • 中國宜昌、湖北、四川,1885-1888:B (2700), BRSL, CAL, K (5000), L, MANCH (1200).
  • 中國雲南,1896-1899:A, B (3000), E, HK.
  • 臺灣,1893-1894:A, B, E, K (2000), MANCH, MO, P, US.
  • 海南,1889:A, B, K。

與韓爾禮相關的植物名稱[编辑]

韓爾禮採集的新科植物[编辑]

韓爾禮採集的新屬植物、紀念韓爾禮的植物屬[编辑]

HenryaNeohenryaHenryastrum[编辑]

  • Henrya Hemsl. non Nees, 1889年[19](非尼斯發表之美洲植物):赫姆斯利於1889年,以為尼斯發表的Henrya無效,故以此名發表蘿摩科新屬名,但現在已被歸併至娃兒藤屬
    • 赫姆斯利於1889年發表Henrya屬時,指定的模式標本為存於邱園標本館的韓爾禮第4252號標本[20]這份標本被給定新學名 Henrya augustiniana Hemsl.但在1911年被併入娃兒藤屬中(Tylophora augustiniana (Hemsl.) Craib)[21]
  • Neohenrya (Hemsl.) Hemsl.,1892年[22]赫姆斯利接受美國學者的建議,故新擬了Neohenrya以取代與尼斯抵觸的學名Henrya
  • Henryastrum (Hemsl.) Happ,1937年[23]:G. B. Happ在當年似未注意到赫姆斯利已新擬Neohenrya以取代Henrya,故又擬了Henryastrum[24]

紀念韓爾禮的台灣植物[编辑]

由於韓爾禮當年的大量採集,後學為了紀念他,在學名中援以為紀念的學名極多,這些紀念韓爾禮的植物常會以其拉丁化作為種小名,即 henryiaugustinei

茲舉台灣植物[25]為例(未完整,有些命名已被歸為異名,依屬名字母排序):


其他[编辑]

凱爾特復興[编辑]

韓爾禮對於藝術、工藝品,以及凱爾特復興(Celtic Revival)有高度的興趣。他結識了詩人威廉·巴特勒·葉慈羅索(AE),蕭伯納的妻子 Charlotte ,並熟識羅傑·凱斯門爵士(Sir Roger Casement)與羅勃·厄斯金·屈爾德斯(Robert Erskine Childers)之家人。[來源請求]


註釋[编辑]

  1. ^ ,吳永華,1999,第224、225頁。亨利·奧古斯丁為吳永華引「北京中國社會科學院所編纂《近代來華外國人名辭典》」,姓前置。
  2. ^ F. L. S.,F. L. S. 是倫敦林奈學會會員在其名字後附上的稱謂。
  3. ^ 福爾摩沙植物名錄第一頁,名銜為出版時作者自署。中文姓名為網頁之中文說明採用之方式,姓置名後。
  4. ^ “China” in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11th ed.), 1911. (Flora),這是英文維基裡的說法,看不出援引的文獻,原文作:「an Irish plantsman and sinologist」,或因韓爾禮曾撰寫1911年的《大英百科全書》中國之部的植物相(Flora)?擷取於2012-06-12。
  5. ^ Brummitt, R. K.; C. E. Powell. Authors of Plant Names. Royal Botanic Gardens, Kew. 1992. ISBN 1-84246-085-4. 
  6. ^ 6.00 6.01 6.02 6.03 6.04 6.05 6.06 6.07 6.08 6.09 6.10 6.11 6.12 6.13 6.14 6.15 Walsh, T. J. 1957.,The Augustine Henry Forestry Herbarium at the National Botanic Gardens, Glasnevin.
  7. ^ 7.0 7.1 7.2 7.3 7.4 7.5 7.6 Nelson, 1983.
  8. ^ Walsh, T. J. 1957.,編按:此為英文維基的說法,依Walsh(1957)的說法,韓爾禮於1881年加入位於上海大清皇家海關税務司(Chinese Imperial Maritime Customs Service at Shanghai)。
  9. ^ 9.0 9.1 9.2 9.3 9.4 PlantExplorers.com,PlantExplorers.com稱其職位為Assistant Medical Officer。
  10. ^ 10.0 10.1 《British staff in the Chinese Maritime Customs》,《中国海关英籍职员名单, 1854-1949,H-I》。根據這份列表,「韓爾禮」這個中文名稱並未被此表收集;到職日為1881年七月,到職職位為醫學助理(Medical Assistant);1902年9月於C.U.L離職,當時為二等一級幫辦(Second Assistant, A)。擷取於2012-06-16。
  11. ^ Nelson, E. C. (2000). A Heritage of Beauty, An Illustrated Encyclopaedia, Annex X11 - Augustine Henry's Plants, 309-324. Irish Garden Plant Society 2000 ISBN 0-9515890-1-6.
  12. ^ Elwes, H. J. & Henry, A. (1913). The Trees of Great Britain & Ireland. Vol. VII. pp 1848-1929. Private publication.[1]
  13. ^ Walsh,1957,原文:「During his life Dr. Henry was an acknowledged authority on trees and he left behind him a reputation which few others have attained.」。
  14. ^ Besant, J. W. (1935) 'Plantae Henryanae', Gard. Chron. 98 (9 November 1935): 334-335.
  15. ^ PlantExplorers.com,原文為:「His contributions to our understanding of Sino Himalayan flora are difficult to calculate, but his 'amateur' efforts in collecting and recording hundreds of species helped to launch the explorations of E. H. Wilson, George Forrest, Frank Kingdon Ward, and many others.」。
  16. ^ ,吳永華(1999):「總結清領時期西方人在台採集成果的偉大學者。」《台灣植物探險》第223頁,《亨利》副標題。「台灣植物地理學研究之嚆矢。」第233頁。
  17. ^ TROPICOS:茶菱科,1930年,Honda, Masaji (Masazi) 與 Sakisaka, Michiji以丹尼爾·奧利弗命名的茶菱屬為模式屬(參考模式種),提昇為分類階級
  18. ^ 《FOC》:胡麻科(Pedaliaceae),張志耘 & Hartmann, 1998。2012-06-13擷取。
  19. ^ TROPICOS:Henrya,擷取於2012-06-15。
  20. ^ J. Linn. Soc., Bot. 26(173): 111–112. 1889.,根據赫姆斯利的文章,Henrya屬名不但紀念採集者韓爾禮,也同時紀念漢斯的友人Rev. B. C. Henry。
  21. ^ Fl. China 16: 260. 1995.,宜昌娃兒藤。
  22. ^ TROPICOS:Neohenrya,擷取於2012-06-15。
  23. ^ TROPICOS:Henryastrum,擷取於2012-06-15。
  24. ^ Ann. Missouri Bot. Gard. 24: 567. 1937.,本文誤引年份1889為1880,且未提及赫姆斯利於1892年的處理。
  25. ^ 25.0 25.1 25.2 25.3 吳永華,1999,第244-247頁。

參考文獻[编辑]

  • Bretschneider. (1898) History of European Botanical Discoveries in China, 1898 London.
  • Henry, A. (1896). A list of plants from Formosa. Trans. Asiat. Soc. Japan, 24(suppl.): 1-118. (電子書網址:A List of Plants from Formosa福爾摩沙植物名錄》,2012-06-11擷取。)。
  • Lamb, K. & Bowe, P. (1995). A History of Gardening in Ireland. The Botanic Gardens 1995, ISBN 0-7076-1666-2
  • Nelson, E. C. (2000). A Heritage of Beauty, An Illustrated Encyclopaedia, Annex X11 - Augustine Henry's Plants, 309-324. Irish Garden Plant Society 2000 ISBN 0-9515890-1-6.
  • Nelson, E. Charles. 1983. Augustine Henry and the Exploration of the Chinese Flora. Arnoldia 43(1): 21-38. [按:標題連結為pdf文件,期刊連結為當期期刊目錄頁。網頁擷取日期:2012-06-07。]
  • Pim, S. (1984). The Wood and the Trees Augustine Henry, Boethus Press, ISBN 0-86314-097-1
  • Smyth, N. (2002). Augustine Henry's Chinese expeditions. Trinity College, Dublin.
  • Walsh, T. J. 1957. The Augustine Henry Forestry Herbarium at the National Botanic Gardens, Glasnevin. 國立葛拉斯湼文植物園官方網頁,2012-06-07擷取。
  • 吳永華,1999。台灣植物探險 : 十九世紀西方人在台灣採集植物的故事,第223-258頁(亨利)。臺中市 : 晨星出版社,共302頁。ISBN 957-583-739-8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