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簡 (春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韩简
谥号
时代 春秋
国家 晋国
身份 晋国大夫
赇伯
子女 子舆

韩简(?-?),,名,谥,又称定伯简,是韩万之孙,赇伯的儿子[1][2][3][4],晋国大夫。

韩原之战[编辑]

前645年秋,秦穆公统帅军队进攻晋国,晋军一路败退到韩原晋惠公任命家仆徒车右步扬御戎,任命梁由靡担任韩简的御戎虢射担任韩简的车右,跟在晋惠公的战车后面。[5]

战前[编辑]

将要与秦军开战之前,晋惠公派韩简侦查秦军。韩简回来答复说:“敌军人数比我军少,但是愿意奋战的人却是我军的一倍。”晋惠公问:“这是什么原因?”韩简说:“国君逃离晋国的时候是依靠着秦国的帮助,回国继承君位烦劳过秦国的宠信,我国饥荒时又吃过秦国卖的粟米,秦国三次给予的恩惠都没有报答,所以他们才发兵入侵。如今又将迎击他们,秦军没人不愤怒的,晋军没人不懈怠的,他们的斗士何止多我们一倍。”晋惠公说:“不错,但我现在不出击,回去以后,秦国一定会经常来犯。一个人尚且还不能经受这种习惯性的侮辱,何况是国家呢?”晋惠公於是命令韩简向秦军约战。此后的记载《左传》和《国语》有差异。

《左传》记载韩简代表晋惠公说:“寡人不才,还有能力集合部下而不让他们离散,秦军如果不回国,我将无所回避。”秦穆公派公孙枝回答说:“当初晋君还没回国时,我为他忧惧。晋君回去君位未定时,我仍为他担心。晋君如果君位已定,我怎么敢不接受作战的命令?”韩简退出后说:“这次我能被俘囚禁就是走运了。”[6]

而《国语》则记载韩简代表晋惠公说:“过去秦君的恩惠,我不敢忘记,我有众多将士,能集合他们不使之离散。秦君如果回国,是我所希望的,秦君如果不回国,我将无所逃避。”秦穆公横握着雕花的戈出来迎见韩简,说:“当初晋君还没回国时,我为他担忧,晋君回国后君位未定,我仍然牵挂于心。如今晋君君位已定,军队已成列,就请晋君修整战列,我要亲自见见他。”[7]

交战[编辑]

九月十四日,秦晋两军展开韩原之战,晋惠公的小驷马陷在烂泥中盘旋不出,他向庆郑求救,庆郑因为晋惠公不采纳自己的劝谏不去救助晋惠公。此时梁由靡为韩简驾驭的战车正迎战秦穆公,就快要擒获秦穆公了,庆郑叫他们去救援晋惠公,秦穆公因此逃走,晋惠公也没被救出来,被秦军俘虏。

晋国的大夫们披头散发,拔出军营跟着晋惠公。秦穆公派使者辞谢说:“诸位何必如此忧愁?我跟随晋君西去,只不过是实现五年前的那个妖梦,难道敢做得过分吗?”晋国的大夫们三拜叩头说:“国君您脚踩后土,头顶皇天,皇天后土都听到了您的话,臣等谨在下边听候吩咐。”[8][9]

晋惠公的姐姐穆姬听说晋惠公被俘后,以自己和儿女自焚相威胁,秦穆公於是把晋惠公拘留在灵台。[10]

谏言[编辑]

前655年晋献公为将女儿穆姬嫁到秦国的时候曾经卜筮,得到《归妹》Iching-hexagram-54.svg变成《睽》Iching-hexagram-38.svg的卦象,史苏占卦说:“不吉利。卦辞说:‘男人宰羊,不见血浆;女子拿筐,也无实赏。西邻责备,不可补偿。《归妹》变《睽》,无人相帮。’《》变成《》,也就是《离》变成《震》。‘又是雷又是火,为嬴姓击败姬姓。车子脱离车轴,大火焚烧军旗,不利于出师,在宗丘大败。《归妹》嫁女,《睽》离单孤,敌寇的木弓将要舒张。侄子跟着姑姑,六年出亡,抛弃夫人,逃归己邦。次年,死在高梁的废墟。’”

晋惠公被拘留在秦国后说:“先君如果听从了史苏的占卦,我不会到这个地步!”韩简当时随侍在晋惠公身旁,他说:“龟甲是形象;筮草是数字。事物生长以后才有形象,有形象以后才能滋长,滋长以后才有数字。先君所败坏的道德,难道可以数得完吗?史苏的占卦,即使听从了,又有什么好处?《诗经》说:‘百姓遭受的灾孽,不是从天而降。当面附和,背后毁谤,主要都由于人的行为不端。’”[11]

参考资料[编辑]

  1. ^ 《国语注·晋语三第九》:韩简,晋卿韩万之孙。
  2. ^ 《春秋经传集解·僖公十五年》:韩简,晋大夫韩万之孙。
  3. ^ 《史记索隐·卷四十五·韩世家第十五》:索隐系本云:“万生赇伯,赇伯生定伯简,简生舆,舆生献子厥。”
  4. ^ 《春秋左传注·宣公十二年》:韩世家索隐引世本云:“韩万是曲沃桓叔之子。万生赇伯,赇伯生定伯简,简生舆,舆生献子厥。”则韩厥为万之玄孙。孔疏引世本脱去定伯简一代,因谓“厥是万之曾孙”,误。
  5. ^ 《国语·晋语三第九》:六年,秦岁定,帅师侵晋,至于韩。公谓庆郑曰:“秦寇深矣,奈何?”庆郑曰:“君深其怨,能浅其寇乎?非郑之所知也,君其讯射也。”公曰:“舅所病也?”卜右,庆郑吉。公曰:“郑也不逊。”以家仆徒为右,步扬御戎;梁由靡御韩简,虢射为右,以承公。
  6. ^ 《左传·僖公十五年》:九月,晋侯逆秦师,使韩简视师,复曰:“师少於我,斗士倍我。”公曰:“何故?”对曰:“出因其资,入用其宠。饥食其栗,三施而无报,是以来也。今又击之,我怠秦奋,倍犹未也。”公曰:“一夫不可狃,况国乎!”遂使请战,曰:“寡人不佞,能合其众而不能离也。君若不还,无所逃命。”秦伯使公孙枝对曰:“君之未入,寡人惧之,入而未定列,犹吾忧也。苟列定矣,敢不承命。”韩简退,曰:“吾幸而得囚。”
  7. ^ 《国语·晋语三第九》:公御秦师,令韩简视师,曰:“师少于我,斗士众。”公曰:“何故?”简曰:“以君之出也处己,入也烦己,饥食其籴,三施而无报,故来。今又击之,秦莫不愠,晋莫不怠,斗士是故众。公曰:“然。今我不击,归必狃。一夫不可狃,而况国乎!”公令韩简挑战,曰:“昔君之惠也,寡人未之敢忘。寡人有众,能合之弗能离也。君若还,寡人之愿也。君若不还,寡人将无所避。”穆公衡雕戈出见使者,曰:“昔君之未入,寡人之忧也。君入而列未成,寡人未敢忘。今君既定而列成,君其整列,寡人将亲见。”
  8. ^ 《左传·僖公十五年》:壬戌,战于韩原,晋戎马还泞而止。公号庆郑。庆郑曰:“愎谏,违卜,固败是求,又何逃焉?”遂去之。梁由靡御韩简,虢射为右,郑以救公误之,遂失秦伯。秦获晋侯以归。晋大夫反首拔舍从之。秦伯使辞焉,曰:“二三子何其慼也?寡人之从君而西也,亦晋之妖梦是践,岂敢以至?” 晋大夫三拜稽首,曰:“君履后土而戴皇天,皇天后土实闻君之言,群臣敢在下风。”
  9. ^ 《国语·晋语三第九》:晋师溃,戎马泞而止。公号庆郑曰:“载我!”庆郑曰:“忘善而背德,又废吉卜,何我之载?郑之车不足以辱君避也!”梁由靡御韩简,辂秦公,将止之,庆郑曰:“释来救君!”亦不克救,遂止于秦。
  10. ^ 《左传·僖公十五年》:穆姬闻晋侯将至,以大子罃、弘与女简璧登台而履薪焉。使以免服衰绖逆,且告,曰:“上天降灾,使我两君匪以玉帛相见,而以兴戎。若晋君朝以入,则婢子夕以死;夕以入,则朝以死。唯君裁之。”乃舍诸灵台。
  11. ^ 《左传·僖公十五年》:初,晋献公筮嫁伯姬于秦,遇《歸妹》Iching-hexagram-54.svg之《睽》Iching-hexagram-38.svg。史苏占之曰:“不吉。其繇曰:‘士刲羊,亦无衁也。女承筐,亦无贶也。西邻责言,不可偿也。’《归妹》之《睽》,犹无相也。《震》之《离》,亦《离》之《震》。‘为雷为火。为嬴败姬,车说其輹,火焚其旗,不利行师,败于宗丘。归妹睽孤,寇张之弧,姪其从姑,六年其埔,逃归其国,而弃其家。明年,其死于高梁之虚。’”及惠公在秦,曰:“先君若从史苏之占,吾不及此夫。”韩简侍,曰:“龟,象也;筮,数也。物生而后有象,象而后有滋,滋而后有数。先君之败德,及可数乎?史苏是占,勿从何益?《诗》曰:‘下民之孽,匪降自天。僔踏背憎,职竞由人。’”

其他参考书目[编辑]

  • 杨伯峻 《白话左传》
前任:
赇伯
晋国韩氏宗主
第三代
繼任:
子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