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對世貿遊行衝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香港反對世貿遊行衝突
Protesters occupied the Gloucester Road.jpg
警察機動部隊與示威者對峙。
日期 2005年12月17日—2005年12月18日
地點 香港灣仔
起因 2005年香港主辦世界貿易組織第六次部長級會議,引來世界各國反對世貿組織和反全球化等人士齊集示威。
結果 警察機動部隊平息事件,拘捕涉嫌違法示威人士。
衝突方
反全球化世貿人士
指揮人士
傷亡
54位韓國示威者及74位香港市民受傷
61名警務人員受傷

香港反對世貿遊行衝突源自2005年香港主辦世界貿易組織第六次部長級會議,引來世界各國反對世貿組織和反全球化等人士齊集示威,最後釀成自六七暴動以來香港最大規模的衝突之一。

香港反對世貿遊行衝突主要涉及韓國農民,由2005年12月11日起發起遊行以及示威,期間發生零星衝突;至同月17日,韓國農民在灣仔區發動浪接浪的衝擊警察防線和襲擊警務人員的行為,及企圖闖入香港會議展覽中心新翼以阻止世界貿易組織第六次部長級會議的進行;最後由警察機動部隊防暴及平息事件。根據部份香港傳媒報道,事件共造成141人受傷,年齡介乎20至72歲,包括54位韓國人示威者及74位香港人政府新聞處則表示共有包括61名警務人員在內的114人受傷。衝突同時造成香港島的交通及商業癱瘓,區內店舖無法營業[1]

事件經過[编辑]

在世界貿易組織第六次部長級會議舉行之初,示威者與警察已經爆發了小規模的衝突,惟大致上仍然和平。

以下章節將使用香港標準時間

2005年12月17日(星期六)[编辑]

警隊已經估計到當日的示威人士將會有比較激烈的行動,因此特別加強在鴻興道示威區的佈防,包括加設圍欄混凝土柱躉。

當日上午,示威人士向在示威區駐守的女性警務人員送花與及放氣球,態度友善。

示威者侵襲[编辑]

一名韓農被胡椒噴霧噴到,其他示威者為其沖洗眼睛

到了下午,情況急轉直下,當時,示威人士由南韓農民領袖姜基甲法國農民組織代表綽號法國長毛的若澤·博韋帶領 [7]。下午4時,警員開始與示威人士在示威區發生多場衝突,警員使用水炮及胡椒噴霧驅散示威者[2],示威者搶去記者的梯架擲向警員,有旁觀的香港人及記者被水炮波及。示威人士更以麻繩把海旁一截圍欄扯斷,並掉入維多利亞港

下午5時左右,千多名主要來自南韓的示威者沿駱克道馬師道方向遊行,期間突然有抬著祭壇的示威者闖進警隊在駱克道佈下的防線,向著金鐘方向逼進,直到杜老誌道交界被警察機動部隊阻止。及後,一批屬於韓國民眾鬥爭團한국민중투쟁단)的示威者推倒鐵欄,在駱克道與杜老誌道交界爬上警車車頂並試圖推倒警車,被警員阻止;示威者又搶去警棍作武器。其後示威者突然改變原定與警隊協議的路線,從軒尼詩道強進菲林明道,開始發動地面攻勢,不斷闖進警隊防線,直至逼近中環廣場鷹君中心一帶被警察機動部隊截停。

此時,示威者已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世貿會場對面。警隊隨即宣布任何車輛不得駛進灣仔區,香港島地區交通完全癱瘓,所有通往灣仔的道路被封閉,紅磡海底隧道往香港方向亦全線封閉,地鐵不停灣仔站,使灣仔區交通完全癱瘓。

約下午7時,位於華潤大廈及鷹君中心附近的示威者與警員發生衝突,示威者正式發動總攻擊。示威者搶去原本用來分隔示威者和警員的鐵馬,把鐵馬紮成一起推向警隊防線攻擊。有部份示威者更把旗桿拆下來向警員投擲,及把行人路的圍欄拆毀製成武器使用。部份示威者更拿著竹竿和木方推進至萬麗海景酒店門外,一度集結於會展舊翼門口,嘗試一舉攻入新翼。且以敵對形式對待警員,形勢相當嚴峻。

警隊壓止[编辑]

7時30分左右,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少光及警隊高層在記者會上宣佈將「以較強硬的方法」對抗示威者,並且「會以果斷手段處理」[3]。與此同時,警員隨即發射催淚彈反攻,並將防線一直推前至菲林明道馬師道天橋及告士打道。7時45分左右,警隊奪回菲林明道天橋一帶的控制權[4]。警隊亦出動裝甲車,停泊在港灣道,以應付暴亂。約7時50分,保安局再次呼籲市民儘快離開灣仔區[5]。在8時開始,示威者退到告士打道,佔領灣仔警署華潤大廈之間的告士打道東、西行車線坐下休息,而警員則繼續將他們包圍,警隊表示已將大約900人的示威者扣留。所謂的扣留就是把示威者包圍,不准示威者出入。

警示對峙[编辑]

晚上9時開始,在告士打道聚集的示威者休息過後,又再猛攻警隊在告士打道東面的防線,警隊在發出警告後,再度發射催淚彈阻止示威者接近[6]。曾經有謠言指政府向駐港解放軍要求出動,但被政府否認。警隊表示,該900名於告士打道的示威人士已被包圍;而警隊於是次行動,出動了2,000名警員。部分流動電話供應商應保安局要求,多次向客戶發出手機短訊,呼籲市民不要進入灣仔銅鑼灣區。晚上11時左右,示威者平靜地坐下暫時休息,警察機動部隊推進時不斷敲打盾牌,增加氣勢,事件在12時過後仍未解決。政府宣佈,共有114人被送往醫院接受治療,當中39人為警員。

事件引來一些香港市民在菲林明道及柯布連道天橋上圍觀。警隊在10時前要求在天橋上的市民及記者離開,可是惹來不滿[7]

警務處處長李明逵以騷亂 [8] 形容事件,而有多份香港報紙則稱此事件為暴亂或騒動,明報翌日更以「灣仔淪陷」作為頭條[9]

2005年12月18日(星期日)[编辑]

凌晨12時,部分處於告士打道的示威人士休息過後,再次站起來打鑼打鼓,亦有部分人士疲倦而睡覺。凌晨一時,警隊重新佈陣,多條街道均有警察機動部隊排起陣勢,期間有多輛懲教署及警隊車輛駛入,準備清場及拘捕行動。示威人士暫未有打算離開,繼續於告士打道靜坐。

凌晨1時35分,警隊發言人表示為了保障市民人身安全,強烈要求市民切勿參加18日的遊行與集會[10]。凌晨2時25分左右,數架於駱克道和菲林明道交界的懲教署車輛,駛往華潤大廈附近,方便拘捕示威人士。數分鐘後,警察機動部隊作出更替,並準備作出拘捕行動。

拘捕行動[编辑]

凌晨2時50分,警員先以韓文,再以英文廣東話廣播,向示威人士宣佈:「你們(示威者)今天(星期六)參與了一個非法集會,違反香港法例第245章《公安條例》第18條[11]。現在正式宣佈你們被拘捕。我重申,現在宣佈你們正式被拘捕。請你們不用驚恐,保持冷靜。警隊將會安排巴士,載你們逐一離開,請你們不要作出任何反抗,多謝合作。」但是,示威人士對於這宣佈不以為然。凌晨3時,數個示威者再次嘗試攻擊警隊防線,警察機動部隊將盾牌拍打地面以警告示威者。凌晨3時04分,警員開始採取拘捕行動,逐一將示威者以索膠帶反綁並送到懲教署車輛上,部分示威者反抗和吶喊,期間示威者不斷高歌,打鑼打鼓及呼叫口號。凌晨3時35分,首輛載有10個反世貿的女示威者囚車抵達觀塘警署。

由於部分示威人士情緒較為激動,不願離開,拘捕行動曾一度中斷,其後於上午10時再繼續,以致持續超過11小時的拘捕行動還未完成。直至下午1時仍有近100人尚未押走,而告士打道仍然全線封閉。期間警員曾經向此批示威人士送上麵包及瓶裝水,但他們以數量不足為由而拒絕。他們在場唱歌等待警隊把他們送到警署和裁判法院,部分示威者不滿拘捕過程太慢[12]。其後一段時間警隊沒有再以膠索帶將他們反綁。由於警隊把被捕人士拘留在觀塘裁判法院羈留室,數十名示威人士,包括民間監察世貿聯盟成員到法院外示威,要求警隊釋放被捕人士[13]。可是香港司法機構表示,星期日將不會進行聆訊,所有案件於翌日才進行聆訊。裁判法院今日不會進行聆訊-香港政府新聞公報而在觀塘警署門外,有人塗污警署大閘,抗議警方的拘捕行動。據亞洲電視新聞報導,被拘捕人士聲稱受到不人道對待。

灣仔解封[编辑]

下午2時,警隊清場行動結束,900名示威者被帶走,當中包括立法會議員梁國雄[14]。下午3時正,警隊重新開放告士打道行車線[15]。下午4時,香港行政長官曾蔭權到灣仔港灣道體育館視察保安工作,發表講話抨擊示威者,同時讚揚香港警務處的努力[16]。他並同情被事件影響的灣仔及銅鑼灣的商戶,承諾會盡力補救,減低商戶損失[17]

繼續示威[编辑]

另一方面,民間監察世貿聯盟於下午3時50分左右再舉辦遊行,今次示威與上週日一樣,沿軒尼詩道行走,部分示威者拒絕轉入馬師道,欲沿軒尼詩道前往位於軍器廠街香港警察總部,抗議警員扣留之前一晚於告士打道聚集的示威者,警隊最後容許數十人往警察總部[18]。至於南韓的示威者原本要求到金鐘遠東金融中心的南韓領事館示威,警隊拒絕,示威者則繼續前往灣仔貨物裝卸區,示威者除了高呼反世貿的口號外,並要求釋放於星期六於告士打道聚集的示威者。警隊於鴻興道內部署了兩輛裝甲車戒備[19]。下午6時10分,一名女南韓示威人士焚燒物品,一邊吶喊,但並無警員阻止。

晚上9時40分左右,警隊宣佈將會釋放大約188名示威人士,其中150人為南韓婦女,其餘38名身份不明;而其餘的示威人士仍然被拘留。觀塘法院外一批示威人士舉行燭光晚會,要求釋放所有示威人士[20]。而大約百多名示威人士,繼續於鴻興道示威區集會,他們唱歌及叫口號,要求警隊釋放全部的示威人士,並聲稱不會將行動升級,繼續和平地示威[21]

晚上11時,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到達鴻興道示威區,接受記者訪問,受到非議。他表示,教會反對一切暴力行為,今次事件是香港之恥,香港不像其他海外大城市,沒有能力舉辦世貿會議,而且警隊準備不足,讓市民不能受到保障,而昨天的行動中,並沒有足夠照顧示威者[22]。晚上11時50分左右,鴻興道示威區內的南韓示威人士離開場地,示威和平結束[23]

2005年12月19日(星期一)[编辑]

凌晨12時37分,首批被拘留超過20小時的數十名南韓婦女,於觀塘法院獲釋,並由旅遊巴士送返烏溪沙青年新村營地。此時,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及立法會議員吳靄儀,亦抵達觀塘法院,欲想探望一名被捕的修女,以及其他示威者。陳日君接受蘋果日報訪問時,繼續狠批警方高層沒有尊重法律和人權,但就表示同情及佩服前線警員,希望前線警員不要誤會。他說:「依家啲高層好似好威水咁,但就要啲前線警員去冒險。」主教認為,警方應調派更多警員控制場面,拘捕滋事的示威者,「警察應該要攻,唔可以只係守,唔係保護唔到市民。」[24]警隊在下午落案起訴當中14名示威者,晚上8時在觀塘裁判法院提堂,涉嫌參與非法集會。當中包括11名年齡由31至46歲的南韓人,一名29歲的日本人,一名22歲的台灣大學生李建誠和一名41歲的中國人。警隊同時於下午釋放另外944名被拘留人士,包括839名南韓男子,及105名其他國籍人士[25]

2005年12月20日(星期二)[编辑]

有人在觀塘警署門外絕食,抗議香港警隊不人道對待被捕的示威者。

2005年12月23日(星期五)[编辑]

觀塘地方司法部門對14名被警隊控告非法集會的人士進行第二次裁判,陳日君主教願意為11名南韓人、1名日本人及1名台灣人作人身擔保,被捕人士須以10萬元保釋,除台灣人李健誠外,全部人等須交出旅遊證件,不得離港。第三次裁判會在12月30日進行。在開審前,數十名市民在外面聲援被控告人士。

2005年12月29日(星期四)[编辑]

晚上7時,民間監察世貿聯盟在九龍清真寺旁空地舉行燭光晚會,要求釋放被捕人士。

2005年12月30日(星期五)[编辑]

被捕人士接受第三次審訊,由於警隊拒絕提供日韓籍戲子(假扮犯人的人,以便事主進行辨認手續),李柱銘律師要求押後審訊日期。裁判官宣布把案件押後至2006年1月11日處理。

2005年12月31日(星期六)[编辑]

一批學聯成員在旺角西洋菜南街舉行聲援反世貿被捕者行動,在當日晚上,有商戶向警員投訴學聯成員製造噪音。警員要求學聯成員出示身分證,學聯成員拒絕。警員於是便將他拘捕並控告他沒有出示身分證。

2006年1月5日(星期四)[编辑]

一群因反世貿而被警員控以非法集會罪的示威者,在尖沙咀天星小輪碼頭進行無限期絕食抗議。但因他們正在保釋狀態,他們需在晚上返回保釋期間所住的教堂。

2006年1月7日(星期六)[编辑]

3位南韓影星李英愛李秉憲安聖基發表公開信,他們在信中促請香港政府考慮被捕者的處境,以及滯留在香港的苦況後,儘快予以釋放,讓韓農可早日與家人團聚。同日晚上七時,支持韓農的團體於尖沙咀天星碼頭舉燭光晚會以聲援韓農。

2006年1月8日(星期日)[编辑]

民間監察世貿聯盟發起大遊行,下午3時於灣仔駱克道公園集合,前往警察總部及政府總部,要求警隊儘快釋放被補者,主辦團體指有5,000人出席,而警隊則指有2,000人。

2006年1月9日(星期一[编辑]

3名南韓國會議員權永吉姜基甲段炳浩於早上到律政司辦公室與律政司司長黃仁龍會面,黃仁龍表示今次是基於禮貌理由而接見他們,雙方並無就案情作討論及談判,而控方正小心研究證據,儘快處理案件。而他在傍晚於香港司法機構之法律年度開幕典禮致辭時亦特別提及:「任何人在表達訴求時,不論理據多充份,理想多崇高,都必須遵守法律,如果有人借自由之名而訴諸暴力,他們面對法律程序是意料中事。」而南韓國會議員權永吉則要求香港政府儘快處理事件,以免把事件演變成國際問題。

韓國民眾鬥爭團的代表亦於同日再提出證據,指香港警隊濫用暴力鎮壓所世貿示威者,當中包括:

  1. 以布袋彈傷最少3名示威者
  2. 以金屬棍擊打示威者的頭部
  3. 警員在不必要的情況下使用電警棍及催淚彈(可是香港執法部門中並無設有電警棍設備)
  4. 示威者被胡椒噴霧所傷(香港警隊使用的胡椒噴霧為非傷害性成份製造)
  5. 最少600名被補示威者中,只有兩人可聯絡親友,即使被捕者多番主動要求見律師都全被拒絕。

被捕的南韓民主勞總副主席梁暻圭亦批評香港警隊的舉證欠公義,他指出警隊進行認人手續時,欠缺南韓人擔任戲子,雖然被捕人士曾要求在南韓找人來港做戲子,但遭警隊所拒。即使警隊後來採取直接認人之方法,也不能認出疑犯。他認為警隊準備不足就要檢控示威者是不合理的做法,或會向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等國際組織投訴。並保留於向香港法院入稟控告警隊過度使用武力之權利。而對於翌日的聆訊則表明不會認罪,如果法官不釋放示威者,他們將於2006年1月22日動員上千名南韓人到香港作升級抗爭,但會依法和平進行。此外,台北有30多名示威者到位於該市的香港旅遊發展局示威,而匈牙利亦有一批示威者到位於首都布達佩斯的中國大使館抗議,兩批示威者均要求香港警隊儘快釋放被補示威者。

2006年1月11日(星期三)[编辑]

14名被捕示威者於上午被送到觀塘裁判法院接受聆訊,但控方認為並無足夠證據繼續控告其非法集結之罪名,故獲撤銷控罪。但另外3名被告梁暻圭、尹一權及朴仁煥不承認控罪,主任裁判官鄧立泰認為本案案件特殊,案件需轉往擁有全港面積最大的法庭的粉嶺裁判法院審訊,案件於同年2月6日進行審前覆核,3月1日開審。各被告准以3人以現金30,000港元保釋,毋須人事擔保及交出旅遊證件。

2006年1月12日(星期四)[编辑]

民間監察世貿聯盟在為反世貿示威者舉行歡送會,南韓民主勞總副主席將身上的「戰衣」送予聯盟主席鄧燕娥,並親手為她穿上。與會者合唱反世貿的韓語歌曲,並舉杯高呼抗議世貿。另一方面,警隊接獲六宗有關世貿會議的投訴,包括有市民吸入催淚氣體不適、不滿現場警員態度、不滿末能順利接觸被捕當事人等等。此外,香港警務督察協會主席廖潔明表示,決定去信予教宗本篤十六世,以解釋香港警隊處理世貿會議的立場,並會將副本交予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廖潔明同時呼籲各警員若對世貿會議的爭拗有任何意見,可電郵至該會發表意見。

2006年1月13日(星期五)[编辑]

反世貿示威者於清晨回國,被起訴的3名被告將於2月28日再來港應訊。南韓民主勞總副主席梁璟圭表示,香港的法律制度是公正的,保釋的3人一定會於3月回港接受審訊。他說,十分懷念香港,又感謝香港市民支持,並向灣仔及銅鑼灣的商戶道歉,因為在世貿期間為他們帶來不便。他說,雖然與警方發生過衝突,仍認為警方是善良的,他們又特別答謝醫管局醫護人員對傷者的照顧、民間監察世貿聯盟及職工盟的協助。他又感謝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給予農民精神及實際幫助。 [26]

2006年3月2日-2006年3月17日 地點:粉嶺法院[编辑]

法官在判詞中,先交代事件背景,並讚揚警方在世貿示威期間,包括12月17日在控制場面的表現非常好(extremely well)。在被捕的14人當中,其中12人在開審前被撤銷控罪,剩餘兩名韓國被告,經審訊後因證據不足,加上認人程序的不可靠,分別被裁定毋須答辯,以及獲撤銷控罪,即涉案的14人均告獲釋。

當地各界及國際反應[编辑]

香港[编辑]

香港行政長官曾蔭權表示不會容忍示威者當日的行動,會在有充份證據下將激烈示威者起訴。他亦衷心感謝執法人員的表現,亦同情商戶的處境,並承諾設法補救,減低商戶損失[27]。2005年12月18日,曾蔭權在保安局局長李少光香港警務處處長李明逵的陪同下,到灣仔運動場慰問並鼓勵有份參與維持治安的警員。12月21日,曾亦到灣仔區一些受該月17日的衝突影響的商店視察。

香港財政司司長唐英年表示不認為舉辦世貿會議為錯誤決定,而對激烈示威者造成的混亂表示遺憾[28]

香港政制事務局局長林瑞麟表示香港警隊表現專業,政府各部門亦已做好應變措施,維持社會秩序[29]

香港工商及科技局局長曾俊華在世貿會議閉幕禮時譴責暴力示威,讚揚香港警隊的專業精神,並感謝香港市民的忍讓[30]

12月18日,香港大部分報章都猛烈批評示威者為香港造成警方自稱之「騷亂」,使香港社會變得混亂黑暗。到12月19日,傳媒立場便有所改變。蘋果日報在當日的社論指「南韓農民的行為雖不可取,但亦有其同情之處」。至於大公報星島日報等親政府報章則繼續讚揚警隊的行動,同時批評陳日君主教「香港之恥」言論。

有市民同情南韓農民的處境,為農民打氣;但亦有市民認為農民表現略為過火,未能和平地表達訴求。另一方面,有香港市民亦認為警員處理得相當克制,紛紛到告士打道現場為剛清場完畢的警員鼓掌打氣,在場警員亦向拍掌的市民致敬答謝。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蔡子強反對政府以「騷亂」定性事件,應該以更中性的詞語形容。他表示事件中示威者表現克制,沒有搶掠和傷害市民,事件最多是「升級的肢體衝突」。

韓國[编辑]

韓國總理李海瓚對事件表示關注,派遣副外長李揆亨在12月19日前來香港,與保安局商討釋放被捕南韓示威者的事。根據朝鮮日報的報導,這是南韓示威人士首度因為在國外被指參與非法行為而被捕。南韓外交部發言人對南韓農民發起的衝突事件表示遺憾,並希望香港特區政府寬容處理[31]

大約70名南韓人在首爾中區明洞的中國大使館門外示威,要求香港警隊儘快釋放被捕的南韓農民。雖然在香港這邊發生激烈衝突,但南韓方面,主流報紙只有朝鮮日報韓國聯合新聞社提及過香港發生的事。(朝鮮日報:韓國反WTO示威隊在港全員被捕、南韓Yahoo!聯合新聞社新聞:[8][9])另一方面,由於有報導事件的媒體都一面倒指責香港警隊採取過分武力,事件引起政府關注。南韓總理李海瓚對事件表示關注,並派遣副外長前來香港與保安局商討釋放被捕南韓示威者的事。根據朝鮮日報的報導,這是南韓人首度因為在國外被指參與非法行為而被捕。另外,朝鮮日報及中央日報曾發表社評,批評南韓民眾鬥爭者觸犯香港法例一事丟了國民的面子。

中華民國[编辑]

在香港出席會議的中華民國經濟部部長何美玥關注有台灣社運分子被捕,並要求中華旅行社總經理鮑正鋼聘請律師協助被捕的台灣人[32]

12月19日下午,台灣工運團體到香港旅遊發展局駐台灣辦事處,唯一帶有官方色彩的香港機構在台灣的辦事處,抗議香港警隊在反世貿示威中拘捕12名台灣人,旅遊局門外遭人擲雞蛋[33]

由於香港政府所逮捕並起訴的唯一一名台灣人是就讀於國立台灣大學的李建誠,因此台灣大學的學生發起靜坐抗議行動,並呼籲台灣民眾聲援「沒有自由,不去(香港)旅遊」。

12月23日,觀塘法院裁判官准許李健誠以學業理由,加上保釋金10萬港元而能夠獲保釋,但不像11名南韓人及1名日本人般須交回護照,據悉是因為遷就李健誠的考試。但他仍須在12月30日返港接受第二次審訊。

對外界的影響[编辑]

交通[编辑]

這次事件發生後,警隊迅速啟動當初的應變計劃,截斷灣仔區的交通,包括封閉灣仔區所有道路,任何車輛都不得進入,令港島北部交通完全癱瘓,紅磡海底隧道往香港方向及香港仔隧道往灣仔方向全線封閉,東區海底隧道只能前往柴灣方向,欲前往北角的車輛需在西灣河筲箕灣道英皇道繞大圈前往,以致港島北部的道路遠超負荷,車龍由天后的維多利亞公園伸延至太古城,西線則由金鐘伸延至西環,在連鎖效應下對岸九龍半島南部的尖沙咀以及彌敦道亦因紅磡海底隧道封閉而嚴重擠塞。

公共交通亦大受影響。城巴新世界第一巴士途經港島北部的大部份路線需停止服務,只能維持天后以東及中環以西的服務,城巴開辦來往中環至南區的路線90X97X,疏導前往港島南區的市民。而三間巴士公司的過海路線亦受影響,所有經紅磡海底隧道的路線不能過海,使用西區海底隧道的路線需以中環為總站,使用東區海底隧道的路線需以天后及銅鑼灣為總站,地下鐵路灣仔站全面封閉,列車不停灣仔站,以致鄰近的銅鑼灣站金鐘站非常擠逼,港島灣仔區交通完全癱瘓。市民需徒步進出灣仔區再轉車。即使是員工巴士路線,也不免受此次事件影響。新巴在18日凌晨曾宣布,五條行經港島灣仔的員工巴士路線因此次而暫停運作。

由於當時正值放工時間,九廣鐵路地下鐵路都在列車內及月台宣布運輸署有關封閉灣仔、以及警隊要求市民不要前往灣仔的消息。不少市民由於擔心灣仔戰事會進一步升級,臨時決定把原來的巴士路程改搭鐵路。因此,使兩條鐵路的乘客量變得與平日上班時的人數相若。市民都不斷在列車上把最新的新聞消息通知家人及朋友。入夜後,不少車站都擠滿人群,除迪士尼綫機場快綫外,地鐵要延長服務至凌晨2時50分。

由於附近會展的所有陸上通道全數被封,期間參與會議人士均要在警隊的護送下利用水路把他們送到會場。

居民[编辑]

衝突令居住在灣仔區的居民感到不安及不便,催淚氣體隨風吹到灣仔中部,令居民感到不適,道路封閉令居民返家困難,亦有居民害怕而暫時往其他地區的親友家中暫住。

商舖[编辑]

事件發生後,灣仔及銅鑼灣不少店舖及食肆都因害怕被波及而立即關門落閘,平時周末人山人海的銅鑼灣變得人煙稀少,只有部份戲院及卡拉OK仍然營業,同樣亦使九龍和新界大型商場人流持續增加。由於事件發生時正值星期六,是周末晚上的黃金時間,亦是2005年聖誕節前最後一個周末,事件令店舖損失不少生意額。香港行政長官曾蔭權亦同情商戶的處境,並承諾設法補救,減低商戶損失,而其中方案為提供特別優惠。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明報即時新聞網
  2. ^ RTHK_Online_News-消防出動消防喉向示威人士射水
  3. ^ [1]明報即時新聞網
  4. ^ 明報即時新聞網
  5. ^ 明報即時新聞網
  6. ^ 明報即時新聞網
  7. ^ RTHK_Online_News-警方要求市民和傳媒離開菲林明道天橋
  8. ^ RTHK_Online_News-李明逵:灣仔情況大致受控
  9. ^ 思罔:明報反世貿報導:是灣仔「淪陷」?還是報章淪落!──報章如何製造「暴亂」香港獨立媒體,2005年12月19日
  10. ^ 警方呼籲市民避免今日參加公眾集會及遊行活動-香港政府新聞公報
  11. ^ 香港法例公安條例第245章第18條-非法集結(公安條例)
  12. ^ 明報即時新聞網明報即時新聞網
  13. ^ 明報即時新聞網
  14. ^ 明報即時新聞網
  15. ^ 明報即時新聞網
  16. ^ 明報即時新聞網
  17. ^ RTHK Online News 曾蔭權:想辦法補救商戶損失
  18. ^ [2]
  19. ^ 明報即時新聞網
  20. ^ [3]
  21. ^ 明報即時新聞網
  22. ^ [4]
  23. ^ 明報即時新聞網
  24. ^ [5]蘋果日報 2005年12月20日
  25. ^ 明報即時新聞網
  26. ^ [6]【大紀元1月13日報導】(據明報新聞網報導)1/13/2006
  27. ^ RTHK_Online_News-特首曾蔭權不會容忍示威者攻擊警察
  28. ^ RTHK_Online_News-唐英年對騷亂表遺憾_林瑞麟曾鈺成讚揚警方
  29. ^ RTHK_Online_News-林瑞麟形容警隊表現專業
  30. ^ 明報即時新聞網
  31. ^ RTHK_Online_News-南韓副外長抵港討論被拘留示威者
  32. ^ 明報即時新聞網
  33. ^ 明報即時新聞網
  1. 一哥收服韓農頭目內幕,《壹周刊》,2005年12月22日:50-58頁
  2. 2006年1月1日蘋果日報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