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二十三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是一條就香港境內有關國家安全,即叛國罪、分裂國家行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顛覆國家罪及竊取國家機密等多項條文作出立法指引的憲法條文。擔任過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的李柱銘指出《第二十三條》關於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的罪名是於1989年發生六四事件後才再次加入《基本法》草稿中,司徒華則認為條文是針對支聯會泛民主派[1]

2002年至2003年期間,這項條文的立法過程引起香港各界反彈,引發50萬人參與七一遊行反對立法。法案表決前夕,代表工商界及自由黨行政會議成員田北俊辭職,之後不少工商界功能組別議員跟隨自由黨改變立場,特區政府無望在立法會取得足夠票數支持,最終暫時終止立法程序。

條文草擬[编辑]

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於1988年8月發表《基本法》第一稿,稿內第二十二條(即《第二十三條》前身)全文是:

香港特別行政區須立法禁止任何破壞國家統一或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的行為。

第一稿公佈後社會意見認為條文含糊,認為條文應刪去「顛覆」字眼,草委會隨後在1989年2月發表的《基本法》第二稿《第二十三條 》中刪除「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字眼,以釋疑慮:

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或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

條文中又加入「自行立法」字眼,讓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可在適當時機才立法。

1989年發生六四事件後,中央政府認為需要收緊有關條文,故於最後修訂的條文中重新加入「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字眼,並於條文中加上禁止香港政治性組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進行政治活動和建立聯繫的內容,以避免香港成為「顛覆基地」[2]

條文內容[编辑]

根據《香港基本法》第2章,有關《中華人民共和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的最後一條,即第23條的內容全文如下:

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立法過程[编辑]

2002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錢其琛表示中央政府希望香港儘快落實基本法第23條立法。2002年9月24日,香港政府颁布了《實施基本法第23條諮詢文件》,除了把現時法律已經涵蓋但過時的法例進行修訂外,還就原來《香港法例》沒有的分裂國家行為與顛覆國家罪提案作出諮詢。有人認為此舉反映特首董建華積極回應錢其琛的講話。

根據諮詢文件,有關法例的修訂會把現時分散於《香港法例》內多項相關的條文抽出集中,並重新寫成一條《國家安全法》;根據《基本法》所規定,對叛國罪、分裂國家行為、煽動叛亂罪、顛覆國家罪及竊取國家機密5項罪行作出明確及清晰的立法。

香港特區政府開始就《香港基本法第23條,就叛國,顛覆,及分裂國土等罪行進行諮詢。市民對諮詢文件反應熱烈,對立法作出多項建議。香港各政黨及專業團體就條文的立法過程提出積極的建議。雖然《香港基本法》規定特區政府必須就《第二十三條》自行立法,同時也清楚訂明任何人在香港都享有人權言論自由新聞自由集會自由遊行自由、法治等,但是當時的律政司司長梁愛詩表示,指出「23條就像有把刀在你頭上」,令很多人憂慮這項法例可能會影響港人本來擁有的人權和自由,除部分親北京人士和社團對立法表示支持,絕大部分香港市民感到憂慮。另外,公眾對法例中將可能引進中國法例中「國家安全」的慨念而感到非常不安。通過這個慨念,政府可以隨時以危害國家安全的名義而取締任何民間組織,而無須提出證據。[3][4][5][6][7][8]

咨詢期間,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專程到多間大學出席研討會,但研討會卻演變成雙方的一場舌戰,令研討會最終不歡而散。期間葉劉淑儀的言論引發不少爭議,當中最廣為國際傳媒報導者為「希特拉也是民選」;另一方面,出席研討會的大學生亦有激烈反應,例如多次在葉太發言時以噓聲和「局長落台」打斷其話柄。其後葉太以公務繁忙為理由,決定取消出席三所專上院校的同類研討會。

泛民主派普遍認為,此文件過於嚴苛,刑事條文泛政治化,其中「國家安全」被誇大,而許多新定義的語句含意都很廣泛並欠明確,對基本人權和自由没有應有的保障。諮詢文件引起市民憂慮的部分:

  • 大陸如有組織被中央人民政府定性為「危害國家安全」而遭禁制,香港政府有權查禁該組織的香港分支而無需經任何調查。
  • 「國家」與「政府」的概念分界模糊。民主的制度容許市民監察政府,但建議的條文使反對「政府」等同於反對「國家」。
  • 警察無需證據和法庭手令即可入屋搜查,製造白色恐怖[9]
  • 任何危害國家安全的言論均屬違法。知情不報者可被檢控,等於古代連坐法
  • 「煽動」「處理煽動」「管有煽動」「知情不報」之類的罪行,可能會對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構成潜在威脇。
  • 檢控「煽動叛亂」罪行不設時限,令人懷疑當局即可無限期地追究「煽動叛亂罪行」。
  • 條例適用於香港永久居民,不論他身處何方。逗留香港的人,不論國籍,也受法律約束。最高的刑罰為終身監禁。
不滿葉劉淑儀的示威者展示以其「掃把頭」外型製成的道具

當時的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積極推動立法,指出立法是平常和自然的事。她的一些言論曾引起爭論。

難道計程車司機、酒樓侍應、麥當勞服務員會逐條跟我討論?只有專家會去讀草案,例如立法會議員、法律界和學者。
——葉劉淑儀在立法會會議中回應有人建議擴大向市民諮詢的規模,2002年9月26日。

2002年12月15日,6萬人遊行反對立法。12月24日,反對團體已收集了19萬名市民的簽名反對立法。同年12月19日,龍緯汶曾健成(阿牛)、孔令瑜等壓力團體代表在立法會痛陳立法的害處[10]

2003年7月1日,香港特區成立紀念日民間人權陣線舉辦「七一遊行」,主題是「反對23條立法」,獲得逾50萬市民上街支持,從銅鑼灣步行到中環政府總部。參與遊行的人數大大超過政府預期。7月5日,政府就23條立法作出3項的讓步,董建華宣佈修改原草案條文,包括:

  • 刪除可取締大陸從屬組織的條款;
  • 加入公眾利益抗辯理由;
  • 取消警察入屋搜查權。

7月6日,時任自由黨主席的田北俊因與政府的意見不一致,宣佈辭去行政會議成員一職,表示反對政府倉促立法。

隨着自由黨的反對,立法會中不可能有足夠的支持票通過條例。政府經過通宵會議後,7月7日凌晨1時57分宣佈無限期押後提交《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的二讀。7月9日晚上,有5萬人在立法會門外的皇后像廣場遮打花園及附近的街道上集會,反對23條立法。在集會接近完結時,立法會議員黃宜弘乘坐立法會安排的巴士離開立法會大樓時,在車上對示威群眾舉起中指,這一幕被正在直播集會的電視台攝入鏡頭內,引起市民強烈反感和不滿,有教育界人士批評立法會議員舉起不文手勢會做成壞榜樣。[11]

9月5日,董建華被迫宣布撤回《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承諾先搞好經濟,並會再次充份咨詢市民,達到共識後才再立法,並重申沒有時間表。

重提立法[编辑]

2004年9月,立法會選舉結束,自由黨晉身為立法會第2大黨,田北俊即時向董建華建議重新提交23條草案予立法會諮詢,但董建華拒絕。

2010年8月21日,港區全国人大代表王敏剛表示,由於國際形勢危急,不時發生恐怖活動,香港不應再迴避問題,愈快立法愈好,因此會在下周在北京舉行的全國人大常委會上,重新要求香港特區政府為基本法第23條立法。[12]

2011年5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范徐麗泰表示,下屆行政長官需要面對多項挑戰,更有責任及有需要為在2003年立法失敗的《基本法》第23條立法,同時表示第23條並非洪水猛獸,市民無需過於擔憂。[13][14]

2012年11月22日,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在報章撰文,指基本法23條規定了特區應自行立法禁止危害國家安全行為,香港需要在適當時候就基本法第23條立法,防止外部勢力干預香港事務。他強調,在基本法下,中央的權力不限於外交和防務,還包括主要官員的任命和法律的審查。他更指出,香港人要深入了解中國共產黨在國家中的領導地位是歷史和人民的選擇。公民黨黨魁梁家傑批評張的言論,反映了行政長官梁振英的確肩負了包括為基本法23條立法的政治任務;民主黨亦批評張的言論,是企圖加緊對香港人的思想箝制。[15][16]

反對意見[编辑]

  • 第23條立法讓政府可以以言入罪,不符合《約翰內斯堡原則》。
  • 第23條立法草案條文過於含糊,欠缺免責條款,不符合普通法原則。
  • 北京政權有不少以言入罪的先例,若香港政府訂立相似的法例,難保在北京政府的壓力下不出現相同狀況。
  • 草案對違法言論的定義過於空泛,很多異議、反對言論均可能構成入罪,恐怕條例會很易成為政府以言入罪,壓制言論的工具。即使條例備而不用,仍會對民間言論構成無形壓力,長遠影響香港的言論空間。
  • 香港尚未實行政制民主化,市民無實權問責於政府,無條件與西方民主國家(如美國英國法國德國加拿大澳洲)相提並論。即使西方國家有類似條例,由於市民有相當多的制衡方法,所以不構成問題;相反,香港政府的行政、立法權力,均並非由普選產生,市民只是單方面承受政府相關權力,無法制衡,難保將來香港政府不借此壓制反對意見。
  • 政府宣稱「23條的條文和刑罰比很多西方民主國家寬鬆」,但由於香港政制不民主,難保將來港府不會在北京政權要求下擅自收緊刑罰。終生監禁亦不算寛鬆,對比部份國家例如挪威的監禁年期最高只有23年。
  • 由於有關概念定義模糊,若強行倉促立法,政府需要面對立法不完善而做成的後果,包括市民應有的權利被剝削,或立法使香港市民應有的權利變相轉交與北京政權,使北京可以利用有關法例制約港人。

就著以上不同意見,香港市民對立法仍有不同的立場。綜合各種意見,共有以下五種不同的立場:

  1. 反對大陸共產黨政府一直實行一黨專政獨裁和威權統治。
  2. 堅持一切依舊,反對任何形式的立法。
  3. 反對就分裂國家行為與顛覆國家罪立法,但不反對政府就有關法例的其它條文的修訂。
  4. 反對倉促立法,所以在通過法例之前,必須就草案進行嚴謹的討論。
  5. 反對草案修訂收窄現有的公民權利,但同意另立較寬鬆的草案,再修改法例,以適應主權移交後的客觀環境轉變。

支持意見[编辑]

  • 《香港基本法》已列明任何人在香港都享有人權和多種自由。只要對23條草案中不妥當的部分進行修改,該法律將會對保護香港市民與國家安全,立法可以代替過時的條文及現時條例與基本法之間的灰色地帶。[17]
  • 世界上大部分國家和地區皆有為當地的地區安全立法。[18] 若反對就「分裂國家行為」及「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立法,等於放縱和包容對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
  • 香港基本法》說明特區政府應自行為《第二十三條》立法。[17]
  • 其實很多西方民主國家都有相關法例,而且訂得比香港更嚴苛。例如草案起初規定警司級或以上的警務人員可在沒有搜查令的情況下強行入屋搜查,但很多西方民主國家將職級定為督察級或以上,督察級警務人員並不是警隊高層,單是香港一個城市便有極多督察級警務人員。香港起初定為警司級或以上,後來政府作出讓步,將職級提高到助理處長級,及後連這條文也刪除。

参考文献[编辑]

  1. ^ 民主派最後努力阻立法. 蘋果日報. 2002-09-24 [2011-06-06]. 
  2. ^ 香港人權監察. 廿三條草擬背景. [2011-06-06]. 
  3. ^ 為23條立法就是打開潘多拉盒子, 蘋果日報 (香港), 2011年05月27日
  4. ^ 香港人權: 香港言論及集會自由,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2002-03-21
  5. ^ 23條立法也是教師頭上的一把刀,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
  6. ^ 中國治港高官再提23條立法, 美國之音, 23.11.2012
  7. ^ 立院朝野譴責港府戕害人權, 自由時報, 2003年7月4日
  8. ^ 看五十萬港人上街頭,台灣人民更要珍惜得來不易的民主與自由!, 台灣日報, 2003/07/02
  9. ^ 白色恐怖 儼如落實23條
  10. ^ 會議記錄
  11. ^ 豎起中指 侮辱群眾 黃宜弘示粗口手勢
  12. ^ 王敏剛:要求23條立法
  13. ^ 范徐指廿三條非洪水猛獸
  14. ^ 范太:下屆特首要處理23條
  15. ^ 張曉明:中央對特區權力未落實
  16. ^ 民主黨及公民黨認為中央有23條立法指標
  17. ^ 17.0 17.1 贊成《基本法》23條立法之評論》民建聯,香港中華總商會、香港中華廠商會、香港廣東社團總會、香港福建社團聯會、香港島各界聯合會、九龍社團聯會、新界社團聯會、香港婦女發展聯會、香港工商專業聯會、香港新界區原區事顧問協會、香港華人革新協會、香港青年社團聯盟、新界青年聯會、大埔各界協會、香港漁民團體聯席會議、香港漁民互助社等團體均發表文章支持立法。
  18. ^ 前立法局成員杜葉錫恩支持23條立法》,人民網,2002年12月19日

外部鏈接[编辑]

参见[编辑]