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彦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顧彥暉
出生 不詳
唐朝
逝世 897年11月16日
唐朝
职业 东川节度使

顾彦晖(?-897年11月16日[1][2]),晚唐军阀,891年继承其兄顾彦朗东川节度使,直至为前盟友王建所败,举家自杀。

家世[编辑]

顾彦晖生年不详,根据《新唐书》他的传记,他是丰州人。他和哥哥顾彦朗最初都在天德为小校。防御使蔡京认为兄弟俩有封侯相,让儿子给他们送去钱财。随后黄巢率农民大军起事,顾氏兄弟都在军中对黄巢作战并协助收复京城长安。顾彦朗被任为右卫大将军。[3]

887年,唐僖宗任顾彦朗为东川节度使。[4]顾彦朗到任后,任顾彦晖为汉州刺史。[3]

此时,曾与顾彦朗在神策军共事的王建夺取阆州,自称刺史,出兵袭击邻镇,但和顾彦朗保持友好。[4]西川节度使陈敬瑄担心顾、王合兵攻打西川。陈敬瑄的弟弟、曾大权在握的宦官田令孜曾以王建为养子,称自己能把王建召来为陈效力。陈敬瑄便写信请王建前来。王建起初也同意了,把家眷留在东川首府梓州顾彦朗身边,前往西川首府成都。但王建还在途中时,西川参谋李乂又对陈敬瑄说王建不可靠,陈敬瑄便想阻止王建。但王建于路击败陈敬瑄派来阻拦他的部将,坚持前往成都。顾彦朗让顾彦晖率军协助王建。他们包围成都三日却不能攻克,于是解围。[5]

但是,王建继续讨伐陈敬瑄,袭取了西川的很多州县。888年,唐僖宗崩,弟唐昭宗继位,他厌恶田令孜。王建上表昭宗称陈敬瑄、田令孜为反抗朝廷统治的叛军,应予以征讨,顾彦朗也上表支持王建。昭宗任宰相韦昭度为新任西川节度使,召陈敬瑄回长安任龙武统军。陈敬瑄抗命,昭宗便向他宣战,以韦昭度为行营招讨使,顾彦朗、王建、山南西道节度使杨守亮为其副手。[5]

这场战事持续了几年。891年,陈敬瑄陷入绝境,但朝廷因新败于军阀河东节度使李克用,国库耗尽。昭宗想停止讨伐陈敬瑄,下诏恢复其官爵,命顾彦朗、王建各自撤军。但王建觉察到陈敬瑄即将战败,恐吓韦昭度交出军权只身回长安。陈敬瑄、田令孜投降,王建成为西川节度使。不久,顾彦朗卒,顾彦晖称东川留后。[6]

任东川节度使[编辑]

当年,昭宗任顾彦晖为东川全权节度使,派宦官宋道弼去送旌旗符节给他。而此时,杨守亮已和养父原当权宦官杨复恭一同背叛了朝廷,让养兄绵州刺史杨守厚于途将宋道弼劫持,并发兵攻梓州。顾彦晖向王建求援。[6]但王建尽管和顾彦朗友好,对顾彦晖却不然,密谋夺取东川。[3]因此,他派华洪李简王宗侃王宗弼率援军前往,却密令他们,一旦击败山南西道军,顾彦晖设宴款待,就在席间擒住他并夺取东川。王宗侃击败杨守厚后,杨守亮被迫退兵,顾彦晖也确实准备设宴。但因王宗弼向他泄密,顾彦晖称病取消了宴席。[6]

尽管这样,两川还维持了一段时间的联盟关系,比如892年,王建攻打威戎军节度使杨晟首府彭州,杨晟向杨守厚求援,建议他攻打梓州,迫使王建来救援。杨守厚照办了,并诱使顾彦晖帐下戍守梓州的神策督将窦行实作为内应,但窦行实暴露被杀。杨守厚不但未能攻克梓州,又与养兄弟杨守忠杨守贞先后被王建派出的吉谏、李简所败,只能退兵。[7]

而到了893年春,两川联盟已然终结了。892年末,凤翔节度使李茂贞已击败杨守亮并夺取了山南西道武定军,想和顾彦晖结盟。因为先前宋道弼被劫,顾彦晖未能得到正式任命,这些年仍然只能称留后。李茂贞就建议昭宗再次任命顾彦晖为全权节度使。昭宗照办了。李茂贞派养子知兴元府事李继密率军进入东川协助顾彦晖。但不久,王建就在利州击败东川和凤翔的联军。顾彦晖求和,许诺和李茂贞绝交,王建同意了。[7]

895年,昭宗为免遭入京的李茂贞和静难节度使王行瑜挟持而暂离长安,[8]下诏王建、顾彦晖勤王。[3]王建趁机诬陷顾彦晖不发兵勤王、掠夺辎重,派华洪攻东川。[8]从此,两川战火不断。[3]895年末,东川军俘获王宗弼。[8]顾彦晖记得当初王宗弼泄谋之事,收他为养子,改名顾琛[3]顾彦晖向李茂贞求援,但李茂贞害怕宣武军节度使朱全忠来攻,无能为力。897年,王建围梓州,赏赐顾彦晖手下的原农民军头领并任为东川各州刺史,这些人便背弃顾彦晖投靠王建,顾彦晖越发陷入绝境。[2]

年末,顾彦晖聚集家人饮宴,命养子顾瑶(《九国志·王宗弼传》作顾彦晖弟顾彦瑶)杀死自己和其余的顾家人然后自杀,顾瑶照办。[2]但顾彦晖临死前说顾琛加入顾家时间不长,不应同死,而应离开,于是顾琛离开了。[3]王建占领东川。[2]

评价[编辑]

据《新唐书》顾氏兄弟的传记载,顾彦晖“详缓有儒者风”。[3]

注释及参考文献[编辑]

  1. ^ 中央研究院 兩千年中西曆轉換
  2. ^ 2.0 2.1 2.2 2.3 《资治通鉴》卷二百六十一:“王建与顾彦晖五十馀战,九月,癸酉朔,围梓州。蜀州刺史周德权言于建曰:‘公与彦晖争东川三年,士卒疲于矢石,百姓困于输輓。东川群盗多据州县,彦晖懦而无谋,欲为偷安之计,皆啗以厚利,恃其救援,故坚守不下。今若遣人谕贼帅以祸福,来者赏之以官,不服者威之以兵,则彼之所恃,反为我用矣。’建从之,彦晖势益孤。……庚申,顾彦晖聚其宗族及假子共饮,遣王宗弼自归于建。酒酣,命其假子瑶杀己及同饮者,然后自杀。……建入梓州,城中兵尚七万人,建命王宗绾分兵徇昌、普等州,以王宗涤为东川留后。 ”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六:“顾彦朗、彦晖者,丰州人,并为天德军小校。其使蔡京以兄弟有封侯相,每厚礼之,使子赠赉,稍稍进秩。黄巢乱长安,率军同复京师。  彦朗迁累右卫大将军。……乃得到军。署彦晖汉州刺史。……会彦朗卒,彦晖自知留后。明年为节度使。中人送节,为绵州刺史杨守厚所留。守厚发兵攻梓州,彦晖告急于建,建使李简救之,戒曰:‘贼破,并取彦晖,无须再往也。’……景福元年,遂攻彦晖。……乾宁二年,昭宗在石门,督彦晖、建赴行在。……宗弼谢罪,即解缚,使就馆,帟幕衾服皆具,更养为子,改名琛。……彦晖顾王琛曰:‘尔非我旧,可自求生。’指颓垣令逸。……初,韦昭度为招讨使,彦晖、建皆为大校。彦晖详缓有儒者风,……”
  4. ^ 4.0 4.1 《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六:“春,正月,以……,右卫大将军顾彦朗为东川节度使,……彦朗,丰县人也。……初,建与东川节度使顾彦朗俱在神策军,同讨贼。建既据阆州,彦朗畏其侵暴,数遣使问遗,馈以军食,建由是不犯东川。”
  5. ^ 5.0 5.1 《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七:“陈敬瑄恶顾彦朗与王建相亲,恐其合兵图己,谋于田令孜,令孜曰:‘建,吾子也,不为杨兴元所容,故作贼耳。今折简召之,可致麾下。’乃遣使以书召之,建大喜,诣梓州见彦朗曰:‘十军阿父见召,当往省之。因见陈太师,求一大州,若得之,私愿足矣!’乃留其家于梓州,率麾精兵二千,与从子宗鐬、假子宗瑶、宗弼、宗侃、宗弁俱西。……建至鹿头关,西川参谋李乂谓敬瑄曰:‘王建,虎也,奈何延之入室!彼安肯为公下乎!’敬瑄悔,亟遣人止之,且增修守备。建怒,破关而进,败汉州刺史张顼绵竹,遂拔汉州,进军学射山,又败西川将句惟立蚕北,又拔德阳。……顾彦朗以其弟彦晖为汉州刺史,发兵助建,急攻成都,三日不克而退,还屯汉州。……王建攻彭州,陈敬瑄救之,乃去。建大掠西川,十二州皆被其患。……建曰:‘吾在军中久,观用兵者不倚天子之重,则众心易离。不若疏敬瑄之罪,表请朝廷,命大臣为帅而佐之,则功庶可成。’乃使草表,请讨敬瑄以赎罪,因求邛州。顾彦朗亦表请赦建罪,移敬瑄它镇以靖两川。  初,黄巢之乱,上为寿王,从僖宗幸蜀。时事出仓猝,诸王多徒行至山谷中,寿王疲乏,不能前,卧磻石上。田令孜自后至,趣之行,王曰:‘足痛,幸军容给一马。’令孜曰:‘此深山,安得马!’以鞭抶王使前,王顾而不言,心衔之。及即位,遣人监西川军,令孜不奉诏。上言愤藩镇跋扈,欲以威制之。会得彦朗、建表,以令孜所恃者敬瑄耳,六月,以韦昭度兼中书令,充西川节度使,兼西川招抚制置等使,征敬瑄为龙武统军。……陈敬瑄、田令孜闻韦昭度将至,治兵完城以拒之。……丁亥,以韦昭度为行营招讨使,山南西道节度使杨守亮副之,东川节度使顾彦朗为行军司马;割邛、蜀、黎、雅置永平军,以王建为节度使,治邛州,充行营诸军都指挥使。  戊子,削陈敬瑄官爵。 ”
  6. ^ 6.0 6.1 6.2 《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八:“韦昭度将诸道兵十馀万讨陈敬瑄,三年不能克,馈运不继,朝议欲息兵。三月,乙亥,制复敬瑄官爵,令顾彦朗、王建各帅众归镇。……王建见罢兵制书,曰:‘大功垂成,奈何弃之!’谋于周庠,庠劝建请韦公还朝,独攻成都,克而有之。建表称:‘陈敬瑄、田令孜罪不可赦,愿毕命以图成功。’昭度无如之何,由是未能东还。建说昭度曰:‘今关东藩镇迭相吞噬,此腹心之疾也,相公宜早归庙堂,与天子谋之。敬瑄,疥癣耳,当以日月制之,责建,可办也!’昭度犹豫未决。庚子,建阴令东川将唐友通等擒昭度亲吏骆保于行府门,脔食之,云其盗军粮。昭度大惧,遽称疾,以印节授建,牒建知三使留后兼行营招讨使,即日东还。……壬寅,敬瑄开城迎建。……癸卯,建入城,自称西川留后。……东川节度使顾彦朗薨,军中推其弟彦晖知留后。……以顾彦晖为东川节度使,遣中使宋道弼赐旌节。杨守亮使杨守厚囚道弼,夺其旌节,发兵攻梓州。癸卯,彦晖求救于王建;甲辰,建遣其将华洪、李简、王宗侃、王宗弼救东川。建密谓诸将曰:‘尔等破贼,彦晖必犒师,汝曹于行营报宴,因而执之,无烦再举。’宗侃破守厚七砦,守厚走归绵州。彦晖具犒礼,诸将报宴,宗弼以建谋告之,彦晖乃以疾辞。”
  7. ^ 7.0 7.1 《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九:“辛丑,王建遣族子嘉州刺史宗裕、雅州刺史王宗侃、威信都指挥使华洪、茂州刺史王宗瑶将兵五万攻彭州,……杨晟遗杨守贞、杨守忠、杨守厚书,使攻东川以解彭州之围,守贞等从之。神策督将窦行实戍梓州,守厚密诱之为内应;守厚至涪城,行实事泄,顾彦晖斩之。守厚遁去。守贞、守忠军至,无所归,盘桓绵、剑间,王建遣其将吉谏袭守厚,破之。癸亥,西川将李简邀击守忠于钟阳,斩获三千馀人。夏,四月,简又破守厚于铜鉾,斩获三千馀人,降万五千人;守忠、守厚皆走。……辛丑,李茂贞攻拔兴元,杨复恭、杨守亮、杨守信、杨守贞、杨守忠、满存奔阆州。……东川留后顾彦晖既与王建有隙,李茂贞欲抚之使从己,奏恢复更赐彦晖节;诏以彦晖为东川节度使,茂贞又奏遣知兴元府事李继密救梓州,未几,建遣兵败东川、凤翔之兵于利州,彦晖求和,请与茂贞绝。乃许之。”
  8. ^ 8.0 8.1 8.2 《资治通鉴》卷二百六十:“或传王行瑜、李茂贞欲自来迎车驾,上惧为所迫,辛酉,以筠、居实两都兵自卫,出启夏门,趣南山,宿莎城镇。……王建奏:‘东川节度使顾彦晖不发兵赴难,而掠夺辎重,遣泸州刺史马敬儒断峡路,请兴兵讨之。’戊子,华洪大破东川兵于楸林,俘斩数万,拔揪林寒。……丙申,王建攻东川,别将王宗弼为东川兵所擒,顾彦晖畜以为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